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創世紀世界觀」降罪之人<檢修中> 檢修中

作者:DDKIMIT│2018-07-04 20:26:07│巴幣:10│人氣:290
回序章點這裡                                                    (封面為網路素材如有侵權請告知會立刻修改)


  那晚過後,蔡天仁幾乎習慣了影子般的姜芸,到哪都要跟去,同時她變得很愛外出,感覺接納了這個世界。蔡天仁的機車成為棚下的擺設,交通費是不可避免的而外開銷。
  
  今日的教室傳來壓迫感十足的注視,幾十對眼睛,各有不同的意境存在著;有的帶著疑惑、帶著嫉妒、帶著老天不長眼的角度。
  
  噹、噹、噹、噹!
  
  上課鐘聲響起,四周的竊語卻更使然的吵雜起來。
  
  「欸欸,自閉兒身旁那位白頭髮的女生是誰啊?」
  「哇操,該不會是他女朋友吧?」
  「騙人的吧!他最好交的到這種的啦!」
  「突然覺得自己好失敗……」
  
  吱吱喳喳的聲響有如爬滿全身的螞蟻,目光凝聚的感受讓蔡天仁渾身不自在。不管是翹起二郎腿裝作若無其事或是趴在桌上假裝睡覺,終究擺脫不了異樣的揣測鑽入耳根裡。
  
  教室多出一位不是學生的高挑女生,出現在從來不理人,總是坐在教室最角落那位自閉鬼的身旁。這種情形,宛如七月裡飄下的那片雪花,不由得讓人替這種異象多思考幾分鐘。
  
  女子刻意壓低草帽:草帽下藏不住的白色長髮依舊引人矚目,以及掩蓋不住的亮麗外貌,不管男女都會為此美貌暫留幾秒的目光。
  
  平常她都會在樹上品嚐早點,沒錯!就是樹上!已經沒有什麼能讓蔡天仁驚訝了。就算吃飽了也會用輕功移動到教學大樓樓頂,吹風眺望,竟是往高處跑,害得蔡天仁那天找她找的滿身大汗。
  
  今日的她卻與以往不同,完整的蛋餅整盒丟在桌上,看不見食慾的推使。瞄了眼他旁邊的課桌椅,掌心壓著平坦的腹部逕自坐下,隨著時間垂下了腰,靜默地望著桌面。
  
  蔡天仁趴在課桌上,躲避著其他人的視線,露出側臉悄悄對姜芸說道:「我說妳……就不能像昨天那樣四處亂跑嗎?」搔著過於尷尬而發癢的手掌,已經紅通到破皮了,「等我下課了,再去找妳吃午餐好不好?」
  
