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萊伊斯和傾國公主】:第一章 這時我們還是對的 (1)

作者:里散│2018-07-04 02:23:16│贊助:30│人氣:280
他悄聲拔劍。
 
萊伊斯走在迴廊中。廊道的每一個拐彎處,都有油燈掛在壁上提供照明。他持劍的右手藏在斗篷裡,每一步都不帶任何聲響。
 
寒冷的夜晚,他不請自來。

那之後已經過了三年。今日他打算潛入皇宮。即使知道夜闖此處是死罪,但是他並不打算停手。

每過一段路,就能看見昂貴的藝術品,諸如水晶擺設、精雕細琢的石像。
 
萊伊斯戴上斗篷的兜帽,讓臉龐沒入陰影。突破了重重戒備,他離那個人的位置,已經越來越近了。他照著記在腦海之中的地圖,腳踏在絨毯上頭,壓低著腳步聲,向她所在的房間前進。
 
他加快腳步,沒有花費多少時間,便到達公主寢室門前。
 
門旁站著一名衛兵。對方身穿鐵鎧、腰繫長劍。
 
「誰?」
 
「……」
 
「不回答嗎?」
 
衛兵攔住他,拔出腰際的劍。
 
萊伊斯刺出長劍,見對方已準備好接住這擊,便中途改變劍路,畫一個弧線,急速轉折,對方的胸甲綻裂。
 
下一秒,衛兵便倒地不起了。鮮血在絨毯上流淌,浸濕了絨毯。
 
萊伊斯從口袋拿出鑰匙,把門鎖打開。房間裡面很暗,只有從窗外灑進的月光,能提供著微弱的照明。
 
他往裡頭走去,看見一張桌面擺有油燈的桌子。萊伊斯繞過桌子、座位,小心避開它們,以免因撞到而發出聲響。
 
「你啊,是想要殺我?」
 
她坐在床邊,斜眼看著這裡。
 
萊伊斯身子震了一下。
 
他左右擺頭,注意自己的周遭情況。附近可能就藏有埋伏。可能在窗簾後面,也可能是躲在櫃子的陰影裡。
 
「放心吧,就我一個人。」
 
「那妳怎麼……」
 
「怎麼能這麼冷靜,是嗎?」
 
她的眼神淡然,繼續說道:
 
「皇族面對訪客,不管對方什麼來頭,就算別國的君主也一樣,都要從容對待。」
 
「那還真了不起。」
 
大概是先做過假想訓練,或者經過指導。再不然就是,公主對這種事早習以為常。否則正常人是無法冷靜應對的。
 
「再說了,如果我一想大喊,你就會馬上動手吧。而且如果只是想殺我,一進來就會下手了。既然沒有代表你有話要講。所以暫時不會對我怎麼樣。我說的對嗎?」
 
「……」
 
「不說話就當你默認了。你是誰?身為客人該表明身份才算禮貌,難道不是嗎?」
 
「唔,我都不知道,皇族面對刺客也要講究這個。」
 
「基本禮儀當然不能疏忽。」
 
「隨便妳吧。不過,我應該不用自我介紹了。」
 
他走近對方,掀開兜帽。擺放在桌上油燈,照染出他的臉龐。
 
「好久不見了,希緹亞。」
 
「你……是萊伊斯嗎?」
 
希緹亞說話的時候,嘴唇仍微微顫動。
 
「我還活著妳很意外?還是覺得可惜?」
 
「我……」
 
「怎樣都好。我不是來敘舊的。」
 
希緹亞抿了抿下唇。
 
「……我想也是。」
 
她花了一段時間,表情才稍微恢復鎮定。
 
「萊伊斯,你過幾天再報仇吧,抱歉,我現在還不能死。」
 
「什麼意思?」
 
「這些都是必要的,請相信我。我保證下次不會逃。」
 
萊伊斯拍了拍在腰際的劍柄。
 
「我可不想空手而歸。」
 
「說完你就會走嗎?」
 
「我應該會考慮一下吧。」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萊伊斯推測,過不了多久,巡邏的士兵就會發現出事了吧。萊伊斯得快一點完事。
 
