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追憶尋時】第十九章、爭執

作者:燁小邪│2018-07-28 23:17:03│巴幣:2│人氣:110
       吵架什麼的在隊伍中是常見不過的事情,但是真要打起來,不是某一方脾氣太火爆、就是其中一方說了什麼令人無可奈何的話。

【追憶尋時】第十九章、爭執

_

        楓卡颯每天早上的起床過程都是很固定的,先是莫名的自然醒、再來就是恍神了一番再去廁所盥洗,接著戴上把從醒來的那一天就習慣戴在左耳上小小的楓葉耳環,另一邊不知去向,楓卡颯也有想過為什麼只有一邊,但後來就沒有那麼在意,常常下意識的就戴上了。

來到天空之城後夜晚總是特別的短,不過對於生理時鐘相當標準的各位、除了殘月之外,長時間的日照並沒有特別影響。

      「殘月,起床。」小熊邊看著楓卡颯一邊踏上床用腳輕輕踢了踢殘月的屁股,他才一臉迷茫的睜開眼睛。

        每一天的早晨幾乎都是這樣度過的、前一晚先是累的要死回到旅店,每個人輪流洗澡之後就乖乖上床睡覺。

      睡前有時候聊聊幾句,小可告訴了我們她是楓之島法師家族的女孩、本名是菲斯特,在島上是出了名愛到處惡作劇的女孩、因為相當憧憬盜賊這方面的職業,不顧家人的反對帶著自己所擁有的知識來到維多利亞島拜達克魯為師;順道出賣身為青梅竹馬的俠盜以前曾做過的糗事。

        正當盥洗完習慣要拿起配戴的耳環,楓卡颯才發覺她從昨晚洗澡前就放在床頭櫃的耳環消失了,她原以為是掉到地上而趴下去找了找,仔細的看了看床上、櫃子上、地板上,就是沒有發現那小而閃爍的東西。

      「卡颯,怎麼了?」小熊就這麼看著頭髮翹的亂七八糟的人兒到處看來看去疑惑道:「來吃飯了呀。」

      「我、我放在床頭櫃的耳環不見了!」她緊張的一邊尋找一邊說,小熊挑挑眉毛、看了一下四周,夏克特也把眼神飄過來。

      「啊,小卡颯的耳環是不是楓葉形狀的?」小可看了看場面,在看看坐在自己正對面正在吃吐司的夏克特。

      「嗯!對!」楓卡颯瘋狂點點頭,只見小可輕輕笑說:「啊──正不是戴在夏克特耳上的嘛?」

      此時正對面的人少許的皺了眉頭,硬是把還沒完全咬爛的食物吞下肚,便盯向小可那邊去。

      「蛤?」夏克特的右耳下的確有個楓葉形狀的小耳環,但平常不注意看是不會看見的。

      「夏克特原來你有戴耳環的嗜好嘛?」殘月迷迷糊糊的說,明顯一臉沒睡醒。

      「喜歡的話是可以先說啦。」楓卡颯鬆了一口氣,便伸出手、慢條斯理的移動到床下。

      只見夏克特的表情不是相當開心,小可靜觀其變,小熊盯著場面不知道該不該說話。

      「這是我的。」夏克特彷彿在壓抑自己不太高興的情緒,語氣相當僵硬的說、楓卡颯歪歪頭:「欸?」

      「那……我的耳環呢?」楓卡颯轉頭過去看了小熊一眼,小熊又再次翻了翻床頭櫃附近的棉被,對她搖搖頭。

      「嗯、不就是耳環嗎?小卡颯別那麼在意了。」小可仍掛著微笑說道:「夏克特,那真的是你自己的?」

      此時的夏克特眼神中充滿了不爽,小可覺得,其實他好像滿容易生氣的,包括之前在碼頭的怒吼、小熊和星幻那時候只吵了沒兩三句夏克特就整個爆吼出來。

      「就說是我的了。」他明顯不想繼續回答這個問題,但小可還是那個令人無法理解的笑臉:「可是,那應該是小卡颯重要的東西吧。」

      「重要?對妳來說多重要。」

      突然間一句話讓楓卡颯的臉色瞬間黯淡下來,殘月瞬間被眼前人轉換表情的速度給嚇醒。

      小熊見情況不對,但小可還是那張臉:「閣下,你這話說的是不是太重了。」

      「不要叫我閣下。」夏克特對對面的人低吼:「從剛剛就問個沒完、妳煩不煩!」“閣下”這個稱呼瞬間變成他暴怒的引爆點:「如果很重要、那就別弄丟……啊。」他氣憤的站起來,看見楓卡颯的表情瞬間僵下來。

