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9-2 人偶軍團

作者:傳水│2018-07-12 19:02:35│贊助:2│人氣:11

  自從感受不到塔魯特和凱姆的氣息以後,帕絲拉看著眼前的這片景象,有些疑惑地對亞斯奎克說:「亞斯奎克,你會不會覺得,對面的氣氛有些古怪?」

  只見亞斯奎克微微地點頭:「妳也這麼覺得嗎?總覺得感受不到生命的氣息,明明是如此龐大的軍隊,卻給人一種死氣沉沉,甚至是被人操控的感覺。」

  「是啊,雖然杜恩和杜特也曾給人這樣的感覺,但是至少還能感覺得到生命的流動。」帕絲拉有些不安地看著面前這支軍隊,並且在內心祈禱著,事情不會朝著自己所預測的最壞方向走去。

  正當他們兩人一邊討論一邊思考如何分配人員來戰鬥的時候,在帕絲拉的懷抱中熟睡的史波克忽然清醒過來,然後對帕絲拉說:「帕絲拉姐姐,我有個提議,這場戰鬥可以讓我來分配嗎?」

  聽到史波克如此驚人的一席話,亞斯奎克和帕絲拉都瞪大著雙眼看著他:「你說什麼?我們並不是認為你不行,但是這可是很困難的一件工作,你真的可以勝任嗎?」

  「可以喔,倒不如說這種類型的戰鬥,正是我們史萊姆一族最擅長的。畢竟,所有種族裡面就屬我們最弱小,但是弱者也有弱者的戰鬥方法!」史波克一臉自信滿滿地說著,散發出來的氣勢完全沒有以往那種無法真正參與戰鬥的孱弱感。

  也或許,這是史波克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終於能在戰鬥這方面真正派上用場,所滿溢出來的自我肯定感也說不定。無論如何,現在的他已經不再只是純粹的元素製造機了,而是一名真正的戰士,不過以現在的工作崗位來看,他更像是一名軍師吧。

  「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肯定了,那人員的分配就麻煩你了,我們會努力協助你的。」亞斯奎克一臉堅定地看著史波克,並且將這一項重大的任務完全交給他來處理。

  接著,亞斯奎克便從龍的型態變成人型,並且將史波克從帕絲拉手中接過去,接著緩緩地走向等待著命令的人員面前,至於在後方的帕絲拉則一臉愉快地看著他們,並且小聲地自言自語:「看來在這趟旅途中有所成長的人不只有我和塔魯特呢。」



  這是一項困難的任務。只要是熟悉戰鬥的人都無法否認這件事情,畢竟除了人員的分配以外,還需要根據成員和對手來擬定策略,並且根據各個成員之間的相性來進行工作分配。尤其是對手比自己更強的情況下,要制定一個以最小損傷達到最大效益的計策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但是此時的史波克就在進行這樣的工作。

  從常人的角度來看,讓最弱小的史萊姆來做這樣的工作,肯定是腦子壞了吧。別說是一般人了,就算是自己的同伴,說不定都會認為這是一件可笑的事,因為是最弱小的史萊姆,所以說出來的話一點說服力也沒有。

  但是正因為是最弱小的史萊姆,所以更加注重團體行動,就算自己一個辦不到,只要幾十個,甚至幾百個聚集起來,一起面對困難,豈不是就能突破眼前的困境嗎?而這樣的生存方式,正是史來姆一族能夠存活到現在的關鍵。正因為弱小,才更能體會團結的重要,也因此比一般的強者更加熟悉集團戰鬥。如果純粹比拼策略的話,就連最擅長集團戰鬥的艾爾斯塔騎士團都要自嘆不如。

  當史波克正在進行工作分配的時候,亞斯奎克和帕絲拉則在一旁看著他,並且開始閒聊起來:「亞斯奎克,你對於史萊姆一族的事情到底知道多少?」

  「是呢,就老朽所知,他們是在巨龍族存在之時就已經存在的種族,而且每一隻史萊姆好像都有不同的屬性。但是老朽很少看過他們親自參與戰鬥的樣子,比較常看到的情況就是作為戰鬥輔助的角色,另外就是一般人飼養的寵物了。」

  「是嗎?那跟我認知的情況差不多。說起來,雖然對於別的種族我們可以說是非常熟悉了,但是對於史萊姆族,我們可能知道的只是一點皮毛也說不定,畢竟我們連他們的故鄉在哪都不清楚。」

  亞斯奎克看了一下帕絲拉,然後又轉回去看著史波克說:「確實是這樣呢。但是他們是最弱的種族這是無庸置疑的事。不過,或許也正因為是最弱,才有著無限的潛力,否則也無法生存到現在吧。」

