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9 GP

[達人專欄] 【短篇】愛在幸福逝去之時(上)

作者:羽玥翎♥❤ 莓香│2018-07-27 02:47:23│贊助:98│人氣:3122




  「這和哥哥無關!你少管我!」
喧譁的走廊上,妹妹對我吼著。
憤怒的嘶吼聲讓走廊頓時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的目光全聚集在我們倆身上。

我本想出聲反駁,她卻頭也不回的轉身逃開。
金色的長髮再轉身之際飄過我鼻尖,那是妹妹用的洗髮精香氣…
現在聞起來,就像玫瑰般的刺痛。

沒過幾秒,身後的走廊又恢復以往的喧嘩。
聊著各式各樣的話題開心的笑著。


妹妹會這樣發怒,追溯的源頭…大概是兩年前,我們還是國中的時候。
那時的我們,就跟一般兄妹沒什麼兩樣。
時常膩在一起、走在走廊上會牽著彼此的手、出門採買晚餐食材時討論著要吃什麼好、天氣寒冷時在家和我一起窩在暖爐前、狂風雷雨中的夜晚鑽進我的棉被抱著我一起入睡。
時而為點小事爭吵、為了意義不明的事物起口角、在耳邊細語著悄悄話、閒著沒事時對我撒嬌。

這些事,都在國中時漸漸的失去。




那天妹妹說有事要晚點回家,大約晚上十一點多才聽見玄關的開門聲。
我從房間跑出去關心她,卻看見她染了一頭金髮。

  「妳的頭髮……」
我驚訝的指著她的頭髮。

  「人家想換點造型而已,有必要這麼驚訝嗎。」
妹妹不以為意地說著。

校規可是明文規定禁止染髮的,有染髮的那些學生,全被視為不良少年、不良少女。
  「妳沒事吧?」
我十分地擔心她是不是交了不好的朋友。
但……我們同班,相處的時間也十分的長,她有哪些朋友我也都知道。

  「哥哥不用那麼擔心啦。我有點累,先去洗澡了。」

  「晚餐呢?」

  「在外面吃過了。」
說完便隨手扔下書包走進浴室。

我走回房間思索著,最近我是否做錯些什麼。
但…就和平時一樣沒有任何的不對勁啊。

不對,也許就如她所說的一樣…只是想換個造型而已。
女孩子嘛,想要漂亮想要受人注目是天性。
就相信她吧!


隔天如我所料的,在踏進校門那瞬間就被教官逮到了。
教官也十分訝異的用眼神詢問我:「你妹怎麼了?」
我只能搖搖頭表示不清楚。

午休時,教官便來到教室把妹妹帶去訓導室問話。
我真心希望,她只是單純的想要改變造型而已。


數日過去,學校也沒辦法強制把學生的頭髮染回黑色。
受注目的日子也就染髮完的兩三天而已,隨後大家也習慣妹妹的金髮。
雖然多數沒染髮的學生不會接近有染髮的學生,因為那被視為不良份子,但妹妹在班上就是一個優良的榜樣,一個染髮並沒有改變她的人際關係。

漸漸地,我相信她只是想換個造型,便沒去追問妹妹到底是怎麼了。

一切都和以往一樣,唯一改變的是,她似乎漸漸地在疏遠我。

不知何時開始,她在學校時不再和我說話。
放學採買晚餐食材時,也都是一個人去。
在家聊天的次數也漸漸地在減少。
與我一同上街的次數也銳減著。

上了高中,分到不同的班級,我們也幾乎沒在學校講話。
只有她便當忘了帶時,我會走到她們班上送給她。
或是課本沒帶到時向她借一下。

漸漸的,我也習慣沒有妹妹在身旁的日子。
只是…心裏總覺得,這份日常少了點什麼。
然而我並不曉得,缺少的到底是什麼。




  「妹,妳今天在學校發生什麼事了?」

  「沒什麼啊。」

  「妳們班導放學時有找我過去,簡單的告訴我狀況,為什麼要動手打人?」
雙親忙於事業不在我們身邊,當我妹妹有什麼事情時,導師通常都是找我溝通、詢問我妹妹最近狀況。
雖然上了高中已經被她們班導叫過去四次了,但通常都只是作業未交、成績低落、在班上稍微有點爭執,這是…她第一次動手傷人。
導師也不清楚詳情…只知道兩人吵起來,妹妹先動手扯對方頭髮,沒多久,路過的教官聽到爭吵聲便跑進教室拉開兩人。