      那是殘月在魔法森林見過的慘白表情。

      「卡颯!」殘月又因為腦子當機沒有即時反應過來,夏克特在無可奈何下走出了房間、小熊先是看了一眼小可。

      「妳為什麼要激怒他?」小熊不瞭解她的動機,但她不斷的問話早就讓小熊覺得她不懷好意、小可看了看雙眼空洞的楓卡颯便說:「我覺得妳要先問問妳自己吧?」

      「喂!卡颯!怎麼了!」殘月連爬帶跑的從另一邊的床來到楓卡颯現在這個位置,小熊沒有回答小可令自己無法理解的問題、還是先讓卡颯恢復意識要緊。

      這次卡颯很快就回神了,就和之前一樣又問了一次自己發生了什麼事。

      「我讓夏克特生氣了嗎?」楓卡颯直到走出旅館,她才說了第一句話。

      「不,妳沒有。」小可拍拍她的腦袋:「並不是妳的錯。」

      「耳環之後在找找吧,會找到的」小熊搭上她的肩膀,用自己的臉頰貼上對方的臉頰:「走吧,去修煉。」

      楓卡颯的情緒一直都很低落,隊伍裡沒了朝氣、此時夏克特來到一棟豪華卻不是很大的宅邸,敲敲檜木製成的門。

      「那裡有門鈴,都來第二次了。」星幻把門打開,從裡頭探頭出來,先是皺眉、在看看沒有表情的夏克特、挑挑眉毛。

      「……」對方的臉比以往還要陰沉,星幻臉上三條黑線的看著他。

      「啊、算了算了,懶得跟你計較,進來吧。」星幻甩了甩手,轉身進到屋裡去,夏克特只是乖乖的跟在她身後。

      「嘩!是夏克特閣下!」兩個長的一模一樣的小女孩從客廳的沙發探出頭來,各綁著一個麻花捲馬尾,睜著又圓又亮的碧色眼睛直盯著夏克特看。

      夏克特對他們眨眨眼睛點點頭表示禮貌。

      「星華、星化。」夏克特思考了一下叫出雙胞胎的名字,雖然還是認不出誰是誰。

        客廳中,一扇時空們就從立鏡中發出光芒。

      「進去吧。」星幻沒什麼表情,看起來沒有很在意、倒是一旁的雙胞胎偷笑了幾聲引起了夏克特的注意。

      穿過門後、藍藍的天和潔白的雲朵映入眼簾,漂浮在空中的臺階看起來還相當嶄新;不遠處有著小小的水池。

      「這個池子是可以讓舊傷不那麼容易發作的,你就泡一下吧。」星幻看著他慢慢把右腳的黑靴給脫下、將褲管捲起露出白皙的小腿。

      看上去沒什麼傷。

     外觀即使恢復的差不多了,但裡頭的傷口卻仍然存在著。

      「今天頭低的特別的低阿。」星幻用毛巾沾了池子的水敷上右肩膀,看著對方低垂的瀏海。

      「……真虧她能忍受你,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她低語,夏克特忽然抬起頭讓對方嚇了一跳、伸出手做出拒絕的動作:「不不不,你別說話。我不想知道你發生了什麼!」

      「……」雖然沒什麼表情,但夏克特又把頭低了下去。

      「……我真的不擅長和人溝通。」嗓子裡有點沙啞,但星幻聽得出這傢伙的情緒。

      風微微的吹起他們的瀏海,沉默的悲傷蔓延開來。

       天空之城的黃昏之時特別的短。髮色是杏黃色的小可、在搭上橙色的短袍,被夕陽的紅橘色照耀給人一種朦朧感。

      自從來到這裡之後楓卡颯也把白襯衫換成主黑色、有紅黃線條,長度遮住了半個屁股,黑色系的穿搭和自己原本是暖色系的髮色和眼睛形成了對比。

      總是翹在卡颯髮懸上的壓不下來的頭髮今天看起來有點低落,她只是低頭看著自己坐在平臺上懸在半空的腳,什麼都沒想。

      小熊也只是靜靜的陪在她身邊,今天楓卡颯的狀態和以往不同的相當差勁、平時她總是平穩的面對所有事情,今天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有點屬於狀況外、對於需要專注的戰鬥中實在不是什麼好現象。

      「別扭扭捏捏的,快去!」在大家欣賞美麗又短暫的夕陽即將結束時,後方突然傳來了星幻的聲音、最先轉過去看的是殘月和小可,看見推著夏克特往前走的星幻用不耐煩的語氣說著。

