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逝霧樓第一屆噁心信大賽(優勝指定雜燴文)

作者:Miya│2018-07-10 11:08:59│巴幣:4│人氣:189
此為逝霧樓第逝霧樓第一屆噁心信大賽一屆噁心信優勝者指定的雜燴文~
雜燴文是將提供的幾個詞彙,全都以各種適合的形式應用在文章中~
本次雜燴文由以下三種材料雜繪而成。
兔子、貓、紫苑花。

在此恭喜夜夜獲得優勝!✧◝(⁰▿⁰)◜✧
雖然,這篇文拖了很久。
那……事不宜遲讓我們來看文吧~ヘ( ゚∀゚;)ノ
-----------------------------------------
  今夜微寒,欲要捲起淡薄而朦朧的雲霧。然而此時月色卻是晴朗的,盈滿的月耀著柔光,毫無忌憚的傾瀉於世間。
  十五日的月是夜空的主角,就連圍繞在周圍的滿天星辰得淪為陪襯。

  夜風料峭,黑兔縮了縮身子窩在暖爐旁鋪著毛毯的小竹籃中。
  牠正前方的視線正好落在了窗外的庭園。窗外月華輕灑在滿園盛開的紅櫻草上,使得殷紅的花朵明朗於早春的夜裡,並為它添上一絲神聖的光芒。
  牠恍然想起,主人曾經說過,紅櫻草是象徵聖女的花朵,此刻襯著月輝更顯得實至名歸。
恍惚之間,黑兔的睡意促使著牠早入夢鄉。牠亦順陳著它的促使,闔上了雙眼沉沉睡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黑兔自己醒了來。
  見窗外的夜色如舊,原也不再做他想,欲要再睡。
  卻在入眠前,恍見那夜色茫茫裡的紅花點點其中,一雙如金般的眸一閃一閃。
  其實那並不是很顯眼,然而,黑兔卻注意到牠了。於牠而言,那是一個熟悉且難以忘懷的雙眼眸。

  那雙眼眸自花叢中探出了頭,驚覺原來花叢藏了一隻黑貓。
  黑貓走出叢中,沐浴在月光之下,襯得牠漆黑如夜的皮毛油光水滑上,使牠的一舉一動散著久居深宮般的高雅氣息,而頸子上戴的那只鈴鐺項圈,輕移間玲玎作響,更為牠添了分神祕。
  黑兔見到牠的全貌睡意全消,顧不上什麼了,立時穿過大門上的小門追了上去。

  急急穿過紅櫻草的前庭,鑽出木柵欄。黑兔追逐著黑貓不知往何處去。
  出了家門,外頭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便只有一輪明月為牠指引方向。
  而黑貓走在有著光的地方,時而緩時而快,似是有意亦似無意,彷彿是想將黑兔引到某處。
  不只跑了多久,黑兔逐漸有了疲態。許是經多年家養的關係,黑兔的體力並不是很好,相形之下黑貓亦是長途跋涉卻還依然優雅,明顯餘裕。
  黑兔對著黑貓喊道:「你等等我!」
  然而黑貓卻頭也不回地踏著石子,越過了映著繁星的小溪,鑽進了草叢中。
  黑兔自然也跟了上去,出了草叢迎面而來的是一片深紫。
  隨著月光照過,順著夜風搖曳的紫苑花海像是海潮一般推移,襲來風也似海風帶著鹹味一般,帶著淡雅的花香。

  然而,黑兔無心注意這些,只是漫無目的地於似是無止盡的花海中尋覓黑貓的蹤跡。
  良久,尋找最終無果。
  黑兔心焦,四處張望時,無意間牠發現在這片深紫之中,竟盛開著一抹異色。
  月下繁盛的一樹月白優曇花枝繞成的花拱門,落下花雨紛紛,拱門之中是一個白色的漩渦,在黑夜中特別顯眼。
  那是一個方才為止都不曾發覺的所在,究竟是從從一開始就在那兒的,還是突然出現的,黑兔已顧不上那麼多。
  直覺牠所找尋的黑貓就在那裡,便義無反顧的朝拱門跑去。

  果不其然,在門前發現了黑貓。
  黑兔心喜,才要說什麼喊住牠,卻突然乏力倒下。原來是放心之後,才發現自己的體力已經透支。
  就只差一步就能接近牠,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牠離去。
  黑兔看著黑貓,頭也不回地走進門中,欲要喊牠,但還是不敵疲乏,暈了過去。