正當他想開口催促的前一刻,希緹亞開口了。
 
「我們要和共和國聯姻。而要嫁過去的人就是我。等同盟條約簽完你再來。」
 
「聯姻?說得那麼好聽。」
 
講好聽一點是聯姻,難聽點就是人質。
 
如果帝國做出背叛的舉動,共和國就能以希緹亞威脅。畢竟如果只是契約,可信度還是不夠。商人為了利益,誰都可以背叛。
 
更何況,這是國家規模的交易。
 
「和他們同盟,是想借他們的力量,解決革命軍吧。」
 
「……你知道多少?」
 
「進入正題吧,希緹亞。告訴我簽約的時間,還有地點。」
 
他這一次潛入皇宮,目的是打聽消息。如果可以的話,他並不想冒風險潛入。但是他派出的探子,都沒辦法知道簽約的時間、地點。
 
準確地說,是打聽不到「正確」的。
 
他們調查到十幾個答案。
 
如果皇宮封鎖消息,無論如何,都會走漏風聲。但如果像這次這樣,對方放出消息誤導,他就沒有辦法了。如果一個一個驗證,等他知道答案,合約都已經簽好了。於是,他打算直接從皇族人士那得到消息。
 
「萊伊斯,革命軍也在打聽這個,難道你……」
 
「我不是。這樣說妳就會相信嗎?」
 
「我勸你快點停手,叛亂可是犯罪啊。」
 
「革命成功的話,被判罪的就是皇族了。」
 
萊伊斯朝對方走近,彼此之間,只剩下一個的步伐的距離。只要他想,就能在一瞬之間,用劍抵住對方的要害。
 
「萊伊斯,反正你一定是想阻止簽約。所以我不會告訴你的。相反地──」
 
希緹亞把臉湊近。
 
「……妳想做什麼?」
 
「我呀,要誘惑你哦。」
 
在萊伊斯推開希緹亞前,對方卻先拉住他的衣領,拉近了距離。
 
從希緹亞身上飄來淡淡香氣。若有似無。她靠在萊伊斯耳邊,輕聲呢喃。
 
「給你金錢、給你地位,怎麼樣?」
 
「利誘?這對我沒有用。」
 
「話別說那麼早嘛。只要給一點情報,就保證你人身安全。」
 
「但妳也可能翻臉不認人吧。」
 
希緹亞微微一笑,說道:
 
「先公告這筆交易,讓人民知道。如果我沒照做,就會違反皇族的信用。這樣就能信任我了吧。」
 
「信任?妳確定要說這個?」
 
「那麼我該怎麼做,你才會相信我說的話?裝可憐地哭訴被當政治的棋子?」
 
「那是……」
 
「算了,反正你不吃這一套。你先回去吧。別再做這種事了,我沒有和你為敵的打算。」
 
「但是我有。」
 
萊伊斯晃了晃長劍,以示威嚇。
 
以現在的雙方的距離,萊伊斯有把握能在剎那間揮劍,讓她的人頭和身體分離。途中她可能連眨眼的功夫沒有。
 
「──公主殿下!」
 
就在這個時候,傳來了敲門聲。門外有人呼喊著。
 
「您沒事吧,公主殿下!」
 
萊伊斯一愣。
 
不知道有多少人圍在門外,但可以確定的是,衛兵們看見門外的屍體,早就知道侵入者在裡面。
 
也許被抓住之前,萊伊斯還能帶幾個人上路。至於想要平安無事地離開,根本不可能吧。他的行蹤已經暴露了,士兵包圍他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萊伊斯流出一滴冷汗。
 
