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0 GP

[達人專欄] 歐洲人玩手遊險喪命,友人:他運氣很好。(42)

作者:伊奴│2018-07-12 00:18:02│贊助:48│人氣:2402
卑彌呼:正在升級要塞20%
尼伯龍根矮人招撫進度:31%↑↑↑






42.



  八腳馬戰車在夜空中飛行,盧恩文字展開的魔法使其融入黑暗,僅在穿梭雲霧間,揚起幾縷波紋。


  在法蘭西大地上,少許光點連成不規則圖案。數分鐘前,八腳馬戰車稍駛近,仁雄和布倫希爾德知道光點是戰場上無數高舉的火把。帝國軍和英軍正在戰鬥,這已不知是帝國第幾次即將到手的勝利。一如英軍和勃根地公國的聯合部隊,大敗法蘭西軍民。


  仁雄和布倫希爾德的激戰,也才剛告終。高大、性感的銀髮北歐女人,現一絲不掛枕在男人的臂彎休息,溫順得像隻大白老虎。褪去的女武神盔甲、絲質內衣皆丟在獸皮地毯上。燭光溫暖,兩人在極佳氣氛下相視,很快地,布倫希爾德主動吻上仁雄,這對男女再次沉浸在摸索彼此火熱的身體。


  「我想不到這麼快就跟妳『這樣』了。」仁雄淡然的口吻。他不禁憶起最早和烏麗兒在一起,也如今天這般腰三天兩頭快被夾斷。爽到天國,骨質疏鬆。


  「為什麼不?將你服侍好是我的職責。在這個平行世界,後續的日子肯定會被戰鬥所填滿,我們自然要把握時間。」布倫希爾德伏在仁雄胸膛上,一手托腮。理所當然的表情,仿佛長他幾歲的姊姊,在教導他這位弟弟。


  性愛分離很辛苦呢……由衷的想法仁雄自是不會說出口,他也深信布倫希爾德從眼神就能察覺他在想什麼。畢竟這情景不是第一次。唯一不同的是,仁雄擔當布倫希爾德主人的時間,會是有史以來最久的。


  「主人,你明白為什麼我希望你提高警覺,事事謹慎嗎?」


  「能喚我的名字嗎?」仁雄手指輕放上布倫希爾德的唇。她無奈笑著,點頭允諾。


  「因為這樣才能順利通關吧?」仁雄答。


  「不盡然。謀籌策劃其實全交給SSR角色綽綽有餘,仁雄你大部分時間,盡情像個沉溺女色的紈褲子弟也沒關係。」布倫希爾德在形容主人該有的姿態時,不禁笑了,仁雄沒好氣接受她的調侃。


  「但是,有一點你必須清楚認知:人類的集體意志,宰制充斥了整個宇宙,無論在何處,遊戲機制仍無時無刻發生作用,而這點,只有穿越使者能感知。」


  「我懂妳的意思。說白了,就是UI嘛。」仁雄無奈點頭。某種程度上,這已完全偏離原初的遊玩體驗。但能充分運用機制,才是真正的高手玩家。


  「是的……有很多我們看不到的訊息,唯有你能一眼發覺其中異樣。我們不也正是因為如此,才能這麼早斷言白小姐就是黑魔女?」布倫希爾德道。仁雄同意,這話說得倒沒錯。


  起初,他只是想了解兩位司祭究竟是何方神聖(畢竟他們實在太噁爛)。他就拿手機掃了掃。綠怠惰倒還好,在藍鬍子身上,一行人有著意料外的發現:


  吉爾˙德˙萊斯。拉瓦爾男爵。法國元帥。聖女貞德最重要的支持者,在百年戰爭期,他是法蘭西王國位階最高的將軍。


  拉瓦爾男爵被稱作藍鬍子,那是聖女貞德被俘好幾年後的事。他要在這時間點上成魔女教高階成員,涉入鍊金術、黑魔法,其實很趕。這人根本還沒退伍。


  仁雄拿手機掃QRcode才發現,藍鬍子不是NPC,他是白白持有的角色。一行人恍然大悟,原來這位變態狂猛喊的貞德大人,其實是指他的主人白白。


  因此,新天鵝堡的戰鬥,姑且可稱作白白和仁雄的初次交鋒。雖然無法得知是系統把白白的角色恢復,或是她自己填回報單,好應對這高難任務。仁雄只覺得,白白不是很想理這角色死活的感覺。


