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刀亂短篇同人】03 說到夏天就是苦澀的感情與怪談

作者:徐行│2018-07-04 11:23:34│巴幣:2│人氣:91
同步於刀劍亂舞哈拉板更新



03 說到夏天就是苦澀的感情與怪談

  當本丸的庭院夜晚漸漸被螢火蟲的微光點亮,氣溫也漸漸升高。到了明月高掛之時,比起待在房間裡圍著桌子聊天,大家更喜歡坐在緣廊賞月談天。

  那是當一期一振和鶯丸等人正在月下邊品茗邊閒話家常時的事情。

  「一、一期哥……對不起打擾你們。」

  聽到這麼一道細小的聲音,他們同時轉過頭來,看見前田和平野站在身後,似乎欲言又止。

  「哎呀,想不到你們還醒著呢。」

  鶯丸一直以來都是那副優雅的樣子,跟那兩個畏畏縮縮的比起來,對比更加強烈。

  「沒關係。怎麼了嗎?」

  一期一振微微一笑,溫柔得讓前田和平野安心不少,因為哥哥沒有為他倆打斷月下聚會而生氣。
 
  「其、其實是……」

  平野面有難色地開口,大略地說明了情況之後,換來了哥哥和鶯丸臉上微微驚訝的神色。

  「廁所有鬼?」

  一期呆愣愣地復誦了一次弟弟們得出來的結論,平野和前田猛點頭,還補充說明道:

  「之前五虎退晚上起床去上廁所的時候,說是聽到了很奇怪的哭聲。」

  「後來我聽說了這件事情,晚上想去廁所的時候就找了秋田一起,結果也聽到了……」

  他們兩個愈說,臉上的表情就愈是扭曲。而且還不只這些,聽說已經持續一個禮拜左右了。不光是前田和平野,博多也曾說過晚上去上廁所時會聽見門後傳來怪聲。雖然不是每天,但幾乎大家都遇過這種詭異現象。一期一振和鶯丸聽了,也覺得這似乎並非芝麻小事。

  「這還真是挺可怕的呢。」

  鶯丸默默地點點頭。雖然短刀們說有奇怪哭聲的廁所並不是太刀房的大家常去的那間,但本丸竟然發生這種神祕事件,想想也挺令人毛骨悚然的。

  「嗯……」

  一期輕捏著下巴,金眸轉了轉後,勉強得出一個結論問道:

  「前田,你們房間還有床位嗎?」

  被點名的前田先愣了愣,然後思考了須臾回答:

  「如果把中間分隔的紙門拉開的話,應該沒問題。」

  「而且小夜最近好像搬去和江雪先生、宗三先生他們一起了。」

  最近本丸正好擴建了幾間房間,正好讓他們同刀派的兄弟能夠團聚。

  「今劍也是,搬去薙刀房了的樣子。畢竟一直都只有岩融先生一個,主人也同意了。」

  他們兩個接著說道,一期點點頭回應。

  「那麼,就讓我暫時先去和你們睡同一間房吧。讓我也看看你們所說的情況,如果真的是我們無法解決的事情,再去通知主上。」

  這句話對前田和平野來說簡直有如救世主的聖旨。他們高興地跳了起來,剛才那兩張蒙上陰霾的小臉也漾起笑靨。

  「太好了!」

  「謝謝一期哥!」

  只不過是一個承諾而已,這麼簡單就掃去了他們的擔憂。一期微笑,站起來摸了摸他倆的頭。

  「我晚點就過去,麻煩你們和大家說,預留一個床位給我。早點回去休息吧,晚安。」

  「一期哥晚安!」

  平野和前田帶著毫無陰霾的天真笑容離去,走時的背影甚至有些雀躍。一期目送著自家兩個小天使的背影在走廊盡頭轉彎後才再次坐下。

  「不好意思,鶯丸先生。」

  他帶著有些歉意的笑容,在鶯丸身旁坐下。鶯丸也不多作回答,只是微笑了下。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弟弟們又在惡作劇了,不過看他們那樣子,似乎並非玩笑。」

  「這倒是呢。你早點去陪他們吧?茶能夠明天再喝,但是弟弟們更需要你。」

  一期對鶯丸的體貼與溫柔感到窩心。他起身向鶯丸點頭致意並道過晚安,還有提醒他晚上別喝太多茶以免失眠後,便起步離去。

  

