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不負如來不負卿-第十二章

作者:山中人兮芳杜若│2018-07-13 01:37:47│贊助:0│人氣:20
拉薩城自打倉央殿下失蹤之後便已失去平靜,這日更是從一清早就亂成一鍋粥。

八廓街一家小店門口,一個腦滿腸肥卻穿著僧侶裝束的中年喇嘛正一面吃著糌粑一面喝著甜茶大放厥詞:「照我説,現在在位的這位佛爺,也太不像話了罷?」

他對面坐著另一個看起來像行商的男子,長得尖嘴猴腮、形容猥瑣。兩人正一搭一唱地聊著:「可不是嘛,牽累了這麼多人,他卻自己拍拍屁股逃了,還不知道包袱裡帶走多少奇珍異寶呢,也虧他有臉做這種事!」

中年喇嘛陰陽怪氣地說:「每一代的佛爺都是個頂個的人中之龍,不單文武雙全,治國也是一把好手,怎麼他就如此不濟呢?難道真是個西貝貨?」

「噓……我給你說個祕密,你可不能說出去。」這兩個傢伙惺惺作態,雖然假裝低聲說話不想被人聽見,實際上卻以一種巴不得整條街的人都聽清楚的音量說三道四。「我之前到南邊做生意的時候,聽到一個傳言。他們說、桑結攝政王其實是五世佛爺的私生子,該不會……現在上面這個,其實是桑結攝政王的私生子呢?」

「不可能罷?確認靈童的程序向來嚴謹,豈有可能造假?」滿臉油光的胖和尚還故意迂迴了一番。

猴臉男子興致勃勃地附和,「這事兒很有些古怪呀,照慣例佛爺死了都得昭告天下,派出宮裡有經驗的老僧去尋轉世靈童。桑結攝政王大逆不道,竟然隱瞞了15年才說,他找出來的靈童……還能乾淨的了麼?」說完,他一副覺得自己的推論十分高明似地嗬嗬嗬乾笑起來。

猴樣男子也點點頭:「確實,攝政王隻手遮天,他説誰是佛爺誰就是嘍。說到乾淨呀,據說當今上面這位,玩的女人可沒少過。以往只要認定了是靈童,2歲起就得送入宮管著。恐怕連女人長什麼樣子都沒瞧清楚過。而這位,從小在外面長大,本事一點沒有,卻是歷來佛爺『最有造化』的一個。」

「哈哈哈哈,佛爺裡只有他是開過葷的、委實好大的造化。只是不知道這位開過葷的佛爺,還受得了我們這等沒酒沒肉沒女人的苦日子麼?」這一胖一瘦兩奸細自以為這一手造謠幹得十分出色。殊不知滿大街經過的路人,聽了都忍不住惡狠狠瞪幾眼,恨不得將他們拆吃入腹。

※※※

胡肋根對可汗獻上的「絕妙好計」,說穿了也就是把各寺僧人抓來殺,每天殺一批、看你能撐多久不出來。反正殺的是你西藏的僧人,死多少都不心疼,拉藏汗可開心了。

這招果然掐中倉央嘉措的要害,這日天亮之前,他換回逃脫前穿著的尊貴僧袍,在三大守衛的保護之下,步行到哲蚌寺外投案。拉藏汗一收到稟報心情大好,同時也怕又再生變,因此立即命人將他們四人帶回他蒙古行宮審問。

倉央手銬腳鐐一直未除,躲藏期間雖有三大守衛在身邊,但沒有刀械器具的情況下,自然無法解脫。這次投案,他頭髮鬍鬚都久未修剪,又瘦了許多,不但看起來十分狼狽,神色也萬分憔悴。

在行宮等候的拉藏汗一看到他們,便得意地說:「早知如此,前幾日又何必逃呢?不但有如脫了褲子放屁、多此一舉,還連累這許多人為你送了性命。」

倉央前一次被拉藏汗抓到時,丹巴還在身邊,當下來不及將可汗的對話一一翻譯給其他幾人聽,但全因為有他在,四人才暫時保住性命。然而這次丹巴已死,普天之下也難指望再有其他人救得了他們,四人聽不懂拉藏汗的話,內心都想起了昔日的好兄弟,俱是一臉悲戚。

拉藏汗也懶得再說,直接下令:「來人吶,把他們帶下去……

哪裡料到就在此時,一匹馬闖到殿前,一個明眸皓齒的白衣少女徑直地奔進議事廳,氣喘吁吁地跪下大喊、打斷了拉藏汗的命令:「烏吉斯格朗見過叔叔,懇請收回成命!」

※※※

這個快馬趕來的少女是拉藏汗哥哥達顏的女兒,名字叫做烏吉斯格朗,是蒙古語中的『秀麗』之意。如若她的父親沒死,如今繼承皇位的就是達顏汗了。達顏英年早逝、死時沒有兒子,只留下年幼的女兒。拉藏汗為人精明,反正姪女沒什麼妨礙,便封她為『秀麗郡主』表達對哥哥後人的照拂。

