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煉獄-11

作者:科科笑│2018-07-21 19:04:24│贊助:0│人氣:32
如果未看過前言打預防針請先點及去看前言:

  「喂!達克,你沒事吧?」托爾的臉瞬間出現在我眼前,害我嚇了一跳。
  「吶,托爾,我問你……所謂的五皇是不是叫作阿格蘭、悠斯、雪莉、亨利跟提爾?」我所說出的每一個字詞都帶有顫音,儘管我想保持冷靜,但是我的身體還是剋制不住,放在一旁的雙手顫抖著,雙腳險些站不穩,抖的異常厲害……這些現象更是告訴我這恐懼是發自內心的。

  托爾的棕灰色雙眼突然縮的極小,一臉驚訝地開說道:「你,怎麼知道?我明明沒有跟你提過他們的名字啊!」
  「那不重要……」我已經驚嚇到極限了,雙手舉起,護住頭部,膝蓋彎到使我坐在地上,身體蜷曲成球狀,才繼續張口說道:「……因為他們要來了。」

  根據剛剛阿格蘭所說的話,亨利跟提爾正往其他小團裡移動中,疑似是想要毀滅小團體沒錯……但是還有哪個小團體比我們原罪組更有勢力?
  因此我做了大膽的推測,五皇他們正往原罪組移動中……但是會是先抵達老大的所在地,抑或是直接攻擊原罪組的基地?

  「夏廷,你說呢?」老大冷靜地轉頭,盯著夏廷看。
  夏廷雖然表面上保持冷靜,但是他臉上的汗珠不停地落下,緩緩張口道:「我不敢否認……但是我認為不可能。」

  「看你緊張成這樣,機率應該不小吧?」老大一眼就指出夏廷的不正常處,語畢他轉頭向艾達琳說道:「無赦組!你們的條件我可以接受,合作成立!夏廷,麻煩你了。」老大說完後逕自轉身離去,而大伙們也一同跟上前去。

「是。」夏廷說完後帶著幾個小弟留在原地。看來剛剛老大應該是給夏廷下了什麼命令。
  就在我走踏出第一步時被某人叫住了。
  「達克,我們無赦組隨時都很歡迎你,你想要來的時後就來吧!」艾達琳說著。
我沒作出任何的反應,繼續往大伙方向走去。

  「這到底……為甚麼,五皇前來毀滅我們是跟『自由』有關嗎?」黑格爾一路上不耐煩地說著。
  「……」我不回話只是繼續走著。

  我不敢明確地相信我不久前所看見的畫面,但是夏廷嚇成這樣就代表剛剛夏廷所看到的畫面跟我所見的有些相關,但是為甚麼夏廷想要對隱瞞我們這件事呢?正常來說,不是要讓我們更早啟程回去組裡救大家嗎?雖然現在也還不能斷定五皇一定是攻去基地。

  「喂!小鬼,你告訴我你為什麼會知道五皇要來打我們?」黑格爾終於問到了事情的重點。
  「嗯……直覺,直覺嘛!」我含糊地帶過去,總不能直接跟他坦白說我有超能力吧!
  「如果你這小鬼的直覺錯了,我就給你好看!」黑格爾亮出拳頭……頓時間,我的背脊一涼。好像有甚麼東西逐漸接近了。

       看著佇立在眼前的基地大樓,為什麼我會有如此不詳的預感?
  「非隊長級的等等看狀況先做迴避動作,我可不准你們有任何一個人出差錯……大家可要平安啊。」老大不安的神情全都寫在臉上。

  我們一夥一同走上原罪組的樓梯,一股很厚重的血腥臭味撲鼻而來……這,難道五皇真的來了?!
  老大一手推開大門,坐在我們眼前的正是所謂的五皇!

  一個女人,墨綠色短髮,紫色深邃的美麗雙眼,僅穿著白色的長板內衣,姣好的身材在略微透明的外衣下,若隱若現,下半身為藍黑色的牛仔褲。清秀的臉龐更讓人不會聯想到,她就是傳說中的五皇……

  她側坐在老大的專用座椅上,她閉上雙眼,看似處在休息狀態。
  而另一位男子堂堂正正地坐在椅子上,陰險地笑著,欣賞我們一個個步入這房間。
  那位男子有著魁武的身軀,壯碩的體格,黑色平頭,以及咖啡色的雙眼,從他眼裡看不出他所想表達的心情。他身著簡略的黑色運動衫,以及淺色褲子。

       眼前這位男子的右手輕鬆地放在椅把上,而另外一隻手……居然抓著一位組員的脖子!
  「……你到底想幹嘛?」老大的語氣充滿著小心、警示的意味。
  「看不出來嗎?你們大可可以欣賞一下,我們為你們房間所作的免費裝潢,如何?」他裂嘴一笑,用頭指了指周圍。