  「……不關哥哥的事。」
妹妹一副不屑告訴我的表情,那眼神…就好像在面對一個不認識的外人般冷落。

  「說出來哥哥也許能幫妳啊,不管誰對誰錯,這件事總要出來解決的。」

  「別吵了!人家要去洗澡睡覺了。」
她快步走進浴室,拉上門扇斷絕了我與她的聯繫。
我也只是個高中生…僅僅比她還大一歲,到底該怎麼做…我到底該怎麼幫她……
我一個人坐在客廳沙發上思索著,卻不停地在同一個地方打轉。

我還不夠成熟…還沒有辦法照顧好妹妹……
是什麼時候開始,妹妹拒絕依賴我了。

那晚,就這麼在沙發上睡著了。
隔天是妹妹拿書包敲醒我,我才帶著疲憊的身軀走向學校。


  「所以…你也不清楚妹妹到底發生什麼事嗎。」
午休時,面對妹妹的班導師的提問,我答不出任何有益的答覆。
只能點點頭表示不清楚。
  「老師會再問問你妹妹的,先去上課吧。」

吵雜的走廊上,有著學生在扔紙球娛樂、有著情侶在角落親熱、有著各式各樣的聲音。
腦袋十分昏沉的無法專心思考,走著走著,忽然一聲沉重的撞擊聲傳入耳中,那應該是桌子翻倒的聲音。
緊接著而來的便是教室裡的窗戶玻璃被敲碎,噴飛到走廊上。
清脆的聲音與玻璃反射的光線,使我不得不將目光轉移到那上頭。

圍觀的學生中,隱約的看見一頭金髮的少女和一名男學生在拉扯。
「扯她頭髮啊!」「不要灑粉筆灰啦!」「打架、打架、打架!」「快哦,等下教官來了就沒戲了。」「扯她衣服啦白癡!」
圍觀的學生沒有一個上前制止,反倒是不停的在旁邊火上加油。

越走越近的同時,我在人群間的縫隙,看見了她被壓制在地上。
她狠瞪著對方,卻毫無還手之力。

  「妹…?」

頓時,昏沉的腦袋清醒了過來。
我衝向圍觀的學生,撞開圍觀的學生之間。

  「…哥哥……」
那無助的聲音傳進我耳中。
妹妹被壓制在地上,白色的制服被扯破露出小可愛,裙子也被扯到大腿之下。

我無法想像,是有什麼深仇大恨才能將一個女孩子壓在地上扯開衣服羞辱對方。
我沒等他反應過來,隨手抓起走廊上的滅火器從他太陽穴重擊下去。

金屬與骨頭撞擊發出的「喀拉」聲,使在場的圍觀群眾安靜了下來。
那一下使的他昏倒在地一動也不動。
我一腳踹開他,抱著渾身是傷的妹妹。
  「笨蛋…妳在幹什麼啊!」

  「…嗚……哥、哥哥……」
她使勁的哭著,淚水沾濕了我的衣服,化為尖刺深深的刺進我心臟。
我撫著她的髮絲安慰著她,說著:「沒事了、沒事了。」

圍觀的學生連忙跑去關心那名男同學,卻怎麼也叫不醒。
沒多久,教官終於趕來。
教官瞄了一眼我,便轉身看了看倒在地上的男同學傷勢,看似有點嚴重便叫了救護車將男同學送往醫院。
其餘學生也察覺到事態不妙,便裝沒事的逃離現場,獨留我和妹妹還有教官三人。


  「所以說,妳們到底在幹什麼。」

  「……」
我沉默著,沒能說明現狀。
  「教官…可以幫忙借一件外套嗎。」

教官脫下制服,遞給我
  「你們兩先跟我到保健室吧,你那手指晚點也要處理一下。」
教官指著我的手,我才發覺右手手指正滴著鮮血,應該是剛才拿滅火器的姿勢不正確,上頭的金屬刮破了食指和中指,原來人類的手指這麼的脆弱啊…