他好不容易潛入,卻沒有打聽到消息,實在很可惜;但是再浪費時間猶豫下去,就會有越來越多人包圍過來,遲遲不採取行動,只會讓自己陷入更艱難的處境。
 
萊伊斯盯著希緹亞看。對方似乎察覺了他的想法。
 
「你想拿我當盾牌嗎?」
 
「這是我唯一想得到的辦法。」
 
「我有更好的方法。」
 
希緹亞走到牆壁面前,然後開始摸索牆面。
 
沒過多久,她朝某塊石磚一壓。石磚凹陷進去,耳邊傳來繩索滑動、輪軸在運轉的聲響。牆壁開始往上挪。大約十秒鐘之後,眼前出現一個黑漆漆的入口。
 
萊伊斯用燭火往裡頭一照,發現有一道向下的階梯。
 
「你要幫我?」
 
「如果你把我當人質,被逼急都不知道會做出什麼,這樣反而安全……再說了,我也欠你一條命。」
 
兩人進去密道後,希緹亞又壓下另一塊石磚,入口便關起來了。裡頭比外面還冷。希緹亞手上的燭台提供照明,兩人一直往下走。
 
萊伊斯扶著牆,小心翼翼地行走。
 
燭火提供的光線,實在太微弱了。他只能看見眼前三、四個臺階。走了十幾分鐘,階梯的方向又改成往上。他們花了大約十分多鐘才抵達盡頭。眼前是一面牆,沒有辦法再繼續往前。
 
他停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辦,於是望向希緹亞。
 
希緹亞將頭頂的板子挪開,出現一個缺口,恰好容許一個人通過。這密道應該是給皇族逃脫用的。諷刺的是,現在是身為罪犯的他拿來用。
 
「萊伊斯,那我回去了。」
 
「等等。妳還沒說出我要的情報。」
 
「如果我拒絕呢?」
 
「我沒有手下留情的理由。」
 
帝國、革命軍間的戰爭,已經一觸即發。
 
自己和希緹亞,也早就不是從前的關係。他現在是革命軍的軍官,而對方是帝國的公主。如果對方不告訴他,簽約的地點和時間,他就算不擇手段,也是合情合理的。
 
「妳出意外就不能聯姻了。那簽約就作廢囉?」
 
「就算簽約作廢,導致沒辦法和共和國同盟,你們也沒有勝算。」
 
「……我知道兵力差距很大。」
 
但這不構成他放棄的理由。就算兵力懸殊,他也會繼續下去。他的第一步行動,便是向希緹亞探聽出消息。
 
「妳要告訴我情報,活下去試試看能不能成功簽約。還是要連那可能性都捨棄?」
 
「是嗎?雖然我這樣說,你也許會覺得我卑鄙。不過……你下得了手嗎?」
 
萊伊斯沉默。
 
他握住腰間的劍柄,要動手嗎?事實上,自己並不差這條罪行。潛入皇宮、殺害士兵,還闖入未婚公主的寢室。他拔劍,反正光是這些,就夠自己被判好幾次死刑。他望向希緹亞的眼睛。充滿自信的雙眼。
 
萊伊斯走上前,自己就算再添這筆,也無所謂。
 
最後他嘆了一口氣,說道:
 
