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圖文】神舞幻想第一章:勞山少年攔惡徒*風鳴村民避災星

作者:*摘星子*│神舞幻想│2018-06-23 20:00:43│贊助:2│人氣:149
<前言=廢言>
大約在今年1月遊戲剛出沒多久的時候,
一時手癢(?)把神舞幻想第1集影片劇情拿來寫,
當時很喜歡這款遊戲,也還沒破關,
打算照著老弟錄影的段落來分集,
用自己說故事的方式進行圖文創作,
結果沒想到這過程挺費工費時的
(要寫文又要畫圖還要玩遊戲...時間完全不夠orz)
小說寫好、畫好草稿圖之後,
因為各種原因就晾在一邊了,
直至最近才開始動筆上色
(相信應該也有不少人寫關於神舞的小說吧?)
而且遊戲早已破關,老實說...
若要寫的話,後面我真不知該怎麼寫下去
(後期常被劇情噴得一臉黑人問號...)
畢竟我想寫的是本傳劇情,不是同人衍生文,
並且想用武俠/仙俠小說式的文筆去鋪陳,
倘若連自己對劇情邏輯都不太能理解或接受的話,
又要如何說故事讓別人接受呢...
不過或許是我想太多啦~
除非有人想看連載,否則應該是沒有後續w
雖然我第2集標題都已經下好惹(喂)

畢竟現在大部分人面對一堆文字便失去耐心,
反而是影片較具有吸引力(←我就是醬///)

小說基本上是照著遊戲劇情走的,
但多多少少有稍微潤飾一下,
甚至加了點內心戲
雖說第1集才短短不到40分鐘,
但小說篇幅卻寫了8000多字...
總之歡迎糾錯、改錯字、抓劇情bug
(或敲碗下一章(並沒有#)



***正文開始***

第一章 勞山少年攔惡徒 風鳴村民避災星

  山野林間,輕風吹拂,鳥鳴啁啾不絕於耳,和煦陽光透過枝椏灑落,然而在一片祥和愜意美景之中,卻有四名面惡男子躡手躡腳,緩緩潛行,他們不時張望探查,恍若深入敵境。

  為首男子行至一處樹屋下,對其餘三人悄聲道:「小心些,這小子有點邪門。」

  另一名手持大刀蓄鬍男子,滿臉不屑道:「前幾次是我們大意,這次殺他個措手不及,怕什麼!」

  「不錯,大家一起上!」餘下兩人點頭呼應,作勢欲躍上樹屋,忽聽一道破風聲響,四人眨眼間便紛紛被一根粗木棍擊落,跌了個四腳朝天。

  為首男子邊揉著傷處起身,指向樹屋道:「那小子在樹上!」

  「怎麼會?這時他不是應該在屋裡嗎!」蓄鬍惡徒亦是詫異萬分。

  只見一名少年自樹上躍下,拍了拍身上灰塵,向來者不善的四人道:「今天天氣好,跟小黑出來曬曬太陽。」語氣一派輕鬆,似是閒話家常。

  此少年名為飛星,一頭短髮,身穿綠白色系相間勁裝,背負一柄大劍,想來武藝自是不弱。他面容俊秀,看上去年約十七、八歲,自幼居住於此間山林,以樹屋為家。此時身旁跟著一隻渾身烏亮的小鳥,有著金喙與七彩尾羽,便是少年口中的小黑,飛星的動物朋友之一。

  飛星話鋒一轉,凜然目光掃向四名惡徒道:「諸位,我已說過,如欲進村,請先說明目的,若無惡意,我便不為難你們。」

  為首男子自知形跡敗露,便不再多說廢話,喝令同夥道:「小子狂妄,宰了他!」隨即四人紛紛高舉大刀,將飛星團團包圍。

  縱使敵方以多欺少,飛星仍臨危不亂,一邊閃過對手招呼在身上的兵器,一邊對身旁烏鳥道:「小黑,刀劍無眼,你還是離遠些為好。」

  小黑極有靈性,能懂人語,高聲鳴啼回應,似是不願拋下飛星,反而撲向其中一名惡徒,以金喙猛啄其頭,令他只能抱頭逃竄,再無暇參與戰局。

  飛星手執大劍,以夢中神女託夢所傳授的精妙劍法及矯健身法,很快便接二連三地擊敗惡徒,然只將他們打傷而未取其性命。

  「抱歉,在下似乎用力過度了。」飛星本無意傷人,為求自保不得不反擊,見四人紛紛倒地不起,趕緊拿出隨身攜帶的草藥,上前幫忙療傷道:「我這裡有些黃良草,可逐瘀通經。諸位既然不願說明入村之由,還請速速離開此山。」

