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第一章——夢?另一個我?!

作者:櫻緋.伊文潔琳│2008-08-27 22:17:11│贊助:0│人氣:338
這個是翻修版…
加了不少注譯和個人喜好…

原本打算六、七千字結束一章的,可是,這長度的內容實在只寫出很少劇情,所以…還是多寫一點才結束這一章……

請在精神充足的情況下才看,而且還要先看完那兩個『Prologue』看第一章……


第一部暫名為《共同的心願!下課後的戰士育成~~》


章一——夢?另一個我?!


「…有人在嗎…?」

女孩在陌生的樹林中徘徊。

「爸爸~~!爺爺~~!小蘭~~?小艾~~?莉亞~~?」她幾乎把自己認識的人的名字都喊遍了,但全無回音,回應我的只有寂靜,甚而連回聲都沒有。我想…我可以確定只有我自己一個人……

不過…以現在的情況來說,有比這些更重要的問題……

自己最後的記憶是……

和平常一樣,因為翌日沒測驗,所以就很準時的在九點半關燈躺上床,直至睡著之前,明明還在跟睡在旁邊的小艾和貝兒說話,怎麼一睡著、再次張開眼睛時,卻發現自己竟然不在溫暖舒適的被窩中、身處完全陌生的地方呢?

她可以肯定自己沒有夢遊的症狀…

沒錯,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怎麼來到這兒的,也從未來過這裡。

在她家附近的市立公園是有一個佔地蠻大的樹林,她和好友小蘭她們也常到哪裡去,就是野餐、賞花、美術課寫生等,而且,那是每天下課回家時的必經之路,所以…她認為對它應該很熟悉,應該不會認不出它才對呢…

就算是晚上的公園和樹林…自己也「見識」過好幾次,冬天時社團活動下課時已經入黑了嘛…

到底現在身在何處啊?

雖然不是伸手不見五指,至少還能看到自己和腳下的路,但是走了不時多久的她開始驚慌失措!

這裡給她的感覺很奇怪,完全看不到有小動物的蹤跡,就像…完全沒有生命氣息似的……

怎麼會這樣啦?明明四周都是枝葉茂密的參天大樹…按常理來說,應該有很多小動物和小鳥啊,怎麼會完全聽不到有鳥鳴蟲叫呢?

「喂~~有人在嗎~~?!」她高聲喊道。

沒有回應…

明明沒有感覺到有生命氣息,可是…我總覺得這裡有誰在……

突然,有一個淡藍色的光在遠處出現…

咦?怎麼覺得這道光很熟悉呢…?

她不自覺的朝著光源的方向走…

走著走著,四週的景色開始轉變了,雖然她還是在樹林中,但周圍和腳下卻愈來愈多蔓藤和荊棘…還好平常有鍛練,不然很容易就受傷了…

好奇怪哦,怎麼路愈來愈難走呢?

而且,周圍還愈來愈暗了…

咦?有水流動的聲音…?

『&*℃☆◎℅¥▲—!!』

『&*℅¥℃☆◎℅¥▲—☆◎*℅!!』

『▲—☆◎&*℃☆▲—☆◎¥▲◎℅—!!』

這是甚麼聲音啊?雖然聽不清楚內容,但很令聽者反感和厭惡。

突然,黑暗散去,四周的景物改變了,她現在就站在一個被樹木圍繞的湖旁。湖中心正充斥著濃霧,看不清有甚麼。

(咦?是湖?湖中心好像有些甚麼…)

『…救我…』

「…誰…誰在這裡…」

那團剛剛為她引路的藍光突然飛進濃霧中,把它驅散了。

在湖中心,有名長黑髮穿著白色長裙的少女,少女的眼神非常非常悲傷,淚流滿臉,哭得令人心碎…

少女的小小的身體和手腳都被像是荊棘的東西包圍、束縛著…就像被懸吊在湖中……

「…等一下,我馬上來…」她立刻動身想衝進湖裡,可是就在水邊被一道無形的牆給阻攔住了。

『…不是在這裡…』

「妳…是誰…為什麼在哭…?」

『…我在等妳…一直都在等待……』

「等我?為什麼?」

『…我已經尋找妳好久好久了…』

「…尋找我?等一下,我…好像…認識妳…」

『…我就是妳…另一個妳…』

「…妳是我?」

『…我就是妳…另一個妳…』少女再一次說道。

『…請妳快點來…以妳的光…來拯救我…』

說完這句話後,她就被某種東西拉走,離開少女和那個湖邊……

但那句『以妳的光…來拯救我…』卻在她耳邊繼續迴響,久久不散……


*****************

  「等、等一下…」

「…小櫻,快起床啊,鬧鐘已經響好久了。」

聽到這個聲音,名為『小櫻』的少女立即張開眼睛,她的眼睛是碧綠色的。然後她從床上跳起來,一把按停床頭指著六時二十分的鬧鐘,對在窗前整理窗簾的金髮洋娃娃說:「早安,小艾。」

身高六十公分的小艾從窗臺走回來,說:「早安,我已經叫了妳很多次了。還有,我的主人,我的名字是.艾.薇.莉(Avril),是法文四月的意思。請不要把我的名字省略地叫呢…而且還在前面加個『小』字…算了,反正已經習慣了……」

櫻笑了笑,然後轉過頭跟睡在枕邊的『LICCA』娃娃說:「早安,莉亞。」

莉拉是她的好朋友小蘭送她的生日禮物,是一個『LICCA娃娃』。原本櫻一直叫她『小藍』,因為當初徜在盒子中的它就是穿著一襲粉藍混白的連衣裙。

首先要申明一點:櫻絕對沒有毛病。

「早安~~」她的聲音聽起來很高興呢。

沒錯,而且最讓櫻想破頭也不明白的事情,到底是她會說人話?還是因為櫻她聽得懂她說的呢?不過也沒有甚麼問題呢,她認為至少自己多了一個可以談心事的對像,所以她就沒有深究了。

