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騎士】第十章 騎士城

作者:LanTern│2018-07-01 01:38:40│贊助:6│人氣:429
 





  第十章 騎士城

 
  「那麼,『雙槍手』伊格,你願不願意跟我們結盟呀?」
 
  拉奇.謝爾的笑容令伊格感到一絲不安,他下意識地望了一眼身旁的香梨,恰好與她目光相接。
 
  這矮子怎麼知道我是雙槍手?
 
  拉奇露出微笑,望向香梨。
 
  「當然,如果香梨小姐不反對,我們也誠摯歡迎妳加入。如我之前所說,決定權在兩位身上。」顯然伊格和香梨的動搖都被他看在眼裡。
 
  「哈,這招妙啊,拉奇老兄,這樣咱們這團隊就有女人了!」子比.路力亞笑嘻嘻地拍了拍拉奇的肩膀,「好耶,妳就加入我們吧,香梨小姐!」
 
  「我才不是為了這種事情邀請他們……」
 
  「什麼叫『這種事情』?這你就不懂了,拉奇老兄,我告訴你,有女人在場心情就會很好,心情一好,自然能夠——」
 
  香梨連忙揮手打斷他們,「等等,我搞不懂……你們的同盟現在有多少人?」
 
  子比望向她,屈指算道:「算上你們兩人的話,那就是……五人?」
 
  「夠了,不要把我們所有底牌都掀出來!」拉奇齜牙裂嘴,嘆了口氣,老實承認:「按照計畫,我的另一個同伴會在明天抵達挪拉,我跟他約在騎士城碰頭。」
 
  「真是令人期待,那個傢伙我也還沒見過。」子比笑嘻嘻地說,從桌上拿起一塊硬麵包,張嘴咬下。
 
  「如果他知道我找了這種人加入一定會把我給宰了。」拉奇喃喃自語,回過頭面向伊格和香梨,「所以呢?你們的答案是?」
 
  伊格沉吟了一陣,「如果只是單純互相幫忙,我們自然在所不辭。但你所謂的結盟,就我理解並不是那麼單純的事吧。可以讓我們考慮一下嗎?」
 
  「當然,」拉奇微笑,向後仰躺,靠在椅背上,「過於輕易的約定本來就不可信,倒不如說兩位如果一口答應,我反而會質疑你們是否值得信任。」
 
  伊格點點頭,姑且向他道謝。
 
  這時遠方傳來一陣鐘響,總共七聲。
 
  拉奇抬起頭,望向窗外,「那是晨鐘。該動身了,路力亞。」
 
  「咦,這麼快?」滿嘴麵包和馬鈴薯的子比抬起頭,「我還想再多吃一些耶……」
 
  拉奇不理他,逕自站起身,「你們兩位是要去騎士城沒錯吧?要不要一塊行動?」
 
  這話出乎伊格的意料之外,「你們也打算住騎士城?」
 
  他以為以拉奇的性格,應該早已經準備了留宿的地方。
 
  「那裡是打探消息最好的地方。」拉奇像是看透了伊格的心思一般說道。
 
  伊格心下頓時了然,不自禁地點了點頭。他選擇住在騎士城的理由和伊格截然不同,伊格是因為無處可去,而他是為了蒐集情報。他們兩人住進騎士城的目的有著根本上的不同,倒不如說,眼前的這個拉奇,正是阿克所警告過、伊格最該小心的那種人。
 
  他瞥了香梨一眼,見她並沒有出言反對,於是點頭說道:「好吧,那就麻煩兩位帶領我們一程了。」
 
 
  子比先生出於莫名的堅持,打定主意要多打包一袋豬肉餡餅和兩罐蜂蜜酒才離開。為了不捲入他和拉奇詭異的爭執之中,伊格和香梨決定先行走出拉森的酒館。
 
  伊格緩緩步下屋子側邊的樓梯,走到大道上。朝陽灑落,刺眼得他忍不住伸手遮擋。
 
  與他們剛來到這間酒館時不同,現在天空明亮,清澈得讓伊格能夠看見巨城中央的高塔。白色的城牆和紅褐色的塔頂在陽光之下閃耀,旗幟隨風飄揚,美麗無比。
 
  雖然伊格從來沒有看過,但他知道那就是艾佛洛恩王國的王城。
 
  「伊格,你打算加入他們嗎?」香梨跟在伊格深後走下樓梯,悄聲問。
 
  「也許——」伊格遲疑了一陣,「不,我不確定。」
 
  「我想我大概會加入吧。」
 
  她的這句話讓伊格大為驚訝,以脖子會扭傷的速度轉頭回望她。他一直以為她在這件事上會持反對態度的。
 
  她別開臉,「我並不是覺得他們可以信任,但說老實話,那個拉奇先生確實有幾把刷子。」
 
  伊格心下同意,不自禁點點頭。他能理解香梨這句話的意思,就算以伊格的角度來看,這個拉奇也絕對不是個簡單的人物。別的不提,在對於遴選的準備、以及情報掌握上,單單是她剛才所透漏的部份就不是伊格在此之前所能想像的,而同時這也是他目前最缺乏的東西。但他也不認為拉奇會向他表面上所表現的如此無私地接納兩人加入,即使不考慮他是否別有所圖,至少伊格始終沒辦法像信任香梨或阿克一樣那麼輕易地相信他,
 
