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10.帕比特絲

作者:巫女控貓男爵│2018-07-29 10:52:01│巴幣:2│人氣:86
就這樣,穹在這裡長眠了。

雖然帕比特絲在緊急情況下施放了緩衝跌落速度的羽落術--一片羽毛代替他們面對在地上粉碎的命運--但她卻沒有估算到掉落的距離和時間,因此在法術最後因時間而失效時,他們還是從足足十腕尺的高度掉了下來。

最新的災情是帕比特絲身上的玻璃瓶幾乎都摔碎了,許多的藥材也因為滲出的液體沾染而失去了效用。不過對她而言最糟的則是身上藥品混合而成的氣味完全的附在她的斗篷上面,即使是把那些藥材和瓶罐都丟光了也去除不掉。

應該能洗得掉吧?她很喜歡這件斗篷耶!

安蒂雅特看來是平安降落了,只是她本身看來也不是全然無事,跌打損傷姑且不論,她的衣服被磨損得相當厲害,看來是在施放法術之前被牆壁刮的。所幸的是她的里拉琴安然無恙,那據說是出自於某位工匠大師的傑作,如果毀損了可是會被安蒂雅特的樂迷們追殺到天涯海角的。

最悽慘的則是穹,雖然保守估計她所背的行李大概有五到六塔連特或更重,但在跌落的過程中她卻沒辦法將她身上的背帶解開,於是在最後失敗的降落中,整個龐大的行李就這樣將她活活地埋了起來,直接要了她的性命。

「我想我們會永遠懷念妳的!」帕比特絲傷心地說,「對於妳的忠誠,還有妳勇敢的身影,還有妳那豁達的態度。」

「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會永遠記得妳的大方!妳的那些傢具和小飾品我會一個不留的帶回我的房間,作為對妳的永恆紀念。」

「至於墓誌銘嘛……」帕比特絲歪著頭想了一下。

「『永遠的朋友』如何呢?」

「誰跟妳做了朋友一定倒了八輩子的霉!」

「欸嘿。」聽到友人聲音的帕比特絲吐著舌頭輕輕搥了下自己的頭。

「不要隨便詛咒別人死掉啦!」穹在旁邊大聲地抗議,幸好她背上的行李大部分在摔落的過程中解體了,所以雖然東西像是山崩般落下,但只造成了一些皮肉傷,她本身並無大礙。

「現在怎麼辦呢?」安蒂雅特愁容滿面,這個意外的狀況讓她感到相當不安「看起來我們摔到了地下四樓了?」

「想再多也於事無補!看來也只能趕快到達這層的入口,」穹找到了帶來的地圖,雖然以前地下三層以外都是未知的世界,但託之後「光塔衛士」常常率隊巡視的福,所以目前一直到第十層為止都還有詳盡的地圖,即使是穹的塗鴉,要區別哪裡有樓梯也不是困難的事。

「這裡應該是……嗯……」攤開地圖的穹很快就確認好了所在的地點,樓梯距離目前的所在地大概只有一帕拉桑的距離,只是那是直線距離。

「確認完畢!我們走吧?」

但帕比特絲只是看著週遭,似乎若有所思。

「怎麼了?」穹已經完全忘了直到剛剛為止,還在和她吵架的事情。

「妳不覺得這一帶太空曠了嗎?」帕比特絲感覺自己的話語中,無法自主地帶著不祥。

「空曠才好啊,很容易就能確認到敵人出現了。」

「妳們沒發現到我在說什麼嗎?」帕比特絲開始抖著身體,這純粹是生理反應,對某種東西極端厭惡的排斥現象。

「這裡是『清掃者』的狩獵場啊!」

穹的臉色大變,安蒂雅特則是露出了驚惶的表情,而配合著她們的恐懼,激烈的刮搔聲響開始在遠方的空間出現。

「最近的巷子在哪?」帕比特絲緊張地問著,但穹只是反覆翻著地圖,喂!還拿反了。

帕比特絲抓起穹和安蒂雅特的手,硬拖著他們往前走,現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地圖自穹的手中滑落,他們瞪著地圖掉下的方向,「清掃者」的身形已經出現在她們可以肉眼辨識的距離,雖然以目前的距離看起來「清掃者」只像是迷你的火柴盒蜘蛛,但以牠原本的體型來說,可以很快地讓這個距離變成零。