「快點梳洗換衣服吧,不然就真的會遲到啦。幸好我昨晚提醒妳將鬧鐘撥早十五分鐘……」艾薇莉邊撥了撥她那長長的金髮,有點自滿地說。

櫻在她還在沾沾自喜的時候,就已經走到隔壁的浴室,所以聽不到她後面那句說甚麼。不過也應該是在稱讚自己的話吧。

雖然她有時候話比較多也很孩子氣,但實際上她很可靠呢。

艾薇莉是甚麼東西櫻到現在還未知道,只知道她們是她今年亦即是九歲的生日禮物。櫻只知道艾薇莉是她母親很早以前就為她準備的,就是在她…遇到意外昏迷之前……

當然,她父親還不知道…那天晚上,當她洗完澡回到房間時,迎接她的,就是一個會動的大型娃娃…還有…嗯,會說人話的『LICAA[①]』娃娃,它自稱『莉亞(Lea)』……

『…快點,我在這裡…我在等妳…』

一面向鏡子,耳邊隱約聽到夢裡的女孩的聲音,鏡裡反映的…有一瞬間,看到的不像是自己……因為…眼睛不是綠色的……

(別再想了!)

她拍了拍自己的臉,想拍走夢中女孩的影像,卻揮之不去……

匆匆刷牙洗臉後,她立即返回房間準備換上校服。

「真的非常謝謝妳呢,小艾。」她一邊換衣服一邊說。

「小櫻,妳沒事吧?」莉亞突然跳過來櫻身邊問。

「沒事啊,怎麼這樣問?」

「小櫻的笑容很勉強呢…真的沒事?」

櫻正對著坐枱鏡梳頭,打算把帶點捲曲的頭髮梳理整齊,望著鏡中的自己時,才發現自己那個根本不算是笑容。

「…真的瞞不住莉亞呢。」輕嘆口氣,說:「我…又夢到那個女孩了……」

「是嗎?已經一個月了吧?今天的夢是不是又是那樣?」艾薇莉邊幫櫻整理被褥邊說。

櫻接過莉亞遞過來的粉紅色絲帶,把長髮束成雙馬尾,聽到艾薇莉這樣問,她想了想才回答:「不是,今天的夢跟這一個月來的不太一樣。剛才我好像看到她的樣子了。而且,她有回答我的問題,她說『…我就是你…另一個你…』,還有,她還說『…請妳快點來…以妳的光…來拯救我…』那個女孩…到底是誰呢?剛才照鏡子時,好像也聽到她的聲音…她在呼喚我的聲音……」

「那…她是甚麼樣子的?」

「…呃,我忘了。」

「…那就不算是『看到了』吧,主人?」

「不過,我有種感覺,她是我很熟悉還有很重要的人哦。」櫻笑著說。

「…是嗎?艾薇莉今天想陪櫻主人一同上學,我想問一下他。雖然我一點也不願意。不過,我想憑他是他家族的下任當家、未來的關東魔法部長,應該多多少少會知怎樣解夢吧。況且多一個人幫忙會比較好。唉~~~~」艾薇莉邊嘆氣邊說。

「謝謝妳,小艾!」櫻高興得抱住了她。

「好了,請別突然抱住我啦,主人。」她難為情的說。

「艾薇莉怎樣跟小櫻回學校啦?」

「對呢,莉亞不說我還沒注意到…」艾薇莉不像只有約二十公分的莉拉可以裝回洋娃娃或者藏在書包裡,她在人型娃娃中算是比較大型的,超過六十公分,比櫻的書包還要大,就算是空書包也藏不住她呢。

艾薇莉掙脫櫻的擁抱後,走到書桌前,在其中一個抽屜拿出一疊不同顏色透明膠片製的符咒,說:「主人是不是忘了這些東西呢?」

「啊,天野同學特製的…」

這幾道靈符是那名叫『天野』的男孩送她的生日禮物。但當時,櫻試還很多次都不能發動,所以就一直把它們放在抽屜裡。

「沒錯,就是特製的符咒,當中有可以讓物體隱形的法術哦。」她優雅的笑著說。

她不會是想用「隱身術」的符咒吧?不過……

「笨蛋艾薇莉,妳又忘了我們小櫻不能使用這些符咒嗎?」剛爬進書包的莉亞把上半身露出來,對艾薇莉潑冷水說。

「對喔…」她後知後覺的應道,但隨即反駁:「說了很多次,不要再叫我『笨蛋』!」

「說一個笨蛋是笨蛋,有甚麼問題啊?!」莉亞有時候的確蠻『毒舌』的,特別在跟艾薇莉相處的時候:「有本事就在這方面勝過我再說啊。」她這副『毒舌』的樣子,相信其他『LICCA』的Fans看到一定美夢幻滅。雖然還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LICCA』娃娃……

(又來了,只從今年七月開始,她們兩個每天都會上演這種戲碼。甚麼時候才不會吵架呢?)

