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微光指環】【長期專欄】七夕(一)

作者:朽沐不可雕│2018-07-18 04:09:56│贊助:16│人氣:107


「君若要走,阿蘿怎麼會攔,但那可是顧淇棠,她是怎麼對你的,你還不知嗎?留下來吧」攢著男子的衣袖,一滴滴豆大的淚珠緩緩滾落在阿蘿嬌俏的臉蛋,眼眶紅通通,惹人愛憐。

「你現在不就是在攔我?」高挑的男子甩袖不理,哼的聲便離開了此處,甚至氣得面色陰沉。

萬華酒樓人聲鼎沸,街上的花展人潮絡繹不絕,男子拜魁星爺,女子在家乞巧,七夕一到,整個城都熱鬧了起來。

那甩袖而走的男子走出酒樓,要了馬車,便往護河而去,馬蹄踏踏作響,很快的車夫便停了馬下了車,替男子置了踩踏的凳子。

「這位爺,這次車錢是十文錢」車夫笑咪咪又小心翼翼的問說道,而男子掏出了一兩銀子就給車夫,看著橋上的一對璧人,被那樣溫馨暖意的氣氛刺雙了眼,悶的便又走。

「謝謝爺,謝謝爺」車夫仔細收了錢,揣在肚帶裡,又拉上了車答答接客。

護河上一男一女正放著河燈,女子溫柔婉約,男子儀表堂堂卻溫和細心,兩人就尤如金童玉女美的頻頻引起注目。

「裴三少,那麼有閒情逸致,不如陪玉某下棋,在這兒玩什麼女孩兒家家的河燈?」男子到了這裡卻收歛了那些躁鬱的情緒,換上一副偶遇故人的親和笑容。

「原來是太子殿下,不陪著太子妃,居然在外閒晃遇見了裴三」裴三朝太子敬了禮。

「出門在外何須在意這般多的禮節」太子嘴上這樣說道,卻沒有要裴三起來的意思,他看向了一旁那個清新脫俗的女子,目有沉色。

「沒想到在這裡遇見顧小姐,倒是玉某唐突了」太子勾起一絲笑容。

「回太子殿下的話,太子殿下多慮了,這橋人人可過,淇棠不過恰好在這兒罷了」說完便要拜見跪禮,卻被太子扶住了。

太子看著一旁跪著的裴三,說了聲平身。

「玉某在萬華酒樓訂了套宴席,借故會友逃了母后讓我陪公主乞巧的懿旨,此時卻是空了出來,裴三少可賞臉來陪玉某喝幾杯薄酒?」太子揚手笑道。

裴三與顧淇棠互相對視,裴三苦笑了一下,答道:「殿下盛情,裴三如何能拒,自然樂意一道品酒」

「顧小姐可願一同?如否,玉某自派車夫送妳回府」太子看著顧淇棠倒是人如其名,美如春棠的面容,假意問道,那高高在上、諕人的眼神,可是不容拒絕的。

「謹遵殿下之意」顧淇棠半蹲行禮,太子便又叫了馬車,往萬華酒樓去了。

阿蘿此刻正讓掌櫃讓人收拾著殘羹,用手背抹了抹那本來雙晶瑩動人的眼,將髮髻綰好,重整了神態。

阿蘿也是個標緻的美人,美的驚心動魄猶如朝陽的明艷,卻因剛哭過而柔弱了幾分,她神情萎靡,目如死水。

酒樓的掌櫃麻利、識趣的很,不到半刻就把桌子給收拾乾淨上了熱茶,用的今年的新茶雪山銀針,最是芳香濃郁。

阿蘿沒有再哭,是自己事後巴巴的願意嫁與他,有什麼好哭?有什麼資格哭?