  「妹,站起的來嗎?」

  「…嗯……」
她語帶顫抖地說著,接著離開我胸前慢慢地站起身子。
我連忙將教官的制服披在她身上。

  「這回總該告訴哥哥…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吧?」

  「……」

  「事已至此,就相信哥哥一回好嗎?」

我們和教官一步步慢慢走向保健室,一路上,教官忙著打電話聯絡,而妹妹一路上都沉默著。
在保健室阿姨簡單的包紮下,我們兩坐在床邊面對著教官。
但不論教官怎麼提問,妹妹始終不肯開口說明現狀,直到教官和保健室阿姨離開,讓我和妹妹獨處。

妹妹先是向我道歉著,接著抱著我撲倒在床上。
  「哥哥…我也許做錯了……」
她顫抖的身子沒能停下。
我一手放在她纖細的背上,一手撫著她的金髮說著:「沒事的,人都會犯錯。不論是怎樣的事,哥哥都會陪妳一起面對的。」

  「兩年前…我染髮那天…你還記得嗎?」

  「嗯,那是當然的。那天以後…妳漸漸的疏遠我,我怎麼也忘不了那天,到現在還會想著,我那天到底犯了什麼錯、妳到底遇上了什麼事…但怎麼想都想不出答案…」

  「還記得某天,有個陌生人加你LINE,傳了一些你看不懂的圖片嗎…」

我翻著過去的記憶,撇除賣茶的那種陌生LINE
剩下的只有一個沒有頭貼的人,莫名其妙的傳了幾張養眼圖給我。
但這件事我並沒有跟她說過才是。
  「妳怎麼…知道的?」

  「那照片裡的人…是我。」

  「…妳、妳在說什麼啊…」
妹妹突如其來的表明我無法理解的事實。
  「妳的頭髮可是……」
這時我才驚覺,那時妹妹已經染上了金髮。
停留在我印象中的妹妹一直是黑髮…

妹妹離開我胸前,坐在我面前解開身上的外套,露出被扯破的白制服,雙手伸到背後,解開內衣露出白皙的肌膚。
右胸下的兩點黑痣,我怎麼也忘不了。
所謂的養眼圖,就該是沒有一絲的汙染,一切都是很美好的身材,但那張圖上的胸下卻有兩點黑痣。
美畫中殘留著兩個污點,我怎麼也無法忘卻。

  「哥哥可以翻一下紀錄…比對一下。」

  「…不、不用……」
事實來的太過突然,我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
  「所以…兩年前,妳就被他們霸凌…?」

妹妹輕輕的點了點頭。
圖片中,那名躺在草皮上一絲不掛的少女…全部都是妹妹……
然而我卻沒有發現妹妹遇上的問題,傻傻的相信她只是想改變造型。

  「那天放學,我跟朋友的朋友到KTV唱歌,裡面都是高中和大學生,一開始一切都很正常,大姊姊和大哥哥都對我很好,直到我途中去洗手間回來沒多久,發覺自己越來越想睡…感覺不太對勁時已經太晚了…我打開手機想向朋友求助,手機卻被一位大姐姐搶走,她雙眼無神帶著微笑跟我說著:『不要擔心,很快妳就是我們的朋友了』,接著我就失去意識,醒來時我一個人躺在旅館的床上…他們對我做了哪些事,哥哥應該都想的到。」

  「為……」
我很想罵她傻瓜…但一個國二的少女,要說出自己被侵犯的事實…有多少女孩擁有那股勇氣。
換作是我被侵犯,我有勇氣…告訴妹妹嗎。
我打住這個白癡問題,看著妹妹。

然而她就像看透我的心一般,回答了我那個白癡問題。
  「他們威脅我,告訴其他人就把我的照片公布出去、把我侵犯到死,我害怕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害怕連累到哥哥、我擔心…我最愛的哥哥也會被連累……,所以我隱瞞著事實、裝作一切都很正常的繼續過著每一天。我配合著他們的興趣,染成了金髮,在他們需要的時候滿足他們,哥哥收到的那幾張照片…是我在染髮完沒幾天被她們在公園草地上拍的,他們會傳給你,是因為他們察覺到我喜歡哥哥…所以把我的一切…傳給你。之後我否認這一切、拉開跟你的關係…想讓他們不對你有任何歹念。」

