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魔法毒藥Erosion】EP.12- 墜入深淵(2)

作者:毒碳酸│2018-08-04 03:02:19│贊助:0│人氣:10



  若有一個存在,能夠客觀地看待米格霖今夜發生的一切,並且對其加以評斷的話,或許整個事件中真正的主角、核心、觸發點,其實應該是這位被妓院的老鴇賜名為「雪莉」的謎樣少女。
  然而這個成為肇始者、癥結處、關鍵要素的少女,卻也是掌握情報量最少的。
  若要究其前因後果,其實與可笑的鬧劇沒有兩樣。
  雪莉的出現相當突兀,也相當沒有意義。
  由於都市開發的工程而被挖掘出來,從一具年代久遠的棺木之中甦醒後,她包括自己的身分、來歷全都遺忘掉,甚至連現代的用詞都說不太好。零星破碎地嘗試去理解現況後,只知道自己身在一座名為米格霖的科技都市之中──是個被商業區與能源供應管道所分割、階級分明的層狀社會。
  起先圍繞著自己的是學者、軍隊的人物與魔法對策小組,不停試圖從她身上挖出情報。直到他們發現這名女性根本與雪歌雅毫無關聯後,便將她交由社會局,視為沒有戶籍的孤兒處理。不久後雖然被招攬進入妓院,甚至還因此有了名字,身體卻日益衰弱,距離意識消失的日子也逐漸逼近著。
  她以為自己會就這樣逝去。
  不曉得自己是因為什麼而甦醒,連在「陌生世界」生存下去的常識,都還來不及理解之前就先斷氣。
  總覺得,還有重要的事得完成。
  如果能想起些什麼就好了。
  但是不明原因的死亡已經迫在眉睫……
 
  「歡迎回來,界帷六族的『火姓‧柯蕾莎』。」
  眼前的男孩,對她伸出了手臂。
  在自己緩緩澄清的意識之中,她看見了對方那雙既陌生、卻讓人安心的碧藍色雙眸,正無所畏懼地注視著自己的靈魂。
  如果沒有聽錯的話……
 
  他說了「歡迎回來」,對吧。
 
  //
  藍色髮的少年將肩膀借給雪莉,將她的身體撐了起來。
  雖然雪莉的神色恢復不少、已經可以很明快地做出反應,但事實上她的雙腿還沒恢復到能站立的地步。要衰竭症的現象完全消退,可能得花上以小時為單位的時間,安靜休息才行。
  雪莉比眼前的這名少年還要高。
  甚至可以說高很多──基本上,雪莉已經是個接近二十歲的成年女性了,然而少年的表情再怎麼老成,也只是個十四五歲的孩子。所以當少年撐住她的身體時,那個畫面不免有些彆扭。
  雖然雪莉直到此刻才意識到這點,但其實這名少年在更早之前,可是憑著雙手臂就抱著她、一路跑過了兩三個街區。
  「身體還好嗎?」
  對方問。
  「你剛剛……叫我什麼?」
  雪莉並沒有理會他的問題。在她腦海裡有太多重要的疑問想提出來。
  而且,她很篤定眼前的男孩能給她答案。
  僅僅憑著直覺。
  「……柯蕾莎,這是妳的『姓』。」
  「那、那你呢?你是誰?」
  「我的姓叫『托瑪』。界帷六氏的『水姓‧托瑪』。但很遺憾的,我的家族沒有給我名字。具體來說是來不及給吧,我和妳所從屬的『界帷六族』這個血系,現在已經滅亡到幾乎算是不存在的地步了……這些話晚點再說,現在先想辦法從這群軍隊之中脫離吧。」
  負責押送他們的裝甲車,並不只有一台,而是由三輛車組成的車隊,兩台同類型的裝甲車,一左一右擔任護航與開道的位置。剛剛藉由強烈的鏽蝕,將車體從內部破壞、甚至將後門踢開這種舉動,對方自然不可能毫無反應。
  被鏽蝕破壞的車子,連帶內部結構也一起損毀,行進速度隨著動力失效而大幅減慢,最後整台車體失控往左邊偏轉而去,狠狠地撞上了路旁的護欄。在強烈的晃蕩之中,總算是停止下來。
  「他們從內部突破了!」
  「第七班、第八班上去支援!」
  左右兩台車的反應也是極快,以圍堵的方式停在損毀的裝甲車後方,五、六名全副武裝的士兵立刻跳下車,舉槍緩緩包圍過去。
  由於光線不足,他們打開槍上的探照燈,往被踢破而直接敞開的門內照去──在車廂的角落,跪坐著一名紅色髮的女性。
  僅只如此而已。
 
