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時空穿越者--跨時空艦隊 part18

作者:美猴王大俠│鋼鐵少女│2018-07-23 23:58:45│巴幣:4│人氣:113
  「妳……」春藤花了幾秒鐘的時間才驚覺這消息的嚴重性。「妳說什麼!?」
  本來漫不經心的臉色驟變,春藤猛的從座位上跳起來,讓周圍的人都嚇了一跳。連在海外的所有人,也都因通訊裝置突然傳出的吼聲而身體一顫。
  「跟......」春藤瞪大著雙眼,像是想看穿空間,親眼確定小野說的是否屬實一樣。「跟睦月......」
  他當然沒辦法看到島上的目標,取而代之的是身旁剛受驚嚇,現在一臉茫然的睦月。
  春藤立刻將說到一半的話吞回去。
  「我......」但是睦月早就聽到春藤那不經意的提及,這也是她現在如此困惑的原因。「我怎麼......」
  「睦月!」
  「噫呀!」春藤突然的咆哮再次嚇的睦月跳起身來。
  「快出去幫我拿個掃把過來!」
  「咦?」春藤莫名其妙的指示讓她更不知所措。「掃把?為什......」
  「快去!」
  「是......是!」完全搞不清楚狀況,又被春藤繃著臉命令,慌亂的心情讓睦月根本沒辦法思考,只能傻傻的服從,踉踉蹌蹌的奔跑出去。
  所有人愣愣的看著睦月匆匆忙忙跑出倉庫的身影,接著轉過頭來,一頭霧水的看著春藤。
  「小野......」而春藤則是等睦月消失在門口之後,立刻轉回電腦前,壓低聲音對著麥克風詢問。「妳說那個敵人穿著跟睦月一樣的服裝?」
  吹雪和夕立大吃一驚,她們大概知道為什麼春藤要突然將睦月支開了。
  「一樣的綠邊水手服?」
  聽著春藤的問句,吹雪和夕立臉色變的更糟。
  「她是不是有著粉色的長髮?」
  在一旁聽不到小野的回答,吹雪和夕立只能盯著春藤不安的臉龐,心急如焚的等候回應。倉庫裡的氣氛瞬間變的相當凝重。
  春藤聽著小野的回答,傻愣在電腦前好一陣子。接著,他焦慮的咬了咬牙,緩緩轉過身來,望向身旁的吹雪和夕立。
  「這怎麼可能!?」吹雪終於忍不住了。「敵......敵人竟然會是......」
  大概是過度悲憤,吹雪講到一半,突然哽咽說不下去。
  「嗯......」春藤抿了抿嘴。「是如月,應該不會錯。」
  「喂!怎麼回事啊?」看著因震驚而雙眼空洞的吹雪和夕立,狀況外的小香著急的詢問。「怎麼突然緊張成這樣?那個叫如月的敵人是誰?是很嚴重的事情嗎?」
  「如月她以前是這個鎮守府的艦娘。」春藤解釋道。「但是她在許久前一次作戰中被擊沉了。」
  「擊沉?」小香雙眼圓瞪。「然後現在死而復生?」
  「還不知道實際情況是怎麼樣。」春藤搖了搖頭。「不過,有件更重要......至少對我們這群人更重要的事情是......」
  春藤停頓了一下,默默看向倉庫門口。
  「如月她是睦月的親姊妹。」
  聽到這裡,小香也不自覺的轉頭看向倉庫門口,像是怕睦月突然回來一樣。
  她終於知道春藤為什麼要突然叫睦月去拿掃把了。拿掃把只是幌子,主要只是想把她支開而已。
  如果讓她知道已經陣亡的姊妹突然變成敵人,一定會受到非常沉重的打擊。
  「為什麼......」不過,不是只有睦月的心情會被影響。「為什麼如月會變成敵人POI?」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吹雪和夕立腦袋一片混亂,對如月的懷念,對事實的不解,對敵人的懼怕,總總心情讓她們無法好好思考,只能呆呆看著春藤,渴望能從他身上得到答案。
