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自由象限常駐活動】十年將至。

作者:DDKIMIT│2018-06-26 20:29:55│巴幣:26│人氣:495
本人無音樂所有權,僅供交流之用
如有冒犯,告知我本人會立刻撤下

  「錯過就失去了。」

  一秒、一分、一刻、一天、一年……

  一世……

  妳怎麼又出現再我的夢境裡?

  那天晚上,正好是國小六年級的時候,母親為了拯救我慘不忍睹的英文成績,將我送到外頭私人的英文補習班。

  狹小的教室裡,橫豎排滿了桌椅,可是空間不大,所以桌子相對就不長。

  每桌勉強可以坐上兩人,而補習班想必超收學生,演變成經常要三人擠一張小桌子的情況。每當大家紛紛進入教室時就像在玩大風吹,同學們搶坐想要的位置或跟認識的人同桌。

  我倒是無所謂,最後一位娓娓走進教室裡,早就沒有空的桌子了。

  台前先掃視台下,空間也不大,眼球左右掃蕩一遍就能找出剩下的座位。

  教室中央,最後一排,還剩下一個空位。

  說也奇怪,不是我好奇,而是剩下的位置旁坐的是一位陌生的女學生。奇怪的不是「陌生」兩字,畢竟這裡來自很多不同小學的的學生,不認識是正常的。

  而是,大家寧可三人擠在一張桌子,也不願意與她同桌?

  她有輕觸香肩的小短髮,還有放神的雙眸。當大家在教室裡喧嘩吵鬧時,她則安安靜靜地看著空白的桌面,看似文靜,好像沒有朋友相伴。

  這點跟我相似,但我不同的點是……我認識的朋友英文都超強所以不用來補習的,窩操!

  走過去,撩下小書包掛在桌緣。

  位置真的很小,她那雙細小的雙腿向外張開,就占滿半張桌下空間,那我怎麼辦?160的身高在國小也不算個矮了,粗壯的象腿全是飲食不均衡的緣故所造成。

  擠進去,就算我雙腿緊閉,也會影響到她,對「陌生」的人我通常不想去打擾。

  看她如此認真的放空,對,她並沒有發現我正要坐在她旁邊,姿勢沒有變化。

  當我挪動椅子準備要坐下時,她才緩緩撇了我一眼,可能是回神了或是我影響到她想事情,正而八經地挺直身子,外八的雙腿也收合起來。梳了梳額前瀏海,清了清嗓子,直視前方看樣子是在故作鎮定吧。

  她的反應……我也愣了一下。

  看老師進來了,我隨即坐了下來,一腳在內一腳在外,褲襠間卡了根桌腿,刻意與她之間保留一點距離。
  
  我的個性我懂,比較孤僻也很被動,當沒人對我說話時,我的口風在這時候就是最緊的時候。

  所以這次沒有交談、沒有交流,眼神總會繞過彼此,我是這樣想的,因為從沒與她對上眼過。形同兩條平行線,她在東、我在西,桌子間有條無形的禁區,彼此不會去跨越。

  今日,我與她理所當然沒有任何的交集。

  上完課,大夥各奔東西,家長們都在外面等著載孩子回家,她同時也悄悄地不見人影。

  而我站在騎樓下,當時還沒有自己的手機,孤零零地望著夜空。腦袋裡轉著各種奇幻的劇情,讓我漂流在自我的世界裡,也是在等遲到的媽媽來載我回去。

  甚至有幾次老師看我在門外苦苦等了快一個小時,叫我進去打電話,媽媽才會在半夢半醒中過來接我;而我總是擺張臭臉,因為這讓我很苦悶,畢竟這是媽要我上的補習,有固定的上下課時間,而她卻總是放我鴿子。

