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追憶尋時】第二十三章、殘月

作者:燁小邪│新楓之谷│2018-08-01 17:06:04│巴幣:2│人氣:40
【追憶尋時】第二十三章、殘月

__ _

       空氣中凝聚著寒冷的氣息。

      腦中有什麼東西斷裂了。

      聽不見任何聲音。

      「小可......」殘月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咬著嘴唇都流血;那個飛快掠過的身影,他攔也攔不住。

      見楓卡颯的迷茫表情,星幻像是吃了炸藥、怒道:「妳夠了沒有!」楓卡颯被一把抓起、被勒住的衣領和情緒一起揪成一團。

      「又想不起來嗎?這樣還想不起什麼嗎!」她憤怒的眼神,還有小熊掉下去殘存在眼中的影子、楓卡颯不停的發抖,恐懼的表情不知道在思考些什麼、又或者她只是單純嚇傻了。

      「妳不讓那傢伙專心的保護妳、害她死在那一片汪洋中,還帶了另一個陪葬!」星幻的語氣就像初次見面時火爆、累積了相當多的情緒;說出的話語已經沒有經過任何思考,楓卡颯聽了也不明白。

      「是妳夠了沒!」殘月忍不住他情緒把星幻抓住楓卡颯衣領的手強行拆開、楓卡颯便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刻意把魔力耗盡的妳又是什麼意思?今天要是沒有夏克特在場我們全都會因為少了妳的魔法而全軍覆沒!」殘月怒吼,夏克特平時看他都嘻皮笑臉的、就算有人吵架他也都是幫忙圓場的那一個。事到如今像是面具破裂一般,神色不再溫柔、令人感到十分不友善。

      「妳怪卡颯幹什麼?妳沒見她也是射斷了那根纏住小熊腳的藤蔓了嗎!她也想保護她阿!她也不希望任何一個人犧牲阿!」

      「別一副沒見過戰友死去的樣子。」星幻的眼神變得尖銳,語氣也變得凝重;內心所擁有不可告人的情緒在心中將自己淹沒。

      「妳說什麼?」殘月快把自己的手心掐出血來了,他不明白對方的過去,也不明白一個人的個性怎麼能扭曲到這種地步?

      「少自以為是了、你和那個狐狸精又瞭解我們多少?」星幻握緊法仗、不滿道:「從頭到尾就鬼鬼祟祟的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前幾天先是在有傷的小鬼身上踹一腳,接著搶走我重要的東西!現在人被甩出去又跑出去救她?你們真當以為你們可以藉著這些沒禮貌的小動作知道些什麼嗎?」

      殘月並沒有沉默,反而又更加用力的吼了回去:「死八婆!你們瞞著卡颯多少東西,我們什麼都不知道、就這樣怔怔的看著她被自己的記憶所痛苦!」他向前扯住了星幻的白色圍巾吼道、他眼神中閃爍著不僅是悲傷,更多的是憤怒:「如果就連對“夥伴”的基本照顧都沒有,那妳連隊伍的砲灰都稱不上!」

