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英雄聯盟召喚工》06 - 你聽我解釋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League of Legends 英雄聯盟│2018-07-12 10:49:16│贊助:10│人氣:565





  湯姆的夢裡綠到不行。

  有好多鬼臉在滿天飛,一大堆加了聲光效果的特效,還有不帶重樣的尖叫,場景看起來就像比爾吉沃特一年一度的哈洛威,詭密黯霧冷得跟弗雷爾卓德的空氣沒兩樣。

  赫克林領著死人大軍飛馳而過,倒刺女神像倒映在海中,湯姆聽見娜葛卡布爾的女祭司不耐煩地大吼:「我的神不在海裡!」

  然後有個大塊頭從天上飛了過去,與一隻海巨獸纏鬥在一起,拿雙槍的女人四處開火,打穿所有鬼魂的眉心。

  綁髮辮的男人在斷橋上,裹在斗篷中的怨靈抓著他,一手拿著鐮刀斟酌下刀的角度。路西恩看了一眼燈籠中的摯愛的臉龐,扯下項鍊上的吊墜盒。

  白光炸開,瑟雷西慘叫。

  路西恩用銀釘將瑟雷西的左手釘在提燈上。

  閃光從路西恩的雙槍射出,點燃煉魂獄長,將它逼下斷橋。

  湯姆與路西恩一同注視瑟雷西墜下。

  令他感到不對勁的是:瑟雷西好像正往自己頭上掉下來。

  湯姆想挪動腳步卻受阻,低頭一看,瑪莉長官像個水鬼,將頭探出油膩的海面,雙手鐵鐐般緊扣自己的腳。

  湯姆發出慘叫。

  然後他醒了。

  一道金色的曙光從窗外射進漆黑的員工宿舍,打亮湯姆坐起的身體。

  恍惚的臉龐掛著一道口水,湯姆闔起下巴,緩慢地揉起自己的臉。

  到底為什麼要夢到瑟雷西啊……

  湯姆打定主意,從今天開始一定要小心一點,絕對不要再進去瑟雷西的視線了。可以的話,他一定要向瑪莉上訴,或是弄到路西恩所有的行程表!

  他好好打起精神漱洗,將員工手冊擦得嶄新發亮,並且完成三十次掏書動作充當晨練,掛好召喚工名牌,昂首走出宿舍。

  今天的戰爭學院似乎很熱鬧,湯姆恍惚了一下,才想起來是最近的大新聞還在發酵中……

  齊勒斯綁架了希維爾。

  他趁阿祈爾違反比賽規定,反抗召喚師後的混亂中,指使雷尼克頓逮住希維爾,搶走她的武器,然後搞了一個什麼記憶回溯儀式,結果不知道為什麼和希維爾連在一起了。

  現在那間召喚室誰都進不去,阿祈爾帶著沙兵大軍堵在那邊,把自己也一起關在裡面搞自責。據說聯盟高層也不確定該如何將齊勒斯和希維爾分開,所以現在只能慢慢等。

  湯姆覺得自己很沒良心,因為他竟然感到很新鮮!

  終於有英雄搞事了!——不是那種聽從召喚師命令的比賽,而是在現實裡、在戰爭學院裡、依照自己的慾望——搞事了!

  一千年大概也讓齊勒斯記不清楚自己為啥要恨阿祈爾,於是決定RE一下,RE的時後希維爾不小心也上車了,再度讓最近剛成立的蘇瑞瑪社團又小火一把,相關創作不斷出水。

  瑪莉忽然攔住湯姆。

  「湯姆!不好了!出大事了!」

  「早安,瑪莉長官。」

  「你應該聽說了吧?真的出大事了!」

  蘇瑞瑪的事情都發酵好幾天了,為什麼瑪莉現在才知道?

