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短篇】我重讀小三,只為了摸班導胸部 (下)

作者:柊貳男│2018-07-07 12:00:40│巴幣:32│人氣:1065
 
第下章:神的殞落
 
為了應付考試,我以自己的座位為中心,攏絡四個方位的同學,組成了「聖十字守護團」。
 
──神之前席‧保護者(Guardian)石冠廷。

小小年紀便體重過百的他,體積相當龐大,安排在前方是絕佳的掩體。

承諾以後午餐都把愛玉讓給他後,輕鬆便將之攏絡。

 
──神之左席‧狙擊者(Sniper)陳松田。

以「偷丟橡皮擦屑」自豪的他,曾經對同學惡作劇丟了一學期的橡皮擦屑都沒被發現。

可怕的藏身力及對視線的敏感度,擺在左邊正好能夠監視老師。

 
──神之後席‧神秘者(The X)黃志明。

其實我對他不是很熟,只知道是個平頭。

似乎是覺得有趣,某天他主動申請入團,並調到我身後的位置。反正只要能對作弊視而不見,就算是愉快犯,拉攏入夥也無妨。

 
──神之右席‧天選之人(Messiah)張承恩。

Messiah亦即「彌賽亞」,擁有「救世主」之義,廣泛認為是耶穌本身,以凡俗之肉身傳達上帝之旨意,可說是神的代言者──

無疑,身為我心腹的承恩配得上這名號。

 
「那麼,各位都知道自己的任務了吧?」

我坐在王位上,對著面前的守護團員確認道。

「是的,咖咪。」「是的,咖咪。」「是的,咖咪。」「是的,咖咪。」

眾人一字排開,忠心耿耿地回答。

前席負責掩飾、左席負責監視、後席負責無視──至於右席,才是本計畫的關鍵。

雖然考前得知了試題,但還是難保萬無一失。

保險起見,我與承恩約好在考中互對答案,確保自然與社會兩科能夠滿分──

叮咚叮咚。

隨著鐘聲響起,第二天的期中考宣告展開了。

「……」

坐在教室前排的前任班長,用警戒的眼神盯著教室中央的我。

沒用的,亞芳,妳現在想做什麼都晚了。

我假裝淡定地收起課本,嘴角卻因為確認勝利而止不住上揚。

不,不行……我還不能笑,要忍住才行……!



在我憋笑到快內傷之時,老師總算發下了考卷。

「………………」

我被狠狠打臉。

 
⊙⊙⊙⊙⊙⊙⊙⊙⊙⊙⊙

 
拿到考卷的瞬間,我的笑容凍結了。

宛如被拉落凡間的神明,霎時間無法理解自己的處境,一臉懵逼。



「………………」

怎麼回事?

到底怎麼回事???

我的視線遊走在面前的社會科考卷上──不一樣。

不一樣。不一樣。不一樣。不一樣。不一樣。不一樣。

和兩天前照的考題不一樣──!?

「!!」

幹,怎麼會這樣?究竟出了什麼代誌?

彷彿體現我的慌亂般,右邊的承恩也換上一副衰小臉。



「咖、咖咖咖咖、咖……!」

「……!」

「咖咪!在下一切遵照您的指示!!」

可惡,看來連他也不清楚狀況。

──為什麼?

為什麼發下來的考卷會和先前那張不一樣?

我重新審視手裡的試卷,發現不僅題目完全不同,連難度都提升了許多,這樣我根本無法滿分啊!

難道兩天前放在Ivy抽屜的試題只是幌子嗎?為了防止學生偷拍,刻意發下假的考題?

不,這怎麼可能,哪個老師會沒事出兩個版本的試卷來釣魚……

「想必你現在一定覺得很奇怪吧,許家豪。」

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前排座位傳來了亞芳的聲音。

「對,許家豪,我就是在指你。」

「!!」

頂著全班的目光,亞芳站起來對我宣言道:

「是你輸了。」

 
⊙⊙⊙⊙⊙⊙⊙⊙⊙⊙⊙

 
「那、那個……同學?現在好歹是考試的說……」

台上的男監考老師委婉地提醒,可惜全班沒人屌他,每個人都屏息凝神,專注於我和亞芳的對決。

「……亞芳,妳說我輸了,此話怎解?」

我取回魔王的格調,抬頭挺胸面對她。

但是內心已經罵起了幹你娘。

幹幹幹幹幹!這小學生到底什麼來頭?居然可以把本社畜逼成如此……!