  「況且除了他們,大概沒有人會邀請我吧。」香梨回頭望向後方,神色有點猶豫,「……等你決定了讓我知道,好嗎?」
 
  從她的話聽起來,她似乎以伊格的決定作為參考,甚至有與伊格同進退準備。兩人相識到現在不到一天,但她卻已經對他信任於斯,伊格自然說什麼也不能拒絕她,於是他點了點頭。
 
  兩人低聲交談之際,拉奇和子比從牆邊的樓梯下來。
 
  「國王在上,路力亞,我以後絕對不會為你的伙食費出半毛錢,聽懂了嗎?一毛都不會出!」
 
  拉奇的嗓音氣急敗壞,而他的合夥人則口齒不清的辯答。
 
  「話別說得那麼難聽嘛,拉奇老兄。要不我這塊餡餅分你?只能一塊喔。」
 
  拉奇兀自高聲埋怨,卻還是接過了那塊餡餅。
 
  他們兩人走在前頭,帶領伊格和香梨穿過小巷,走上大路。伊格跟在那一路鬥嘴的兩人身後,卻完全無心聽他們互罵的內容。
 
 
  伊格在天亮的挪拉城中四處張望。
 
  雖然時間尚早,早市卻已經聚集了很多攤販。婦人們臂彎裡掛著菜籃,忙著和攤販討價還價,商人們則扯開嗓門大聲叫賣,街道上擁擠的程度是伊格的家鄉迦薩塔完全無法比擬的。在看見許多不同的種族混雜於人群之中後,也讓伊格覺得自己那雙尖耳不至於那麼醒目。
 
  「伊格,靠邊。」正當伊格興趣盎然地看著站在對面街上演奏短琴的樂師時,香梨低聲拉了他一把。
 
  迎面而來的是四名騎著高大白馬的騎者,他們穿著的皮甲樣式伊格稍早的夜裡曾經看過,只是現在這幾人的顏色是更加鮮艷的紅色。
 
  「艾佛洛恩的軍隊?」伊格低聲問。
 
  香梨點點頭,「這幾個和那些駐守在外城的傢伙完全不同,他們是王都禁衛軍。」
 
  「平常是看不見他們的,」前方的拉奇轉過頭說,「他們只有像騎士遴選這種時候才會出現,畢竟這種關頭王室也不希望丟了面子。」
 
  那幾名禁衛軍的視線盯著人群,伊格注意到其中一人的注視著他的耳朵好一陣子。
 
  「那只是做給別人看的啦。單論人口,這座城市可是世界之冠,尤其在這種外人大肆湧入的時候,他們根本沒有多餘的人力實際去的管制什麼。」子比吃著餡餅,好整以暇地開口,「頂多就是進城的時候盤查久一點而已。啊,那是維諾安!」
 
  伊格順著子比沾滿莓子果醬的手指望去,看見一棟比起四周房舍還要高,擁有天藍色屋頂的高塔,遠遠望去,依稀能瞧見塔頂金色的盾徽。
 
  「維諾安,我記得是……」他望向子比那顆乾草堆似的後腦。
 
  「對,我的母校。」子比輕快地說,「不過我是在加爾的分校唸書就是了。哎,雖然表面上是主分校的關係,但實際上兩邊學生一直視互相敵視的。啊,那邊那個是天熊座學院。」
 
  他高指著另一棟鮮艷的紅屋頂說,興致高昂,「挪拉城區功能分得很細。我們現在在的北區以學術和研究為主,許多研究機構和學院都在這裡,例如維諾安和天熊座,或是赫赫有名的王立研究院,你們聽過吧?唔,從這裡看不見,大概在那個位置——」
 
  「東區是商業區域對吧?」香梨接著拉奇的話,輕快地說,「我們洛克丁的挪拉分行就在那兒。」
 
  拉奇點點頭,「南區是交通、西區則是工業。至於中城區,則是王政,挪拉王城天臨城、騎士城,還有大座堂都在那裡。當然啦,其實各個區域都有特定的名字,像是東區我記得叫拉普塔還是納普塔之類的,反正紀念某個不知名的艾佛洛恩國王或偉人,不過除了那群講究派頭的貴族以外,壓根兒就沒人在乎——」
 