  湯姆倒是覺得如果再不趕快表明自己不適合再遇到瑟雷西,自己大概也要出大事了。

  「嗯,我知道啊。」

  「英雄之間怎麼會出這種事呢?湯姆,我來鄭重通知你一個消息……」

  「對了那個,瑪莉長官,有件事……」

  「湯姆,如果你看到瑟雷西,記得馬上逃走!」

  「其實我不願意再服務瑟雷……啊?」

  「聽到了嗎?千萬要逃走!」

  「呃,好?我樂意之至?等等,為什麼啊?」

  湯姆完全不認為瑪莉是個有先見之明,或是會替屬下著想的好長官。她突然間完成自己的願望,怎麼想都不正常。

  瑪莉奇怪地看過來。

  「你不是已經知道原因了嗎?」

  「關於我三番兩次得罪瑟雷西嗎?不對啊,瑟雷西跟蘇瑞瑪有什麼關係?難道齊勒斯的共犯不只雷尼克頓還有一個他?」

  瑪莉馬上用看白癡的眼神洗刷湯姆。

  「怎麼可能?蘇瑞瑪的事都發生多少天了,你真是個不稱職的召喚工!」

  「……。」

  「我的老天!難道你真的還不知道?」

  「報告瑪莉長官,我昨晚加班,所以睡到剛剛。」

  瑪莉把湯姆扯進附近的牆角,面色凝重,壓低聲音說道。

  「這件事還沒有公開,英雄跟召喚師都還不知道。」

  「瑪莉長官?」

  「上面在抓瑟雷西,用比賽的理由召喚了他,但是抓捕行動被識破,現在瑟雷西隱藏在戰爭學院中。高層下命如果看到瑟雷西,必須馬上逃命並且通報!」

  「可是瑪莉長官……撇開幹嘛逮捕瑟雷西,為什麼不公開,讓其他英雄和召喚師也一起幫忙呢?」

  一群召喚工去抓一個殺人如麻的鬼魂……不、不太適合吧?

  「齊勒斯綁架希維爾鬧太大,再多一個瑟雷西,戰爭學院在瓦羅然的名聲和地位就危險了……」瑪莉嘆氣,「如果事發,後果就不是死一個英雄而已,你也知道目前瓦羅然所有的紛爭都集中在正義之地處理——」

  「等等?有英雄死了?」湯姆敏感地抓到這個詞。

  「噢,那是語病……不過也算是死了吧,畢竟卡爾瑟斯被公認是巫妖。」

  湯姆尖叫一聲:「瑟雷西把卡爾瑟斯殺了?!」

  瑪莉按住湯姆的嘴把他壓到牆上,氣得跳腳。

  「小聲一點!」

  等到瑪莉放開自己後,湯姆不太確定地小聲道:「怎麼會發生這種事?他們倆……也算同鄉啊,而且無冤無仇……」

  「你還記得你之前的『加班』嗎?」

  喔,真是死都忘不了,那個見鬼的加班

  瑪莉數道:「卡爾瑟斯弄壞了瑟雷西的榮耀系列偵查守衛,還害瑟雷西咆嘯深淵的比賽遲到,導致燈籠被畫了一個烏龜——」

  湯姆狂搖頭,連禮貌的語氣都忘了。

  「這完全不合理!瑟雷西都能忍住跟路西恩打那麼久的下路,卻因為守衛造型還有塗鴉而宰了卡爾瑟斯?有證據確定是他嗎?」

  「其實沒有目擊者,但除了瑟雷西,沒有誰有能力,或動機對卡爾瑟斯做到這種事。」瑪莉嘆氣,繼續說:「總之,現在聯盟要找到瑟雷西,叫他把卡爾瑟斯的靈魂從燈籠裡交出來。」

  這番推論似乎很有道理,因為瑟雷西最近跟受害者結過仇(大概算是吧?),而且要說誰有辦法單獨面對卡爾瑟斯,同時具有動機,最後還不會死掉,就只有一樣是死掉的瑟雷西了。

  ——瑟雷西生前是位喪心病狂的看守者(在他的事蹟被塗改前,有人依稀記得他是位獄卒),喜好是尋找擁有強大靈魂的對象,給予他們深層的絕望,徹底擊垮後虐殺,再收取靈魂。

  對他來說,死亡只是遊戲的副產品、一個片尾曲。

  卡爾瑟斯則是癡迷死亡的巫妖,還活著時就對死亡無限嚮往,如願死了之後,熱衷籌備自己的葬禮,並將死亡當成是人生(或鬼生)的藝術理念,身體力行將這項偉大技藝傳播給所有人體驗。