「算了,我就把妳關起來,到妳說出來為止,讓妳連要簽約都沒辦法到場。」
 
「囚禁?真是惡趣味。」
 
「隨便妳怎麼說啦。」
 
萊伊斯抓住希緹亞的手,硬把對方拉到外頭。
 
外面是片佈滿砂石的空地。
 
透過微弱的星光,提供了些微的照明。萊伊斯看見了住屋,判斷這裡是住宅區。幸好不是荒郊野外,否則他連要搞清楚方向,都要花費一段時間。
 
他環視四周,從房子的外觀看來,應是中產階級的住宅區。他往前走,首先離開這塊空吧。就在這個時候,他發覺有異。
 
「嗯?我看看……一、二、三……六個人。」
 
萊伊斯停下腳步,環視四周。
 
不知道什麼時候,一群人包圍住自己。
 
他認為已經安然脫逃,所以鬆懈了。這麼簡單的算計,他竟沒有看出來。
 
「還真是盛大的歡迎耶。」
 
萊伊斯稍微推論了一下,就得到答案了。
 
希緹亞設置伏兵,引領他逃到這裡。萊伊斯嘆了口氣,繞了這麼遠一條路,結果,自己要做的事情還是一樣。
 
「安分一點吧。」
 
「嗯?做什麼?」
 
萊伊斯以行動代替回答。他把劍架在希緹亞脖子上。
 
他觀察敵人們的外觀。他們臉蒙著一塊布,只露出眼睛,手上都拿著武器。
 
一個人奔向這裡,伴隨著破空聲,劍橫向斬來。
 
這出乎萊伊斯意料,自己這裡有人質,對方居然還敢出手。萊伊斯注視著敵方動向,準備要防守時,發現那把劍並非瞄準自己。
 
──目標是希緹亞。
 
萊伊斯把她推到一旁,再揮劍防守。
 
鏗一聲,兩把劍相交。
 
萊伊斯兩次閃電出劍,砍傷對方。但是傷口太淺,對方還能回劍反擊,萊伊斯左肩中劍。
 
萊伊斯摀住傷口,傷口像燒灼一般作痛,鮮血不斷滴落。
 
像是領頭的男子說道:
 
「動作快。」
 
有幾名敵手跑到希緹亞那裡。萊伊斯要跟過去,卻有兩人來到他身邊,拖住他的腳步。
 
萊伊斯陷入了僵局。
 
不幸中的大幸是,兩名敵人的動作配合度非常差,常常劍會碰撞在一起,有時候又會踩到另一個人的腳。
 
他腳一踢,將地上的沙石往上踢,奪走一人的視力。他橫向斬殺過去,敵人頓時鮮血四濺。
 
另一名敵人攻過來,萊伊斯把斬擊挑飛,便往希緹亞那跑。他原本以為,希緹亞要不是蹲在地上哭泣,就是四處逃竄。出乎他意料的是,希緹亞正在應對敵人。
 
她手中拿著短劍。短劍在指間轉動,手中劍光連閃。
 
她刺劍瞬發,刺入喉頭。
 
鮮血如泉湧,才一眨眼的時間,敵人已倒地不起。
 
萊伊斯看著躺在血泊中的人。
 
「妳……呃,這也是皇族的基本禮儀?」
 
「都什麼時候了,居然還有心情諷刺。」
 
萊伊斯歪了歪頭,稍微想了一下。
 
希緹亞身為公主,時常要防範刺客,學一點防身技巧,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不過以他剛才的觀察,希緹亞的身手雖不錯,但不足以在無傷的情況下,解決這麼多位敵人,原因是敵人沒預料到她會反擊吧。
 