  「嗯,因為那個史波克現在做的事情可不是任何人都能辦到的呢。我開始對史萊姆一族感到好奇了,之後再問問他吧。現在我們應該先專注在眼前的戰鬥,看來任務的分配也快結束了,走吧。」帕絲拉說完,便和亞斯奎克一起朝著史波克站的方向走去。



  根據史波克分配的隊伍成員大致如下:由一名魔人、一名獸人、一位法爾的戰士、一位人類傭兵,和兩隻不同屬性的史萊姆所組成的小型隊伍來對付一位艾爾斯塔騎士。雖然說這不能算得上是最完美的分配方法,但是在明顯的實力差距之下,這可以說是生存率最高又較容易取勝的分配了。只不過一切都只是理論,實際結果還是要根據戰鬥的狀況而定。

  雖然說由史萊姆來下達戰鬥指令和分配戰鬥人員是有些不自然,不過大多數人看起來都是可以接受,因為對他們來說,只要能夠取得勝利,無論是誰來下達指令都無所謂。

  而帕絲拉的任務則是跟亞斯奎克一起在隊伍後方觀察情況,並且適時地幫助出現困難的隊伍,就算是同樣的隊伍分配,還是會有個體能力上的差異,而這兩位的任務就是彌補這些差異。至於史波克本身並沒有參與戰鬥,再怎麼說他也已經好好完成自己的工作了,並沒有強求他戰鬥的理由。

  至於他所提出的戰鬥方法是:由主力的戰鬥成員,如魔人族、法爾戰士和人類傭兵來保護兩隻史萊姆和一位獸人,並且給予敵人痛擊。雖然說以獸人族的戰鬥能力來說,讓他們當主力攻擊成員也不是問題,只是比起當攻擊手,他們對於藥草的知識,以及各種提升能力的藥水調配技術,對於戰鬥來說是不可或缺的要素,就算要說他們是掌握勝敗的關鍵也不為過。並且,他們也可以在後方隨時給予及時的治療,這對於戰鬥所造成的傷亡也有不小的減緩作用。

  另外就是史萊姆族,雖然少部分的史萊姆族有著和人類傭兵不相上下的戰鬥能力,但是那也是極少部份,所以與其讓他們戰鬥,不如讓他們適時的給予輔助,例如遠程攻擊的牽制,或是元素的補給,對於這場戰鬥會更有幫助。因為這不是強者與強者之間的戰鬥,而是弱者對付強者的戰鬥。當然這並不是指我方成員太弱,再怎麼說,這些革命軍的成員都是各種族挑選出來的菁英,只是無奈於對手的實力太過於強大了,只要是知道杜恩與杜特實力的人都能夠理解,各不用說現在有好幾十個和他們一樣能力的士兵。

  「好了,各位進攻吧,我們會在後方適時地支援各位,所以放手戰鬥吧,但是請記住,如果遇到危險一定要馬上退到後方,因為只要死了,一切都是空談。」在戰鬥分配完成以後,亞斯奎克在進攻前給予所有人最後提醒,同時每一個人的士氣也有明顯的提升。

  當亞斯奎克的話一說完,革命軍的成員便按照各自所分配到的路線開始進攻,而艾爾斯塔騎士團那邊也同時展開攻擊。牠為了更好掌握戰場的狀況於是又變回原本的姿態,至於帕絲拉和史波克則坐在牠的背上。



  雖然說,對手的人數並不多,但是一個人所傳出的壓迫感和恐懼感卻如同一隻數百人的軍隊,雖然實際上的強度並沒有這麼誇張,但是仍然可以感受到那深不可測的實力。再加上,他們對於龍型的亞斯奎克一點都沒有懼怕,不禁讓人佩服他們的膽量。只是與其說是他們的膽量大,不如說,他們根本沒有感情,至少從剛剛開始給人的感受就是如此。

  在戰鬥一開始,就有一支隊伍率先對上一名騎士,這支隊伍的實力在革命軍當中可以算是排名很前面的,但是遇上這位艾爾斯塔騎士仍然苦戰了一番。當雙方一碰上,那名騎士便瞬間從腰上拔出長劍,並且給予眼前的魔人族戰士一套迅速且連續的斬擊。當然這名魔人族的戰士也在一瞬間反應過來,並且接下了那一套斬擊。但是僅僅只能接下而已,無法馬上就展開回擊,因為對手完全沒有露出破綻,甚至一看到自己的攻擊被接下以後,立刻就轉移目標,改對那一名人類的傭兵下手。