  剛剛一進門,都只把注意力放在他們兩人身上,但經過他這麼一說我才發現周遭有多麼可怕……
  周圍盡是一些被扭斷頭的組員們,隨意地丟棄在地上,甚至有些的頭骨被重重地踩了一腳,一整面牆不知為何,居然破裂壓倒在組員身上……
  回頭頭一看,最近房間內有著大量的血跡噴灑在牆上,亮麗的血紅已經被空氣氧化,褪色接近咖啡色……

  隨處可見被折斷的手臂,被迫與身體分開的腳骨。在花瓶上居然來有三四隻不同膚色的手臂被插在內,五隻手指頭有些蜷曲成拳,有些則是呈現詭異的形狀,我想應是被踩到骨折了吧!五皇把這些受害者的手臂當作花朵裝飾,而血液沿著瓶緣溢了出來,過多的血水在小茶几上印上了深厚的一疊圓形血跡。

  而一旁的斷頭的拖把上頭被插上了一顆頭顱,沾滿鮮血的頭正瞪大雙眼地看著,嘴張大,自此伸出的舌頭被裁了一節,硬是被塞在他的耳朵內……詭異的景象,可怕的氣氛頓時達到頂點。

  「……你這傢伙……」老大氣的咬牙切齒,從齒縫透露出的只有這幾字。
  「喔!你不滿意我們幫你們所作的裝飾啊?」男子微微一笑,握住脖子的手收緊些。被緊握住頸子的人只能不停地咳嗽,但是又咳不出任何聲音,不論他再怎麼使勁地拉扯他頸上粗壯的手,也是無法起任何用,那隻手持續越收越緊。

  「喂!快把人放了!」托爾一出聲就叫敵人收手!怎麼可能那麼好康?
  「喔!好啊……」男子眼角上揚,詭異的笑容更顯的眼前這位仁兄是個變態……
  手使勁一收,「啪!」的一聲,脖子應聲斷裂,手中的那個少年已經斷了氣……
  「切,原本想跟阿格蘭一樣下手的漂亮,果然還是需要多多練習一下……」眼前這位男子在口中滴咕著,毫不在意前一秒拿走了那人的性命……

  「哼,憑你這種殺人方式可能還要練個幾百年,畢竟你跟他的藝術就是不一樣啊!」側坐在椅子旁的少女竟在此時開口搭話了。
  「嗯……有道理,也罷……」男子轉而盯著托爾看,繼續開口說道:「你剛剛是想要我把人給放了對吧?我這就給他放了吧!」邪惡的笑容高掛於臉上。
  他伸出另外一隻手,一隻手抓著頭顱,另一隻手捉著身子……

  「你到底想幹嘛?」不知何來的聲音在空中迴盪著……這聲音聽起來好像是我的嗓音,但是沒有一個人轉頭看我,依舊緊盯著以前這副景象,一片靜默……
  「想幹甚麼?當然是……」他用力一扯,頓時間頭骨與身子就這樣分離了……
  「當然是放下啊!」分離的肉塊在他眼前飛躍著,血液頓時間四濺,粒粒的血珠往最近的老大臉上抹去,很快地,在他臉上畫下從部下身上流出的血痕。

  「……」老大瞪大了雙眼,沒有發出任何一個聲音。
  「哼,果然弱者不敢出手阻止……還是因為這傢伙不是你所謂的同伴啊?小老鼠?」少女指著男子手中的頭顱,輕鬆地說著……喂!這傢伙可是被你們害死的啊!為什麼妳可以那麼冷靜?

  整個火氣在我體內醞釀……好想往前衝去,揍扁眼前這兩個人渣!不把生命當人看的傢伙!我不管你們是甚麼五皇還是四皇!都去死算了!
  環顧周遭,每個人的雙眼都充滿血絲,但是依舊保持沉默。
  「……動手!」老大心一橫,終於把該說出口的話說完了!
  「喔!你們終於要打來啦?提爾。」男子輕笑著,站起身來。

  「終於嗎?」女子笑著,緩緩地蹲下,陡然間,她的手插入牆緣,輕輕一抓,居然把整面牆拆了下來!
  「切……」托爾悶哼了一聲。
  女子二話不說,順手就把這面牆往我們這邊拋來,托爾瞬間擲出一記炸彈,陡然間彩球炸裂,瀰漫的煙霧使我們處於較有利的狀態,畢竟對於這空間較熟悉的是我們,靠著對空間的概念作出適當的判斷對我們有利,但一個差錯就可能被敵人逮個正著,一命嗚呼。

  鏗鏘有力的刀子在空間不停地響起,四處皆是……這時後的我該做些什麼?雖然我是有所謂的「學習能力」,但是真的能夠在緊要關頭做到嗎?不,這時候的我應該保護好我自己就夠了,不應該往前去當拖油瓶。我找了個適當的位置躲好,以保全自身狀況外還可以觀察狀況。

  煙霧逐漸散去。如同剛剛老大下的命令,所有非戰鬥隊者的隊員們都對居於二線,戰場上目前是二對六的狀態,人數上來說對我們是有利的……但是對手是五皇,我們到底能撐到何時?