「希緹亞,我們做個交易吧。」
 
「你要做什麼?」
 
「妳逃吧。」
 
萊伊斯指向密道的出入口。
 
他雖然沒辦法解決所有人,但爭取時間還是辦得到的。
 
只要希緹亞告訴自己合約的情報,就會幫助她逃跑。萊伊斯打算守住這個通道。等過一段時間,確認敵人追不上希緹亞,然後馬上逃走。
 
「沒時間讓妳猶豫了。」
 
「那你怎麼辦?」
 
「我附近有同伴,我給個信號就來了。妳快走吧,我可不想讓妳知道我們的暗號。」
 
「這樣啊……三天後在境城。你真的沒問題嗎?」
 
「可以、可以啦。」
 
「但是……」
 
「快走啦,廢話一大堆。」
 
萊伊斯把她推入密道,用腳把板子挪到入口,便把出入口蓋住。他期望希緹亞說的情報是真的,否則就白作工了。不過事已至此,現在懷疑對方也來不及了。
 
他攻向領頭的男子。
 
他垂直砍下,再反手上撩。敵人側身閃避,讓劍掠過鼻尖。
 
萊伊斯剛才說有同伴,其實他是騙人的。他只是要快點說服對方,所以才撒這個謊。
 
時間拖得越久,對他就越不利。因為他的體力有限,而敵人卻非常多人,就算一個人體力耗光,也有下一個人接手。就算自己打倒一個,也有另一個敵人接替。
 
一滴冷汗從臉頰淌下。
 
隨著時間過去,手中的劍越來越沉重。
 
萊伊斯斜下斬去。對方抵擋下來,又迅速回擊。彼此都不讓一劍。左上處、右上角,每發現任何一處空隙,便猛攻過去。
 
眼前的人忽地閃到一邊,讓躲在他身後的人直刺而來。萊伊斯閃避不及,劍劃傷他的側腹。
 
「嘖。」
 
出乎意料的情況,讓他反應慢了半拍。
 
他太大意了。剛才見對方閃到一旁,讓萊伊斯鬆懈下來。但是他沒想到,竟然又有另一個人遞補上來。
 
萊伊斯捂住傷口,溫熱的鮮血流出。
 
他重新站穩腳步,擺好架勢。他必須迅速解決,不能給敵人連攜攻擊的機會。就算他這麼想,敵人卻不給他喘息的時間。一群敵人持劍而來,試圖對他張開包圍網。
 
萊伊斯不閃反進。
 
他踏步向前,劍在接觸到對方的劍時,順勢迴轉,使對方力道偏斜。他再掃腿將對方放倒,對方還沒起身,他的劍已架在對方咽喉。
 
「好啦,到此為止。叫你的部下住手吧。」
 
一名部下說道:
 
「沒有用的!他身懷戰士的榮耀,為了達成使命,區區性命算不了什麼!」
 
「喂喂,你的話讓你長官很困擾哦?」
 
「啊啊啊!別、拜託,求求你住手!」
 
長官喘著粗氣、肩膀顫抖。
 
萊伊斯把對方的蒙面扯下來。一名男子。但是因為在晚上,看不清楚對方的臉。這一點對方也一樣,看不清萊伊斯的吧。
 
「知道要說什麼吧?」
 
「你、你們這些傢伙快點!如、果我出事就找你們算帳!」男子說道。
 
眾人聽見他的命令,才紛紛收劍入鞘。
 
「好、好了吧!拜託放過我,我保證什麼都不做,會帶我的人離開。」
 
「是誰派你來的?」
 
「這……饒了我吧。要我說出這個的話,真的是……」
 
「哎呀,手滑了一下。」
 
萊伊斯把劍稍稍挪動,男子的頸部出現一條血痕。
 
男子臉色唰一聲變白。
 
「是佈、佈雷丹將軍!」
 
「……你說什麼?為什麼?」
 
「我、我不知道。我只是按令行事。」
 
萊伊斯身體有一陣子僵住,幸好很快就恢復鎮靜。他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佈雷丹將軍可是革命軍的總指揮官,也是自己的長官,沒道理派人殺他。
 
「算了,親自問他吧。」
 
萊伊斯向男子的部下們說道:
 
「你們都別跟來。」
 
他押著男子,並慢慢地走遠,離開這塊空地。夜半時分,兩側的住屋門窗都關著、燈火也都熄了。
 
街道除了他們以外,一個人都沒有,相當地安靜,只有兩人的腳步聲迴響。萊伊斯一路上,都有在確認有沒有人跟來。等覺得離開剛才的地方已經夠遠了,他才放男子離開。
 
「沒記錯的話,是這個方向吧。」
 
萊伊斯憑著腦海中的印象,尋找河流的位置。他聽到了潺潺流水聲,在微弱月光下,河流反射著光芒。
 
萊伊斯脫掉身上的衣物,開始清洗把身上留的汗水、鮮血。
 
有些傷口已經結痂,過程中並不太痛,但尚未結痂的傷口每碰到水一次,就會刺痛一次。但是如果不好好清洗的話,傷口就會變得更嚴重的;所以他只好忍著痛,用水清洗身上的傷口。
 
