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全職高手》這個殺手不太冷(六)

作者:藍兒│2018-07-13 10:09:04│贊助:10│人氣:601
CP:
孫翔X邱非


保鑣X殺手
 
架空

OOC

無邏輯腦洞

以下正文


 
 
  這場性愛對邱非似乎消耗不小,連下床洗澡都覺得有些腿軟,還是孫翔架著他進浴室的(至於洗澡洗到差點又在浴室被吃乾抹淨什麼的,略過不表)。
 
  兩人這床單一滾就滾到中午,午飯也沒人說要吃,洗好澡便抱著睡午覺(還是邱非背對著孫翔、而孫翔摟著他的姿勢)。再醒來已經是下午五點了,孫翔睜眼,就看到邱非坐在床緣看著窗外由陰轉晴的天空,修長精瘦的背影在他身上打出有些模糊的影子,也不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趴著蹭過去,孫翔伸手環住邱非的腰抱住,頭在他屁股邊蹭了蹭,從他身上嗅到了自己用慣的沐浴乳的香氣,還有一絲慾望殘留的腥羶味,像是整個人被打上了自己的標記,令人有種高人一等、佔有的淡淡滿足感。
 
  「腰疼不?」
 
  邱非向下撇了他一眼,考慮了一秒還是沒趕人。
 
  「還行。」
 
  兩人又沉默了一陣,接著孫翔深深嘆了口氣,口鼻被手臂擋住,聲音聽著有些悶。
 
  「我媽又吵著要我去相親了。」
 
  「……」
 
  「搞不懂。」
 
  「……」
 
  「明明我才二十四啊,怎麼搞得好像我四十四了一樣。」
 
  「……」
 
  「欸,邱非,你有沒有女朋友?」
 
  邱非翻了個白眼,「沒有。」
 
  「你這長相,應該是很多女人的菜吧?怎麼不挑個順眼的談談感情什麼的?」
 
  「……從事一個不知道明天是生是死的工作,談什麼戀愛?」
 
  「這你就不對了,殺手也是人,而人是有自由戀愛的權利的。」
 
  「而我這裡告訴你,殺手幾乎沒什麼人權。對掌權者來說,殺手是工具、是影子,連有『生命』都算不上。」
 
  孫翔眨了眨眼,「在我這,有的。」
 
  「喔,我謝謝你。」
 
  「欸,你也真夠冷淡的。其實有時候我會想,我看我操你操得你還挺爽的,你會不會喜歡我?」
 
  「……」
 
  「喂,別當真啊,我就開開玩笑。」
 
  「……」
 
  「嘿!怎麼就不說話了?」
 
  孫翔似乎有些急了,一骨嚕爬起來,傾身偏頭湊上前去看邱非的表情。
 
  「我說真的,就只是開個玩笑而已。」
 
  邱非給了他一個白眼。
 
  「我沒當真。我當你精蟲上腦了。」
 
  「喂!」
 
  「還有,孫翔。我猜你一定是那種,和很多人上過床、伴侶一個接著一個換又自以為是的渣男。」
 
  「……過分!」
 
  「聲音這麼底氣不足是心虛對吧?」
 
  「……葉秋的垃圾話別學了!」
 
  邱非一臉不置可否,「身為葉秋的學生,他什麼都值得我們學習。」
 
  「哼!」
 
  表面上和邱非置氣,但既然都爬起來了,孫翔也沒打算再躺回去。邱非在床緣坐得很淺,孫翔索性跟著坐到他身後,仗著兩人身高差和自己腿長跨坐到邱非兩側,手臂圈住那削瘦的腰,下巴擱在他肩窩上。
 
  「喂。邱非。」
 
  「怎?」
 
  「要不要再做一次?」
 
  「不要。把你前面蹭著我的東西給我拿開。」
 
  孫翔樂了起來,「我就開玩笑,你當真了?」
 
  「……看不出是玩笑。」
 
  「還是你其實想做?」
 
  「……」
 
  「好啦!肚子餓啦,先不來了。晚上再說!」
 
  「……」
 
  面對孫翔自說自話的本事,邱非又翻了個白眼,卻意外沒什麼脾氣,只是感覺有些無奈。
 
  透窗而入的光線照出了一片浮塵,游移著圍繞在身側。窗戶開了一條小縫,透入了風,波動著窗簾撩弄著平和的氣氛。兩人這個姿勢纏綿靜好,半個身體籠著窗外灑入的斜陽,暖暖的,令人不由自主在心中產生了些許繾綣。只是邱非身周的氛圍絲毫沒有變得柔軟一些,依舊冷靜淡漠得彷彿事不關己,連想讓人產生誤會還是錯覺的餘地都沒有。
 