  卡爾瑟斯似乎不太符合瑟雷西的收藏標準。

  沒有肉體可以被鐮刀洞穿、無法鮮血四濺、也可能不會哀號哭泣或求饒、和勇敢強大的標準有點懸念……

  但審判委員的懷疑不是沒有道理,一個巫妖王的靈魂,對瑟雷西來說一定是個既特別又頗具里程碑意義的禮物。

  可是,湯姆想起了瑟雷西說的話。


  「噢,我就是想提醒你,除了路西恩以外,我不會下手的。」


  沒道理瑟雷西沒對路西恩下手,卻收了卡爾瑟斯啊?

  還是說路西恩即將釀造失敗,而卡爾瑟斯卻是個可以直接入手的成品,所以瑟雷西決定拿保底……

  完了,要是瑟雷西決定不幹英雄了,在他離開戰爭學院前,下一個倒楣的會不會是自己?!

  湯姆撲上瑪莉的大腿,死死抱住,痛哭流涕。

  「瑪、瑪莉長官!我要放假!拜託放我幾天假!我還有家人啊……」

  「你明明是孤兒,從比爾吉沃特逃去愛歐尼亞打工,結果船難流浪到諾克薩斯,因為傷寒被丟去佐恩,不知道為什麼被街頭少年排擠,在被人販子賣到皮爾托福之後逃上船隊前往弗雷爾卓德,結果又因為船難到了德瑪西亞,人道組織本來想送你回老家比爾吉沃特,伸縮頭都是一刀,你只好應徵了戰爭學院召喚工……」

  「停、停!不要再講了——」

  「傻湯姆,你就算放假,不也還是待在戰爭學院嗎?」

  瑪莉的話熄滅了湯姆的希望,低下頭開始啜泣。

  「我……我還沒有成為召喚師……我也還沒有交到女朋友……甚至還沒有蒐集完簽名……我想要神接接的簽名跟合照啊……」

  「胡言亂語什麼東西,瑟雷西怎麼可能來找你,你只是個什麼也不是的召喚工。」

  「瑪莉長官你聽我解釋……」

  「對了,我最近跟人換班,你報到別找錯人,也別讓我回來時發現你敢翹班!」然後瑪莉頭也不回地走了,拋下面如死灰的湯姆。

  在原地為自己哀悼了一會兒,湯姆決定振作起來,大不了……大不了他就去申請新裝備研發!待在戰爭學院深處一輩子不要出來了。

  他迅速站起來轉身邁腿狂奔,一臉撞上冷冰冰又綠油油的東西。

  低啞的恐怖嗓音從腐朽乾枯的頭顱中傳出。

  「急什麼?召喚工。」

  瑟雷西難得收起渾身綠光和詭霧,一手跟往常一樣拿著鐮刀,一手拿著……嗯?五速鞋?

  湯姆倒在地上抖個沒完。如果是平時,他的專業與習以為常絕對能讓他鎮定面對任何英雄,可是……

  瑟雷西現在好像不在那個範疇中。

  湯姆好一會兒才掏出員工手冊來,手卻顫到拿不住。「那個,我目前沒有值班,如果您有任何需要,我會去找其他人來滿足您的要求……」

  「我的要求很簡單,而且你現在就能完成。」

  湯姆往後爬,想鎮定地說話,卻無法控制語氣抖個不停。沒道理他在白港逃過那麼多次哈洛威,結果卻在戰爭學院的走廊上栽在瑟雷西手中啊!

  「不、不……我呢,就是個凡人,懦弱,無聊,而且普通得太廉價……」

  瑟雷西走上前來,輕巧地拿走湯姆保命用的員工手冊。

  孤身面對鍊魂獄長,湯姆幾乎要看見自己那骯髒的故鄉、各種馬賽克組成的跑馬燈、還有召喚峽谷中永遠做不完的工作……

  用力閉眼等待鐮刀的來臨,身上終於感受到的是……

  臉頰邊的腳臭味?!

