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最終探索者】三水 第三章

作者:索特│2018-08-02 22:05:56│贊助:20│人氣:262

  「我說啊,今天午餐要吃什麼來著?」

  「學生餐廳?」

  「差評。」

  「聖傑曼?」

  「不是昨天才吃過嗎?」

  「那托拉薩迪?」

  「托拉薩迪嗎‧‧‧‧‧‧雖然有點貴,不過去吧!」

  在路上走著的我,聽著身旁走在我旁邊的兩名不知道是國中生還是高中生的少女之間的對話,而那兩名少女在決定好了之後便加快腳步往托拉薩迪的方向跑了過去。

  "托拉薩迪"嗎‧‧‧‧‧‧那是一間跟漫畫一樣非常美好的餐廳呢,在那裡吃過一餐之後感覺整個人都煥然一新了,前幾天還在為超時加班與熬夜的疲勞給壓迫的我就彷佛是另一個世界的人,雖然說我是幾天前才過去那邊吃過的,不過那一餐帶來的效果至今還是持續著呢。

  說起來從這裡到"托拉薩迪"也要一段時間‧‧‧‧‧‧雖然現在才剛到中午沒多久,不過到"托拉薩迪"吃一餐的話恐怕會來不及吧,這樣的話那我中午該吃什麼好呢‧‧‧‧‧‧

  哦?沒想到想著想著居然就走到了聖傑曼前啊‧‧‧‧‧‧那麼今天午餐就來吃聖傑曼的三明治吧。



  今天聖傑曼內依舊是人潮滿滿,雖然說現在不是人潮最擁擠的時候,不過恐怕在過幾分鐘後就會變成那副景象了,這樣看來我現在來的還算是時候。

  說起來,來到杜王町也過了快三個禮拜了,工作上與生活上並沒有什麼問題,不如說過得很順利,除了網路與電腦還不是跟以往熟悉的一樣發達之外基本上沒有任何不便之處。

  在公司第二天開始基本上就開始了加班生活,每天都待到晚上八點確定吉良吉影先離開後才接著離開公司,而期間也有利用加班調查過一些東西,例如吉良吉影的住所位置還有岸田幸子的資料。

  吉良吉影的住所已經記下來了,如果有需要隨時可以立刻過去。至於岸田幸子‧‧‧‧‧‧從他的個人資料來看跟我是同樣被那個自稱主神的女人給捲進來的,照他的學歷去資料上的那所大學調查後,並沒有發現有關他的任何資料,當然,我自己也是一樣。

  我的資料上學歷的大學也跟岸田幸子一樣‧‧‧‧‧‧當然畢業年度比他早,岸田幸子沒記錯的話好像才23歲左右吧?就這樣說在這裡算是剛畢業的新鮮人,不過這不是重點。

  到現在為止我能確定跟我一樣是被那個自稱主神的女人捲進來的人也只有他了,到底還有沒有其他類似的人至今我還是沒有任何線索。

  而岸田幸子他嗎‧‧‧‧‧‧看來是沒有打算做任何行動,或是跟我一樣打算等時機到了再行動嗎?

  不管怎樣,現階段除了繼續關注吉良吉影以外也分點神多留意一下岸田幸子吧。

  「這樣一共是900日圓。」

  正個時候我已經決定好午餐要吃什麼在櫃台準備結帳了,我從錢包裡面拿出千元鈔交給收銀員。這位收銀員是一名留著一頭長達肩膀的金色長髮的男性,從面孔看來應該是日本人沒錯,這樣說那頭金髮應該是染的吧?