  「我、呃,想……」姜芸顫抖著眉毛,「想……休息一下。」
  
  這語氣很不像平常的她,吞吞吐吐並不符合孤高的說話風格。
  
  眼前的姜芸感到好奇,繼續望著姜芸,一直探討不到對方的眼神,「嗯?很不像妳欸?」蔡天仁眨了眨眼,依然細語著:「不舒服嗎?」
  
  姜芸搖頭,柔順的長髮就像波浪在拍動,「無礙……有些不適,休息一下便可。」沒有好臉色,臉上影藏各樣情緒,喜怒哀樂都難以給她顏面貼上明確的標籤。
  
  蔡天仁覺得古怪,至從前天那警察跟她聊了幾句之後,兩人之間似乎多了相當刻意的距離感。
  
  「真的沒事嗎?」
  
  姜芸似乎有所隱情,不敢直言也不敢面對蔡天仁,壓低的語氣中多了些顫音:「就說沒事,別再過問了,專心你的事情。」
  
  這就怪了?好端端的怎麼突然沒了活力?難道是肚子痛?腦海裡粗略地閃過這個想法。
  
  姑且走一步算一步吧……
  
  「姜芸,妳……肚子痛嗎?」依然壓低聲音問道,聽起來就像沙啞聲。
  
  「別胡說,本姑娘好好的。」
  
  「還是妳想拉屎?」
  
  「你真是粗鄙!」她緊緊按壓著腹部,雙腿都已經夾出內八的姿勢了,卻堅持要凶回去;此刻能發現她雙唇就像從冷凍庫取出來一樣,殘留淡粉的肉色。
  
  蔡天仁的目光在她身上游移,看見她的雙手往下移動到了下腹部,雙腿緊夾;這個反應,蔡天仁感覺似曾相似。霎時想起一段記憶,想起國中時候妹妹也有過同樣的反應。那時候她還能行走,就在去學校的大馬路上,如然的腹痛,當時可是忙到焦頭爛額啊!
  
  「靠!不會吧!」蔡天仁才剛說完,發覺射向這裡的視線多道變成光束了,立刻拉下聲音,繼續把臉藏在手臂裡,照樣壓低聲音:「該不會……妳是……『那個』來吧?」蔡天仁不好明說這件事情。
  
  姜芸並沒有看向他,緊繃著五官,語氣不再好聲好氣地說:「到底在說什麼!」脾氣似乎又回到印象之初的暴躁,卻兇不出那股嚇阻的氣勢,「別總說些我聽不懂的話!」
  
  「就是,月……」
  
  「少胡說!沒這回事!」厲聲說完,姜芸的腹部抽搐一下,雙手纏繞肚腹,大腿緊緊夾起 。
  
  姜芸過於激烈的反對,這讓蔡天仁露出肯定的神情。看她白皙的臉頰不由得漲紅起來,不知道是憋得辛苦還是被人發現而臊紅。
  
  「好,我不說。那請妳把手伸出來總行了吧。」
  
  姜芸的眼睛委婉地轉了轉,不知如何是好地睨視蔡天仁那雙早就看穿而漸微的眼皮。就算暴露了也不能承認,眼皮和牙齒同時將痛苦封閉在體內,身體不斷流失著溫度。
  
  顫了顫身體,孱弱地將雙手抱的更緊,不願意地回絕:「不行……」
  
  「妳快點,別拖了。」

  「不要管我!」
  
  錦衣衛千戶大人,沒錯,能被稱呼大人多半都有權有勢,眾目睽睽之下這種憐香惜玉的舉動讓她不能接受,彷彿有種輕視女子不能像男人一樣。
  
  蔡天仁就快被逼急了,想幫她卻一直吃到閉門羹,不幫她,讓她忍受這樣的痛苦到下課,而且這事情能忍受嗎?想想就不忍心這樣丟著不管。
    
  「妳快點,一門課而已,翹掉也沒關係,妳比較重要。」

  「不要……我不需要你的照顧。」姜芸將臉撇向另一頭。
  
  喀啦!椅腳在地上磨出響聲!
  
  蔡天仁站起起來,知道這樣的舉動肯定會吸引更多的目光,看了看四周,原本帶有竊竊私語的教室內,突然間的寂靜,使他頭皮發麻。
  
  顧及到眾人的注意力集中在一點,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該坐下來。視線掃蕩室內50幾位的學生,都是熟面孔,卻沒有任何交集。再看向總是威風挺挺的姜芸,成了落破的小貓不敢抬頭,捲縮的背影有著不能屈服的委屈。
  
