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短篇創作】別館

作者:RacSin│2018-07-31 17:17:05│巴幣:22│人氣:213
       其實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是的,沒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我很官腔的說。現在的我就是要講一個在什麼都沒有發生的情況下發生的故事……

       喔,對了。為免有失禮數,在講明事情的經過前,先作個自我介紹吧。

       您好,尊貴的客人,我叫栗山良介,是過去的栗山家管家之一。或許你會想要問現在的栗山家怎麼了。嗯……罷了,反正栗山家的興衰史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講完的故事——這將會是一個曲折離奇的、有關我與我的主人們,第七十一代栗山家的故事。



      
        我出生於一個園丁的家庭裡,並在十六歲的那年深秋來到栗山家成為守先生的貼身僕人。而時至今日,我尚能記得我剛來到栗山家時的種種……

( 感覺不是很fit這篇文的BGM 030 但我還是放了(欸) )

       身著名貴西裝的大管家領著我進入了主屋、穿越了掛滿名畫的側廊(應該只是複製品),來到了二樓的書房中。像這樣堆滿了書的房間,只要是稍微有點閒錢的人家就可以擁有的,然而如此奢侈的書房還是讓當時尚年輕的我震驚不已。精緻雕刻的木質地板撲滿了整個十五坪大的房間;黃梨花木製成的書架整齊排列其中;作成老式壁爐狀的暖氣設備安靜地散發出精油的香暖氣息;排列成網狀的瓷磚壁讓人不禁沈迷其中,這些華美的擺飾裝潢讓只身穿休閒服的我顯得灰頭土臉。步入書房中,在書櫃的盡頭擺放著一個辦公桌,後方落地窗帶來的陽光輕柔地灑在桌面上,一個男人正坐在桌前振筆疾書著。

     「叫良介……是吧。」男人頭也不抬地道。他的聲音冷冽而低沉,這個面貌平凡、一丟進人堆中可能就再也找不回來的男人便是現任的代理家主,栗山誠。

     「呃——是……是的!」男人眼角的餘光朝我看來,一股宛如雄獅的氣勢撲面而來。

     「西尾先生,身份確認過了嗎?」男人眉頭微皺,似乎不怎麼信任我。呣,畢竟是剛來到的新人,有點戒心也是正常的吧。

     「已經確認過了,老爺。」大管家用手在胸前畫了個十字後微微鞠躬。這就是上流貴族的生活吧,各種禮儀都是不可或缺的。

     「那就把他帶到該待的地方吧。」男人停下筆,有些不耐煩地揮了揮手,趕人離開。

     「我明白的,老爺。」大管家再度躬身,小心翼翼地關上門。

     「唉呀,西尾。這位是新來的嗎?」門外,少婦彬彬有禮地問道。

     「是的,夫人。我要先帶他到他的工作崗位去,先失陪了。」西尾微微鞠躬,快步帶著我離開了主屋。

     「我好像不怎麼被誠先生所信任呢。」離開主屋後,我苦笑著對大管家說道。

     「恕我直言。在老爺眼裡,你只不過是個孩子,不是一個可以託付重任的人。」

     「嗯,我明白。但是……還是請你們相信我的能力。」

§

       說實在的,我自己完全沒有預料那段談話會花上如此之長的時間。左手腕上那沒怎麼準過的破錶錶針走了好大一圈,逐漸昏黃的陽光把偌大的栗山家染上了一片嫣紅。

       位於主屋右側的一個不起眼小徑後坐落著一棟神秘的建築——栗山家的別院。此時大管家手裡提著從僕人房拿來的一大串鑰匙,依序打開了兩道三人高鐵柵欄上的三道大鎖。抬頭一看,柵欄上頭還纏著密密麻麻的刺絲網,時不時還會蹦出一兩道幽藍色的電弧。

       這裡……該不會是僕人住的地方吧。當時什麼都不知道的我是這麼想的,而大管家似乎是看出了我的心思,輕笑道:「這裡是栗山家的別館,至於住著什麼人。」大管家頓了頓,「呣,你等會兒就會知道了。」

     「幾乎每個新來的看到這棟建築都嚇了一跳呢。」看著強作鎮定的我,大管家似乎有些驚奇地挑了挑眉毛。

     「對我來說,一間奢華到用高級木料鋪地板的房間才更令我驚訝呢。」

      聽到我的回應,大管家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說真的,只要是正常人,目睹奢華的主屋後再看到別館的這副光景應該都會感到驚訝吧。暫且不提那兩道鐵柵欄,一踏入別館的前庭小徑,兩旁高可參天的松樹林雜亂無章地生長著,厚厚的青苔和地衣佔據了所有目所能及的地面。穿越了小徑的松樹林,瑟縮在石砌矮牆後的別館建築已清晰可見,若非沒有一道道山嵐點綴,我還以為是來到了山林之中呢。石牆的兩側,雜草狂野地掙扎著向上,只為取得一絲陽光的洗禮;而石牆之上,一株嬌嫩欲滴的薔薇攀爬著,在最高處沐浴著昏黃的夕陽與晚風。