  「因為弱者沒有資格生存,想要活下去就得拿出相應的實力……」語畢,黑格爾很自然地亮出那一把手槍,快速的對那兩人扣下板機。

  男子輕鬆地揮手,瞬間接下了子彈。女子則是拿起一旁裝飾用的鋼琴,把子彈擋下。
  見狀,黑格爾暗自「嘖」了一聲後,繼續開槍沒有說任何話。實際上黑格爾應該也知道,槍類的攻擊對他們兩個怪物沒有任何用,但若可以造成他們在攻擊時稍微的延誤行動,這都對我們有利。

  而托爾與兩位我在戰場見過的作戰隊長,黑格爾跟瑟斯特一同對抗那位女子,老大則與剩下的作戰隊長一同對付那位男子。

  拔出刀刃,瑟斯特揮舞著巨大的劍身,而托爾則是選擇在適當時機內丟出彩球引爆,抑或是使用定時彩球做為埋伏,但是眼前這位苗女子準確閃過巨劍的攻擊,就連爆炸的威力都閃過,黑格爾趁機偷襲射出的子彈也無法造成傷害,她自身沒有因此受到一絲波及!天啊!這根本不是人類吧?

  「喔!小弟弟,你們這樣不停攻擊都沒有打到我耶!會不會感覺無力了一點啊?要不要我給你們一點福利?」女子嫣然一笑,不知何時她居然從他們兩者眼前消失,站上櫃子。
  「就請你們……吃櫃子去吧!」她往下一躍,雙手還不忘抓起櫃子往他們兩人丟去。

  這櫃子一丟讓她又成功躲過黑格爾的射擊。瑟斯特見招拆招,揮出巨劍把櫃子劈成兩半,此時,那位女子在落下時,不小心採到剛剛托爾所埋伏的彩球,進而觸發引爆機關!
  火花四濺,照理說那位女子的腳部應該要被炸傷的,但是她安然無恙地煙霧中走了出來……毫髮無傷?!

  「是很可愛的武器呢!但是……火藥的威力還是不夠看!」在那清秀的外表下居然潛藏著如此令人懼怕的威力,連足以把一般人炸飛的炸藥對她都沒有效果?
  「切……」托爾咬牙切齒繼續丟出彩球,儘管它的火藥威力不足以造成傷害,但若是擊中要害,高速的威力依舊可以造成小程度的損傷,目前只能用積少成多的效果了。

  「該結束了吧?拖那麼久了……就先拿你來開刀好了!」女子微微笑著,輕而易舉消失在眾人眼中,下一秒就出現在托爾身後!
  「……什」托爾驚訝地還來不及說出任何一句話就被女子手中的小刀捅入臂窩!
  托爾一個倉促地往前翻滾,跪坐在地,有些狼狽地呼吸著。

  「唉呀,居然被你躲過了……我還以為會一刀刺進你的心臟呢!」女子輕笑著,舉起剛剛被托爾揮掉的小刀,身出粉色的舌尖輕舔刀刃上的血跡,血液從她舌尖落下,低落地面形成一滴血漬。我在此深深地感受到,所有的五皇似乎都很喜歡血的味道……這一群變態。

  「你這傢伙……」瑟斯特忍不住地著急了起來。
面對主將級的托爾持續被壓制來看,眼前所面對的敵人是目前為止強到一個極限,不是說說就能打敗的傢伙,但是為了剛剛被殺掉的同伴們,沒有辦法放棄戰鬥。

  「這麼弱可是打不倒我的喔!……不是要報仇嗎?你們這群小老鼠們,不是要為那群白老鼠們報酬嗎?還是說……旁邊那隻小兔崽子也要來參加啊?」她的眼角瞄向我,頓時間我的身體居然就動彈不得……頭一次受到這種震驚的視線,我的身體無法動彈,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儘管我努力想要移動身上的每一寸肌肉身體還是不為所動,為什麼我動不了?明明都已經張口想要告訴她我不是甚麼小兔崽子,但是我只剩呆愣愣地張口,一個音節都喊不出來……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恐懼?面對五皇的我甚麼事都做不了,我到底在幹嘛?!老大用了重要的土地換回了我,而做為夥伴的我居然沒有做出任何的回報!我到底在幹嘛?