*

太子一行人來到了萬華酒樓,因不知阿蘿是否還在,太子叫了新的雅間,讓掌櫃上最好的菜跟最好的竹葉青。

「裴三與顧二小姐讓殿下破費了」裴三在雅間坐下後說道,這雅間佈置的乾淨明媚,往外可以看見護河的煙花,近的可以看花展燈展,十分妙絕。

「裴三少要是覺得讓玉某破費,不如便自己罰酒一盅」太子笑眼咪咪,拿起酒盞一口飲盡。

「淇棠出門家母已是心情不悅,若再吃了酒回去更加不妥了,請殿下見諒」顧淇棠盈盈下拜,一雙眼簾就像秋水一般送著粼粼波光。

「無妨,妳的份讓裴三一併了。」太子笑道,替裴三再斟了杯酒。

裴三與太子互推酒水,裴三卻留了心眼兒,讓那一盞僅僅幾滴的酒流進了袖口方帕,每次看似仰頭深飲,不過淺嘗輒止,唇沾了些許罷了。

酒過三巡,兩人神色皆有些醉意,顧淇棠一直在一旁替兩人佈菜,露出了纖纖皓腕引人憐惜,太子一看後便抓住了顧淇棠的手。

「顧二小姐,這種事我們自己來便是了,嫁作人婦才需替夫君佈菜,還是小姐正是此意?」太子斜倚在椅上微笑問道,酒氣醺的他邪魅異常。

「太子殿下,您有些醉了,裴三送您回宮吧」裴三聽見太子的話心裡一悚,便想上前扶了太子,但卻一陣暈眩襲來,他一咬牙,抓住了太子的衣袖。

「是不是覺得很暈?防了酒水可仿了你座下的椅墊?」太子一把撥開裴三的手,眼睛裡醉意全消,僅有一抹難以揣測的晦暗深意。

原來坐下的椅墊,早已安了迷香,只是在菜與酒味掩蓋下不慎明顯。

「太子殿下…」還被抓著皓腕的顧淇棠害怕的輕輕顫抖,卻被太子一把往後退卻。

「當年羞辱,不報非君子,若不是妳對我下了藥,我何嘗會娶了阿蘿?」太子怒意最後化為冷意。

「把他們的衣服都脫了,下了春藥在一旁看著,完事了就喊人來看」太子一說話,天花板上就下來了幾名黑衣人應諾,按照太子吩咐開始做。

「把這個給阿蘿,這一世,是我負了,欠的我來世在還」太子拿著一個盒子給了其中一個黑衣男子,便走出酒樓,消失於夜色中。

夜過子時,阿蘿聽到隔壁傳來男女歡愛的聲響,羞的想找個地方躲起來,卻突然眼前一抹黑,手裡就多了一個錦盒與信。

「太子妃,殿下吩咐,東西明日再開」說罷,黑衣人就走了。

*

隔日,阿蘿開啟了錦盒,裡頭有幾隻長腳蜘蛛,結了細細綿密的蛛網,蛛網結得越密,女子的繡工便越好,頓時鼻頭又一酸,原來這是替自己乞巧,太子並不是全然的對她冷情冷意……

再打開那封信,裡頭寫著這些年與阿蘿的感謝外,居然寫著他要隱居山林不再回來。

阿蘿頓時捏緊了信紙,啜泣了起來,難道…難道自己便是這麼不堪,怎麼也比不上你心裡的蘇城嗎?居然連皇位都可以拋卻,獨留阿蘿自己一人在這偌大的東宮!

你是不是覺得我阿蘿是貪生怕死之輩?!所以發生當年那件事後沒有自盡,而是看著你忍著心如刀割的疼娶了自己,而不是你那心心念念的蘇城。

可阿蘿有何錯?阿蘿只是去拿了乾果,便被你不由分說的壓上了床,怎麼怪得阿蘿!

女子撕心裂肺的哭聲響徹在大殿,聲聲淒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6157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yuki87010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微光指環】倒數一日... 後一篇:【TROG】雙面|素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ifom非洲人
歐洲人玩手遊險喪命,友人:他運氣很好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866198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