  他話說到一半便打住,連忙拉起斗篷的兜帽遮住臉。
 
  「拉奇老兄……」子比低語,語調丕變。
 
  伊格尋著子比的目光,找到了拉奇遮掩的原因。
 
  對接上站著一個即使站在人群中也高大得異常顯眼的巨人,褐髮褐鬍,赤裸著上半身,腰間掛著一柄普通人得以雙手才能舉起的大劍。那人身上最為顯眼的是左眼上的十字疤痕。他被一群普通的賽恩人簇擁著,看起來似乎正向一名伙夫討價還價。
 
  看見那道疤,伊格立刻想到了一個他很久以前聽過的名號。
 
  「巡獵士……」
 
  「怎、怎麼了?那是……巨人?」香梨茫然地問。
 
  拉奇面色凝重的低語:「『巡獵士』葛羅茲,嘖,想不到這麼快就碰上他。」
 
  「慢著,你認識巡獵士?」
 
  「拉奇老兄,要繞路嗎?」
 
  「等等,到底怎麼了?」
 
  伊格、子比和香梨同時發問,拉奇顯得有點不耐。
 
  「不用繞路,路力亞,到另一邊,把我遮住。我們走快一點。」
 
  子比依言繞到拉奇和那名巨人之間,伊格和香梨也跟著他們加快腳步。
 
  「回答我啦,巡獵士是誰啊?」香梨壓低聲音,又問了一次。
 
  「南方的賞金獵人。」伊格低聲說,「算是暴風行者的同行吧。但是巡獵士以作風激進、毫不留情聞名。他不以那些惡名昭彰的罪犯為目標,反而專挑沒怎麼名氣、懸賞也不高的軟柿子,並且以殘忍的手法將他們處死。比起狩獵的目標,反而更著重於狩獵的數量。也因為這種作風,不論是同行還是一般群眾對他都頗有微詞。」
 
  前方的兩人轉頭望著伊格,臉色驚訝。伊格則是聳肩以報。
 
  直到他們到看不見巡獵士的高個頭之後,伊格才向拉奇開口:「你認識巡獵士?」
 
  「見過幾次面。」他哼了一哼,「雖然我想以那傢伙腦袋應該認不出我,但還是保險一點比較好。倒是你,你怎麼會對巡獵士那麼熟悉?這跟我所聽聞的雙槍手可不一樣啊。」
 
  伊格再次聳了聳肩,「我們村子的吟遊詩人常帶來一些外地的消息,聽故事那是我打發時間的方式。我也只有那些名氣特別響亮的人才能認得出來。」
 
  拉奇狐疑地瞇起眼,「你聽說過我和路力亞的名字嗎?」
 
  伊格老實搖搖頭,他在昨天以前根本不知道有一間叫做維諾安的學校。
 
  「為什麼那個賞金獵人會認識你?為什麼你要閃躲他?」香梨問道,恰好伊格也想問這個問題。
 
  「說來話長。」拉奇抬起眉毛,「我要躲他的理由很簡單,因為我不想讓他知道我有參加這次遴選。像他那種人一醉就會洩漏天機。」
 
  從他的話中聽起來,這矮個子以前一定曾經灌醉過他。
 
  「至於那傢伙為什麼會認識我,這與我靠什麼吃飯有關,至少在正式確定我們的合作關係之前,我希望在這一點上做些保留。」拉奇說,「當然啦,我是能夠隨便撒個謊矇混過去,但既然是我提出的邀請,我還是希望對兩位坦承一些。」
 
  香梨皺眉,「說到這個,拉奇先生,我想先釐清一點。你口中所說的合作,是單指騎士遴選,對吧?」
 
  「當然。」
 
  「如果碰上利益互相衝突的情況怎麼辦?好比說,我們之中只有其中一人能夠通過遴選。你該不會要我們以其他人為優先吧?」
 
  「當然不會,如果是那種情況,自然以妳個人為主。」拉奇含蓄地說,「其實說穿了,我們也沒有什麼能夠互相制衡的手段,這完全是建立在信任與利益上的互信互惠,就像是精靈擅長的那套。」他說著望了伊格一眼,「也就是說如果你們兩位、甚至是我或路力亞好了,任何一人打算窩裡反,彼此間是完全沒辦法阻止的。但我話也先說在前頭,如果真有人背棄合作約定,我不認為我會完全沒有報復的手段。」
 
  拉奇摘下兜帽,表情平靜,但眼神告訴伊格他這話是認真的。
 
  「我話說得那麼明白,就是希望你們能夠慎重考慮。至少我希望你們相信,我個人會在條件許可的範圍內盡力幫助同伴通過遴選。」他皺了皺眉,「準確來說,是我們必須如此,要靠單打獨鬥在成千上萬的受選者中成為騎士,恐怕非常困難。」
 