  托爾拖著那疲憊的身子搖搖晃晃地站起來,右手還緊壓著臂窩被劃到的傷口抑制鮮血流出,又或者阻止自己不要去注意那痛楚。
  「……放過那傢伙。」托爾只講了這一句話,但身子卻是抖的厲害……剛剛捅入肩窩的傷一定很嚴重,已經造成相當嚴重的疼痛。讓他能夠無視痛楚,硬是擠出那幾字更是讓我對不起他……我的罪惡感逐漸上升。

  「小弟弟快逃啊!」瑟斯特朝我大喊著,眼神煞是恐怖。
  我陡然一驚,搖著頭表達我不想離他們而去。既然我們是夥伴,我就不應該丟下他們而走,要死大家一起死!我不想要一個人獨活。
  黑格爾瞪大雙眼,張口大喊著:「你這傢伙根本是個廢物!留下來有甚麼用?又幫不了我們!快給我滾!」他的眼神沒有讓我有任何的辯解空間。

  當下也許是我的自信作祟,心一橫……好吧!沒錯!我就是個廢物!滾就滾!我才不要在這邊妨礙你們去找死!我一個轉身正要跑往走廊的另一端,陡然間一個巨大的黑影站在我身前擋住我的去路。是剛剛那位男子!精壯的身軀很輕鬆地就把走廊給整個擋住了!

  「你真的以為我會讓你輕易過去?我可是五皇啊!今天在場的所有人都得死!」語出驚人的他一手揮過來,正要擊中我時驚險的一個亮光擋在我眼前,是老大的武士刀!
  「走!」老大奮力一喊刀子用力往回扳把那男子的重心分散開來,使他一個不穩滄浪跌倒,而我抓緊空隙就往走廊跑了過去……

我一直拼命地跑,直到我上接不接下氣。眼前的視線一片濕熱……
  他們分明就是為了讓我獲救才叫我趕快逃走,但是我有甚麼資格逃走?
  明明在場的所有人都為了失去的同伴們而拼命,那我做了甚麼?我付出了什麼?
  答案很明顯,我根本甚麼就沒做。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邊……就跟黑格爾所說的「廢物」一樣,那我到底算甚麼?

  要比喻的話,只是一隻軟弱的螞蟻,一踩就死的傢伙,那我有甚麼資格活下去?
  「想活下去就拿出相應的本事吧!」黑格爾的話出現在腦海中……
  他說的沒錯,我根本就沒有資格,還自以為被稱作是「夥伴」,就在那邊開心得半死,我到底憑什麼?

  身為「夥伴」的我臨陣脫逃,雖然說要先保護好我自己才能夠拯救他人,可是依照剛剛的狀況,他們根本無法戰勝五皇……如果他們都死的話,我有活下來的資格嗎?
  他們都死了的話,那原罪組也分崩離析了,「自由」已經開始了,像我這樣的弱者還是難逃一死吧!

  與其死在他人手中,我何不自我了斷呢?這樣才不會丟原罪組的臉吧!
  自殺算了……畢竟我待在這世界上就連一點貢獻也沒有。
媽媽,謝謝妳那麼相信我,獨自一人辛苦地把我養大,妳可能正在祈禱我平安的活下去,但是現在的我到底有甚麼理由活下去?

       明明是「家人」,我沒有辦法保護媽媽妳,還害妳被王政抓去;明明是「夥伴」,我卻沒有辦把拯救托爾免於受傷;明明是「朋友」,我卻拋下所有的朋友,為了自己的性命逃離戰場。大家都為了我做了那麼多,那我到底為大家做了什麼?我只不過是一個廢物罷了,根本沒有資格享有這些親情、有情的溫暖。

  在眼框內打轉的淚珠不停滴落。周圍似乎有水管漏水,前面的積水水面可以看見我哭喪著臉的倒影……
  我為什麼要哭?明明就是因為我沒有用,哭了又能幹嘛?弱者能夠哭泣嗎?算了,先自我了斷再說……這是我想到唯一能夠回報老大他們救了我這一條微不足道的生命的做法……不過我真的這樣就能夠離開這世間嗎?媽媽如果知道我已經死了的事情後會很傷心嗎?

  我拿起一顆石頭往玻璃丟去,玻璃「匡」一聲地碎了滿地。我往前走去緩緩蹲下,開始使仔細尋找哪一片玻璃是最銳利的……如此銳利的邊緣在頸動脈上劃下應該比較感受不到刺痛吧?

  ……這一切的一切都要結束了。微微一笑,我已經體認到了自己的存在是多麼渺茫。
  冰涼的玻璃輕觸我的頸子,使我發了一陣哆嗦,不過我還是繼續移動碎片……陡然間,碎片居然所手中脫離了!

  睜開雙眼,剛剛還握在手中的碎片被打成沙塵……落在地上的是小石子?
  轉頭觀察周遭,是希爾斯!為什麼她會在這裡?
  「沒想到才剛跟你分開沒多久,居然就有想找死的念頭?」不知從何處出現的艾達琳輕拍我肩,柔聲地說著。

  頓時間我的淚水又再度崩潰,水珠不停地留下來……艾達琳用雙手緊緊地把我抱住,讓我緊靠著她的胸懷,突然間有種家人的錯覺……可是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這裡可是原罪組的地盤啊……對了!這不就是另一個辦法嗎?

