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洛索達:龍原神子《0708,100 . 辛苦了 》

作者:黑衣大閒者LKK│2018-07-08 18:21:27│贊助:12│人氣:294
封面圖取自Stocksnap ( CC0 授權圖庫)


BGM:



  我們最終決定撤退。

  然後瑪席那女人把我派去十七集中營,矛尖城寨的大門。
  看來是因為狼隘口城寨的淪陷,所以讓各地的奴隸們開始暴動了。

  莫名其妙。
  真以為一場失利就能影響整場戰爭?
  想太多。




  裴蒂一拐一拐地來到了那棟收納病人的兵舍。它因為虛妄的入侵而垮了大半,但所幸仍有一半還算堪用,所以他們很快地便決定要將重傷的病人優先收到這裡來。
 
  她走進了崩塌了半邊的大門,隨即右轉進入離門最近的房間裡。這裡面混雜著藥草與如鐵鏽般的血臭味,那聞起來簡直差點沒讓人暈過去。但裴蒂沒有將這種情緒顯現在臉上,她杵在門邊,看著躺在上頭的靈。
 
  那頭雪白的長髮依舊,但或許是多日未曾整理,如今它看上去就像棉絮般雜亂。原本總是炯炯有神的眼眸如今有些空洞,她的雙手放在棉被上,即使穿著長袖衣物,但裴蒂仍能看見了手掌上包滿了繃帶。
 