       咿呀一聲,別館的大門應聲而開;砰隆一聲,放在門邊的鋼琴發出一聲悽慘的哀鳴。鋼琴蓋砸下,揚起了一大片灰塵。

     「誰?」正當我被大廳瀰漫的灰塵弄得直打噴嚏時,右側的門打開了一個小縫,一個男人探出了頭來。

      「原來是西尾啊,這個男孩是誰?新來的?」男人口齒不清地喃喃道。如果大管家聽得懂他說了些什麼,我會蠻驚訝的。

      「良介,這位是守少爺,你的工作就是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內照顧他的生活起居。」大管家清了清喉嚨,繼續道:「別館……有著一些比較不同的規矩,總之我晚點再向你解釋。」

       然而直到後來我都不知道大管家原本想對我說些什麼,因為他將我帶到我的房間、知會我要讀桌上的便條後就離開了。與凌亂的別館大廳相比,這間僕人房居然算是整潔的。僕人房是位於二樓的一間一塵不染的五坪房,角落放著一張白色的金屬單人床以及幾件簡單的木質家具,夕陽透過素色的窗簾打在書桌前的鵝黃色便條上。

       別館注意事項:

  1. 除「僕人」外,禁止「居住者」隨意進出。
  2. 注意野獸。
  3. (被修正液塗抹掉的痕跡)

       P.S. 守少爺有心臟方面的隱疾,需要按時服藥。另外若是有什麼需要的話,請儘量提出。

西尾
       
       便條字體娟秀,很難想像這會是一個男人寫的。話說,不在守先生面前直接講明這些注意事項,或許是顧及他的面子吧……

      叩叩——在我收拾完自己的行李後,有人敲了敲我的房門,沒意外應該就是守先生了。雖然我自己大概能猜到,但還是嚇出了一身冷汗,趕緊將便條收進口袋後便前去應門。

     「喂,新來的。你叫什麼名字。」守先生是個相當豐滿的中年男人,詭異的是他的臉頰卻是異常的削瘦,凹陷的眼眶、異常蒼白的臉色。怎麼說?看起來就像是個吸血鬼,或是剛從墳墓裡挖起來的蔭屍一樣。

     「叫……叫我良介就好了。」我擺出了勉強的笑容道。而他卻像是在細細咀嚼什麼至理名言般地、重複地、喃喃地、細碎地唸著我的名字。

     「良介、良介、良介、良介……良介啊——好的,我記住你的名字了。」守先生憨厚地笑著拍了拍手道。(雖然看起來挺滲人的)

     「良介啊。我這個人呢一般來說就只待在地下室,你也不需要特別來找我怎麼樣的。另外,這棟別館你也不用每天都把它整理得像待客室一樣。畢竟……呵,也根本沒有客人會來拜訪。最後,如果小琼那小丫頭跑進來玩鬧,記得把她抓回主屋去。呼哈……」講完了一大串,守先生有些氣喘吁吁的。左手笨拙地在上衣的口袋中摸索著,拿出了一條絲質的手巾拭去額頭上的汗水。

     「我明白了,還有什麼要特別注意的事項嗎?」

     「對了,三餐的話就請你幫我用托盤放在大廳右邊的房門口吧。廚娘會在每天的用餐時段送到別館來——」講到這裡,守先生突然陷入了一段沈思,嘴裡含糊不清地喃喃唸著。

     「守先生,如果沒有其他事情的話,我要先去整理前庭了。」

     「喔……喔喔,好的好的。」

        我輕輕地關上了僕人房的門,準備前去尋找別館的工具間,把陷入長考的守先生一個人給丟在了走廊上,雖然在我轉身下樓之時他好像有嘗試要叫住我,但當時的我似乎是完全沒有理會他……大概吧,這個部分記得不太清楚了,老實說除了一些比較印象深刻的對話,我實在不會特意去記守先生對我說過了什麼,誰叫我不是一個專業的僕人呢。

§

       我們兩人安穩地渡過了第一個禮拜(或許)。嗯……但是這裡的我們並不是指我和守先生,因為我們兩人在第一天過後就幾乎沒有再對話過了。而遇見那個人則是在第一天我稍微整理石牆後的雜草、回到別館後的事情。