  「慢著,拉奇老兄,為什麼你當初拉我入夥的時候沒跟我說這些?」子比在一旁插口。
 
  「因為你沒問我。」他冷冷地說,「而且我覺得就算我說了你也聽不懂。」
 
  「喂,我覺得你這話嚴重貶低我——」
 
  伊格默默思忖,用盡心中的那點心機嘗試權衡利益。即使他對拉奇所有的話都抱持著半信半疑的態度,卻也依然不得不同意最後那一句。單打獨鬥也許的確很難從遴選中勝出。
 
  「你希望我們什麼時候給你答覆?」香梨問。
 
  「距離遴選正式開始還有四天。不如就後天正午吧?」
 
  「如果我希望帶著其他同伴一起加入呢?」
 
  拉奇抬起眉毛,「妳有其他同伴?」
 
  「在正式合夥之前,我希望在這一點上做些保留。」香梨用拉奇的原話回他。
 
  這話引來拉奇仰頭大笑。
 
  「我這邊是有幾個拒絕合作的名單啦,剛才的巡獵士就是其中之一。但如果是香梨小姐的介紹,好吧,只要對方同意,上述條件也沒問題,那我和路力亞自然是來者不拒。」
 
  伊格猜想香梨應該是考慮到萊特利修士,但他直覺上認為那個正經八百的修士和這個小個子一定合不來。
 
  「哦,我們到了。」走在最前頭的子比高聲說,手指前方。
 
  大路的盡頭可以看見扇整齊巨大的白色城門。這面城牆雖然不如挪拉外牆那麼高,但依然宏偉壯觀。伊格注意到那座城門前方也有那座被稱為『懺悔之碑』的雕像,他這時才發現,艾佛洛恩王城高聳的塔樓已經近在眼前。
 
  「那裡頭就是中城區。」子比悠哉地說,他本來抱在懷裡的餡餅已經吃了大半,「那兒在暮鐘敲響之後、晨鐘敲響之前都實施宵禁,外部和內部禁止往來,所以通常會有不少人等著出入……哎唷,看來咱們來得早,人還不多。」
 
  他們越過那座頭戴王冠、高舉權杖的懺悔之碑,走向那扇白色城門。城門前方已經有星星落落的人在等著接受盤查。
 
  中城區城門前的守衛與剛才看見那幾個身穿同樣鮮紅色的皮甲,但皮甲上還多了幾道以金色和銀色交錯而成的裝飾,頭盔的樣式也不同。伊格猜測這些守衛的位階又比剛才那些巡邏軍隊要來得更高。
 
  因為晨鐘才剛過不久,人群還不多,很快就輪到伊格等人。但過不多時,他們身後已經聚集了相當數量的人群,其中恐怕還有幾個——伊格不太確定——同樣也是騎士受選者。
 
  輪到伊格時,守衛先是盯著他的耳朵整整一秒,才開口問:「進入中城區所為何事?」
 
  「參加騎士遴選。」伊格照著前方拉奇的示範回答。
 
  守衛點點頭,伸手接過伊格的遴選邀請信。
 
  他們慣例性進行了簡單的搜身,還檢查了伊格行囊的內部,最後拿出了伊格席柏勒的子彈。
 
  「這些不能帶進羅赫貝爾區,請交給我們保管。」守衛說。
 
  伊格大為詫異,走在前頭的三人並沒有碰到必須交出武器的情況。
 
  「可是——」他指著前方的同伴欲言又止。
 
  「刀劍類武器沒有關係,席柏勒本身也沒問題,但是能夠遠距離攻擊的武器不行。」守衛從伊格的目光讀出他的心思,「如果有需要,可以請騎士方面提出申請後回來這裡領回,或是等到遴選當日。遴選期間不論何種武器都能攜帶。」
 