  「我現在也沒辦法知道原因。」春藤無奈的搖了搖頭,接著指了指自己的耳機。「不過,傑伊有說,他看的出來如月現在是被心靈操控的。」
  「心靈操控?」
  「是,可能是跟其他被綁架的艦娘一樣,正被一個不知名的主腦控制著。」春藤解釋,接著擠出了一抹微笑。「所以事情說不定沒那麼糟糕。雖然不知道如月為什麼會起死回生,但是如果我們能破除她的心靈操控,說不定......如月可以回到鎮守府來。」
  這是一劑相當有效的強心針,春藤看到吹雪和夕立的雙眼忽然變的明亮,自己也鬆了一口氣。
  消息來的太突然,讓大家一下太過震驚,思考偏於負面。事實上,這說不定真的是個機會,能讓原以沉入海底的如月,回到鎮守府溫暖的家。
  只是到底為什麼如月會起死回生,又為什麼會落入敵人的掌控之下,這些事情必須要查清楚。
  「不過,在確定事實以前,有件事要問妳們。」看著吹雪和夕立恢復生氣的臉龐,春藤又突然繃起臉。「如月的事......要跟睦月說嗎?」
  吹雪和夕立呆愣在原地,嘴巴半張著,卻什麼都回答不出來。
  她們理應知道怎麼做對睦月最好,畢竟她們是她最親密的朋友。但事實是,她們無法判斷。
  如月是睦月最親的姊妹,她應該要被知會,但是這會不會給她太劇烈的打擊,甚至一直惦記這件事情,而影響她之後的一切,吹雪和夕立不敢下定論。
  看著她們兩個彼此互看,不知所措的表情,小奈輕嘆了一口氣。
  「先別告訴她吧。」
  「咦?」
  「我們現在還有很多事情不能確定,不是嗎?現在就告訴睦月,給她的未知感太大了,會更讓她感到壓力。」小奈說道。「等我們把如月帶回來,確定情況之後,再考慮要不要跟睦月說吧。」
  想起睦月在夕立遇襲的那天,哭喪著臉的樣子,小奈實在不忍心看到她再度陷入悲痛的深淵之中。
  看著小奈若有所思的樣子,春藤輕輕一笑。
  「小奈的心思很細膩啊。」事情決定好了,稍稍鬆懈下來的春藤,又忍不住想逗弄一下小奈。「能有這麼體貼的女孩待在身邊,感覺還真是幸福呦!」
  「欸?」小奈愣了一下,接著無奈的扶額嘆氣。「別又來了......」
  「什麼別又來了?」春藤竊笑了一聲,繼續用滑稽的語調說道。「我可是很認真的在稱讚妳耶。」
  一旁的小香看著春藤戲謔的樣子,眉頭微微皺起。
  「我把掃把拿回來了!」
  而這時,睦月忽然從倉庫門口奔進來,手上緊握著掃把,氣喘吁吁的跑到春藤身邊。
  一時沒考慮到睦月回來後的事情,春藤看著那支掃把,突然感到不知所措。
  「掃把給我。」小香卻突然指示。
  「咦?」沒想到是小香先要求,睦月疑惑的將掃把交到已經伸手索取的小香手上。
  春藤也對小香突然的提議感到困惑,他挑眉看向小香,卻見她像是在握雙手劍一般,對著春藤高高舉起手上的掃把。
  「這一棒是懲罰你調戲小奈!」
  「咦咦咦?等等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驚覺小香身上強烈的殺氣,春藤本能的向後一倒,閃過直朝他腦門砸下來的掃把。
  其他人全都傻愣愣的看著這一幕,尤其睦月更是目瞪口呆,完全沒想到自己匆匆忙忙帶回來的掃把居然是被這樣使用。
  「還沒完呢!還有一棒要處罰你不給我看熱像儀!」小香並沒有就此收手,直接在倉庫裡追著慌張逃跑的春藤,手上的掃把兇猛的揮舞著。
  「別......別生氣啦!之後會給妳看啦!然後現在可是在任務中耶,妳不要亂鬧啦!」