  而正當我留意收銀員的外表時,對方已經找好零錢交給我了。我在接過零錢的時後不小心手滑了一下,零錢就這樣準備滑落至地面──

  但在我反應過來的時候,那位收銀員已經伸手接住零錢。

  「這位客人,還請多加留意一下。」

  「啊,不好意思‧‧‧‧‧‧謝謝。」

  「不會,歡迎下次再度光臨。」

  隨後我在收好零錢之後便轉身離開‧‧‧‧‧‧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剛才那一瞬間,我好像有看到有一個像是手一樣的黑影從那個收銀員的手臂中伸出來接住零錢在回到收銀員的手中‧‧‧‧‧‧不過比起那個,更讓我在意的是那個收銀員的左手臂內側。

  因為他穿著短袖,所以才能湊巧發現,他的手臂內側有著跟岸田幸子一樣的刺青‧‧‧‧‧‧錯不了的,那個是印記,也就是說那個收銀員也是被自稱主神的那個女人扔過來的人。

  沒想到會在這裡發現其他跟我一樣的人‧‧‧‧‧‧該說是幸運嗎?總而言之現在就先──诶?

  「吉良前輩?」

  「嗯?是洪啊‧‧‧‧‧‧真巧呢,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你。」

  「是啊,前輩你也是來聖傑曼買午餐嗎?不過我記得你是要去送一份文件的樣子──」說到這裡時我也注意到了吉良吉影腋下夾著的那份文件。

  「你是說這個嗎?我是打算先買好午餐然後在順路送過去,畢竟如果先送過去的話那之後可就沒有時間吃午餐了呢。」

  「這樣啊,那我就先回公司了,我還有一些資料要趕快處理交給部長呢。」

  「嗯,辛苦你了。」

  隨後我在離開了聖傑曼後在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了一瓶茶之後便直接往公司的方向走去,沒想到會在聖傑曼遇到吉良吉影呢‧‧‧‧‧‧這是有什麼事情要發生的預兆嗎?

  ‧‧‧‧‧‧啊,說起來也到那個時候了嗎?這麼說今天就是‧‧‧‧‧‧雖然說如果真的跟故事發展一樣的話那今天會發生什麼事情我是很清楚,但說實話這跟我並沒有任何關係,所以還是和往常一樣在公司加班的晚上八點然後回到公寓簡單的洗洗睡後度過一天吧。



  「吉良,這份文件可以交給你‧‧‧‧‧‧嗯?吉良人呢?」

  大約下午兩點的時候,在辦公室內部長來到吉良吉影的座位附近找吉良吉影,看起來是要託付一點工作的樣子,但卻不見他的蹤影,桌上的東西也跟上午離開時一樣,看起來好像是沒有回來過的樣子。

  這時在吉良吉影的座位旁邊的那位同事回答說:「不知道呢,說起來從今天中午看到他要去送文件後就不見他的身影了‧‧‧‧‧‧洪,你知道吉良他人跑去哪裡了嗎?」

  「吉良前輩的話我中午是有在聖傑曼遇見他,只是之後就沒有再見到了,對了,部長,這是你要的資料。」

  「哦哦,辛苦了‧‧‧‧‧‧做得很好嘛,跟吉良比起來你有用多了。」

  「哪裡,實在不敢當。」

  「嗯‧‧‧‧‧‧既然吉良不再,那這份文件可以麻煩你整理嗎?我後天開會的時候要用到,可以的話盡可能在明天下班之前交給我。」

  「沒問題,請放心交給我吧。」我一邊接過部長遞過來的文件一邊說著。

  「那就麻煩你了,然後吉良那傢伙,等他回來之後一定要好好說說他‧‧‧‧‧‧」

  「齁齁,幹得不錯嘛,洪。」在部長離開後吉良的同事馬上靠過來說,「照這個樣子繼續下去的話或許不用多久就馬上可以升職加薪囉。」

  「不,升職加薪什麼的對我來說還太早了點吧。」

  「哪會早,你工作認真的態度可是所有人都有看見的呢,而且辦事能力也是一等一的強,如果不升職加薪怕是留不住你呢。」吉良的同事說著並拍了拍我的肩膀‧‧‧‧‧‧不過我稍微閃開了一下。