  「喂,邱非。」孫翔突然又輕喚了聲他的名字,頓了一頓,「如果可以,我還是會喜歡你的。」
 
  邱非靜默了一陣。
 
  「幸好不可以。」
 
  「欸,別太無情啊!」孫翔有些不滿了。
 
  「我可是職業殺手。」終於向後靠上孫翔胸膛,邱非放鬆了身子,聲音都有些懶懶的,「晚餐你說要吃燒鵝是吧?有需要的話記得去訂位。我可挺討厭排隊的。」
 
  「……」
 
  孫翔難得無言了,心裡卻為了邱非一個倚靠的動作驚喜得像得了糖的孩子一樣。
 
  邱非一次又一次將背後交給了他,這算是信任嗎?
 
 
 
 
  黃昏的天空,半邊紅得彷彿天火蓋地,另外半邊則是混沌不祥的紫銜接著夜色。
 
  郊區無人居住的貧民區廢墟,一名少女拚命奔跑著,幾乎喘得上氣不接下氣,佈滿灰塵與汗水的臉髒得已經快看不出原貌了,卻也分不出精力去擦。
 
  身後雜亂急促的腳步聲不絕於耳,甩也甩不掉。
 
  「在這裡!快追!」
 
  「別讓她跑了!」
 
  「這邊!翻過去包抄她!」
 
  「媽的,死丫頭!痛死老子了!」
 
  「哈!沒路了吧!看妳往哪逃!」
 
  少女終於被迫停下腳步,回過身,表情有著驚慌也有著憤怒,手中緊扣著身上僅存的一把小刀,指腹按著刀上一朵小小的楓葉圖案壓的生疼。
 
  「你們知道我是什麼人嗎?敢動我,我哥不會放過你們的!」
 
  「呵。就是知道邱非和妳有交情才找妳,不然妳以為妳這丫頭能有什麼用?」
 
  「你們這些傢伙……!」
 
  「好了,別掙扎了,小姑娘,還可以少些皮肉痛。」
 
  「不要過來!不然我不客氣了!」
 
  「嘿,真兇!」
 
  「你們瞧這丫頭臉髒的……我看照片上長得還挺好的啊!」
 
  「得了吧你,想玩就說,那邊彎彎繞繞得。」
 
  「嘿嘿,這丫頭傷了我們這麼多兄弟,總得給點甜頭讓大家樂一樂吧?」
 
  「行,別玩死就好。她還要用來釣魚呢!」
 
  「大哥,你說錯啦,她只是用來釣另一條餌的道具而已。」
 
  「呵,也是。等抓到邱非,我就不相信引不出葉秋!」
 
  「好啦,小姑娘,乖點,我們還有得開心呢~」
 
  少女咬牙,眼中卻突然爆出奇異的、明亮如垂死猛獸迴光返照的光彩。接著她竟是笑了出來,指尖輕輕磨了下手中刀面的楓葉紋,笑得了然。
 
  「果然,我知道你們。嘉世得到消息後,不會輕易放過你們的。」
 
  說著,少女猛地抬手,鋒利的小刀對著頸動脈便扎下去……
 
 
 
