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6.帕比特絲

作者:巫女控貓男爵│2018-07-29 10:41:09│巴幣:2│人氣:39
老酒鬼巴卡奧其實不是一天到晚都在喝酒,當然老瘋癲巴克斯也不是一開始就那麼瘋癲。

如果不是他們兩個人負責帶路,說真的,帕比特絲她在最初的冒險中,大概就會丟掉至少三條小命吧?

老巴卡奧在不酒醉的時候,比城裡面大多數人還更加可靠。至於老巴克斯,給他灌點酒,似乎能讓他少點瘋癲。只是就只有一壺酒……總不可能只給一個人喝吧?

當然,如何控制他們喝了多少是件大學問,不然要在遺跡中把爛醉如泥的巴卡奧大叔搬出來是件頭痛的問題。更別提當巴克斯清醒的時候,就會飛也似地逃離這個遺跡。

但是如今,巴卡奧大叔和老巴克斯都不在這個地方,在這裡只有她一人……

帕比特絲望向周遭的環境,無數大型的書櫃整齊排放在這個碩大的空間裡,甚至連天花板上都有著一樣形式的書櫃。有些書櫃的擺放方式形成了特殊風格的行走途徑,一部分的書櫃上方還構成了複雜的交通網。只是對於從天花板延伸下來的書櫃,讓帕比特絲很有意見--看起來白銀民族一定能克服重力的束縛,否則眼前的景象就像是詭異的畫作一般。

他們就這樣走在書櫃之間的間隙,雖然比正常人還高上一倍不止的書櫃讓他們滿是壓迫感,但那還遠遠不及在昏暗照明下造就的氣氛十分之一。究竟那是因為當初天災地變時,讓圖書館的燈光也一同損毀了?或是單純只是設計者本身,在某種特殊考量下放棄了照明這種基本需求?雖然不可考,但現實就是如此,反正也不會影響他們的行走速度,他們也只能想辦法適應了。

有時候會忽然傳來急促的跑步聲,可能是如同書本般大的老鼠,受驚躲回了巢穴。而從牆壁縫隙和牆上扶手內側透出的微弱光源,使整個空間充滿著許多無法仔細辨識的死角。那並不像是一般的燭火或油燈的亮度,只是如果就著這種光源來看書,很快就會視力惡化吧?

另外還有一種令人窒息的氛圍存在,缺乏流通的空氣,還有生物排泄的臭味是最世界上最糟糕的組合之一,幸好書本散發的特殊氣味讓內部的空氣並沒有想像中糟,稍稍拯救了他們可憐的肺葉。

倒是安蒂雅特滿享受這種集合而成味道就是了……

帕比特絲看向走在一旁的安蒂雅特,她正忙著左右張望,對於一名詩人而言,這裡根本是價值連城的寶庫,至於什麼冒險,還是什麼找書,就像是旁枝末節的小事。

才不是什麼小事呢!

「咳咳……」帕比特絲清了清喉嚨,因為安蒂雅特正試圖從旁邊的書櫃裡抽出其中一本圖書。

「嘿嘿……」安蒂雅特伸出了一隻手指頭,露出了微微的苦笑,「只看一本應該沒什麼關係吧?」

哪怕是一本,就算是只是看一小節,都會耽誤到他們旅程的時間。尤其是最近安蒂雅特老是欠缺獲取靈感的神來一筆,連帶地發呆的時間也越來越多,如果再讓她進入和書本的「兩人世界」,那大圖書館城民眾熟悉的「石美人」新景點,可會在這個地方上演的。

「果然不行嗎?」看到帕比特絲的表情,安蒂雅特無奈地妥協了。

「當然不行!」帕比特絲斬釘截鐵地說著。畢竟他們本來就比原來計畫晚出發了,如果完全不考慮來回的時間,那回程恐怕會遇上大圖書館城的門禁時間。雖然當時的警衛說不定能看在她的面子上准許他們進城,但如果是遇上門羅負責守門,恐怕不知道會被他奚落到什麼程度。

而且隨便亂動周遭的物品也不是什麼好事,書本本身固然無害,但卻常常連動著許多機關,這完全是針對外來的入侵者。雖然遺跡內地下三層以上的大部分陷阱幾乎都被破壞光了,剩下來的部分也都被「光塔衛士」畫上了顯而易見的記號。但還是偶爾會傳出零星的受害災情,即使並不致命,但既然都看過那些不得不中斷冒險的尋寶者慘狀,帕比特絲覺得無論如何,有必要未雨綢繆。

遺跡內部並非九彎十八拐,如果把穹行李的那張地圖拿來比對,會發現至少到第三層為止都是有著一定的規律性。當然,那也同樣等於當時國立圖書館原本建築的規模,而所有的走道也並非用來迷惑外人,而是有系統的配置著,以方便閱覽者和運送寶物者在內部行走。只是後來隨著擴建而打通的地下坑道,在不斷地延伸再延伸之後,大概也只有早已死去的古代人才能知道大概的規模和書庫路線了吧?