  湯姆睜眼,看見放大的五速鞋戳在自己鼻前,上面掛著維修完成的出貨單,還有一個閃亮亮的法術鎖。

  「解開它。」瑟雷西說,並更加用力地將鞋往湯姆臉上戳。

  湯姆接下鞋,職業病不由得壓過了恐懼。

  「呃,非比賽現場是禁止使用比賽裝備的……不是,您怎麼搞到這雙鞋的?哪裡的裝備櫃沒鎖好?這可是大事!」

  「我向一名路過的搬運工借的。」

  湯姆不敢問那個搬運工最後怎麼了。

  「能問一下您要鞋子幹什麼嗎?」

  瑟雷西發出冰冷的嘆息聲,用蔑視塵世的滄桑回答道——

  「當然是穿上它,愚蠢的靈魂。」

  「開場買鞋會爆線吧……不不,我是說,聯盟正在抓您呢!應該選防具或武器——」話雖如此,湯姆的手卻因為求生意志的關係,擅自把法術鎖解了。

  他低頭愣愣地看著自己做了什麼。

  瑟雷西沒說話,飄離了地面,停在半空中。

  湯姆在心裡掙扎了一個瞬間,然後屈服了,站起來彎身,把瑟雷西冰冷消瘦的腳塞進鞋子裡。

  做完以後,他甚至不敢在褲管上擦手。

  瑟雷西飄下來,卻不急著離開。

  「你果然很有趣,我沒有看錯,但你又同時很無聊,讓我想起我每年都會造訪的一個地方。那裡的人寧願腐朽也不肯做出改變,不管是已經離開那裡的,或者是死去的……」

  但瑟雷西對湯姆的回答沒興趣,自顧自走了。

  湯姆站在陽光皎潔的長廊上,注視著自己的人生終點從眼前消失不見。

  他就這樣被放過了?

  不對!他怎麼可以幫助瑟雷西?

  他應該要拚死反抗、大聲呼救、然後壯烈犧牲……啊呸!

  一定是因為瑟雷西趕著逃出去……嗯?但他走的方向是宿舍區。

  所以瑟雷西打算在走之前先去收穫一下路西恩?

  必須去警告路西恩!

  湯姆拔腿就跑,沒注意到一本員工手冊躺在地面上。

  ……





  驅魔聖槍穿好長大衣。

  今天,他並沒有將武器收在長大衣裡,而是拿在手上。

  一對以石材精緻的手槍,附著稀有金屬,稍小的手槍來自他摯愛的遺物——席安娜的武器。路西恩還記得她杏仁狀的美麗眼睛,有一張屬於她的相片收在項鍊的吊墜盒中。

  他從召喚工們之間的耳語中得知瑟雷西犯的事。

  那個可惡的生物!

  他們怎麼會信任這樣一個邪惡無人性的東西會堅守條約,即使受害者是另一個無惡不作的鬼魂,但至此,這個事件已經打消路西恩所有的猶豫。

  他在這個世界上唯一在乎的,就只有他逝去的摯愛。

  為了拯救席安娜不得超生的靈魂,路西恩在瑟雷西進入英雄聯盟後也加入了,一面磨練、一面等待機會。

  如今是時候了。

  瑟雷西已經拋棄英雄聯盟,自己也可以一起擺脫這個牢籠。

  再也沒有任何阻礙擋在他復仇的道路上!

