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9.安蒂雅特

作者:巫女控貓男爵│2018-07-29 10:49:14│巴幣:2│人氣:104
像是被強迫從深眠狀態下喚醒一般,安蒂雅特搖搖晃晃地站起身,但是一個步履不穩又跌坐在地上。

劈哩啪啦的聲響讓安蒂雅特注意到在房間中央升起的營火,只是光從木材燃燒的狀態,還是很難估計大概已經過了多久時間。

穹正裹著氈毯靠在入口旁的位置,看起來是擔任今天晚上的守衛,真虧她揹著那麼龐大的行李走了一整天,還能有體力從容布置營地。只是即使如同鐵人一般的她似乎也無法抵抗睡眠的誘惑,一抹微笑在在她沉靜的睡臉上慢慢擴散開來。

安蒂雅特想著自己剛剛是怎麼驚醒的?老實說,她其實不容易從睡眠中被挖起來,有一種應該是從小養成的習慣,讓她一入眠之後,就會規律地在指定時間後起床,所以一定有某種原因或外來因素打亂了她的作息。

詭異的氣氛像是一隻隱形的大手,緊緊揪住安蒂雅特的心臟。她的直覺告訴她,有什麼威脅在不知不覺中發生了,但即使某個聲音不斷地警告她,她卻只能徒然看著木已成舟。

「不要動……」一隻手拉住了安蒂雅特,阻止了她試圖更往前進的行動。帕比特絲細柔的聲音在下一瞬間竄進了她的耳朵,「還有別作聲……」

帕比特絲用她的左手搖醒了穹,後者一臉睡眼惺忪地起來,不過還沒發出什麼聲音就被摀住了嘴巴,以穹的經驗應該很快地就會了解到現在是什麼狀況吧?

在一陣耳語之後,穹也緩緩地移動著,來到了安蒂雅特她的旁邊。

然後他們就這樣目視著遠離營火的黑暗,在詭異的沉默不斷地將時間一點一滴磨光之後,帕比特絲終於大力地將憋住的氣息用力吐了出來。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穹雖然不明所以,但帕比特絲顯然知道謎題的答案。

「夢魘蛛吧?」帕比特絲抖著音唸出這個名字。安蒂雅特知道那是「清掃者」成千上萬的血系中,最為特別的一支。就像是許多蜘蛛在巢穴周遭吐絲結網,狩獵誤入的生物,夢魘蛛也在巢穴中結網,只是牠所築的巢穴卻在生物的腦中,以生物的思緒為絲。

也就是說,當擔任守衛的穹,在一開始就陷入夢魘蛛所創造的羅網之中,幾乎已經等同宣告他們的隊伍全滅了。可以像這樣擺脫那些創造出來的美好夢境,只能說是一個難以置信的奇蹟。

帕比特絲的手中握著沾滿墨綠色體液的匕首,看來是她做出的抵抗,使得夢魘蛛黯然放棄了到嘴的獵物。只是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啊?至少,在傳說和老一輩人的口中,夢魘蛛一直都是絕對致命的危險生物。

「應該說術業有專攻吧?」帕比特絲將手上的匕首丟得老遠,看來就算是弄乾淨也不打算保留它了,「認識法術的第一步就是懷疑眼前的事物嘛……」

「所以妳懷疑自己在作夢?」安蒂雅特感到難以置信,她還是第一次聽說有人會在夢境裡懷疑自己在作夢。

「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吧?雖然有一些訣竅……」帕比特絲捲著自己的髮尾,想必是在動什麼歪腦筋吧?

「訣竅是嗎?」穹看來感興趣地問著,「會很難學嗎?」

「這個嘛……大概就是從一開始學習時,就先從懷疑眼前所有的事物開始……」

「嗯……」
「然後逐漸讓現實和夢境的界線變得很模糊,久了之後,自然就會連夢境也當作是懷疑的對象了。」安蒂雅特覺得好像省略了相當多的步驟,最好這樣子就會懷疑自己正在做夢啦!

