創作內容

2 GP

【追憶尋時】第二十九章、故事

作者:燁小邪│新楓之谷│2018-08-07 11:10:44│巴幣:4│人氣:53
【追憶尋時】第二十九章、故事

     「怎麼了?」看著小可一言不發,莫里好奇的靠過去,在她身邊轉了幾圈。

      「沒什麼,只是希望自己能夠幫一些忙。」小可還是保持著那甜甜的微笑,但語氣中仍藏不住那一絲絲失落。

      小熊側眼看著她,沉默了幾分後才疑惑的挑挑眉毛開口。

      「妳在擔心些什麼?」她一語道破,小可內心稍微愣了一下,什麼話都沒說就被問了這樣的問題,心裡不禁一陣雞皮疙瘩。

      「嗯……不說話還是被妳看出什麼了?」小可的笑容還在,但表情明顯變了。

        氣氛不是很好,小熊覺得小可有可能是個不擅長表達自己的人,於是她想了想,決定先從小地方開始談話。

      「欸,妳為什麼要叫作“小可”。」小熊看著高挑的天花板,上面看起來黑漆漆的。

      「“菲斯特”這樣的名字怎麼會有“小可”這樣代替名字的暱稱啊?」小熊好奇的語氣問道,她怎麼想也想不透。

      對方和藹的笑了笑,留露出笑意:「因為啊,我一開始到墮落城市修行時、總跟達克魯要求委託的回報獎勵要有可可粉。」

      小熊聽到後茫然的看著她:「因為太喜歡喝可可?」

      「嗯,對喔、不管什麼天氣我都會喝熱可可。久而久之被教官取了這麼一個綽號。」她甜甜的笑容真的很治癒人心,小熊聽著她緩慢的講話聲音、盡可能放鬆下來。

      小可也妥協了,她現在只想好好的等待小熊身體恢復,在離開這片深淵的海洋。

      「我曾經聽過星幻講故事。」小可平躺下來,地板有點冰冷、但這樣可以看看小熊這幾天看著天花板的視角。

      小熊側頭看向小可那張稚氣的臉,對方微微的嘆息。

      「但是她沒有講完,就結束了。」小可的語氣總能讓小熊發覺她內心的事物,明明聽起來懶散、有氣無力,說話給人的感覺慢條斯理,但總能聽出她細膩的心思。

      「是什麼樣的故事?我能聽聽嗎?」小熊疑惑的看向她,天知道那個八婆會說些什麼奇怪的東西。

      「是一個小隊伍的故事呢。」她一邊笑著,一邊看向對方的眼睛,小熊則是直接地露出了不是很高興的臉。

      「我的天,她說了什麼。」要是現在手能舉起來,她一定把手擺在頭上表示無奈的樣子。小可見她這副跟平常一模一樣的架子,便放心的笑了。

      「從前啊,有個小女孩──」

        她是個和別人不同的人,正當大家選擇輔助系的職業時、只有她一個人選擇了冰雷法師這條路。

        她喜歡冒險,她遇到了一個與她志同道合的狂戰士女孩成為了世界上最要好的朋友兼夥伴、和一個對自己身為冰雷法師而難過的少年,踏上了前方未知的旅途。

       後來,男孩不再為自己的能力而感到懊惱,而是對自己的人生充滿了希望、他選擇相信了女孩,接納了他本來怨恨的能力。

      途中他們遇見了“可能會成為最強騎士”的少年,男孩很孤僻、不喜歡團隊合作,但卻被女孩的包容給改變了。

      還有一個已“暫時入隊的補師”名義代稱的女孩加入了他們的旅程。

        「……。」小熊沉默的把頭轉向天花板,小可則用有點憂傷的情緒說了──

      「這個故事並沒有快樂結局,但也沒有劃下句點。」她看向在上方繞來繞去的莫里,肯定的告訴小熊。

      「莫里說過,“不想讓主人在一次接受掉進海底的衝擊”、我馬上就想到了那個故事中,有一位身為狂戰士的女孩身負重傷從高出落下、落入深淵的海洋。

       ……如果我的推測沒有錯,妳肯定就是她了。」小可沒有帶一絲的猶豫的語氣,讓小熊感到訝異。

      「這也能被妳想到啊?後續的故事該不會被妳料到根本不用說出來我就能明白妳說些什麼了?」她笑了幾聲:「說吧,妳還想出了些什麼。」