  等到他來到短刀房,前田和平野離開也才不過是數分鐘前的事情,房間卻已經熄燈了。一期搔搔頭,從沒想過弟弟們居然真的這麼聽他的話。或許當前田和平野鼓起勇氣來找他時,大家都已經準備好就寢,就是擔心晚上又會發生一樣的事情,才派了兩個代表求救吧。

  一期悄聲拉開拉門,眼睛都還沒適應房裡的黑暗,就被迎面而來的不明物體撞個正著,嚇了他一跳。

  「信、信濃?」

  那頭毛茸茸的紅髮在一期胸前蹭來蹭去,信濃猛地抬頭說道:

  「出……出現了啦!」

  「出現了?」

  一期定睛一看,這才發現大家幾乎都沒睡,只是關著燈躺在被窩裡而已。

  「廁所的鬼出現了啦!一期哥。」

  後藤從棉被裡探出頭,眉宇深鎖,兩手還緊緊抓住被緣。

  「啊啊,剛剛我和亂去了廁所那邊,真的聽到哭聲了。」

  藥研一邊戴上眼鏡朝著門口這兒走過來,一期懷裡還抱著信濃,神色凝重地問道。

  「是真的啦——而且還一邊哭一邊喊著『為什麼』,嚇死人家了啦!」
  亂說完就把頭埋進棉被裡。聽起來確實是可怕得能讓人想躲在被窩裡不願面對的情景。

  「會在晚上躲在廁所裡哭,而且還不點燈,怎麼想都有點奇怪對吧。」

  雖然藥研還是一如往常地冷靜,但一期也多少覺得有點不妙。竟然大家都被這怪現象困擾到了這個地步⋯⋯

  「嗯……」

  一期思考了下,拍拍信濃的肩膀,堅定地說道:

  「總之,今天也已經晚了,大家還是先休息吧。到了明天晚上,我和你們一起去看看。」



  到了隔天,據說時空政府一大早就發來了緊急通知,說是池田屋和三條大橋的遭遇為數不少的溯行軍襲擊,要求審神者盡速派兵。因此天才剛亮沒多久,大多數的短刀與部分脇差就被編入部隊出陣去了。

  「廁所有鬼?」

  因為弟弟們不在,一期今天和鶯丸、鶴丸他們同桌用早餐。

  「嗯……弟弟們說是在一片漆黑的廁所聽到了很恐怖的哭聲,而且還哀怨地喊著『為什麼』。」

  「喔?這可真新鮮!」

  鶴丸仍然是那副老樣子,但會覺得這種事情新鮮有趣的應該只有他而已……

  「確定他們沒有說謊或是幻聽了嗎?」

  昨天也有聽到來龍去脈的鶯丸問道。對此,一期搖搖頭,面色沉重地回答:

  「連藥研他們都說真的有聽到了,我想應該不會是騙局。」

  「喔呀?你們好像在說很有趣的事情呢。」

  又來了一個喜歡這種事情的……


  「笑面先生。」

  一期回頭,看見正拿著一副碗筷的笑面青江。他帶著一派輕鬆的微笑在一期身旁坐了下來,而此時太刀三人都直直地盯著他,盯得他苦笑了下。

  「真是的,怎麼都盯著我看了?就是覺得你們在說的事情似乎挺好玩的……」

  「如果是青江的話……」

  「或許能行也說不定。」

  總覺得鶴丸跟鶯丸那毫不避諱的眼神絕對有問題。笑面青江的第六感這麼告訴他。

  「對啊!如果是笑面先生……」

  還有旁邊那個有著一雙蜂蜜般澄黃眼瞳的好青年,閃閃發亮的雙眸讓他心底油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於是,待到深夜,大家大多已經入睡,短刀們也早已自出陣歸返、各自手入、梳洗完畢後,青江、一期一振以及大多數的短刀們都聚集在房裡圍成一圈,除了笑面青江一個人全副武裝地穿著出陣戰裝顯得特別突兀之外,大概就是他們臉上戰戰兢兢的神色和這月夜十分不相襯。