  殘陽如金,蒼穹如茜,雲彩映著霞色華光流轉。
  黑貓被人抱著,似是強顏歡笑地說著:「我要走了。」
  黑兔疑惑問道:「你要去哪?」
  黑貓輕嘆了口氣,望向天邊流霞,道:「我不知道……或許這一走,我們再也不會相見。」傍晚的光雖然黯淡卻非無光,而是染著薄紅色溫暖而柔和的光,在此時巧妙地替牠掩蓋著心緒。
  黑兔心有不捨:「那……你能不走嗎?」
  然,牠沒有回應只是搖搖頭。
  隨後,黃昏時分的茜紅世界被黑暗的漩渦吞噬。
  黑兔才驚醒過來。

  牠張望了下四周,晨光輕灑,隨風搖曳的花樹散下花雨霏霏。一樹又一樹滿開的荼蘼花包圍著牠,並沿著道路那端延伸出去好像沒有盡頭一般,似是滿山遍野。
  黑兔起身走了段路,發現所到之處皆是滿開的荼蘼花,而不見其他的花。且林中座落著數間白色房屋,雖說清一色都是白,靠近細看之下,發現上頭有著不少洛可可風格的雕花,並以些許金箔點綴。為著這一片素淨,添了一點華貴。
  黑兔看著這一切,不禁覺得自己漆黑的皮毛與這裡格格不入。

  才欲要離開,突然,一個像是小孩的聲音向黑兔喚道:「你是新來的?」
黑兔看向聲音的方向,那是一個帶著黑色軍帽白髮藍眼的少女,帽子上簪了一朵荼蘼花。
  牠疑惑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少女不戴一絲表情,淡淡地回道:「這裡是白荼蘼山城。」
  隨後,伸手摘了一朵荼蘼,別在了黑兔身上:「若是要進入城內,必須配戴這個才行。」又道:「等等女王的茶會就要開始了,帶著花朵來城裡參加吧。」說完,便離開了。

  黑兔撫著那朵荼蘼,想著「反正都來了,就去一趟也無妨,或許黑貓可能也會在那邊呢。」
  但是牠突然想到,牠並不知道城裡的路怎麼走,只得找人問尋。
  此處是個滿是荼蘼的國度,便是不知目的的亂逛,隨意走著迎面而來的風也會帶著濃濃的花香。
  良久,牠遇到了一對男女,男子身著一身白襯衫,胸口的口袋別著朵荼蘼,一頭俐落的黑短髮像是疲倦地睡著似的坐在輪椅上。女子則是有著一頭黑色長髮並帶著一頂以幾朵荼蘼花為  飾的白色草帽,穿著一襲月白色的洋裝,一臉愛憐的為他蓋上毯子。
  黑兔便靠近問道:「不好意思,妳知道女王的茶會在哪裡舉辦嗎?」
  女子將毯子掖好,蹲下身來,對黑兔道:「你是新來的?」
黑兔點點頭,女子向牠微笑,道:「不知道路的話,那就向荼蘼花尋問吧,它們會告訴你的。」
  女子回頭看向男子,幸福地笑著道:「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回去吧。」女子與黑兔道別後推著男子離開了。

  牠對女子的話半信半疑,卻還是問了。
  黑兔走向路旁成排的荼蘼花,問道:「能否告訴我,女王的茶會怎麼走?」
  問完卻什麼也沒有發生,此時黑兔嘆了口氣,覺得怎麼會相信花會幫忙指路,就連它們是否理解都不知道。
  當牠離開時,忽然一陣強風吹過,柔白花瓣紛飛似雨,留下了濃郁花香。
那個香味比起先前聞到的都要來的濃厚,並朝著風的彼端延伸出去,像是要牠往那邊走似的。

  黑兔不疑有他地隨著花香前行,穿過種滿了荼蘼的街道,來到城中最中央的地帶。
  城堡與城中的建築別無二致,都是白色的建築、華美的雕花以金箔點綴,如雪的牆上攀著滿開荼蘼。
  站在城門口的佣人,見到黑兔身上的荼蘼花,微笑道:「由我給您帶路吧。」
  走進白色城堡中,與外牆如出一轍素白的牆面上掛著不知是誰的人物畫,畫中穿戴華貴、姿色雍容的女子凝視著途經的人們,天花板懸著金色的水晶吊燈、地上鋪著與這一片白扯不上邊的豔麗紅毯。
  穿過這條走廊,來到戶外的花園。受邀前來的客人於荼蘼的花叢間吃著鮮奶油蛋糕與糖霜餅乾,用鑲著金邊的白色茶杯飲著紅茶,與其他客人談天說地。
  黑兔也進入了人群當中,東張西望尋找疑似黑貓的身影。
  找了良久卻也無果,當黑兔準備放棄時。
  隨著侍者喊聲:「女王陛下駕到!」賓客們便向喊聲的方向行禮。