  然而,那位放空的女孩,很安靜。

  我對她的認知只有這麼多了,每個禮拜就只碰那麼一晚,確實很難了解她太多。

  她總是在開課前放空,上課時就會用功地作筆記、畫重點,我看她書本上滿滿都是螢光筆的筆記。
  
  而我就是不想學這異國的文字,因為看到這些像蛇的字體,總是很想睡覺:睡覺被老師叫起來特別難堪啊!尤其再這不認識的環境下更是丟臉,說什麼也要堅持到課程結束才行。

  我秉持這信念,杵著頭,鉛筆在課本上塗塗改改的畫圖或者憑空幻想故事劇情,讓我轉移老師對我施放的安魂咒。

  今天終於到了休息時間,大家都會下樓去吃老師製作的鹽味爆米花;當我第一次吃時還挺不錯吃的,不過兩次、三次之後,我就膩了。

  疲勞轟炸讓我有些昏沉,直接趴下閉目養神,身旁的放空女孩也等到所有人離開後接著離去。

  我抬頭看了四周,教室只剩下我一人,那我就不客氣地休息到上課啦。

  好放鬆……好放鬆……全身放鬆下來之後,睡意全湧上了腦袋,漸漸的沉睡……
  
  肩膀被搖了幾下,使我醒了過來。

  同時間,感覺神經被彈到似的,頭皮陣陣發麻,我意識到,她對我首次的對話。

  「呃……呃……」

  「起來了。」放空女孩提醒似的對我說。

  好險她有叫我,不然被老師當場叫去洗臉提神,就白費先前的努力了。

  「呃……嗯。」我對她點了個頭,表達她叫我起床的謝意,雖然還很朦朧想睡就是了。

  繼續杵著頭,撐過接下來的時間。

  簡短的幾句話並沒有拉近我們,反倒經過幾次之後,我習慣在休息時間睡覺,而她就常態性地叫我醒來。

  甚至有幾次我跟本沒睡著,只是趴在桌上,靠著聽覺和些許震動注意她在我身旁的動靜,我猜想她肯定又在放空,還有清理喉嚨的聲音。

  可能怕尷尬,我也會等到她搖我肩膀後,再裝作懶慵的樣子起來。不想讓她知道我在假睡,偷偷觀察她的行徑。因為對她很「陌生」,而這兩個字,到現在見了好幾次面也沒有改變。

  對了,我知道她姓「賴」,就知道這麼多了。
  
  之後的進展,卻在突然間出現神一般的躍進。

  因為那天,我尿急去上了個廁所,既然都到廁所了,順便洗了把臉。

  回到教室,她靜悄悄坐在那裡,此時,算上正面交鋒似的獨處。

  洗臉後的我精神百倍,並不想睡,持起鉛筆繼續在課本上塗鴉。

  她清了清嗓子,對我說:「你怎麼都不坐進來?」

  「嗯?」我倒是沒想到她開口就問這件事情,也不是什麼大事,隨口就回她說:「怕太擠啊。」

  「會嗎?」她挪動椅子,壓縮自己的雙腿,讓出更多空間,「好了,你坐進來吧。」

  「不用啦,我都坐這樣,習慣了。」

  「好啦,坐進來就對了,不然大家會以為我在欺負你欸。」她說完就露出頗為尷尬的笑容。

  「蛤?」整排問號插在我頭上,實在是不曉得她在擔心什麼。

  也不知道怎麼了,我們一開啟對話就停不下來的聊下去,譬如就讀哪間小學、班上同學怎樣怎樣的、喜歡的課程……
  
  一直聊到上課,她便繼續專心上課,我繼續打混,直到下課。

  我不像別人一出來就會被家長接走,總是站在最邊邊,不影響其他人也不帶任何期待的看著月亮。

  今天,她沒有一如往常的直接離開。

  她過來拍了我的肩膀,開口就是「欸」先起頭,找我繼續開啟話題;其中開始抱怨同學的事情,我也默默聽完,甚至還會提供意見。

  說實在的,她站在我身邊個子真的很嬌小,她的問題也讓我知道她真正能抒發的朋友。

  聊著聊著,過了很久,身後教室的燈已熄滅,老師可能都去睡覺了吧。

  這時我才看見寧靜的小巷有刺眼的車燈。

  「喔!我媽終於來載我了。」