  我使力把鼻水與淚水吸入鼻腔,忍住哽咽聲,開口問道:「老大他們遇到危機了,可不可以幫助他們?」我緊盯著艾達琳,渴求她給我一個正面答覆。
  「……對手是五皇,對吧?」艾達琳的臉色一沉……糟糕,該不會是否定的答覆吧?

  一秒後,艾達琳繼續開口說道:「雖然我們無赦組已經跟你們組談好了,不過……看在你的分上,我們過去幫忙就是了。」我驚訝地看著她,沒想到她居然會答應。
  「走吧!距離下午的鐘聲還有30分,如果不在那之前先解決五皇,在人手不足的情況下要奪取『門票』可是有點麻煩。」艾達琳站起身來,帶領著大伙往原罪組基地直奔而去。

  不出幾秒,我們來到了原罪組的基地。
  艾達琳一進門就往前奔去,直擊那位男子。而她帶來的那幾位主將也二話不說上前助陣。
  環顧周遭,夏廷出現在戰場上跟女子搏鬥,這讓我回想起來他剛剛被老大留下來跟無赦組談論事情,看來是他把無赦組的成員們帶來的。

       有位看起來是A級作戰隊長的金髮大叔倒在一旁,表情扭曲,但是嘴角卻慈祥地上揚,腳部已經被硬生生地扯斷,後腦勺居然還有血水滲出,血水印上了紅毯。黑格爾身上多了許多傷痕,但他還跪在安全位置給予支援。托爾倒在一旁,我無法確定他是不是……如果我剛剛可以更快想到找艾達琳他們來支援的話,說不定這位大叔就不用犧牲了,所有人也不用受傷了……
  陡然間這房間充滿強烈的碰撞聲,這是身體與牆壁衝撞的聲響!

  「瑟斯特!」這是老大的叫喊聲。
  瑟斯特大叔就這樣被人打飛到牆上,一根鐵棒直直地穿過他的心臟……
  大叔的雙眼緊緊地往男子望去,一副不甘示弱的樣子……但是被貫穿心臟的那一刻起,他的心臟已經停止跳動。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子殺害我們?明明我們並沒有打算跟他們爭取「自由」……
  「嘿嘿!這就是弱者的下場……而你也差不多了,奇蒙。」男子的雙眼如老鷹看見獵物一般,貪婪的笑容更顯得他扼殺的人數還尚未滿足他的慾望。
  艾達琳陡然間出現在男子的身後,給予他一記直拳,威力之大,甚至把那精壯的身子給打飛一公尺遠。

  「……妳。」老大一臉驚訝地盯著艾達琳看。
  「可別搞錯,我是為了達克而來,不是為了你們。」艾達琳冷冷地答腔後就往前衝去。
  一個側踢把男子壓下,但是男子只是輕笑,沒有回擊……難道這只是一個騙術?
  「危險啊!」我朝艾達琳大喊著。

  見狀,艾達琳瞬間往後輕跳,躲過男子想抓住她的詭計。
  「呦!沒想到居然會被這個小鬼看穿啊?」男子伸手往右上方,徒手撕裂瑟斯特的左腿,屍體被撕裂的聲音迴盪在房間內……他居然把瑟斯特的腳給拔了下來!這傢伙到底在做什麼?

  男子把肉塊拿近嘴角,正要咬下去的同時不知從何處而來的小石子直擊他的手,因位小石子高速前進加上體積小使得單位面積受到的攻擊力加大,儘管他的手再怎麼強韌也受不了衝擊,因此剛剛被撕裂的肉塊已經被擊到落在地上了。從剛剛發射小石子的方向看去,投擲的人是老大。

  「是誰說你可以碰那具屍體了啊?」說話的是老大,他的怒氣已經到了極限。
  話才剛一說完,老大就衝了出去,見狀艾達琳也像飛彈般投奔而去。
  一個橫踢,男子輕鬆地扭腰側轉閃過,但是艾達琳無時差的一個肘擊正好擊中男子的腰部,毫無防備的他眉頭瞬間皺了一下。男子很快的時間內對艾達琳揮拳反擊,老大往他大腿削下一刀,刀刃硬生生地在他褲子上劃下道傷痕,這使他原先要擊中艾達琳的拳就這樣收了回來,回頭往老大而去,但是這時艾達琳出現在他身後給他高速的快拳,快到不計其數的量儘管威力比一記直拳小的多,但是總加起來的威力也不小,而且都是正中心臟部位,在這附近也可以見到些許的血漬。男子僅管痛苦的神色逐漸加深,但他還是沒有少到多大的傷害,宛如鐵人一般……