「──我早就知道了,許家豪。」

「!!」

「知道你想偷看期中考題目,作‧弊!」

陳亞芳大聲叫道,還不忘用小小的手指著我。

此話一出,引發教室一片譁然。

「偷看題目?怎麼回事?」「他之前不是說考第一名的能夠怎樣怎樣嗎?」「也就是說,許家豪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和大家公平競爭?」「居然還要靠作弊……你不是咖咪嗎!!」

「唔……!……!」

糟糕,被她這麼一搞,我的威望開始呈現跳水式下降。

必須……必須趕緊做點什麼才行……!

「……亞芳,妳指摘我想偷看考題,有證據嗎?」

我展開雙臂,故作鎮定地說道:

「隨便講講誰都會,若是不提出相應的根據,只是單純的含血噴人吧?」

「證據的話──我知道。」

「妳知道?在哪裡?」

「這句話不該問我,而是該問你旁邊的張承恩吧?」

「!!」

被點名的承恩,像個俗辣渾身瑟瑟發抖起來。

「兩天前,你和承恩兩人留校自習,用了某種方法讓Ivy昏倒──」

「……」

「──你謊稱承恩在如廁,其實讓他拿著手機在教室外等待,接著看準時機讓他進來把考題拍下,自己則注意Ivy是否醒來。」

「…………」

「因此,如果要說證據的話──證據就在承恩的手機裡。」

「………………」

87分。

對於亞芳的一番推理,我只能給出87分,不能再高了。

前面還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結果只有這點本事?我失望透頂。

「……亞芳,當今世道衰微,我明白任何人都想沉溺於幻想之中,可是想玩偵探遊戲,也得有個限度吧?」

「…………」

「妳說我和承恩串通作弊,而證據就在手機裡──要不然,我們的手機現在都給妳搜囉?」

之所以敢這麼說,當然是因為我已經把檔案徹底銷毀了。

不是單純的刪除,而是把整張記憶卡幹掉,就算請來修復軟體也無濟於事。

所謂的神,是萬無一失的。

「──不,就算現在檢查手機也一無所獲吧,因為你已經處理掉了。」

「呵。」

「雖然沒有直接的證據證明你們偷拍考題,不過這裡倒是有個有趣的影像。」

陳亞芳說完,打開了教室上方的投影機。

講台的男老師已經是副「這、這群小學生不考試到底在幹三小?」的表情,卻因為本身面子薄無法阻止失控的三年三班。

「請各位看看!這是我透過某種管道得手的,兩天前放學時刻的走廊監視器畫面!」

「哦!真的是這樓的走廊耶。」「哇賽,太屌了吧!怎麼弄到的啊?」「可是奇怪,沒有看見人影呀……?」

「──沒錯,畫面上的確沒有見到人,那是因為許家豪找到了監視器死角,吩咐承恩躲在那,如果不是工友阿伯跌倒,想必監視器不會拍到那一幕吧。」

……工友阿伯跌倒?那一幕?什麼意思???

在我滿臉問號的時候,畫面果真映出工友阿伯踩到香蕉皮滑倒的畫面。

緊接著兩秒後,是從監視器死角急忙跑過去攙扶阿伯的──

(承、承恩……!)

我大為吃驚。

那個時間點,應該是我交代他躲在死角等待暗號的時候,為什麼他要擅自離開崗位,而且還被拍到拿著手機……!

「────!!」

我對龜縮的承恩投去責怪的目光,只見他窩囊地表示:

「媽、媽媽說看到別人跌倒要去幫助……!」

(白癡!不是指示過你在等到我的暗號之前不准有所行動的嘛!!)

