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尼爾:自動人形 —緊握的雙手—(1)

作者:Asterio│2018-08-01 22:34:43│贊助:1,022│人氣:323


很安靜,原本安靜的世界漸漸被雜音突破,有東西在我身上盤動。夾雜在刺痛、柔軟、堅硬的觸感中,是某種熟悉的物體異樣又熟悉。

手。
一隻手從某處伸出,把我從原本安靜的世界拉出。

嗶、嗶、嗶、嗶。

「腎上腺素,快!」
「BP下降中。
「再打一劑,準備電擊器!

浮浮沉沉,我在夾縫間遊蕩。看不見,但周圍似乎是一片星空,腳下是薄薄的水面,映照夜空。

「電擊!」

閃電劃過夜空,胸中產生一股暖暖的感覺。

「腦波……腦內活動指數上升中!」
「BP上升。
「再一次,電擊!」

又一道閃電,這次打中我的腳邊,蒸發一些水,卻沒有因此電擊我。

「電擊!」

來自前方的閃電,化成一隻手,碰觸我的胸口。
身體的重量回到身上,我張開雙眼,看見模糊的影像,隨即回歸深眠。

/

睜眼,深色的天花板佔據視線。
錯了,不是深色。是缺乏光線的顏色。

水平,我似乎呈現躺姿。
重力在下方。

移動眼球,看見房間,空無一人的房間。
我的身上插滿針頭,那些刺痛又堅硬的東西。

動動手指,感受萎縮的肌群,估計沉睡時間至少超過數周。
腦袋,不見精神力的蹤影。

彷彿第六種額外感官遭到拔除,不習慣。
味道,房間充滿無菌室的味道。

「行者?」黑色短髮的女人不知何時站在門邊,她手上的文件因為驚嚇而掉落

/

房間擠滿人。

「想不到,真的給你們救回來。」黑短髮的女人坐在旁邊的桌子,敲擊某種系統

「謝謝妳及時通知,怪卡絲。」白色頭髮,戴眼罩的男孩道謝。

怪卡絲:「別高興得太早。」

「這話什麼意思?」紅色捲髮的少女問道。

怪卡絲遞出一份資料:「妳們是醫療人形,自己看就知道。」

「行者大人……您還好嗎?金色頭髮的女性坐在床邊的椅子,眼神流露出擔憂的想法。

我並未回應,只是任由身體跟感官恢復同步,腦袋有點忙碌,忙著重新接駁各部門與身體的連結,重新建立即時回饋模組,再建構腦突觸與捷徑。

看了眼房間,兩個紅髮少女、短髮的怪卡絲、一名金髮的女性、白髮的男孩、白短髮的少女、皮膚黝黑的女性。

我伸手去拿旁邊的水杯,萎縮的肌肉使水杯顫抖,其他人想幫忙,我搖搖頭,花了一分鐘才喝上一口水。喝完,盯著玻璃杯:「1.55。」

金髮女性:「1.55?」

白髮男孩:「折射率。行者是在說玻璃的折射率大約1.55……吧?

「波波路,狄波路,行者大人的狀況如何?」金髮女性詢問兩名紅髮少女。

「部分腦區未活化。」狄波路回應。

金髮女性:「這是什麼意思?」

波波路:「記憶障礙。司令……行者先生很可能不記得發生過的一切,或有部分記憶遺失。」

「碳水化合物。」我吐出幾個字。

所有人轉向我,盯了幾秒才有人開始動作。

怪卡絲理解我的意思:「艾涅莫妮,可以準備一些流質食物嗎?」

唉?啊啊、好,我先去準備。」皮膚黝黑的女性隨即離開房間。

我捏捏太陽穴,轉向金髮女性:「司令,最高權級指揮官。」
視線轉向兩名紅髮少女:「醫療人形,唔,兩個。」
轉向怪卡絲:「戰地指揮官……之類的。」
最後轉向白髮男孩和少女:「客房服務,吧?」

我吐口氣:「疲憊。

鴉雀無聲,我可以理解為何他們陷入沉默。
我可以理解嗎?為什麼?原因有些模糊,腦袋也是。

沒多久,艾涅莫妮帶回一些食物,我慢慢進食,逐漸恢復飽肚感。

司令:「行者大人,您還記得我嗎?」

我轉向她:「司令。」

「太好了……您還記得我!」

怪卡絲搖頭:「還不知道呢,說不定是聽見我們對妳的稱呼,才知道妳是司令。」

司令沒有直接回應她,只再問了同樣的問題:「行者大人,您記得我嗎?懷德,我是懷德。」
司令的眼神,不時流露一種強烈的情感,是關心?

我躺下,拉起被子:「睡覺。」

/

他們離開房間,我睡了一會,不知睡了多久,但是醒來已經是夜晚。起身,動動身體,肌群萎縮程度不算過分,還能正常使用,但很虛弱。

房間沒人。
真不小心。

走到門口,金屬門刷的一聲自動開啟。
「行者,你醒了?」白髮少女站在外頭。守衛?