「妳們兩個,可以不吵架嗎?」把符咒放回收屜,櫻背上書包,走到房門前,說:「再吵的話,莉拉就要留下來,而小艾妳沒得吃小蘭的特製蛋糕。」

「對不起…」她們一聽到我這樣說,立即異口同聲的說。

她們一個是因為不想被留下來,另一個是因為『小蘭』的蛋糕…莉亞不能吃東西嘛。

(唉~~沒想到我在小艾眼中竟然比不上一塊蛋糕…雖然小蘭的手藝真的很好,跟店鋪賣的水準差不多……)

總之,她們常以「姊姊」的身份自居,但有時候表現出來比剛剛才滿九歲的櫻還像個小孩子。

臨離開前,櫻望了望掛在門後的『My Melody』月曆。

(對了,今天是…)

「小艾,今天真的不能帶妳回學校…」櫻有點為難的說:「爺爺倒還容易,但要在比金田一耕助還精明的爸爸面前把妳帶出去,實在有點難度…」櫻心想:為甚麼那些符咒偏偏到了自己手上卻不能發動呢?她又不是沒靈力……

「不要嘛…」

「撒嬌也沒有用哦…」她故意用有點冷淡和生氣的語氣:「妳們兩個已經浪費了我快十分鐘了,這樣子就算早了起床也互相抵消了…」

「對不起…」

「不過…我今天沒有課外活動,可以早點回來,到時再帶妳一起去小蘭的家吧。我們今晚會在小蘭家準備小組報告。」為甚麼小學的社會科會有小組發表呢?而且主題還是櫻最不喜歡的『八岐大蛇退治傳說[②]』。

「真的嗎?真的會回來帶我嗎?」艾薇莉這副模樣很像快被遺棄的小孩。

「當然。如果小艾不放心的話,可以用這個跟我聯絡哦。我想…午休時間應該也會用來開會吧…」櫻從書桌的抽屜取出兩個比她的手掌大一點的圓型鏡盒,把其中一個放到艾薇莉手裡。這個不是鏡盒而是手機嗎?

「嗯,那主人路上小心哦。」她緊握著手機(或是通訊器?)說:「艾薇莉會乖乖的,靜靜的待在這裡,不會讓主人的父親大人和祖父大人察覺的。」

「看電視是可以,不過,記著要用耳機哦。」櫻知道艾薇莉她近來迷上中午重播的電視劇和偶然會轉播的舞台劇。「今天一點半不是會播『CATS[③]』嗎?」

「謝謝櫻主人~~」

櫻笑著說:「那我要出門了。我大概三時半左右便回來接妳的…」

「嗯,路上小心~~」

********************



  *廚房連飯廳*

「早安,爺爺。」櫻對坐在餐桌前讀報的讀報的白髮男士說。

「早安,小櫻。」櫻的祖父笑著說。

「咦?爸爸呢?」她四處張望,找不到預料中在料理台前努力的背影,卻只看到另一個人。

「剛剛大學職員打電話來,把隆先生叫回去研究室了。」一名年約二十來歲的女子捧著托盤從開揚式廚房轉出來:「早安,櫻小姐。」

「早安,紫苑姨。」

(哇~~今天有焦糖牛奶哎,還有蛋沙律三文治呢!)她高興地享受著她的早餐。

吃到一半,祖父突然說:「小櫻,鄰市前川道場的前川師父致電來說,又有劍士想挑戰妳了。妳有興趣嗎?」

聽到這些,櫻的表情立即暗淡下來,過幾秒才回答:「不,請替我拒絕吧,爺爺。」

劍士?挑戰?櫻還只是小學生啊。來挑戰的一定是同年齡的孩子,一定錯不了。

「…我明白了。」

「謝謝爺爺。」櫻說:「爺爺,今晚我約了小蘭、小菊還有天野同學去小蘭家做社會科的報告,下課回來拿資料就要去她家了,晚飯…紫苑姨,不用準備我的份了。」

「嗯。不過…妳們經過芝公園時要小心點哦。」

「我會的。不過…為甚麼?」櫻不解的問。

「妳那個叫紫蘭的朋友是參加合唱團的,對吧?」

「嗯,就是小蘭哦,有事嗎,爺爺?」

紫苑代替祖父回答:「剛才電視新聞報道說,昨晚又發生樂團成員被流浪狗襲擊的案件。被攻擊的人曾是妳們『星美小學』的學生,和妳同年的,以前和苑崎小姐一樣是合唱團的成員。被襲擊的女學生和目擊者的口供說,她們剛從冰川神社出來不久,路徑芝公園,被一群流浪狗襲擊。」

「那…」流浪狗襲擊人還懂分辨對方是否『合唱團』?

「總之,小櫻妳轉告紫蘭說,萬事小心還有不要單獨外出。」

「是的,爺爺。」

(之前幾個受害者都是從冰川神社參拜完,路經芝公園,而且都是學音樂的女學生…那些襲擊人的流浪狗,該不會是……)

看來櫻對那些『流浪狗』的真面目已經有點明白了。

********************

差點忘了介紹,櫻的全名是櫻歌,神宮櫻歌。

今年七月才剛滿九歲。小學四年生,但已是家傳「風舞天翔流」劍術流派的高手,差點就達到『免許皆傳』的境界,不過,這對她學校的同學來說可是祕密,一般同學只知道她家是劍道道場,而不知道她有多厲害。她在學校也沒有參加課外活動。

父親名為神宮隆盛,正職是大學民俗學教授,閒時才在家裡以『師父』身份指導弟子們。而祖父,自稱『西鄉隆盛』的忠實擁眾,因為早已把『師父』之位傳了給兒子,現正過著半退休生活。

那名叫做『紫苑』的女子,是從她母親受傷住院開始在她家幫傭的,原本是母親『若葉』的工作助理。

而小蘭,全名是『苑崎紫蘭』。她是櫻歌最好的朋友,可是說是沒有她就沒有現在的櫻歌。

紫蘭的母親露子,是櫻歌母親若葉的親妹妹,所以兩人也是表姊妹。

至於天野同學,名叫天野良守,成為同班同學也已經第四年了,可是卻是在今年開學後才成為朋友的。

原因?請耐心地看下去吧……



********************

吃過早餐後,她便出門了。當然,為了能夠早點回到學校,她都會踏腳踏車回校。雖然穿著全副保護裝備駕駛腳踏車是有點過火,可是,這樣確實比較安全…

很快的,她便回到她就讀的私立星美小學。

*四年一組*

由於仍是早上七時三十分左右,時間還是很早,連值日的同學都還沒回來,班上只有紫蘭、碧村幸菊和天野良守三人。

「早安,小蘭。」她回到位於課室前排靠窗的座位後,先向坐在旁邊的紫蘭問好,然後向坐在她倆背後的然後向坐在她倆背後的碧村幸菊和天野良守問好:「早安,小菊,天野同學。」