       那時已經接近就寢的時間了,我拖著疲憊的身軀輕輕地推開了別館的大門,一個6、7歲的小女孩正倚在一張鱷魚皮沙發上看著書,儘管年幼,身周卻散發著一股超齡的氣質;身著一席深色的名貴小洋裝,過大的粗匡眼睛鬆鬆垮垮地掛在鼻樑上,輕咬下唇,眼裡波光瀲灩。她是栗山家的么女——栗山琼。

      「那個……那個,大哥哥。可以……可以讀故事書給小琼聽嗎?」她輕輕一拂洋裝的下襬,把書抱在懷中,微笑著請求道。

      「當然,當然。」

       當時的我其實沒有多想什麼,只覺得能討好大小姐的話或許能讓我的職場生活好過一點而已。

      「太好了!守哥哥他以前也會這樣讀故事書給我聽的,但是……但是他最近一直待在地下室忙自己的,都不理小琼了。所以……」女孩手一翻,將書遞給了我。「我從他的房間把書偷了出來,還順手拿走了他的眼鏡,真想知道他找不到眼鏡時著急的神情會是什麼樣子。」

       她狡黠地笑著,一邊習慣性地想把眼鏡放入口袋中,卻手一滑掉在了地上,鏡面染上了大片大片的灰塵;我則把注意力全都放到放到了書本上。

       嗯,這本書……我抿起雙唇,豆大的汗珠從我的後頸浮現。這是一本日記,用著相當艱深的漢字寫成,一些句子甚至是用英文的草寫體寫成的。

       7/23

       我們因為暴風雨偏離了航道,而船上的食物、水以及各種設備狀況都因為一次的翻覆亮起了紅燈。如果我們無法在四十八小時內修復通訊設備或是找到陸地求援的話……我們可能就無法活著回到家了。

      7/24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一切都要完了。

      7/25

       陸地!我們發現陸地了!是一個小島。島上似乎有人類居住過的痕跡,島上還有一種巨大而溫馴的草食性野獸,足夠提供我們所有的船員食物。我們將那種野獸稱為 Anschlagsziel ,他們有著鱷魚般的厚實外皮,覆蓋著一層柔弱的絨毛,性格溫和不懼怕人類,只要使用信號槍作驅趕,再利用船上的繩子佈置陷阱,我們的晚餐就到手了!

     「接著,他們發現事情沒有表面上的那麼簡單。在獵殺 Anschlagsziel the Seniority 的時候遇上了繁殖期的母體,幾乎所有的船員都……都被殺了。」
       
      「不是被殺了,是被獵食喔。」小琼眼裡閃過一絲光芒,雙手交疊於胸前,「他們成為了Anschlagsziel幼獸的食糧。幼年期的它們是肉食性的,因為他們的成長需要消耗非常大量的能量。而越是幼小的幼獸就越需要能量,因此它們還會獵殺較為虛弱的老熟幼體,甚至是成年體作為食物來源。所以……像是奈奈子這樣溫馴可愛的幼體,在島上可能活不過三天吧。」

       女孩輕撫著座下的「鱷魚皮沙發」,而我則背靠大門呆愣愣地看著眼前這只巨大的蜥蜴,不對,如果這只是幼體的話,應該可以稱它為活恐龍了吧。那傢伙有著可以自由伸縮的長脖子,甚至可以連同那橢圓形的頭顱一同收進身體內,因此當它趴下休息時就像是一個普通皮革傢具而已。它伸長了脖子,仔細地端詳著我這個陌生的存在,從它鼻子呼出的蒸氣在我的臉頰上形成一條條的水痕,夾雜著我的汗水滴落在滿是灰塵的地板上。

     「哼哼——」它重重地吐出了兩口氣,搖頭晃腦地就想把腦袋給收回去,卻一個不注意撞在了一旁的鋼琴上。

     「咿——咿!」它奶聲奶氣地尖叫著、收回脖子,輕輕地蜷在小琼身上。而它刺耳的尖叫聲迴盪在整座別館中,久久不散。

     「小琼,妳怎麼還在這裡?」聽見聲響的守先生來到了大廳,「妳也不看看現在幾點了,妳的母親擔心了怎麼辦?還有我和妳講過幾次了……」

     「是……是媽媽要我先離開主屋的,而且……」

     「先讓我說完!」守先生大吼道,「我和妳說過很多遍了,不要把它們帶進屋子裡來,傢具和牆壁很容易讓它們受傷。」

     「對……對不起。」

       守先生斜眼看著我,把小琼從它的背上抱了下來。

     「良介,把她送回主屋去。」守先生轉身撿起自己的眼睛,拭去了鏡面上的灰塵。

§

      「大小姐,守先生不是有意要兇妳的……」

      「我知道我知道,接下來你會說他被自己的工作忙得焦頭爛額、心情浮躁。每個大人都這麼說。」小琼拂了拂自己的瀏海,沈默了一會兒,又道:「你在守哥哥手底下工作,你知道他到底在作什麼嗎?」

