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刀亂短篇同人】04 好廚師會善用醋來收買人心

作者:徐行│2018-07-04 11:26:58│巴幣:2│人氣:82
同步於刀劍亂舞哈拉板更新



04 好廚師會善用醋來收買人心

  最近,本丸來了很多新的刀劍男士。

  「主上,刀匠那邊說鍛到了江雪左文字喔——」
  
  「真、真的假的!清光果然是鍛刀小王子!我馬上過去!」

  時空政府那邊也更常傳來緊急出征的通知。

  「大將!信箱又有信了,說要我們增派兩支部隊到池田屋一、二階去。」

  「兩支?又來了多少溯行軍啊……藥研,麻煩你先幫我把短刀、脇差們都召集起來,以這兩天沒有出陣、遠征的為優先。」

  「了解,大將。」

  總而言之,隨著本丸的擴充、溯行軍的囂張跋扈,審神者最近是愈來愈忙了。



  夜深了,秋天的夜晚時,審神者喜歡在庭院裡的水池邊點起幾盞小燈籠,說是這樣能夠把院裡朱紅的楓葉映照得更美,她看了會很開心。

  隨著本丸裡刀劍男士們的房間紛紛熄燈,燭台切和歌仙身為廚房當番常客,他倆在廚房裡備好明天早餐的材料後,才各自告別回房就寢。從廚房走回太刀房時,正好會經過審神者的辦公室。燭台切時常這樣,趁著結束一天最後的工作後這一段小小的空檔,探望一下那位大忙人。

  審神者會忙到這麼晚的日子實在不多,他本以為今天的辦公室也會像這兩三個月以來一樣,並沒有點燈。不過出乎他意料,燈仍然是亮著的。

  「主上?」

  燭台切盡可能不出聲地拉開拉門,便瞥見她坐在木桌前、披著毛毯工作的身影。

  「啊,燭台切。晚上好。你還沒睡啊?」

  「嗯。剛剛才從廚房回來,明天的早餐是蕎麥麵喔。」

  「太好了!最近正想吃點清爽的東西呢!」

  審神者看上去很開心的樣子。燭台切笑了一笑,應著審神者招手的手勢進了辦公室,為了不讓夜晚微涼的秋風吹進來,破壞這溫暖的氛圍,他隨手帶上了門。

  「之前煮的不合主上的胃口嗎?咖哩和漢堡排之類的……」

  「沒那回事,只要是燭台切和歌仙煮出來的東西都很好吃。短刀他們喜歡這些食物嘛,特地要你們做其他料理太麻煩了。」

  「不,一點都不——」

  燭台切本來正想辯解,看見審神者噗哧一聲笑出來的可愛表情,不禁打住。

  「明明光準備全本丸份的一道料理,就讓你跟歌仙耗到這麼晚了,哪裡不麻煩?」

  審神者眼帶笑意地道,又拿起毛筆繼續記錄公帳。

  燭台切因此而無言了。她老是這樣,以為微不足道的小事情,卻都被她看在眼裡。她到底有幾顆心,可以對大家都這麼放在心上?

  「燭台切一直以來都這樣呢。一直都非常帥氣、可靠,事情只要交給燭台切,總是能順利地完成。不知不覺就會非常依靠這樣的你,反而忘了你也會有覺得累的時候,只覺得你像個超人一樣。」

  他就這麼撐在桌邊,看著對面那個小姑娘一邊工作,一邊講著他,那模樣看了真是令他舒心。

  「哈哈,要是真的能成為主上的超人就好了。如果我是超人,一定可以很快完成這些工作吧。」

  「喔?這些工作可是連我都無法很快完成呢。超人就可以嗎?」

  「主上是想說自己和超人一樣厲害嗎?」

  「難道不是嗎?」

  她趣味地回嘴,兩人都笑了出來。不過審神者仍然沒有放下手中的筆,就像是陪著笑一笑,不久又再度埋首於公務中。

  燭台切原本打算就這麼住嘴的,別再打擾她工作,就安靜地留在這裡。要是她累得睡著了,至少還能把她送回房間去。

  「好久沒有和你這樣聊天了,燭台切。」

  審神者沒有抬頭,就這樣拋出一句話。

  「啊啊,是很久了呢。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攻破厚樫山之後吧?」

  那之後很快就收到了時空政府的通知,說下一個會出現溯行軍的地點是池田屋。從那時候開始,審神者便開始了短刀、脇差等的密集訓練,像燭台切他們這樣的太刀就休息了好一陣子沒有出陣,頂多去幾趟遠征而已。

