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星塵

作者:M-T奶茶│2018-07-30 14:00:21│贊助:34│人氣:427
宇宙生而不公平是自然的,而人類創造的不公平則是刻意的––––約翰.斯卡吉:垂暮戰爭
(警告:文長,總字數8111字)

----------------------------------------------------------------------------------------------------------------------------

 「這裡是克卜勒三號最後一次呼叫,請各位旅客別再移動,因為我們準備要出發了。」

  林俊偉呆坐在中央大聽,他身著西裝,頭上戴著一頂寬邊帽,眼睛盯著手錶,冷汗自額間滑落。前往克卜勒-173號行星的飛船已經起飛了,他開始想像那裡的模樣,山明水秀,獨有的生物在海裡躍動,展現出屬於他們的生命力。一顆適合生命居住的星球,他忍不住笑了起來,但很快便垮了下來,因為他可能是地球最後一個還沒走的人類。
  地球早就是一顆死行星了,大約五十年前,剛好趕上人類耗盡石油與天然氣的時候,距離敘利亞內戰結束還不到兩年的時間,全球陷入能源危機。

  當時美國政府的頁岩油大大的打擊了中東國家,使得中東地區以沙烏地阿拉伯為首,開始了一場石油革命。林俊偉緊抓著拐杖,因為他沒想到的是,原先的革命變成了戰爭。他沒想到,人民也沒想到,大家都沒想到,這變成了地球毀滅的原因。

  這樣的星球,你愛嗎?
  「我並不知道。」俊偉會跟孫女這麼說,因為他知道彩宜最愛聽故事了,彩宜會用水汪汪的大眼看著他,任由閃爍的燈光照亮她棕色的瞳孔,然後俊偉就會感嘆彩宜跟她媽媽簡直像極了!
  「那外公,你什麼時候跟我說媽媽的事情?媽媽她到底去哪了?」

  有句話是:「科技的進步始於戰爭。」當國家忙於打仗,科學家則負責解決戰爭的需求,為了解決運輸需求,他們研究用簡陋的實驗室進行研究,最後他們從等離子體下手,發現了空間躍動的可能性,於是瓦肯被發明了(瓦肯就是那起研究的領導人,因為他自己就是大功臣,所以這項技術便以他的名字來命名),這項研究可以讓軍火及所剩不多的石油被送往前線支援。
  俊偉低頭看了看手錶,還有,還有時間。他獨自一人呆坐在這空曠的大廳,在克卜勒三號起飛前,有人來勸過他上船,但他不願意。

  「我已經一把年紀了,你們就隨我跟著地球去吧!你們自己去新的星球繼續過戰爭人生!我會在地球的天堂看克卜勒-173可以撐多久的時間!」俊偉這麼喊道,便將所有人員都趕走了。

  他嘆口氣,在瓦肯被發明出來了以後,科技便大躍進,人類先後發明了許多的移動技術,其中最知名的就是光速躍動。人類只有在戰爭的時候才會學著用腦去拯救自己,俊偉又忍不住笑了出來,現在的他只要一笑就可以發現他嘴裡僅剩的是兩顆門牙,佈滿皺紋的面孔就會擠在一起,像擰乾的抹布又皺又醜。
  他生活在地球一輩子,所以他也要跟著地球一起滅亡,真的嗎?以前他們總會抱怨生活因為戰爭,唯一能用的只有一台收音機和一個舊時代的大同電鍋,但現在他們有了電視機和瓦斯爐(諷刺的是這些東西根本沒跟著進化),所以他應該要留下來。

  他望向大門,玻璃製的自動門如今已停止動作,維持在半敞開的狀態。他站起身,向著那兩扇玻璃自動門走去,他手中的拐杖用力地支撐著蒼老的身軀,兩眼早已看得不似以前清楚,但他卻可以清楚地看見外面街道被破壞的悲慘模樣,關節炎像是一個無形的人攀附在他的肩膀上,使他的膝蓋承受了不少疼痛與折磨。他皺起眉頭,人類的戰爭科技進步了,他們也發明了可以讓士兵回歸戰場的義肢,發明了可以解決戰爭後遺症的老兵們病發的問題,發明了被子彈打中後的組織重生的藥劑,卻連個關節炎都治不好。

