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他,自殺了?】17. 廖柏仁的調查筆記之六

作者:異餘│2018-08-05 00:03:38│贊助:2│人氣:167


【廖柏仁的調查筆記之六】
 
  「妳剛剛說妳是林瑜琬的特助,妳什麼時候開始替她工作的?」
  
  見她沒回我,也沒任何動作,我試著再拋些問題,想看看她的反應,並緩緩的移動腳步。
  「在沆添死後沒多久......他弟弟不知從那找上我,將我推薦給她姊姊。」她回,語調平淡,像機器人般。
  「是她讓妳來這的?她想幹嘛?」何茗惠沒回,反倒肩頭開始發抖,我瞇著眼,先緩住了腳步。
  「這場雨破壞了計畫......」感覺上氣氛瞬間沉重起來,我皺著眉,雖有些不明所以,但我覺得何茗惠知道些什麼,我必須問。
  「妳......和那時候的樣子差很多,妳看起來-」我試著講些別的讓氣氛緩和點。
  「看起來很好?」肩頭微微顫抖,她不屑的呵了聲。 
  「難道不是?那時候我的同事還深怕妳隨即步上後塵,還特別關切了妳幾個禮拜。」
  
  「那你知道,你可能把那位同事推向地獄嗎?」
 
  我瞪大眼,兩步併作一步,衝上前拉著她肩膀問:「妳說什麼??」
  何茗惠在哭,雙眼發紅,反倒猙獰的衝我吼:「我早在沆添死的那天便死了
!!」
  「所以妳想來這裡了斷!?」
  「要不是你跟我說了沆添的遺言,我早就想死了!!什麼為了沆添活著,失去摯愛,我為誰活著,心就像空洞,我為什麼活著!?」
  何茗惠搥打著我,哭吼開來,整個人語無倫次,淨說些我根本聽不懂話,
我一時矇了,也開始慌了。
  「我為誰活著啊-啊、啊、啊......啊,我為誰活著啊-你告訴我啊......」很快的,她哭啞了喉嚨,無力的搥著我。
  望著她,不知為何......老婆的樣貌和她重疊,她啜泣的模樣令人心痛,腦袋漲痛,耳裡嗡嗡作響,胸口一陣悸痛,而一股力量將我向後拉,何茗惠卻被那股力量彈開,摔飛在地。
  
  「沒事吧?」
 
  我被拉倒在地,黃輝平的臉出現在眼前。坐起身子,我滿臉疑惑的環視四周。
沒見到任何邊線,沒有任何-物體,唯一有的,只有黃輝平。
 
  「這到底??」瞪大眼,我無力的晃著頭,就連該問他什麼都無從問起。
  「婀......這真的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解釋清楚-吧?」他尷尬的笑著,我愣了一下,突然覺得他那層神秘感-似乎消失了。
  黃輝平敲了下手指說:「總之,先看看她想做什麼。」
  我蛤了聲,更是不解,黃輝平搔著頭,吐了口氣,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反正-就是,啊-先看她想做什麼,其他等等再說!」黃輝平手抹著空無一物的前方,眼前一望無際的區塊開始變化。不同顏色的光線亮起並開始扭曲,彼此交織成各自獨立的模糊區塊後開始渲染、融合,最後逐漸清晰立體,很快的出現類似投影機的布幕畫面。
  
  何茗惠在畫面裡緩緩爬起,面無表情的移動步伐,高跟鞋的聲音,在樓梯間迴盪,那背影,肩頭垂下,一擺一晃的踏著梯階,宛如行屍般。
  望著她,不知為何胸口又開始悶痛。
  「她怎麼了?」我知道我問得莫名其妙,但我真的只擠得出這句,當下、我完全把黃輝平當做什麼都知道。
  黃輝平嗯了聲,雙手交叉,「不知道,你覺得呢?」他望著我,似乎在等著我回答。
  
  我望著神奇的畫面,何茗惠正一步步踩著階梯。望著她的臉,我回想她剛剛的樣子,就自己所知的一切去猜測。
  「Dissociative......DID......不對,應該是disassociating自我剝離......
  「Disassociating?有趣-你光看就能判斷?」
 