       這時後希爾斯的攻擊也加入其中。小石子一一擊中男子的傷口,儘管小石子的面積不大,但是每一發就如子彈一樣,發發必中的結果就是血肉模糊,深可見骨。
  男子終於受不了,跪了下來。

  「哼,只不過是群鼠輩,憑甚麼打贏我?我可是五皇啊!」他發瘋似地大喊著,揮動那雙孔武有力的手緊握老大的刀刃,精銳的刀鋒已經深深地砍進粗壯的手掌內,男子的血液滴落地上,形成一攤血水。

  「啊啊啊啊啊啊啊!」男子聲嘶力竭地大喊完後把武士刀揮高,老大因此被拋上空中,但是機靈的老大已經放開武士刀,藉由身體翻滾的方式尋找落地的時機……不,這是騙局!
  「哼,去死吧!」男子粗啞的嗓音尚未說完前就把武士刀朝著老大射去,快速致命一擊如果就這樣擊中的話!

  托爾的彩球突然出現與武士刀相碰撞,引起一個小爆炸,把武士刀炸離了它原先的軌跡方向,插到牆上。
  原來托爾他相安無事!那位女子正在跟無赦組的姊妹檔,以及莉塔戰鬥著。夏廷把原本躺在危險位置的托爾移動到安全區域……原來他們已經成功脫離的了危險,實在是太好了!

  艾達琳在一段助跑後又往前攻去,她的一記飛踢直接命種男子還沒收回的手臂,他的骨頭應聲斷裂,他的手臂脫臼了,暫且無法使用。但是男子的微笑尚未收回!這倒底……糟糕!
  他伸出另一之手以極快的速度抓住了艾達琳的小腿,緊抓著不放,艾達琳的神情也逐漸扭曲。

  「妳當真的以為我會讓妳輕鬆斷我一隻手臂而不做任何反擊啊?」語畢,空氣中出現一聲巨響……是骨頭斷裂的聲音!難道這傢伙把艾達琳的小腿骨給捏碎了?!
  撲鼻的血腥味以及痛苦叫聲……這種自心底而來的吶喊使我覺得我的右腿隱隱作痛。

  「呦!小姑娘啊!照妳這反應……妳應該是沒有斷過腿骨吧!那趁這次機會好好品嘗吧!」男子輕鬆地抓著艾達琳的右腿揮舞著,艾達琳的身體不受控制的在空中被甩來甩去,劇烈的拉扯使她的傷口不停地擴大。

  艾達琳微彎著身子使力想把握住她小腿上的巨手給扳開,不過沒有多明顯的效用,那隻手彷彿已經黏上她了。
  此時老大出現,躍至空中,一個前翻轉,腿部直擊男子抓住艾琳達的手臂……「喀!」的一聲,清脆的聲響,男子的另外一隻手臂也脫臼了。

  「啊啊啊啊──!!」男子憤怒地叫著,現在的他成了名副其實的斷臂人士,但是戰鬥還沒結束。從他那雙堅定、貪婪的雙眼中看得出來,他還沒有放棄要把我們全數砍殺殆盡。
  「呼呼……呼呼……」艾達琳使命地喘氣著,她為此奉獻上了一隻腿……

  「妳……妳沒事吧?」老大剛剛對男子造成對方傷害的腳部,隱約可以看的見血水從褲管流出。剛剛的攻擊也對老大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傷害。
  正當老大跟艾達琳皆稍微卸下防備之際,男子猛然墊腳,施力往前俯衝,張大那血盆大口直直地往老大而去,老大反射性的一個揮手,這動作使他的手臂被狠狠地咬住!

  尖銳的牙齒狠狠地刺進了皮膚,血液在此時大大地噴出。
  「……你這傢伙……」疼痛大做的老大只能勉強地站穩身子。男子看機一個扭頭,硬生生地把老大的肉給咬了下來!

  「咕嚕……」男子把老大的肉給吞下喉嚨。這到底是甚麼怪物啊?
  「……呼……呼……」老大另外一隻手掌護著被咬下的部位,鮮血不停地從指縫間流出,濺濕了地板。
  回首一看,女方那邊的對戰我們略勝一籌。

  女子的右手被扯斷,血液從胸口濺出,她用僅剩的那一隻手掌緊壓著胸口的傷口,而此時的莉塔突然在肉眼內消失,當我再度發現她時她右手已緊握住女子的頸部……我記得她的能力是能夠從雙手放出高熱。很快地,女子的肌肉被逐漸放出來的高熱所燙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淒厲的慘叫在空氣中迴盪著,隨著撲鼻的烤焦味而來。
  不出幾秒女子倒地,但是莉塔又消失不見了……仔細一看,她正以超高的速度移動著,回過神來她已經站在男子身後。