  好吧……換作是仁雄自己,也不想理。


  「如果黑魔女循著藍鬍子這條線,那她不是很快就發現卑彌呼在新天鵝堡的一番建設。」他問。


  「招募狼人一事一旦沒了下文,她遲早會知道的,但她現在忙著征服西歐這些封建國家,無暇顧及我們。另外,我覺得她察覺的時間有可能會比預期來得更長。」


  「蛤?為什麼?」


  「我跟你一樣覺得白小姐不是很想理她的這個角色。咳咳,換作是我,也不想理他。」布倫希爾德最後提到藍鬍子時,鄙夷之情盡露。女孩子都很討厭變態。


  「你也是。有這麼多美麗的女人服侍你。相信蜜月期一過,這個一任務結束,你就會把我踢到一邊,不理我了吧?」


  「那又有什麼關係?」仁雄因為話題冷不防跳到他身上,楞了一下,卻還是很快笑著回答。答案,則出乎布倫希爾德預期:「我就算把妳晾一邊,妳也不用再煩惱以前一直煩惱的事。如果妳不愛我,對妳來說就是真正的自由。」


  「我…承諾過,若有英雄能通過火焰的試煉,我便會做他的妻子,永遠服侍他。」布倫希爾德遲疑半晌,這才吞吞吐吐。仁雄覺得將臉側開的她,似在示弱。


  「那就別再提這事。老實說,我覺得這太趕了……還沒來得及跟妳培養深厚的感情。」仁雄望著車窗外漫天星星,嘆道。這趟由八腳馬戰車提供的天空行,奢華舒適。車內還有個可容納兩人的圓形浴池,仁雄還沒享受。也因為如此,他更加不喜行程如此緊湊。


  「仁雄,你不喜歡聖女貞德也沒有關係。為了彌補你得不到我的愛,我已經立下誓,只要是你喜歡的女人,我一定會想辦法弄來給你,絕對不會讓你失望。」


  「妳現在的意思是要幫我建立後宮嗎?」仁雄眉頭一皺。


  「這、這是自然!」布倫希爾德楞了一下,仍是眼神堅定。


  「啊哈哈、啊哈哈,好窩。好窩。」仁雄敷衍地挪挪枕頭,調整了一下躺姿。


  「……這有什麼好笑?」布倫希爾德面露慍色,不明白仁雄為何是這般反應。然而男人僅是笑而不語,接下來她服侍他入浴,擦乾身子,兩人再次回到床上。布倫希爾德換上摟空蕾絲馬甲,米白色吊帶襪。這段期間無論她怎麼追問,都得不到答案。


  布倫希爾德一夜未眠,巴望著睡在身旁,因為她的肉體得到充分滿足的男人。仁雄,居然睡到打呼。布倫希爾德覺得被碰了個軟釘子,可這男人現在是她的丈夫、她的主人,也只能從了他的意。


  至於仁雄是怎麼想的呢?有鑑於類似宣言已經有人講過,那位當事人現在穩坐正宮之位,他們兩個愛對方愛得要死。仁雄對於女武神腦袋裝了啥小,自然是不當一回事。他唯一覺得慶幸的,大概就是這個各方面都跟他老婆屬於同一型的大美女,應該是不會長出雞雞。


  哼哼,布倫希爾德,妳口口聲聲說要幫我建立後宮,把美女都弄來給我,妳的這個用心良苦,只會讓妳在劇情走向衝擊正宮。我才不會輕易吃妳這套!