他總算把身體洗乾淨了。然而,在他衣服上的血痕,卻不管怎麼樣都沒辦法洗掉。
 
「……好累。」
 
他感覺手腳像灌了鉛般沉重。
 
萊伊斯把劍當作拐杖,一拐一拐地走著。
 
忙了一整個晚上,先是潛入皇宮,又遭到一群人包圍,再從那群包圍中死裡逃生,他感覺渾身疲憊,自己可能下一秒就會昏睡過去。
 
這種事絕對不行。要是在隨便一處昏睡,巡邏兵就會發現他,等自己醒來第一眼看見的,就是監獄的天花板吧。
 
在完成目標前,萊伊斯不能被抓住。
 
一直以來,故鄉隱蔽在森林中。但是三年前的某一天,被帝國發現了。被發現的結果就是,那裡只剩火燒過的灰燼。
 
在讓奴隸制度消失、解放自己家鄉的人之前,他不能被抓住,這就是他的目標。
 
萊伊斯連夜逃到城外,來到一棵樹下,找到好幾匹用繩子繫在樹幹的馬。這些都是潛入皇宮前,他和夥伴所繫的馬匹。但是現在只剩下他一個人了。
 
他渾身疲憊,用身上的斗篷裹住自己的身軀,先在樹下睡一覺,度過這個晚上。
 
等明日的太陽升起之後,他才動身前行。
 
渾身衣服都是血跡,如果警衛軍看到的話,應該會盤查他吧。萊伊斯為了不惹禍上身,選擇繞一些崎嶇小路,也因此耗費的時間比原本所需的多。
 
當他回到作為據點的城塞時,太陽已經快要下山了。
 
他先回到自己的房間,包紮身上的傷口。他脫下斗篷、身上沾滿血的衣物之後,換上軍裝,前往佈雷丹將軍的辦公處。
 
佈雷丹將軍派人要對他不利,但他並不擔心對方會動手。因為萊伊斯沒違反軍紀,也沒做任何背叛的舉動。如果對方要動手,就會遭到責難;而且無端處罰也會影響軍心。
 
他剛走進去,就聽到一聲怒罵。
 
「一群沒用的傢伙!」
 
佈雷丹將軍說著,揉爛手中的報告單。
 
「居然失敗了……可惡。」
 
「呃,請問發生什麼事了?」
 
萊伊斯的臉色僵硬。他有不妙的預感。
 
「昨天補給線不是被襲擊了嗎?」
 
「嗯?是啊。」
 
「我們反擊之後,從俘虜裡問出皇宮的配置。我派人刺殺公主。分成兩隊行動,其中一隊潛入,另外一隊在她逃脫路線埋伏。」
 
「……這樣啊。」
 
難怪他覺得巡邏的士兵那麼少,原來是同時也有別人入侵皇宮,而讓警備人力分散了。
 
「佈雷丹將軍,然後發生什麼了?」
 
「被她逃掉了。都是她身邊穿斗篷的護衛害的。部隊的隊長也夠沒用的,只是被威脅就讓他逃掉。」
 
「那個……呃。」
 
那時天色很暗,那些刺客沒看見萊伊斯的臉。所以佈雷丹將軍不知道是他。
 
萊伊斯潛入皇宮之前,並沒有告訴任何人。因為怕走漏消息,會讓皇宮提高警戒。他原本打算事成之後再報告;不過看佈雷丹將軍這麼生氣,他決定隱瞞不說。
 
「可惡,都是那傢伙害的!」佈雷丹將軍說道。
 
「那個人穿著斗篷,代表不是皇宮裡的士兵。應該是僱用的傭兵吧。既然他是收錢做事的,您找他報仇也沒意義。」
 
「……這倒是。」
 
「還有一件事,將軍,我希望您不要對帝國的公主下手。」
 
「怎麼回事?」
 
「如果她死了,真的能阻止同盟嗎?」
 
「這不用我說明吧。帝國沒辦法履行聯姻,當然不會簽約。」
 
「不。這頂多延後而已。他們會更改契約內容,過一段時間照簽。」
 
「就算是你說的這樣,也和殺她沒有衝突。」佈雷丹將軍說道。
 
「是沒錯啦,但這對我們沒有任何好處。」
 
佈雷丹將軍皺起眉頭,說道:
 