      「大小姐,今天是我第一天上工喔,而且正確來說,我是為誠先生工作的。」

      「怎麼說呢?」

      「很簡單啊,因為是誠先生支付我的薪資的……」

      「所以說我付你錢的話你也可以為我工作囉?」

        ——前提是妳要付得起錢啊。主屋內,我牽著大小姐來到了三樓的臥室門前,卻與面色古怪的誠先生擦肩而過,他的衣衫有些皺褶,眼神渾濁,一看到我們便離開了。小琼則是一語不發地打開了房門,飛奔而入。

     「媽……媽媽。」看著眼前悽慘的景象,我連忙捂住了小琼的雙眼。一名少婦赤裸著雪白的嬌軀躺倒在濺滿了鮮血的公爵床上,她左手持著開信刀,右手持著血柱。那曾經充滿了求生渴望的眼彷彿期盼著什麼似地望著門口,卻已逐漸黯淡。

      「大小姐,逝者已矣。請節哀。」

§

       而就在那安穩的一週後,守先生也過世了,我是第一目擊者,捎著死訊來到了誠先生的書房。

      「誠先生,守先生過世了。」

      「喔,是嘛。」他的語調毫無感情波動,反而是一旁的大管家微微低下了頭。「西尾,這個時間僕人應該不會在主屋吧。」

      「是的,老爺。」

      「終於……終於終於終於終於那個只會幫老爹養寵物的廢物終於死了,終於沒有人可以和我爭繼承權了

        聽到了西尾的回應,誠先生嘴角微微上揚,微笑著、輕笑著、大笑著、狂笑著。

        我也笑著,因為我的任務完成了。你沒聽錯,我一開始來到這個家中唯一的工作就是殺了守先生。我在第一天將大小姐送回主屋、回到別館後就動手了,用的是一種名為山埃的毒藥,可笑的是他早就在僕人房見到我時就知道我是一名殺手了,卻為了自己的實驗成果以及那群大蜥蜴而不願逃走,或許他直到了最後一刻才相信了他的兄弟雇用了殺手來殺害他的這個事實吧。

     「誠先生,夫人的遺體還放置在地下室的太平間中。需要開始籌備葬禮事宜了嗎?」

     「不用了,那個小婊子,以為靠著一副好皮囊替老爹生了個女兒、當上了正妻就可以繼承栗山家的財產,可笑至極……」

       再也不想理會這個可鄙的、可悲的、可笑的男人我轉身離開了書房、離開了主屋,準備遠遠地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然而當我回到了別館之時,一個女孩正在大廳等著我。

       故事結束了?故事結束了的確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個整天窩在家裡的男人心臟病發過世了,一個禮拜後才被家人發現;一個女人用開信刀自殺了,這兩件事情放在社會新聞上也只會成為街頭巷尾不值一哂的談資罷了,弭平要發生的事情,這就是我被栗山家賦予的工作

       唉呀,不好意思,我的女主人正在呼喚我。尊貴的客人,我先行失陪。



       這次的主題我抽到的是來自冷氣恐龍。(雖然我覺得我已經跑題了QQQ)話說我整個七月都在耍廢,還好在最後一天趕出了一篇文章了(灑花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7715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8 篇留言

揚羽
我想像了那環境...一陣雞皮疙瘩爬起來QQ

07-31 23:58

RacSin
94個很久沒人打理的大房子呀XDD08-01 01:22
粉紅夜
注意事項最後一條被塗掉,很有恐怖遊戲的感覺呀!!!
不過結果到底寫了什麼呀?我有哪裡漏看了嗎?!⊙︿⊙
【讀書會】

08-02 20:37

RacSin
欸都,那個部分原本是要多寫一個角色,就是沒有出場過的廚娘來解釋栗山家的過去,可是後來因為時間快不夠了而且不是很需要,所以就把紙條上的線索塗掉了。

p.s. 原本的設定中紙條是廚娘寫的~~08-08 16:08
希布拉
咦,我以為那張紙條寫著的附註會跟守先生的死亡有很大的關聯耶(思考),還是說是我沒看到吶?xDDD
總覺得大小姐挺可憐的(?)