  說來話長、但講白了就是-我有一陣子一直處於disassociating......就在父親欠債跑路後開始。還記得第一次意識到不對勁-當我回過神來,我站在火車鐵軌上,沒有任何過程中的記憶,記憶停留在家裡,我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發呆。幸好當時趨近深夜,沒發生意外,後來經由醫生判斷,才知道這種情況叫做自我剝離-disassociating
  導致disassociating的原因,醫生講了很多,但我唯一記得的只有創傷壓力......
當時老爸欠債逃跑,求學和經濟上的矛盾、三不五時搬家、不知何時會上門的討債人......記得那時候,門外只要有一點騷動或敲門聲,我和阿娘總會神經緊繃......直到現在,聽到類似敲門的聲響,總會莫名煩躁。
  而一切重擔,不管我肯不肯,都看似理所當然的落在我身上。現在回想起來......並不意外。
  disassociating外人很難查覺,因為當事者的行為和平常無異,那時-好幾次我從老媽面前走過,老媽事後都說我都很正常的回『出去走走、買消夜』之類的話
,語氣聽起來也沒啥特別,但我沒有那些記憶,根本不記得自己怎麼走出門,做了什麼。
  我只是其中一種類型,disassociating在每個人身上有許多差異,有些人像陷入漩渦,有些人像墜入懸崖,有些人像沉入水裡的等等感受,都因人而異。記憶方面也有所不同,有像回顧影片般斷斷續續,有像同時觀看許多螢幕似的,也有重頭到尾都記不得的,也有重頭到尾都記得一清二楚,像坐在一台自動駕駛的機器人駕駛艙一樣,同時-不能控制自己的行為。
  不知為何,望著何茗惠我憶起那段過往,那時候的感覺-那種......身體總有一種說不上來的、不協調?
  你知道那是你的手、你的腳,但感覺有時會變得遲鈍,甚至無感,而你,無法控制這感受的倒來與否,這事總來得突然,你沒拒絕的權利。
  
  「直覺。」
 
  「希望你的直覺是對的-」黃輝平附和道,「但......或許有人從中引導她來這?從剛剛的情況來看,她現在的情緒明顯失控,抵禦外來的-指示、暗示或引導之類的干擾?等同於零......」
  黃輝平的話我只聽懂大半,指示暗示、誰......嗯?
  我望著黃輝平,他沒說半句話,同樣望著我,好吧、也許他會某種讀心術之類的,看他的眼神,我想我們聯想到的人是同一個。
 
  畫面裡,逐漸狹縮的樓梯間,腳步聲迴盪,唰唰雨聲和若有似無的抽噎,交織成沉寂詭譎的配樂。何茗惠沒入黑暗,腳步聲持續迴盪,直到一陣刺耳的金屬聲響起-隨即砰磅一聲,雨滴就像穿透畫面般,我打了個寒顫,光驅走黑暗,灰濛濛的天空映入眼簾,何茗惠透出黑暗,持續向前走著。
 
  「她到底想幹嘛?」我問,黃輝平蹙眉搖頭,表情嚴肅起來。
 
  何茗惠走沒幾步,便跪在地上,在她跪下那一瞬間,感覺整個畫面晃了一下,隨後便保持著規律的震動。那感覺很難形容,就像你的電腦螢幕碰到了主機還電風扇似的,是種很輕微的震動。
  我仍不時的望著黃輝平,何茗惠垂頭跪在地上好一陣子,口喃喃有詞,我聽不清楚她說什麼,也許黃輝平聽得清楚,因為他的眉頭幾乎皺在一塊了。
  那語速飛快,遠比我聽過的誦經聲還快上數倍。待她停下那惱人的誦經聲時-她突來的行為,把我嚇傻了。
  
  以手指代筆,她在地上開始寫著看不見的文字,手指頭很快的擦破滲血,卻絲毫沒影響到她。那手指劃過,雨水便將血液暈染,我光看,都覺得手指跟著抽痛。
 
  「不能阻止她嗎!!!」我痛苦的吼道,黃輝平微張著嘴,眼神游移。
  『他嚇傻了?』我不禁在內心想著。
  整個畫面,不、該說是整個空間伴隨一陣耳鳴,開始震動,黃輝平不解的望著四周,疑惑的神情堆滿整臉-我想他大概慌了。
 
  『幫幫她。』
  
  那聲音傳來,黃輝平依舊疑惑的張望四周,這聲音似乎只有我聽得到。我望向畫面中的何茗惠還在猶豫,但就像有人在背後推了一把似的,我跨出一步,第二步隨即跟上,穿過畫面那瞬間,眼前一片霧茫,我吸不到任何空氣,身子失重飄浮,像置身於泳池中。
  正開始有些慌時,一個踉蹌,我摔在地上,才發覺地一片濕滑,而何茗惠就在身旁。
  接下來的記憶,對於聲音,我沒太多印象,因為耳鳴發響外,一陣低沉規律的怪聲不斷發響,而我不知怎的,只有一個念頭-『帶著何茗惠離開這。』
 