  用著剛剛的那一個招式成功烤熟男子的頸動脈,他也就乖乖地往地面撲去……
儘管最終結果我們贏得這場戰,但是打贏五皇的代價實在是太慘重了……

  「痛痛、痛痛痛!你難道就不會溫柔一點嗎?」坐我面前的托爾對我大喊著。手中的沙布被我用力拉緊的同時他就會用力地喊叫了一次……我的嘴角微微上揚。
  「你這小鬼分明是故意的!」托爾一臉不悅地看著我。
  「好了啦!托爾,別再那裡大呼小叫的……」夏廷苦笑著。

  「唉,這時後就拜託你安靜一點吧,托爾……抱歉,讓你遇到這種危險的情況,達克。」老大伸手摸了摸我的頭,有些粗魯但是很溫暖。
  「不,都是我的錯……」我小聲嘟嚷著,悲傷的心情又泛起了一陣漣漪。

  「……不,該道歉的是我,身為老大的我沒有好好地保護好各位部下,還讓你們身陷這種危險,還讓來幫助我們的無赦組的成員們受傷,都是我的錯。」語畢老大俯身往前鞠躬,說道:「真的非常抱歉!」

  「反正這種情況又不是沒有碰到過……畢竟身處在歐梵德會遇到這種情況是在所難免的。」艾達琳冷冷地回話。
  依照現在的情況,多數都是傷患……原罪組的狀況來看,老大的右手缺了一大塊肉,右腳踝輕微骨折。托爾右手臂被狠狠地畫一刀,深可見骨。夏廷左腳被重重打傷,腰部則有嚴重挫傷。黑格爾身上多處擦傷,沒有大礙。伊諾克與瑟斯特陣亡。

       無赦組的部分則是,艾達琳的右腳被捏得粉碎,剛剛已經截斷。佛洛伊萊姊妹皆有輕微挫傷,希爾斯背部被巨石擊中,略為紅腫,而格莉則是小腿有利刃劃過的痕跡。莉塔腳部扭傷,左手幾根手指輕微骨折……

  雖然都已經做了基本的包紮與消毒……但若不馬上做更進階的治療,還是會有細菌感染,若引發敗血症可是無法挽回的,但是問題是這裏根本沒有醫院。
而目前為依完好無缺的是我以及一些沒有直接參與戰鬥的隊員。

  依照現在的戰力來說,我們短期內無法再應付任何一個五皇……這樣的我們到可以繼續存活下去直到「自由」結束嗎?五皇還會再來襲嗎?到時後的我們要怎麼應付?
  「達克,總會有辦法的!你別想那麼多。」老大想要讓凝重的氣氛快活一點才會對我說出這種會吧!

  我只是以苦笑回應老大……
「你這小鬼真愛這副苦瓜臉。」托爾不悅地開口說著,雙手環抱於胸前,更顯得出他的怒意逐漸攀升。
  也許是身處於如此困難的環境下,在這樣緊繃的氣氛中更容易讓人如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心急如焚。

  此時,夏廷苦笑著開口說道:「托爾的意思是指你不要一垂頭喪氣的樣子,既然我們都還活著總會有辦法的,你就別擔心了!」
話雖如此,但是就現狀來說實在很難往好處想,除非有奇蹟出現。
  突然間,一片空白的腦海又再度浮現模糊的畫面,逐漸清晰……

  眼前浮現的是「大門」,原先人山人海的地方,現在已經狼藉一片,片地盡是血色的水窪,儼然根本是一片血海。佇立在血泊中的就是五皇之一的阿格蘭──殺人兇手。
  「喂!雪莉,亨利與提爾怎麼還沒有回來?」阿格蘭以斜眼四十五度左右盯著站在高台上同為五皇之一的雪莉看。

  「啊?你問我,我問誰啊?」三七步的站姿,很明顯的看得出來雪莉她有些不悅。
  「雪莉大姊,別生氣啊!……我只是在想,他們會不會被做掉了?」
  「被做掉了?」雪莉的語調高了八度,語氣中透露出輕蔑的態度,開口繼續說道:「我們可是五皇耶!對方只是個小囉囉,你真的認為對方會有能力幹的掉我們?」
  「……可是阿格蘭的推測沒錯,他們真的被做掉了。」雪莉身後發出極為平淡的聲音,說出的話語毫無任何起伏。我猜這就是他們口中所說的悠斯了。

  「切,讓他們有面子死在五皇的手中,居然給我不領情,啊?」雪莉的雙眼充滿了殺機,眼瞳因為憤怒縮的極小,怒瞪著。就連不是真的看著她的我來說,雙手不自覺地緊握,還不停地顫抖著。生物的本能告訴我,這傢伙比剛剛那兩個更不好惹。