【讀書會】

08-22 13:15

RacSin
其實還是有點關連啦~~山埃這種毒藥就是我們所熟知的氰化物。而氰化物中毒的臨床症狀包含了缺氧、血液ph值下降、嚴重昏迷等......和心臟病發的臨床症狀非常相似,大概是這樣~~08-22 20:03
伏流也
哇流動的寫法
不知道RACSIN有沒有看過斷頭谷?
這種流動的懸疑感讓我直覺想起這一個電影
即便這篇文沒有要讀者燒腦的大推理元素
不安好心與心懷鬼胎的勝利也不失風采
至於剩下的元素 就像是收集成就的感覺
欲使人慢慢挖掘owo

【讀書會】

08-23 21:52

RacSin
只有聽說過但沒有看過,有機會再找來看看,總之感謝伏董的評閱~08-26 01:59
深犬
  唔,結果是一個殺手的故事XD 先是面色蒼白+氣派大宅的組合讓我聯想到吸血鬼,後來又出現奇怪的鱷魚怪,到最後卻是個殺手的故事嗎......
  我覺得關鍵的下毒殺人部分,或許不要跳敘比較好。不曉得R大有沒有玩過彈丸論破,在V3的第一章真凶用第一視角完整敘述了她殺害死者的過程,卻根本沒有暴露給玩家知道。我認為本篇應該也能嘗試看看達到這個效果。否則,守忽然就死了,「山埃」忽然在文中出現了,主角忽然自爆是殺手了,一連串的新資訊讓我讀得有些解離,感覺沒有參與到過程裡,而鱷魚怪如果能跟殺人詭計搭上邊,絕對會是一篇很神的小說。
  西尾也在戲言系列裡面用過類似手法,主角第一視角敘述了他隱藏關鍵證據的過程,但不暴露給讀者知道。如果R大跟我一樣是西尾迷(畢竟你放了物語系列的音樂,所以我這樣猜),那不妨挑戰看看更困難的架構如何?

  對了,我私心覺得「( 感覺不是很fit這篇文的BGM 030 但我還是放了(欸) )」拿到後記比較好,因為這篇本來蠻嚴肅的,突然出現這句有點打斷到。個人淺見啦QQ

【讀書會】

08-27 22:46

RacSin
基本上身為新房腦粉的我應該只能算是半個西尾迷吧,真正有拜讀過的著作只有囮物雨、花物語、戀物語三本而已。至於彈丸論破我更是只有看過別人的推薦影片而已。

老實說這篇文章算是我的實驗之作啦,一直都還在摸索著如何寫出一篇推理小說來,希望八月的作品會讓你喜歡。(如果我交得出來的話)總之感謝深犬(羊?)的評閱~08-30 00:52
Hikari Yun
我覺得應該算是篇幅不及架構的故事吧……
一種想知道更多卻戛然而止的感覺,
Rac寫得很棒,
但這邊讀短篇小說的私心故事完整度再強一點QQ

然後這篇腳色敘述得很有意思,畫面感超有的,感覺一家都有病XDD

【讀書會】

08-30 02:10

RacSin
大家的留言看下來好像都是覺得篇幅不夠說QQ 之後試著慢慢加強~~09-01 10:15
Noctis&Ghoul─食夜鬼
整篇故事蠻不錯的,還有小女孩和守先生都有讓人印象深刻的地方。

不過我覺得篇幅再長一點會更好,因為我私心想知道那個迷之生物是什麼,感覺不是單純的恐龍而已,還有那篇日記中記載的事件拉出來寫,感覺也能變成一篇很棒的短篇。

【讀書會】

08-31 21:31

RacSin
其實那隻爬蟲類生物的習性是有在影射栗山家人的個性的,年紀越小越兇悍(雖然文中好像忘記提了,在原設定中首先生是哥哥)09-01 10:12
35
雖然有點看不懂劇情究竟發生什麼事,誰的立場又是如何(超笨),但是能看得出來在畫面的營造上費了許多心思,讀起來很有日本文學的感覺。

不過我也覺得恐龍這個主題不夠凸顯XDDD,看到後來才知道原來是恐龍啊,還以為是奇美拉之類的。

【讀書會】

08-31 21:41

RacSin
其實我寫道中間的時候就發現這個主題被矮化成文章的構成元素而已了,然後越寫越心虛orz09-01 10: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jjhg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遊戲推薦】解謎向RPG... 後一篇:【短篇創作】綜合大樓的詭...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d61008所有勇者
今天最傻眼的消息,我不吐不快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