  「看來也就剩下你跟我了,老朋友。」他對著二十年來不斷折磨著他膝蓋的關節炎說,接著他走出了大廳,外頭已經一片漆黑。

  在十年前,各國終於不再滿足於炸藥與生化武器以後,他們開始了核子戰爭,聯合國威嚴早已比不上早上叫醒你的鬧鐘,於是聯合國總部變成了核彈第一個投放點。從聯合國被炸掉的那一天起,每天總會有核彈被投到世界各處,儘管臺灣很幸運地沒被核彈攻擊,但依舊遭受了不少砲火的摧殘。俊偉咒罵,這些全是那些執政者的陰謀,而人民被迫成了犧牲品,世界頓時充滿仇恨與歧視。
  約翰.史卡吉的垂暮戰爭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宇宙生而不公平是自然的,而人類創造的不公平則是刻意的。」以前他讀到這句話時覺得非常貼切,如今用在這世上完全是一種介紹。

  「人類是世上最愛互相傷害的生物。」儘管知道孫女還小,但他依然會對彩宜這麼說:「因為人類看中利益,尤其是那些發起戰爭的人們,他們才是應該要接受末日制裁的人,而不是我們這些人民,不是妳,女孩,絕對不是妳,也不會是我,也不會是妳的––––
  媽媽?他猶豫了起來,這讓原先一直盯著彩繪本的彩宜抬起了頭。

  「我的什麼呢?外公?」

  他撐著枴杖,佇立在廢棄的路燈下,如今街道也已經與他記憶中的不一樣。年輕時常去打的那間保齡球館如今已經被飛彈給炸成了廢墟,以前打工過的那間麥當勞也早已隨著滋滋作響的油鍋被炸上了月球(還好當時我早就離職了,每當林俊偉跟人提起這件事時,總會苦笑著這麼說),他以前念過的中學也被摧毀了,老朋友蔡和昇的墳墓也早已不見蹤影。
  那你還有甚麼好留戀的?他捫心自問,如今你愛的事物都離你而去,你還有什麼好愛的?回憶?地球?這早已殘破不堪的世界?也許吧!當人雙腳都準備踏進棺材裡時,還有什麼值得追求的?林俊偉早在三十幾年前就不再追求什麼了,他只求自己的家人可以健康成長,正如那顆嶄新的克卜勒-173一樣。

  他想起自己與妻子遇見的那一天,似乎正巧趕上了金磚四國瓦解的日子,世界陷入了史無前例的金融風暴,物價開始飛漲。陳庭宜一直都是他身旁的助手,兩人在工作上認識的,那時的俊瑋才剛辭去第一份工作,專注在新的研究室裡工作。兩人認識後很快便墜入愛河,直到現在,他初見庭宜時的模樣還歷歷在目,烏黑的長髮與棕色的瞳孔,薄唇的氣味(每當俊偉喝起草莓牛奶時總會想起,要問為什麼?因為庭宜與他接吻時才剛喝過光泉的草莓調味乳),如今的他記憶力早就大不如前了,但只有這些,以及每集的文茜世界周報,他都還記的清清楚楚。儘管世界因為戰爭的緣故,光是養活自己都快不夠了,但他們結婚後仍然生下了孩子。

  「沒有什麼比在世界末日來臨前,跟自己所愛的一切事物待在一起更好地結束方式了。」他依稀記得妻子那晚對他這麼說,當時的庭宜一邊說,一邊撫摸懷有五個月身孕的肚子。這也許就是為什麼林俊偉選擇留在地球吧?
  五個月後,女兒出生了。那段期間,俊偉真的可以對庭宜說的話感同身受,他每一天都充滿活力,等不及要下班回家去陪伴家人。同事們都半開玩笑地說他是個妻奴,但同時又很羨慕他。

  「我忌妒你,俊偉。」一位名叫有倫的同事在飲水機旁跟他說:「有自己的家庭與愛人,在這戰亂的時代還可以這麼勇敢地生下孩子。但我同時敬佩你,你知道孩子需要陪伴,還有妻子剛生產完需要人關照,所以你願意工作完後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去照顧他們。」