      「嘖......!」星幻抵抗不過殘月的力氣,因為呼吸困難而臉色難看了起來。

      「夠了。」夏克特抓住殘月的手腕,過了一回兒馬上鬆手。星幻也退了幾步。

      殘月的臉色很難看,當然不只他,其它人也是。

      「她並不是什麼砲灰,你也不是個理性的人。」夏克特語氣沉重起來:「放心吧,熊和菲斯特一定會沒事的。」

      殘月拼命地讓自己的腦袋冷卻下來,但語氣還是非常的不友善、甚至令人心頭酸楚:「噢?怎麼說?從這麼高的地方?」

      「......我可以向你保證你們還可以在見面。」夏克特的眼神充滿不安定,說不定是為了讓自己不要那麼慌張才說出自己相信他們還會活著這件事。

      「哼。」但殘月的心情難以平復,自己一個人先離開了這裡,夏克特則單膝跪在跪坐在地上的楓卡颯。

      「熊熊她、熊熊她……」楓卡颯的聲音很顫抖,夏克特的眼神有些震驚。

      「熊熊……?」他的眼睛閃爍了起來,就連星幻也注意到楓卡颯的不正常。

      「嗚,嗚……」她抓住自己的頭髮,力道大到快把自己的頭髮扯下來、嘴裡喃喃自語:「夏……夏..……」

      夏克特不知道該怎麼辦,眼神中的著急表露無遺。

      片段的記憶不停在自己腦中閃過,她卻看也看不清楚,劇痛彷彿快要把她的腦袋撕成兩半、嘴唇也因為疼痛而發紫。

      「啊啊……」楓卡颯痛苦的哀鳴,頭已經貼到地板上。

      該怎麼做,該怎麼做才好。

      夏克特的腦袋裡只剩下這些。

      接著他突然頓了一下,下一秒直接把楓卡颯的手掰開,用力用自己的額頭往她的鼻子撞下去。

      「唔!」

      星幻可以知道那有多痛。

      「夏克特......唔?幹嘛?」

      總算讓她把注意力轉移到夏克特身上了。

      夏克特的心裡簡直嚇壞了,雖然他沒有說話。他在楓卡颯意識恢復的時候激動的抱了上去。

      「夏克特…?」楓卡颯的表情很呆滯,只是聞到滿滿的血腥味、鼻血就這麼滴在他黑色的斗篷上。

      「怎麼換你發抖了,回去了啦!」星幻巴了一下他的頭,夏克特也趕緊行動。

-

       心中希望早就沒了。

       從天空之城掉進海洋,別開玩笑了。

       城市周圍或許有圍籬之類的吧,但是在遠一點、魔物散佈的地方就沒有裝設了。

      當然也有冒險者掉下去的例子,通常是連屍體都沉落與海洋,甚至無法找回。

      「月。」

      現在是怎麼回事,小可離開、耳邊也出現那傢伙的聲音。

      「月。」

      如果遇到他怎麼辦?該怎麼向他解釋...

      「殘月哥哥!」

      怎麼連梓嵐的聲音也有......嗯?梓嵐?

      殘月這下終於回神了,抬頭看向俠盜、還有梓嵐。

      背對月光的梓嵐,眼睛裡閃爍的光非常耀眼、而俠盜的眼眸像貓一樣銳利的瞪著他、殘月先是傻了一回兒,又把頭低了下去。

      「那個……殘月。」楓卡颯支支吾吾的坐到他旁邊,用著聽似絕望的聲音說道:「俠盜已經知道小可的事了。」

      殘月的一聲笑起來令人發毛,但大家都知道那是悲痛的笑聲。

      「……對不起,沒有保護好她。」剛剛還在消沉的殘月在一瞬間讓大家知道他快哭出來這件事。

      結果令人意想不到的事,俠盜扇子抽出來就是往他臉上抽了一下。

      「俠盜?」楓卡颯伸出手制止俠盜接下來的動作、她能感受到對方眼神中難以掩飾的怒氣,在他旁邊的梓嵐也試圖阻止,但也因為俠盜的氣場而退了幾步。

      「這一下當然是因為你沒有保護好她。」俠盜語氣相當冰冷「我不想跟你計較太多,但你要清楚一件事。」

      「小可最討厭你哭的樣子。」他眼神銳利起來。

      「大家今天就先休息吧,明天開始往天空之塔下層那邊走。」俠盜把扇子收回袖子裡,往旅店走和夏克特會合「去水之都,找小熊和小可。」

      梓嵐默默的坐到殘月旁邊,殘月在她和楓卡颯之間成了夾心餅。

      楓卡颯一直看著自己的腳,總覺得自己不做些什麼是不行的。

      「對不起。」楓卡颯道了歉:「都是我害的。」

      沒想到殘月只是低著頭用,和往常一樣、用手揉揉她橘紅色的腦袋。

      「笨蛋,不是妳的錯啊。」他滿腔的鼻音。

      為什麼啊。

      為什麼又是我被安慰了?

      「殘月…...?」楓卡颯的聲音已經不能在更顫抖,梓嵐看向忍住不掉眼淚的楓卡颯、但另外一個人已經掉眼淚下來了。

       “滴、滴”