「什麼意思?」
 
「如果帝國知道我們殺她,皇帝一生氣,就會立刻開戰。以兵力的差距,我們會瞬間全滅吧。」
 
「少胡說八道。那群傢伙把我們當成奴隸,我們會輸給這種手段骯髒的傢伙?」
 
「說得也是!擁有大義的我們,一定會贏的──要是這樣就好了。」
 
如果戰爭真這麼簡單,萊伊斯就省事多了。不需要思考任何策略,也不需要分析局勢,也不必打探各方消息。他只要帶領士兵向前衝,勝利自然會到來。
 
「萊伊斯,你是說如果開戰我們會輸?」
 
「目前為止是這樣。」
 
「開什麼玩笑。那他們又結盟,兵力差距就會更大。難道還沒打,我們就要先投降嗎?」
 
「如果維持現狀的話,大概是吧。不過……只要和共和國同盟,反而是我們增加兵力。我會負責促成同盟,請不要對公主出手。」
 
佈雷丹將軍思考了很久,才說道:
 
「如果失敗了,以後我們要怎麼辦?」
 
「啊,那是好事。我們就不需要考慮以後了。」
 
「你講話真是……算了,這件事就交給你辦了。」
 
「遵命。」
 
在他們正談話到一半時,一名留有落腮鬍的男人走進來,是補給隊的百人長。
 
「失禮了,佈雷丹將軍。我有要事報告。」
 
「杜卡,有什麼事嗎?」
 
「我們的士兵增加了兩千多名。」
 
「哦,這真是太好了。」
 
杜卡臉色鐵青。
 
「這、可是……」
 
「這不是好事嗎?臉色這麼差做什麼?」
 
杜卡欲言又止,經過了一陣子,他頭轉向門口,說道:
 
「進來吧。」
 
一名裸著上半身的男子走進來。他左手臂截肢、右手缺三根手指,身體遍布瘀青。雙頰凹陷,明顯餓了好幾天。
 
「他是帝國放回來的俘虜之一。」百人長說道。
 
「怎麼回事?」
 
「所有人都是這個情形,沒辦法戰鬥。多了這麼多人,糧草只能再撐三、四天。」
 
萊伊斯搔了搔頭。敵方的指揮官相當聰明。對方把俘虜還回來,讓這些人增加糧草的負荷,其他士兵看到了,也會降低士氣。
 
佈雷丹將軍說道:
 
「那就再多買一點糧食。」
 
「但是帝國管制糧食交易。頂多再多撐兩天。而且昨天我被襲擊的補給線,已經是最後一條了。」
 
「代表全部的補給線都被發現了?該死,那少這些人能撐多久?」
 
杜卡拿起手中的文書,看了一下,說道:
 
「約九到十天……等等,難道您要……」
 
「沒有其他辦法,就乖乖閉上嘴巴。」
 
萊伊斯插嘴:
 
「等一下,千萬不能殺。」
 
不能使用這個方法。確實不能增加收入,當然就減少支出,這是很合理的判斷。
 
這麼做可以解決問題,但與此同時,也會製造另一個問題。
 
「這會讓軍心動搖。其他士兵知道了,會想:『如果我受傷,會不會也受到一樣的待遇?』」
 
「告訴他們食物快沒了,就可以諒解吧。」
 
「知道沒東西吃,士兵不暴動才怪。」
 
「那你倒是說該怎麼辦!」
 
佈雷丹將軍拍桌。
 
萊伊斯頓了一下,陷入了思考。
 
可以掠奪帝國人民的食物,但是這麼一來,就和帝國的作法沒兩樣了。從帝國的糧倉搶食物,也是一個作法。但要這麼做,就需要消耗大量的兵力,即使取得食物,也不可能贏得戰爭。
 
「向共和國要吧。」萊伊斯說道:「和他們同盟,就能得到他們的援助了。」
 
「那如果失敗呢?」
 
萊伊斯瞥了眼傷兵。如果真的變成那種情況,儘管不想傷害自己的同伴,為了取得勝利,這也是沒有辦法的。
 
佈雷丹將軍說道:
 