  「還敢說我亂鬧?你還不是一樣,對睦月惡作劇,叫她跑出去拿掃把?就你最愛在奇怪的時間點開奇怪的玩笑!」
  「欸?」聽到自己的名字,睦月呆呆的眨了眨眼,接著一臉困惑的看向小奈。「惡......惡作劇?」
  「呃......抱歉啦......」小奈苦笑著回應。「春藤說......因為看氣氛太凝重,所以就開個小玩笑,害妳跑那麼遠去拿東西,真的很抱歉......」
  「什麼嘛!」驚覺自己被耍了,睦月懊惱的一屁股坐到地上。「我還想說有什麼緊急的事情,整個路上超緊張的耶......」
  小奈只是繼續苦笑著賠罪,一邊瞥看著仍在追打的小香和春藤。
  正好是時常不正經的春藤發命令的關係,這個莫名其妙的「惡作劇說法」才有可能成立呢。至少,只要睦月不起疑就好。
  小奈暗自替春藤鬆了口氣,一邊佩服自己姐姐能這麼臨時想到解釋的方法。
  
  #
  
  聽通訊裝置另一端似乎亂哄哄的,傑伊無奈的輕嘆一聲,將注意力轉回眼前名叫如月的少女。
  從剛剛到現在,她沒有絲毫動作,就連眼睛都沒眨一下,只是微微偏著頭看著傑伊和小野。
  雖然可以稍稍看出她頭髮原先保有的粉紫紅色,但是實際上卻已經跟一個毫無生氣的慘灰混在一起,她皮膚也顯得蒼白,看起來應該也是一個複製人。
  把她帶回去,春藤應該可以多研究出一些事情來。
  不過,這個複製魁儡,就算被拿槍威脅著,會乖乖聽他們的話嗎?
  「站起來。」抱持著試一試的心態,傑伊出聲命令。
  誰知,如月完全沒有要反抗的意思,非常聽話的站起身來,並自動的把雙手放在頭上,裝作已完全順從的樣子。只是臉上仍舊一點情緒都沒有。
  她似乎非常願意跟著傑伊他們走似的,這反而讓傑伊覺得事有蹊蹺,但一時又想不到問題點。
  「就這樣帶她回去嗎?」小野詢問道。
  「嗯......先這樣吧,妳來帶路。」目前也沒有其他選項,傑伊輕輕點了點頭,接著轉而對通訊裝置下指示。「小世,妳可以休息了,其他人請到岸邊等我跟小野回去。」
  如月很自動的走到了小野身旁,雙眼盯著她要她帶路。小野看著傑伊瞄著對方的手槍,也不多作猶豫,就拿著手電筒回頭走去,如月立刻跟上,傑伊則走在最後監視著她。
  因為不用再躲躲藏藏,而且方向明確,他們這次移動速度很快。如月一路上完全沒有其他令人懷疑的舉動,反倒是傑伊走到一半手痠,乾脆直接將手槍收起來,走在前頭的小野也只是偶爾回頭觀察一下狀況而已。
  不久之後,他們就回到了岸邊。鋼少們已經聚集在傑伊的小木船周圍,艤裝上的照明燈大開,把那片海岸照得有如白天。
  傑伊和小野剛與鋼少們會合,所有鋼少立刻圍成一圈,將如月包圍在中間審視。剛剛透過通訊裝置聽到消息,大家早已迫不及待想看看本人。
  「她就是睦月的姊妹?」野分上下打量著如月,低聲呢喃。
  「真的跟睦月穿一樣的衣服呢。」磯風也說道。
  「不過,為什麼皮膚這麼蒼白?」而雪風則是憂心的低語,接著突然想到什麼,轉頭看向傑伊。「難道她也是複製人嗎?」
  「嗯,我也是這麼猜的。」傑伊點了點頭,接著看向如月。「真正的如月,現在應該跟其他失蹤的艦娘被關在一起......」
  傑伊突然發現如月有奇怪的舉動。
  雖然手還是一樣放在頭上,站在原地動也不動,但是她的視線正快速的在鋼少們之間穿梭,像是在仔細觀察她們。
  「是說......」大概不覺得四處觀察是可疑的舉動,小神通手頂著下巴想著其他的事。「既然都抓到人了,我們總可以從她身上問出一些事情吧?」