  我一把將何茗惠扛起,她意外的沒任何反抗,但地面開始劇烈晃動,我又一個踉蹌向前,就要倒下時,黃輝平不知從那竄了出來,將我撐著,並對我說:「跑,別停!!」
  說完,一塊詭異的灰燼,在眼前化散,我這才注意到黃輝平指尖夾了張燃火白紙,從我頭上晃過。
  我不信神,但我得說,突然間真的有如神助,身子輕了,我幾乎感受不到何茗惠的重量,視線也異常清晰。
  邁開步伐,我和黃輝平錯身而過,頭也不回的在樓梯和走廊間奔跑,但就像玩笑般浮誇,某條走廊在我眼前橫出裂縫,硬是將走廊和樓梯分切開來,來不及止步的我只能跳過去。
  瞬間,周遭變得緩慢清晰,我這才注意到有著大大小小的碎石殘瓦不斷落下,但、沒半點碎石砸到我。這一跳,我在半空中,清楚的看見黑濛濛的人影,那型態就像烏賊車排出黑煙似的。那些玩意互相攀爬、糾纏,從裂縫中不斷鑽出。
  躍過那裂縫,落地朝那人影一踩,只聽見一陣低沉的哀嚎,人影便散化無形
,我也沒時間多想,便一路衝出大門。
  閣園大門脫軌倒在一旁,我衝了出去,將何茗惠靠在一旁河堤上的圍欄後,立刻轉身想看看保全老伯在哪。
  然而身子頓時變重,雙腳一軟,我癱在地上,全身發疼外,耳鳴不絕,腦子發脹,整個人天旋地轉。
  手撐著身子,我吃力的仰起頭朝大門望去。感覺上有許多、許多-我真不會形容那些-東西?生物?
  說『感覺』,是因那些東西大多是半透明,我看不太清楚,唯一看清楚的那小傢伙,小小一坨,長了個大眼珠,只顧著望向大門,三條像觸手的腳迅速的朝我這退,撞在我臉上時,大眼珠一百八十度回頭望著我,頓了一下,直接朝我臉上爬過。
  仰頭,朝前方望去,樂生閣園就像山崩一樣,鋼筋水泥構築而成的建築,好似脆弱的威化餅,不斷崩裂落下,煙塵逐漸瀰漫開來,眼皮發沉的我不知再堅持什麼-好似想替誰見證般?
  記得在發沉眼皮闔上前,我看見黃輝平從煙塵中竄出,朝我衝了過來......後來的記憶就這樣斷片了。
 
  接下的記憶銜接在一間黑白切的麵攤,黃輝平正大口的吃著麵。



......to be continued


※ 腸胃炎讓我硬少了一個禮拜......煩,寫作的心情最近都被討厭的垃圾人干擾加上腸胃炎超難熬,看倌們夏天要注意食物衛生和身體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8244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驚悚|推理|驚悚推理|恐懼

留言共 4 篇留言

怒目少年
我大概曉得黃輝平的單位是處理什麼事情的了。
還有那些「半透明」……祂們是專門找何茗惠和林彥浩這種心裡有疙瘩的人下手的,對吧?

08-06 16:31

異餘
只能說你猜中一些些w08-06 19:26
怒目少年
話說回來,從警方發現吳克憬的屍體到廖柏仁在養老院碰到的一切是發生在他勸周慶諾放棄調查之前還是之後?

08-06 17:12

異餘
慢慢來,要交代了08-06 19:27
怒目少年
大大,很久沒出現了,稍微打個招呼吧?

12-23 21:29

異餘
HELLO~=D=)v我我還活著,只是我打算全寫完在一次貼了~只是工作繁忙,寫作時間有限就是了
01-10 18:19
怒目少年
沒關係,有時發個日誌打個招呼就可以了

01-10 18:25

異餘
我好像沒那個習慣.......我比較習慣在噗浪發生存證明,這段時間都只有敲些短文,但都是同人文,而且是金光的,跟小屋的文本質不同,加上.......偏腐同人,不敢貼在這((搔頭
01-10 22:5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hongiu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他,自殺了?】16.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otpaaad135b巴哈的大家
長篇小說《布蕾絲之城》第六卷--作為鏡面的界線(上)火熱更新中,歡迎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0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