之後,妹妹說著這幾年來的每一天、詳細的述說著每一次的遭遇,她的言語化作惡魔把我拉入當時的場景,看著妹妹被好幾個男人侵犯,看著她一次又一次無力的躺在地上。
站在一旁的我什麼也辦不到,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
一切的一切,都超過我這名高中生所能想像的。

妹妹就像玩具一般,被她們蹂躪著。
不時傳著照片、把更多的人加入牠們之中。
一個接著一個、不停地持續下去。
即便妹妹失去了反抗的力氣,像是失去意識般的躺在那,那群人也不曾停過手,直至牠們滿足為止。


會爆發今天這件事,只因為照片一個傳著一個,最後照片流傳到班裡的LINE群中。
班裡謠傳著妹妹在做賣茶的生意,想當然的…妹妹否認這一切。
最後忍不住班裡的揣測與留言,在昨天,妹妹動手打人。
而今天,被打的那位男子為了證明照片中的女性就是她,開始拉扯。


語畢,妹妹撲在我身上抱著我。
  「哥哥…我好後悔,當時沒有告訴你實情……」

  「我對不起妳…是哥哥沒能發現異狀……」

  「我懊悔著自己沒有勇氣。」

  「是哥哥沒有給妳說出實情的勇氣與信任。」

  「如果人生重來…我好希望一輩子都留在哥哥身邊……只有哥哥陪伴的人生,那會是多麼的幸福呢?」

  「…不曉得……但那肯定是像天堂一樣的幸福吧。」

  「我們…還是兄妹吧?」

  「笨蛋…那是當然的,不論妳發生什麼事,妳都是我最愛的妹妹。」

說出一切的她,在我懷裡崩潰大哭著。
我沒能撫平她的創傷,只能緊緊抱著她,給予她溫暖。
第一次明白,自己是多麼的弱小。
保護不了妹妹,也改變不了過去。
事實終究是事實,再怎麼懊悔也無法改變。


剛踏進保健室門口的教官杵在那沒有再往前。
我看了教官一眼,明白未來還有許多的事情要面對、要處理。

在妹妹哭了數十分鐘之後,雙眼紅透的離開我胸前。
被蹂躪過的白皙肌膚映入眼簾,妹妹也許是習慣了…或是早已不在意的不感到任何的害臊。
而我卻像個畜牲,本能起了反應。
緊貼彼此的,妹妹察覺到我的反應,淡淡的說了
  「要是…能早點告訴哥哥……我就是哥哥專屬的了。」

  「笨蛋…」

  「像我這種爛貨,沒資格沾汙哥哥。」
悲傷的笑顏中用自嘲般的言語傷害自己。
她起身離開床鋪,扣上外套的鈕扣才轉身背對我。
  「哥哥說過,會陪我一起面對的吧。」

  「那是當然的。」
我自然而然的,像兩年前一樣自然的牽起她的小手,步出保健室。
站在保健室外的教官正吐著菸,看見我們走出保健室後,吸了一口,便將剩餘一半的菸丟到地上踩熄。

我們跟著教官來到訓導室,長方形的桌子上空無一物,兩旁座了一些沒見過的大人,少數幾個我見過的只有主任、妹妹的班導師這兩位而已,其餘則是胸前別著自己的職位:心靈輔導師、家長會會長、副會長、教官、主任、班導師、被我敲暈的學生家長、警察。
我們依照教官的指示,坐在左側中間的位置。
  「讓我來說吧。」
我明白未來如果打官司,還是必須由妹妹親口訴說一次這些年來的遭遇。
但是能少一次讓她憶起不堪入目的回憶,就讓它少一次。