  「這個等回去之後交給春藤問吧。」傑伊回應。
  「我們要怎麼帶她回去?」
  「她不是有艤裝嗎?」傑伊理所當然的回答,卻突然想起艦娘的艤裝並不是想變就可以變出來的。
  他轉頭再看了看如月,此時的她身上並沒有半點鋼鐵裝備,雖然不知道她放哪去了,但是大家大概也不會想回去搜。
  「呃......不然跟我一起搭木船回去也行啊,剛好這樣我也能看好她。」傑伊傻笑著提議。
  「意思是我得拉兩個人的意思?」小野沒好氣的問道。
  「妳可以問問看雪風她們要不要幫妳啊。」傑伊朝著雪風她們擺了擺頭。
  小野迅速將視線投向一旁的雪風一行人,雪風首當其衝,讓她身體不自覺為之一顫。想起上次拒絕同行導致小野極為不悅,現在這一個簡單的任務,雪風她們實在不太好意思再拒絕。
  「是沒有問題啦......」雪風搔了搔臉頰,偷偷轉頭迴避視線。
  如月直盯著她的漆黑雙眼卻讓她嚇了一大跳。
  「雪風......」冰冷的聲音從她口中吐出,似乎是在確認雪風的身分。
  「啊?呃......怎......怎麼了?」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突然被針對,雪風只是默默退了幾步,戰戰兢兢的回問。
  「怎麼回事?」察覺到事情有異,傑伊收起開玩笑的表情,靠到如月和雪風之間。
  如月仍將注意力擺在雪風身上幾秒,接著掃視了一下周圍警戒起來的眾人,輕視的瞇了瞇眼。
  「鋼鐵少女......」
  聽到如月說出她不應該知道的名詞,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這裡不是妳們該來的地方,冒牌艦娘們。」如月看著眾人驚愕的表情,緩緩的說道。「趕快離開,乖乖待在妳們的冒牌時空裡,少在這邊礙事。這樣對你我都好。」
  「妳……妳說誰冒牌?」聽到自己又被稱作冒牌,小神通氣得跳腳,艤裝上的火砲很自動的轉向瞄準如月。「別以為妳是睦月的親姊妹,我就不敢拿妳怎麼樣!」
  「別激動,小神通。」傑伊揮了揮手制止小神通亂來。「現在在說話的絕對不是如月的意識,而是正在操控她的人。」
  在聽到如月喊出鋼鐵少女的剎那,傑伊便大致明白狀況了。
  出生在這個時空的如月,不可能會知道鋼鐵少女的事情,而剛剛如月不斷掃視鋼少的大家,應該就是想確認她們的身分。
  不過光就這樣看,如月也不可能知道任何事,所以肯定是那個操控她的黑手,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透過她的感官來辨識鋼少們。
  如月會一個人待在島上等他們,剛剛還一路聽話的跟隨,大概就是想確認鋼少的身分。傑伊一路上不疑有他,現在才恍然大悟,已經太遲了。
  「你們管理局隨便抓其他時空的人來支援,這違反時空穿越的規則了吧。」已經達成任務的如月不再是原本乖乖的樣子,她將手放到了身後,擺高姿態看著傑伊。
  似乎連管理局的事情都知道的很清楚,看來對方不是泛泛之輩。
  「也比你這種專門破壞時空和平的人好!」傑伊咬牙回應。「快說!你抓走那些艦娘的目的是什麼?」
  「你不需要知道。」如月語氣冰冷的回應。「你只要知道,我們絕不會對阻礙我們的人手下留情,如果不希望你們找來的鋼鐵少女客死他鄉,就趕快送他們回去他們的時空。」
  「喔?明明現在連組個像樣的艦隊來伏擊我們都沒辦法,只派一個如月的分身來誘敵,也敢講這種大話?」傑伊輕笑著回嘴。「你們還是早點放棄吧,不然我們一定把你抓出來,然後讓小神通狠狠教訓你一頓。」
