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七日同人〉交淺言深-19.不容小覷

作者:Secret.│2018-06-28 20:51:47│贊助:12│人氣:371
交淺言深:謂朋友之交誼尚未深,而所談已及親密之事。

※現代黑道AU
※OOC有
※包含暴力、血腥、髒話描述及......部分情色等描寫
※主晏女指
※包含有點問題總是作死的女指
※文章純屬虛構,請勿針對較真




19.不容小覷
 
 
「真是!這麼隨意使喚白鳥的當家,你們真當我是免費勞工啊!」
艾露比窩在電腦房裡,昏暗的房間裡有著大大小小的屏幕,,也是房裡唯一的光源,無數數據與監視畫面在屏幕上快速滑過,資訊量如此龐大艾露比卻一點都不感吃力。
『真的十分抱歉,』其中一個屏幕中顯示著安托涅瓦的影像,『但事態緊急,我們也不得不求援了。』
「我知道啦!」將利樂包裡的飲料一口吸乾,艾露比將垃圾往角落隨手一丟,「這次幫了你們,你們可得讓我解除禁足啊!」
『了解。』
得到了承諾,艾露比顯然有幹勁得多。
「好咧!那麼開始幹活吧!」
她和晏華的黑客技術不在同掛,她是沒晏華那麼頂尖的技術,不過她不同於晏華的是對於各種區域的深入了解還有與外表不符的膽識與經歷,還是個善於偽裝的小鬼。
安托涅瓦關掉通訊後,慢慢的嘆了口氣。
「別太擔心。」
「她很聰明的,」安托涅瓦蹙著眉說道:「指揮使極有主見,如果她不是自願離開,那麼她肯定會想辦法回來,只要知道她在哪我們就能接應她。」
「以她的能力,能阻攔她的真的不多。」
她看過指揮使和中央庭幾人的對打,指揮使很擅長把死局轉為生,每每在她以為指揮使要輸時,指揮使總是做了出乎意料的舉動,然後反敗為勝。
即便是輸,也讓對方吃到苦頭,她就是那樣,一點虧都不想吃。
「我知道。」
除了會議結束時那一抹殺氣,晏華現在冷靜得近乎異常。
「人就在我們眼皮子底下被擄走,這點無論如何都不能容忍。」
一旁安靜幫著過濾數據的愛繆莎有些奇怪的看了晏華一眼,奇怪這傢伙不是很懷疑指揮使來到中央庭的用意嗎?現在到是極其維護了。
也罷,雖然那並不是壞事,但總讓人有些在意啊。
「晏華你是不是太緊張指揮使了?」
按照對指揮使身手的了解,如同安托涅瓦所說,比較危險的應該是擄人的人吧。
是因為指揮使是女孩子?以前也不乏有遇到指揮使──希羅被圍殺的經歷,哪一次看晏華這麼緊張過。
是的,緊張。擅於察言觀色的愛繆莎從那張面無表情的臉上還是看到了一絲緊張。
「我沒有。」晏華漠然的否認。
愛繆莎挑了挑眉,沒多說什麼。
他們是合作最久的同伴,但還是有一點自己的小祕密,在適當的範圍裡不多加干涉才是良好的信賴關係。
『查到啦查到啦!』
空中彈出一個電子屏幕,艾露比輕快的聲音從屏幕另一邊傳來。
屏幕裡的女孩咬著棒棒糖,露出狡黠的笑容──讓人想到指揮使那個不省心的──愉快的說著:

『我已經查到囉~那麼,你們想要用什麼跟我換呢?』

女孩瞇起眼笑著,像隻饜足的貓。
 
 



 
 
 



 
不知道昏睡多久,指揮使一直都沒有睜開眼,安靜得彷彿死去似的,她知道一旦她清醒或是反抗,不是被注射藥物繼續昏睡就是會成為希羅計畫的一員吧。
她可不想成為誰的棋子。
所以她只能一直裝睡,地牢裡太安靜只有她一人,除了上次面會外,連希羅都不再來,時間的流逝都變得模糊了,只依靠著固定時間送來的餐點來做推算。
與其說是餐點,也不過是營養劑而已,起初她想拒絕也只會被硬灌下去,何必受這種罪,總歸希羅還不至於把她毒死,也就乖乖喝了。
又是腳步聲,指揮使靜靜的聽著。
這段時間她的聽力進步很多,最起碼從一開始聽起來都一樣,到現在能夠稍微分辨出腳步聲的區別──不是這陣子送營養劑的小子,雖然他們被禁止跟她交談孩都帶著面具,她還是能從腳步聲和呼吸動作判斷出來。
聲音略細……腳步的主人是女性,估計是高跟鞋之類的鞋子吧。
然後那腳步聲在牢籠前停了下來,她感覺到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指揮使大人。」
她聽見熟悉的聲音,她想她一輩子也忘不了的聲音。
她總是那樣叫她,不得不說使她感受到一種被崇拜的至高感,但同時那也是致命的,太過高度的自信會成了明顯的漏洞。
啊啊,所以才說──
 