  「因為我相信,就算地球會滅亡,這世上依舊還有值得我們愛的事物。」

  他看了看手錶,時間不多了,但拜託,再給我一點時間,讓我結束這一切。他伸手調整了一下戴在頭上的寬邊帽,輕嘆一口氣後,他走向那間早已空了的便利商店。
  這間便利商店就是他與蔡和昇認識的地方,不是酒店,不是咖啡館,只是一間普通的便利商店。蔡和昇那時早已沒了錢,根本上不了酒店,所以他只能去便利商店裡面瘋狂的買啤酒來將自己灌醉。當時的俊偉是想去買瓶伏特加跟百利啤酒,他們研究室要舉辦一場慶祝會,所以需要酒來助興。
  回想起來也不過三十年前,蔡和昇只是個鬧事的醉漢,他先是不管店員的勸告就將冰箱裡的啤酒打開來喝,又是出手打傷了便利商店店員。

  「反正世界已經要你付出一切,哪差幾罐冰涼的啤酒?」他一邊大吼,一邊將女店員推到一旁的架子,女店員撞上架子後,整個人伴隨著貨架上的東西倒了下去,洋芋片與餅乾落得滿地。

  林俊偉看不下去,他走上前將蔡和昇架住,兩人為此打了一架,原先俊偉已經準備好要跟他打到底,但蔡和昇卻突然哭了起來。

  「你們打死我了好不好!你們儘管打死我啊!」蔡和昇一邊喊著,一邊擦著眼淚,腳上穿的藍白夾腳拖早已不知道飛到哪去了,短袖的條紋襯衫也變得破破爛爛的。

  就是那時,俊偉認識了蔡和昇,俊偉開始了解蔡和昇這個人。

  「那些統治者能要我們這些平民老百姓怎麼樣?」遙想當時,政府準備要再進行下一批的軍人招募,林俊偉說:「我的膝蓋因為關節炎在隱隱作痛,背也因為老化的關係再也挺不起來,現在的我就像斯芬達克斯謎語的最後一種型態,等到午夜就不再需要腳這種東西了。」

  蔡和昇一邊聽著,一邊將僅剩不多的啤酒喝下肚,接著一本嚴肅地看著俊偉,對他說:「這無關乎統治者想要我們怎樣,而是那些統治者想要從我們身上剝奪一切,我以前有一台4K的65吋大電視機,如今只剩一台勉強能用的索尼收音機。在我年輕時,我擁有一台奔馳轎車,現在只剩一台生鏽的腳踏車。」

  他哀愁的看著俊偉,彷彿希望他能說些什麼,但俊偉選擇沉默,以至於蔡和昇接著說:「所以,他們拿走了我的錶,我的房,如果他們想要可以連我剩下的啤酒都拿去實行他們所謂的『徵稅』,但可以的話,我更希望他們在我腦袋開上一槍。」

  蔡和昇眼淚流了出來,林俊偉知道,這幾十幾年來,他很不好過,非常的不好過,先是家產被政府給回收,兒子戰死沙場,連公司都因為金融風暴而倒閉,如今的他已經什麼都沒有了,這讓他幾乎是要崩潰,要不是還有俊偉這個朋友的陪伴,他可能更早之前就會去自盡。事情不過兩年,儘管林俊偉想盡辦法勸老朋友看開,但他最後還是在自己家裡上吊,捆住他用的童軍繩在他埋進土裡時還緊緊地綁在他的脖子上,俊偉覺得自己沒資格替他鬆綁那條繩子,因為他失敗了,而和昇身邊已經沒有可以為他解開那道束縛的家人了。

  林俊偉離開便利商店,他臉色開始變得難看,他胃部一陣翻攪,黝黑的鮮血伴隨著胃液從他嘴裡噴了出來,灑在黑色的柏油路面上卻顯得明亮。來了,這就是人類必須趕緊離開地球的原因。
  大約一年前,人類終於發明出了搭載光速躍動的太空飛船以後,科學家們就開始在籌備人類逃脫計畫,而這項計畫就被稱為克卜勒計畫。兩年前,因為戰爭的緣故,一股新型病毒開始蔓延,巧合的是當這項新型病毒出現後,人們便停止了戰爭,最初人們是在發明解藥,但這病毒非但沒有一個標準型態,且隨時都在突變的特性使得它們難以捉摸,病毒可以變化自身的排列來適應生物的體質與吃下肚的藥物,人們為這病毒命名為星塵。