  「嘿嘿!還真有點迫不及待啊。」聽傑伊這樣說,小神通咧嘴一笑,兩手互握發出喀喀聲。
  「不聽勸是嗎?」如月並沒有因傑伊的嘲諷而有任何表情變化。「那麼,只好先教訓你們一下了。」
  「什麼?」
  如月語帶殺意,身體卻沒有任何動作。傑伊警戒的四處張望,深怕有自己沒注意到的埋伏,但也什麼都沒看到。
  只有站在一旁的小野,注意到如月放背後的手有一些小動作。
  只見她用手指慢慢從裙子後拉出一個迷你小盒子,緊握在手上,大拇指一彈將其上的小塑膠蓋打開,顯現出上面紅色的小按鈕。
  小野立刻就看出那是一個炸彈遙控器。
  炸彈放在哪?就算是要針對他們,敵人也不可能猜到他們登陸的位置,將炸彈埋設在附近,而要如月一個人將整個島嶼佈滿炸彈更是不可能。直覺告訴小野,如月肯定是將炸彈藏在自己身上。
  鋼少們都有艤裝保護,應不至於受到嚴重傷害,反而是沒有艤裝保護的傑伊,現在居然還呆呆的站在如月正前方!
  「小心!」
  「咦?」
  看傑伊一臉不知所措的樣子,如月冷笑了一聲,手指按下了遙控器上的開關。
  嗶!
  碰轟轟轟轟!
  所有人之中,僅小野有反應過來。
  她快步奔到傑伊身旁,一把抱住了他,並扭身讓自己的背部面向直衝而來的爆炸烈焰,同時將艤鎧武裝起來。
  爆炸烈焰在艤鎧武裝完畢的同時穿過小野四周,兩人瞬間淹沒在煙霧之中,把鋼少們全都嚇傻了。
  「傑伊!小野!」雪風第一個衝上前去確認狀況,其他人也全都圍了上來,每個人臉上都滿是擔憂之情。
  待煙硝散去,兩人躺在地上的身影才又被看見。
  「嗚......」小野仍緊抱著傑伊,表情因疼痛而緊繃,身上的艤裝有受損的痕跡,不過身體似乎完全沒受傷,艤裝幫她吸收了所有的傷害。「傑......傑伊!沒事吧?」
  「嗚嗯......」小野起身想查看狀況,卻不小心刺激到傑伊的傷口,讓他低哼了一聲。「沒......沒事......」
  他身體似乎沒有大礙,但小野畢竟還是比他嬌小些,不可能徹底保護住他,他的身上各處還是有程度不一的撕裂傷與灼傷。
  「怎麼會沒事?手臂上都是血......」看著那些傷口,雪風擔憂的喊道。
  「只是皮肉傷,不會有事的。」為了讓大家放鬆一些,傑伊掙扎著撐起上半身,想表示自己還有力氣。
  「少來了!你急救用品有帶著嗎?快拿出來給我!」小野才不給傑伊逞強的機會,靠到他身邊吆喝著。
  傑伊苦笑了一下,接著拿出隨身攜帶的急救噴劑交給小野。
  「真是的!全部人裡就你沒有艤裝保護,也不自己小心一點!」小野一邊替傑伊治療傷口,嘴裡一邊心疼的責罵。「你為什麼要離如月那麼近啊?明知道她可能會動手。」
  「嗚......怎麼可能知道啊?她一路上那麼乖......」傑伊忍著痛回嘴。
  「呼!好險小野有及時發現呢。」朝雲大大嘆了口氣。「不然的話,傑伊你......」
  聽朝雲這樣說,傑伊盯著小野積在眼角的淚珠,一股複雜的情緒襲上心頭。
  是呢,要不是小野有及時跳過來護住他,他大概早就被炸的粉身碎骨。
  而且就算穿著艤裝,小野仍會受到爆炸傷害的痛苦,她可是徹徹底底的替自己承受了這次苦痛。
  「呃......那個......」想到這裡,傑伊不經意的說道。「謝謝妳,小野。」
  「嗯?」小野聞言一愣,臉上泛起微微紅暈。「嗯......不會......幹嘛突然道謝啊?討厭。」