「早安~~!」

「…早安。」良守淡淡的回應。

「小櫻妳昨晚還有沒有夢到那個在夢中向妳求救的那個女孩啊?」紫蘭關心的問。

「嗯。有啊,我剛才也有夢到她喔。不過,今天的夢並不一樣,她——」櫻歌將剛才夢境的經過都說出來:「…就是這樣。」

「她說她是另一個妳?!」三人聽後都非常震驚,可是原因各異。

「對啊。」

幸菊想了想,然後問:「小櫻,妳…真的是獨生女嗎?不對,我應該問:妳真的沒有妹妹或姊姊嗎?」

櫻歌搖搖頭,說:「沒有。為什麼這麼問?」

雖然幸菊問得這麼奇怪,但櫻歌可以肯定她是有理由才問的。

「因為…」她望了望良守,待他點頭示意才說:「我想起一個古老的傳說,是阿良的其中一個床邊故事。傳說記載…『雙胞胎原本就是一個人,只是靈魂被一分為二地生下來』。所以,對雙胞胎來說,與他一同被生下來的的人,除了是兄弟姊妹外,更可以說是…『另一個自己』。我說的沒錯吧,阿良?」幸菊正經八百地說。

「嗯,沒錯。」

「可是…我看過小櫻之前借回來的書,就是那本《從江戶時代流傳!您不能不知道的日本靈異事典!》嘛。書裡面說,所謂的『另一個自己』其實就是『二重身[④]』。那是擅自離開肉身的魂魄,看見自己的二重身的人很快會死…因為沒有魂魄,肉體也不能活久…」莉亞插口說。

「…我想在神宮夢裡出現的不會是她本人的玄神,娃娃。」良守指正時在心裡補上:(說是『玄神出竅』,我想應該是妳才對…)

「就是嘛,關於『另一半靈魂』這方面,還有好幾個說法,『二重身』只是其中一個而已。」幸菊也補充說。她沒想到莉拉才看一次就把書上的內容都背熟了。

「雙胞胎的兄弟姊妹是『另一個自己』嗎……?」在旁邊靜靜聽著的紫蘭開口說話了:「…假如那個女孩真的是『另一個小櫻』的話,我相信她一定不會是壞孩子,因為我所認識的小櫻是一個非常善良可愛的女孩呢。所以,我相信『另一個小櫻』也一定是個善良純真的女孩。」

「…謝謝妳。」櫻歌被紫蘭突如其來的說話惹得滿臉通紅,害她差點忘記想說的話,不過她很快就說:「…雖我然不知道她是誰,也不管她是誰,我只知道她真的需要我的幫忙。」她是一個好孩子,從她的眼睛我可以感覺到。她在夢裡不斷地哭泣,就像…就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孩子在不斷道歉一般……」

想到這裡,她像是感覺到「那少女」的悲傷一般,眼圈開始泛紅,接著眼泛淚光,半晌才再次開口說:「…雖然…雖然她只有說那句話,但我…我確實從她那裡感覺到『孤獨』和『寂寞』……還有……我隱隠約約聽到許多聲音…不是爭執聲,聲音的主人有男人、有女人、也有小孩,雖然聽不清楚…但…給人的感覺非常不舒服…令我有種窒息的感覺…很辛苦……那孩子…真的很可憐……」說著說著,她突然哭起來了。

「小櫻……」紫蘭見狀,立即拿出手絹替她抺淚。

(…這並不只是預知夢這麼簡單,能夠在夢中看到這麼多事情,而且…在這種狀況下還能感應到這麼多,她的能力真的遠超父親和母親所估計的。不愧是『她』…曾經的日之巫女後補的女兒……經過這兩年半來的觀察,若非親眼見到,我不會相信眼前這個看似弱不禁風的女孩,會是有能夠勝過一派師傅的程度的劍士,有著傳說中『縮地』般的速度…不過基本上也和『她』一樣是那麼的令人意想不到,雖然我只是兩年前在『幽宮』見過她一次……)

「阿良,你沒事吧?怎麼不說話?」幸菊見他沉默了這麼久,亦從他比平常更認真的表情猜到一二,便問:「是不是想到甚麼啊?快點說吧,其他同學快回來了…」

「…有兩個人,在靈能者中可謂無人不識、無人不曉,就連我都知道他們…是『裡御三家』中草薙家族的未來繼承人,是一對年紀跟我們差不多的雙胞胎兄妹。哥哥被稱為『赤焰藝術師』,而妹妹除了草薙家族特有的力量外,更從母親那裏遺傳了僅次於最高階巫女『日巫子[⑤]』的『奇稻田姬[⑥]』的神聖力量,被稱為『Scarlet  Phoenix』。而且,我曾經見過她一次,感覺上…妳和她的靈力波動蠻像的。」良守凝重的看著櫻歌說。

「…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天野同學。你是想說,那位草薙小姐很有可能就是我夢中的『她』嗎?可是…我總覺得,小蘭的那位朋友更有親切感呢…就是就讀『聖星華學園』的那位,她近來好轉了嗎?」

「…雖然還是不理會別人,依然把心封閉起來,可是最近已經回到學校上課了,說是會對她的情況有幫助…」紫蘭堆起笑容說:「距離她被救回來已經兩個多月了,還是那樣子…看來被綁架的經歷把她傷的很深……」

「如果小櫻擔心的話,可以兩邊都探訪哦。」

「嗯。而且…要去求證也不是今天。」他說時望了望一直往窗外天空看的莉拉:「…在那之前,我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要先把那件『流浪狗』襲擊女學生的事件給解決。

