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萊伊斯和傾國公主】:第二章 明亮的夜晚 (6)

作者:里散│2018-07-30 14:18:05│贊助:26│人氣:182
他和琳娜一起回到帳篷。萊伊斯走進去之後,發現希緹亞剛吃完晚餐,正用手帕擦拭著嘴角。
 
「希緹亞,我有話要說。」
 
「怎麼了?」
 
「以前的事情就算了。在成功談和之前,我們就是同伴。」
 
萊伊斯走過去,朝對方伸出一隻手。
 
希緹亞盯著那一雙手看,遲遲沒有動作。
 
「同伴嗎?但是我對你的故鄉……」
 
「等一下。」
 
「……」
 
「不要擅自就回答。我會做好心裡準備,然後親自問妳的。」
 
只有這麼做,才能清算過去的事情,並消除心裡的疑慮。兩人之間的壕溝也許會變得更深,但是如果真相仍藏在霧中,萊伊斯就看不見前方,便永遠無法往前進。
 
「是妳告密的嗎?」
 
「對。」
 
毫不猶豫,希緹亞斷言了。
 
「怕你有奇怪的誤解,我先說清楚了,沒有任何人威脅我,我完全出於自願。」
 
萊伊斯聽到希緹亞的答案,只淡淡地說了句「是嗎」。
 
原本萊伊斯以為,自己聽見對方坦承罪行會憤怒不已。但是萊伊斯的反應平淡到,連自己都感到訝異。
 
他的心境很複雜。希緹亞雖然是仇人,但也幫助過他很多次。然而情感無法正負相抵。萊伊斯同時感激她,也同時對過往的事情介懷。
 
「……妳幫我逃出皇宮,也幫革命軍爭取到談和,是為了補償我嗎?」
 
「那是……」
 
萊伊斯的手仍停在半空中,等著對方回握。
 
握手代表雙方姿態對等,也代表一切冰釋。
 
萊伊斯不敢保證自己不恨她,但既然現在是站在同一條線的夥伴,就不該被過去的恩怨左右。他的手仍懸在半空中。
 
然而,希緹亞只是凝視著那雙手。
 
過了很久,依然沒有任何動靜。
 
「回答我啊,希緹亞,是為了補償我嗎?」
 
「一定要我親自說出來,你才明白嗎?」
 
「……長官。」
 
琳娜像要打破僵局似的,強硬地插嘴。
 
「能不能一起看地圖?我怕我漏掉了什麼。」
 
「那個等一下再說。」
 
「可是……」
 
萊伊斯站在她面前,持續盯著她的眼睛看,而她也回望著。沉默橫亙在兩人之間。這個狀態即使維持了很久,希緹亞始終都面不改色。
 
「……算了。」
 
過了幾分鐘,萊伊斯選擇放棄了。他走到琳娜身邊,跟她一起看地圖。
 
置放在桌上的油燈提供著照明,火光搖曳。
 
帳篷內非常安靜,偶爾會出現的聲音,只有他和琳娜的細碎交談聲。他們一邊討論,一邊用手指在地圖上筆劃。
 
雖然萊伊斯一開始因為剛才的事情,而無法集中精神,但想到琳娜這麼擔心自己,便強迫自己專心。
 
根據路程計算,就算敵軍馬上就出發,也要三、四天才能趕到這裡。兩軍交會是很久之後的事,當下還不需要擔心。因此按照常理而言,今天的警戒工作,萊伊斯稍微做做樣子就好。
 
但是不曉得為什麼,他心裡有一股違和感。自己一定有漏掉什麼關鍵因素。因為自己最近常常心不在焉,為了避免再次犯錯,他全心全力地思考。
 