  「什麼啊?我道謝也要被討厭?」看著小野害臊的樣子,傑伊笑道。「等等還要麻煩司機妳送我回家呢,當然要先好好道個謝啊。」
  「剛剛雪風答應要換她了喔。」
  「欸?不是說一起嗎?」雪風訝異的搖了搖手。「而且剛剛是說因為要載兩人,現在的話......」
  「說到這個......」磯風突然轉過頭。「如月她......」
  所有人一起轉頭看向如月原本站的位置,想當然那裡只剩下爆炸的痕跡,如月已經徹底的消失。
  不過奇怪的是,四周並沒有散落著令人作噁的血塊,取而代之的是一些不明的灰白色粉塵。
  「果然是複製人嗎?」傑伊用手摸了一下散在自己四周的灰白色粉末,估計這應該是複製如月炸裂之後的殘留物。「可惡......真沒想到她會自我了斷,敵人的首腦也太狠心了吧。」
  「連自爆都會乖乖執行嗎?雖然是複製人,但是也太殘忍了......」雪風嗚咽道。
  「對方根本只把這些人當人偶操弄。」傑伊憤憤的說道。「因為這樣,我們更不能讓他們在這個時空為非作歹,一定要把那些沒人性的傢伙繩之以法。」
  「那現在要做什麼?」小神通問道。「被騙來這座島上,然後如月也沒抓到,我們就這樣空手而回嗎?」
  「嗚......」傑伊尷尬的看了看小神通。「也......也只能先回去了。」
  「呃......至少我們知道了如月的事情吧?剛剛聽春藤的語氣,好像是很重要的事情不是嗎?」朝雲說道。
  「不管如何,有什麼要討論的還是回去跟春藤討論吧,我們沒必要再待在這裡了。」小野總結道。「大家也都累了吧,趕快回去休息吧。」
  
  #
  
  傑伊平躺在小船上,忍著身體各處傷口傳來的痛楚,呆呆的望著天空。
  因為懶的再爭論,小野最後還是甘願自己拉船,雪風她們也輕鬆。大家用最快的速度,朝著鎮守府方向前進。
  時間已及深夜,大家都相當累,而今天連出兩趟任務的雪風一行人更是疲勞。雖然知道有很多事情需要討論,但是現在他們只想趕快回去倒頭就睡,結束這漫長卻又一事無成的一天。
  「小野......」大概是怕自己太無聊睡著,雪風決定跟小野聊天。「妳跟傑伊以前出任務,也常常受這麼嚴重的傷嗎?」
  「嗯?」小野聽了,搖頭笑道。「這樣才不叫嚴重呢,妳沒看過我們更慘的樣子。」
  「啊?」雪風張大著嘴巴,呆了幾秒。「還有更嚴重的......」
  「身為管理局戰鬥部門的人,可是得常常跟死神打交道的。」小野苦笑道。「有一些很可怕的經驗,我看就別提了吧。」
  「嗚......抱歉......」
  「不過,因為我們醫療部門也很強大,只要不是當場致命,理論上他們都救的回來。」小野繼續說。「而傑伊可是醫院的常客呢,他大概也習慣了,妳不用擔心他。」
  「嗯......」雪風若有所思的低頭。「這麼危險的工作,小野為什麼會願意做呢?」
  「該怎麼說呢......這就是我的使命吧。」
  「使命?」
  「管理局的成員可不是隨便都能當的喔,我和傑伊以及其他所有人,可是被選上的。」有別於剛剛回想過去災難的苦笑,現在小野的微笑相當真摯。「畢竟這個工作攸關於每個時空的和平,一定要有人負責,接下這個工作的我們,說什麼都不能隨便逃避呢。」
  「這樣啊......」
  「而且,雖然任務大多很危險,但是成功之後,看到被救的人幸福的樣子,自己也會很開心呢。」小野笑道。「還有,做這個工作,還可以認識很多新朋友,我不就因為這樣才認識妳們的嗎?」
  看著小野的笑靨,雪風也靦腆的笑了一下。
  「是說雪風不是也一樣嗎?出生的時候就是大東日的驅逐艦,也要為了自己的國家出去進行危險的任務嗎?」
