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嬰靈殿

作者:字不夠│2018-07-15 14:38:57│贊助:4│人氣:81
《嬰靈殿》

天眠宮殿堂神桌上,十八天官齊聚一堂,開會的氣氛前所未有的凝重。
「四牛他真的做了?」
「那件事,並沒有違反天條。」
「即便如此,也是不可饒恕!」
「先聽王怎麼說吧。」眾官望向天眠宮中央的那座宏偉王座。
「說夠了嗎?」一聲冰冷又夾帶渾厚霸氣的嗓音籠罩整個大廳。
「...」18天官啞口無言,不敢輕舉妄動。
「四牛!藐視天界萬物!我!天界的王!賜罪!」
「敢問何罪!」蹦!的一聲,天眠宮的地板黑星磚,猶如被隕石撞擊般發出難得的巨響,四牛滿身紅炎火氣的瞪著王。
「四牛,你來的正好,給我聽好。」只見王跳下王座,雙臂一張,朝著四牛大吼。
「四牛!賜罪!天界最高罰則!星河牢籠!」其龐大的聲音五雷轟頂炸倒了四牛早已準備卻完全無用的火牛腿,不止如此,整個天界都聽到了,猶如廣播般的巨響,直接鑽進每個天人的心裡。
「你敢!」火炎血色般紅的透亮,把整座天眠宮照的怒氣沖天。
「老鬼!你敢!」這一句話,不單單是大聲足以形容,連天眠宮的屋頂都在顫抖,地板的黑磚石直接,漂浮爆碎!
「牛神!你想怎樣?」
「你敢送我兒子進星河牢籠,我就拆了你的天眠宮!殺你十八官!」
「你...」王座被一腳踢碎,絕對的不退卻,霸氣的力量,震的王不敢動彈。
「爸,相信我,星河牢籠算得了什麼!」四牛的火燒的旺盛。
「別逞強,那可是自殺啊,就連..」
「爸!相信我!」
三天後,18官齊聚,包圍著四牛。
「早就想體驗一下天界最高級別的天譴了,可別讓我失望了。」王把虛影鑰匙拿在手上,騰空一扭,一股鏡花水月般的虛空扭曲起來,18官看著四牛平靜的走進去,鑰匙一拔,四牛不見了。

星河牢籠中,四牛看著無數繁星。
「這就是星河牢籠?」四牛的身體飄在浩瀚星海中,卻沒有任何的不舒服,腦袋前所未有的清晰,身旁的星體緩緩飄過,極其龐大的隕石也墜落燃燒的慢到不行,只是四牛的身體透明無形,觸碰不到他所看到的,也游不出這無限大的星海。
「睡不著!」四牛的怒吼,有去無回,日復一日,四牛的心靈幾乎要崩潰了。
「好你個星河牢籠啊!不愧是天界最高逞罰,不能睡,不能吃,什麼都不能做,難怪老爸那麼怕,任誰待在這鬼地方都會發瘋吧。」已經不知道過了多久,四牛完全感受不到時間的存在了。
「讓我死!」身體也動彈不得,只是一直順著繁星往某個方向,一直一直飄。
「總覺得有什麼消失了?」
「我是誰?」
「這裡是哪?」
又過了不知道多久,四牛的身體逐漸變小了。

「逆生長的預兆就是快通過星河牢籠的時候。」牛神聽著哺嚕大師的講解,那是多年以前哺嚕大師開課的時候,牛神回憶著過往上課的時候。
「星河牢籠最可怕的,就是你不但忘光了所有回憶,你還會變成另一個樣子,再次重生活一次。」
「兒子啊,再見了。」牛神的眼淚滴在四牛的石碑上。