  「你別生氣啊!雪莉大姊。反正待會只要我們出的去就好,那幾隻老鼠就別管了吧!」一心只想得到自由的阿格蘭開口想緩和雪莉的火氣,不過在我看來是反效果。

  「啊?你這傢伙居然膽敢踐踏我們五皇的尊嚴啊?」雪莉的怒火更在此時衝到了巔峰,在怒氣的簇擁下,她輕輕鬆鬆地拿出她背後那把沉重的槍,槍管直直地指著阿格蘭的所在位置。
  此時的阿格蘭再也沒有想搞笑的意思,臉色一沉也露出了與雪莉相同可怕的怒顏,粗農的雙眉頓時間擠在一塊,眉間沒有留下任何一絲縫隙。

  「什麼叫做五皇的尊嚴啊?妳這瘋婆子。老子我可不管那尊嚴那種東西,只要有『自由』就好,什麼都不需要。先前只是為了妳配合演戲,既然現在『門票』都已經近在眼前了,我也不想再繼續跟妳耗下去了。」阿格蘭堂堂正正說說完自己的證詞,他沒有因為面對雪莉的槍管而產生絲毫畏懼的神情。

  「喔?那正好,反正殺了你倒是省了我接下來收拾殘局的工作……你就去死吧!」在語畢的同時雪莉扣下反機。
  藉由槍管的加速,高速的子彈彷彿光子般直逼阿格蘭的腦門。但是就在子彈快要接近阿格蘭時,不知從何方出現的另一顆子彈硬生生地使子彈偏離原先的彈道。

  「悠斯,你這傢伙……」想當然爾,怒氣正旺的雪莉不可能容忍這一發攻擊的失敗。
  「……妳先別生氣。由我去解決他們這樣總可以了吧?」儘管語調平淡無奇,但是他的雙瞳閃過一絲的殺意直令人打哆嗦。

  「這樣也可以……就這麼辦吧!」雪莉的火氣似乎也降下大半。
  「唉,那我也去巡邏一下整個校園好了,總比在這裡呆站好。」阿格蘭抓了抓頭,無奈地說著。
  「那我就在這裡留守,我倒要看看有誰敢『踏‧出‧大‧門‧一‧步』。」悅耳的清脆嗓音,雪莉犀利的雙眼瞪著「大門」。

  陡然間,眼前的畫面急速跳轉。
  來到一間昏暗模糊的房間,唯有閃亮的螢幕格外明顯。
  微亮的螢幕照亮一位老邁男子的臉龐,以及一位站立的精壯男性。
  「唉,真是可惜,原本以為有好戲可看了。」年邁的嗓音以輕鬆的語氣訴說著自己原先的期待。

  「沒關係,反正再等等就有更精彩的內鬥可以看了。」肯定的聲音來自站立的青年。
  「呵呵,瞧你如此有把握,看來你還是帶有很明顯的『期待』嘛!怎樣,你還是相信他能夠活著來開歐梵德?」
  「你等著看吧!哈哈哈哈哈!」隨著青年的大笑聲逐漸縮小,畫面也隨之淡化變白……

  「喂!你這小鬼又給我陷入沉思是怎樣?」放大版的托爾臉龐在我眼前出現。
  「不,沒什麼……」照平常來說,我這時候會先嚇一大跳,不過現在我滿腦子都是──五皇又要來追殺我們了,根本沒有那絲力氣再跟托爾計較。

  「達克,出了什麼事?」察覺出我剛剛超能力再度顯現的夏廷劈頭就切中了重點。
  「……五皇中的悠斯要來了……」嘴唇顫抖的厲害,說出來的話自然也斷斷續續,含糊不清。
  「啊?你說什麼?」托爾只是伸出另一隻手靠在耳邊,用極度誇張的表情表達他聽不見。我很肯定他絕對是當小混混的料。
  「……他說五皇的悠斯要來追殺我們了。」夏廷雖然語調刻板平直,但是懼怕的神情全都寫在臉上。

  而此時放學的鐘聲響起。夏廷說過的事情是不是要發生了……
       在鐘聲完畢的同時,學校廣播器響起了吵雜的聲響……

  「喂,這裡五皇的悠斯。剛剛似乎有些人做了一些有點超乎自己能力範圍的事情……我不想要一一點名,你們自己好自為之。我不太想要浪費我的子彈,所以我給你們十分鐘的時間自殺,不自殺的話,我會讓你們體會什麼叫做生不如死,以上。」

在場的所有人驚恐的神情再也掩飾不住,接下來的我們到底會怎樣?我不敢想像……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6559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煉獄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eborn27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煉獄-10... 後一篇:煉獄-各話整理...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ragon8ha8hadragon8ha8ha
熱騰騰火辣辣頂摳摳的傳說對決改編小說~ 還不快來我的創作小屋觀看! 看完記得按讚留言給我意見XDD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1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