  「原來如此,我大致理解情況了。」

  雖然白天聽一期一振他們說過了一回,還是聽當事人敘述比較準確。

  「這還真是比一期所口述的又讓人更驚訝了。」

  「嗯嗯,確實。相當有真實性呢。」

  「雖然笑面先生在這裡讓人很安心,但是為什麼鶴丸先生和鶯丸先生也來了啊?」

  厚疑惑地看了身旁那兩個看上去興致高昂的老爺子,換來哥哥的苦笑一抹。

  「這、這個嘛……」

  「嘛!畢竟看笑面青江這副樣子,我們是要去打鬼吧!」

  「如果是這種事情的話,人數多點會比較好呢。」

  看著他們正色凜然地為自己的湊熱鬧行為找藉口,一期只能再次苦笑。

  「出、出現了!真的出現了!」

  博多和包丁看來是連跑帶爬地從廁所那裡逃回來的,紙門被快速拉開的聲音嚇了大家一跳。

  剛剛大家派他倆去廁所探探風聲,免得難得青江和一期一振他們都過來了,卻撲得一場空。

  「一邊哭一邊喊著『為什麼』、『為什麼』!」

  「還伴隨著好幾聲抽泣!」

  他們看來真的嚇壞了,正好一人一邊搭上盤腿坐著的一期的肩膀。

  「看樣子今晚就是出擊的時候了!」

  相較起大家大多都有些畏縮,厚倒是顯得興致高昂。

  「啊!終於要去打鬼啦!」

  還有那個喜歡瞎起鬨的鶴丸更是興奮得不得了。

  「既然大家這麼有幹勁,我們就出發吧。我會幫助你們的,在我做得到的範圍之內。」

  青江站了起來,一揮他那帥氣的披風,再加上短刀們崇拜的眼神,他瞬間從刀劍男士進化成為了英勇的打鬼勇士。

  總之,青江、鶴丸、一期、鶯丸幾個人領頭走在前頭,還有藥研、厚等幾個膽子比較大些的跟在他們身後。然後是抓著哥哥衣領的秋田他們也硬著頭皮跟來了。

  出陣時的陣仗都沒這麼大,現在不過是去探個情況,人數都能組上兩支部隊也不成問題了。

  青江姑且帶著這支大部隊往前走,依照短刀們先前說的,來到他們常使用的廁所附近。那間廁所位於走廊的末端,只要繼續向前行並右轉,就能看見那條走廊最尾處的那扇木門。旁邊的房間都是空著的,也因此顯得這裡格外陰森。

  最近本丸增加了不少刀劍男士,因此數日前完成擴建後,多了很多新的空房。審神者也樂於迎合大家的需求,隔了幾間適合三、四人一起住的小房間。本來大家是預計要搬來這兒的,不過畢竟是才數天前的事情,行李都還沒完全搬完,這裡的房間自然也沒人使用。

  一期也問過他們為什麼不去用別間廁所,不過弟弟們說最近潮濕,木製的緣廊只要一踩就很容易出聲。不想在大家需要休息時還打擾他們,寧可自己委屈些。

  既然這樣,那也沒辦法了。反正這也是遲早必須處理的事,乾脆早點斬草除根。

  青江刻意放輕腳步,緩緩走近廁所。今天並不如短刀們所描述的那般,傳來詭異的哭聲,反而靜得不得了。

  他拔出斬過幽靈的那把刀,綠髮下的那隻紅眼如今在此顯得格外令人震懾。隨著青江將手伸向門把,待在走廊口的牆邊觀望的短刀們也吞了口口水,以及同青江站在最前線的太刀們也各個屏氣凝神。