星河牢籠中,一個嬰兒閉著眼睛,雙手抱著雙腳,星光點點。

台北佛心院的門口,天空,一個嬰兒緩緩的降落。
「院長,這到底怎麼回事?」副院長跟院長剛買菜回來,就看到佛心院的天空上,紅光閃爍,急急忙忙跑回來,就看到這緩慢降落的嬰兒。
「別慌,這肯定是佛菩薩的恩典,我們能見到如此宏偉的景象,是我們上輩子修來的福氣啊!」
佛心院客廳大佛前,神桌上,小心翼翼放下嬰兒後。
「院長,就取名叫宏偉吧。」
「不錯,只是紅色的紅,或許更適合吧,畢竟那道紅光似乎是他的本命。」
「是的,紅偉,好名字啊。」
紅偉在佛心院渡過了8年的時間,期間不少人來佛心院領養小孩的時候都一眼看上了紅偉,只是全都被院長回絕了。
直到10歲那年,院長生了一場大病,痊癒後的院長想通了。
「該是讓他出去闖一闖的時候了。」
「這樣好嗎?」副院長儘管百般不捨,仍支持院長的決定,於是紅偉很快的就被一對上了年紀的夫妻接走了。

夫妻兩人婚後久未有孩子,領養了紅偉後,對他是百般疼愛。
生活了三五年,紅偉高三的那一年,迷上了一款線上遊戲,嬰熊聯盟,打者幾次,紅偉就愛上了這款遊戲;上手之後,紅偉更是迅速的成為了遊戲的大神。
在取遊戲名的那天,叮的一聲,紅偉的腦中浮現了一些記憶。
「牛..四...星..河..」紅偉的腦袋劇烈疼痛,順著腦海那股不知名的疼痛,打下了,牛寺。
「這不是特嗎,那就叫特吧。」
特,這名字隨著,紅偉的遊戲天梯積分,越爬越高,金牌、鑽石、大師,僅僅花了87場,就到了,菁英99名。
澎湖高中三年三班
「紅偉,你就是特!」
「對啊,改天一起玩嗎?」紅偉靠著這款遊戲,在學校漸漸的有了一點名氣。
那天,距離大學聯考剛好一個月,菁英1377分,菁英第一名,特,這個名字震撼所有英雄聯盟玩家。
幾天後,一封又一封的信塞爆了紅偉的電子信箱。
「天馬電子競技公司誠摯邀請您來當我們的嬰熊聯盟職業選手,薪資另談...」
「暴龍電子競技...」
「閃光狼電子競技...」全都是職業戰隊的邀請。

於是高中畢業那天,紅偉告別了呆了8年的澎湖,前往台北展開了他的選手生涯,令所有人意外的選擇了紅茶冰戰隊的紅偉,選擇了自己最擅長的打野,出奇不易的犧牲打法,神出鬼沒的暴力刺殺,令原本墊底的紅茶冰戰隊,大殺四方,最強戰隊閃光狼都吞下了這個賽季的第一敗。

勢如破竹的紅茶冰戰隊,卻在最重要的世界賽資格門票戰前,爆出了某個驚天大秘密,一個醜聞,足以毀滅任何一個選手的生涯,偏偏發生在紅偉身上。
宿舍角落電視裡新聞
「知名電競選手,驚傳墮胎案件,強烈反駁:「我又沒有射!」」
「特哥,原來你是這種人,看錯你了。」
「還我清純善良的特哥!」
交往三年的女朋友,完全不能容忍紅偉。
不僅劈腿女粉絲,還射後不理,把單純善良的生命,墮下去了。
「你先休息一陣子吧,我們只能派替補上場了。」
「可是教練,我又沒有被禁賽,我練習狀況也很好啊!」
「現在情況很混亂,這是老闆下的命令,等風波過後,你一定還有機會出賽的。」教練的話已經很給紅偉面子了。
「為什麼?..我明明就沒有...」
紅偉打開了嬰熊聯盟,化身成為特。
當全世界都在罵紅偉的時候,一個帳號瘋狂屠殺,滿肚子火的特,在天梯積分最頂端,火爆的殺翻了天。
每場都二三十殺的特,令那些其它在頂端場的職業選手,看傻了眼驚呆了魂。

七天後,菁英2000分的特,發表了一篇文章,退休了。
回憶起短短三年的職業生涯,紅偉在台北街頭的樹下坐了下來,仰望天空,這三年的每分每秒,腦子裡都是嬰熊聯盟,第一次這麼悠閒的紅偉決定,回家吧。