  路西恩虔誠地在席安娜的槍上一吻。

  有人闖進門來,路西恩將武器指向對方,但沒有扣下板機。

  「路西恩!不好啦!」來人是前幾日見過的召喚工。

  「有事嗎?」路西恩淡淡地問,但他其實不關心。

  「我好像不該這樣開場……算了,你先聽我的,離開這裡,我可以帶你去裝備庫參觀最新的裝備設計……」

  「瑟雷西要來找我了,對嗎?」路西恩說。

  他毫不意外看到召喚工臉上出現震驚的神色。

  「你、你怎麼會知道……等等!不要去啊!」召喚工撲上來,抱住路西恩的大腿,但路西恩的心意已決,反而踢開湯姆。

  「離開吧,召喚工,我本來就是追捕他來到這裡的,這其實是註定會有的一天,我和他之間的結局——」

  召喚工痛得在牆角捲縮,努力發出聲音。

  「路西……恩……你想想,瑟雷西的目標一直都是你,在得到你之前,他怎麼可能會朝其他人下手?」

  「他是邪惡、無良知的,撕毀盟約也在意料之內。」

  湯姆的本意是不想讓路西恩主動跟瑟雷西動手,只要路西恩不率先打破規定,在瑟雷西沒有找過來先動手的情況下,這次的事件就不會惡化。

  「你想想,如果瑟雷西根本沒有對卡爾瑟斯下手,結果你卻對他出手了,你就不能繼續待在英雄聯盟了啊!」

  這番話確實開始說服路西恩,但驅魔聖槍還是沉下聲音。

  「你這是在幫他說話?」

  「我是在幫你啊!」湯姆急得跳腳,「我保證我和瑟雷西沒有半點關係或交情!我只是個召喚工!」

  「噢——你在這裡啊?」

  路西恩舉起槍,武器發出衝能的聲音。

  門外不知何時瀰漫著詭密黯霧與刺眼綠光,當中只見一個散發綠光的燈籠幽幽搖晃,逐漸靠近門口。

  瑟雷西的破爛衣服像在水中飄搖,凌厲的刀鋒在霧中閃光,鎖鍊發出遙遠的碰撞聲,隨著鍊魂獄長的前進打響。

  「瑟雷西。」路西恩說。

  「路西恩。」對方回以呼喚,聲音黏滑。「噓,你又要再提起席安娜了嗎?你的世界比這裡面還要狹窄。」說著,瑟雷西敲了敲提燈的小門。

  血肉所剩無幾的臉龐只剩利牙與眼眶在詭笑。

  路西恩握緊吊墜盒,放開它,吟誦出淨化咒文。

  「我還會再度告訴你,席安娜是我這世上唯一的親人,而你奪走了她!」

  這次,路西恩不覺得喉嚨乾渴、手心滿是汗水,他只感到熱血沸騰。他等了這天太久!復仇的怒火沖刷他,成為狂熱的血液。

  「光之武器這次可以傷到你了,我很確定。」路西恩說。

  他上次與瑟雷西的相遇,武器並沒有在對方身上奏效,因為瑟雷西讀取了席安娜的記憶,瞭解了武器的秘密。

  「你總是這麼一廂情願。」瑟雷西放下提燈,「我不是來找你的。」

  湯姆忽然間大感不妙。

  「召喚工,出來。」瑟雷西說,並且飄起來,「你搞錯左右了。」

  湯姆仔細一看,他把五速鞋的左右腳給瑟雷西穿反了。

  身後傳來路西恩的質問:「你保證和瑟雷西沒有半點關係或交情?」

  「……你聽我解釋。」

  一團綠光跳到眼前。

  原來是瑟雷西把燈籠拋到了湯姆前方,還催促道:「我給你半分鐘。」

  湯姆感覺到有一個冷硬的東西抵到自己腦袋後,聽聲音好像是路西恩的槍。

  「你們是一夥的!」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我打破了年更的詛咒。

關於齊勒斯綁架希維爾《蘇瑞瑪之輝第四章》有過程(?)

是說去重新確認劇情的時候
發現官方又偷改了,很愛吃書捏!!!!!!!
跟我之前看到的哈洛威事件不太一樣還加了新腳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5459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League of Legends 英雄聯盟|瑟雷西|路西恩|芽豆靈|LOL|同人文|召喚工

留言共 3 篇留言

玂魙
吃書聯盟今天照常運作(x

07-12 11:13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真的吃書聯盟!!!!!!!07-12 11:15
凊月 朔
"你們是一夥的!"
"不對,路西恩。我愛的是你。"(嗚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

07-12 11:16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幹這神展開XDDDDDDDDDDDDDDDDD07-12 11:17
藍兒
終於更了!!((邊吃糧邊跪著感謝大大!

07-13 11:20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終於更了!(變啃留言邊謝謝沒退訂QAQ)07-13 11: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試閱】《那些年,我們一... 後一篇:《純白的阿貝爾》實驗報告...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hiki527甜食愛好者
小屋文章更新~~~這次更新了近期試做的一些甜品的紀錄,歡迎大家來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4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