        接著小可坐起身子來,把手舉起來伸懶腰。

      「夏克特,星幻、都是其中的人。」她嚴肅的說起來:「還有另外兩個人,其中一個我認為就是小卡颯。」

      小熊閉上眼睛,露出有點傷感的微笑:「雖說是卡颯“這個人”,不如說我認識的那個她,並不是叫“卡颯”。」

      小可將手放上一邊的臉頰,歪過去、疑惑道:「“楓卡颯”,難道不是本名?」她有些驚訝的說,疑惑的眼神述說了她的心情。
        
      「夏克特的心思真的讓人很難摸清,一剛開始因為名字跟我所認識的人不同,所以我就沒有多想了。」小熊又試著動動手掌,持續說明道:「但長相就沒辦法說明了,有些時間沒見到夏克特也突然間出現、我本來不想相信眼前的人就是我找了好久卻沒找到的人,可是、她卻沒了我們曾經很要好的一段記憶,這讓一切都看起來只是一段平凡的相遇。」她吞了吞口水,小可聽的出她沮喪的聲音。

      「那麼妳為什麼相信了她就是妳那個最要好的朋友呢?」小可擔心的問道,矛盾的話語令人無法理解:「我並不覺得妳願意去相信這些荒唐的事情。」

      小熊的笑容令人心疼,但她還是很溫柔的說了。

      「是,一開始我真的不相信。」她淡道:「但是我更沒辦法相信說出這種話的是夏克特啊。」

        那天──在墮落城市。

      「說吧,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俠盜離開現場後,小熊走在鋼架的聲音相當清脆,走向那位她好久不見的友人。

      「……這算是冷笑話麽。」夏克特一臉嫌棄的樣子,小熊也攤攤手、用難以置信的語氣說了。

      「活下來的除了我倆以外,還有誰?」小熊的表情瞬間差了一大截,明顯是充滿了憤怒。

      「妳最要好的那個人,就在妳身邊。」夏克特毫無高低起伏的說道,小熊則是錯愕的看向他。

      「你在說笑吧?她的腦部可是嚴重受傷了喔?」小熊的語氣有些顫抖:「在我從那個地方掉下去前她就已經不能在戰鬥了吧!」

      小熊的手心快掐出血來了,她很內疚自己是第一個被打倒的、因為無法保護最重要的人,所以一直無法釋懷。

      沉默了許久,帶有汙染空氣的風吹來,有點悶。

      「她失憶了,現在是已楓卡颯這個名字活在妳身邊。」夏克特低著頭,沒有多做任何的解釋。

      有那麼一瞬間心臟漏了一拍,她不認為這種天大的玩笑話會是夏克特說出來的。

       原本抱著不肯相信都態度和楓卡颯走到現在,在經歷了一次從高處墜落的恐懼、她不能不承認。

      即使她不願意接受,但這終究是一個事實。

      「真相到最後會在她想起來的時候出現的。」小熊苦笑,神情看起來很難過:「畢竟我選擇相信和接受了。」

      小可拿起了一條看起來有點年紀的毛毯,大概算在背包底部裡挖到的寶物、蓋上了小熊的身體,淡淡的向她微笑:「你們的牽絆還真深遠啊。」

      她點點頭,闔上眼睛:「是啊,真不知道該說是孽緣還是良緣。」

      「在這個世界上啊,緣份真的是件很神奇的東西呢。」小可感嘆的說:「有些人啊,組隊只是為了完成自己身上的委託、只要一完成,就離開了。」

      「我和俠盜一起經歷那麽多事情,和我們在一起到最後的只有小月月、明明在路上認識了很多的人,到後來就在街上遇見卻只會像陌生人一般。」她拉好毯子,也躲了進去、這幾日她們都像這樣擠在一起取暖,睡睡醒醒、餓的時候小可就會下水去城內找一些她們可以吃的食物。

      「夏克特那樣的人願意跟著我們這群小孩,我想也是託了卡颯的福。」小熊不自覺的笑起來:「他本來也是像妳口中那樣的人,為了完成自己必需做的事而找人組隊、當任務結束之後就會馬上離開。」

