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白梅賦】第五章-凱旋(1)

作者:暮羽│2018-06-27 19:53:30│巴幣:16│人氣:119
  「我說阿豪啊...你到底是要在這裡說你的豐功偉業說多久啊?」

  沈裕風一臉無奈地看著坐在茶几面對面的一名男子和一名小女孩。

  「我...老子我哪有在說自己的豐功偉業啊!你...你別...亂栽贓我!」

  「恩...是我栽贓你了嗎?」沈裕風緩緩地走到茶几前,將女孩剛剛用來畫寫的紙張捻起,大聲地說:「哇!叔叔好強,可以一人打很多人!喔...我看看還有什麼呢...喔喔這個阿,沒想到叔叔贏過...這個字是在說趙副將吧?叔叔贏過趙副將?恩...這似乎有些誇大啦,阿豪,你那時和趙副將是平分秋色吧?而且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趙副將明顯讓了你不少,你真的有到把他修理到很慘的地步嗎?別忘了趙副將可是國內數一數二的名劍士,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被你這種小囉嘍打敗呢!」

  由於女孩尚無法開口說話,所以每每自己想要跟別人溝通時,她都先認真仔細地聽完對方的話後,再用毛筆將自己想說的話寫或畫在紙張上。

  但因為她以前沒學過毛筆,認得的字也很少,所以只能用一些簡單的字詞回應,而且就算女孩真的將字給寫出來,字跡也是潦草的讓人要端睨好久才能明白女孩究竟在寫什麼,不過最近阿豪都常常來跟女孩聊天,久而久之,他也很輕易就能認得出女孩寫的所有字了。

  面對沈裕風的咄咄逼人,阿豪臉紅脖子粗的大聲反駁:「哪...哪有這事情...好啦我不講啦不講啦!你這個人真是讓老子厭惡!」

  「惱羞個什麼呢?真是的!只不過是想在女兒面前一展身為父親的驕傲罷了,我看你不如收這女孩為你乾女兒好了,幫你家巧茹添個姊姊似乎也不錯啊!」

  「別鬧了,要是我收了,我家那娘子一定會懷疑我去哪偷生來的私生女,不將老子我斃死就該萬幸了。」想到家中那位美麗可人、婀娜多姿,但發起怒來卻恐怖到如去地獄走一遭的娘子,任他戰場上再怎麼殺敵無數、勇猛果敢,也萬萬不敢輕易惹怒家中的女主人。

  聞言,沈裕風不禁捧腹大笑:「哎呀哎呀!堂堂大將在戰場上無所畏懼,背底竟然是個怕老婆的,這事要是傳出去,不被當笑話看才怪呢哇哈哈哈哈!妳說對不對呢?」笑完後,沈裕風還不忘詢問呆愣在一旁的女孩,只不過對於他的問話,女孩也只是露出一臉疑惑的神情。

  「是說巧茹跟這女孩也差不多歲數吧?那再過個幾年,你差不多也可以看到你家女兒穿上嫁衣嫁人呢!」沈裕風哪壺不提就提起了阿豪家中那位年紀尚幼的女兒。

  「呸!呸!呸!胡說什麼,還早呢...還沒到那一天呢...不可以啊!怎麼能這麼早就嫁給別人,巧茹可是老子我的心頭肉阿...不行不行...爹絕對不允許妳這麼早就嫁給人!」聽到沈裕風的話,阿豪不禁憤怒地回道,但說到最後,他竟不知不覺地越說越哽咽,最後說著說著竟然摀住顏面傷心地離開營帳。

  這一幕看得沈裕風和女孩都不禁錯愕,而沈裕風更是在他離開之後毫不留情面的瘋狂大笑:「哇喔!我生平可是第一次看到一個大男人哭著從我營帳跑走!不說我還不知他在哭哭啼啼啥呢,像個大家閨秀一般哈哈哈哈哈!不行我要笑死了哈哈哈哈!」

  他誇張到都把眼淚給笑流出來,最後竟還笑到頻頻抽噎,讓女孩在一旁看了不禁為他捏一把冷汗,以為他真的就要這麼被自己給笑死了。

  「唉唷...才笑了這麼一下,我的骨頭竟然都快要被笑散了,果然年紀大了不堪用!」雖然說自己年紀大了不中用,但其實沈裕風也不過才二十好幾的歲數。

  「好啦,我想我們現在應該要來談談妳了!」

  聞言,女孩疑惑的歪著頭看向沈裕風,而面對女孩疑惑的眼神,沈裕風逕自從一旁的櫃子裡取出一套茶具,悠然地坐在女孩的對面,也就是剛剛阿豪坐的位置,只見他一派優閒地泡茶,與這周遭充滿殺戮氛圍的地方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妳很疑惑我是要跟妳談什麼對吧?」沈裕風輕輕地搖晃一回兒茶壺:「女孩,妳叫什麼名字?」