  「喂,上面。」
  
  『噠噠噠噠噠──!』  
  突擊步槍特有的、沉重而急促的開火聲頓時大作!
  然而眾士兵根本連反應的餘地也沒有──開啟『貓隱』狀態的藍髮少年托瑪,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站在車頂蓋上,一手持著步槍,一手握著手槍。
  被米格霖的軍隊抓住的時候,托瑪與泰克沙身上的裝備、包括小刀、手槍與通話器,便被全部沒收。
  但魔法師總是有一萬種達成目的地的手段。
  就在剛才,裝甲車即將要失控的前一刻,托瑪在內部結構脆弱化的車廂裡迅速出手,俐落地用魔法殺掉了前座的駕駛員與副駕駛席的士兵,並且從他們手中搶奪了武器。將隱身魔法發動後,便一個翻身從駕駛席側邊的車窗鑽出,爬到裝甲車的車頂上。
  後面兩車的士兵才剛圍上來,臨頭就被托瑪一波血洗。
  將彈莢打空後,托瑪扔掉手上的累贅,並且──高高地跳了起來。
  在剛才的射擊中,就算貓隱的效果再怎麼好,從子彈的來向與槍口散出的煙塵,也足以將他的具體位置暴露出來了。
  所以他選擇解除隱身,主動迎向敵群。
  「啊啊啊!後退後退後退!開火!」
  「開、開槍啊!把對魔法師彈裝上去!」
  眾軍人咆哮著仰起頭,然而托瑪也在此刻落下。
  他跳進人群之中──左手臂與右手臂張開,各抓住了兩名士兵的頭部。
  頭戴現代鋼盔的米格霖士兵,頭顱的大小畢竟不是一個十五六歲少年能直接握住的,所以看起來其實只是『接觸著』這樣的程度而已。
  然而已經足夠了。
  「Bis(溫度)──Ude(冰冷)──Fac(滲透)。」
  托瑪輕聲誦出三段發音奇妙的片語。
  ──兩名士兵的頭部應聲碎裂。
  從少年雙掌中釋放出的瞬即酷寒,從上到下、從外到裡,將士兵的頭顱凍成了兩塊硬冰──任何物體、尤其是複雜的結構,要是陷入極度的冰冷就會變得脆弱不堪──血液結冰後會膨脹,骨骼與肌肉卻會收縮,頭顱的結構從最小單位開始分崩離析。所以托瑪的雙手,僅僅是順著落下的勢子,稍微施加了點力量,兩枚手中之物便潰碎成看不出原樣的粉末。
  從頸部以上完全消失的士兵屍骸,無力地仰倒下來。
  那種喪失性命的方法,即便是身經百戰的人見到,也會倒抽一口氣吧。
  極端的殘忍。
  僅僅在一瞬間就全部結束的,魔法破壞。
  這是連少年的夥伴、白1707都沒有看過的手段。和刻印在身體上的魔法文字不同,托瑪所使用的魔法,反而更像是雪莉剛才說出「Ake」時的狀況。
  他同樣用這個方式,在一開始殺掉了前座的駕駛。
  拼湊不同片語後發動的魔法。
  獻祭魔法。
  上個世代遺留下來……或者說是界帷六族的古術。
  「……Bis(溫度)──Ude(冰冷)──Mei(流動)。」
  必須在對方開槍之前結束戰鬥才行。
  在少年身後的車廂裡,還有著毫無防禦力的雪莉。再加上對方有著能攻破魔法護盾的特殊子彈。也就是說,必須要讓對方連開槍的餘地都沒有。
  因此他向前踏了一步,口中再次念誦古文。
  空間開始凍結。
  這次的變化沒有指向性,而是從他踏出的腳底開始,將前方廣範圍化為極端的低溫地帶。扇形空間內的空氣,瞬間被寒冷凍出白色的霧氣,像一股狂浪般往米格霖的軍隊襲捲過去。
  這場一面倒的戰鬥,似乎要以凍結收場。
  卻沒有如願以償。
 