我看著她,她也看著我,彼此沒開口。
最後她決定自我介紹:「我是YoRHa人形2B,記得嗎?」

我看了她一會,接著目光給旁邊的漂浮物體抓住。伸手去碰,物體發出聲音:「輔助機042,待機中。」

「Pod。」

2B:「行者……記得Pod嗎?」

我看著2B,發現表情微妙,是擔心,還是憂傷?
於是詢問:「妳好嗎?」

2B疑惑:「嗯?嗯……機能正常。」

我點頭,然後往走廊另一邊走去。

等等,你要去哪?2B繞到我面前,擋住去路:「現在需要休息,你還沒復原。」

外套。

「外套?」

/

被2B抓回房間,那一晚,她就站在門前,不讓我離開。幾天以來,每天波波路跟狄波路都會在早上跟晚上為我進行體檢,量血壓之類的例行公事,檢測腦袋,然後順便聊上幾句。

「行者先生,這樣會太緊嗎?」波波路為我量血壓時總是這麼問。
「剛好。」我也總是這樣回答。

狄波路替我抽血時會說:「行者,可能有點不舒服,忍耐一下喔。」
「嗯。」我只是點點頭。

司令除了例行性問我記不記得任何事情,總是很溫柔詢問心理狀況:「行者大人,您今天好嗎?感覺如何?有哪裡不適嗎?食物方面還吃得慣嗎?」

「可以。」我會這麼回答。
怪卡絲、艾涅莫妮、2B跟9S通常會站在旁邊看。

大約過了一星期,一天早上,怪卡絲帶了一件9S穿的連帽外套進來:「2B說你在嘀咕什麼外套。很久沒看到那件連身帽外套,先拿YoRHa部隊穿的制服。可以吧,行者?」

我看了一下外套,接過手,仔細觀看:「好。」然後穿上,扣上扣子,拉起連身帽,大小剛好。

司令似乎很滿意:「太好了,很適合您,行者大人。」

我看著外套,沒多說什麼,精致良好的外套。
要外出。」

司令猶疑了半秒:「是……是的,當然可以。波波路,狄波路?」

波波路:「行者先生的身體恢復良好,很快就能出門,甚至登山。」
狄波路:「不過不可以操之過急,還是有些內出血跟腦傷需要時間恢復。」

站在一旁的怪卡絲有些不耐煩:「拖拖拉拉,行者,我就直接問了,你記得我們嗎?」

司令:「怪卡絲,我們討論過了,暫時先不——」

她打斷司令:「懷德,妳要我們救回來的是行者本人,還是一個沒有記憶的他人,我必須知道。」

司令起身,語氣平和:「我理解。但我也知道必須給行者大人時間,有些記憶只是暫時無法想起,這種時候更不能強迫他回憶,萬一造成反效果,只會阻礙記憶恢復。」

冷靜。我轉向兩人,伸手去拿怪卡絲手上的文件:「可以看?」

沒預料到我會這麼做,她頓了好幾秒才答應:「好,拿去吧。」

我一邊翻閱,同時發出問題:「這是?」

她指向各重點:「是你毫無預警的出現到現在的紀錄,從解除機械生命體危機到死亡的一切重點。我盡量詳細紀錄,但多少和事實有些出入。盡力了,將就點。」

司令試圖阻止:「記憶混淆的狀態下,隨意觸發記憶很有可能造成反效果,或許行者大人您想改天再——」

「沒關係。」我繼續閱讀,直到發現異常之處。


為什麼要寫呢?沒有為什麼,一個生活調劑而已,老是寫同一種節奏的小說會疲乏,要有一點變化才能持續下去,也才能寫得好,不至於走入胡同。

所以不要對這個新篇幅有太高的期待,你們都知道的,我專門出產糞作wwww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7876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Ties
哇!!!!!!!終於出了!!!!大大兌現了!!!行者竟然復活了啊!!!!!!!!!話說其實我也想讓我作品主角復活的說~竟然被你先活了,感謝大大繼續出尼爾作品!將會持續拜讀

08-01 22:48

Asterio
我只是為了調適才寫的,不一定會寫完喔呵呵呵08-02 12:08
圓周慮absurd
行者:「我Tm的竟然被救活了?我好不容易帥了一回(?)」

08-02 00:04

Asterio
行者:「圓周慮講得TM太對了。」08-02 12:10
冰o守護
雙胞胎!!!

08-02 06:12

Asterio
雙胞胎!?08-02 12:0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Asteri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五個人,還是一個人?... 後一篇:誰都不准跟我搶糞作的頭銜...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ndy12287秋茶杯
現已進入最後24小時投票階段,歡迎前往小屋連結進行投票。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