  只不過,這個行動被隊伍後方的兩隻史萊姆給制止了,一隻土屬性的史萊姆和一隻水屬性的史萊姆將自身的元素進行融合,並且馬上朝那名騎士射出一發冰球,雖然沒有擊中,但是也造成了不小的牽制作用。眼看情況不對,那名騎士馬上改變策略,他將土元素之力聚集在劍上,並且揮出一道橫向的斬擊,其速度彷彿連空氣都能劃開,射出來的攻擊也充滿了強大的力量。雖然魔人戰士原本想要獨自擋下來,但是他的直覺告訴他不可能,於是他便馬上請求法爾的戰士和那位人類傭兵一起抵擋,並且拜託後方的支援人員增加他們的防禦。

  從結果上來說他們是成功擋下了,但是在斬擊接觸到他們的那個瞬間,所有人都被那強勁的力量給擊飛,雖然沒有受到重傷,但是也還是不小的傷害,更重要的是,原本排好的隊形也因此亂掉了。眼見對手出現破綻的這個瞬間,那名騎士往前踏了一步,接著便如同疾風一般向前展開追擊,而此時他的目標正是對獸人下手。

  對那名獸人來說,死亡一詞在他的人生中應該也聽過了不少次,但是與死亡有如此近距離的接觸,恐怕是他人生的第一次吧。騎士迅速的追擊,以及那無言的壓迫感,還有身旁的同伴無法趕上救援的悔恨,從旁人的角度來看,這名獸人的下場必然是死,只是,這個結果是建立在沒有強力後盾的支援下。

  「不要擔心,只要我還在就不會讓你們死掉。」一個溫柔的聲音突然出現在這名獸人的耳中

  說出這句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從戰場後方趕來的帕絲拉。她一看見情況不對,便立刻使用瞬間移動傳送到這位獸人的面前,並且用魔法盾擋下騎士的攻擊,甚至有餘力在成功抵擋後射出一發有著爆炸屬性的火球,將那位可以被稱為死亡化身的騎士給擊退。一瞬間所有人都能體會到兩者之間的實力差距,也因著有這麼可靠的夥伴在,所以他們更增添了不小的信心。

  「哈哈哈,帕絲拉還真是心急,原本只要讓老朽設立一發土牆就夠了,也罷,看來那位騎士的結局已經定了。」亞斯奎克一臉愜意地看著戰場的變化,當然牠不單單只是看著,就如牠所說,只要牠站在原地就能在遠方製造出足以抵擋攻擊的土牆,根本沒有需要親自出手的地方。

  不過這並不是因為牠認為對手太弱,再怎麼說牠也是很清楚敵我之間的差距,只是一路累積的經驗和直覺告訴牠,還不到需要親自出手的危險地步。

  至於帕絲拉這邊,當她將那名騎士給擊飛以後,旁邊的法爾戰士和人類傭兵馬上重整態勢,並且迅速地對倒地的騎士進行攻擊。但是很不幸地,他們兩人合力的攻擊卻被那名騎士給擋下來了,即便如此,他們的臉上卻沒有失望的表情,反而露出一副勝券在握的表情。為何會有這樣的反應呢?因為在他們的攻擊被擋下以後,那名魔人戰士立刻移動到騎士看不到的死角,並且隱藏自己的氣息拿起長劍從騎士的脖子砍了下去。只見騎士還來不及反應,頭顱便被斬下了,雖然很殘酷,但這就是戰爭。

  只是說也奇怪,雖然那名騎士的頭被斬下,但是戰場並沒有被鮮血所染紅,更令人詭異的事情還在後頭,當那位騎士的頭一和身體分離後,整個身體就如同被蒸發一樣消失了,僅僅只留下了一副空的鎧甲。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難道他們不是人嗎?」率先發出疑問的是剛剛那位差點經歷死亡的獸人。

  「嗯……果然和我所想的一樣,這些人並不是活人,他們甚至連人也不是。」帕絲拉語重心長地說著,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安,看來這正是她所想得到最糟糕的結果。

  其他人都無法理解地看著她,於是她馬上進行說明:「就是說,這些騎士只是空殼,可能是人偶之類的,並不是真正的人類,而是恰巧有著跟杜恩、杜特一樣的實力。」

  「這樣我們豈不是可以毫無顧忌的戰鬥了嗎?畢竟我對於要殺人這件事還是有些排斥。」即使是身經百戰的魔人族,也對於殺人有所抗拒,不只是他們,或許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是如此吧。

  「是沒錯,只是還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這些士兵的數量。既然弗洛斯能擁有這麼大量的人偶騎士,那也代表著——這些東西是可以量產的!」帕絲拉說出了很重要的訊息,而這件事也不禁令人心寒。