東面有一座高山。平常山上相當翠綠,但現在是冬季的緣故,樹木已經都枯落了。南面則是一大片原野。過幾天兩軍將會交會,考慮到地形的緣故,革命軍預計在原野迎敵。
 
「啊。琳娜,有士兵看守東面的山腳嗎?」
 
「我記得沒有。現在野獸幾乎都在冬眠,不用擔心牠們會從山上下來。」
 
「我是擔心敵軍會來。」
 
「還要三、四天他們才會到哦。」
 
「必須加強防守山腳。敵人如果越過山抄短路,就能今天到達了。當然啦,也可能是我想太多,但還是以防萬一。」
 
「敵人已經有兵力優勢,我不覺得會採取有風險的策略。」
 
「是沒錯啦。」
 
雖然敵人今晚奇襲的話,能把革命軍殺得措手不及。但敵軍連夜越過山而來,一定相當疲憊。只要革命軍有派人駐守山腳,就能輕鬆迎敵。
 
「但沒人規定有優勢的人,就不會走險棋。根據希緹亞說的,依里特王子的個性,可能會派別動隊做這種事。」
 
「我相信您的判斷。小心一點總沒錯。」
 
「嗯,那我去報告了。」
 
「還是讓我替您去,您留著休息吧?」
 
「不用了,我現在沒事。」
 
萊伊斯離開帳篷,前往佈雷丹將軍的軍帳。
 
萊伊斯站在佈雷丹將軍的桌子前。對方派人把桌上的碗盤收拾掉,用袖口粗魯地擦掉沾上食物碎屑的嘴巴。
 
「找我做什麼?」
 
「我希望加強山腳的防守,以免敵人襲擊過來。」
 
「啊?別胡說了,還有好幾天兩軍才交會,不可能這麼快。」
 
「他們越過山就能縮短距離,所以可能從東面的山打過來。」
 
「走了這麼多的路,就讓士兵休息吧。因為你的猜忌,就讓他們加強戒備,會無故增加他們的緊張感。」
 
「還沒完全成功談和,什麼時候都有可能開戰,當然要保持緊張感。」
 
佈雷丹將軍皺起眉頭,說道:
 
「目的是護送公主交涉,戰爭是最後手段,不是你說過的話嗎?」
 
「但如果被奇襲作戰殲滅,連交涉都辦不到。」
 
萊伊斯原本預計,在兩軍第一次交會之前,先和對方進行交涉,萬一交涉破裂再開戰。但如果對方先奇襲的話,就只能應戰了。
 
「那群傢伙會仗著人馬多直接攻打……不過,你有時候看得很準。但讓其他部隊一起看守,他們會覺得因為無聊的猜疑,就浪費他們的體力。」
 
「但是……」
 
萊伊斯依然站在原地,試著說服對方。
 
營地的戒備不在他的工作範圍,所以他必須取得佈雷丹將軍的同意。萊伊斯希望,要嘛對方願意加強戒備,不然的話,就是同意讓自己對警備工作插上一手。後者相當於越權,萊伊斯一定免不了其他軍官的閒話。但是比起冒著敵襲的風險,閒話根本算不了什麼。
 
「萊伊斯,最多你自己帶一個小隊去,別大張旗鼓地,會讓別人緊張的。」
 
「……遵命。」
 
萊伊斯微微點頭。總比沒人看守好多了。
 
情況不容樂觀。敵人少說也會有數千名,他卻只能靠兩百人看守。
 
但如果再抱怨,萬一佈雷丹將軍撤銷命令,那就更加糟糕了。萊伊斯握緊拳頭,下定了決心。既然能動用的人數很少,就用人數很少的方法看守。只要萊伊斯想想辦法,總能夠解決的。
 