  「是嗎!那下次再聊吧!」她揮揮手就離開了。

  她有說過她就住在附近,只不過她隨手指了個方向並沒有明確表示出位置,可能怕我沒事去串她門子吧。

  媽媽精神奕奕地停在我眼前,一定是睡飽了,第一句就很有精神地責罵:「啊你怎麼沒有打電話叫我過來載你啊!」

  「老師有問我要不要打電話,但我相信妳,所以我就多等了很久。」

  今天的我就算比平常多等一個小時也沒有不爽,因為,我不再是孤單地數著星星。

  上了國中,我所住的小島上就只有這麼間國中,所有國小畢業生幾乎都會集合在這間集中營吧。

  匯集了四間小學的學生,所以當時就拆成了三個班級,我不但會留意被送去一班的那群北爛朋友,還有二班的那位放空女孩,而我卻進到了魔鬼三班。

  就是導師評我有語言障礙的那個三班。

  學校上課時,我就像動畫經常出現的超異能國中生,坐在最後面、最角落、最靠窗邊:窗外就是茂密的樹木,右手邊沒有坐人。就像拼圖裡凸出的那一塊,可見我真的很愛耍孤僻呢。

  說是有課業壓力,我倒是拿出一本筆記本,在上面畫著「火柴人的戰爭」,密密麻麻畫滿好幾頁,每天靠著這個在打混。

  第一次月考成績公布,我站在台下看全校前三十名的同學上台領獎;當時我的成績,遠遠擠不進台上這個位置。

  更不用說,朋友就是在台上用「雞排」的臉笑我。我可是位好好先生,不以為意,反正到了下課時間我就會衝去一班踢他們的屁股去了。

  而她呢,我總會默默地注意她,她有在台上,成績算是三十名裡面的中間部分,果然是一位優秀、努力的好學生。

  沒差,我才不會依照成績去評判一個人呢,只會羨慕她的聰穎而已。

  國中我也照樣上同樣的補習班,放空少女也不例外,就算每次上課都要玩一次大風吹,也不會有人去搶中間最後排的那張桌子:那張桌子成為我和她的固定席。

  「你這次考的幾名啊?」休息時間她問我。

  「班上第27名。」我一樣無所謂的回答。

  「喔喔。」

  對於我只能勉強擠進全班前30名的成績給威懾住了吧,她清清喉嚨,眉毛沒有方才的開朗。

  「我沒辦法像妳這麼聰明還能領獎。」我繼續說。

  「不會啦,我也沒有很聰明,第一名和第二名都在你們班上呢。」

  「我才不會拿那些怪物來比,根本讀書魔人。」我看了看她的課本,果然還是令人眼花撩亂,各種顏色做出了不同階段的筆記。

  頭一昏,下巴壓在全是塗鴉的課本上。

  「不過這次數學很難欸,你有及格啊?」

  「有啊,低空飛過。」

  「真的嗎!好厲害哦!」

  「我也只有這個能說嘴。」

  「那你教我算數學,我教妳其他的怎樣?」

  「可是我數學都用民俗療法欸,沒在背公式的,加減乘除而已。」

  「少屁了啦!」

  「窩吼!妳說話好髒喔。」我抬起頭,藉機調侃她一番。

  我很喜歡這樣弄她,她的反應總是很……可愛。

  「欸你!沒有啦!不小心的啦!」她臉一羞,些微漲紅起來,順勢大力推了我一把;我就像棵大樹,屹立不搖。

  之後就開始拿出螢光筆逕自在我書本畫上重點,中間那條隱形的禁止線早就不存在,身體橫跨過來,我不由得將背貼在牆上,留給她空間。

  此時,我的頭皮又麻了起來,這種被她重視的感覺好奇妙,我認真的看她的背影,呼吸好急促。

  「這些文法要看,還有單字也要背喔!」

  我回過神,平息一下心跳的起伏後,繼續我的小賤賤回覆:「我──才不要。」

  「欸!你很機車欸你。」

  每個人都有自己不擅長的地方吧,我就是英文,她就是數學,當然不好意思拒絕她的提議。

  那天起,我晚上又多了一門數學補習班的課程。

  原本,我並不知道讓我讀書的動力是什麼?