「對呢,天野先生,前陣子拜託你的事…」莉亞回過頭來,卻是欲言又止。

「放心,妳並不是有害的東西,妳待在神宮身邊兩個多月了,若是真的有害,她或多或少都會受到些不良的影響。而且,如果妳是那種害人的東西的話,我早就把妳收伏了,對吧?」

原本想伸手摸她的頭髮安慰她的,可是因為洋娃娃的身體太小,只能以拇指輕擦她小小的頭和褐色長髮。

「…嗯!」

(咦…?怎麼好像…這種感覺…很熟悉似的…)

「莉拉,怎麼了?不用擔心,關於莉拉的事,櫻從來都沒有懷疑過哦。」櫻歌輕輕地把小小的她抱起來。但因為屬於LICCA娃娃的臉孔始終如一地笑著,她還是猜不到對方的沉默的理由。

「…莉亞只是覺得…以前曾經常常有人那樣子摸我的頭髮……」像隻溫順的小兔子般靠在櫻歌懷裡,莉亞用迷惘和不安的聲音說著:「…莉亞到底是甚麼呢?為甚麼以前的事情完全想不起來呢…?很想知道…可是又不想回去……」

「想不起來不要緊,不論妳以前是誰,對櫻來說,妳都是很重要的。櫻是真的喜歡莉亞,不是因為LICCA的關係哦。」

「小櫻……」

「好了,別再發放甚麼Love Love電波了。還是說回正事吧。」幸菊有點受不了地說:「已經是第六個了,兩個月內發生的第六宗…而且都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實在不能當成是巧合的事故了。我們實在要快點了。唉…」

誰叫近來在港區內稍為強一點的靈能者都忙著準備下星期的中秋夜的祭祀,其他同齡的實習生都沒有一個像樣呢,連她和良守這種稍為強一點的實習生也要冒險進行除靈工作。雖然多了一個能力還是謎的劍士櫻歌,對戰鬥有些幫助,可是她還是很擔心。

「嗯,我剛剛也看到新聞報導了,昨天晚上被襲擊的…是今年因父親調職而轉校的夢野同學…」紫蘭說:「她前幾天回來探望朋友,她昨晚就是和朋友到冰川神社,回程時就被一群流浪狗包圍,可是…偏偏就只有她一個人受襲…難道,和只有她是合唱團的成員有關嗎…?」

「…那些,應該是犬型的『使魔』吧。」

「使魔?」

「嗯。神宮,簡單解釋一下何謂『使魔』。」

(又來了…)櫻歌已經習慣了良守的隨堂考。

「…所謂的『使魔』,一般泛指術者招喚出來幫助主人服務的生物,而且大部份使魔都沒有高等智慧,只是單方面並絕對服從主人的命令…和日本的『式神[⑦]』不同的地方在於,『使魔』多以動物的形態現身,或是許許多多有特殊能力的生物;而『式神』則平常是紙人或摺紙的形態,只有在主人需要時才根據主人的意志及力量而活動。最有名的是『大陰陽師』安倍晴明的『十二神將』…就是這樣。」

這幾個月來特別是剛過去的暑假,她學習了很多關於靈術的知識,雖然還不知道為甚麼良守甚至他的家人都執意要她學靈術,但是,自從跟天野家學習靈術後,她開始沒那麼害怕靈異事物了,因為『看得到』的東西變多了,也從那些知識中明白了很多以前誤解了的東西。

「嗯。被襲擊的都是同年紀的女學生,而且還是合唱團或音樂學部的。這些條件已經足夠我們認定那是被施下特定命令的『犬型使魔』。」

「…看來現在的幾名受害者都不是施術者真的的目標,不然早就停止了。而且,大家來看,我昨天在新聞報導和報紙上抄下來的。」幸菊邊把手邊的筆記本遞向櫻歌和紫蘭(良守早就看過)邊分析著說:「根據其中一名受害者的口供,一開始那群狗是往她的喉嚨和胸口撲去的,很明顯是想咬死她。」

「想佈局成意外?但『使魔』,特別是沒有高等智慧的那種,只要接受了命令,就必定會完成,對不對?如果牠們是被命令去殺死目標的話,就算現在的受害人都不是真正目標,也應該……為甚麼…?」

「為甚麼她們都只是受了不重的傷呢?」紫蘭代替她說下去。

「嗯,看來…冰川神社既害了她們,卻又同時拯救了她們的性命…」

「呃?」

「冰川神社的其中一個主祭神是『奇稻田姬』。救了她們的應該是『奇稻田姬』的巫女所造的護身符…」幸菊繼續說著。

「…不對。小菊,另外一個受害人的口供卻說,她說在昏過去之前,隱弱看到一名被光包圍著、長黑髮穿著巫女服的女孩出現,把狗趕走的…」櫻歌說到一半突然想起,立即問:「對了,天野同學,你剛才不是說那位草薙小姐繼承了母親『奇稻田姬』巫女的力量嗎?現身救人的,會不會就是她呢?」

「不可能。」良守立即說,但察覺到自己的答案會引起懷疑,隨即解釋:「…我的意思是,她不可能單獨離開家門的,就算是救人,至少也會有她的兄長在身邊保護她。而且,以她的能力和性格,絕對不會不管受傷流血的人,絕對會為對方療傷,也不可能會不將那『使魔』收伏、抓出施術者的。所以現身救人的不會是她本人。」

他憑甚麼這樣肯定啊?不是說,『只是見過她一次』嗎?怎麼說出來就像熟悉她一樣呢?