我用眼神咒罵著這個媽寶彌賽亞,亞芳則繼續說道:

「這就奇怪了,許家豪,根據Ivy的證詞,當時承恩應該在大號才是,但為什麼他會拿著手機從那地方跑出?」

「……!……!」

「很明顯,你在說謊。」

「!!!!!!!」

心急如焚的我,再也無法維持魔王的逼格,一手指著陳亞芳,狼狽地喊道:

「圈套!這是圈套!是亞芳為了誣陷我所設計的圈套!!」

「…………」

「再說就算拍到承恩又如何?這不過證明我說他在拉屎是撒謊,但並不能夠藉此把我和『作弊』劃上等號!!」

沒錯,決定性的馬腳並沒有被抓到。

這個時間點,還能夠狡辯我只是惡作劇隨口胡謅,不是有意要營造承恩不在場的假象……

然而,全班似乎不再相信我,每人都換上了敵意的目光。

不、不要!不要用那種表情看我!不要啊~~~~!

「你說的沒錯,許家豪。」

「!!」

「你的計畫相當周詳,無論如何都找不出決定性證據,所以我不是選擇拆穿,而是用別的方法阻止你。」

「別的、方法……?」

「我知道你瞄準社會與自然的考卷,於是向出題老師提供剛才的錄影帶,證實考卷有被偷拍的風險,藉由臨時重出考題來防範於未然。」

「!!」

「──許家豪,我再說一次。」

陳亞芳換上堅定的語氣宣言道:
 
「是你輸了。」
 
「……!……!」

我百口莫辯,只能狼狽地接受全班的目光。

就連忠心耿耿的聖十字守護團,也換上了「我五分鐘前居然在崇拜這種咖小?」的失望表情。

「亞、亞芳……!妳……!妳……!」

「什麼事?」

「妳這渾蛋────!」

我一個按捺不住,掄起拳頭往眼前的壞事者衝了過去──

BANG!

一記槍聲響起,我的右手被子彈(橡皮擦屑)擊中。

我停下腳步,不敢相信居然有人朝我開槍,用猙獰的表情望向神之左席‧陳松田。

「你呢個死白痴──!松田,知唔知你射邊個呀?你個腦裝屎架──!?」

被我大吼的陳松田本是我的信徒,如今卻一邊流淚,一邊瞪視著我。

「你……你根本不是神……!」

「……!……!」

「你根本不是神啊啊啊啊啊──!」

BANG!BANG!BANG!BANG!

我又被連開數槍,在眾目睽睽中悽慘倒地,宛若被折翼的神。

陳亞芳劃破空氣,走過來俯視我。

「亞、亞芳~~~!」

「許家豪……其實你的本性並不壞……」

「少擺出一副勝利者的嘴臉!我告訴妳,我一定會……!一定會東山再起……!」

「──沒用的,許家豪,你已經玩完了。」

「什麼……?」

陳亞芳對我遺憾地搖了搖頭,接著便「逼」一聲,按下手中的遙控器。

「「「唔哦!那、那是……!」」」

影像一切換,全班再度掀起一波驚然。

我不解,究竟是什麼東西,可以讓他們的下巴垮成跟落地式小便斗一樣?

我抬起頭,吃力地望向投影機布幕──

 
映在前方的,

是我前幾天濕褲襠的影像。

 
⊙⊙⊙⊙⊙⊙⊙⊙⊙⊙⊙

 
玩完了。

我徹底玩完了。

不僅計劃大失敗,還失去了在班上的威信,多虧那個濕褲襠影像,甚至被取了「閃尿豪」的綽號。

我從教室中央,被換到了最角落、最邊緣的位置,像極了燃燒殆盡的矢吹丈,渾身發白。



相較之下,取代我位置的陳亞芳無比閃耀,重回眾人懷抱的她,再度被捧為三年三班的領導人物。

「………………」

唉,敗得真慘。

我落寞地看著教室中央的陳亞芳,覺得自己真是一隻喪家犬,失去簇擁、失去親信、失去一切。

正當我以為全世界都拋棄了「許家豪」這名人物時──

 
「喲,兄弟,來一根不?」

 
某個平頭朝我遞來一根菸。

──神之後席‧神秘者(The X)黃志明。

 
⊙⊙⊙⊙⊙⊙⊙⊙⊙⊙⊙

 
「嘿嘿,想必你一定很疑惑計劃是從哪裡走漏的吧,小老弟。」

黃志明嘴裡叼著菸,拿出打火機「ㄆㄧㄚ」的一聲點火。

不,仔細一看那並不是菸,而是香菸糖。

再仔細一看那也不是打火機,而是力大牌自動筆芯盒。




「………………」

這小鬼是資源班的嗎?