往澎湖的船上,海浪蕩飄著三年來的每一場比賽,從原本的慘敗墊底,到台港澳職業聯賽第一名,27連勝的神話。
船靠岸了,可是今天的澎湖不對勁,以往的那些熱情招呼遊客的攤販全不見了,街道冷清的發寒,海風幾乎吹倒紅偉的雙腳。
「奇怪,上次來澎湖玩的時候,不是這樣啊?」遊客A看著少數有營業的店家。
「怎麼回事?」
左轉三個彎,直走72步,紅偉閉著眼睛都知道回家的路,褐色的大木門上,貼滿了紅色白色的布條,塗鴉雞蛋,各種液體沾滿了特哥家。
「這...」紅偉衝進屋子,看到的卻是,空。
房子很乾淨除了外面的大門,所有行李家具都不見了,記錄長高的那面牆也全部都被粉刷的白裡透紅。
「爸!媽!你們到底去哪了...」紅偉的小拇指抽動了幾下。
每間房間都仔細翻找了一番,當紅偉什麼都沒找到,躺著放棄的時候,腳一碰,踢倒了自己房間唯一的垃圾桶,垃圾桶下面,飄出一封信。
「還想要看到你父母最後一面的話,來這個地方,我在這裡等你。」紅偉的拳頭差點捏碎,這個人,他知道是誰,每場比賽都會來幫他加油的超級粉絲。
當紅偉到指定地點的時候,父母被綁起來的模樣,被這粉絲調弄的模樣。
「紅偉,別管我們了,快去報警!」
「真的,快走啊!別理這瘋子了!」

「放了他們,你要什麼我都給你。」於是紅偉用自己換取了父母的自由,整整一個月,紅偉都被瘋狂粉絲關在房間裏,受盡折磨虐待。
瘋狂粉絲的妹妹,就是被紅偉墮掉孩子的女主角。。
「你知道她哭的多傷心嗎?」
「你知道你那種射後不理的態度有多傷她嗎?你知道一句拿掉了有多狠嗎?」
一個月後,紅偉的精神,極度脆弱,自責感、愧疚感,種種凌虐他一個月,也是在那一個月裡,四牛的回憶,一點一滴,衝進來。
王的女兒...牛神...王的咆哮...,並非全部的記憶,但是總在兩片記憶快要連結起來時,斷了中間那一片。
「到底!我到底是誰?」紅偉在台南街頭遊蕩,連自我都被否定了嗎?
紅偉進了一家網咖,台南的老街,看到剛好有個空位,在打嬰熊聯盟,直接做了下去,玩了起來,20分鐘後,特的背後站了十幾個人。
「好強喔!太誇張了啦!」台南人似乎不太認識特,因為台南較為樸實,看電競比賽的人不多,紅偉在台南的生活,是他打電動以來最開心的時候,那種一起奮戰的精神。
於是紅偉在台南組了一對電競隊,從小比賽開始打起,一路爬升。
到了升降賽,紅偉戴著黑色口罩,隱藏不了多久的身分,爆炸似的轟動了所有電競選手,在他們這隊衝進台港澳職業聯賽的那天,那個男人回來了,帶著無比的威風,快速席捲而來。
國內的比賽幾乎是玩虐,出國比賽前一天,大家都很興奮,拿下了世界賽門票的資格,證明自己已是台灣最強的電競選手了。

於是傳說,就此啟航,北美、歐洲、日本、韓國,各國菁英戰隊,全部爆開,特一個人,超越級別的壓制力,殺傷力,特殊打法,一個人就毀滅了對面的節奏,隊友穩穩打拿資源,輕鬆拿下了,世界冠軍。
榮耀歸國的那天,機場滿滿的粉絲,只是...