「這樣子啊。」但穹似乎在心中記下了筆記,畢竟這次的狀況,主要是因為她一開始就中了夢魘蛛的攻擊嘛。

「雖然會有分不清楚現實的後遺症,但那也是沒辦法的事……」

「嗯嗯……原來如此……」

安蒂雅特感覺自己好像聽到某個很麻煩的後遺症出現在剛剛的對話中,可是在吐槽之前,還是先問問看重要的事吧?

「那隻夢魘蛛應該是單獨行動吧?」

「應該吧……我還沒聽過群體行動的蜘蛛。」雖然帕比特絲不太想接觸和這種八足生物相關的知識,但是久而久之還是自然而然會知道一些相關常識,至於可信度就見仁見智了……

「能肯定嗎?」總覺得「清掃者」的血族不見得會照著大部分蜘蛛的模式來走。

「我想那隻夢魘蛛應該是在穹在休息室擲出那顆石頭後,才被牠逆向追蹤到我們吧?」

「嗚。」穹發出像是被打擊到的聲音。這麼說來,整個狀況幾乎都是穹沒有自覺地招惹來的嘛。

「好吧!就來試試看這招吧?雖然我也不知道這個法術可不可靠……」

帕比特絲將斗篷拉開,裡面滿滿地都是小罐的玻璃瓶和口袋,顯然她是有規則地排列好這些材料,所以很快地就找到了她想要的東西。

那是一罐裝滿銀色粉末的瓶子,那些粉末經過加工,研磨到連顆粒都很難分辨出來。根據安蒂雅特的記憶,法師所施展的術法,通常都是由三個部分構成,其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所謂的「觸媒」。

只見帕比特絲將玻璃瓶的木塞打開,開始在房間的一塊空曠處撒著裡面的粉末,銀色粉末化成線條,線條構成圖形,然後無數的圖形所組成的是……一個迷你的魔法陣。

完成了準備的帕比特絲拍著手掌,好清除掉手掌沾上的銀粉,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成分,但如果是純銀,應該也是不小的金額吧?只是帕比特絲對於金錢的使用和正常人似乎有著微妙的偏差,雖然大部分是拜她的爺爺會替絕大部分的請款買單之賜。

「好了,」帕比特絲對著兩人說,「接下來要請你們稍微遠離一點喔。」

「漆黑的磅秤啊!我將自身的砝碼奉獻給您,請指示我眼前的目標孰善孰惡!」這是構成術法的第二個部分,也就是禱詞,其實安蒂雅特也不知道這段禱詞所祝禱的對象是誰,但那無疑是術法背後的力量來源。

第三個部分則是手勢,只見帕比特絲在空中劃著詭異的符號,雖然感覺像是在隱形的畫布上留下了字句,但安蒂雅特卻連半個字都認不出來。反正無論如何,帕比特絲似乎完成了這個術法,只見她最後將她的手指指向了腳邊的魔法陣上。

接下來是一小段尷尬的沉默。

帕比特絲又重複了一次禱詞和手勢,結果還是沒有任何反應。

「可惡!給我動啦!」

彷彿在呼應帕比特絲的怒氣,銀色的粉末像是有生命一般地開始動作。首先,無數的銀線將地板不斷地分割再分割,當所有的粉末都停止動作,安蒂雅特才發現到那是這個樓層的平面圖,大約是整體四分之一的部分。

在看似他們位置的部分,有著三個銀色錐形體,如果沒有意外,應該就是他們三人在地圖上的替代物。這個房間的形狀鉅細靡遺的顯示在這張銀色地圖上,只有落石的部分看來模糊不堪,阻擋著他們本來預定要走過的通道。