  伊格啞口無言,只好讓他們收走那些子彈。
 
  當他們終於進入中城區後,他忍不住嘆息,沒有子彈,讓他感覺像是全身赤裸一樣。
 
  「為什麼刀劍可以攜帶,遠距離武器卻不行?」遠離城門之後,子比問道。
 
  「為了堤防貴族被遠程武器狙擊。」拉奇百般聊賴地說,「除了特殊身份以外,只要有貴族存在的正式場合,子彈和箭矢都是不准留在身上的。」
 
  「但是如果是要暗殺貴族的話?劍技高超的人靠著刀劍也能做得到吧?」香梨問。
 
  「因為貴族抱持著護衛能夠抵禦那些暗殺者的自信啊。」拉奇說,「如果連技術高超的護衛都請不起,這也說明那個貴族實力也就那樣而已。」
 
  「哦——」
 
  香梨恍然大悟一般點點頭,但一旁的伊格卻忍不住插口。
 
  「但是魔法呢?高強的魔法師可比席柏勒危險多了啊。」
 
  「如果魔法師有一擊就能狙擊貴族的實力,那怎麼提防都沒有用吧?」拉奇說,「再說,席柏勒人人都可以用,魔法可不是那麼廉價的東西。」
 
  伊格正打算反駁,卻被子比搶在前頭:「你怎麼這麼清楚?難道你是貴族不成?」
 
  「國王在上,如果我是貴族,還需要跟你這種傢伙合夥嗎?」拉奇罵道。
 
  「你有時候真的很傷人耶,拉奇老兄……」
 
  中城區的道路整齊劃一,而且幾乎沒有分支的小巷,整體建築和路面都是清一色的灰白,看上去比剛才伊格等人所在的北區要來得乾淨許多。道路的兩旁全都是精雕細琢的高貴建築,而遠遠的能夠望見觸立於筆直道路的盡頭、恢宏莊嚴的艾佛洛恩王城。
 
  很明顯的,行人比起城牆外頭少了很多,反倒是馬車的數量多了起來。伊格猜想,在中城區會用雙腳步行的,除了僕役以外,恐怕也就剩騎士受選者了吧。
 
  「啊,洛克丁到了。」走在伊格身旁的香梨說,伸手指著前方。
 
  如果香梨不說,伊格一定認不出那間商行與他在杞悠那光顧過的那間是在同一塊招牌之下。這間洛克丁如同四周一樣以白色石牆砌成,高大氣派,單從外型就能推測出這間至少比杞悠那的洛克丁佔地大上十倍。
 
  「耶、咦?洛克丁是那麼大的商會嗎?」伊格吃驚地問。
 
  「你在說什麼傻話,洛克丁可是整個艾佛洛恩北方最大的商會耶。」香梨笑著說,「而且這一間的目的是給中城區的貴族方便使用而已,不過是個小型接應的商行罷了,西區的那間更大喔。」
 
  「怎麼,你們要去洛克丁啊?」子比停下腳步,嘴裡咬著他最後一塊餡餅。
 
  香梨簡單說明自己準備下榻在洛克丁旗下商人的家裡,但她話語中巧妙避開了對方是挪拉分行長、以及她本身也是洛克丁出身這兩件事。
 
  「等等,不是吧,」子比忍不住哀號,「妳不跟我們去騎士城嗎?」
 
  「你夠了,她好不容易才有加入我們的意願,你不要把人家嚇跑啦。」拉奇用力拉住情不自禁朝香梨走去的子比。
 
  香梨微微一笑,轉頭望向伊格。
 
  「看樣子,我們要在這裡道別了?」伊格笑著說。
 
  「恐怕是的,伊格先生。」香梨微微一笑,她踮起腳尖,湊到伊格耳邊,悄聲說出一個挪拉城西區的街道名稱,「接下來我會住在這個位址,如果有什麼需要,就來那裡找我。街名記清楚了嗎?」
 
  「我對我的記憶力還算有點自信。」
 
  香梨哈哈大笑,轉身面對拉奇和子比,「謝謝你們帶我們到中城區來,我承諾認真考慮你們的提案。這個傢伙就拜託你們了。」
 
  拉奇點點頭,「放心吧,我們不會吃了他的。況且說實話,如果他真的是傳聞中的雙槍手,我們兩個一起上大概都打不贏他。」
 
  「不要走啦,香梨小姐——」
 
  香梨向兩人微微鞠躬,然後朝著伊格伸出手。
 
  「再見?」
 
  伊格伸手用力與她相握,露出笑容。
 
  「再見。」香梨一笑,轉身踏上洛克丁的石階。
 
  等到香梨的身影隱沒在商行中後,拉奇轉頭提問:「你們不是正式的夥伴嗎?」
 
  伊格稍微思索了一陣,認為這點說出來應該沒關係。
 
  「只是同路的同伴而已,沒有什麼正式的契約。」
 
  「是嗎?」拉奇說道,瞄了洛克丁一眼,轉過身,「那你該好好感謝她。」
 
  伊格不自禁地露出微笑,再次抬起頭,望向那扇香梨的背影消失的門扉。
 
  「嗯,確實得感謝她。」
 
  他邁出步伐,跟上子比和拉奇。
 
  
  作為挪拉城中的指標性建築物,騎士城並不難找。更準確地說,那是一座即便是過去從未到訪的伊格都能立刻認出來的城堡。
 
  人們口中的「騎士城」,正式名稱其實是「黎明宮」,位於挪拉中城區東北側,北臨挪拉大座堂,正面與艾佛洛恩王城「天臨城」相對。
 
  黎明宮非常大,如果單以佔地面積而論,據說連艾佛洛恩王城都要小上一些。傳說中,騎士城原址本來是伊圖拉王國的王城,千年前騎士於王有恩,當時的伊圖拉國王便在修築了新的王城之後,將這座因為戰火摧殘而不再適合王族居住的宮殿贈與騎士,某種程度上來說,黎明宮是挪拉現存最古老的建築之一。同時,黎明宮也是除大座堂以外,整座中城區內唯一一個在政治意義上不屬於艾佛洛恩的建築。
 