  「啊‧‧‧‧‧‧」吉良的同事看沒有拍到我的肩膀,隨後摸了摸鼻子後接著問說:「啊,今天下班後要不要陪我去喝一杯?前輩我請客呦~」

  「不了‧‧‧‧‧‧說實話我很不擅長喝酒,而且我今天也和其他人有約了。」

  「那還真是可惜‧‧‧‧‧‧不然下次吧?等你有空的時候?」

  「嗯,好──」

  「那個──」就在這時,有一名女同事走進了辦公室內,「我這邊有個東西要交給吉良先生,請問他在嗎?」

  「吉良前輩的話他不在‧‧‧‧‧‧啊。」我從座位上站起身回應並看向進來辦公室內的女同事,但出乎預料的是沒想到來的人竟然是──

  「這不是三水先生嗎‧‧‧‧‧‧诶?可是我記得你不是──」

  糟了,沒想到居然會在這個時候遇到岸田幸子‧‧‧‧‧‧看來他還記得我上次說的謊言,這裡如果不處理好的話可是會被懷疑的,更不用說旁邊還有其他同事,得要想出個不會讓同事們和岸田幸子都不會懷疑的方法才行‧‧‧‧‧‧

  總而言之,就先這麼說吧。

  「是岸田小姐啊,吉良前輩的話他人正好不在呢,如果有什麼事情的話就跟我說吧,我之後可以轉達給吉良前輩。」我一邊拿起桌上空著的水壺一邊接近岸田幸子說著,「我們到茶水間談吧,我正好要去裝點水。」

  「啊,好的。」岸田幸子雖然還是有點疑惑的樣子,但並沒有反抗乖乖地跟我走進了茶水間裡。

  好,這樣就成功走出了第一步,接下來──

  「三水前輩,我記得你之前不是說你是在銷售部門嗎?」

  到了茶水間後岸田幸子不出所料第一句話就是這個問題,而對這個問題我自然已經做好了準備:「關於這點實際上我在兩個星期前被調職了呢,從銷售部被調到事業部這裡。」

  「诶?是這樣嗎?還真是突然。」

  「是阿,很突然呢,不過這也是個機會,雖然說剛開始並不能很快的適應過來,但被調職後可以接觸到以往工作沒接觸到的事物,而且以學習來說這是個好機會呢。」

  「三水前輩你也真是樂觀啊。」

  「哈哈。」

  雖然我表現出有說有笑的樣子,實際上我在原本的世界第一次被調職的時候可是百般不願意,忽然離開穩定熟悉的工作場所讓我有很長一段時間一直處於不安心的狀態,直到過了幾個月總算是熟悉了之後情況才逐漸好轉。

  「那麼,你說有要交給吉良前輩的東西是?」

  「啊!差點都忘了,這個。」岸田幸子說著並把用牛皮紙袋包裝的東西給遞了過來,「雖然不知道是誰給的,但上面寫著給吉良吉影先生收,你看,就是這裡。」

  我問著岸田幸子指的地方看過去,牛皮紙袋上面貼著一張上面寫著"吉良吉影先生收"的紙條,不過令人感到奇怪的是上面除了吉良吉影這個名字以外還有寫著是哪個部門、幾歲、性別、身高、髮型、髮色等與吉良吉影有關的資訊。

  這麼多清楚明瞭的資訊寫在上面很明顯是要送的人精確地把東西給送到吉良吉影手中,說起來這個牛皮紙袋裡面裝的東西還真厚,如果是紙張的話那足足有一百多張的份量了吧?

  對這份可疑包裹感到強烈懷疑的我隨口問了一句:「岸田小姐,你有打開過看看裡面的東西嗎?」

  「沒有啊,那樣做不是很失禮嗎?」

  沒有嗎‧‧‧‧‧‧牛皮紙袋上的開封看起來也沒有被打開過的痕跡,那應該可以相信他是真的沒有打開過,不過可惜了,如果他打開過的話我還想問一下裡面裝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你是在那裡拿到這個東西的?」

