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他,自殺了?】16. 廖柏仁的調查筆記之五

作者:異餘│2018-07-05 21:05:41│贊助:2│人氣:72


【廖柏仁的調查筆記之五】
 
  「你怎麼會在這?」她圓睜著大眼問。
  
  快兩年前的案子吧,她的丈夫-在吳克憬公司大樓樓頂往下一跳,結束了將近四十年的人生。
  那件案子是老周處理的,支援他那次剛好是到何茗惠家......那時和老周一同詢查她丈夫的跳樓動機-我只能說,又一個被生活壓力給逼死的可憐人。
  雖然何茗惠和老公沒有小孩,但當時有個長年臥床的母親,以及房貸車貸保險等等需要負擔,但主要是-在輕生前兩年,何茗惠老公撞了人,因此多出一筆需要支付對方的醫藥費和賠款以及......母親的離世。

  也許,在多重打擊下,就這樣種下了輕生的芽。
 
  除此之外,沒發現其它可疑的問題,最後認定何茗惠老公應該是臨時選了吳克憬公司樓頂一躍而下,沒有受到他人引導。
  會這樣認為,主要是在輕生前天晚上,何茗惠老公少見的喝起酒,哀怨的開始抱怨起,公司某同事天生命好,生來就有車有房,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家裡有錢、不用為鎖碎雜事煩憂,還能大膽追逐自己的夢想,而自己,光生活就喘不過氣了。
  何茗惠老公最後開始奏罵著老天或上帝諸如此類的,最後說了一句話:「我活著到底為了什麼?」
  接著,便一陣嘶吼哭笑,何茗惠見老公如此,酒臭和那些消極言語的轟炸下,她早早的便回房睡覺,而隔天,老公沒去上班,何茗惠接到老公沒去上班的電話後,便想起昨晚的事,找了一下午,最後才接到警方的電話。
  
  然而,何茗惠現在的樣子,跟那時候憔悴的樣貌截然不同,神采奕奕的樣子,感覺就像......離開牢籠的鳥。
  看著她,我突然覺得有些諷刺......但我說不上來,為何諷刺......
  這件案子不是我負責的,我只是支援過一次,連參與辦案都還扯不上邊,但印象卻很深...
...望著何茗惠微揚的嘴角,我憶起何茗惠老公的死狀。
 
  那棟樓不高,但屍體非常完整,跟一般跳樓的往生者相比,完整到非常詭異,更看不出在跳樓前有什麼不甘或恐懼。屍體後腦朝下,雙手攤開,看上去就像被-鑲在地上,後腦勺碎裂是主要死因,很少有人跳樓的時候是背對著下方跳下。
  背對的跳下,曾讓我們警方一度以為,他是被推下去的,但樓頂鐵門上的攝影機沒拍到任何人尾隨他,屍體上也沒發現任何指紋、碎末、毛髮等等的線索,被他人推下的可能性非常完美的被推翻了。
  但,這都不是讓我印象深刻的點,我對這案子印象深刻的原因是-
 
  何茗惠的老公-林沆添,是笑著死去。
 
  一個跳樓的人,死狀卻像似安詳的睡去,嘴角微微勾起?
  講句不禮貌的話,我真他媽的沒看過有人自殺後的樣子如此安詳,自殺通常都是對現實不滿或不甘,或對生活的無力感等等的情緒上因子造成的衝動,所以大部分自殺時情緒都相當激烈,因此大部分自殺者面容或現場,往往非常扭曲可怖。
 
  但林沆添-我看著那張現場照片,反倒想喊一句:「安心上路,兄弟。」
  
  過著何茗惠、林沆添這種生活的人不在少數,尤其是在這萬物飛漲,唯二沒漲的只有政府的智商和薪水,小老百姓們往往只能自求多福。怪的是,管你當選前被打造成救世主或高智能賢君,當選後-還真沒一個例外,不是說謊的小木偶,就是五感俱失的吉祥物。
  小人物的悲哀、生活的艱苦,在任何時代都存在著,有時也只是心念的問題,知道該如何去解決問題點,而不是只想著輕生去逃避情緒的重擔。
  這很難,我走過那段路,我知道,該慶幸的是和老媽互相扶持下,沒再發生什麼鳥事,如果那時候老媽倒下了,我想,我大概也不在這世界上了。
 
  還記得那時候,老爸在我高中快畢業時,欠下一屁股賭債後人間蒸發,老媽承受的打擊不小,還因此知道了老爸外遇。老媽被搞得身心俱疲,曾有過輕生的念頭,而當時的我沒想太多,但活得痛苦是必然的,三不五時債主上門,誰能平常心面對?
 