  「臭小子,少看不起人!」惡徒首領自是不領情,隨手揮落遞來的草藥,同時向飛星身後的同伴使了個眼色。

  眼看那名同夥高舉大刀,偷襲便要得逞,未料旁邊一顆大樹卻動了起來,枝椏一伸,恰恰阻擋攻勢,刀身陷入難以拔起,偷襲惡徒尚未看清究竟發生何事,另一旁的巨石亦隨之將他撞倒在地,再也爬不起來。

  此時飛星轉頭才發現這名惡徒倒地,正納悶怎麼附近的大樹和大石又變換了位置,想起這或許是平日信仰的神靈在冥冥之中加以幫助,遂向四周拱手作揖謝道:「感謝山神護佑。」語畢轉向四名惡徒道:「看來你們是不打算放棄了,只好先將你們擒捉起來,再回村通報。」於是取出一瓶藥粉令那四人服下,使其再無反抗之力,道:「此黃岑粉對身體無害,只會讓你們小睡一會兒。」隨後將他們抬至樹屋安置。

  帶頭惡徒心有不甘,卻也只能任其擺佈,在意識彌留之際,憤懣道:「臭小子……你也只不過是被丟棄在山上的人……竟敢如此囂張……」

  原來飛星在八歲年幼之時,因某場意外被迫自山腳下的風鳴村遷至此勞山居住,縱使勒令不得隨意進村,但他仍心繫那塊出生之地,以及村裡的親友。

  飛星被戳到痛處,神情一黯,然而他生性樂觀開朗,轉念一想:「能在這裡保護村子,也挺好的。」

  待將昏迷四人安放好後,這才驚覺不對勁!先前曾見過為首的是一名巫獵,如今卻並未同行。

  「雖說入村之路必經此地,但他們開其他小道入村的話……」飛星來回跺步,左思右想,總覺得事有蹊蹺,內心幾番掙扎之後,轉向身旁的小黑鳥道:「不行,我擔心村子……就算違令,也要下山一瞧!」

  飛星憂心忡忡,直奔下山,然而行近村落入口,卻放緩步伐,變得有些踟躕,喃喃道:「前面就是村子了,若那些人並未闖入,我又該如何解釋……」想起身為村長的阿父及大祭司元楠先生,兩人當初嚴令他不得隨意踏入風鳴村半步,尤其更不願讓父親為難,因自身莾撞之舉而心煩動氣。

  就在舉棋不定之時,忽見村口前方走來一名男子,看上去約較飛星年長個一、二歲,一身儉樸村民打扮,面貌卻極為佼好,比之飛星又是另一種俊美。

  「阿星,你在這裡做什麼?」原來竟是飛星熟識之人。

  飛星本心神不寧,聽到呼喚微微一驚,定睛細瞧方知來人乃兒時玩伴,大樹。

  「我……我想給你採野果,不知不覺便到了這裡……」飛星支吾其詞,想著該如何搪塞過去才好。

  「野果?」大樹抬頭望向四周,然而附近樹林枝頭上一顆野果也未見,心下更是納悶。

  「哈哈,這個……嗯……好像都被熊吃了……」飛星搔著頭趕緊打哈哈,轉移話題道:「咳嗯,大樹你要上山?」

  大樹點頭道:「年四叔交代,順道去看你。」望了飛星一眼,由於兩人自幼熟稔,深知他出現此地必有緣由,續道:「你想入村?依你之性,若非有要事不會私闖。說吧,何事?」於是飛星不再隱瞞,將近日來者不善的惡徒行徑悉數告知,同時亦對他們似乎執著於潛入風鳴村而感到不解。

  大樹聽畢再次點頭道:「你的顧慮是對的,只是應該更早說,若非你武藝出眾,此時早已曝屍荒野。」

  飛星聽出大樹話中有話,心頭一暖,笑道:「大樹,你就不能直說關心我安危嗎?」

  大樹面色不改,轉身道:「跟我來。村長正與帝都使者談話,我帶你去找鬃伯。」接著引領飛星進入風鳴村,續道:「鬃伯近日身體抱恙,現在應該在他屋內休養。」

  大樹口中所稱鬃伯乃村中耆老,德高望重,說話自有一定份量,對飛星亦十分信任及疼愛,若向他稟明有可疑之人潛入一事,想必能加以定奪,應對防範。

  當飛星一腳踏進村莊,四周村民卻向他投來異樣眼神,有的鄙夷、有的不悅,更有的是恐懼,唯恐避之不及,皆因自幼時起,村人大多將其視為災星。

  飛星起初對此十分受傷難過,不知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然久而久之,此刻早已釋懷,便不以為意。大丈夫立於天地間,俯仰無愧於心,又何必在意旁人目光?