  「這個嗎?是我在中午回來公司的時候被服務台的同事拜託的,說是有人把這份包裹送過來說要交給吉良先生的樣子。」

  「知道那個人的樣子嗎?」

  「詳細的樣子我並沒有問,不過服務台的同事有說到送這個東西的人是一名年紀大約有六十多歲看起來像是遊民的老爺爺的樣子。」

  「看起來像是遊民的老爺爺?」

  為什麼那種人會忽然把這種東西交給吉良吉影?這是原本故事裡面就有的嗎?還是‧‧‧‧‧‧

  「總而言之這個就先交給我吧,我會轉交給吉良前輩的。」

  「那就麻煩你了,三水前輩。」

  隨後在目送岸田幸子離開後,我順手裝了一瓶水就返回辦公室內。

  回到座位上後把吉良吉影的包裹放在桌子上後,吉良的同事放下手邊的工作偷偷的靠過來問說:「剛才那個女同事是誰呀?三、水、前、輩

  「她只是我之前幫吉良前輩辦事湊巧認識的女同事啦,至於三水‧‧‧‧‧‧貌似是因為我的全名都是水字頭所以才讓人這樣叫的,之前在祖國的時候別人也常常這樣叫我。」

  「全都是水字頭‧‧‧‧‧‧啊,仔細想想好像是這樣沒錯耶,那我之後也這樣叫你好了,三

  「還請饒了我吧。」

  真是的,說實話我最不喜歡別人這樣叫我了,明明有一個好好的名字可以叫為什麼一定要用這種綽號叫我啊?不過這次是我自己造的孽啊。

  「所以,那個女同事要交給吉良的東西是?」

  「好像是有人要交給吉良前輩的私人包裹的樣子‧‧‧‧‧‧我說別隨便拿別人的東西啊,還有別亂開啊,很沒禮貌的。」

  「沒關係啦,我就看一下下而已,不過私人的東西怎麼會送到公司來?正常來說不都是寄到住家去嗎?」吉良的同事一邊說著一邊以熟練的技巧再不破壞牛皮紙袋外觀的情況下拆開了封口的膠帶:「不錯,看來我的獨門特技並沒有退步啊。」

  「那個,你這熟練的開封技巧是‧‧‧‧‧‧」

  「在學生時期,當沒時間複習又必須考高分的時候很好用的獨門特技呢。」吉良的同事一邊露出爽朗的笑容一邊說著,隨後稍微往裡面看了一下:「裡面裝著一個盒子啊,看起來是可以打開的樣子‧‧‧‧‧‧嗯?完全逼到絕境的時候再打開?這是什麼意思?

  「不好意思請讓我看看。」我直接從吉良的同事手中拿回了包裹看向裡面的內容物,確實是一個盒子,而且盒子上面寫著"被完全逼到絕境的時候再打開"這幾個字。

  「搞什麼啊,嘴上那麼說但三水你自己也是很好奇吧。」

  我並沒有理會吉良的同事在說什麼,比起那個現在我更好奇送這東西的人到底是誰,但不管是誰我大概都猜的到對方是對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有一定程度把握的人,也就是跟我一樣而且看過這個故事的人。

  不過對方送的這個盒子裡面到底裝的是什麼?是可以讓吉良吉影在被逼到絕境的時候逆轉的東西嗎?

  嗯?仔細看看裡面好像有什麼像是線的東西在隱隱發光。

  怎麼辦?要打開來看看嗎?