  星塵起先是寄居在動物身上,養殖場裡的牛、豬、雞群大量死亡,接著是魚塭裡的魚類,太平洋上方浮出了大量的魚類死屍。非洲大陸,屍橫遍野的景象在被軍事探查機拍攝到時,震撼了所有人類,世界開始陷入恐慌,因為這病毒還在突變。這種新型病毒之所以會被稱為星塵,原因是他們會侵入宿主的腦部,將腦部的細胞吞噬殆盡,接著腦袋就會像星塵般殞落,宿主也隨之死亡。
  有生物學家認為星塵要適應人腦還需要兩年的時間,但當海豚也被寄宿成功後,人類慌了。人們開始將光速躍動技術運用在太空船上,世界各國停止了戰爭,開始合作投入逃離計畫,接著在一年之內,克卜勒計畫成功了,但病毒就快來了。人們開始接受病毒檢驗,未受感染的人才可以上去太空船,否則就被當場槍殺。

  林俊偉繼續往街道走,他繞過承德路,轉進一條小巷內,一陣冷風吹來,他的帽子被風給吹起,他伸手想抓住,但帽子越飛越高,很快地便沒入了黑暗之中。

  「你為什麼想要這麼做?」林宜蓁問:「你明明知道這樣解決不了任何事情?」

  「乖女兒。」俊偉轉過頭去正視她,蒼老的臉龐在微弱的日光燈下顯得更加哀愁。「我這麼做是為了人類,我將一生奉獻給科學,為的就是給人類帶來和平。」

  說完,俊偉轉過頭去繼續工作,他已經不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離開NASA,也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離開了研究室,不再做一名生物學家的,但他卻記得自己年輕時,充滿熱情的他剛考上美國哈佛大學時,對生物與科學的熱枕,彷彿昨天才剛發生的一樣。

  現在也不例外。

  胃部又是一陣翻攪,他再度吐一口血,意識開始恍惚,他可以感覺到星塵在他腦內吞噬著他的細胞。他再度看了看手錶,心想:「拜託了,再給我一點時間,我很快就好了。」
  他轉進一條熟悉的巷子,接著他拿出鑰匙,熟練地打開了一扇漆著紅色油漆的鐵製大門,他下了樓梯。當初美國與俄羅斯戰爭時,美國來到臺灣佈屬飛彈,而巴結著美國的臺灣政府很快就答應了,完全沒問過人民的意見,以至於人們走上街頭反對並抗議,開始佔領總統府以及其他的行政機構,但很快便被鎮壓下來。當政府的軍隊開始對人民掃射時,俊偉第一個想到的是民主主義,當時政府還可以笑著把這個東西當作餐桌笑話,但當俄羅斯飛彈擊中總統府時,就再也沒看過他們的笑臉了。

  林宜蓁,當時她就是在那時犧牲的。

  她是抗議民眾之一,無視了俊偉的勸告便與民眾一同走上街頭,俊偉回想起那天自己只能目送女兒離去時,內心的惆悵與不安。當政府的軍隊拿出新改良版的T97自動步槍(這款步槍還沒用來打敵人就先用來打自己人,直到現在俊偉還是會把這件事當餐桌笑話來還給政府,唯一不同的是他笑不出來),那時他終於在逃竄的人群中找到林宜蓁時,宜臻的腦袋被5.56口徑的子彈給打穿了一個洞。
  俊偉心痛的開始哭喊,在尖叫的人群與掃射的槍聲中簡直就像麻雀叫聲。他要怎麼跟彩宜講這件事情?彩宜的年紀還小,她怎能承受自己的母親被應當要是保護家園的軍人給打死的事實?她還有美麗的未來,還有健康的童年要過,怎能讓她在小小年紀就承受這種仇恨?

  (那外公,你什麼時候跟我說媽媽的事情?媽媽到底去哪了?)

  (她去了一個美麗的地方渡假,什麼時候會回來我也不知道,但妳媽媽說她希望妳可以健康快樂的長大,等妳長大後,我再帶妳一起去那裡找媽媽,好嗎?)