  「嗚......」雪風用手指戳著臉頰思考著。「雖然是這樣沒錯,不過......感覺自己不像小野一樣這麼偉大。」
  「怎麼會這樣說呢?」看雪風有些困擾的樣子,小野疑惑的眨了眨眼。
  「就是......總覺得自己所能做的事情不多。」雪風搔著頭尷尬的說。「我只是一艘小小的驅逐艦,在眾多學姊面前,我......我根本沒有能力去改變任何事情......」
  雪風說到這,表情顯得相當失落。
  想起以前的一些戰局,自己就算拚了命,似乎也沒能做什麼扭轉戰局的貢獻。
  「雪風想太多了啦。」
  「欸?」
  「我們本來就沒有要改變任何事情啊。」小野解釋道。「就算是管理局的人,有些命運注定的事情,我們就算再怎麼努力,也沒有辦法改變它。」
  「咦?那麼......」
  「不過,再沒有違背命運的狀況下,有一些人,一些好人,善良的人,值得信賴的人,我會拚盡全力保護他們。」小野繼續說。「這就是我們該做的。並不是要改變什麼,只是盡力守護我們想要守護的人,就只是這樣而已。」
  看著雪風歪著頭,有些困惑的樣子,小野溫和的笑了笑。
  「雪風一定也有自己想守護的人吧?」她轉頭看了看周圍其他的夥伴們,像是在示意雪風一般。「就算世界不會因妳而改變,只要能守護好她們,永遠陪在她們身邊,這也是一種幸福,不是嗎?」
  順著小野的視線,雪風看著旁邊打著哈欠的磯風和野分,前方說著閒話的朝雲和小神通,心裡忽然感觸良多。
  「原來如此。」她欣然一笑。「這樣我明白了。」
  「喂!喂!聽的到嗎?」
  聊到一半,通訊裝置突然傳來春藤著急的呼喚聲。
  本來都已經處於無意識漫遊的大家,倏的都甦醒過來。
  「怎麼了,春藤?」小神通首先發話回應。
  「妳們的兩點鐘方向偵測到不明的艦隊!」
  大家一聽,全都轉頭看向右前方,就連傑伊也都坐起身子查看。但是現在深夜,全部黑壓壓的一片,根本沒有辦法看到敵人。
  「不行,太黑了,什麼都看不到。」就連拿起望遠鏡的磯風,也搖了搖頭。
  「對方有多少人?距離多遠?」沒辦法肉眼觀察,小神通只能繼續從春藤那裡得知消息。
  「六個人,預估再三分鐘進入妳們的射程範圍,大家準備作戰。」
  大家立刻收起疲態,將炮口轉向三點鐘方向,探照燈也預備好,準備隨時行動。
  「為什麼會遇到敵人啊?」朝雲緊張的問道。「敵人怎麼會知道我們的位置?」
  「還是說只是巧遇?」小神通思考道。「不對......現在距離鎮守府沒多遠了,這裡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位置,敵人怎麼會在這裡?」
  「沒有辦法迴避嗎?」小野擔憂的詢問。「我們還有傑伊要顧......」
  「嘖!真麻煩......」斜眼看了一下在船隊最後頭的傑伊,小神通低嘖道。「到底怎麼回事......」
  在所有人心情焦慮,感到有些不知所措時,雪風看著敵人來的方向,眼睛瞪的大大的。
  明明什麼都看不到,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內心卻冒出一股很深的羈絆感。
  「需要機娘們先去騷擾嗎?」隼鷹提議。「用她們的熱像儀,應該可以先攻擊......」
  「等一下!」
  「咦?」所有人錯愕的轉頭,看向突然大喊一聲的雪風,才驚覺她表情有異。「雪風......妳怎麼了?」
  這個感覺......難道是......不!不會錯的!