  更別提裸露在棉被外,那已經斷掉了的雙肢,還有繃帶上的殷紅血漬。
 
  「……靈?」裴蒂喚了聲。
 
  床上的人就像被什麼東西擊中了般,她傻愣愣地轉過頭來看著站在門旁的裴蒂,張開那乾澀的嘴想說些什麼,但隨即又緊緊閉上。
 
  「靈阿姨──」
 
  瑟薇安從母親身旁走過,往床邊走去。
 
  「別過來!」
 
  她被靈那歇斯底里的大叫給嚇了一跳,整個人僵在那裡。
 
  「靈,妳怎麼了?妳──」
 
  「別過來!」
 
  靈拉起棉被想遮住自己的臉,但隨即又意識到了什麼,趕緊把棉被往下扯,可又因為觸動到傷口而痛苦地叫出聲來。
 
  裴蒂驚愕地眨了眨眼,她急著來探望自己的副官、從坎瓦鎮動亂後一直不斷扶持自己的朋友,卻忽略到她失去雙腿的事實。而這項事實又會怎樣地去打擊靈,這其實不難想像。
 
  但就是被她忽略了。
 
  「出去。」靈的聲音中斷了裴蒂的思考,看著他們仍杵在那,靈尖叫出聲:「出去!快出去!」
 
  裴蒂迎上了一雙充滿血絲,幾乎哭腫了的雙眼。靈咬著下唇,扯著嗓子不斷地大喊著、嘶吼著,若不是旁邊的人將床邊的東西挪開,興許她就會把東西往這邊砸了。
 
  「不好意思,現在她可能……」
 
  「沒關係。」裴蒂緊緊地握著自己的拐杖。「我要留在這裡。」
 
  聽聞著裴蒂的回應,靈就像洩了氣的皮球般,情緒瞬間潰堤。從剛剛的大叫轉變成淒烈的哭聲,她用包滿繃帶的雙手摀著臉,似乎仍想保護那最後的一絲尊嚴。
 
  「你們都出去吧。」
 
  「可是……」
 
  「沒問題的。」裴蒂望著那獸人的巫醫,點點頭。「都出去吧。」
 
  「……是。」
 
  當所有人都撤離以後,裴蒂關上了那破了個大洞的門。雖然看上去沒啥用,但或多或少還是能讓靈知道,現在這裡只剩下他們三個人了。
 
  裴蒂就像個被審訊的犯人一樣,跟瑟薇安一起站在旁邊,看著靈哭泣的樣子、聽著她的哭聲──還有現在這般無助的模樣。
 
  過了好一會,當靈的哭聲稍微歇止以後,她喘著氣,吸著鼻涕,但雙手仍未從臉上放下來。
 
  他們又沉默了一段時間。這段時間其實不算長,但裴蒂卻覺得過了好久、好久,感覺自己好像會直接在這裡站到老死一樣。
 
  率先打破這道沉默的,卻是靈。
 
  「出去吧。」她用帶著哽咽的粗啞聲音說:「求求妳。」
 
  「不。」裴蒂走近床沿,然後拉了張椅子坐了下來。「我陪妳。」
 
  「陪我?」靈咬著牙,雖然因為被手擋住了所以看不清楚,但裴蒂知道她可能還是很想哭,但卻忍住了。
 
  又等了一段時間,待情緒平穩後,靈說:「不用了,妳快去做妳想做的事,不要在管我了。」
 
  「我會留在這裡。」裴蒂說道。
 
  「為什麼?」靈吸了鼻子。「我已經不重要了。我已經不能在隨身陪在妳左右。我……我無法繼續跟妳一起去闖蕩了。」
 
  講到這個地方,靈又哽咽了起來。「我已經……是個廢人了。」
 
  「妳還活著,這樣就足夠了。」裴蒂溫柔地說道。
 
  「那有什麼用?」裴蒂望著靈那從臉側滑下的淚珠,只得抿緊嘴唇,豎耳聆聽她那充滿哀傷的哭喊:「我還活著,但我卻沒有了腳。我已經沒辦法在拿劍保護妳、我也沒辦法繼續身在前線去幫妳領導所有人。我已經沒有用了,妳還不懂嗎?」
 
  裴蒂沒有說話。她還能說什麼?
 
  「去做妳現在應該要做的事,整理軍隊也好;重建這裡也罷,或是看要帶著這些人去哪裡,繼續為了人類而奔波。妳現在應該做好這些事,而不是在這裡守著一個沒用的廢物。」她哀傷地說道,聲音漸漸地變得粗啞。「快走啊?拜托妳……」
 
  「我不會──」
 
  「不要讓我拖累了妳想復興人類的志向!」靈放下了遮住臉的手,轉而伸手去緊抓著裴蒂的前臂。「不要讓我成為累贅……我承受不起。」淚水不斷地自眼角滑落,柔順的白髮如今也散落在眼前。「拜托妳。」她低下頭,身上的顫抖藉著那隻手傳到了裴蒂身上。她的哭喊轉成了乞求。「拜託妳……」
 
  裴蒂吸了口氣,拋開了拐杖,用另一隻手放在靈的手背上。「不,我要留在這裡。」
 
  靈抬起頭,望著她那雙堅毅的眼。「為什麼──」
 
  她咬牙,又開始大喊:「就丟下我就好!讓我在這裡自生自滅,或是丟到森林裡讓那些猛獸吃了我就好!」靈抓緊了裴蒂的衣袖。「我求妳了,讓我走。不要用這種方式折磨我……」
 
  「妳的命,曾是我救出來的。」裴蒂的聲音仍然溫柔,但在靈耳裡卻顯得冷酷。「它早已屬於我,所以妳同樣屬於我。妳不能在這個地方離開,我需要妳留著。」
 
  靈冷笑一聲。「妳要一個殘廢的人做什麼?當那些男人的工具嗎?如果是這樣,那我或許還有一點價──」
 
  「如果妳不是病人,我一巴掌就過去了。」裴蒂冷漠地說道:「我不是要妳當妓女,我需要妳留在後勤,幫我理清軍隊在這裡所需要張羅的一切物品。食物、水、裝備等等,在過去的那段日子裡,妳比我還親近弗司妲的人們,妳比我更清楚他們。我需要妳幫我。」
 
  靈看著裴蒂,張開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妳也能做好這些事。」
 
  「不,我不行。」裴蒂眼睛低垂。「我一直都致力於應付龍還有普羅他們的事,要我空降來處理這些,我做不到。現在的軍隊也不容許任何閃失,我們很快就有一場仗要打。」
 
  她加劇了握著手的力道。「我需要妳。」裴蒂深吸一口氣。「我需要妳趕快恢復以前的妳、我需要妳趕快整理好心情、我需要妳趕快回來……不管用什麼方式。」她咬牙,頓了一下後才又說:「我需要妳回來。」
 
  聞言,在加上裴蒂的表情,靈抿起了嘴唇。
 
  「我沒有辦法保護妳了。」半晌,她才這樣說:「我無法在最關鍵的時候,替妳擋下一刀一槍,或是要偷襲妳的箭了。」靈放鬆了原本緊抓著裴蒂的手,然後望著那早已崩毀的天花板。「這條命是妳救的,理應屬於妳,我知道,我明白,我本來也打算在未來的某場戰役中,為了妳而犧牲。」
 