總而言之,在來回了十次以上之後,帕比特絲至少有自信不會在這幾層遺跡裡面迷路。

他們大概只花了三個小時時間就在入口相對的方向找到了往第二層的樓梯,雖然一路上有說有笑,但他們也沒有放鬆警戒。直到這裡為止,他們都沒有遇上什麼意外和危機,就像是這次真的只是一場奇異的郊遊而已。

如果硬要說有什麼突發狀況,頂多就是幾隻大老鼠跑過他們的腳邊,讓沒留意的安蒂雅特發出了一聲短促的尖叫。

但是即使如此,他們也只是得到了安蒂的尖叫聲「很可愛」,然後遺跡裡面的老鼠多到數不完這兩個情報,完全感覺不出來那些傳聞的恐怖,以及穹三不五時就耳提面命的緊張氣氛。

就像是他們來到這個遺跡之前,就已經先被好好的「清掃」了一番。雖然和帕比特絲來過幾次的印象出入不大,但與過去相比,卻多了一點點無法讓人習慣的氣息,也許和前幾天的地震有關,地上陳年的灰塵都被震動給整個掀了起來。

「啊!」帕比特絲發現已經來到了去程的中繼點,「是閱覽室……」

在他們的前方有著明顯比周遭環境明亮的空間,它位於寬廣走道的兩側。雖然僅僅是徒具形式,但十腕尺高的拱形大門,彷彿在提醒著他們,兩旁的空間是屬於另外的世界。

也許真的是另外的世界,這裡受到當初古代神導帝國強大法術的守護,即使再強大的力量,也無法將武力伸入這個平靜安穩的空間。

當走到拱門前的他們停下了步伐,遲疑的安蒂雅特用詢問的眼神看著帕比特絲。

「差不多到了午餐時間了,我們先在這裡休息一下吧?」這是計畫之中的休息,所以他們不用擔心進度被耽擱的問題,也許是一路上都沒有遇上什麼狀況,他們的進度仔細算起來或許反而超前了不少。

「真的沒問題吧?」看起來安蒂雅特還在記恨,沒法看書的怨念或許還在她腦中盤旋。

「當然!」帕比特絲放大音量保證,「雖然只是大致上的估算,但我們應該可以在外面時間入夜之前到達書庫吧?只是在這裡的休息時間還是要有所節制……」

「那就休息吧……」看起來與其說是在記恨,還不如說是連續走了三個小時,就已經讓她累翻了,安蒂雅特說自己缺乏運動能力似乎再次獲得了證實。

在閱覽室的空間擺放著幾張大型的長桌,大約幾十張的椅子,還有許多的書櫃和寫字檯;位於牆面上的壁燈,提供著遠比走道更加明亮的光源。原本以為在它們的上面應該堆積著厚厚的灰塵,但在這個閱覽室卻好像是時間靜止一般,一切都彷彿還維持在天災地變前的那個時間裡。另一側的拱門也連接著相似的空間,擺設並沒有太大差別只是少了面對外側的窗戶。

「窗戶?」安蒂雅特問著,「我以為這個遺跡不是只是無數的房間而已嗎?」

雖然安蒂雅特瞇著眼看向窗外的黑暗空間,但顯然只是徒勞無功。即使有著閱覽室透出的些許光源,那個黑暗還是吞食了大部分的燈火,他們頂多只能看到這個巨大的空間從地下一樓開始,佔據了地下遺蹟直到三層樓的中央部分。最下層的地板似乎是由許多大理石裁切而成的石板連接構成,也許有什麼花紋被刻在它的上面,但在那被稀釋到極限的光源下,只能勉強辨識那大致上是相同的圖案。

而那其實也不是什麼窗戶,雖然昔日的建築工匠讓這個部分呈現了美輪美奐的帝國建築風格,但那些看似窗戶的空洞,用意卻不是為了讓人觀看窗外的風景。

「這個是籠子……」光是聯想到是關什麼,就讓帕比特絲感到一陣惡寒,「守衛的籠子。」

「守衛?」安蒂雅特露出無法理解的表情,「難道是狗嗎?」

「如果是那麼可愛的生物就好了。」會直接聯想到是狗的安蒂雅特,帕比特絲也覺得很可愛。

「這就由我來示範吧?」放下了龐大行李的穹,彎腰撿起了的拱門外地上的一塊碎石,「這樣應該就會出現了吧?」

穹的動作太過快速,連和她生活好幾年的帕比特絲都想不透她的大腦運作方式。或者說,應該至少求求妳有經過大腦吧?所以,每次她想阻止的話語總是慢了一步,當然這次也不例外。