「為甚麼?她沒事吧?」連櫻歌自己也沒留意到,她是因為關心『她』而追問,而不是出於一貫的好奇。

「她…」良守在猶疑說不說出來。

「大家早安~!」

有同學回來了,櫻歌馬上示意莉拉躲回書包裡。

「啊,詠美,早安!今天很早哦。」

良守實在要感謝那名叫『詠美』的女同學,她的出現把櫻歌的注意力拉走,沒有再追問了。

「嗯,小櫻,之前妳借給我的錄音帶,我聽完了。」詠美邊說邊從書包拿出一盒錄音帶,遞給櫻歌:「真的很好聽呢,這個姊姊好厲害哦。才十三歲便把演歌唱的那麼好,我外婆還說她將來必成大器呢!」

「她很棒對吧?基本上我不太喜歡演歌的,但她唱的這首例外哦!」談到喜歡的那女孩,櫻歌雀躍的說。

「演歌[⑧]?十三歲的女孩唱的?」幸菊好奇的問:「聽妳這麼說,我也想聽聽看呢。」

「嗯,那就借給小菊吧。」她很大方的立即把錄音帶遞給幸菊。

幸菊揚了揚錄音帶,說:「謝謝啦。不過沒想到小櫻會喜歡演歌呢,我還以為妳只喜歡飯島真理[⑨]的…」

那盒錄音帶只有一首歌,『つかざくら』(漢字寫作『姆櫻』)……

(這首歌…還有這位小姐…)良守看著封面照片上的女孩,似是想到了甚麼的沉思:(果然…不過還需要時間和證明……)果然甚麼?

「除了她,我還喜歡酒井法子[⑩]哦。」

「酒井法子我好像知道…」詠美提出疑問:「小櫻妳不是喜歡光GENJI[⑪]、嗎?我記得之前妳有在收集雜誌照片的…」

「其實呢,我不是很喜歡他們,之前只是在替師兄收集而已,他說他的妹妹很喜歡,拜託我看到就替他剪下來。雖然是很帥沒錯,唱歌和演戲也很好,可是卻不是我喜歡的類型。而且,我更喜歡她們呢。」

「都是女歌手…難道小櫻沒有喜歡的男藝人嗎?」

「當然有呢。」她有點不服氣的答道:「就是倉田鐵男[⑫]哥哥嘛。」

「那是誰啊?」

「…對呢,詠美不看特攝片[⑬]的…」

「好了,總之,今晚要把報告的初稿給完成。」打斷她們的對話,良守在剛才幸菊抄有資料的記事簿上寫下一句話:【今晚八點,報告完成之後,前往冰川神社。記著把『彩翔』還有那幾張靈符帶去。】

「嗯。不過…」

牆上的指針正指向八時,班上的其他同學陸陸續續的回到課室,所以儘管櫻歌還有話要問,但在其他毫不知情的同學面前還是不宜開口,唯有留待遲些才問。

說時遲那時快,預備鈴響了。

********************


櫻歌和天野良守是在今年五月才成為朋友的,在之前的幾年,雖然同班,但很少交談。她甚至覺得沉默寡言的他有點可怕,還常常想:(小菊真辛苦,要和他住在一起呢。換了是我,將來絕對不會喜歡上這種『活動冷凍庫』的,要選也該是像爸爸和爺爺那像溫柔體貼的人呢。)





到底是因為甚麼原因,才讓她開始學習靈術呢?

『彩翔』又是甚麼?良守所指的,應該不是人吧?

自稱為『莉亞』、附身在洋娃娃上的,又會是誰呢?

那要由五月、『黃金假期』過後、體育祭前兩星期的那天說起……










※第一章完‧續※



--------------------------------------------------------------------------------







[①]『LICCA』,原名『リカちゃん(Licca-chan)』,是日本TANAKA公司生產的可以更換衣服的洋娃娃。名字叫作『香山リカ(Licca Kayama)』,中文譯作『香山莉加』。



[②]『八岐大蛇退治傳說』傳說,當素盞鳴尊(素戔嗚尊;建速須佐之男命、須佐乃袁尊)從高天原被放逐到出雲國之後,沿著「肥河」(斐伊川)行走時,在上游遇到一對老夫婦脚摩乳(足名椎命)與手摩乳(手名椎命),這對老夫婦原本生有八個女兒,但其中前七位已經被八岐大蛇吃掉了,如今,這對老夫婦正為即將面臨同樣命運的么女奇稻田姬(櫛名田比売)悲泣著。素盞鳴尊便以事成之後將奇稻田姬許配給他為條件,自告奮勇收伏即將前來的八岐大蛇。為保護奇稻田姬,素盞鳴尊將她變成一只梳子(櫛)插在自己的頭髮上,然後叫脚摩乳與手摩乳釀造烈酒,在圍牆上鑿了八個門,各自擺了裝滿烈酒的酒桶。後來,到達現場的八岐大蛇一聞到了酒香,八個頭便各自自鑽進八個門中飲用烈酒,接著便酒醉倒地,昏睡不起。素盞鳴尊趁機持著「十拳劍」,預將八岐大蛇斬殺,在切到尾巴的時候,十拳劍的劍刃卻敲出了缺口,將尾巴逐一剖開看才發現,原來其中含有一把堅硬而鋒利的大刀,而這把大刀便是「天叢雲劍」。從此,素盞嗚尊娶奇稻田姬為妻,定居於出雲國。

[③] 『CATS 』,中文名稱《貓》是由作曲家安德魯•洛伊•韋伯根據T•S•艾略特的詩集《老負鼠的貓經》及其他詩歌所編寫的一部音樂劇。它雖然一向沒有評論家的鍾愛,卻是歷史上最成功的音樂劇之一,而且,自1981年在倫敦首演以來,它曾經被翻譯成二十多種文字在全世界各個角落演出。