妹妹輕輕點了點頭,讓我開始轉述這一切。
我握住妹妹顫抖的小手,說出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十分的銳利…從心裏深處吐出銳利的刀鋒,劃過腹部、心臟、喉嚨最後從腦中穿出。
然而這些從心裏吐出的銳利刀鋒,未來也會繼續存在我心裏深處,不時地劃開我的心。
光是言語形容這事情的一切就讓我有這樣的痛楚,實際發生在她身上的一切,是我無法想像的地獄。

短短四十分鐘,我將妹妹說給我的一切,轉述給在場的大人們。
我不清楚,他們能給妹妹什麼樣的幫助。

現在的我只期盼著,那些曾經傷害過妹妹的人…全部,都死刑。
倘若沒有人能判他們死刑,

我也要親手讓他們明白,



何謂地獄。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7197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妹文|短篇

留言共 19 篇留言

死螞蟻司馬燚
隔天一早醒來,發現自己出了車禍,躺在床上變成植物人已久,那些...都是夢。-end

07-27 02:52

羽玥翎♥❤ 莓香
你欠%???07-28 19:10
Renart
揍扁那些混帳傢伙!(握拳

07-27 03:30

老點紅
我被預覽圖騙進來的

07-27 04:06

羽玥翎♥❤ 莓香
覺得那張拍的最好就……設成預設預覽圖了XD07-28 19:11
你聞起來好香
預覽圖騙我看這鬼故事

07-27 06:22

羽玥翎♥❤ 莓香
故事>預覽圖啦XD07-28 19:11
Zzz...
這群混蛋真他媽的該死

07-27 06:34

小黑蚊
妹妹辛苦了

07-27 06:57

バハムート孫文
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07-27 07:23

羽玥翎♥❤ 莓香
度ㄉ,我不是針對你,我是說在座的各位……07-28 19:11
wesim
這讓我想抱抱我妹 幹...我沒有妹妹

07-27 07:38

羽玥翎♥❤ 莓香
趕緊拐一個(?)來吧07-28 19:12
白狐 桜
原來我一直搞錯了你的風格…之前就剛好看到甜的一篇,今天爬之前的文,原來都苦盡一點甘…

07-27 07:59

羽玥翎♥❤ 莓香
以前甜甜的故事居多,現在…不曉得為什麼越來越黑了( ;∀;)07-28 19:12
小任
好看,這妹文期待後續

07-27 08:56

羽玥翎♥❤ 莓香
謝謝(*´ω`*)07-28 19:13
幸嵐
未看先猜 官司應該會輸

07-27 09:49

羽玥翎♥❤ 莓香
敬請期待囉(๑•̀ㅂ•́)و✧07-28 19:13
米妮妹專屬小開
什麼時候要%%%%%%%

07-27 10:25

羽玥翎♥❤ 莓香
這個…可能一輩子都沒辦法在巴哈看到XD07-28 19:13
AllSpider
整篇文唯一感動我的地方是最後四個字 刷一波66666

07-27 11:12

羽玥翎♥❤ 莓香
6666607-28 19:13
忘記惹
舔預覽圖>////<

07-27 11:54

羽玥翎♥❤ 莓香
怕…07-28 19:13
梓淵
最後那一段好棒❤❤

07-27 12:37

羽玥翎♥❤ 莓香
欸黑~♥07-28 19:14
A2266604
妹妹…

07-27 13:02

漣漪
中間好沉重...希望來個 happy ending[e13]

07-27 13:54

羽玥翎♥❤ 莓香
嗯…這個嘛…看我心情決定囉(?07-28 19:15
奈香
有一個那麼保護妹妹,又時時刻刻關心妹妹的哥哥,還會幫妹妹處理所有事的哥哥真好呢...
而且妹妹生氣鬧時,哥哥也會無條件的包容QAQ

我也好想要有這樣的哥哥

07-27 14:26

羽玥翎♥❤ 莓香
我覺得,這些都是身為哥哥應盡的本分啊(๑•̀ㅂ•́)و✧
妹妹是世上最可愛的女孩子,怎麼能不好好疼愛呢!!07-28 19:16
飛彈總司令
少女映O

07-28 11:4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9喜歡★bb85123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日常】台北女僕咖啡廳、... 後一篇:FF32 朝聖&...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我的全創作EP!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