「嗯?喔,你說這個啊……不是啦不是,不是因為我覺得大人抽菸點火的樣子很帥才模仿的喔?這是種儀式啦。」

「儀式?」

「我不這麼做,就沒辦法藉由香菸糖解癮。」

志明說著讓人廢解的話,還吸吮香菸糖發出「吱吱」的聲響,煞有其事地吐雲吐霧。

「…………」

我越看越覺得這顆平頭是個智障。

「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了,家豪。」

「??」

「你丫也是『穿越』過來的吧?」

「!!」

他的話讓我瞬間錯愕。

「嘿,看來是說中了。聽你講話完全不像個小學生,我猜應該是三十歲前的菜鳥上班族吧?哎呀──年輕真好呢,介於成熟與幼稚之間,只可惜有些地方還是太嫩了。」

「志明,莫非你也是?」

志明酷然一笑,宛若歷經風霜的江湖大哥,老練的靈壓從那顆平頭滿溢而出。

「就我所知,穿越需要擁有強大的怨念,而你小子的願望,就是摸班導的胸部,沒錯吧?」

「這個嗎,是沒錯啦……」

「哈哈,用不著害臊,同為穿越人,我又怎麼會鄙視你的願望?」

「嗯……」

「不如說,正因為是說出來會被鄙視的願望,才會變成怨念讓你我穿越。」

「志明大哥,那請問您的怨念是……?」

「摸小學生的胸部。」

…………

…………

…………

我從未像現在如此鄙視一個人。

「家豪,如同你想盡辦法達成目的,這裡也是潛伏在暗處許久,等待時機實現願望,如今終於盼到了機會,沒有不抓住的道理吧?」

「機會……?」

「我與陳亞芳達成協議,說只要幫忙阻止你,就可以要求她做任何一件事。」

「…………」

我怎麼覺得這協議似曾相似。

「為此,我混入你的團隊,向亞芳走漏計劃,並在走廊上丟香蕉皮,讓工友阿伯滑倒,引出張承恩。」

「你、你這卑鄙小人……!」

這廝的計劃是建立在毀壞我的計劃之上,可說把我當成踏腳石。

我回想起職場上那些占著茅坑不拉屎的老害,他們相當狡猾,總是把繁重的任務交給菜鳥,自己躲在暗處坐享其成。

我自然是怒不可遏,恨不得對他使出顏面修正拳──

「哎呀,別這麼火大嘛,家豪。」

「……!……!」

「我也不是白白佔你便宜,自然會傳授給你成功的方法。」

「成功的……方法?」

志明點點頭,說道:

「要摸別人胸其實很容易,比方說我像這樣冷不防伸手襲胸,你又怎能防得住?但你卻沒那麼做,因為你和我一樣,是有尊嚴的奶子星人(Breaster)。」

「I agree.(我同意。)」

「因此,像奇襲或偷襲這種旁門左道,咱們就不去考慮了──要摸奶,必須建立在當事人神智清楚,並且有意識到自己正在被摸奶的前題,對吧?」

「嗯。」

「為了達成此心願,你企圖營造一個能夠合理摸奶的情境,但就我來看,其實不必如此大費周章,用簡單的對話便能解決。」

「具體而言,我該怎麼做,大師?」

對於我的疑問,摸奶大師(Breast master)黃志明先是啜了一口香菸糖。

等到吐出一口草莓口味的長氣後,他神祕兮兮地說道:

 
「你有沒有看過一則笑話?」

 
⊙⊙⊙⊙⊙⊙⊙⊙⊙⊙⊙

 
「Ivy,我跟妳打賭,我可以不用手就摸到妳的胸部,失敗了給妳10元。」

「胸部?一定要打這種賭嗎……?」

「拜託了,Ivy,算我求妳,當成獎勵我期中考第三名,看我表演最新學到的魔術,好嗎?」

「好、好吧……既然你這麼說的話……」

然後我摸了她的胸部。

再把10元交給她。

「對不起,魔術失敗,我會再練練的。」

「咦?」

 
終章:沒事不要亂穿越
 
居然這麼簡單就達成,迄今為止的我到底在搞三小?