「快走!」三人無視體力極限,奮力地奔跑著。這只是簡單地計算,而且不需要太多複雜的公式輔助,只要被追上了,沒有任何人可以在「清掃者」肆虐過的路上存活。

「妳就不能想想辦法嗎?」沒命狂奔的穹大聲地問著,不然一下子聲音就會埋沒在「清掃者」製造的噪音裡面。

「我試試看啦!」帕比特絲翻著僅剩的觸媒,對於「清掃者」被魔法強化過的外皮來說,尋常刀劍大概只有搔癢的功用,法術也很難對牠發揮功效。

「注入吧……深紅的美酒!將這佳釀獻與夜之獵者……」帕比特絲拿出兩個松果,深紅色的魔力很快的覆蓋在松果之上,然後她把松果瞄準著背後的「清掃者」,下一瞬間那兩枚松果就像是被不知道什麼的外力作用,筆直地往後方飛去。

雖然帕比特絲的投擲技術和臂力一點也不能期待,但兩枚松果還是以難以置信的速度命中了「清掃者」,還在牠的頭上爆出了兩團微小的火光,如果運氣好或許就能讓牠產生片刻的疑惑。只是前提是運氣好,結果對「清掃者」來說,那個攻擊好像完全沒有任何意義。

「嗚哇啊……果然沒有用……」雖然哀號出聲,但帕比特絲沒有停下腳步,他們只是再度確認了「清掃者」不是人力可以抵抗的對手。

劇烈的運動很快地吸走他們剩下的力量,雖然拜火災現場的爆發力之賜讓她們還維持著同樣的速度,但很快地連這點精力也隨時會被凹凸不平的地面榨乾,而且仔細看著地面,構成那些凹凸不平的,竟然是許多生物的骨骼殘骸,該不會再過不久她們也會變成這樣吧?。

「清掃者」兇惡的毒牙已經到了可以輕鬆辨識的程度,牠的八隻腳交替向前的巨大刮搔聲,如今就像是恐怖的倒數計時。牠的六隻眼睛則緊緊盯著他們三人,就像是所有的侵入者都是牠不共戴天的仇敵。血盆大口流著半透明的黏液,想必被追上時一定會豪不留情地將他們大卸八塊。

帕比特絲不斷地左右張望,希望能在被趕上之前,及時找到可供逃生的出入口,但隨著距離逐漸拉近,希望似乎變得越來越渺茫。

「啊!」安蒂雅特最後還是以難看的姿勢跌倒了,只是帕比特絲沒時間考慮該給她華麗的摔倒動作多少分數,因為他們兩人都即將進入「清掃者」的掃除範圍。

「我爬不起來了啦……」安蒂雅特不斷地大口喘氣,這次跑步大概已經等於她一整年的運動量了,所以跌倒後就即刻宣告她的氣力放盡,完全動彈不得。

「別說喪氣話!」帕比特絲拉起她的半邊身體,然後從斗篷裡面取出一本因染色而半毀的書本,封面標題則是「簡單易懂的使魔招喚術」。
咦?她有說毀掉它了嗎?沒有嘛!有誰規定只能借一本書的?

只是看來不管怎樣,結局都是一樣的,她高高舉起手上的書本,然後將它丟向了逐漸逼近的「清掃者」。

理所當然的,「清掃者」既然受命守衛國立圖書館的地下樓層,會把書本保護當作第一要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只是到了這個地步,誰也無法去計較說他們利用這個讓牠無法抗拒的命令,會不會太惡質了點。

「清掃者」的六隻眼睛同時捕捉到了丟來物品的影像,烙印在牠內心深處的強制命令促使牠停下了腳步。

發現狀況不對的穹也回到了帕比特絲和安蒂雅特身邊,將安蒂雅特穩穩地抱起之後,他們趕緊往剛剛穹找到的巷子入口前進。

動作停滯的「清掃者」只被那本書吸引了五秒鐘的時間,但已經足夠讓帕比特絲他們從容地進入狹窄的入口,而進入到陰暗的巷子之後,他們才終於發現到死亡是多麼地接近他們,因為當他們回頭看,「清掃者」已經輾過了他們之前所在的空間。

劇烈的震動一直持續了一陣子。他們三人不斷地喘著氣,直到再度逃出生天,他們才發現原來自己心臟跳動的聲音,似乎比「清掃者」製造的音量還大。

安蒂雅特揉著自己的小腿,穹則在確認現在到底剩下了多少行李。他們現在又累又餓,被夢魘蛛攻擊造成的睡眠不足也開始發揮了作用,帕比特絲只覺得腦袋一片空白。更精確來說,所有的食物都在逃跑的過程中放棄了,而他們甚至不知道接下來該往哪裡走。