「但是這都還沒說明,你怎麼會在這裡啊?」排隊接受審判的過程,紅偉跟一個小夥伴聊了起來。
那是獲得世界冠軍的那一年,女粉絲如山倒海的詠過來。

當時的我並不知道那些粉絲都是女刺客,別的戰隊派來的,也是在那時,我享受了不應該擁有的,每天醒來身邊都是不一樣的妹子,日復一日。
我的狀態越來越差,打野的刺殺性降低,但是那時的我,腦中依舊揮不去,父母身亡的畫面,透過酒肉麋麋的生活,打比賽時那種虐殺敵人的快感,我根本不參與練習,教練也勸不聽我,但是那時比賽我總能沙暴對手...儘管我狀態不好。

那一年,墮下的嬰兒數不清,只是最後一次,那個女刺客,我永遠忘不了,她的手上,握著那枚戒指,劃破我喉嚨的那一刻。
於是死亡的感覺侵蝕,不知道過了多久,我醒來的時候,已經在排隊了,隨著隊伍緩慢的前進,紅偉站在了地獄王面前。

「審判中,請稍後...」紅偉的過往像影片般播放著每個片段,地獄王的眼睛,動的飛快,不過幾分鐘而已。
「賜罪,地獄最高罰則,毀滅靈體。」似曾相似的畫面,浮現腦中。
「四牛賜罪!天界最高罰則,星河牢籠!」四牛的記憶撞進來。
「到底是誰?我..」
丟下去吧,地獄王平淡的說了一句。
「快走,要從第一層到第18層,要走很久。」另一隻地獄王拖著紅偉,路過一層又一層,行屍走肉般的紅偉,完全沒有停下腳步參觀地獄的風光、一層又一層的亡魂看著紅偉。

那是地獄十八層,某片曠野,土壤極盡疲乏,厚重的岩塊,堆疊在地板上ㄧ攤血霧上,地獄王手一揮,岩石崩塌,漆黑血紅的大門平躺在地上,儘管被鎖鏈綁著,卻憤怒的顫抖。
「斷開鎖鏈!」一柄巨斧揮下,鎖鏈爆開了,門開了,我,被推下去了。

不過是千人墮,地獄王就判我最高罰則?你知道地獄那些亡魂看我的嘴臉嗎?不過是好好的打電競,為什麼一個我根本不想要的回憶一直衝進我腦海?為什麼那些他的累債、他犯下的錯為什麼我要承擔?我要償還?你告訴我啊?
那就讓我告訴你在我被丟下去的瞬間,所體悟的極秒驟變吧!
「那就償還吧!」
「用我..自己的方式。」