  更何況,那筆錢壓根不是我跟老媽欠的啊!?
  
  現在想起來,不知道那來的拼勁,跟老媽時常連夜搬家,但討債集團真不知道那來的消息,總能在一個月內找到我們,就連我考警察時都能在校門口堵我。
  總之,過了將近半年的瘋狂日子,沒事便在圖書館讀書,還得三不五時確認老媽是否安好,半年過去,我考到警察了。
  而某天,在和學長們吃飯時,我無意的提起家裡的情況,學長們聽聞我的狀況後......那天-至今仍記憶猶新。一群討債的面對五名學長,大學長聽完討債人客氣的說完情況後,只是一句:「所以,錢不是他們欠的啊。」
  另一個學長幫腔道:「換成你爸在外頭搞大別人肚子,你們肯替他扛?」
  之後,討債集團沒來過了,後來,我也親手將爸爸送進了監獄,因為他失控殺了一個討債人,最後也死在監獄裡。
 
  活著,總有希望吧......大概吧?至少,我當時是這樣告訴自己。  
  回想起過去那段日子......好幾次想帶著媽媽輕生,但望著媽媽的臉,我總是打消了這種想法。
 
  「無常啊......人啊,活在當下,過去是過去,未來是未來啊......」
 
  我已經忘了和何茗惠是怎樣走到警衛室外的小石桌坐下了,直到老伯喃喃道出這句話之前,我幾乎都在神遊過往,沒有剛剛任何對談的記憶。
  「是啊......」何茗惠啜了口茶,手捧著茶杯,苦澀的笑著。
  「老人家果然一開口便是智慧或道理啊。」剛剛才回神過來的我,只能順著方才的話回。
  「哪的話-這段話可不是我說的啊,是我們大貴人曾說過的啊!」老伯搧著手,紅著臉回。
 
  大貴人,誰啊?
 
  何茗惠也許讀懂我的表情,在旁輕聲回道:「林彥浩、這間孤兒院一直受到他的資金援助。」
  哦......所以林彥浩對這樂生閣園的資助不是秘密,但大貴人這形容......嗯-我當下望著何茗惠,她愣了下,神情有些慌,但我管不了那麼多了。
  「我想參觀一下孤兒院可以嗎?」我問,老伯啊了聲,疑惑的望著我,也沒等他反應,「何小姐能陪我一下吧?」我接著說,微笑的望著何茗惠。
  何茗惠一臉懵樣,但頓了會還是答應了。她站起身,我倆謝道老伯,便離開小石桌。
  那天,雨下得頗大,但孤兒院裡卻格外安靜,聽何茗惠說,孩子們剛好出遠門去玩,所以才特別安靜。
  雨聲在空教室間迴盪,但、我和何茗惠的對話卻格外清楚,絲毫不受到干擾。

  「妳知道些什麼?」在某間空教室前,我直接了當的問,走在前頭的何茗惠停下了腳步,背對著我,陷入沉默。


......to be continued


※最近工作很忙,每每工作告一段落-開電腦大概一兩個小時就開始妒估了QAQ,更新速度變慢,萬分抱歉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468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驚悚|推理|驚悚推理

留言共 3 篇留言

怒目少年
原來是新人物,我還在想是不是周慶諾先前遇到的那個餵貓的女人呢

07-06 16:52

異餘
那是老周那邊的啦~柏仁跟他還沒交集過,直接拍肩膀不就裝熟惹[e16]07-07 12:44
怒目少年
原來是同一個人啊!

07-07 12:45

異餘
不同啊,是不是我說了啥小誤會惹?07-07 13:41
怒目少年
好吧,是我弄錯了www

07-07 13:54

異餘
(歪頭07-07 18:5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hongiu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他,自殺了?】15. ... 後一篇:【他,自殺了?】17.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hocomint大家
https://www.nicovideo.jp/watch/sm35815859 VOCALOID新曲,請多指教(*´艸`)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4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