儘管抱有這種疑問,但無論如何,總算是一了心願。

於是,隔天的早晨特別清爽。

我刷刷牙,享用老媽經過多年仍功力不減的早餐,接著提起包包,好整以暇地出門。

戶外一片晴空萬里,象徵我不再被囚禁的心。

我面對太陽光,踏入本該視為夢靨的職業場所,懷著輕鬆的心情,準備履行我這年紀應盡的義務。

「…………」

進到建築物內部,「上司」已然就位。

好似司令官,坐於空間前方,管理眾多部下的秩序。

沐浴於肅穆的氛圍中,我看著桌上的課本,內心只剩一個疑問。

 
──奶也摸到了,為何我還沒有穿越回去?

 
番外章:穿越日記。
 
DAY:90。

天氣:晴。

 
穿越第三個月,今天也沒能回到26歲,一覺醒來依舊是小鬼。

我很厭煩,卻無可奈何。

志明更慘,從45歲穿越回大班,至今已經三個年頭,DAY 8XX。

對那人渣蘿莉控來說是幸福,對我而言卻是痛苦,我不想經歷重複的人生。

下課時間到了,我照慣例當鬼。

他們一邊叫我「閃尿豪」,一邊穿梭於溜滑梯之間,每個人都特別起勁,彷彿被我碰到就會融化似的。

唉,小三生的言語霸凌真可怕。

想到還要做一學期的鬼,不如回去當社畜。

 
⊙⊙⊙⊙⊙⊙⊙⊙⊙⊙⊙

 
DAY:132。

天氣:陰。


期末考第二名,媽媽答應給我買哀鳳。

當我滿懷期待地打開盒,發現那是長江山寨機的時候。

我痛恨自己沒有經濟能力。

 
⊙⊙⊙⊙⊙⊙⊙⊙⊙⊙⊙

 
DAY:140。

天氣:雨。


結業式了。Ivy走了。放寒假了。

我被迫再次體驗心如刀割的感受,難過到無法自己。

 
⊙⊙⊙⊙⊙⊙⊙⊙⊙⊙⊙

 
DAY:172。

天氣:晴。


哈哈哈,哈哈哈哈。

寒假都過完了,還不放我回去嗎?

這樣下去人家可真的要變成小學生囉?

 
PS:志明向亞芳告白,我報警了。

 
⊙⊙⊙⊙⊙⊙⊙⊙⊙⊙⊙

 
DAY:1375。

天氣:幹你娘。


幹你娘,小學畢業典禮。

幹你娘,Ivy訂婚了。

幹你娘,怎還沒回去。

幹你娘,衰毛爛穿越。

 
馬的越寫越不爽,老子再也不寫了。

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_

 
~~EN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4874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轉生|小學|胸部|回溯|惡搞|時光

留言共 5 篇留言

兔二:月を追う
原來如此,這短篇有些不錯結構和情節組合可以參考。

07-07 13:32

柊貳男
您過獎了,只是想到啥就寫啥XD07-07 14:22
邊緣獸一隻
我看了3小ww

07-07 21:07

柊貳男
ლ(´д`ლ)07-07 21:30
(๑˘• ¸•)˘〈影ヨ⁆
負責無視……這是怎樣呀?! XDD

07-08 20:24

柊貳男
完美的共犯結構XD07-08 21:25
伏流也
(灑花灑花

07-09 22:23

柊貳男
呀呼~~07-09 23:27
冰風暴
結局QQ

08-18 02:08

柊貳男
幫咖咪QQ08-18 02: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opa74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短篇】我重讀小三,只為... 後一篇:【隨緣連載】被召喚到異世...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hery0803喜歡鯊鯊的你
自製可愛Gura鯊鯊動畫 不來我的小屋看看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