[4] 『二重身(Doppelganger)』,靈異現象的一種指一個人看見跟自己一模一樣的分身,這分身大部分情形只有自己看的見,但有時候連其他人都看的到,恐怖的是這分身還會講話跟走路,通常看見這種現象的人在幾天內都會死於非命,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一世在去世前曾說過看見另一個自己,在世界各地都有這種看到自己分身而死的報告,如果有一天你看見另一個自己出現在自己眼前,就快準備後事吧!因為你很快就要死了。

[⑤] 『日巫子』,日文讀音和『卑彌呼』一樣。虛構人物。日本的巫女。虛構故事中描寫,使日本的政治持續運作的,實際上是從『卑彌呼』時代一直到現在,與『神』有關的一些人、事、物;也就是也就是有關巫女、陰陽師和通靈者之類的人事物。每當為政者決策有困難時,就會依賴這些『神』的力量。而『日巫子』則是全日本能力最強、地位也最高的巫女。據說除了第一代的卑彌呼外,歷代日巫子之名絕對不對外公開,更會受到嚴密的保護,而能力也各有差異。

[⑥] 『奇稻田姬』,奇稻田姬命是須佐之男命的妻子,是掌管稻田的神。她為大山津見神的孫女,奇稻田姬命是在八岐大蛇要吃掉她的時候,被須佐之男命所拯救的。須佐之男命除了是個荒野的神之外,也有英雄的一面。如果把八岐大蛇比作龍的話,那她就是被英雄所拯救的「少女」。可能是因為關於須佐之男命與奇稻田姬命的軼事,令人印象深刻,所以他們總是被一起祭拜,成為一對神,且是結良緣的神。打敗八歧大蛇。因為自己粗暴的行為惹怒了天照大神的須佐之男命,被放逐出高天原。下到出雲國的他,遇到嘆息悲傷的老夫婦,探究原因才知道,每年都有一隻八個頭的大蛇會從山上下來吃他們的女兒,今年輪到奇稻田姬命。於是須佐之男以那名女孩為交換條件,啟程前往消滅八歧大蛇。他先叫老夫婦在家的周圍作一道有八個門的柵欄,每個門放一個酒壺。然後,把她們的女兒變成梳子插在自己髮髻上,再拿著劍躲於暗處。順便一提,奇稻田姬命因為被變為梳子,所以也被稱為「櫛名田媛」八歧大蛇見到掛在門上的酒,於是先喝了酒,沒一會就喝醉睡著了。須佐之男看準時機,拿起十拳劍切下大蛇的頭,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把蛇的八隻尾巴也切下,沒想到在這個時候,出現一把「天叢雲劍」。就這樣,須佐之男命和奇稻田姬命結婚了。兩個人在出雲國的須賀建立自己的新家。「雲立つ 出雲八重垣 妻籠に 八重垣つくる その八重垣を。」風起雲湧八重雲,出雲建我八重垣,為了守護我妻啊,我要建著八重垣,我可愛的八重垣。這首和歌被認為是日本第一首和歌。此後,奇稻田姬命生了眾多的出雲神,成了出雲的祖先神。


[⑦]式神(或識神、しきがみ、しきじん、式の神,文獻上亦有式鬼與式鬼神的稱法)指的是在陰陽師的命令之下,所役使的靈體。「式」有「役使」之意。傳聞中比較有名的即陰陽師安倍晴明所役使的十二神將(十二天將)。
由於過度神秘,許多描寫陰陽師的小說與漫畫作品中都會以其為題材。雖然史實上並沒有確實的記載,不過可以見到今昔物語與宇治拾遺物語等許多故事集,歷史小說的大鏡、或是如枕草子等日記集中題及。 其中,以枕草子描寫的最不着邊際,歷史小說的大鏡則有提倒是木所不可見者,說話集則將之作為講述安倍晴明之際所不可欠之插曲。 式神象徵著陰陽師卓越的能力。在今昔物語與宇治拾遺物語中,多把式神記為「識」神,由此字觀之, 恐怕是類似古代中國「魂」「精霊」等意之字句。也可以見到「使鬼」這樣的表現方式。 式神既是「識神」,也可想作去得知幽界知識的霊之存在。
陰陽道中最廣為人知的式神為十二天將。 安倍晴明所著「占事略決」中,十二天將與十二月將即是『貴人・騰蛇・朱雀・六合・勾陣・青龍・天空・白虎・大裳・玄武・大陰・天后』與『徴明・河魁・従魁・傳送・小吉・勝先・太一・天剛・大衝・功曹・大吉・神後』。而其他的六壬神課書籍中,把十二天將・十二月將両方都稱為十二神將,或是含有摂堤・招揺・軒轅等其餘十二神之十二將・十二月將・十二神,或提及其各自對應着天・地・人的書籍也是有的,呈現十分雜亂的現象。薬師如來之眷屬的夜叉十二神將也常被混入其中,不過本來仏教系的夜叉十二神將在存在上就與式神有別。晴明所使役之式神,多半為宿於式盤之神霊,一般而言類似密教的護法童子與眷屬神、是介於神仏與人類之間的霊之存在。而將式神試作低級霊(動物霊等)而仮託為神的說法,則是根據於如今仍舊持續著在週遭之管狐與犬神信仰而來。 鎌倉時代的隨筆「新猿楽記」則提及陰陽師能操縱三十六禽。提及式神的書籍中,多半將之作為使役之用由此亦有式神其實是陰陽師麾下的忍者、隠密之説,不過不太被大眾接受。

[⑧] 『演歌』,是日本獨有的歌曲種類。演歌起源於明治時代,並一度在日本流行起來。但隨着西方文化在日本影響力漸大,演歌的流行度已遠遠不及日本流行曲(J-POP)。但近年由於如冰川清志的年輕演歌歌手的出現和如早安少女組等的日本流行曲歌手也有唱演歌,所以有重新流行起來的趨勢。一般而言,在公開唱合中演歌歌手在唱演歌時會穿着和服。