  破曉,仁雄因為陽光照入車內自然醒來。吃完法式早餐,兩人開始聖女貞德的打撈作業。


  一個人已經被燒成灰,撒入河,流向大海,要如何才能拼湊出有關於她的一切?面對布倫希爾德的計畫,仁雄乖乖照著吩咐,穿載盧恩文字製作的潛水衣,在塞納河底部行走。


  「有發現什麼異狀嗎?」布倫希爾德坐鎮八腳馬戰車內,盯著水晶螢幕回傳的水下影像。他們匿蹤的地點,河對岸就可看見滿滿營帳與軍旗,這可真是十足在敵人眼皮底下動手腳。


  「一些箱子吧?還有沈船殘骸。」仁雄在水中跨步前進,大量氣泡出現在他頭頂。他看見少許不明顯的光影,而這正是女武神在打砲前諄諄告誡的:穿越使者獨有的優勢。


  「任何你覺得可疑的東西,都可以觀察看看。呵,鴻運貴人,再讓我領教一次你的運氣吧。」


  「搞了半天,原來是這樣……」仁雄苦笑看著水下綠茫茫一片。那些點擊互動機制確實只有他能看見,若換作是別人,不成了瞎子摸象?


  「欸、我看見腳印了,大概兩千多步吧,有段距離喔。」仁雄口中的腳印,只存在於他視線所見的小地圖,或用手機螢幕才能看到:那是系統用來標示下一個地點有多遠。


  走了一個多小時,目的地正好在河正中央,仁雄啟動潛水衣搭載的偵測設備,結果,小地圖除了多了個向下箭頭,什麼也沒發生。


  「要掘土嗎?嗯…應該不是這樣?」仁雄立刻想到偵測設備或許完全無用武之地。同一時間,布倫希爾德那邊也遇上麻煩,仁雄從小地圖上看見八腳馬戰車在未處於隱形狀態就倉促飛上天,尾隨振翅的是一列手持圓月法杖的羊角惡魔。黑火球劃破晨霧,成了天空的數枚隕石。八腳馬戰車長嘶一聲,在將時空扭曲,瞬移到數公里外。


  「要不要緊啊?」仁雄皺眉。居然有十隻巴風特SR,難怪英軍跟勃根地公國會一敗塗地。白白,該恭喜妳變黑魔女後抽得不錯……


  「仁雄,我得甩開他們。看來黑魔女不在這裡,你收集到聖女貞德的骨灰後我們再會合吧。記住,若真遇上危險,馬上使用傳送卷軸,指令我教給你了,不要猶豫。」


  「蛤?好吧。」仁雄很想做個抓頭動作,但他現在穿著潛水衣不方便。他猜布倫希爾德應該是不想曝露身分,所以才全心閃躲,順便把敵人帶離;由於置身水下,仁雄並未洩漏行蹤。


  穿著潛水衣的仁雄,在箭頭標註的位置飄來飄去,來來回回,仿佛初次登月的宇宙人。終於,他弄明白了。


  「小布,我先回去了。」


  「你這麼快就搞定了嗎?…說了不准叫我小布。」布倫希爾德回話的同時,仁雄聽見劇烈震盪:有一枚黑火球砸中站上馬車頂,剛現身的女武神。仁雄光聽通訊器傳來的沙沙聲,都能感覺到這氣氛不太妙。


  羊角惡魔們也全愣著。火球紮紮實實砸中了女武神,她,不像有扣血。


  「妳先專心應付他們。親愛的,既然都出來玩,妳去跟白小姐打個招呼吧。」仁雄拿出防水袋子裝著的手機,打開穿越寶,使用道具:傳送卷軸。他要先一步閃人了。


  「我不是教過你指令了嗎?…道具熱鍵你也要背一下。用手機點太慢了,會給敵人可趁之機。」又有一枚火球筆直射來,布倫希爾德一鞭子將它揮熄。她心思仍全放在和主人的交談。


  「其實我有記很多指令,只是都不適用於這場合。」仁雄道。河面因傳送魔法發動激起漣漪,很快提升到觸及警報的程度。軍營奔出數位軍官,他們在抵達河岸前變身惡魔,前來一探究竟。