      小可聽了之後覺得有趣,抱著好奇心問道:「喔?小卡颯用了什麼魔力馴服了那樣的人啊?」

      對方只是聳聳肩,她的手可以活動似乎讓她暗自高興了一番。

      「該怎麼說呢,就是包容吧。」雖然手在顫抖,但已經可以稍微舉起來了。

      莫里此時飛了過來,看向自己主人的手,開心的叫道──「……妳的身體在過一陣子可能就可以活動了呢。」

      「對啊,畢竟躺了那麼久……」才剛說完莫里就在她臉旁邊不停的蹭,她一臉無語的看向金色的靈魂:「莫里,在不住手就給我變回戰斧。」

      莫里乖乖的停下動作,偷偷的竊笑起來、看著主人和一旁的小可睡下,自己也把眼睛閉上。

      啊──稍微休息一下好了。

_

       黎明之前,夏克特把大家都從睡夢中叫醒,除了星幻和卡颯、其他人根本無法適應這麽早起。

      「夜晚是很安定沒錯,陽光照進來的時候魔物又會動起來的。」夏克特解釋道,平日沒什麼表情的他今天看起來有點沒精神。

      「夏克特,你根本沒睡吧?」楓卡颯手抱著胸,有點不開心的看向他:「你去睡一會兒,早餐我跟星幻來就好了!」

       她命令道,就好像是理所當然的,夏克特先是愣著盯著他看,接著被星幻用力拍了拍背之後才乖乖的去小憩一番。

      「妳對他這麼嚴厲啊?」俠盜是清醒最快的,看見場面後挑挑眉毛、好奇的問道。

      「才不是呢,他每次都這樣。」她一邊把背包打開,一邊說著。

      「每次?」俠盜疑惑,星幻則用了微妙的表情看向他。

      「……我剛剛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嗎?」楓卡颯歪頭,她正拿著異次元背包翻找著食物。

      「你剛剛說了“每次”。」俠盜汗顏道,但對方臉上還是一臉問號。

      「什麼?」楓卡颯停下手邊的工作,歪歪腦袋。

      「沒什麼。」星幻推開俠盜,俠盜嚇了一跳。

      正當俠盜頂著疑惑的表情時,殘月的頭頂突然間靠在他的背上、又讓他嚇了一跳。

      「小可……」他咕噥著,俠盜嘆了一口氣:「給我醒醒。」

      梓嵐剛起床就坐著發呆,雙眼無神的看向躺在一邊馬上就睡著的夏克特,頭髮過了一晚亂糟糟的、一路走來很少沒有一天沒洗澡的。

      「小梓嵐看起來像第一次過夜呢。」楓卡颯有點擔心的說,但臉上帶著笑容。

      「就說是菜鳥了。」星幻拿起馴鹿奶:「今天一定要到塔底,知道嗎。」

      「我知道。」說完便咕嚕咕嚕的把東西喝下,馴鹿奶當早餐在適合不過,而且還有飽足感。

       冬語則昏昏沉沉的走過來,星幻反射性的退離一步、在他人看來是個讓人很不滋味的舉動,楓卡颯只是遞給他一罐馴鹿奶,用溫和的語氣和他道了一聲早安。

       「嗯……我覺得妳這樣有點對冬語不禮貌。」楓卡颯實在忍不住,她提醒了對方、卻惹她有些不開心。

      「我是神聖光魔法的職業,自然不太會和這種奇怪的混種有太多瓜葛、而且妳昨晚也被他的暗蝕能力給影響了吧。」星幻不顧冬語還在自己面前,直言不諱的說:「誰知道他的黑魔法還能造成多可怕的影響。」

      「……昨天晚上?」冬語從昏沉中被點醒,看來昨晚是沒有意識的樣子。

      本來楓卡颯擔心冬語會哇哇哇的哭出來,但他意外的冷靜。

       「看吧,他的光意識是跟暗蝕沒有連結的。」星幻把喝完的瓶子塞回背包裡,此時冬語愣了愣。

      「嗚……對不起。」他向楓卡颯道了歉,對方則著急的安撫他,告訴他沒事。

      「但是,我並不是混種。」冬語此時正經八百的看向星幻,她皺眉。

      「不就是先接受了其中一種能力,在接受了另外一個?」她的眼神很鄙視,不想理會少年說話時奇怪的頓句,楓卡颯從頭到尾真的無法阻止星幻這種令人嫌惡的表情。

      「不……不是的……。」冬語的語氣稍稍有些激動「我、生下來的那一刻,眼睛的顏色就是不一樣的。」

      「胡扯。」星幻不給與友善的答覆,自顧自的結束話題。冬語難過的表情表露無遺,楓卡颯則摸摸他的背:「別難過,她一直都是這樣子的人。」

      「妳願意、相信我嗎……?」冬語懷疑的看向楓卡颯,天真充滿焦慮的眼神,對方選擇給他一個溫暖的微笑。

      「當然願意啊,我們可是夥伴呢。」


________
小可所說的內容事故事第十一章
當初作業內容上的失誤,十一章已經補在第十章的尾端了

造成各位的不便真的很抱歉

第十一章的內容簡介:星幻口中所說的故事,以及風梓嵐離家之前和父母的對話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8525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新楓之谷|原創|奇幻|冒險|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evilfire03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追憶尋時】第二十八章、... 後一篇:【繪圖】致友誼--我們認...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hgame7878現在正在收看的各位
大家好,我是フェルハトリ,希望各位有空能來看看可愛的マロウ和プン相關創作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4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