[⑨] 『飯島真理(Iijima Mari)』,動畫『超時空要塞Macross』中女主角鈴明美的聲優。劇中除了配音以外,並演唱「私の彼はパイロット」、「愛は流れる」等片中插曲,演唱時的舞步動作也是飯島自己所構思的。伴隨着作品的人氣,這些歌曲與飯島的名字滲透到動畫迷之中,成為「從虛構角色中誕生出現實的歌手」此類聲優偶像的先驅。而電視版中林明美的歌曲,則收錄在動畫原聲帶與非官方合集專輯中,未另外發行單曲。

[⑩] 『酒井法子(Sakai Noriko)』,日本偶像歌手、演員,也曾作詞作曲。Sun Music Production公司旗下藝人。畢業於掘越高中。1985年獲Hair Colon Princess BOMB(ヘアコロンプリンセスBOMB)獎的名次,憑此踏入演藝圈。1987年推出首張唱片,同期出片的還有光GENJI和工藤靜香,而她亦曾與香港華語歌手合作主唱工藤靜香1989動畫《反斗三寶》主題曲。歌迷都稱她為「noripi」。處女秀時別出心裁的使用了「いただきマンモス」,「うれピ—」等所謂的noripi語,流行一時。90年代初期演《星之金幣》(港譯「等你說愛我]」,台譯「白色之戀」,1995年)、《同一屋簷下》(台譯「一個屋簷下」,1993年)的電視劇在日本、台灣與香港熱播,奠定她成功女演員的地位。在這段時間她和劇作家野島伸司談過戀愛。90年代中期和親友工藤靜香等作為衝浪選手為公眾所知。跟在日本的人氣程度比起來,她在台灣、香港、中國等東亞地區更是不可思議程度的受到喜愛,發行過漢語CD專輯。也曾經作為漫畫家(以日語平假名さかいのりこ的名義)進行活動並在少女雜誌上連載過漫畫。

[⑪] 『光GENJI』,是1980年代後期風靡一時的Johnny’s事務所的男性偶像組合,當時SMAP屬於光GENJI兄弟組合。在1987年6月25日,事務所方面把「GENJI」和「光」的兩個組合合併,成為「光GENJI」。同年8月19日由Pony Canyon發行『STAR LIGHT』開始出道。但組合在出道8年後,在1995年9月3日解散。名稱是由『源氏物語』的主人公光源氏而來。值得一提,當初組成時他們亦稱為「Light And Shadow」。

[⑫] 『倉田鐵男(倉田てつをKurata Tetsuo)』,特攝片集『幪面超人BLACK』和『幪面超人BLACK RX』中飾演男主角『南光太郎』的演員。

[⑬] 『特攝片』,在日本指一種大量使用電影特技的影片。日本特撮自成一類是因為在日本雖然有先進的電影特技,但因為日語的影片在世界市場較狹。而且電視台和電影公司常有把超現實題材拍攝成動畫的傾向,而日本acg又有使用很多電影的鏡頭手法,吸引了很多喜歡超現實和幻想題材的人的市場,造成較少人觀看由真人演出的電影特技影片。通常就是科幻片和恐怖電影,在日本壓倒性多是以真實現代日本做背景的超級英雄和怪獸與鬼怪故事,以希望吸引一些不全接受動畫中完全虛構世界觀,又希望看到超現實的事物的觀眾。而且使用真實的背景也意味佈景和服裝的需求較低,成本比完全虛構背景的嚴肅科幻低,在日本常有以動畫的方式來拍攝壯大的純虛構背景的奇幻和科幻故事。


********************

原本沒打算寫入現實裡真實發生的事情和確實存在的人物的…
只是,覺得加入這些,會更加有趣…

請把這故事當作『另一個次元』來看吧^^


文裡提到的『十三歲的女孩』當然就是奈奈姬了呢!
當年她還是以本名『近藤奈奈』推出這首歌的~~

--------------------------------------------------------------------------------

預告:

第二章——開始是如此的突然…


午餐中——

「甚麼?體育館裡有小偷?!而且每晚都把大家辛苦準備好的東西弄的亂七八糟…好過份!」膝上擺著吃了大半飯盒的櫻歌,驚訝地說。

「這還不算,最可怕的是,明明有監視攝影機,卻拍不到任何東西…監視影片好像有部份被人剪掉似的,剛好就到作案時間才錄不到東西……」幸菊邊吃邊說:「所以呢,因為這麼危險,所以聽說考慮取消今年的體育祭呢。」


自家房間內——

櫻歌緊握著木刀,心想:(…雖然大家都說沒看到,可是…我明明就看見有幾個半透明的小人影在活動,也是它們弄壞體育設備的。我應該可以做些甚麼吧…?既然我可以看見……)

拉開櫃子,取出她一直珍而重之的東西。

一把長約兩尺的發聲玩具劍。

這不是『幪面超人BLACK RX』裡的光劍嗎?

『給妳,這是勇氣的象徵。RX就是因為有它,才能打敗Crisis皇帝。希望它能帶給妳勇氣。』

望著有點陳舊的光劍,她想起幾年前的事情。那時候的她還沒升上小學……

雖然,幾乎已經忘記送她光劍的小哥哥的樣子,可是,她永遠都記得他是怎樣鼓勵自己。

(…我要幫助大家!期待已久的體育祭,不能讓它被取消的!既然我有能力,雖然不算很強,但至少抓個小偷應該沒問題,之前不也辦到了嗎?既然我能看見…應該也可以把它捉住……)

她不是打算偷蹓回學校吧?在不知道那是甚麼東西的情況下?


--------------------------------------------------------------------------------


請耐心等待,因為我對於描寫動作場面不拿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527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emilia120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永別‧永遠的神戸みゆき... 後一篇:歌詞:Inside of...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