  就在那句承諾之後,便奮發學習數學成了生活的環節,就算公式很複雜、題目難解,也不懂的放棄,為了能在這個部分能幫上她的忙。

  一題一題靠著自己雙手解出題目,這並沒有成就感,而是有種使命感,放空女孩賦予我的重責大任使我有了翻開書頁的意義。

  國文、地理、社會……

  我也嘗試在課堂做出筆記,只不過老師總是念很長一段,也不會提醒我那裡是重點。所以我總是抓的很籠統,一條底線就畫了整篇課文,然後……

  我做的筆記就是塗鴉等級,沒有重點。

  放學鐘聲響起,她家住的離國中挺遠的都會等家長來載她回去;而我家就是隨手一指的那個方向,國中離我家比較近,用走的就能到家了。

  換我陪伴她等待的時光,他總會要求我拿出課本給她看我做的筆記,清清喉嚨,苦笑幾聲。

  「你這樣不行啦,根本看不懂啊!」

  「看的懂還得了,考贏妳都可以了。」我就是嘴硬。

  「嗯?那你為什麼不直接考贏我呢?」

  「我不知道極限在哪裡,怕妳被我超越時會自卑。」

  「哈哈哈最好是啦!」她被我引笑時,都會很隨性地拍我肩膀,「你能陪我一起上台領獎啊。」

  「我才不要上台,領那些獎只會被拿來做比較,也沒有比較風光啊。」

  「哦?」
  
  她的家長來了,看起來是她媽媽吧,看見對方家長還真的會緊張呢。我僵硬地點了個頭,著實被緊張掐住喉嚨,再多的屁話也不敢說出口。

  「嗯,那拜拜嘍。」她揮揮手說道。

  「拜。」

  眼簾裡見不到她的背影時,很不想這麼快就分離,不過這跟國小時不一樣,明天上學就能再見面了。

  默默踏出橘黃色的校園,走回家去。

  跟她一起上台啊……也可以當作一個目標去闖吧。

  我開始聽取重點,做出筆記,而放空女孩總是在下課時間替我審稿,然後再多撇上幾筆。

  我的成績慢慢上升到全班第二十名……
  全班第17名……
  全班第14名……
  全班第10名……
  全班第7名。

  最終,我因為她隨意的那句話,不知不覺站上了頒獎台,在全校前三十名內,勉強算上吊車尾。

  而她那次排名──全校4名,是她那個班級的第一名,晉升為怪物階級了。

  她就站在風光的第一排,轉頭過來對我豎起大拇指,算上是鼓勵我站上這裡,這個會接受教師評判的地方。

  她調皮的笑容比起我在台下來看,更加有自信,不過我依舊離她好遙遠、好遙遠……

  又過了一個學期,這次的補習班上有些人離開,換了些新血。

  而放空的女孩在成績上打響知名度,她突進的成績成為大家的榜樣;而我只是後段班,我的成長說白了就是應該的。

  老樣子慢吞吞走進教室,驚覺地停下平常的腳步,那個固定席……被人搶走了。

  放空少女不再放空,她身旁坐了另一位女學生,使她繃緊神經不敢鬆懈,就像當初一樣,僵直的身體當然沒辦法放空嘍。

  沒記錯的話,那位是二班經常拿前幾名的高材生,沒想到這麼快就攀附在放空女孩的身旁,跟本是一隻學業寄生蟲,一直找她攀談,吸取她的讀書方式什麼的。

  不過她是補習班的生面孔,第一次來到這裡補習,不知道固定席這件事也是裡所當然的吧。

  放空女孩用求救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先揚起眉毛,而後垂落下來,看來她也對這件事感到意外而不知所措。

  我對她笑了笑,這是讓她多認識別人的好機會,平常看她安靜成那樣肯定很少在接觸別人吧!

  我左右看了看,只好找張同班同學的位置擠一擠了。

  才剛坐下就傳來異樣的眼光。

  「唉呦!你的位置被搶走了呢,有沒有很難過啊?」小馬算上是補習班的元老級人物了,他當然察覺有異。

  「還好啦!我就只是來認真學英文的,坐哪都一樣。」我輕鬆地應對。

  「哈哈哈,說的好像不是特地來找她的。」

  「沒有喔。」

  「看得出來啦,還裝!」

  「你們這對很明顯。」在過去一個位置的阿財接著說。

  「沒有啦!」怎麼會傳出這種歪風,必須在她知道之前強力回絕。

  「最好沒有啦!」他們異口同聲地說,使我整個人都傻了。

  「我們沒有,真的……」雖然我不想這麼說,不過我祈求老師快點過來上課,這裡變得好尷尬。

  所以,她就這樣被人搶走了呢,好遺憾,不過我們依然會在補習結束後聊聊是非、侃侃而談。

  今後,我補習時選擇另一個位置去佔領,坐在個性古怪的蔡哥旁邊。他說話冷冷的,卻異常能勾起我的笑點,也不會過問我與放空少女之間的事情,著實好夥伴啊。

  也在同一天,她嬌小的背影坐在我正前方,轉過身來,清清喉嚨說:「Hi。」

  「唉呦!妳也換位置了餒。」

  「看你上課一直不專心,所以我要來監視你。」

  「我英文從來沒及格過,有沒有專心不都一樣?」

  「還有40分對你來說不錯了啊。」
  
  「哇勒!」

  才剛說玩,她就被跟著過來的寄生蟲拉去問問題了。

  上課時我更加不專心,忍不住會用筆桿在她背上挑出遺落的髮絲。不小心搓到她的背時,都會引發她「加冷筍」那樣劇烈的反應,又礙於在上課中,她必須忍下來,然後在休息時間就會被她笑瞇瞇的打頭處分。

  可是、可是……這其實都是蔡哥慫恿我做的啊!