  「哦?哪一些?」布倫希爾德饒富興味。她手握飛斧,仍猶豫著是否該還擊。雖然主人認為在這裡大鬧一番比較有趣,但目的既已達到,就沒有開戰的必要。


  「哼哼,回去我再告訴妳。」


  「那算了。八成又是些秒掏出按摩棒或幫你老婆換膝上襪高跟鞋這類無聊玩意,你昨晚已經示範過了。」


  「妳不要破我梗嘛!好啦,我要先走一步。老婆,回頭見。我愛妳。」


  「閉嘴。別提那三個字。」布倫希爾德飛斧脫手,迎面衝來的巴風特法師立刻被斬成兩截。察覺自己失態,女武神躲入馬車,暫時冷靜。時空再次扭曲,八腳馬戰車甩開了惡魔軍團的追擊。


  八腳馬戰車最後降落在一處荒涼的平原,知道仁雄已經平安抵達會合處,布倫希爾德並不擔心。


  全副武裝的女武神現在坐在圓形浴池內,將銀製魚嘴吐出的溫泉水柱,連同池面一起結凍。她極力想要抑制心中的不平靜,許久,她發現自己沒有辦法。腦海裡全是昨夜歡好的影像。浴池邊也有。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雖然……明明就是我要你這麼做……」布倫希爾德抱著頭,將自己浸在惡寒的池水裡。她不想承認,可是她知道自己吃醋了。


  就不能把我當成工具嗎?這樣我就可以在得不到愛人的世界,行屍走肉的活著;你剛剛才說愛我,卻在我掩護你離開後,立刻就跑去搞別的女人。你怎麼可以這樣丟下我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無法理解自己情感的布倫希爾德使盡全力大吼。


  然而,她才剛發洩沒兩秒,視線即刻和步入浴室的男人對上。


  「什麼嘛……洗冷泉也不說一聲。搞得天寒地凍的,都可以養企鵝了。」


  布倫希爾德心臟都快跳出來。她還以為看錯,但仁雄確實站在門邊,潛水衣也早脫下。


  她的主人不但換上乾淨、時髦的約會打扮,有14%像韓國歐巴,手上還一束剛從道具欄Call來的玫瑰。送玫瑰固然有點老派,仁雄印象中的MV也沒有這個,但要衝擊布倫希爾德,他認為這道具很管用。


  仁雄腳邊一個藍芽喇叭,置於磁磚地。(音樂:戈柔、哀膩呃戈柔。做什麼都惹人愛,完美的身材。)他順著音樂帶動氣氛,走向池中的女人。


  『其實我有記很多指令,只是不適用於這些場合。』布倫希爾德腦海立刻浮現仁雄說過的話,她現在知道他的咒語是在哪個場合使用了──仁雄把玫瑰輕輕上拋,想投入位於布倫希爾德身後的鐵魚嘴出水口,女方立刻在半空把那束玫瑰打落。


  「別搞這些有的沒的噱頭,我不喜歡這些東西。」布倫希爾德很想否認仁雄現在溫暖得像個太陽,還是Bigbang的主唱太陽。(音樂:戈柔、哀膩呃戈柔,北鼻哀膩U,戈柔U膩咪吐。)


  「聖女貞德的骨灰呢?」她問。(音樂:穿牛仔褲比穿裙子更好看的女孩,會跟我每天炒飯的女孩。)


  「我沒發現啊。」仁雄一臉理所當然,布倫希爾德難以置信地張大嘴巴。(音樂:感覺靦腆卻很有個性的戈柔,平時看起來拘謹,但當我們獨處的時候,U鬧花矮偷King額爆。)


  「你沒發現?可你剛剛不是──」火了的布倫希爾德拽起沐浴乳瓶,把磁磚地上的藍芽喇叭砸爛。(更多更詳盡歌詞,在穿越歌詞網)


  「我騙妳的啊。哦……妳先別生氣,我想或許是有啦。但那不是我現在在意的。布倫希爾德,我知道聖女貞德對破關很重要。可是現在妳最重要。如果妳不開心,我也可以現在下線回現實世界,我們去逛夜市,不理黑魔女。」


  「不要。我要贏!我要我的主人戰無不勝,而我是他最引以為傲的女人。」將眼淚拂去的布倫希爾德從浴池中跨出,恢復了女武神的風采。就這點來說,她跟烏麗兒簡直一模一樣。仁雄在這方面,很有經驗。