  他走下樓,來到了一直以來都待著的工作室,旋轉椅在工作桌前,彷彿在等待主人回來一樣,電燈已經沒了作用,冷掉的黑咖啡被擺放在桌子上,以前宜臻總會幫他泡咖啡,現在他必須得自己來。工作桌上擺放著顯微鏡與培養皿,也許他真的後悔過吧?也許他真的該聽聽宜臻的勸告吧?但他還是繼續花了十年的時間研究,就只為了人類的和平。

  就算只有兩年也好。

  「在我小的時候,世界還沒開戰之前,我幻想過自己是個可以帶給這世界和平的魔法師。」庭宜躺臥在病床上,放在床頭櫃的百合花早已凋謝。如今的她罹患腦癌末期,每天除了頭痛的要命之外,知覺與意識也變得遲鈍許多。「聽起來很好笑對吧?」

  「並不,我覺得很美好。」俊偉緊緊握住她的手說:「妳一定會好起來的,老婆,宜臻她才剛升上小學三年級,妳還要看她小學畢業對吧?」

  庭宜沒有回答,但不久庭宜便對他說:「你說過會好好照顧她的對吧?」

  「不,不,你沒聽懂我的意思,我是說妳會好起來,妳會回到這個家庭裡面,宜臻需要妳,妳很清楚的,宜臻她––––
  需要妳。但這三個字他沒有說出口,因為庭宜的脈搏慢了下來,達到了危險的地步,他按下呼救鈴,整個人衝出了病房幾乎是要將醫生整個人給抓進來了。
  三個月後,庭宜去世了,那晚醫師宣布死亡時,俊偉無法接受的緊緊揪住醫生的衣領,伸手準備狠狠的痛毆醫生,但被附近的人給阻止了。

  「很抱歉,我知道你很氣憤。」醫生平靜的說,顯然對這種場面早已習以為常。「但如今醫療資源都被拿去戰場了,還有許多沒了手腳的大兵等著裝上義肢,況且我們已經盡了全力了,所以,請原諒我們。」

  ––––在我小的時候,世界還沒開戰之前,我幻想過自己是個可以帶給這世界和平的魔法師。就算只有兩年也好。

  在他離開原先工作的團隊後,他自己開始投入了許多的研究,每當老同事問起他到底在研究什麼,他總會笑著說和平,以至於大家都把他當成了瘋子。

  「研究和平不如研究核彈怎麼做,不如去改良愛國者飛彈,如果你還有閒情逸致的話,你還可以去研究要怎麼治療過敏兒童,所以別跟我提和平了,這世界已經變成這樣了,你又能做什麼?和平主義者?」老同事跟他這麼說,但他只是把這段話當笑話聽聽,幽默指數高過民主主義。

  如今那位同事早已死於癌症,他記得自己在燃燒的金紙中夾著一張紙條,上面署名:和平主義者,並在下面寫道:你有閒情逸致研究如何改良軍火,怎麼沒有時間研究肝癌怎麼治療呢?不曉得極樂世界還有沒有空間留給我們這些人,我猜肯定擠爆了吧?記得幫我占一個位置。

  俊偉現在想起還是會忍不住笑出聲,但胃部又是一陣不適,腦袋已經開始變的不清楚了。他在恍惚之間坐到旋轉椅上面,靜靜地等待星塵將他的腦袋給吞噬掉。

  「老爸。」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他睜開雙眼,仔細端詳出現在眼前的人,林宜蓁端著一杯咖啡,輕輕地撫過俊偉的臉龐。「我幫你泡了咖啡。」

  「宜臻?」他不敢相信眼前所見,他深信現在看到的只是一個幻覺,但感覺卻如此真實。「真的是妳嗎?」

  「你今天睡的真晚,咖啡給你放在這裡。」宜臻將咖啡放在工作桌上,熱氣冒起,但很快的便消散了,他拿起那杯咖啡來喝,是冷的,且還有一股沉澱的奶味。

  「彩宜呢?」俊偉問。

  「她在客廳看繪本呢!」宜臻笑著說:「她真的很喜歡那些繪本。」

  當年彩宜罹患了腸病毒,這很正常,小孩子看到什麼都會放進嘴裡,所以每個人都一定會有罹患腸病毒的經驗,原先以為彩宜罹患的是普通的手足口病,但沒過多久,她開始抽蓄,甚至開始發燒與嘔吐,俊偉一眼便看出她罹患的不只是單純的腸病毒,是71型的腸病毒。
  如今的無菌性腦膜炎早已因為戰爭的緣故更加強大,除了腦膜炎外還因為生化武器的緣故多了一項症狀,那就是腦幹癱瘓。每天夜晚,彩宜都會抽蓄著呼吸不到空氣,那種感覺就像有人緊緊掐住了她的氣管,揉捏槌打著她的肺部。