在離他們很遠的位置,有著一塊染成黑色的銀椎,以那個方向來看,應該接近他們之前下來的樓梯口。

「這個是……?」安蒂雅特問著,雖然她大概知道答案,即使這張地圖就只是一幅靜畫。

「那隻夢魘蛛吧?」帕比特絲研究著,雖然圖形來自於她的法術,但其實包括她也都是法術的構成之一,無法直接分辨出法術所得到的結論。

「被染黑的部分就是對我們可能有敵意的生物……」帕比特絲解釋著,「只是大部分的野生動物都會被區分在對我們沒有敵意那邊,這個法術最大的失敗就是無法區分本能的行動,食慾和敵意是兩回事嘛……」

「是這樣啊?」難怪會說不太可靠,如果不是因為攻擊過他們,就代表那隻夢魘蛛的銀點恐怕也不會呈現黑色。所以在地圖上所有可疑的銀點都得要避開嗎?這個捉迷藏的條件會不會太嚴苛了?

「啊!」帕比特絲似乎從地圖上發現了什麼,所以她的語氣帶著一絲喜悅。

「這邊有顯示出書庫側門的入口處耶!」這麼說來,的確在書庫的另一端有一條很小的通道,通道往另一個方向延伸,只是它的另一邊卻隱沒在什麼都沒有的空間。

「這不是死路嗎?」安蒂雅特最初的想法是這個,可是很快地被帕比特絲推翻。
「死路的話還是會有被切斷的部分吧?」帕比特絲解釋了她的判斷,「所以這是代表它延伸的方向脫離了偵測的範圍。」

「所以另一端的出口是在地下二樓或四樓嗎?」安蒂雅特終於理解了帕比特絲的分析,只是這並不算是很好的消息,這代表他們如果要找尋書庫另外的入口,得要花上不少時間,或者增加更多的風險。

「別鬧了!」穹的反應也在合情合理之中,「我們才剛脫離一次生死存亡的危機耶!現在應該是儘快收拾好行囊,馬上離開遺跡吧?」

「都知道要怎麼走了,難道要在這裡放棄嗎?」帕比特絲憤憤不平地抱怨。

「是看起來有路走吧?」穹對帕比特絲的說法嗤之以鼻,「我們連入口是在哪一層都不知道吧?」

「先去下一層看看嘛!如果真的找不到,回程再去看看地下二樓的位置也不遲啊。」

「太危險了!」穹似乎是被夢魘蛛的襲擊嚇到了,展現出了完全不容妥協的態度,「我是受命來保護妳的,怎麼可能還特意把妳帶到更加危險的地方?」

安蒂雅特就這樣看這兩人持續爭辯,卻也想不出任何方法阻止。情感上,雖然沿途並沒有什麼時間駐足,但光是來到這裡就已經滿足了她之前的渴望,所以即使就在這裡為旅程畫下休止符也沒有什麼關係。理智上,她也認同穹的說法,在遇到了實際的危險之後,她才發現到這個遺跡並不像是外表般平靜,就像是平靜無波的水池下方也可能有著奪命的暗流。

只是,帕比特絲的堅持讓安蒂雅特也逐漸產生了一點點認同,如果就這樣結束,感覺就是把完整的詩歌半途截斷一樣,以她生平第一次的冒險而言,實在無法接受就這樣粗糙的收尾。

但就算是這樣吵下去也不是辦法,雖然短時間內看不出危險,但這樣高分貝的爭論也許會吸引來意外的訪客也說不定。

「先到上一層的閱覽室吧?」根據帕比特絲的說法,那些閱覽室拱門本身也有著隔絕外力的效果,應該比遺跡的任何地方還來得安全吧?

對於安蒂雅特的提議,穹和帕比特絲看不出有什麼意見,只是她們都默默開始收拾起她們的東西,應該是勉為其難的接受了這個做法。

回去閱覽室的路途比想像中還漫長,主要是因為氣氛上比來時差了十萬八千里,穹和帕比特絲顯然彼此在賭氣,所以一路上連簡單的交談都沒有。雖然安蒂雅特想說一些笑話緩衝一下氣氛,但無奈的是自己實在缺乏幽默細胞,所以頂多只有被帕比特絲說了一句「很冷耶」。