  我與她兩人在學校的二樓走廊上,她雙手抓著欄杆,吹著風,恣意地問我。

  「欸,你要不要離開補習班?」

  「嗯?為什麼?」

  「我不想去了。」

  「為什麼?這麼突然?」

  我知道她因為被別人糾纏,所以不想去了吧。

  「對啊,一起離開吧。」她說。

  「不行啊,我也要把這學期上完吧,總不能說走就走,我媽一定會唸。」

  「這樣啊,那沒關係啊。」她最後說完就回教室去了。

  就這樣,當晚她就沒來補習班了,教室裡沒有她時我心都涼了,動力呢?這時我才知道,我會繼續待在不喜歡的英文補習班,全身為了她。

  繳出的學費在中途離開也不會退還,所以我苦撐到這學期結束。少了她,再下課後格外孤獨,不再像之前希望媽媽能夠晚點過來,總是第一時間跟老師借電話。

  之後,我用一句「英文越補越爛」當作理由,離開了補習班。

  ***

  這次校外教學由於二班參加的人數不多,所以就拆開來補齊其他班級的人數,也因此撞上了命運,她正好與我坐同一車呢!

  也不知怎的,她就坐在車頭的位置,身旁的座位沒有坐人,像刻意讓出來似的。我與她互看一眼,她的嘴角揚起,拍拍身旁的空位。對我來說有位置就好,也沒想太多,直接坐在她身旁。