  女孩有些錯愕的看著沈裕風,原本以為他是要說什麼正經事,可沒想到他僅是要問她的名字罷了。女孩自然是知道自己的名字,但她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怎麼寫,所以只能抱歉的搖了搖頭。

  「妳是因為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如何寫,又因無法開口說話,所以才搖頭表示不知道對吧?」待茶葉泡開後,沈裕風緩緩地將茶倒進兩杯繪著松竹的茶杯裡,將其中一杯遞給女孩。
女孩點點頭,見此,沈裕風微微一笑說:「我想,若妳長久失聲也不是一個好現象,或許我們應該要來好好談談一些事情,能幫助妳找回妳暫時喪失的聲音。」

  聽到沈裕風似乎有意要幫助她找回聲音,女孩不禁拉長了耳朵仔細聆聽,深怕有不小心漏聽了重要的訊息。

  「...不過呢,在要治療之前,我想要尋求妳一個意願,這幾日我看著妳,覺得妳似乎對藥草蠻敏銳的,且這幾天妳又跟著軍醫們忙進忙出的幫忙治療傷患上的一些雜事,雖然技術還有點生疏,但我看妳應該是個可塑之材。我沈裕風行醫這麼多年,遇過許多人來求我收他為徒,可惜沒一個是真正有資質的,我想我自己也活不久了,是時候該將我的所學傳授給下一代了...。」

  女孩有些詫異,無法理解為何看起來年紀尚輕的軍醫長會說他快活不久了,她連忙用簡單的字句潦草的寫在紙上詢問,而沈裕風在看到女孩的問話後,不禁啞然失笑。

  「這也說不清呢,但我能感覺自己是真的活不久了...可能行醫這麼多年,多少都有些感應吧...」

  「而且...若妳願意當我沈裕風的徒弟的話,真心想要踏上從醫這條路的話,為師也要先告誡妳一點...」沈裕風為自己再添一杯茶,他拿起茶啜飲一小口後,旋即就將茶杯放置在茶几上,神情嚴肅地看著女孩說。

  「醫者能救人,同時也能殺人。」

 


 
  自從從藍賽爾那裡拔營後,轉眼已經過了三日,很快的,明日大概就能抵達臨洸城了。
在夜深人靜時,嵐雲悄悄在離營帳不遠之處送走了信鴿,藍賽爾未解釋為何菲伊斯會駐紮在那裡,只大略說了他們會駐紮在那裡一段時間,所以嵐雲決定在進臨洸前先捎封信給他,看著白色的鴿子逐漸飛遠,嵐雲不自覺的握緊掛在脖子上的墜鍊,心中泛起一絲絲的甜意。

  「臨洸啊...不知道這次回去,又變了多少呢?」嵐雲不禁嘆了一口氣,而就在此時,她忽然發現不遠處似乎有一個熟悉的身影鬼鬼祟祟地躲在營帳後。

  「是妳啊?怎麼了嗎?」女孩的舉動被嵐雲發現後,只好尷尬地緩緩從陰影處走了出來。
嵐雲見到女孩雖然行動還是有些不便,但身子似乎已經復原大半,只可惜她的聲音還是無法正常發出。看著她,嵐雲下意識蹲低自己的身子,讓自己與女孩的視線在同個水平上:「妳答應軍醫長成為他的徒弟了?」

  女孩點了點頭,聽到對方要收自己為徒弟的當下還有些傻愣,怎樣都沒料到東苓國竟然有人毫無顧忌的全然接納自己,覺得甚不真實的她直到昨天才有些膽怯的答應沈裕風,而那時他還跟自己說了一句話:「其實我也對要不要收你為徒一事猶豫了很久,畢竟妳的身分會為我引來諸多的麻煩,將來成為我的徒弟後你也會相當辛苦,看你這麼弱小的樣子實在不覺得你能勝任『軍醫』這份職位。不過老實說,會讓我最後決定收妳為徒,有很一大部分是嵐雲公主過來拜託我的,畢竟她不能護妳一輩子,看著妳常常在軍醫這裡幫忙,就想著多多少少可不可以讓妳也學點醫術,至少學了以後可以餬口度日。」

  「所以呢!是因為公主千拜託萬拜託,我才勉為其難地收妳為徒喔!好好感激公主吧!不然我才不會想要收一個黃毛小丫頭當我沈裕風的徒弟,何況還是和我們東苓結下樑子的外族呢!」

  嵐雲看著女孩用極為潦草的字句簡略闡述沈裕風如何收自己為徒的過程後,不禁撫額大笑:「這人就是這樣,刀子嘴豆腐心!他那麼心高氣傲,根本不輕易收人為徒的。本宮想,他願意收妳為徒,有很大一部分一定是他認為妳的資質很不錯,並不主要是本宮去拜託他,他才好似委屈的收妳為徒。」

  女孩愣愣地點了點頭,其實不論過程是怎樣,她都很感激所有幫助自己的人了。
  「啊還有啊...妳的這個師父啊...有時對於他的一些所作所為,妳就當笑話看過,不要太放在心上就好,不然妳大概會...」嵐雲嘴角有些抽蓄的說,話了竟然還重重地一連嘆了好幾口氣。

  ...我到底是跟了什麼師父,竟能讓公主嘆如此大的氣?