雖然對於自己的笑話等級感到懊惱,但被帕比特絲遷怒也確實讓她感到相當的不快,雖然不至於讓她的理智斷線,可是卻讓她內心相當受傷。

「果然還是應該繼續往下走才對!」來到了通往上一層樓梯下方的帕比特絲忽然蹦出了一句話。

「又來了?」穹翻著白眼,「妳難道要自己一個人下去嗎?雖然妳以為那是寫做勇氣,可是實際上是唸做愚蠢喔。」

「可是無論怎麼想,到了閱覽室都是對我比較不利嘛!」帕比特絲氣呼呼地說著,「那根本已經是回程的半途了,怎麼樣都不可能會討論出繼續往下走的結論嘛!」

「這麼說也是沒錯啦……」安蒂雅特同意,可是即使是留在原地繼續討論,選擇離開遺跡的機率,還是遠遠高過於繼續往下走。

「就算是這樣也是沒辦法的事。」穹擔心地看著周圍。這麼說,剛剛偵測法術如果沒有錯誤,夢魘蛛最後出現的身影的確是在這一帶,雖然牠也可能只是想要回去牠上一層的巢穴而已。

「安全第一。」穹的說法毫無破綻,而且相當合情合理,可是顯然是說服不了帕比特絲。

帕比特絲抖著肩膀,像是氣到說不出話來。

「妳……妳這不知變通的傢伙!」帕比特絲用力地跺著腳,用以表示她的忍耐已經到達了限度。即使和她們相處了不算短的時間,安蒂雅特也是第一次看到兩人爭執地如此激烈。

不過,安蒂雅特還有別的疑問,而且是剛剛才萌生的。

「我一直想問一件事耶。」雖然安蒂雅特無力地舉起手,但兩人似乎都注意到她的動作,因此爭執就這樣暫時性地結束。

「我們一路上好像常常看到一些奇怪的塗鴉?」雖然這個問題困擾她很久,但因為每次都錯過了時機,讓她始終無法得到獲得解答的機會。

「那是什麼意思啊?」

「塗鴉?」帕比特絲和穹異口同聲地問。

「像是在牆上或地板畫的圈圈,或者是到處都有的叉叉,還有某些地方會有的骷髏頭符號……」

「喔!那個啊……」穹搶先一步替安蒂雅特解答,「畢竟這個遺跡之前開放了相當長的時間,在經過了那麼多冒險者的探勘之後,其實大部分的陷阱和機關都已經被破壞了。」

「剩下可能還在運作的機關,我們『光塔衛士』都會在它們的上面或是週邊做上記號。」

「做上記號啊?」安蒂雅特忍耐著心中一絲不安感,「那如果不小心摸到或踩到呢?」

「這個嘛……」穹做出思考的動作,「不知道!這些機關都有蠻久的歷史了,我們也不確定它們會不會發動,只是保險起見還是不要去碰觸它們吧。雖然它們大部分都是妨礙人們繼續前進的陷阱,但偶爾還是有會有讓人丟掉性命的毒針之類的……」

雖然得到了證實,可是還是無法排解安蒂雅特心中的疑慮,於是她決定將她的手指指了指帕比特絲的腳下。

「所以,那應該也算是陷阱的一個吧?」

帕比特絲和穹同時看向了安蒂雅特手指的位置,帕比特絲的左腳正踩在一個用來標示的圓圈上。

雖然有著無數的機關和齒輪的運作聲,但是距離他們三人理解到發生什麼事情大概有了千分之一秒的落差。

「帕比特絲!妳這個大笨……」在穹咆嘯著喊出什麼之前,他們腳下的地板打開了一個巨型的落坑陷阱。

「……蛋啊!」不斷回響的聲音,伴隨著他們三人全體,一起掉進了深不見底的陷阱之中。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7440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boranyou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8.帕比特絲... 後一篇:10.帕比特絲...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aorliwh喜歡硬奇幻的你
黑暗系奇幻史詩《自由之靈》邁入結局倒數!每天晚上9:00準時更新,歡迎各位來見證(๑•̀ㅂ•́)و✧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