萊伊斯帶了一個小隊,也就是兩百名士兵放哨。一群人裝備長槍、長劍、弓等兵器,在寒冷的深夜中站崗。
 
萊伊斯向一名弓手發出指令。
 
「如果有敵人出現,就點燃箭頭,然後向天空放箭。」
 
「遵命。」
 
劃破夜空的焰箭,代表遭到敵襲,同時也是請求援軍的訊號。
 
萊伊斯反覆做著握拳、鬆開手的動作,以此避免手凍僵。兩個小時過去了,周遭安靜得不可思議。除了偶爾有人打噴嚏的聲音,一點聲響都沒有。
 
每隔一段時間,就換人看守。但是已經換過三輪班了,萊伊斯本人則從未休息。他持續盯著眼前的森林,注意有沒有異狀。森林裡的樹木,因為冬天的來臨變得光禿禿的。
 
萊伊斯打了一個呵欠。萬一關鍵的時候,因疲倦而出意外就糟糕了。於是他小睡了一下子,才繼續站崗。
 
幸好在他休息的期間,沒有發生意外狀況。佈雷丹將軍說會讓士兵精神緊繃,確實一點都沒錯。守夜這項工作,得在緊戒不知道到底存不存在的敵人。光是一個鳥鳴、草動,就會讓人不安。
 
如果今晚沒有敵人襲擊,萊伊斯一定會被取笑,上頭的人也會責備他吧。他清楚這一點,仍打算要看守。如果沒人戒備的話,等敵襲會損失慘重的。
 
此時萊伊斯聽見細微、但是明確的聲響。他豎耳傾聽,發現那是腳步聲。他四處張望,發現有一些人正在樹林間穿梭,倚靠著夜幕的掩飾,朝這邊靠近。
 
「發現敵人!」
 
萊伊斯一大喊,士兵都拔出刀劍,手持長槍的人也採取備戰姿態。
 
第一波敵人衝過來,大約幾十個人吧。他們漸漸地逼近,就在此時,慘叫聲劃破夜空。
 
「啊啊啊啊!」
 
敵人從眼前消失。
 
一群敵人掉到洞中。早在之前,萊伊斯就指示部下挖陷阱了。每一個洞的裡頭,都備有尖端朝上的兇器,掉下去的人必死無疑。當敵人還在驚慌時,帝國側的弓箭手,已經把箭的尖端塗上油,並點燃箭矢了。
 