  「喂!你們兩個!不在那邊工作在做什麼?」

  「糟了!被發現了,三水,你趕快把吉良的包裹復原然後收好啊。」

  「等一下,這個盒子‧‧‧‧‧‧」

  我把手指放在盒子的開口上,然後稍微往外拉了一點。

  ────啪。

  這時從指尖上傳來了像是什麼緊繃的東西斷開了的感覺。

  手中的盒子內部好像有什麼變化正在不斷發生似的,從手中感覺到了些許震動。

  就在這時,盒子的開口自己打開了。

  而在開口打開的那一瞬間,很多問題都在這一瞬間得到了答案,但也產生了更多的問題。

  在腦袋開始思考前身體就已經開始動起來了。

  原本手持包裹的手立刻鬆開了來,與打開開口的手一起內縮擋在自己眼前,但依舊還是來不及。

  一個箭矢狀的東西直接貫穿了我的左手掌心靠近大拇指的位置,並往我的咽喉筆直的突進過去。

  然而。

  或許是左手的犧牲有了效果,又或著是右手奇蹟般的在最後一刻握住了箭尾,箭矢僅僅只是在我的咽喉處,同時也是靠近印記的那個地方造成了一點劃傷,除此之外沒有更加的深入。

  「哈、哈、哈──」

  差一點‧‧‧‧‧‧差一點就變成致命傷了。

  「喂、喂!洪!你、你的手──」

  在逃過一劫後,腦袋逐漸跟上理解,現在眼前隨意往四周轉動都可以看見視線內的同事們把目光放在我身上,而且每個人臉上都呈現著驚恐的表情。

  先不管那些同事,比起同事現在更重要的是這個箭矢,這個攻擊我的箭矢毫無一問的一定就是那個"箭"沒錯了,雖然記憶有點模糊了,但在看到的瞬間就可以確定這支"箭"的外型和記憶中的完全一模一樣,所以肯定錯不了,這是能使人獲得替身能力的"箭"。

  說起來"箭"好像有病毒的樣子?沒那個資質的人就會被病毒所殺‧‧‧‧‧‧所以我會死嗎?不,現在先別想這些吧,如果一直想會不會死的話或許最後原本不會死都真的會死了,所以現在先把注意力放在其他地方上──

  那個原本裝著"箭"的盒子‧‧‧‧‧‧在剛才危急的情況下直接脫手而出了,在那短暫的印象中,我確實看見了,那個盒子裡面纏繞著好幾條如同口香糖的線,或許就是那些線使箭使自動彈射出來的吧,不過現在往那個盒子掉落的地方看過去,已經看不見那些線了,反倒是從裡面撒出了令人在意的東西。

  我指東西是像是立可拍相機的照片的碎片,盒子在掉落至地面後裡面裝著的這些碎片好像就全部灑出來了,基於高度與角度的問題所以我現在完全看不清楚照片的內容,但是從那些可以識別的碎片當中隱約可以看見一個人的輪廓。

  喂喂,不是吧?如果真的如同我所想的話那這樣可就真的糟糕了,這樣的話可意味著接下來我所知道的發展都將成為無用的‧‧‧‧‧‧嗚‧‧‧‧‧‧意識怎麼。

  咚!

  怎麼了‧‧‧‧‧‧忽然傳出好大的聲響?是說視線怎麼變矮了許多而且整個世界好像90度翻轉了一樣?

  我這是‧‧‧‧‧‧倒下了嗎?但是完全沒有任何感覺‧‧‧‧‧‧不行,思緒開始變得遲鈍了起來。

  「喂!三水!撐著點啊喂!

  「你們還在做什麼!趕快叫救護車啊!」

  是部長和吉良的同事的聲音‧‧‧‧‧‧嗎?現在的我或許連聲音都要辨別不出來了。

  「撐著點!別失去意識啊!」

  雖然你這麼說,不過我真的不行了‧‧‧‧‧‧對了,這個"箭"‧‧‧‧‧‧或許還是收起來比較好?雖然不知道我能不能撐過"箭"的病毒,但如果這個東西落到不知道誰的手中恐怕會很麻煩‧‧‧‧‧‧得在失去意識前收起來才行。

  「不─了───經失去意──!」

  「──人離開辦────叫救護車趕快──!」

  得‧‧‧‧‧‧收起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798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繪畫至上
結果沒獲得替身變成了猛毒(?)

08-03 09:54

索特
如果真的這樣就直接完結啦(?08-03 10:45
第三書語
索特不放個公會連接安麗用嗎?[e43]

來看了喔~

08-03 10:48

索特
對齁,從下一章開始放吧,來安麗一下( ゚∀ ゚)08-03 10:5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AS2916253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最終探索... 後一篇:[達人專欄] 【最終探索...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oy55559all
阿彌陀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