  那晚彩宜在病房內抽蓄,俊偉一人在醫院外看著星空,回想起曾經在NASA的那一段期間,他們發現了宇宙灰塵中有一種物質,與人體接觸時不具有排斥性,但卻具有強大的殺傷力,當該物質到達腦部時,會引發一連串的連鎖破壞,腦細胞彷彿被吞噬殆盡,但其實是一種破壞。這種物質在星體碰撞時難免都會蹭出一些,但總會被地球擋在大氣層之外,之所以與人體不會有排斥性是因為人體的構造或多或少都有宇宙的星體沙塵,畢竟生命這種東西是由星球所創造的,怎麼可能沒有這些東西?

  他在離開NASA時帶走了許多樣本,其中還包含了這項物質的基因排列組合編碼。幾個月後,彩宜死於腦膜炎,俊偉失去了所有的家人,失去了所有愛的人,因為戰爭,他失去了一切事物。

  你愛嗎?這樣的地球,你愛嗎?

  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宜臻經常問他這個問題,就跟他的孫女彩宜一樣,他們老愛問問題。這並不是一件壞事,但偶爾問到俊偉答不上來的問題時,他也會感到厭煩。如今宜臻出現在眼前,他忍不住想伸出雙手去擁抱她,但又害怕會穿過她,因為她是幻影,一道不真實的幻影。但宜臻自己抱了過來,俊偉感受到了溫暖,感受到了久違的家人,他內心惆悵又哀傷,眼淚從眼睛裡潰堤,他再也無法忍住自己的情緒了。

  「媽在樓上等你呢!他說你一天到晚都待在研究室內,像個孤獨老人一樣。」兩人笑了起來,俊偉想拿拐杖來起身,卻發現拐杖不見了。但身體卻清爽的很,沒有關節炎的疼痛了,背部也直挺挺地坐在了旋轉椅上,他感覺自己身體輕飄飄的。他站起身來,身上的病痛全都沒了。

  「快走吧!媽在樓上等很久了。」

  兩人走了上樓,俊偉發現外頭早已天亮,隔壁的住戶忙著將棉被拿出來曬太陽,隔壁的男子急忙的要趕去上班,於是他上了那輛豐田汽車後,便啟動引擎急忙地駛離了巷子。眼前的一切彷彿是一場夢,但卻又如此真實。他望向餐桌,看見桌上擺放著精緻的西式早點,煎的金黃的培根與油亮的荷包蛋安穩地躺在餐盤上。

  廚房裡站著一個美麗又熟悉的背影,俊偉走上前,他心臟蹦蹦跳的很快,在他到達那道背影時,他伸出手去擁抱。

  「庭宜。」他哭著說:「我好想念妳。」

  「你再說什麼啊?」庭宜轉過身來,伸手撫摸俊偉的臉龐。「我不是一直都在嗎?你是不是睡昏了?」

  「我、我只是工作的有點累,妳知道的,因為我有一位不稱職的助手。」

  庭宜伸手去捏了捏他的鼻子,兩人笑了起來,俊偉赫然發現原先纖細且佈滿皺紋的雙手變得年輕,他用力的抹去淚水,將妻子緊緊抱入懷中。不久彩宜便拿著繪本跑進餐廳裡來。

  「外公,我的繪本看完了。」俊偉轉過頭去,彩宜看見兩人緊緊擁抱的畫面,嘴巴便張得大大的,但很快便嘻嘻哈哈地笑了起來。

  「好!外公再去買給妳喔!妳想要看什麼故事?外公都買給妳!」他走上前擁抱孫女,撫摸彩宜的頭頂與捏捏她稚嫩的臉頰。

  你愛嗎?這樣的地球,你愛嗎?俊偉心想,他愛吧!