  所以姜芸會反抗全在蔡天仁的意料之內,深吸一口氣,勇氣與自己的胸膛一同鼓起,吐氣時,才知道眾人的目光也不過是一種認知而已。
  
  嘆口氣,知道姜芸不敢對他怎麼樣,硬是從中奪出一隻手,表情就像在對她說「想扭斷我的手隨妳」的樣子。
  
  雙手將光滑細嫩手掌包覆其中,好似夾心餅乾,而餡料就是香草冰淇淋,冷冽的溫度侵入蔡天仁的掌心。
  
  「你、放手!」姜芸不喜歡被他隨意的觸碰,畢竟自身還是未嫁之女,豈能……
  
  「都什麼時候了還想要硬撐?」蔡天仁肯定了她的狀況,與自己想的如出一轍,屆時打斷姜芸的思緒。
  
  肢體開始變形,眼角不停發抖,草帽下多了一張愧疚的臉。
  
  「靠!還真是……」蔡天仁搖起頭,只能抱怨說道:「還說能照顧好自己?」脫下身上輕薄的外套給她蓋上,至少能起到些微保暖的功效。
  
  教室多出許多出了聲音。
  
  嗚──
  
  姜芸虛弱的嫩手撥下肩上的外套,使外套卡在後背與椅背之間,明確表示自己不需要被憐惜。
  
  蔡天仁撩起了背包,回頭時,順勢將外套蓋了回去。她欲將外套再次扯下,剛抓起肩上的外套,竟然被軟弱的男人給甩開,使她一陣錯愕。
  
  「先帶妳去廁所、呃……就是毛廁。」
  
  「不要……」姜芸再次對自己感到歉疚而拒絕,不只連自己都照顧不好,還有還不完的人情債,「只需要忍一下就沒事了。」
  
  「忍妳媽個頭啦!別再說了,不幫妳難道要放妳自生自滅嗎?先走吧,有什麼話等解決之後再說。」蔡天仁將聲音放緩。
  
  扶起姜芸,就算她不斷甩頭表明拒絕,蔡天仁也要將她攙扶起來。
  
  此刻的她早已經忍受到走不穩路了。
  
  朱宏罄教授這時剛好急忙地趕到教室外,畢竟他遲到快十分鐘。一進門,正好撞見到蔡天仁帶著姜芸準備離開教室。
  
  「欸?同學,要上課了,要去哪裡?」
  
  蔡天仁喬正姜芸頭頂的草帽,盡力幫她遮掩過多不必要的視線,對教授解釋說道:「對不起教授,我朋友身體有些不舒服。」
  
  「喔!是喔!那快的!趕緊帶她去醫護室!」教授挪開了位置,手掌揮動催促他們趕緊過去。
  
  「謝謝朱教授。」蔡天仁點頭後,攙扶姜芸的後腰,「走了姜芸。」
  
  待蔡天仁他們遠離後,教授才回過頭,望著蔡天仁身旁的白髮女子,「這位叫姜芸的是?跟我馬子有得拼,哼哼、呃、不是,我現在是教職人員了,必須莊嚴。」
  
  蔡天仁帶著姜芸離開後,大夥才放開了討論的聲音,教室嘩然而起,簡直就要暴動了。
  
  「我要是那美女肯定賞他一巴掌!」
  「原來他不是『ㄟ告』啊,還會對女生亂發脾氣欸!」
  「噢幹!很兇!但是很會喔!有喔!」
  「那美女跟自閉走了欸!真好──我什麼時候才能有第一春啊?」
  
  宇宙科學的教授立刻進入教室,清了清喉嚨說:「同學們上課嘍,請保持安靜……」
  
***
  
  蔡天仁與姜芸坐在歷經風吹雨淋都屹立不搖的孔子石像下,透過眼前綠意盎然的休閒步道,這裡能夠直視學校莊嚴的羅馬式大門,遙遠的距離還以為是樂高積木呢。不只如此,仰頭環視,教學大樓、辦公大樓還有男子宿舍那些歷經風霜的景色,一覽無遺。
  
  三棟大樓加上大門以及天橋,將藍天白雲團團包圍,抬頭看有種井底之蛙看向井口的樣子,難怪都說上學是最傻最無憂無慮的時候呢。
  
  蔡天仁將剩下的衛生棉收納至背包內,背包因為東西過多不正常地膨脹。多了姜芸,只能裝上幾本書的小型側背包顯然不夠用了,蔡天仁考慮換個大背包,這樣就能裝一些她的日常用品。
  