  「你究竟怎麼找到我的?我沒感應到傳送魔法。」擦乾身子後,兩人回到主臥室。仁雄如布倫希爾德預料,一鍵幫她換上寬鬆舒適的居家服。她承認仁雄搞貼心小動作很有一手,否則自己也不會對他難以招架。


  「先用手機開英靈殿介面,再用Pause指令(HOME鍵按六下),英靈殿介面的按鈕會立刻出現取消鍵,如果接著按,系統就會取消傳送,但仍會進行隊伍整理:所以我跟妳的位置會合併在一起。」仁雄從容解釋。順帶一提,留在新天鵝堡那三位,也因為仁雄的操作聚團,萬歲爺跟莫德雷德肯定覺得莫名其妙。


  「就,就為了這事?」布倫希爾德克制住怒火,她知道仁雄這麼做仍會消耗進入英靈殿瓦爾哈拉的次數。一場穿越只能用三次的機會,就這樣浪費了。


  「妳讓我一個人在水面下,不也是信任我能完成任務嗎?那為何不能相信我現在的做法。」


  「你到底想幹嘛呢?這樣做又有什麼意義?」


  「有件事我得跟妳道歉,我以後不會把愛妳這事,隨便掛嘴上了。」仁雄收起微笑,淡道:「可希望妳能明白,我是妳的丈夫,這是妳老愛掛在嘴邊的。」


  接下來數天,仁雄的穿越沒有任何進展,他也沒回新天鵝堡:他要求布倫希爾德讓八腳馬戰車往南飛,從馬賽港上空越過地中海,再往南,遠離地圖外,抵達了位於北非的特萊姆森王國。


  特萊姆森王國是啥小呢?老實說仁雄也不知道,反正看地圖是在現在的阿爾及利亞境內,有個港口叫阿爾及爾。是個充滿伊斯蘭風情,有很多非洲人的地方,和當地人溝通需下載柏柏語和阿拉伯語整合包。


  仁雄一部份時間出入市場跟當地人聊天,當觀光客。大部分時間則留給布倫希爾德。有些流氓想要對仁雄不利,卻因為懼怕孔武有力的布倫希爾德而作罷。也有人傳言總是笑臉吟吟的仁雄是天神下凡,因為他的外貌不是當地人,也非白人,他卻擁有一個美麗的白人女奴戰士,他還有一輛翅膀天馬拉乘的白銀馬車,即使是最有財富的國王也無法擁有這些。


  「仁雄,原來你是種田派。」耐著性子和主人發展友誼。布倫希爾德每天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抱怨。但她很快意識到,那像是已婚夫妻日復一日的平靜生活,為她注入一股溫暖的力量。


  以前她也服侍過數任主人,但只要明白最後一定會通向死路,短暫的幸福只是徒增離別時的痛苦。這一次不同。


  「我好無聊。」有一天,布倫希爾德在吃飯時忽然這麼說。


  「那、我們回去吧。」


  穿越第十一天,仁雄除了把布倫希爾德的羈絆值練高,還學了一首歌,其他什麼也沒幹。


  「戈柔、哀膩呃戈柔,北鼻哀膩U,戈柔U膩咪吐。」


  「別唱了,你這白癡歐巴……」



記得訂閱,吐比扛踢扭!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5428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課金|歐洲人|非洲人|SSR|怪物彈珠|手遊|FGO|神魔之塔|天華百劍斬|陰陽師

留言共 3 篇留言

JEFung3945
攻略了小布,應該也算是攻略了一位太太?

07-12 01:20

九鳥
只有歐洲人敢攻略一半的關卡就跑回去種田逛夜市www我們非洲人只能乖乖全部打完,還有可能滅團QQ

07-12 10:19


閃爆了

07-13 00:5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0喜歡★ifom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歐洲人玩手... 後一篇:[達人專欄] 歐洲人玩手...

訂閱私訊

作品資料夾

KHgeneral米吶桑
嘛...迷刀劍的某大學生,不定時會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文章XDD歡迎來逛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41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