  他們彼此互看並點了點頭,青江確認大家都已經準備完畢,左手搭上門把,正要打開時,卻正好聽見了那傳聞中可怕的哭聲。

  「嗚嗚嗚嗚……為什麼、為什麼忘記了呢?為什麼呢!」

  這下別說是短刀們了,最前線的青江他們雙肩也不禁一顫。這還真的是相當哀怨的嚎哭。聲音不大,卻著實地讓他們打從心底體會到何謂恐懼。

  走廊另一端,短刀們雖然大多怕得不得了,卻又無法忍住不往廁所那端遙望。

  「忘記了?忘記了什麼呢?」

  「誰知道……」

  「該不會是這個本丸建在這裡之前,有人在這裡立下了約定卻沒有遵守呢?」

  真不愧是想像力豐富的少女……不,是天馬行空的少年啊。亂還是一如往常,腦裡裝了特別多新奇點子。

  「不、不要說那麼可怕的話啦!」

  後藤臉上彷彿滑過一滴冷汗。雖然說是兄弟們中個頭最大的,膽子似乎就不是如此了。

  「總、總之!希望一期哥他們沒事……」

  前田說著,更加擔心地探頭望向他們那邊。昨天就是自己去拜託一期哥幫忙的,心裡就像懸了顆大石頭一樣。

  而最前線的大家呢?他們紛紛被剛才那一聲嚎哭給嚇著了。平時一派輕鬆的鶴丸和老神在在的鶯丸都擺出了嚴肅且震驚的表情,穩重的一期一振也不例外。他們三人看了看身為主將的笑面青江,而相較於他們,青江只是微微皺了下眉頭苦笑,再度望了望他們,又點了頭,決意再次展開攻勢。

  青江將手搭上門把,右手近幾無聲地拔刀,深深吸了一口氣後,迅速地打開門,終於能夠見到那哭聲的真面目了——

  「嗚哇!」

  不只他們幾個被嚇了一跳,廁所裡頭哭聲的主人也是。眼眶還留著幾顆淚珠,嚇得瑟縮在蓋上蓋子的馬桶上。

  「膝、膝丸?」

  大概三秒鐘過後,鶴丸第一個反應過來,叫了他的名字。

  「你⋯⋯啊!這裡還是交給青江和一期處理吧——這個鬼實在是太可怕了!我們趕快帶大家逃走吧!」

  平時古靈精怪的鶴丸,這時的演技居然也如此拙劣。不過鶯丸也明白他的意思,讓短刀們看到這個詭異畫面實在不太好,而且這樣他們以後打照面也尷尬。

  「是呢。雖然抱歉,不過這兒就交給你們了。」

  鶯丸平時沉穩的形象在這種場合倒發揮的很好,他回頭以眼神向一期與青江致意,便和鶴丸一起踩著機械式的腳步,哄短刀們回去睡覺。

  「鶴、鶴丸先生?怎麼了嗎?」

  面對短刀們的提問,鶴丸面有難色地答:

  「啊、啊啊——那個鬼有點難纏,先交給一期和笑面青江吧!」

  「雖然我們知道笑面先生很厲害沒錯,但是我們還是擔心一期哥——」

  「好孩子要早點上床睡覺,才不會讓一期為你們擔心喔。」

  突然覺得鶯丸蠻適合哄孩子的。總之,短刀們就被他們倆這樣又哄又騙的,回到房間去了。

  真是抱歉,我把你說成鬼了。鶴丸走前還回頭望了一下廁所裡那個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青年,無聲地表達他的歉意。

  等到他們走後,這兒只剩下一期一振、笑面青江和膝丸三人。等到膝丸多少平靜下來,青江才默默開口。

  「然後呢?你為什麼要躲在廁所裡哭?」

  感覺得出來青江語氣中滿滿的都是無奈。他本來就猜到這事件的真相絕對不是什麼鬼怪,畢竟一點靈異氣息都沒感覺到。

  「兄者⋯⋯又把我的名字給忘了。」

  結果陰森哭聲的真相居然是源氏重寶之一,而且是在戰場上無往不利又俐落強大的膝丸嗎⋯⋯

  「原、原來是這樣啊⋯⋯別哭了,膝丸先生——」

  「不,我沒有在哭⋯⋯我才沒有在哭!」

  不然你臉上濕濕的那是什麼啊!一期忍不住在心裡喊道。

  「嘛、嘛⋯⋯先別管那個了。晚上別躲在這裡比較好喔,這樣短刀房的大家都沒法用廁所了。」

  膝丸對此露出疑惑的神情,一期簡單解釋了一下,以及他們不去用別間廁所的原因,膝丸面帶真摯的神情回答:

  「原來如此。真是對不起。想不到我居然給您的弟弟們造成這麼大的困擾,難得他們如此溫柔體貼,我卻⋯⋯」

  他說完便咬牙,感覺隨時都可以留下悔恨的淚水,一期連忙安慰他。雖然沒有說明白,但其實比起不能用廁所這件事情,膝丸發出的哭聲更可怕⋯⋯

  「不⋯⋯沒關係的。倒是膝丸先生,不妨去和髭切先生認真地談談如何?」

  「談?」

  「嗯。如果是弟弟真心誠意的請求與傾訴,髭切先生也相當溫柔,作為哥哥一定會認真聽的吧。」

  雖然膝丸現在的樣子和平常的反差之大實在有點滑稽,但一期也不禁想到,自己是不是也曾經有讓弟弟們這樣傷心過呢?這種連膝丸都為之流淚的苦澀幹群,可曾存在於弟弟們的心中?

  「是、是嗎⋯⋯我倒是能試試看。」

  膝丸似乎也聽了進去,眼中的淚也漸漸乾了。

  「太好了。良好的溝通,對維繫感情是很重要的喔。」

  這麼說著的一期自己也有了很多想法,今後也得再多和弟弟們有所聯繫才行。畢竟要一起生活,而且又是他最重要的弟弟們。

  笑面青江看著這樣的一幕,不知不覺也跟著笑了。雖然是不同的兄弟,卻在同樣的地方有所感觸。

  「我知道了,一期一振。今後我會多和兄者溝通了。」

  膝丸從蜷縮在馬桶上的球狀站了起來,看上去開朗多了。

  「嗯。期待總有一天,髭切先生也能理解您的心意。」

  這下問題總算解決啦,真是可喜可賀。

  「話說回來,為什麼笑面青江也在這裡呢?」

  明明是粟田口家和短刀的事,怎麼你也在這兒?膝丸八成是這麼想的。

  「這個嘛⋯⋯你還是別知道的好呢。」

  現實有時候太殘酷了,還是別知道的好呢。



  隔天早晨,粟田口大家族在房裡迎來一個美好的早晨。就在數日後準備前往池田屋一階的大家為了出陣,一大早就準備前往手合場時,一期就如那天夜晚,坐在緣廊邊曬著朝陽,順便對每一個前往道場的弟弟道早安、為他們加油。

  「啊,早上好。一期哥。」

  前田此時恰好拉開房門,走了出來便在一期身邊坐下。他昨天才剛去了一趟三条大橋,今天獲准休息一天。

  「早安,前田。」

  「昨天真的非常感謝您,還找來笑面先生他們為我們解決問題。」

  前田語調高昂地說道。原來就已經帥氣又可靠的一期哥,在他心裡又上升了好幾個檔次。

  「哪裡。弟弟們過得開心,才是我最重要的事啊。」

  一期溫柔地微笑道。他此時早已下定決心,要對每個弟弟更好,盡可能地讓他們過得無憂無慮,才能一心一意地變強,為主上所用。

  「話說⋯⋯一期一振,你的弟弟們過得開心是很好,但是幫幫我吧?」

  走廊另一邊傳來笑面青江無奈的聲音。仔細一看,他身後跟著好幾個小個子,全都是短刀們,看起來像一群雀躍地跟著母雞的小雞們。

  「笑面先生!請再多說一點打鬼的故事吧!」

  「昨天那個鬼長什麼樣子啊?」

  「我聽鶴丸先生說,是個樣子很可怕、頭髮很長的女鬼呢!」

  「啊啊!他還說笑面先生咻一下就把那個鬼打敗了!」

  對比起他們滿臉是笑地你一言我一語的樣子,笑面青江的眼睛傳達出了一種厭世的感覺。

  「這、這就有點⋯⋯」

  大概是鶴丸昨晚用胡亂編出來的故事哄了他們上床睡覺吧⋯⋯早該知道他會鬧出這種事來的,畢竟他可是沒有驚嚇與新鮮就會無聊至死的呢。

  一期和前田只能無奈地微笑,姑且還是勸勸跟在青江身後一屁股的那群小天使們。

  於是,夏日怪談就這麼落幕了,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4515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kisaragi020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刀亂短篇同人】02 求... 後一篇:【刀亂短篇同人】04 好...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sdf0147258大家
歡迎大家聊小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3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