「好。這件事也交給你辦。」
 
「遵命。」
 
接下來,萊伊斯報告手下士兵的近況。他們還討論一些會左右戰爭的因素。像是馬匹狀況、天氣變化,還有最近帝國的動向。他一個鐘頭之後才離開。萊伊斯開始著手準備。他帶一些肉乾、醃漬魚肉、飲水,還有幾塊小麥麵包。
 
在出發以前,他在自己辦公桌前,寫了一封密函。他交給部下。
 
「幫我派個人,往西交給共和國。」
 
「是。不過路上會靠近帝國軍的營地,他們可能會攔截。」
 
「無所謂。」
 
「什麼?」
 
「被他們發現的話,信扔在地上就跑,不要變成他們的俘虜了。快去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4494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戰記類|中古

留言共 10 篇留言

玉言
上一章兩人還是在森林採柴初遇,怎麼這一章一開始就直接刀刃相向?

發展的也太快啦,哈哈XD

07-05 19:04

里散
我懂你意思XD 也有人告訴我,希望把採柴相遇後,兩人相處的事描寫多一點。

感謝你的寶貴意見07-05 19:22
里散
我是打算時間線跳三年,之間從友人變敵人,這三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作為梗慢慢透露。07-05 19:44
凌軒宇
現充真的爆炸了030

07-05 20:15

里散
XD 算亦敵亦友吧? 如果是在三次元,我也挺希望他們爆炸的07-05 20:43
曾老裴
故事寫的不錯,但是少精細描述故事背景,和世界觀,還有故事有些長,重要主題多花許多字數切入,還有故事主題,圍繞許多層面。

07-05 21:21

圓周慮
好長!我甘拜下風

07-06 12:23

里散
這篇大概一萬字吧? 之後的就只有三千到五千之間了 07-06 12:48
央夜-撿到槍模式
感覺可以對世界觀稍做描述,畢竟主角本身就是軍官了,那麼有自己的人馬以及小心思也是理所當然,那麼就能延伸出很多的故事。

然後相愛相殺的劇情真的超棒w

07-06 18:26

里散
謝謝建議,我打算先聚焦在角色的故事,讓讀者喜歡角色,再擴充世界觀。(雖說其實世界觀並不大XD)

我也很喜歡相愛相殺! 人生第一個看到相愛相殺的作品,是大雄與鐵人兵團(默

07-06 18:35
美猴王大俠
是我的錯覺還是你真的不小心複製到了XD
文章前半跟後半長一樣耶

07-08 00:28

里散
不是你的錯覺XD
謝謝提醒07-08 00:48
美猴王大俠
話說我有個疑問
從萊伊斯佈雷丹的對話聽起來感覺帝國跟革命軍好像還沒開戰的樣子
但是卻已經在破壞補給線和殺來殺去
是為何?
抱歉我專門Debug的www

07-08 01:22

里散
沒關係,感謝你Debug XD

我的構想是,這之前有無數個小型衝突,而之後要開始的是全面戰爭。

帝國這之前沒全力投入戰力,所以革命軍才遲遲沒被殲滅。和共和國同盟,就是為了借助他們的戰力,全面殲滅革命軍喔~


07-08 10:46
蒼天落葉
劇情也跳太快[e17]

話說有帝國、共合國,還有革命軍......

萊伊斯:「決定了,要擊敗帝國只能趕快發明激光槍給他們用才行......」

07-09 21:22

里散
是捏他銀英傳嗎XD? 那個我只有看過小說第一集07-09 21:39
里散
跳太快是故意的,讓人納悶中間三年到底發生了什麼~07-09 21:39
四谷昇華
很好看喔!雖然跳了三年但很快就能掌握基本大局狀況。[e19]

07-14 14:06

珀伽索斯(Ama)
過了三年居然變成敵人,也確實公主死了,就無法與敵國聯姻,
不過希緹亞是女主角,事情應該不會這樣發展[e19]

11-11 19:3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erithacus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萊伊斯和傾國公主】:序... 後一篇:【萊伊斯和傾國公主】:第...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vcn58168王柏嗆請注意!
什麼時候要開嗆車載我們出去玩呢?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4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