  純白的城牆在朝陽之下閃閃發光,城門上方飄盪著騎士的旗幟和顏色。伊格站在城下,抬頭仰望,一股顫慄爬上背脊。
 
  他過去最大的夢想之一,就是親眼看一眼黎明宮,然而當他親自來到這座朝思暮想的城堡前之後,心中卻感覺不到一絲踏實。
 
  直到現在,他的心思依然沒辦法接受「那就是騎士城,那就是黎明宮」的念頭。
 
  三人在城門前接受盤查,那裡只有一名守衛,穿著與王室軍隊的紅色皮甲截然不同的綠袍,那是騎士的顏色。
 
  他只是瞄了他們的遴選邀請一眼,便擺了擺手讓他們通過。
 
  「進去以後直走,看到雕像後往左轉。」守衛懶洋洋地說,「到星辰廳去。」
 
  這話倒是勾起伊格的記憶,騎士軍團長約拿昨夜也說過那個詞。走進大門後,他向另外兩人問道:「星辰廳是什麼?」
 
  子比聳了聳肩,「就是騎士城莊園的名字,除了騎士王座和少部份的人以外,騎士城裡位階比較高的人都住在那裡,除此之外,還有有一些客房,讓非常駐在挪拉的騎士到這裡時有地方住。」
 
  「當然啦,現在除了最低限度的需求僕從之外,全都已經撤出了,」拉奇接著說,「為了給受選者騰出位子來——」
 
  「我個人最期待的是騎士的廚子。」子比一副公正的樣子說道,但他嘴角流淌的唾液卻出賣了他,伊格不禁回想起約拿談及拉森製蜂蜜酒的樣子,「我聽說星辰廳的廚師手藝好得不得了,完全不下國王的御廚,我已經等不及——」
 
  他話說到一半,卻突然閉上嘴。
 
  一名高大健碩的男子迎面而來,金髮褐眼,裝束氣派。他張開雙手,目光並非注視拉奇,當然也不是伊格,而是盯著子比。
 
  「子比.路力亞,你還真敢來這裡啊?不怕像以前一樣被我扁回去嗎?」他裂嘴笑道,話語卻毫不客氣。
 
  「哈,你還是先擔心你自己吧。」子比立刻反唇相譏,「我們以前都看在你老爸的面子上讓了你幾分,裘爾斯.杜林,現在這些受選者可不會跟你客氣。」
 
  伊格眉頭輕皺,一旁的拉奇雖然不動聲色,卻也閉上了嘴。眼前這男人顯然是子比的熟人,而且跟他的關係並不怎麼融洽。
 
  「哎唷,你怎麼有臉在別人面前提『老爸』這個字眼啊?」
 
  「有什麼好不敢提的?至少我會自己穿皮甲,你這次帶了多少僕人來挪拉幫你穿衣服啊,姓杜的?」
 
  伊格已經做好了這兩人隨時會大打出手的準備,只消情況不對就衝上去將子比拉住,而他身旁的拉奇肯定也在打同樣的算盤。
 
  豈知道下一刻的卻完全出乎兩人想像之外。只見子比和裘爾斯.杜林同時哈哈大笑,張開雙臂,用力摟在一起。
 
  「別來無恙啊,臭小子,聽說你接到遴選邀請的時候,實在是把我嚇了一跳哪!」
 
  「你肯定不會我還驚訝。」子比咕噥著,拍了拍裘爾斯的背。
 
  伊格和拉奇對他們兩人的舉動措手不及,就連拉奇臉上也露出一絲驚訝之色。
 
  兩人分開之後,子比居中引薦,「這是裘爾斯.杜林,奔克都杜林商會的接班人,也是我在維諾安時代的死對頭。姓杜的,這兩位是伊格和拉奇老兄,他們姑且算是……我的同盟吧。」
 
  雖然伊格嚴格上和他還不是那種關係,但如此解釋會方便些,所以伊格也就沒有戳破。
 
  杜林面帶笑容,依序向兩人握手。雖然很細微,但是伊格注意到他和他們兩雙手交握時都瞇了一下眼睛。一次是望向伊格的耳朵,一次是望向拉奇的臉。
 
  不過他最後還是表現出若無其事的樣子,拍了拍子比的肩膀,「這小子很麻煩的,還請你們多多照顧了。」
 
  「關於這點,我們已經深深體會了。」拉奇禮貌地一笑。
 
  裘爾斯仰頭大笑。
 
  「喂,姓杜的,除了你以外,還有其他咱們認識的人到這裡來嗎?」子比問道。
 
  「你的意思是參加騎士遴選嗎?」杜林皺眉,搖了搖頭,「如果你的『咱們認識』是指我們那些老同窗的話,就我所知就只有我和你了。」
 
  「是嗎……」
 
  「不過你可別因此掉以輕心,」杜林警告,「看在我們交情上,給你點忠告。比維諾安難纏的傢伙多得是,單單就我聽說的就有好幾個受選者不好惹,你可不要向當年那樣到處捅簍子,連帶把你的同伴給拖下水。」
 