  「四六貓!」
 
  熟悉的聲音從遠處傳來,而且……呼喚的也是少年熟悉的名字。
  正專注於施法的托瑪,因為這道呼喊而抬起了頭──就在他視線往上移動的瞬間,一道漆黑的陰影籠罩了他全身。
  他憑著直覺,向後一跳。
  若沒有最初的那聲警告,他大概躲不過那一擊吧。
 
  ──巨獸的爪子轟然降臨,以千軍之勢搗毀了一切。
 
  少年眼前的兩台裝甲車與數名持槍的士兵,都在橫掃而過的巨大黑影之中消失,地面甚至被掀起,炸裂出無數碎塊。
  但還沒結束。
  第一擊是橫掃,第二擊是縱劈。
  魔獸的另一隻前爪揮了下來。托瑪才剛伸手抓起雪莉,並且往旁邊跳開,龐然大物就將那台腐鏽的裝甲車搗了個稀爛。
  直到此刻,少年才真正搞清楚周圍的狀況。
  眼前的魔獸,頭部是爬蟲類的梭形,卻覆蓋著充滿尖刺的骨質甲板,從甲板的孔洞之間,露出六顆閃著紅色妖光的眼睛。魔獸的上半身非常狀碩,尤其是從肩膀到手臂的部位,筋肉糾結的模樣已經達到了生物的極限。然而下盤卻往軌一的方向發展──節肢動物的四足,向螃蟹一般蹲踞而外擴的節腳,讓這頭魔物揮舞雙臂時有著無可比擬的穩定性。
  這頭魔獸看起來幾乎毫髮無傷,除了左肩有一道焦痕,像是被雷擊炸過。
  很快的,他發現了『七色之白』的隊長,白1707。一頭白色長髮的男性,褪去了上半身的衣服,站在離魔獸不遠處。
  「把衣服脫了……用了那一招啊……」
  雖然自己為了逃脫而祭出了禁招,看來七雷那邊也輕鬆不到哪裡去。除了雙手臂的魔法,『脊椎』的刻印也用上了吧。
  但現在可不是沉浸於重逢的感動的時候。魔獸的攻擊依然繼續著。四六貓抱著根本搞不清楚狀況的雪莉,往道路旁逃竄。魔獸的龐然巨體跨過街道,他與七雷的距離也被強迫拉遠,暫時沒辦法與他會合了。
  基本上,要打倒魔獸,是需要出動『軍隊』的。
  就算是雪歌雅,對付單一一頭的魔獸,也得出動三十至四十人的隊伍才行。魔獸就是這麼壓倒性的存在。
  所以他不會考慮與魔獸的正面作戰……七雷當然也不會。他所做的攻擊行為全部都是掩護,是在為撤退拖延時間。
  接著,托瑪發現了更令人驚愕的狀況。
  剛才魔獸攻擊的位置,地面居然崩垮了。
  他想起亞瑟的話,米格霖的都市其實是層狀結構。原本他以為下層區域應該像洞窟一樣,和岩石是鑲嵌在一起的。
  ……但目前看來,說不定比想像中還要脆弱不堪。
  「托、托瑪,現在怎麼辦?」
  背上的雪莉嚇得語無倫次,根本不能指望她還有多少判斷力。
  「總之要逃出這頭魔獸的攻擊範圍,和我的夥伴會合之後,從米格霖撤退。雖然不曉得魔獸出現、發動攻擊的原因,但目標應該不是我們。」
  「你的夥伴……是剛才那個白髮的男人嗎?」
  「嗯。」
  由於魔獸攻擊造成的煙塵與建築物傾塌,現在別說是會合,視線內根本無法確定七雷的位置。
  「嘖……」
  現在要往哪裡走?要放棄撤退,先各自散開嗎?還是藉由附近的制高點移動,從死角繞過魔獸?或者乾脆往下逃,雖然路徑不熟悉,但在下層結構中移動並且逃離也是個方法。
  就在這個時候,
 
  「真是狼狽呢。」
 
  在不斷崩塌傾倒的市街之中。
  一個嬌小的身影擋住了他的去路。
 
  ──手持著巨大鐮刀的,綠髮的少女。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8135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alter74185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魔法毒藥Erosion... 後一篇:【秘封】巨大結構警報.紅...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sd22552158悠閒的小馬們
試著努力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4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