  她攤手。「我如願以償地跟在妳左右,但如今卻成了廢人,在這種時候妳卻說還需要我?」靈笑了下,然後吸了吸鼻子。「妳說……妳需要我?」
 
  「我需要妳。」裴蒂又重複了一遍。
 
  「沒有騙我?」
 
  「沒有。」
 
  「真的?」她的聲音帶了點哭腔。
 
  「真的。」
 
  「我還可以繼續派上用場?還可以繼續跟著妳去闖蕩?依然可以隨軍出發?」她哭了。又一次。「我可以、我可以……」
 
  「可以。」裴蒂微笑。「妳會一直在我左右。」她傾身,用手撐著床沿站了起來,然後把額頭靠在靈的額頭上。「我們是朋友。」
 
  「──朋友。」靈終於忍不住潰堤,大哭出聲。「朋友、朋友。」
 
  聽著她哭,裴蒂又重新坐回了位置上。忍著腹部傳來的激烈痛楚,裴蒂轉頭看向站在自己身旁的瑟薇安,發現女兒也哭腫了眼。
 
  她摸了摸瑟薇安的頭,然後低頭吻了女兒的額頭。
 
  「我會再來看妳。」裴蒂接過女兒遞過來的木棍,她從椅子上起身。「等妳身體好一點,我們再來談其他事。」
 
  「嗯。」靈用手抹去淚水,然後看著她。「我會努力做好妳所交代的每一件事。」
 
  裴蒂微笑。「我拭目以待。」
 
 
 
 
  她走在路上,拐杖咚咚的聲音就像打鼓般不斷地敲在地上。裴蒂又回到了校場,人們依然開心地聊著天、仍然在那邊跳舞嬉戲。
 
  但裴蒂不打算回到人群中,選了一塊陰暗的角落坐了下來。她聞到了木頭腐爛的味道,還有牆邊那因為太久沒有人刷理,而長滿霉菌的濕氣味。
 
  更多的或許是她那不知道幾個禮拜──或者說幾個月沒洗過澡的身體所發出來的惡臭也說不定。
 
  他把木棍放在腳邊,然後背靠著城牆望著天空。
 
  想起普羅說的話,想起剛剛靈的控訴,她忽然覺得呼吸變得沉重、吞嚥口水這種再平凡不過的事在這瞬間也成身體的一種額外負擔,天空耀眼的星星看過去都顯得刺眼。
 
  她怎麼了?她也不知道。只覺得胸口好像被什麼東西擠壓一樣,美麗的星空看上去就像千瘡百孔的黑布一樣,令人噁心。
 
  「媽媽。」瑟薇安的聲音流入了她的思緒。
 
  「嗯?」她這才發現自己的聲音是如此地無力、頹軟。
 
  「妳還好嗎?」
 
  裴蒂感覺自己心漏跳了一拍。
 
  女兒這句問候無疑擊潰了她在內心築起的最後一道高牆。那脆弱的牆壁崩毀,某種情緒就像洪水般無情地吞噬了裴蒂,從胸口一路往上衝刺,就像在宣洩著什麼一樣,直衝裴蒂的腦門。
 
  「媽媽?」瑟薇安走到了她身旁,然後頓了下。
 
  裴蒂咬著牙,任由淚水不斷地從眼角落下。它們分開了沾在臉頰上了灰塵,抖動的肩膀彰顯出她有多麼地難過、有多麼地無助。
 
  她好想放聲哭嚎,吶喊,那現實中的場景卻不允許她這麼做。
 
  女兒跨坐在她的雙腿,然後伸出小手輕輕地依偎在母親懷中。那溫柔的動作就像不願弄痛裴蒂一般,輕輕的。
 
  裴蒂仍然在哭。
  在眾人高歌歡笑下,獨自於夜晚哭泣。
 
  「辛苦了。」瑟薇安如是說。


                              -LKK 2018 . 07 . 08

LKK的新「FB粉絲團」和「原創星球」連結,歡迎加入點讚或訂閱哦 >/////<

FB粉絲團:

原創星球(尖端平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5029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洛索達

留言共 2 篇留言

小羊,喪失一半ed
又沉迷巫師嫖妓三了呢!

07-08 19:25

黑衣大閒者LKK
我明明是忠於葉奈法的白狼=3=07-08 20:48
DDKIMIT
師傅最近很肝內吼~

07-08 19:45

黑衣大閒者LKK
還好啦XDD07-08 20: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a0916864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洛索達:龍... 後一篇:《洛索達》200 回達標...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ray0522小說
最弱之人成為最強殺手-37 殺手進階考試篇XII 復仇戰魂‧改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2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