  女孩見狀有些不安的想著,莫非她是入了虎穴不成?

  「不談妳師父了,明天就要進都城了,一路上可能會有許多人對妳指指點點,記住,不要太在意那些人!還有,務必小心妳的人身安全!」嵐雲神情凝重地叮嚀著,讓女孩不自覺也開始感到緊張。

  「有時看著妳,就很像看到本宮的妹妹...只是她在妳這個歲數時都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

  女孩用毛筆在紙上寫著『您有妹妹啊?』

  看著女孩一筆一畫的寫著,嵐雲認了好久的字跡才明白她的意思,而嵐雲也緩緩地回答:「有呢...本宮有一個小我三歲的妹妹,她叫做嵐瑾,從小到大我們做什麼總是在一塊,東西也都是用一樣的,每天在皇宮裡也都形影不離。不過呢,我們雖然是姊妹,但彼此個性卻南轅北轍,她跟本宮相較之下比較文靜乖巧。」嵐雲想到小時候自己總是三天兩頭闖禍,惹得當時的母后每天氣得暴跳如雷,父王則時常搖頭表示無奈,自己更是太傅心中最頭疼的對象。

  「嵐瑾相當膽小怕事的啊...所以在幾年前,她開始跟在父王身旁協助處理國家朝政之事時,本宮其實很擔心她無法承擔這沉重的擔子,可是看到她現在協助父王將國家治裡的如此好,本宮就知道這擔心是多餘的!到現在,本宮仍然還將她視為小時那個總是在本宮身後屁顛屁顛跟著的小女孩呢!不過實際上,她都已經成年,而且轉眼也要嫁人了。」

  講著講著,嵐雲忽然覺得時光飛逝,昨日明明還是時常跑著跑著就不小心跌倒大哭,需要別人去攙扶安慰的女孩,沒想到再過幾日後,她就即將要嫁為人婦。

  女孩靜靜地聽著嵐雲說,而此時嵐雲似乎意識到自己有些多話,不禁尷尬地笑了笑:「奇怪了,本宮怎麼跟妳講了這麼多啊?大概妳的感覺就像是本宮的妹妹吧,姊妹之間總是無話不談的。好啦!時候也不早了,小孩子就趕快回去休息吧!」

  嵐雲看著現在時辰已晚,趕緊推著女孩催促她回去休息。而當嵐雲以為女孩就要離去時,卻突然轉過身來,眼神直直地注視嵐雲,似乎要向她訴說些什麼。

  「怎麼了嗎?」嵐雲問著。

  女孩輕輕地從她手肘間拿起紙張,正打算拿出毛筆寫字時,卻發現毛筆上的墨汁已經快乾了,她慌張地想趕快將字寫上去,無奈僅能寫出幾道筆劃後,就因沒了墨汁而無法再繼續寫下去了。

  嵐雲專注地看著女孩寫出來的字跡,但也無法了解女孩真正想要表達的意思,於是輕拍女孩的頭安慰著說:「沒關係的,這事不急,妳之後要再跟本宮說什麼都可以,只是現在時候真的不早了,還是趕快回去休息吧!」

  聞言,女孩只好垂下頭,將紙張緊緊地揉捏成一團後便訕訕的離去。

  女孩一邊走一邊難過地攤開剛剛被自己揉成一團的紙,看到她想寫的『謝』卻只寫出一點及第一條橫畫後,就無法再繼續寫下去,相當懊惱的她只能無奈將原本欲說的話放在心中,期待有一天能真正傳達給嵐雲。

  謝謝您。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375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歷史|古代|青梅竹馬|架空|虐心

留言共 3 篇留言

蒼天落葉
謝謝您

這三個字好窩心啊

08-12 22:13

暮羽
現實社會有人跟我說我也覺得很窩心QQ(但現在人似乎很少人在說感謝了08-12 22:21
宇宙吃貨胖宅貓
莫名感動喵,
醫者宅心仁厚喵,
挺有道理@@

08-24 00:25

暮羽
幸好他雖然瘋瘋癲癲,良心到是還沒被狗啃QQQQQ08-24 23:11
喵君
醫者能救人,同時也能殺人。

這句話真的向心臟病用藥,真的失之毫釐,差之千里。

安全劑量超窄,沒弄好動物就心律不整更嚴重,加上走向心搏過速或過緩都有可能

10-17 22:26

暮羽
真的,不快是獸醫阿很了解醫藥的知識WWWWW10-18 22:4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zozo107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雙開寫文感到錯亂... 後一篇:【白梅賦】第五章-凱旋(...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pjfl20180818女人
穿得少錢就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5:5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