弓箭手朝向天空,拉弓。
 
然而,放箭的前一刻,遠處一把焰箭升上天空。
 
「什麼……為什麼中央營區……」
 
萊伊斯張大眼睛。
 
遠處也有信號發射。那是主營的方向,也就是高級軍官們所在的位置。那裡也遭到敵襲了。按照常理來說,敵人應該只會從東面的山來。
 
現在沒時間讓他想東想西了。他決定專注於眼前的戰鬥。
 
「總之先放箭再說。援軍……一定會來的。」
 
他的話就像在對自己說的。
 
既然中央營區遭到敵襲,也就沒有餘力派來援軍。這是合理的判斷,但是他仍指示部下放出信號。有信號的話,至少還有期待的空間,能抱有援軍會來的希望。
 
弓箭手遵照指示,朝空中放箭。
 
「撐下去。援軍一定會來!」
 
萊伊斯向部下大喊。
 
洞只有一開始有用。之後襲來的敵人,都會注意腳下,把洞一一避開。其實萊伊斯本來打算挖出一條壕溝,使敵人沒辦法過來,可惜準備時間不夠,只能盡量在地上挖洞。
 
當第一列敵軍靠近這裡時,萊伊斯一聲下令。
 
「拉起繩索!」
 
設置在地上的繩索,把第一列敵軍給絆倒。而之後過來的敵人,也被腳下的人絆倒。
 
「弓兵隊,放箭!」
 
咻咻咻。數支箭離弦的聲響。
 
夜襲首重的就是出其不意,一般來說敵軍會輕裝上陣。一如萊伊斯所預料,敵人並沒有攜帶盾牌。因此敵人沒有東西能擋住箭矢。
 
弓箭手在暗夜中難以瞄準,所以我方的弓箭手,只是一味地放箭。但對於站在面前、連盾牌都沒拿的敵人,使用亂箭就綽綽有餘。
 
鮮血四處濺射。
 
弓箭手沒能解決每個靠近的敵人,數不盡的敵人湧了過來。對方避開地上的洞,也把繩子割斷了。陷阱早就全都失效。
 
於是,敵軍的士兵發出嘶吼聲,和我方短兵交接。
 
戰場上刀光交錯,他們揮著劍,撕裂敵人的肉體。
 
不知何時,數十人流下的鮮血浸濕了地面。士兵被人撞倒後還來不及爬起來,就被同伴踩死了。怒吼聲、慘叫聲此起彼落,每分每秒都有人殞命。
 
敵人實在太多了,萊伊斯沒有餘裕躲在後頭指揮。他拔劍應戰。
 
敵人的劍砍來,萊伊斯一個矮身,斬擊從頭頂掠過。萊伊斯往上一刺,穿過對方的喉頭。
 
空氣中瀰漫的血腥味,讓萊伊斯皺了皺鼻子。
 
他面對眾多的敵人,時而閃躲、時而進攻。一把劍劃破他的側腹,他沒有喊痛的空檔,直接反手一斬,對方的血濺到他的臉上。他還來不及用袖口擦掉,又得面對下一名敵人。
 
他不能讓敵人突破這一道防線。假如這些人攻打中央營區,中央營區遭到兩方的敵人圍擊,肯定一下子就被殲滅了。
 
「糟了……」
 
萊伊斯愣住了。
 
劍埋在敵人的腹部,拔不出來。
 
眼見左側的敵人襲來,他趕緊把武器鬆手,往後躍開。但敵人的劍仍擦過他的左肩。
 
一陣劇痛。
 
一般來說只是擦過而已,不應該會這麼痛。萊伊斯摀住左肩,才想到自己在之前潛入皇宮的時候,在同一個地方受過傷。那時候傷口很深,所以到現在還沒完全好。他硬是忍耐下來。
 
此時又有敵人衝來,萊伊斯箭步上前,毆打對方的腹部。
 
「呃啊!」
 
敵人發出嘔出胃液般的聲音。
 
萊伊斯抓住對方的手腕,使勁一扳,讓對方的劍脫手。萊伊斯把劍搶來,再攻出兩劍。對方來不及慘叫就斷氣了。
 
萊伊斯很清楚,援軍幾乎不可能會來了。中央營區也同時遭到攻打,所以並沒有餘裕支援。但是他心裡還抱持著希望,持續迎敵。面對龐大的兵力差距,萊伊斯選擇等待援軍。他相信自己最信任的部下,一定會趕過來。沒有根據,卻充滿了確信。
 
面對無窮無盡的敵人,他只是重複著閃避、擋招、揮劍。
 
時不時,劍割傷他的右手臂、長槍刺傷他的左肩。他渾身浴血,有些是敵人的,有一些則是自己的。
 
疲勞正在他的身上累積著。敵人斬殺而來,萊伊斯迅速回擊。已經不知道殺了幾個人,也不曉得有多少同伴倒下。只有一點他能確信,就是再持續下去,全數陣亡是遲早的事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7581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愛情|奇幻|戰記類|中古

留言共 3 篇留言

四谷昇華
戰爭的場面感覺很不錯喔!

07-30 15:02

里散
謝謝07-30 15:42
玉言
希緹亞看起來冷酷,但其實很重視萊伊斯曾經對她的恩情

07-30 15:45

里散
嗯…這兩人都很彆扭XD08-03 20:22
夜梓的殃離子
好喜歡大大的描寫方式wwwww
真的超棒的wwwwww

07-31 12:37

里散
謝謝喔~08-03 20:2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erithacus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萊伊斯和傾國公主】:第... 後一篇:【萊伊斯和傾國公主】:第...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vcn58168王柏嗆請注意!
什麼時候要開嗆車載我們出去玩呢?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4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