  「我知道,我們來這裡的路上才碰到『巡獵士』。」子比低聲說。
 
  杜林點點頭,「是啊。而且聽說連北方的暴風行者、南方的金風,還有那個『漫色光輝』都來了,好像這些傢伙突然決定一起來挪拉開個宴會一樣。」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神若有似無地瞄向伊格。伊格有種感覺,恐怕是因為她就站在一旁,所以杜林才不提『雙槍手』。
 
  「既然你們會在這時候到騎士城來,想必也是打算到那裡去吧。」他伸出拇指指了指他的後方,「這幾天會有越來越多人到那兒去,搞不好還有更多我們還不知道的怪物也收到騎士的邀請哩。我認真的,子比,你可別太早就打包回家了啊。」
 
  「你也是,姓杜的。」
 
  三人告別杜林,繼續朝著騎士城內部走去。
 
  「那傢伙是個好人。」拉奇難得直率地說。
 
  「他是個我不論何處都遠遠不及的人。」子比嘆道。
 
  「你不考慮找他結盟嗎?」伊格問,拉奇也同時望向子比。
 
  「以我對他的了解,他應該早就有自己的盤算了。」子比難得皺眉說道,「再說,即使可以,我也比較希望能夠在遴選上他競爭,說來有點讓人見笑,但這我來到挪拉的其中一項目標。」
 
  看著裂嘴而笑的子比,伊格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告別杜林沒多久,他們就抵達騎士城中的莊園——星辰廳。
 
  雖然伊格並不清楚艾佛洛恩境內的建築習慣和格局,但這棟星辰廳就和他過去所想像的、那些艾佛洛恩貴族居住的宅邸一模一樣。
 
  依他所見,莊園主體左右寬度大約七十步左右,雖然看不到,但他猜測深度也大約如此,同時整棟樓都是伊格在家鄉從沒見過的雙層樓房,看上去除了氣派以外還多了幾分高貴。
 
  星辰廳的大門之前,矗立著一尊穿著斗篷、一手提著提燈、一手高舉權杖的女性雕像。大門的左側是馬廄,右側則是成堆未經處理的木材和一口雕刻精細的井,同時還能看見後方的一處倉庫,伊格猜測也許是儲存糧食或器物。
 
  伊格來到門前,看見橡木大門之上雋刻的燙金小字,忍不住伸手撫觸。
 
  「僅為了榮耀與光輝——」
 
  在他還在思索那句話的意思時,子比就推開大門,帶頭走進屋內
 
  大廳很深,而且天井很高,儘管如此,落地窗灑落的陽光和牆壁上的不滅燈卻不會讓大廳顯得陰暗。進門之後,迎面就是一道巨大的樓梯,樓梯一側擺放著一張看起來很突兀的木質長桌,很明顯是臨時搬來放在這裡的。
 