「反正都來到這裡了,乾脆直接去找書庫側門吧?」帕比特絲提議著,雖然這本來就是她原先的計畫,「我想那裡應該有飲水,還有安全休息的地方才對吧?」

「妳喔……」穹滿臉都是無奈和苦澀的線條,原先的計畫都亂掉了,而最後還只能順著帕比特絲的想法走。

「可是妳知道位置嗎?」穹剛剛丟失了地圖,而且顯然也沒有把這層樓的全部路線都記下來。

「如果只是大略的位置……」單純說方向感和對上一層樓的房間配置的印象,至少她有自信不會在遺跡的這層樓裡面迷失,反正只是要走到剛剛偵查法術所顯示的側門通道而已吧?

遺跡的地下四層還是有著些許的燈火,雖然只是偶爾出現在岩盤的夾縫之間,但已經可以讓他們分辨腳邊的狀況,所以她們並不需要特地點燃火把。

但眼前的狀況仍讓他們提心吊膽,交錯的燈火和岩盤陰影將他們的影子打成了可疑的詭異圖樣,在縫隙間吹動的風像是在呢喃著什麼難以分辨的絮語,只有緊密地走在一起,才能讓他們彼此安心。

「我好像聽到後面有什麼人在發出奇怪的竊笑聲……」安蒂雅特緊緊抓著穹的白色衣袖。

「不是我喔。」帕比特絲把雙手高舉,擺出她能做出最無辜的表情,而且事實上的確也不是她做的。

「是風聲啦……」穹直接下了結論。從地下四層開始,整個遺跡幾乎都是在原先的岩盤中挖出來的,通道之間的高低差,主通道和旁支忽然的寬窄變化,都會讓吹過的風聲產生了奇妙的變化。

只是,雖然環境是經由人工開鑿而成,但它的前身卻是自開天闢地來就存在的天然洞穴和岩盤;即使有什麼生物蟄伏在這個區域,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帕比特絲覺得自己開始後悔,為什麼那個「探查邪惡」的法術會那麼早就用掉了。

不過感覺說出來,也只會讓原本就有如驚弓之鳥的穹,產生更大的精神壓力,所以還是給它跳過吧……嘿嘿嘿。

穹滿臉不解的看著露出微笑的帕比特絲,對於她的顧慮和擔心當然更是一無所悉。

「怎麼了嗎?」穹警戒地看著週圍,但就算是有什麼生物存在,應該也沒有因為她的警戒而露出馬腳。

「沒‧什‧麼!」帕比特絲當然不會將她想到的都老實的說出來,可是要怎麼分散穹的注意力,就考驗她的應變能力了。

「妳那些沒用的行李減少了不少嘛。」

「真沒禮貌!」穹氣呼呼地回著,「我帶的東西都是有用處的!」

「可是現在都沒得用了……」

「嗚……」穹的表情好情好像大受打擊。

又到了岔路口,但帕比特絲連一點遲疑都沒有就選好了方向。

「走這邊。」

路線的選擇其實不算困難,即使是複雜的坑道,燈的設置已經告訴他們能走的路線了,剩下來的大概就是反覆確認自己有沒有走錯方向。

他們已經經過了超過五個以上了岔路,如果帕比特絲的判斷沒有錯誤,也沒有錯過任何一個該走的路口,那他們距離書庫側門應該沒有太遠的距離才對,只是那得要是那個側門的確是在這層樓。

這像是二分之一的豪賭,可是她有自信不會有錯,不然一直以來,巴卡奧大叔他們就不會總是帶她走到三樓入口了。

終於剩下了唯一的通道,雖然天花板變得相當低矮,兩側牆壁也像是女人的束腰般狹窄,但卻代表著他們不致於會走錯路,在這個通道的尾端一定有著某個書庫或藏寶庫存在。

然後他們終於看到了通道的尾端,一扇木製的大門就在他們的眼前矗立著,雖然並不陌生,但那個木門上的家紋卻讓她有種懷念的感覺,也許是因為那是她之前來到這個遺跡中,每次旅程的終點吧?

他們來到了書庫的側門入口。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7440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boranyou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9.安蒂雅特... 後一篇:11.帕比特絲...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obster0627全體巴友
大家可以多多來我的YT頻道看看哦(*´∀`)~♥https://www.youtube.com/@lobstersandwich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