 
  孫翔和邱非晚餐才吃到一半,邱非手機便震了起來。
 
  邱非正在吃飯的動作頓住,放下筷子掏出一看,一串熟悉的符號讓他眉頭整個蹙起。
 
  孫翔訂的是包間,四周沒其他閒雜人等,邱非撇了眼正在啃鵝脖的孫翔一眼,按通了通話後站起身。
 
  「喂,我是邱非。」
 
  『隊長!大事不好了!』
 
  白勝先的聲音從電話另一端傳來,大得引起了孫翔的注意,連邱非都忍不住將手機拿開了些。
 
  但沒等邱非向旁多走兩步離開孫翔的聽力範圍,白勝先的下一句話又以同樣的音量傳來。
 
  『邱嘉被抓了!』
 
  「……什麼?」
 
  邱非的聲音瞬間冷得可怕,孫翔沒忍住撇去了一眼,發現邱非走都不走了,臉色陰沉的瘮人。
 
  『上次的叛徒已經被審出來是陶軒手下的餘黨了,這次抓走邱嘉的也是那夥人!』
 
  「這一點道理也沒有!」邱非咬著牙,語調難得有些失控,像是壓著聲音在咆哮,「她才十三歲,早就不是嘉世的人了,也不知道任何嘉世的情報!」
 
  『隊長,你冷靜點,聽我說!那些人說邱嘉傷了他們不少人,要把人發還可以,但只能由你出面去領……他們真正的目標是你啊!隊長!這絕對有陷阱,不能去的!』
 
  邱非眼睛閉了閉,又睜開,殺意凝聚在瞳孔,彷彿盛在玻璃容器中逐漸昇華的乾冰,又似墓野飄盪的鬼火,寒意絲絲縷縷地散溢出來。而他的聲音反而變回了一貫的平靜,語調不容反駁。
 
  「對方發送的訊息和時間地點給我。我去。」
 
  『可是隊長……!』
 
  「一分鐘內傳上來!」
 
  『……是。我會安排人手輔助,請務必小心。』
 
  「不用了。聯絡欣興,這次別讓嘉世其他人插手,我不會讓那些躲在暗處偷笑的老鼠有任何可能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
 
  『……是。』
 
  放下手機,邱非用左手托著,右手運指如飛,在手機螢幕上舞動起來。一會兒,機體傳出「滴滴」兩聲輕巧的電子音。
 
  看了幾秒,邱非將視線從手機螢幕抬起,毫不意外對上孫翔正看著他的目光。
 
  「有事,今天這頓晚餐怕是無法陪到底了。」
 
  孫翔點頭。
 
  「邱嘉是誰?」
 
  這是孫翔第一次過問邱非的私事。
 
  而邱非思考了兩秒,回答:「一個對我很重要的人。」
 
 
 
  其實,只說是「很重要的人」大概還描述得輕了。
 
  「邱嘉」這個名字,可以是說寄託了邱非整個心靈世界的明燈。是邱非徹底墮入黑暗後,唯一保有的一方明淨。
 
  裡世界是沒有光的,血腥與污穢是其中的主要構成。骯髒的交易隨著金錢四處流竄,人命更從來不是上層所關心的東西。而世界第一殺手組織──嘉世──就是綜合上述所有的集合體。活到最後的人都成為陰影中的影子,只有比沒有光的黑暗更深沉。
 
  會到嘉世大多都是無依無靠的孤兒,邱非也不例外。他四歲那年父母因車禍雙亡,唯一倖存的他被親戚收養。但他那酒鬼舅舅一喝醉就毒打他,視他為拖油瓶的舅媽沒少給他挨餓受凍。鄰居冷漠以對,年幼的邱非懷著希望向其他親人求助,但都被送了回去,還沒少遭冷嘲熱諷。
 
  『都是你這掃把星!拖油瓶!只會在我們這當米蟲浪費我們家的糧食!你說你到底有什麼用?活下來幹什麼?當初為什麼不跟著你那不負責任的爸媽一起去死一死就好了!』
 
  五歲那年冬天的某個早晨,他又被舅媽當成投資失敗的出氣筒打了一頓。舅媽的尖叫怒罵扎進耳朵,最後變成利刃狠狠釘在邱非心上。當天晚上邱非終於受不了逃走了,帶著一身瘀青餓了三天、無力地蜷在巷子裡等死時被人發現,最後輾轉流落到嘉世。
 
  而邱嘉是他八歲那年撿來的嬰兒,想不出什麼好名字便用「嘉世」和他的姓氏結合,取名叫「邱嘉」。那時的邱非完全沒有能力養活一個孩子,只得讓她進入嘉世的體系,一方面在她一年年長大時讓她接受嘉世的課程,一方面以自己更多的任務訓練為代價向上交涉,堅持不讓邱嘉的手沾染血腥。
 
  雖然在這人吃人的組織訓練營中,邱非把自己弄得遍體鱗傷也要保住另一個外人的舉動格外可笑,但邱非怎麼也忘不了兩人相遇的那一夜,也無法對邱嘉置之不理、看著她變成像自己一樣的存在──
 
  八歲那年,邱非第一次通過了組織的篩選,在郊區一處三不管地帶的一棟無人廢棄大樓,用一片撿來的、帶著尖角的碎玻璃,殺了同行的另外十一個孩子,一個人染遍鮮血拖著一身傷搖搖晃晃地從大樓中出來,踏上鋪滿夜色的公路準備去找幾公里外據點中遠遠監控著這場血腥鬧劇的任務負責人報告。
 
  被推下樓梯、打折變成怪異角度的頸椎,被刺入腹部的廢鋼筋勾出的、沾滿泥灰的臟器,被從窗戶撞出去、炸開一片紅白花瓣的腦漿,被磚頭敲破腦袋、頭破血流的頭顱……更多的是臉,驚恐的不甘的絕望的痛苦的憤怒的瘋狂的,扭曲成一團,在他餓得頭昏眼花的此刻不斷在他眼前尖叫叫晃倒著詛咒他。
 
  他們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其他人想活下來不過想多吃一口飽飯,但他不只想,他還想活著回去向當出捨棄他的親人問一句「你有沒有後悔過」,然後,復仇!
 