  這就代表著,只要弗洛斯有意願,要派出下一隊和這些騎士同樣能力與數量的人手也不成問題。如果真的演變成這種如同持久戰一樣的狀況,那麼革命軍這邊可以說是一點勝算也沒有。也在此時,所有人才知道自己面對的是多麼棘手的對手。

  「我想應該還不太需要擔心會演變成持久戰,如果他真的握有更龐大的數量,應該不會只派這些人來應戰。或許這些士兵可以量產,不過應該需要長時間的作業吧。然後,我還有另一件在意的事情,算了,等這邊的戰鬥結束就可以知道了。」帕絲拉看了一下艾爾斯塔城以後,又再次穿梭在戰場之中。

  其他隊伍的狀況也差不多,尤其是成員強度比較不足的,更容易產生問題,當然也不是所有的隊伍都經歷了苦戰。好比說有一隊是由一名叫克魯昂的魔人為主的隊伍,或許因為他是英福爾特的直屬部下吧,所以實力相比其他人來說是往前一個階段的,甚至讓他一人和騎士一對一也不成問題,再加上有其他人的輔助與配合,他們很順利地就打敗三個人。

  也因為這樣的關係,所以戰鬥的進度也順利在推進,從原本的一個隊伍對付一個騎士的狀態,變成由二到三個隊伍的組合來對付一名騎士,讓戰鬥相對變得輕鬆許多,也因為這樣,所以帕絲拉穿梭戰場的次數也相對減少,而亞斯奎克也在之後幾乎沒有出手支援。雖然還是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但是整場戰鬥也很順利的落幕了。

  戰鬥結束後,亞斯奎克便開始對被破壞的土地進行復原,否則因為魔法轟炸的關係,導致整個艾爾斯塔城外都變得坑坑疤疤的,更別提有很大部分都是因為牠一直製造土牆,並且用石塊進行攻擊的關係。雖然帕絲拉和其他人在整場戰鬥也不停的施放元素魔法,但是基本上是對人施放的目標性魔法,所以對環境造成的破壞和亞斯奎克的影響相比起來就小了許多。

  從各方面來看戰鬥是順利結束了,只是從根本上來說,那是因為整個戰場都有亞斯奎克和帕絲拉這兩位不同次元的強者在支援,所以戰鬥才能在有人受傷,卻沒有任何死亡的情況下結束。另一方面,這場戰爭的參戰人數和朗基奴斯那個時期的確完全不能比擬,但是整場戰役的難易度,以及持續時間卻是差不多的,甚至可以說是更加的困難與持久。倘若沒有精確的工作分配,和帕絲拉他們的支援,這場戰鬥就算以全滅場都不會有人感到意外,因為在座的所有人幾乎都經歷過名為「死亡瞬間」的體驗。對手就是如此的強大,他們會獲勝,僅僅只是運氣好加上幫手夠強大而已,然而就結果來說,他們確實取得這邊的勝利了,這是值得慶幸的部份,剩下就是等待塔魯特他們勝利的消息了。



  「帕絲拉姐姐妳怎麼了,我們都勝利了,妳怎麼還悶悶不樂的?」史波克對帕絲拉投以關心,因為帕絲拉的的反應也確實有些奇怪。

  「是啊小姑娘,難道妳是擔心塔魯特他們嗎?」

  帕絲拉看著他們兩人,然後一臉非常不安地說:「我當然擔心啊,因為我從頭到尾都沒有看見杜恩和杜特的蹤影!那不就代表,他們兩人一直都不在戰場上嗎?」

  帕絲拉的這番話令亞斯奎克恍然大悟,這也證實了帕絲拉當初心中的不安,劇本確實朝著最壞的路線發展了……

  「老朽也確實沒想到這一點呢,現在只能趕過去,並且祈禱塔魯特他們平安無事了。弗洛斯真是個狡猾的男人啊……」連亞斯奎克也不禁佩服起弗洛斯的狡詐。

  「是呢,真是個可怕的男人,不曉得他還有什麼計謀沒有使出來。現在只能相信塔魯特他們,並且希望他們沒事了。」帕絲拉一邊和亞斯奎克說著,一邊朝著艾爾斯塔城飛奔而去。

  並且,她在心中默默地祈求著:「拜託一定要趕上啊,塔魯特你可要平安無事啊!」

  而此時的塔魯特和凱姆絲毫不知情,正一步一步地踏入弗洛斯的計謀之中。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5499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長篇|連載|朗基奴斯|故事|奇幻|主角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ppurpp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九章 不為人所知的真實...

訂閱私訊

作品資料夾

kym122588朋友們
劍神三 準備進入完結 第四卷會有完全不同的寫法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35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