  雖然這是第一次有這樣子的感覺,但是雪風就是可以這麼篤定。
  「我去找她們!」
  「什......」雪風什麼都沒解釋,就突然直直朝著敵人的方向衝過去,所有人都嚇了一大跳。「喂!雪風!幹什麼?回來!」
  所有人追在雪風後面,跟著她朝著敵人衝過去。
  雪風直接把探照燈打開,像是要告知對方自己的位置一樣。她把燈光朝著前方打去,沒過多久,就可以看見有群人影正在靠近。
  如果自己真的沒感覺錯,那對方應該也會有一樣的反應才對。雪風在心裡相信著。
  「看......看到敵人了!」透過雪風的照明,磯風指著前方的敵人,著急的大喊。「雪風!妳到底在幹嘛?」
  「可惡!」今天晚上的任務已經很不順遂,現在雪風還突然發瘋,小神通咬著牙低咒了一聲。「各位!火炮魚雷預備!準備開......」
  「不要開火!」聽到小神通的命令,雪風嚇的大喊。「對面是友軍啊!」
  「友軍?」
  不理會大家驚愕的眼神,雪風獨自一人,朝著面前的艦隊航行過去。
  對方的艦隊似乎也注意到雪風了,她們緩了下來,只有一個人仍保持著速度,筆直朝著雪風衝過來。
  心裡的羈絆感變的更加強烈,雪風知道自己的感覺是對的,但又同時對這件事感到驚訝萬分。
  兩個少女最後在所有人的探照燈照射之中,在兩團艦隊正中間會了面。
  雪風快速審視了對方的樣子,棕色的短髮,一雙又大又圓的黃色眼睛,穿著一件感覺過大到可以當洋裝穿的水手服上衣,下半身像是沒穿一樣,讓雪風看了都覺得有些害臊。
  這個人......難到就是......
  一股熱流從心裡直傳到嘴巴,迫使她開口。
  「「妳是雪風嗎?」」
  兩個少女異口同聲詢問對方,接著像是受到驚嚇的小貓一般,向後大退幾步,卻重心不穩而跌倒。
  
  #
  
  文後廢言:
  
  所以就是艦娘要多六個人來到鎮守府
  所以就是有一個是雪風
  所以就是剩下五個我不知道要是誰
  所以來問問看大家想要出現誰?
  雖然不一定會有戲分就是了XD
  然後希望是原動畫本就沒有出現的角色
  如果能夠是動畫沒有但是劇場版有的最好,就可以當作連貫了XD
  都沒有人提議我就要加秋月了
  什麼你問為什麼?
  因為我在戰艦世界有練她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6845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艦隊 Collection|鋼鐵少女 (ZECO)|鋼鐵少女

留言共 2 篇留言

小綠豆 記住那MDFK
劇場版就一定要有鳥海吧?畢竟作為開場夜戰的三川艦隊旗艦一定要DER辣!
雪風的好姬友時津風也是一定要的 同樣作為16驅逐艦隊兼島風好碰友的天津風也該出現
天天被婊的航空驅逐艦RJ也可以出來www
糟糕 好像能用的角色真多啊R

07-24 13:05

美猴王大俠
太多啦XDD
07-24 14:43
小綠豆 記住那MDFK
而且還有其他時空異位體還沒相見恨晚阿www是不是該補齊來?

07-24 13:08

美猴王大俠
有些不一定會讓他們相見耶0.0
留點遺憾(?07-24 14:4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jacky6551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臉書網誌上的古文2 - ... 後一篇:臉書網誌上的古文3 -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nnricn所有人
千萬別惹怒任何一個小說家,不然你會成為下一個劇本裏的死亡名單。-白三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