  「有舒服點了嗎?」
  
  「嗯。」姜芸柔柔弱弱地點了個頭。
  
  沒想到她除了武功高強,還真是找不到特別的地方,尤其要她照顧好自己都是個問題了。
  
  想到這點蔡天仁不自覺地嘆了口氣,拿出了照料她的心意,「喏,拿去吃吧。」蔡天仁遞出手中的長條狀的透明包裝,包裝內清楚可見暗褐色食品。
  
  「這是什麼?」外型不是很好看,姜芸不由得皺眉發問,他總是能一樣一樣拿出令她感到新奇的東西。
  
  「這是巧克力,很多人愛吃的甜食,吃這個能讓妳感覺好一些。」蔡天仁撕開包裝,將露出一吋的巧克力遞送到姜芸的唇邊,這舉動有點融化了姜芸這座冰山。姜芸小心翼翼地叼著,並用手接了過來,咬了一口品嚐溶於口內的甜膩。
  
  「多謝。」
  
  「不用客氣。」蔡天仁搓揉從口袋裡拿出來的小熊圖案軟軟包,內容物沙沙沙的攪動著。隨後,有如手捧著溫暖的太陽,滋生出身心都能暖和的溫度。「喏,拿去吧。」蔡天仁不間斷心中的暖意,覺得溫度夠了,將暖暖包置放在姜芸的掌心,「隔著衣服放在小腹上,能幫妳減緩一些脹痛,很有幫助喔!亞妍都靠這個減輕經痛的。」
  
  姜芸低頭望著手中的暖暖包,溫暖過多就會有灼熱感,她遲遲沒有動作,待髮絲垂落後說道:「為何待我如此?我對你既沒有情感、也沒有關聯,甚至差一點就殺了你。」
  
  「嗯?嗯……你指那晚喔。」蔡天仁想起姜芸發怒的那晚,她果然很介意,還沒完全做好心理建設的現在回想起還真有些後怕呢!
  
  不過,也是那天,他才知道姜芸也不是毫無人性的殺人魔。
  
  「誰叫妳要跟亞妍一樣。」蔡天仁的表情不再緊張與嚴肅,「她少根筋就算了,妳比她還讓人不省心。」他回憶著過去,笑了笑說:「妳知道嗎?她在上學的路上大喊哥哥的時候,那時候的表情啊就跟妳差不多呢!我當時根本不懂,是她的第一次,我當然沒有頭緒。她就只會看著我、就只會找我、依賴我,當時當然就忙啊!亂啊!她最後沒忍住,我們還跑回去換褲子呢!搞到我們一起遲到,卻只有我被老師臭罵一頓,真是的。」
  
  姜芸忍不住笑出聲來,「你倆感情甚是極好。」姜芸咬下一口甜滋滋的巧克力。
  
  「沒辦法上輩子欠她的,呃不、這輩子也是。」蔡天仁點點頭,「下輩子也可能要照顧她吧。」
  
  「你們這朝代實屬幸福。」姜芸將暖暖包輕壓小腹上,暖意使得脹痛輕緩不少,「女子不必在意賢淑美德,打扮的花枝招展也不用在意他人眼光,還能與男人平起平坐。還有這叫衛生棉的東西,真是方便,在我那裡,只能用止血布暫時止紅,好讓我有時間躲藏起來。」
  
  「躲藏起來?」這句使蔡天仁滿腦子問號。
  
  姜芸擺下到於口唇的巧克力,「嗯,男人視女子的月事是不潔的徵兆,會帶給家門災難和厄運,近之男子必有惡事發生。所以這事情不能被別人發現,就算是義父也一樣。每到那時,必須獨自遠離訓練的營區,躲進附近的荒郊或是深山裡。等待數日之後,待身上的汙血流盡時,才可回去。」
  
  「這樣太危險了吧!就不能待在房間休息就好了嗎?又不是妳能決定的,你養父太也不人道了吧!」
  
  「人道?」姜芸搖頭,「不是的,這並不能怪罪養父,要怪就怪我的血源。養父的家教慎嚴,又是錦衣衛東門都指揮使,不想因為我的血玷污了養父的門楣,所以我必須這麼做。」姜芸閉起眼睛說道:「小時候,我控制不住這股力量,殘殺了整村子,沒有留下任何活口,就連從小陪我玩耍的那群玩伴也沒放過。」姜芸睜開眼睛面對了現實,並沒有看蔡天仁怔愣的神情,她早已經心知肚明,「養母他雖然懼我,但他還是在街邊將我收留。養父也是在她死後讓我習武,讓我有像人一樣的生存意義──是他給了我價值。」
  