下墜的時候我看到地獄王在上面看著我,十分謹慎的表情,極速的風,太刺了,太快了,底下沒有光,看不清任何東西。

門開滿了,斜角從上面透出的一點光線,讓我頓時看清楚了,這地獄最底層的風光,淒慘的嬰靈,數億兆的嬰靈。
「爸爸!」
「是爸爸!」
「爸爸來接我們了!」
難聽至極的聲音堆疊在一起,紅偉停止下墜了,飄在空中,一個又一個殘破血黏黏,數億兆看不到盡頭聽不到回聲,的無數小嬰兒,那樣的實在立體真實。
「怎麼了?封嬰大門怎麼開那麼久?」一隻又一隻的地獄王聚集到門的邊緣,看著下方的紅偉。
「怎麼會飄在空中,他有靈力?」
「不好,嬰靈駭氣飄上來了,先關門吧。」就在關門的那一刻,一股龐大的咆哮聲衝了出來,大門瞬間爆碎,地獄王全都融化。
「這就是,我的方法。」
「噓~」
咆哮聲慢慢消失了,越來越多的地獄王集合到這片曠野上,一個又一個融和在一起,變成一個巨大無比的地獄王,巨大地獄王嘆了口氣,「該不會!」
原來紅偉的每次射後不理,導致很多女刺客女粉絲都懷孕了,但是年輕女孩20幾歲哪養的起小孩,全部都去墮胎手術了,一個又一個?不!照理來說是一個又一個但是四牛的記憶使得紅偉的身體改變,紅偉早已不是凡人而是恢復成天界的天人,天人但若墮胎,必承受重罪,每隻精子都是一隻嬰靈,所以導致這片嬰靈海大部分嬰靈都是他的孩子。
「嬰靈的老爸?」
「竟然這麼年輕?」
「也是最近這幾年才出現嬰靈海的,正常啦。」
「老爸,帶我們出去吧。」紅偉的眼淚早已枯乾,他根本沒有想過自己的罪過竟然這麼沈重。
「這幾年,我到底做了什麼?」
「放心吧,我會帶你們出去的。」
休想!巨大地獄王手持巨大棍棒。
「誰敢上來,我一個一個打下去!」原來嬰靈駭氣一但擴散在地獄18層,所有亡魂都會被感染生病死亡、魂飛魄散。
「為了這地獄18層的眾多亡魂,他們不能上來,紅偉,你仔細想想,這是為了和平啊。」
「如果這就是你所謂的和平!」
「那我不要,不屑,生命豈是你說的算!誰高誰低你敢肯定嗎?」
「數億兆的生命被困在你口中的和平裡受困,今天擋我者,死!」紅偉的怒氣昇華成血色的火焰凝聚在右拳上。
「爸爸著火了!」這火竟然不會痛!而且給我一種熟悉的安全感。
「執迷不悟。」巨大地獄王,一棒揮出,特哥手上的火焰逆風驟燒。
「憑你,也妄想滅掉我的怒火?」
「如果這是你稱王為所欲為的地獄!」
「很抱歉,今天我就把這裡,燃燒殆盡!」
「盡情尖叫吧,嬰靈咆哮!」
呀~啊~
特哥的身邊嬰靈放縱向上咆哮,一股衝破耳膜的狂暴力量,溶掉一切上方的障礙物,巨大嬰靈王側身躲過的驚嚇巨眼,瞪著手中只剩半截的多年夥伴,咆哮的力量持續向上,18層地板蒸發、17層地板瓦解,越往上力量漸弱,直到第五層,嬰靈才休息不叫了,一個時辰後,巨大地獄王集合了所有地獄的戰鬥狂人,趁著嬰靈休息時直接跳下去了。
「劍神,放箭。」一隻特殊的弓箭飛在空中。
「等下全力開殺就對了,誰敢鬧,我直接砍死你!」弓箭在飛舞的過程中逐漸消失,聲音也逐漸消失了,完全的靜默,地獄最底層,連血噴出來連嬰靈軟骨被踩碎的聲音都聽不到。
「下面到底怎麼了?」上方亡魂們探頭看著巨大洞。
「突然地板就融化了,地獄王似乎都不見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特哥眼前,乾凅的眼淚,再次凝霜。

無數兇猛的亡魂,手持兇兵力器,在特哥前方數百公尺,一路前進直衝特哥。

一路上所有嬰靈如豆腐般柔軟,橫批直砍的倒了一大片,就在接近特哥10公尺的前方,大刀將至的時候,無數的嬰靈跳起來撲向刀刃、撞倒了大漢。
頓時所有的嬰靈瘋狂了起來,用肉體團團包圍住特哥,兇猛的亡魂各種斜刀亂砍,滿滿的屍塊從特哥身旁墜落,一攤又一攤。
保護特哥!
保護特哥!
似乎,那些嬰靈的心中只有保護爸爸的念頭。
嬰靈海全是血,靜默領域結束了,一滴淚滴在血面上,嘀嗒,特的身旁還有半數以上的嬰靈。
「別哭了!準備好為你們的兄弟姐妹報仇了嗎!尖叫吧!嬰靈咆哮!」橫衝而來的力量,即使地獄王,招喚吞天獄八門,也被一層一層轟爛。
許多的狂猛亡魂,飛快的逃跑,來不及逃跑的全部捲碎在聲浪中,地獄十九層,在一次的沈默了,只剩半片嬰靈海跟紅偉。

過了幾天,新的地獄王來了,給予紅偉前所未有的大特權。
「沒有人會來打擾你們,19層都是你的。」在和平的談判中,特哥接受了,於是嬰靈殿蓋起來了。
那是一座巨大的黃金神殿,周圍片地的棉花糖,許多白色嬰兒在上面滾來滾去。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5834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paulpaul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鮪魚蛋餅... 後一篇:小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ageLuri┌(^o^ ┐)┐
清水耽美的玄幻小說〈時空魅影〉第九章.星耀的守望者 (7/8) 更新囉!歡迎各路腐友入內點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0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