      殘月的頭低的不能在低了,放在楓卡颯頭上的手只是輕輕的放著。

      「別、讓小可和,俠盜……知道啊。」話中只有顫抖和想遮掩難過的笑意,楓卡颯的淚珠也一顆顆不受控制從臉頰邊緣滾下來。

      「喂、妳別哭啊。」殘月總算抬起頭來,清澈的藍色眼眸在月光的照耀下閃著淚光,一顆顆晶瑩剔透的眼淚滑了下來。

      但不知怎麼回事的,殘月硬是忍住了眼淚。

      楓卡颯的紅色眼睛在淚水的包袱下變得格外可憐,那個眼神是在譴責她自己的無能為力,又或者自己的天真愚蠢。

      看見她哭的樣子,自己卻哭不出來了。

      彷彿一切都是該她來承擔的,而這一切也是因為她造成的、這無庸置疑的結果,誰都不想承認。

      殘月把手抽回來,用力捏住對方的臉頰:「妳再哭的話我就告訴小熊!」

      「你也在哭不是嗎!小梓嵐!記清楚殘月現在的樣子!」楓卡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含糊的說、不顧臉還被拉著,跟梓嵐說道:「找到小可之後要跟她說!」

      梓嵐則是一副驚恐的表情看著在邊哭邊鬥嘴的哥哥姐姐們。

      「什麼嘛。」殘月用力把眼淚抹掉,但眼淚還是不斷在眼眶打轉、溢出眼眶。

      「吶、殘月。」楓卡颯抬頭看向今天的滿月,看起來迷茫他樣子:「你跟小可是怎麼相識的?感覺比跟俠盜的感情還要深。」

      殘月微微的勾起嘴角、被問起了似乎很美好的回憶:「啊……那是很久以前的事。」


        少年有著黑色的短髮,瀏海相當短和團長一樣、還有自家遺傳水藍色的眼睛。

      在弓箭手村跑報告書任務的小男孩殘月看來是多麼青澀。

     「妹妹,我帶妳去看漂亮的衣服好不好。」殘月正在市集晃呀晃,碰巧遇見了正和其他人組隊的小可和俠盜。

      「大哥哥,我不缺衣服的。」小可的外觀自小就是娃娃臉大眼,特別喜歡綁雙馬尾,受到不少男孩的喜愛、每次只要組隊都會受到男孩子的搭訕。

      殘月當時和他們擦肩而過,他只是去買補給品好在接下來的旅途上能好好生存。

      穿著小貴族長袍的殘月難免無法遮掩一些貴氣,更何況出生於騎士裡面、他的皮膚顯的潔白,馬上就被俠盜給注意到。

      「俠盜,怎麼了?」小可和背著大劍隊友停下腳步等他,俠盜只是搖搖頭重新跟上隊伍。

      「剛剛那個人,感覺挺有錢的。」俠盜低估說,剛剛本來想要行竊但馬上就被殘月瞥了一眼。

      「噢,是騎士團的小毛頭、當然有錢了。」隊友說,小可則看見殘月藏在袖子下若隱若現的擲鏢拳套,看來是同行。

      那是他們的初次見面,但也只是擦肩而過。

      前往墮落城市的路途上會經過一片森林,不少冒險者不選擇這條路選擇魔法傳送裝置是因為危險的魔物太多了。

      殘月永遠記得,小可和俠盜那時候只有拿到二轉證明就和三轉的劍士,一同組隊去討伐蘑菇王和藍色的菇菇王。

      在痛宰蘑菇王之後藍菇菇隨即出現,對於只有二轉的兩人來說到最後幾乎到體力的極限。

      那時候殘月在經過那個地方的時候,戰鬥已經結束了。

      劍士霸佔了得到的寶物,還企圖帶走無法站起來的小可、甚至用刀背打斷了俠盜的右腳。

      小可掙扎起來,正當要回到俠盜身邊時,他將劍抵在小可的脖子上。

      「乖乖聽話就不會受傷,不是很好嗎?」他露出令人不悅的微笑,此時小可的脖子滲出血來。

      俠盜已經因為疼痛而昏了過去,小可只能抓這他的手不停的思考接下來該怎麼做。

      現在沒有體力,就連他的背景是法師,最基本的魔靈彈也使不出來了。

     此時此刻她內心中充滿了害怕與絕望。

      「身為一個騎士,不就是要保護夥伴的嗎。」一個沙啞的聲音從樹梢上傳來,引起了劍士的注意。

      而殘月和她的緣份,從此時開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7836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新楓之谷|新楓之谷|原創|奇幻|小說|冒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evilfire03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追憶尋時】第二十二章、... 後一篇:【追憶尋時】第二十四章、...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love487奇幻小說 日更連載中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93.為什麼遊戲尚未結束?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2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