──誰都不值得相信啊。
 
指揮使那雙暗眸微微睜開,不是睡醒的迷茫空靈,不是帶著疑惑的目光,她用著進乎冰冷的視線看向她相當熟悉的少女。
她咧開了嘴,露出她這段時日裡第一個微笑。
「妳好啊,安。」
充滿著殺氣,一直被壓抑著的暴戾遲遲找不到宣洩口,光是那雙眼睛一眼就表露無遺。
安一臉難過,她依然是一身制服似的女僕裝,柔軟的布料襯得少女嬌俏,指揮使卻無心欣賞。
「指揮使大人……」
「別叫我,我不是妳的大人。」
安看起來快哭了似的。
「我、我只是覺得中央庭不適合您……」
「哦?所以妳覺得我待在希羅這邊才是正確的嗎?」
指揮使嗤笑了一聲,她最討厭別人替她做決定!一個兩個把她當人偶的,真是不把她放在眼裡。
安抿了抿唇,「大人,我認為您不該被束縛在中央庭,中央庭限制了大人的發展,甚至逼迫您做不喜歡的事不是嗎?您明明該是最高掌權者,卻受制於安托涅瓦……還有晏華,我是為您抱不平吶。」
不喜歡的事?指揮使心思轉了一圈,是說文件嗎?那她還得多謝晏華勒,基本上都是晏華做的,她都在摸魚比較多。
「……妳覺得我很不自由?」
「是的,」安的表情變得堅定,「所以我懇求希羅大人來幫幫妳,我知道過程或許會使大人感到不愉快,但我認為為了自由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這種幫法?」指揮使晃了晃被扣在牆上的手,「不說這個了,妳有帶吃的嗎?不是營養劑,是吃的食物。」
「啊,有的!」安頓時開心起來,打開了牢門坐到她旁邊,從小籃子裡拿出一些麵包和果汁。
指揮使覺得有些餓了,光靠營養劑還是不能滿足口欲的。
「餓死了,」指揮使叨念著,「快讓我吃東西。」
安似乎很樂意服侍她,貼心的餵她吃還幫她擦嘴,可以說是無微不至。
吃飽喝足,指揮使終於感覺有些力氣,這些日子的安份也沒讓他們再施打藥劑,所以她現在的狀態倒是挺好的。
「安,」指揮使突然蹙起眉,似乎很痛苦似的,「我……我覺得不太舒服……」
「咦?怎、怎麼了?是哪裡不舒服呢?」
安跟著緊張起來,有些手足無措,她感覺指揮使的臉色好像也蒼白起來。
「唔……」指揮使看起來很痛苦的低下了頭,安看不見她的表情,急得不知道該怎麼辦。
「對、對了……」
得帶去醫護室才行!安心想,以她的治療水平是沒辦法現場醫治指揮使的,她也沒帶醫護箱,希羅大人正忙著也不可能撥空過來查看,一定是一直待在冰冷的地牢導致生病了!
安決定後就立刻動作,她匆忙走到牢外拿出了鐐銬的鑰匙,快速的替指揮使解開鐐銬,她碰到指揮使的手時覺得太冰冷了,指揮使的身體也軟軟的很無力。
「撐著點!一定會沒事……唔……」
安急忙的扶起指揮使,卻突然感到後頸一陣鈍痛,身體控制不住向前倒下。
再逐漸黑暗的意識裡,她看見指揮使掙開她的手慢慢站了起來,表情相當冷漠,那雙眼裡的狂躁藏也藏不住。

「睡一覺吧,安。」

這是她最後的仁慈。
 
 
 
 
 
TBC.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3864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永遠的7日之都|永遠的七日之都|女指揮使|晏華|同人|晏女指|黑道|AU|中央庭

留言共 1 篇留言

白煌羽
辛苦了

06-29 12:4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fu498742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七日同人〉交淺言深-1... 後一篇:〈七日同人〉交淺言深-2...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ggggg87878減肥達人
我該如何瘦小腹呢???????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3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