  「嗯。在那之前一直都是燭台切當的近侍呢。」

  燭台切是本丸之中來得很早的太刀。當時的本丸只夠湊出一支部隊,燭台切因為戰力穩定的關係,來了不久就成了隊長。那之後儘管第二、三、四部隊都紛紛成立,燭台切率領的第一部隊仍然是集結了當時最熟悉戰場的刀劍男士,負責打先鋒的一支隊伍。

  「好懷念啊,想起那時不管是戰力還是資源都很短缺的日子。」

  「那時真的很對不起你們呢。因為資源不夠,只能做次等的裝備給你們帶上戰場。還有辛苦的遠征部隊,往往回來不到幾小時又得再次出遠門,否則連給你們手入的資源都沒有。」

  「啊,還得鍛刀對吧?不然真的很缺人呢,連續出陣很累人的。」

  兩人再次同時笑了幾聲。

  「燭台切是跟我一起開闢這個本丸的大功臣呢,能有今天都得好好感謝你。」

  「哪兒的話。我們刀劍男士,不就是為此而存在的嗎?」

  審神者莞爾,說了「你這麼有責任感真好」之後,又再一次提起筆工作。

  燭台切不想打斷她、耽誤她,但是就是無法按捺想這麼說的心情,於是又輕啟雙唇:

  「主上啊,您嘴上說著我們辛苦,您自己更苦不是嗎?」

  「苦?我嗎?」

  他起身,從木桌另一邊走到她身旁跪下。看看她面前的桌上,擺著的是時空政府要求的每日匯報。審神者是個很仔細的人,明明是可以大略寫過去的事情,她非得寫得如此詳細不可。

  「每天都寫這麼多字,您看看您的手,早就長了不少繭了。」

  燭台切輕輕將毛筆從審神者手中抽走,帶著手套的他的大手輕輕握起她的,細細端詳了一番。

  「您太勉強自己了才會這樣。」

  「這只是我該做的工作而已。」

  審神者正色說道。對此,他很是無奈地笑了笑,仍然沒有放開她的手,反而握得更緊,拇指輕輕撫著她的手背。

  「您老是說我們太辛苦、太勞累,其實您自己也差不多。」

  她看來不太明白他到底想說什麼,只是睜著一雙大眼,呆呆地望著被房裡燭光照著的他俊俏又充滿英氣的臉。

  「我其實很懷念剛來本丸不久的那時候啊。戰力不夠、資源短缺也沒關係,那時的您有更多時間可以陪伴我們。」

  「燭台切……」

  「像是現在,您光是處理池田屋那邊的事情都忙不過來了,還有這些公務,又得訓練短刀和脇差他們。就像您說的,我很久沒有像這樣和您聊天了。不過以前,擔任近侍的我,不是每天都可以待在您身邊嗎?想說多少話,都可以盡情地……」

  「你在吃醋嗎?」

  他呆若木雞地眨了眨那雙琥珀般黃澄的眼。原來這叫做吃醋嗎?難怪他心裡酸酸的。

  「確實,我現在為了應付池田屋那邊的溯行軍,讓藥研擔任近侍來督促和指導大家,因此疏忽了你們。不過我沒想到你會因此……」

  「因此吃醋嗎?」

  「嗯……」

  想不到燭台切有這樣的一面,審神者有點驚訝卻又心疼。

  「就像我說的,我一直都覺得你很帥氣、很成熟,所以才會……」

  她有些內疚地低下了頭,腦海裡左思右想,尋找著就算是她也能夠彌補他們的方式。

  「啊!那,不、不如這樣,近侍不一定要由我來指派沒關係,你們要是自願的話,隨時都可以來和我說……」

  「原來只要說了就能當啊。當了這麼久的近侍,我還以為主上一定是很看重我,所以才這麼做的。原來這麼簡單啊。」

  「什、什麼意思?」

  他就像突然變了個人似的,以前的他從來不會說這種話。

  「雖然您一直覺得我很成熟,但我想我也是會在某些小地方鬧孩子氣的。例如您最近一直忙於公務、訓練短刀,我想起以前只有我們的日子,就覺得心裡酸得不是滋味,今天和您說這些,也不是聊天的自然而然喔。您明白嗎?」

  只有我們?他說的我們是最早來的那些刀劍男士?還是只指審神者和他?