  女王由兩位侍者攙扶著進場,身著一身滾著蕾絲花邊並以金絲勾勒花紋又缀以鑽石的雪色綢緞禮服長長曳地。一頭雪白髮絲整齊地挽起,配著鑲鑽的銀質王冕,如雪的頸子掛著一串鏤花銀項鍊其花由顆顆白鑽嵌成,女帝風範表露無遺。
  薄唇輕輕微笑著,若有似無地透著透著優雅,道:「各位不用客氣,請盡情享受這場茶會。」
  眾人應聲後,由侍女攙扶著走向御座歇息,宴會又開始熱鬧起來。
  此時,黑兔發現在女王身有著一個小黑影跟到了御座旁。牠一眼就看出那個黑影是牠要尋找的對象。
  便穿過擁擠的人群,來到了御座旁。
  黑兔喊道:「你……」欲要說什麼卻哽在了喉頭,然而,黑兔的喊聲引起了黑貓與女王的注意。
  女王道:「這位就是黑貓你的朋友嗎?」
  黑貓點點頭,女王又道:「那你去和他聊聊吧。」
  語畢,黑貓滿懷謝意地行了禮,對著黑兔說:「這裡人太多,我們去旁邊。」
 
  兩人來到一旁的花叢中,黑兔便迫不及待地問道:「這裡是哪?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你不是應該在主人的朋友家嗎?還有,你跟女王是什麼關係?」
  黑貓被連續的問題驚訝到,便道:「你別急,我慢慢回答你。」看向天邊日頭已經準備西下,自顧自地道:「雖然想慢慢說,但時間似乎所剩無幾。」
  接著解釋使:「這裡是白荼蘼山城,又叫此岸與彼岸的夾縫,我在一年前來到這裡成為這裡的住民。女王是這裡的支配者,女王會給予將前往彼岸的住民一個願望,而我的願望是見你。」
  黑兔惑道:「那你要離開這裡了?」
  黑貓點點頭,黑兔喜道:「那你讓女王找我來是要讓我帶你回家的嗎?」
  這個問題黑貓沒有回答只是搖搖頭,黑兔又追問道:「你不是要回我們的家嗎?」
  黑貓道:「我已經回不去了。」
  黑兔依然不明白:「還是你要回到那一位朋友家?」
  黑貓再次搖搖頭,看向遠方,此時的斜陽即將消逝:「你的時間差不多了,趕緊回家吧!別讓主人擔心。」說罷,便轉身離去。
  腦中的思緒攪成一團,理不清楚真相,使得黑兔不明白他的意思。本想上前去追,卻發現自己的腳慢慢地消失,因而跌倒,喊道:「你到底要去哪!」
  黑貓道:「彼岸。」
  說罷,黑兔已然只剩下眼瞳了,黑貓在牠將完全消失之際:「能在最後見你一面……真好……」

  當黑兔完全消失陷入一陣黑暗時,嘴裡依然呢喃著牠,最後昏睡過去。
  再醒來時,晨曦已然灑下,黑兔張望了一下四周,是牠再前往白荼蘼山城前的那一座紫苑花田。
  而那拱門也像是不曾存在過,一點痕跡都無處尋得。黑兔在不遠處發現一點金光,靠進一看,是一枚沾著血漬乾了許久的項圈,黑兔一眼就認出那是黑貓的東西。
  此刻,黑兔終於將一切都串連起來,這才明白黑貓的「彼方」為何意。
  牠愣了許久,最後將這項圈拾起,並對著項圈笑著道:「我們回家。」
---     -----------------------     --- 
後記:
  首先,先跟夜夜道歉。qwq
  拖了很久了!qwq
  抱歉!!qwq

  雖然推了很久!還是希望各位喜歡!!
本次文章就到這裡,讓我們下次再見!
(´>∀)人(´・ω・)ノヽ(・ε・*)人(-д-`)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5230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逝霧樓|噁心信大賽|雜燴文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na99773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逝霧樓第一屆噁心信大賽(... 後一篇:貝爾雜記...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mp20030114諸君
拔了另一顆智齒 好痠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4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