  「那……那……」他實在沒有接下這句話的能力,還未消化掉殘殺村子的那番話。

  此刻,姜芸接近蔡天仁,眼睛裡的畫面僅有對方的瞳眸,強迫性地對視。瞳孔燃起可怕的火紅,比先前看見那陰暗的紅眼還要鮮明,這是她最真誠的眼神。
  
  「不知道我是什麼?我總是克制不住它,其他人看見了,都會罵我是妖女、魔鬼……巫女……」拽起拳頭,「難道,我真的是妖怪,殺起人來才會沒有那份同情心嗎?」
  
  蔡天仁忍不住滾動的鮮紅所帶來的壓迫感,只能選擇避開視線。這時,是唯一不想多看她一眼的時候。
  
  就算姜芸做好心理準備,還是對此反應感到失落與隔閡,她眨了眨眼睛,讓眼睛退回了即將濕潤的褐色瞳孔,坐了回去。
  
  兩人並肩沉寂了一會,蔡天仁待時間恢復剛才那句「殘殺」所帶來的衝擊後,搖晃著有些不自在的身體,低沉說道:「姜芸。」
  
  「嗯?」
  
  「太勉強的話很容易讓舊傷復發喔,那個掌印──應該有什麼事情讓妳傷的很重吧。」
  
  姜芸低頭看了一下胸膛,愣了一眼,當她反應過來時,臉頰衝出了紅暈,訝異地說:「什、你……你怎麼知道的?」姜芸嬌羞地捲起五指,擺放在左胸的位置,那個位置下有著封印般的黑色掌印,時不時還會隱隱作痛。
  
  蔡天仁一時忘了那個掌印就在胸口附近,讓他看得臉紅心跳、口水直流的地方。立刻坐直身板,口裡只有吃急,如機槍噠噠噠地解釋道:「啊啊!我、我、我是、是不、小心發現的,我發誓,我真的不、不是故意的,是意外!對、對、對!是意外、外、外加很多原因的不小心。」
  
  「噗哧!」姜芸縱然訝異,卻還是被他的反應逗得笑出聲來,蔡天仁呃呃的不明她笑的原因。勾起嘴角,仰望井口的藍天,輕柔地語氣罵道:「真是個臭流氓。」
  
  加了個「臭」字,表面上是個不好聽的添加字,但總覺得,這是一個成功拉近彼此距離的稱號。
  
  蔡天仁頂著蘋果般的紅臉頰,望向露出清純笑容的姜芸,心理不由得思索起來:「感覺有機會,對她……但是,我真的配的起她嗎?真的能一起走進將來嗎?」他慢慢收起好不容易綻放的笑容,心理一陣酸澀,難以言喻的檸檬汁使他心情很是糾結。


  這篇我其實很想刪掉,但是最後沒有,不是因為寫了一大篇而可惜,而是有些透漏的東西我後面無法補起來,因為之後可能就......腥風血雨了。

  也就是,為了彌補,大約十點就會有第十章的消息喽。

  前提注意,雖然我歇的可能不太寫實,但是第十張有血腥部分,提前告知各位喔。
  如果喜歡我的文章,請給DD一個大大的GP,有了這份鼓勵我會努力去寫更多劇情的,謝謝大家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455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楓葉
大大加油٩(´ ▽`)۶

07-04 23:24

DDKIMIT
謝謝你的鼓勵[e35]07-04 23: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qsc861367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創世紀書卷... 後一篇:[達人專欄] 「創世紀世...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a21111317大家
我發表了新的作品~~ 歡迎各位來我的小屋找我聊天ww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2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