  此刻,身後「齁──」的聲音入浪潮般傳來。

  放空少女立刻把剛接觸的肩膀挪開,靠向窗邊;而我則靠向走道,裝作啥事沒發生。

  那股歪風不知不覺傳播到了班級上,就連導師也不例外。
  
  到了休息站,原本班導師說這個休息站有棵非常壯觀的百年榕樹,特別壯觀,也是這個休息站的地標。

  不過礙於旅途耽擱,所以只停留十分鐘讓人上個廁所,就要趕去住宿的飯店了。

  我並沒有尿意,她也沒有,不過她卻不安份地將差點睡著的我搖醒。

  「要不要去看看?」

  「你要去看?」我知道她指的就是那棵大榕樹。

  我實在是不知道那棵樹有什麼好看的,而且天色昏暗,也看不見什麼東西吧。

  「對啊!」

  我知道時間不多,要看必須趕點時間,不過……她的要求,我從來沒有拒絕過。

  「好吧,那快點。」

  我立刻起身下車,等她下來後一起小跑步朝休息站的方向跑去。因為第一次來對路徑並不熟,她帶著我四處找了找,經過廁所旁的小徑後,才看見那壯觀的榕樹。

  其實,我一點興奮的感覺都沒有,再我眼裡就是棵塗上黑漆的大樹而已,黑夜下沒有其他色彩。

  身旁的學生用相機拍下這些風景後,因為時間不等人紛紛離去。

  而她卻目不轉睛地欣賞,雙手勾在身後,看得如此入神。

  眼簾裡,畫面不在大樹上停留。

  四下沒有亮彩的燈光,休息區內的日光燈透出來輕薄光線,打在她的背影時,將她從平白無奇的畫面中凸顯出來。

  怪了,這時候我對她卻莫名地陌生,平常可以很隨性地並肩行走,剛才明明還能輕鬆交談;此時此刻,我卻不敢主動接近她,我們之間多了隔閡,使我覺得她……好遙遠。

  「過來看啊!」她回過頭,臉蛋附上了白光,與深暗的背景切割開來。

  「呃……嗯?」這一秒,將我的腦容量被清除了,只剩下她的畫面,現在的我肯定像個呆子愣在原地吧。

  「來啊!」

  她跑了過來,牽起我的手,將我帶向大樹的方向。

  四下無人,寧靜的夜空繁星點點,徐徐清風圍繞在我們身旁,樹上葉片互相婆娑地摩擦出輕柔的響曲,像是再替我們祈福。

  這時我告訴我自己,是個絕佳的好機會,因為,這時刻,很珍貴。

  「我……」

  一句簡單的話竟變得如此掙扎,想要對她說的那四個字,彷彿成了一顆撞球卡在喉頭。

  她就站在我的左前方,清了清喉嚨,欲言又止的感覺讓我知道,她也有句話需要鼓足勇氣才能說出口。

  彼此間,都需要一點點勇氣。

  而我,遲遲沒有動作。

  她回過頭,走過來拍了我的肩膀,清清喉嚨後說道:「那個……時間不多了,我們快回去吧。」

  「嗯。」

***

  獨自一人離開住艙,走到船舷,關上身後的水密門;四下幾近墨黑,幾乎看不見任何物體。

  這時的我早已大學畢業,在社會上闖蕩自己的事業。

  乘風破浪的船頭激起細小的浪花,向前而行,海風肆無忌憚地刮起,吹拂我乾裂的嘴唇。抿了抿嘴唇,細細品嚐這溼鹹中帶有澀苦的海水,味道好似幽幽的淚水。

  咖氣!

  打開冰涼的異國水果啤酒,沁涼全掌握在我的掌心,背靠沾染海水而溼黏的漆牆。

  此時,月亮破影而出,月光在浪尖上撒下糖霜,揮灑向海的盡頭。

  抬起頭,天上那片熟悉的星海好美麗,不知道妳──看見了沒有。

  拿起手機,再大海上手機根本沒有訊號,成了有拍照功能的計算機。

  認識妳已經快十年了,如今妳過的好嗎?

  看著手機上那個曾經每天撥打,如今變得很陌生的號碼。
  
  當天是4月28號,這天對我來說是個很特別的日子。

  在這天,我特地買了個馬克杯再半夜裡偷偷放在你的座位上。

  在這天,我們相約去看舉辦的地方小型演唱會,而妳還是那麼會迷路。

  在這天,我當著妳的面大聲對妳說生日快樂。

  在這天,我們約定明年會再見面。
  
  手機裡只留下空殼般的電話號碼,說不定,妳已經不用這組號碼了吧。

  我按下這組號碼,嘗試撥打出去,沒有訊號所以嘟一聲就沒了。

  回想起當時與她面對面的畫面,不自覺微笑起來。

  大口吞下苦澀的酒。

  「瓊漿玉液滴入喉……」

  一口飲下傷感的液體。

  「更甚難言胃傷愁……」

  再一口吞下了歲月所釀的遺憾。

  「十載歲思無方尋……」

  最後一口乾盡了無盡的思念。

  「千年以後願再逢……」

  如今,我還是忘不了妳的笑容,夢裡的妳還是如此真實。

  回想起當時全校所有人都在討論妳和我之間的事情,而我確實錯過了妳。就連我拿著畢業紀念冊給校長簽名時,他當著其他教職員的面問我與妳之間是否有在交往,剛才談著公事的訓導主任也期待著我的答覆。

  而我,當然是回答「沒有」,心裡卻想著更多的可能性。但我不想把更多的困擾帶給妳,所以這件事我也沒有向妳提起。

  隨著那句「我喜歡妳」、隨著妳再我生命裡漸漸消失,我也該放下執著,學會將這些扔下。

  石沉大海後,希望,以後別再讓我想起妳了。

  「再見了,巧倫。」


  
  真人真事改編故事......

  三天完成這篇,可能過於趕所以會有一些不完美,但是我快承受不了這一切了,我必須快點越過這條線,所以,請求各位砲火小力一點。

  如果喜歡請給DD我一個鼓勵的GP,現在我只想飲一壺濁酒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365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翼決(KYC)
我居然...看完了你的後宮幻想文~
話說雞排的臉是什麼,表演給我看看ww
不過對女生說太擠...怕...
說真的我真的很想要說一句話在車上時...


齁───原來是後宮成員啊XDDDD
快點越過這條線...真的是你的過去嗎!
快去喝濁酒,忘了我的....吧~(x

06-26 23:07

DDKIMIT
就是要忘了過去 才能有你這位後宮阿XD06-26 23:2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qsc861367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DDK的開箱日記NO ... 後一篇:[達人專欄] 「MMOR...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r26620972《沉莫-南方金雪》
「星空那麼大卻那麼和平,而我們小小的世界卻紛亂糾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4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