  外頭,一切彷彿都回到了最初,每個人都和平的笑著,高歌著,生活在這個和平的世界裡。

  一份來自克卜勒-173對地球的報告:

  由於星塵的破壞,地球已經完全成為一顆死行星,這便可證實克卜勒計畫是正確的,那顆星球已經沒有任何生命跡象了。但唯一讓人不能理解的是,每當夜晚的到來,地球都會傳來許多人的笑聲與歌聲,彷彿那裡還有生命一般,但我可以保證,那裡已經完全沒有任何生命了。至於為什麼會有那些聲音,這依舊是一個未解之謎,可以知道的是那些聲音聽起來是那般的快樂,那般的和平。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7579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9神聖騎士卡
好可憐。
雖然看到故事最後,彷彿覺得他們死亡了所以產生可憐悲傷的情緒。

但是對於當事人俊偉來說,他待到最後的結果居然是能與關愛的人重逢、重新回到能感受愛和溫暖的地方,何嘗不是美事?不,一定是美事。

只是以地球活人的角度來看,我們不會明白罷了,總覺得死亡就是這世界離你遠去,充滿恐懼和害怕甚至憤怒。但是很少人有死亡是「回去」的概念。不知道奶茶是以何種心情寫下這個故事,但是我在這故事裡看到了回去、願望成真與等待最後的值得。

這樣的地球雖然只存在故事中,但我認為是進入了另一個維度,一個活著的肉體無法到達的國度。那些已經修習完畢的靈魂相聚的地方。而到達克卜樂的人們就如俊偉所說:「我已經一把年紀了,你們就隨我跟著地球去吧!你們自己去新的星球繼續過戰爭人生!」
他們將在那裡習業,也許開啟新的戰爭,直到他們重新懂得尊重生命、尊重星球。

地球不會真正的死亡,人類只是把自己的生存環境搞砸讓自己無法在這裡生存,在這故事中的地球並沒有毀滅,只是人類無法生存罷了,將來還會有更多其他的生靈例如昆蟲、藻類或者「星塵」帶來的其他生機能繼續在這顆星球上繁衍,重新發展出另外的文明……

07-30 16:28

M-T奶茶
我其實是蠻沈重的啦.....因為我也常常問自己到底愛不愛這顆地球,愛不愛身邊的一切,但有時我又很納悶,也許我們不懂什麼是真正的愛與珍惜,只是一種本能罷了,所以我用星塵來當標題,且希望人類不要互相傷害,我是被傷害到大的,可是我又很想愛這國家與地球,所以我很矛盾。
我想過好多對於死亡的定義,很多人在寫黑暗風格都寫說死亡是個很怎樣怎樣的東西,但我覺得死亡是看面向的,倘若這變成了一種回歸呢?我們都要回歸自然,在寫這段時我是這樣想的,所以我才設計了讓俊偉有一種回歸的感覺,有希望藉機提醒大家,我們的家在怎麼說都是這裡,認同與歸屬將由自己來去決定,你覺得俊偉的死是一種好,那他就是好,如果他的死是一種悲,那他也會是悲~07-30 16:40
M-T奶茶
然後我絕對不會說這篇我拿去投稿,然後落選了( ・᷄ὢ・᷅ )07-30 16:40
M-T奶茶
所以這篇真正的悲劇其實是我落選了(被打到奶茶灑落一地07-30 16:44
+9神聖騎士卡
越來越多的反思出現,讓我們要愛護地球、環境、反省戰爭行為。保持寫這份文的初心是沒錯的,我有感受到你的擔心和愛,加油,別太難過了,地球的大家都需要時間,也需要你這樣的創作者時不時的提點,至於投稿什麼的……XDDD

文字閱讀起來有翻譯腔,其實我無法流暢一次看完,或者有的地方感覺告了一段落,可以適時出現分隔線之類的,讓讀者可以喘息吸收一下。(劇情畢竟也比較凝重),雖然是短篇。不知道我提這點感想對你有沒有幫助,總之是我閱讀的感覺就告訴你啦。

07-30 16:55

M-T奶茶
有幫助的~我其實還是會忍不住用翻譯腔.....該打@@然後就是分段我確實沒做好@@可能是寫的太極,事後又沒思考....該打X2@@感恩你啦(((o(*゚▽゚*)o)))07-30 17:00
吳旻( °∀°)
變大了ヾ( °∀°)ノ(?)
感覺內容物的資訊變得更多了ˊˇˋ
恭喜奶茶賀喜奶茶

07-30 17:01

M-T奶茶
其實一直都很大(=´∀`)人(´∀`=)(我說頭),然後內容資訊多才好入評審眼,我是這麼想的啦(((o(*゚▽゚*)o)))感謝枯木讚嘆枯木07-30 17: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lance87110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夜魔... 後一篇:[達人專欄] 傾聽自己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IGTARO大家
安安請進來看看 ㄅ我推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