      「我們的隊長雖然是個小鬼但她是沒有孩子氣的臭小鬼啊!害怕個什麼啊!」星幻怒斥了夏克特一番「快去!」

      小熊瞇起眼、聽見她比聲音便撅嘴道:「噢,臭八婆又出現了。」

      星幻痕瞪了她一眼,看在這種情況下她懶得和小熊開戰,選擇用力推了一把夏克特。

      「……」夏克特表情上看得出很焦慮,楓卡颯一臉嚴肅的站起來走到他面前道了歉,讓對方感到一陣不知所措。

      「咦?欸?那個、嗯……」夏克特著急的表情把星幻和小熊逗笑了,其他兩個則是和夏克特差不多的心境。

      「對不起,我不該隨便懷疑夏克特的!」楓卡颯有些難過的聲音低下頭,夏克特原本焦慮的表情緩和下來。

      「我也對我發脾氣的事感到抱歉……。」夏克特不好意思的把眼神撇開,用食指搔搔臉頰:「對不起。」

        楓卡颯一個箭步上去纏住他,她表達歉意的方式一直讓夏克特很無奈。他輕輕的揉揉她橘色的頭髮,像個大哥哥一般溫柔的樣子。

      他嘴角勾起來的弧度雖然只有一點點,但讓在場看著他的所有人一陣震驚。

      「哇!笑啦!」殘月一臉不可置信的從位置上彈跳起來,小可因為殘月的反應而輕輕笑了出來。

      星幻也無奈的笑了幾聲,夏克特則是整個僵硬起來,看起來有些驚恐的看著他們的反應。

      「嘛──你其實也有坦率的時候嘛。」小熊露出戲弄的眼神,用手肘推推他的腰,夏克特更慌張了。

_

        時間的流動沒有人發覺,天色漸漸染成了粉紫色,其他人正在討論著今晚的晚餐、楓卡颯的世界彷彿跟他們隔了一個世界。

        那是她失憶以來一直無法解釋的現象,她覺得她心中有一個人一直住在她心中、她開始注意周遭人們的變化,但心中的疑惑卻無法解開。

      只要作夢,就會夢見那個黑髮周圍結著水藍色冰晶的紫眸少年。

      他有時候會坐在自己身旁說話,帶著溫暖洋溢的笑容、當他要離開的時候,會感到著急、會感到不安、會感到心頭裡無限的疼痛...。

      當要伸手抓住他的時候,他會化為青藍色的光點,消失在眼前。

      楓卡颯最近想事情的時間變多了。

      當她刻意不去想起、不去回憶起她所忘記的過去,少年就會出現在她的夢裡,用著更清晰的聲音問她──

      「不可以忘記啊。」

      「怎麼會想忘記呢?」

      「不是說好了,是一輩子最棒的夥伴嗎?」

      「小涼?」

        ……!

       小涼?

      「呦,你果然在這裡啊。」殘月穿著灰色襯衫跳上平臺,看見楓卡颯一臉驚醒的樣子。

      已經到了睡覺時間,本該上床休息的隊長出去散步都沒有回來,沒什麼睡意的殘月代替大家出來把自家小隊長帶回家去。

      「小涼?」楓卡颯的表情有些緊張,殘月不明白的歪歪頭,走近過去、突然間被矮自己一些楓卡颯給抓住圓衣領往她眼前拉,大聲問道。

      「殘月!小涼是誰?!」

      「哈?」殘月汗顏,用驚恐的神色道:「小涼?什麼東西?」

      楓卡颯鬆開手讓殘月直接往後跌,自己則轉過來用手扶著自己的下巴「……小涼?」她認真的思考,目前她所遇過的人名字裡有“涼”字嗎?

      殘月搔搔頭髮,有時候真覺得要不是她有失憶的症狀、還真想把自家隊長定義成精神病。

       也沒辦法,殘月是見證楓卡颯呆滯最多的。

      「卡颯。」殘月坐下來,恢復平常的那個笑臉「給你看個東西。」

      楓卡颯先是歪歪頭看向他,接著他攤開手,裡頭躺著閃閃發亮、紅橘色的楓葉耳環。

      「啊!我的耳環!」楓卡颯訝異的說,正要伸手去抓,殘月卻又將它握緊,拿離開她的視線。

      「殘月你幹嘛啊!」楓卡颯著急的說,聲音尖了起來「給我!」

      他就和平常一樣,露出頑皮的笑容。

      「先別急,妳回答我幾個問題就好。」

      但笑容之下的,是無法遮掩的不安。

————下集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739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新楓之谷|原創|小說|奇幻|冒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evilfire03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追憶尋時】第十八章、“... 後一篇:【手機繪】《追憶尋時》憧...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qstory輕小書說讀者
《輕小說》  來去自殺勝地找個老婆  (冒險類)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