  ──為了體力、為了生存、為了心中的執念,尚年幼的他咬下了已死同伴的肉,和著腥濃鹹甜的鮮紅吞入腹中。
 
  此刻,邱非被同類的血液染得極其腥臭黏膩,連帶精神也不太正常了。眼神彷彿被獸性主宰,燃燒著混沌與瘋狂。
 
  或許對當時的他來說,這世界在他進入嘉世的那一天就已經沒辦法再好起來了,身為人的、好的部分也在他殺掉第一個同伴後死去。因此當他聽到路邊垃圾集中處傳來細小的嬰兒哭聲時,他第一個反應是想過去把嬰兒掐死、讓這什麼都不知道的生命早點離開這污穢的人間也好。
 
  但,在他尋聲掀開垃圾桶蓋子時,哭聲突然停了。
 
  那晚月光明亮,臭氣沖天的垃圾堆中,一雙烏黑的眼珠看著滿臉鮮血宛如惡魔的他,突然笑了起來,伸出一雙肉嘟嘟的小手,要他抱……
 
  那真的是一個天使一般的孩子!
 
  邱非愣愣看著,眼神漸漸變回澄明,最後伸手回應,將嬰孩抱了回去。
 
  那嬰兒就是邱嘉──是第一個主動向邱非伸出手的人,是他的光、他的淨土,是僅存的「乾淨」的寄託,是邱非最瘋狂時還他清明的恩人,是他無論如何都不想弄髒的存在──邱非為了保護邱嘉用盡了全力,甚至在恩師葉秋從上代首領陶軒手中奪下嘉世掌控權後就將人送了出去,給她完整的身分資料、讓她去讀間好學校,只希望她離這個黑暗的世界越遠越好。
 
  但現在……
 
 
 
  邱非閉了閉眼,目光中沉澱著冰冷。正想轉身,卻被孫翔叫住。
 
  「欸,邱非,我可以幫你。」
 
  邱非看著他,一時間有點愣。
 
  他的意思是,他要跟著一起去救邱嘉?
 
  孫翔見邱非沒回話,又開口,聲音莫名有些迫切,「你的身體還沒恢復好吧?今天你任我在你身上發洩情緒,作為回報,只要你開口,我能幫你一件事。」
 
  邱非沉默了一陣,卻是說起了完全不相干的東西。
 
  「邱嘉不是我妹妹。」
 
  「咦?」
 
  孫翔看起來很意外,也不知道是訝異於這個答案還是訝異於邱非竟然這時候說這個。
 
  而邱非繼續開口。
 
  「但她對我來說非常重要。」
 
  「所以?」
 
  「你有想過,她有可能是我喜歡的人嗎?」
 
  「原來你喜歡小的?我記得你剛剛說她只有十三歲?」
 
  「……如果我說,年齡不重要,她對我來說超越一切呢?」
 
  孫翔不知為何,看著邱非,突然有些猶豫了。
 
  一點莫名的不安情緒彷彿墨汁滴入水中,暈染著擴散開。
 
  「……這和我們談的事有關係嗎?」
 
  邱非觀察著孫翔,似乎從他的反應中發現了點什麼。
 
  兩人對視,沉默了一陣,邱非終於開口了。
 
  「好。我請求你一件事。」
 
  走到孫翔面前,邱非傾身,卻是吻了吻孫翔的額頭。
 
  「請你,別越界。」
 
  聲音冰冷。
 









藍兒碎碎唸:

我,一定要,來瘋狂抱怨一下(#




【人被拖來斯里蘭卡旅遊】

我真TM倒楣= =
去看個火車拱橋,要走一段野路,就在快到目的地的時候就聽到天空傳來一陣嗡嗡聲。
 
我弟:這該不會是蜜蜂的聲音吧?
我:......我也這麼認為。
 
然後後來才發現是空拍機的聲音。那空拍機就在拱橋上方跟附近繞來繞去的。
好喔,我們就到橋上去嘻嘻哈哈拍照走鐵道什麼的。
然後你猜發生什麼事?
 