穹只稍微彈了一下纖細的手指,然後噗咻的破空聲響僅僅通知了他們結果……因為,他們連眨眼的時間都沒有,就已經目送著她將手中碎石送了出去。

微小又難以辨識的碎石打從一開始就沒入了濃稠的黑暗之中,所以帕比特絲根本什麼也看不見,只能等待著它最後落地的聲響。那個時間比她想像得還久,不然就是某種原因讓她打從心底排斥著接下來會來臨的事情。

叮。

在很遠的地方傳來了碎石落地的清脆聲音,只是在這個安靜的遺跡裡,那個落地聲就像是被放大了好幾倍一樣。最初的一段時間,讓帕比特絲感覺穹只是做了個無謂的舉動而已。但是就算是她並不期待,該來的還是會來,很快地某處開始傳出急促的刮搔聲,周圍的空氣流動似乎也產生了劇烈的變化。

一團龐大的黑影從天花板落了下來,雖然落地就像棉絮般無聲,但那無疑是以她從出生以來所認知體積最龐大的惡夢。

「那是什麼?」安蒂雅特發著抖問,臉色看來一片慘白,「……是什麼啊?」

「『清掃者』……」帕比特絲知道那個黑影的真面目,因為它總是出現在她的夢魘裡。雖然第一次見到的安蒂雅特,明顯看得出對於未知的恐懼,但帕比特絲自己的臉色一定也好不到哪裡去。

「清掃者」是一隻相當巨大的魔法生物,在古代神導帝國時期就被賦予了守護國立圖書館的重責大任。本來有一度,人們相信它已經和倒塌的高塔一起被掩埋,但進入遺蹟的探險者很快就發現到,它只是蟄伏在牠地下的巢穴之中,而那是在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之後……

最慘烈的事蹟發生在大約十年前,老巴克斯所跟隨的研究團隊進入了遺跡之中,雖然他們並沒有忽視「清掃者」的威脅,但是地下三樓以外大部分在當時仍如同是未知的世界,所以當他們注意到時,已經進入了「清掃者」的狩獵範圍。

就和眾人所知的一樣,老巴克斯成了隊伍中唯一的倖存者。當他渾身是血,一臉茫然地回到了地面時,人們只能從著語無倫次的他口中獲得零星的情報,但那只是對於狀況的再確認罷了。早先出發的救援隊已經傳來了研究團隊全滅的報告,在那個現場只剩下殘骸和碎片,而營地本身連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

「穹……」帕比特絲試著平靜地說,「下次要做這種嘗試,麻煩先問一下別人的意見……」

「清掃者」在碎石落地的位置來回徘徊,刮搔的聲音來自於它強而有力的八隻腳,它龐大的身軀靈活地在那邊探索目標,而那份執著會將所有的入侵者大卸八塊。雖然帕比特絲從來不曾因為牠的巨大而恐懼,也不曾想過去挑戰「清掃者」對於職守的忠誠……

但無疑的,帕比特絲害怕「清掃者」。

對於「清掃者」的恐懼根源來自於最原始的情感,古代神導帝國的法師們所賦予牠的外型是一般人所稱的狼蛛。但無論外型如何,帕比特絲都完全沒有想要深入研究牠們的意願。因為牠們始終是帕比特絲的惡夢,無論是不是天然形成的品種。

「知道嗎?不然我真的會哭給妳看喔……」應該說她的眼角已經泛出了淚光了吧?對於這種天敵,她沒有當場昏倒已經算是萬幸了。

「抱歉……」看到帕比特絲這種反應,穹內疚地說著。

「下次再這樣,我絕對不原諒妳!」

「我知道了……」

「清掃者」在遍尋不著目標之後,八足並用地爬回了它在天花板某處的巢穴。而直到它的身影完全消失,帕比特絲才能好好地喘了一口氣。

「絕對不原諒妳喔!」帕比特絲再次提醒。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7439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boranyou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5.帕比特絲... 後一篇:7.穹...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ktwtwyufoo給巴哈的繪師們
請問要如何繪製魔法陣?簡單一點的方法,利用我手邊的繪圖軟體Photoshop,請到訪客留言答覆,謝謝。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