『秀麗郡主』從小沒了父王,只跟著母后諾敏簡單度日。叔叔拉藏汗也不大管,反正皇室中的公主、郡主多的是,多養一個不差那點口糧,日後為她揀一個不錯的駙馬就是。

郡主生性聰敏伶俐,雖然不太愛講話,但也很清楚自己的境況。拉藏汗封她郡主就是做做樣子,當然沒有把她當成自己的女兒。因此她平素做什麼都十分低調,從來不擺架子也不找麻煩。

郡主的母后諾敏王妃從生下女兒之後便虔誠信佛、長年吃素,一直很希望能親自走遍各處聖寺朝拜。但卻染上重病一命嗚呼,始終沒有到過自己想像中的地方。幾年前母后過世之後,秀麗郡主便決意帶著母后生前的念珠,替母親一償夙願。

蒙古長期參與管理西藏國政,可汗在拉薩城內也建有行宮。郡主到拉薩遊玩、拜佛也不是希罕的事。秀麗郡主卻格外低調,出了行宮之後一貫只帶一個隨行宮女。

※※※

五年前的一天,秀麗郡主剛到拉薩第二天,便帶著從小一起長大的宮女呼和出宮到處走走看看。因為聽說哲蚌寺是世界第一大寺,又藏有大師宗喀巴悟道後挖出的神聖法器白色海螺,決定前往哲蚌寺一遊。

兩人從小生長於蒙古,從未到過如同拉薩這樣高的地方,第一天時沒怎麼出外行走還不覺得,第二天便漸漸出現許多水土不服的病狀。

呼和膽子小,兩人還未走到哲蚌寺,她便覺出不對:「小姐,您不是頭疼麼?奴婢也暈得很,我們要不要回去了?」

「別擔心,我不是病了。只是這裡山勢太高,一時不習慣。多出來走動走動之後便會好了。」郡主向來文靜,但她從小跟母親相依為命,在為母后完成夙願這件事上格外上心,也顯得格外固執。「我們愈是躲在行宮裡不出來走動,愈是習慣不了呀。」

又多走了半個時辰,已然離開了城裡熱鬧的區域,雖然路不小、還是馬能跑的平坡路,但人煙少,兩旁也都是比人還高的野花野草。真要出了什麼事,扯著喉嚨叫都不一定有人聽得到。

「郡主……呃不、小姐,往哲蚌寺乘坐轎子也需一個多時辰,步行只怕沒有兩個時辰到不了。往昔我是全不怕走,不過在這兒,走沒幾步路便全身乏力、氣喘如牛。荒郊野外的要是遇上劫匪、那可就糟了。」呼和深怕陪郡主出宮,要是出了事、自己腦袋不保。「我們回宮、乘轎子去可好?」

俗話說的好,怕什麼就很容易來什麼。偏偏就在此刻、幾個地痞無賴跳了出來,帶頭首領手上拿著長刀、其餘幾個也拿著兵刃。「兩位姑娘,把身上的銀兩跟值錢的東西都給我交出來。」

呼和立即嚇得臉都白了、身子也直打哆嗦,但還是鼓起勇氣站到郡主跟前護著她,幾乎要哭出來。「小……小姐,現在可怎麼辦好?」

郡主低著頭小聲道:「錢財身外物,都給了他便是,人沒事就好。」她信佛虔誠、於錢財上看得很淡,身上穿戴的裝飾也少。她一面說著一面將耳環、鐲子全都扒下來,遠遠地丟到劫匪跟前,甚是冷靜。

不料另一個無賴聽到郡主說蒙語,登時生了歹心:「呵呵,這兩個小娘子穿戴惹眼、樣子也標緻,我們打從城裡就跟著了。現在看來她們只會說蒙語,不如……且讓我們兄弟樂一樂,反正她們就算要告官也說不清。」

「你們……別輕舉妄動,我……會說藏語。」郡主聽見他們的對話,立即以藏語喝止。

為首的便要走:「大白天的別惹事,拿了財寶好走了。」

方才那個色胚卻鬧起來,邊說邊淫笑著說:「膽子忒小怎麼出來混?我就不信她們能拿我怎麼!」

剎那間,一支飛箭「咻」地一聲射中色胚的手掌,色胚手上的短刀應聲落地,他也登時痛得吱哇亂叫、滿地打滾,不住地吼道:「誰?是誰暗算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5558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YurisBab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不負如來不負卿-第十一章... 後一篇:不負如來不負卿-第十三章...

訂閱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0894695695有用原創星球的人
歡迎有用原創星球的巴友一起來交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06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