幹!真的有蜜蜂啊!
 
先是一隻繞著我弟飛趕不走想蜇他結果刺卡在衣服上,那時我和我爸不以為意,我弟還催著我們拍照。結果後來發現,靠么不只一隻啊!
 
然後我就遭殃了,一隻停在我手上直接扎上去!
 
我們還在手忙腳亂處理時,一個外國女人一路跑過來,像我們喊「HELP」,後面跟著一堆逃竄的人。
我們一看,挖咧!一大堆蜜蜂在無差別攻擊!
 
很好,我和我爸我弟當場跟著轉身拔腿就跑,我解下腰上綁著的外套擋著,我爸往身後空中狂噴驅蟲液,但那嗡嗡聲如影隨形趕也趕不走。我看跑在前面的那個外國男生背後衣服至少攀了四隻蜜蜂,嚇都快嚇死了......
 
總之,弄了很久,當地人還放火燒草弄出濃煙,才把蜜蜂趕跑。後來我們換了個地方看,才發現拱橋下起碼五六個大蜂窩黏著......推測是空拍機的聲音把蜂群惹火了,因為那個嗡嗡聲真的跟蜂鳴有87%像!
而我們一家四口加導遊一共五人,竟然只有我一個遭殃,還是手臂肩膀連叮兩口!
 
......無妄之災!
 
到底哪個王八蛋用空拍機的?給我知道我還不聯合其他受害者打死他!
 
超堵爛!出奇不意體驗了一把被蜜蜂追殺的感覺!真TM倒楣透!來這國家我幾乎沒發生什麼好事!我想回國!






好吧,回歸正題

希望還滿意這次作品,喜歡歡迎點個訂閱或GP

我們下次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5578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全職高手|邱非|翔邱|孫翔|翔非|殺手|保鑣

留言共 1 篇留言

白煌羽
辛苦了

07-13 14:25

藍兒
謝謝OWO07-13 20:1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levia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日記】近況爆告... 後一篇:【日記】最好總是在最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禁。止。盜。文。 (2)

《給我遇到的那個 最好的你》 (10)

憶夢錄 (11)

《萊維亞與藍》 (2)

天空塚 同人 (2)

特傳同人 (8)
亂點特傳鴛鴦譜(玥瀾系列) (9)

【LOL】美圖分享 (2)

超時空要塞Δ (6)

【神座星系系列】(原創) (6)
世界觀設定 (6)
角色設定 (12)
《神元紀年:相繫永生》 (4)
  └《幻想曲Fantasia》 (21)
  └《宣敘調Recitative》 (0)
  └《終樂章Finale》 (0)
《臣凰》(連載中) (3)
《雙生契》 (1)
《渾沌散記》 (6)
《火炎散記》 (3)
《風凝散記》 (1)
《黑暗散記》 (1)

【黑暗系】《罪論邪說》 (3)

《思念無際愛透心扉》 (10)

【類黑暗系】《幽界錄》 (8)

《全職高手》 (11)
【翔非】這個殺手不太冷 (9)

《獵人》 (3)

League of Legends (12)
【LOL繪圖、作品】 (20)
打LOL日記 (58)
打LOL回憶錄(含 我那些隊友) (33)
LOL同人 (20)
多CP同人 (47)
多CP極短篇 (6)
【汎】無題 (6)
【塔隆x伊瑞莉雅】七日情人 (完) (9)
汎與菲歐拉(GL) (3)
【弗雷爾卓德】凜冬系列 (3)
【菲歐拉】關於重做 (7)
【劫X阿卡莉】 (3)
【克黎思妲】(完) (4)
When My Time Stop (9)
【赫克林X克黎思妲】紅塵前後 (3)
IG戰寵 (3)

LOL子世代時空 (12)
子世代系列 (36)
【弗洛兒】我的伊卡西亞公主(連載中) (4)
【布魯托X薇恩】 (1)
  └第一季.缺口(完結) (8)
  └第二季.那一年的哈洛威(連載) (9)
《銀美人》 (19)

【LOL】故事、資料庫(備份) (10)

LOFTER相關 (3)

【我家魚塘】 (2)

《歡迎光臨魔王城》 (1)

未分類 (104)

blacktor讀者
【長篇小說】《台東超載》-08:熱氣球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839904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5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