  「成熟也有成熟的吃醋方式,主上。」

  燭台切捧起審神者的手,湊到頰邊,讓她的手背輕輕撫過他的臉頰。這般舉動加上那般充滿磁性的嗓音,還有那被燭光映黃的房間,與他那雙裡頭只有自己的眼眸,色彩如出一轍,熾熱的氛圍彷彿隨時都會失控。審神者不禁一愣,因而失言,臉上瞬間染上熱紅。

  反倒是罪魁禍首本人,他看了看主上的反應,好像頗為滿意地揚起嘴角。輕輕鬆開她的手,站了起來,起身往房門口走去。

  「很抱歉,今天耽誤了您這麼多時間。既然主上稱讚我的廚藝,我明天早上也不會讓您失望的。晚安,請您早點休息。」

  把審神者弄得臉紅心跳的,他居然還可以泰然自若地就這樣離去。審神者咬牙,心裡好氣又好開心。

  「那、那傢伙真是……」

  今秋的夜真是不平靜。



  隔天早上,審神者被房門外藥研的喚聲喊醒,說是聽說她昨晚工作得很遲,特地為她把早餐送來了。

  她稍微整理一下儀容,就讓藥研開門進來。藥研端著一張小木桌,上頭果真擺著燭台切昨天說的蕎麥麵。想起昨晚,她又忍不住紅了臉。

  「大將?妳怎麼啦?臉好紅。」

  藥研把木桌放到審神者面前,正好瞧見她那紅得跟院子裡的楓葉有得比的臉蛋。

  「沒、沒事啦!謝謝你,藥研。我等等吃完會自己把碗盤拿到廚房去的,辛苦你了,先回去吧!」

  「喔、喔……」

  感覺有點半推半就地被推出來了……大將到底怎麼啦?藥研有點疑惑,不過就這樣出去了。

  「討厭,都是燭台切啦。說什麼鬼話……」

  審神者一邊抱怨一邊拿起筷子,另一手拿起裝醬汁的小碗。味道很香,燭台切看來在裡面加了蔥花和山葵,那氣味真是在一大早刺激她的胃口。不愧是優秀的好廚師,令人一大早就神清氣爽。

  她於是夾起幾條麵,放進小碗裏頭拌一拌後再用筷子將其送進嘴裡,真是——她差點一口氣把麵都給噴出來了。

  「好酸!」

  剛剛才一點都沒聞到,怎麼會有這麼濃的醋味?莫非燭台切用香料和醬汁,把醋的味道完美地藏起來了,才讓她吃下去才發現?會讓藥研特地拿過來,應該也只是因為這份餐是特製的。如果像以前一樣放在餐廳,早上沒有固定座位的刀劍男士們,誰都有可能品嘗到燭台切的醋味。

  「這什麼意思啊……只讓我吃他的醋嗎?」

  雖然如此,但還是滿好吃的,不愧是燭台切。不過他這麼做的含意讓她愈想愈不對,言下之意……該不會是「只讓妳吃我的醋,我也只會吃妳的」——

  「不對,不要亂想了!怎麼可能啊!」

  「大、大將!怎麼了嗎!」

  藥研再一次出現在房門口,剛才正打算去浴室拿條毛巾,等等去手合場時用,聽到她的喊聲又闖了進來。

  「藥研!」

  情緒正高亢的審神者,完全沒有被藥研嚇到,反倒對著嚇得不得了的藥研說道:

  「這陣子辛苦你了,讓你從三個月的高密度訓練和出陣裡休息一個禮拜。麻煩你等等有空去通知燭台切,今天開始的近侍是他!」

  「啊?喔……我知道了,謝謝大將。」

  她就算看起來正在氣頭上,也還是一樣有禮貌……不對,大將到底怎麼啦?突然這麼生氣的樣子……藥研一頭霧水,只知道自己獲准休息了,搔搔頭髮又離開。走前還看見審神者一樣氣呼呼地吃著蕎麥麵。

  可真是被這「好廚師」擺了一道。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451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死而無憾ㄌ//////////謝謝您的優質糧qqqqq

07-04 17:34


咪醬真是太可愛ㄌ

07-04 17:38

徐行
有點擔心這有沒有符合廣大看官的吃醋定義(?)07-04 18:0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kisaragi020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刀亂短篇同人】03 說... 後一篇:【刀亂短篇同人】05 請...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Neoxie0628所有勇者們
為了三井 有出現一位刷我當時三觀的新角色喔!想知道~來阿尼家看看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