  桌子後方的女性已經起身望著他們,面帶微笑。
 
  「歡迎來到星辰廳,」她站起身,「我是這裡的總管,詹雅。除了最後一天之外,各位踞留此地的期間星辰廳一切事物都由我負責,有任何問題都能直接來找我。」
 
  他們不用多說,她就已經知道他們的來歷和目的。她起身只是他們爬上樓梯,帶領三人向著星辰廳深處走去。
 
  也許是因為面向朝陽照不到的方向,走廊一側雖然有大窗子,但卻比入口大廳陰暗些,空氣中瀰漫著某種古老而神秘的味道,與伊格心中屬於『騎士』的味道不謀而合。
 
  詹雅領著他們穿越一扇扇房門,最後在深長的走廊中段處停了下來。
 
  「請進,這扇門是伊格先生和拉奇先生的房間,隔壁那扇則是子比先生的。」詹雅面帶微笑,語氣相當恭敬,但伊格聽起來卻透著一絲怪異。
 
  「前面幾間已經有入住了嗎?」拉奇指著他們剛才經過的房門問。
 
  「有些有,有些沒有。」詹雅回答。
 
  子比露出疑惑的表情,「那幹嘛讓我們用這兩間?」
 
  「因為這兩間是屬於你們的。」她露出微笑,彷彿這樣就解釋了一切,「還有任何問題,我就在樓下。」
 
  伊格對詹雅這幾句話完全摸不著頭緒,但他還是老實地向她道謝。她輕輕躬身後,就朝著他們走來的方向回去。
 
  她的身影一走遠,子比就迫不及待地衝進他的房間,發出大聲的歡呼,而伊格則是等詹雅的身影完全消失後,才慢慢開門。
 
  「伊格,那個女人……」拉奇跟在他身後進房,悄聲說。
 
  「嗯,感覺有點奇怪。」
 
  「何止是奇怪,」低聲的嘶聲從拉奇牙縫中併出,「她為什麼會知道我們的名字?」
 
  他的這句話就讓伊格不解了,「我們是騎士受選者,她應該會拿到我們的名單吧?」
 
  「才不是,」拉奇露出受不了的表情,「我們沒有交出遴選邀請,也沒有任何能夠證明身份的物件,她怎麼會知道你就是伊格,我就是拉奇?」
 
  伊格一凜,剛才的怪異感頓時在心中擴散。
 
  兩人之間陷入沉默,誰都提不出合理的解釋。伊格稍微往房內走了幾步,打量著這間房間。
 
  這間房間相當簡單,兩張床板、一張長凳、一張寫字桌,還有角落裡放著的一個移動式火爐,房內並沒有窗子,取而帶之的是一口高高在上的小圓天井。
 
  陽光從天井透進來,房內飄盪的粉塵像雪一般在其中閃閃發亮。
 
  短暫的靜謐被急促的腳步聲打破,子比闖進他們的房間,興高采烈。
 
  「我想去看看廚房,你們有沒有興趣呀?」他顯然並沒有注意到那個叫詹雅的女人的奇怪之處。
 
  「看個鬼,你別忘了我們還得去拿回我們的東西。」
 
  伊格注意到兩人身上都沒有帶武器和行囊,照拉奇的說法,他們為了與羅威.布萊諾碰面,而將行囊留在西區的酒館當中,還付給了酒館老闆一筆為數不少的保管費。
 
  子比的臉垮下來,「現在?」
 
  「你不擔心你的劍被那胖老頭拿去換成現金的話,你也可以留在這裡。」拉奇冷冷地說。
 
  「嘖。」
 
  「我們去去就回,」拉奇轉頭對伊格說,「你不用顧忌我,隨意使用這個房間吧。」
 
  「放心,我想我等一下就會開始睡覺。」伊格微微一笑。一整夜沒睡,他確實已經開始感到疲憊。
 
  「我會注意不吵醒你。」拉奇承諾。
 
  伊格報以一笑,以示答謝。雖然他不認為拉奇能靜到精靈的耳朵捕捉不到的程度。
 
  「對了,伊格先生——」拉奇猶豫地說,子比的催促聲從門外傳來。
 
  「怎麼?」
 
  「我們兩人目前終究不是合作關係,如果你希望換一個房間,我並不會介意。」
 
  伊格「哦」了一聲,這點他卻是完全沒想到。
 
  「我知道了,我會謹慎考慮。」
 
  拉奇點點頭,關上房門,跟著子比離去。
 
 
  房門一關上,靜謐又再次充滿整間房間。
 
  伊格身體突然間脫力,坐在床板上,嗅著房內污濁的空氣,行囊從他肩上滑落。
 
  他閉上眼,思緒間閃過了一幕幕景色。
 
  被淡黃色麥穗所包圍的村莊、紮著三屢辮的少女、金色頭髮的青年、短髮的女修士、森林之中的小屋、眼中滲著慘淡綠光的巨熊、灰髮的男子、晨曦之下的白色巨城、深色皮膚的矮個子、乾草似亂髮的高個子,還有騎士之城。
 
  伊格看見寫字桌上的莎草紙和筆,心念一動。
 
  如果香梨認識商會的人,也許能夠找到會途經迦薩塔的商隊吧。伊格一邊這麼想,一邊坐到了寫字桌前的長凳上。
 
  不曉得露茜和羅斯得知他的這些經歷之後,會做出什麼表情。
 
 
  伊格微微一笑,拿筆沾了沾墨水,伏下身,開始書寫。
 




to be continued
﹊﹊﹊﹊﹊﹊﹊﹊﹊﹊﹊﹊﹊﹊﹊﹊﹊﹊﹊﹊﹊﹊﹊﹊﹊﹊﹊﹊﹊﹊﹊﹊﹊﹊﹊﹊﹊﹊﹊



因為下禮拜預計要跟老朋友吃飯,在他摧我之前我還是識相點先丟出來好了,順便提醒大家我是有長篇連載的^W^。

久到連我自己都忘記多久沒更新。(也不敢算)

理論上這會是近期最後一篇小說,理論上,如果我沒手癢的話。



堀越老賊給我斷在那然後跟我說下禮拜休刊?你不如殺了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413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騎士|奇幻|長篇

留言共 1 篇留言

微波狐狸肉
藍燈老賊

07-01 07:4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ga8394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自由象限... 後一篇:[達人專欄] 【自由象限...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auraStuart寧次
幫...幫復...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