  不過奇怪的是,甫進村子,所到之處,附近屋舍木架、路旁陶罐器皿便憑空倒塌或破碎,心想:「難道有碩鼠經過?只是未見蹤影……怪哉。」

  飛星熱心上前欲幫忙扶起木架,怎料村民猛搖手婉拒,惶恐道:「不、不用了!你別碰!我自己來就好!」

  走在前方的大樹目睹此番凌亂景象,雖習以為常,仍是忍不住扶額嘆氣:「唉……我早上才整理好的院子…….」

  飛星搔了搔頭,覺得有些冤枉……明明完全沒碰到那些東西,村人皆以為是他造成的。此時他抬頭一看,屋頂似乎有道黑影一閃而過,難道與方才木架陶罐損毀有關?亦或是某個調皮神靈的惡作劇?

  飛星百思不得其解,跟著大樹來到了村落中心的廣場,只見一群男丁持杖腳踏特殊步伐,正在為明日一年一度的重要祭典──儺祭,練習舞步。

  其中在旁觀看指點的一名年長者,名為霍閃,見到來者竟是人人避之遠之的飛星,立馬上前喝道:「站住!你來做什麼?誰准你進村的!」

  飛星上前一步,恭敬稟報:「霍大叔,我在山上發現可疑入侵者,擔心有同夥潛入村中造成危害,所以才──」

  語未畢,霍閃叔手一揮,不欲聽他解釋,怒道:「夠了!違背禁令還敢找藉口。大夥兒為籌備儺祭忙得不可開交,你居然還敢來添亂!」

  其中一名練舞男丁倏地停下動作,隨即插話道:「就是就是!若真有人潛入,你當我們這些守村的眼瞎了不成?」

  另一名年紀與飛星相仿的男丁更是不客氣,趨前推了他一把,道:「你來做什麼?」

  飛星定睛細看,此人不正是兒時玩伴──陶石嗎?小時候常與大樹三人跑到村郊海濱戲耍,交情深厚,視同兄弟,未料如今卻是反目成仇。

  唯飛星從未放棄挽回彼此的情誼,輕喚一聲對方暱稱:「石頭……我……」

  「不准你這麼叫我,快滾回山上去!」正欲拿起木棍將之驅離,大樹一個箭步擋在飛星身前,表情依舊淡定,調停道:「不准動手動腳。」

  就在雙方僵持不下之時,遠處傳來一道滄桑卻又宏亮的笑聲:「都什麼時辰了,不練功練舞也罷,竟還有餘力吵鬧?」接著人影閃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欺身至飛星與陶石背後,用力各賞了他們一記拳頭,痛得兩人忍不住彎腰抱頭。

  原來此人便是鬃伯,白髮白鬍蒼蒼,看上去卻顯得老當益壯,一點也無先前大樹提及身體抱恙之姿。他難得見到飛身來訪,呵呵一笑:「小飛星這麼遲才來,晚點罰你陪老頭子練練手。」

  飛星聞言,欣然應是。自身武藝有半數便是由鬃伯所授,雖無師徒之名卻有授業之實,得高人指點乃一大樂事,故而鬃伯嘴邊曰「罰」,實則為「賞」。

  一旁的霍閃不解道:「鬃伯,為何同意讓他回村?難不成真有人闖進村子?」

  鬃伯低頭沉思,道:「老頭子確實有此懷疑,你挑幾個身手不錯的幫忙巡巡。」

  「可這事尚未稟報村長和楠先生呢!」

  鬃伯為免去霍閃等人顧慮,拍胸脯擔保道:「有老頭子在,你就別操心了,快去吧。」

  待霍閃走遠,飛星立即向鬃伯表達謝意,後者笑意更深,道:「不用謝不用謝!多給老頭子幾罈美酒便成。」接著輕拍他肩膀續道:「難得回村一趟,你也別只顧著忙正事,記得回家看看……」

  說話間,卻聽得遠方陶石大聲嚷嚷:「我不去!他的鬼話我才不信!」似是不願幫忙巡邏。

  一直陪在飛星身側的大樹無奈地嘆了口氣,轉向飛星道:「我們分頭行動。」接著上前一把勾住陶石肩膀,不理對方抗議,一派冷靜將其帶離廣場。

  在場兩人目睹此景,不禁莞爾。飛星收回目光,上前關心道:「鬃伯,聽大樹說你近日身體欠佳,不妨先回屋歇息吧。」

  鬃伯和藹回道:「呵呵別擔心,老頭子還等著看你娶媳婦呢。」語畢略一擺手,緩步離去。

  圍觀村民見鬃伯對飛星入村一事表態同意,也不便再多說什麼,各自作鳥獸散去。飛星隨意走在村莊小路,感受著這難得能光明正大在村內漫步的幸福。

  途經一處低矮木房,屋外有位大叔正敲敲打打做木工,他一見到飛星,便熱情招呼道:「飛星你回村啦?是鬃伯叫你回來的?怎樣,今天還順利嗎?」

  「年四叔!好久不見!」此人便是年四,和藹可親,是村內少數善待飛星的長輩。

  接著飛星想起甫入村便造成路邊凌亂狼藉之景象,帶給村人困擾,無奈嘆氣道:「我又闖禍了,不知為何那些陶罐總是莫名毀壞……阿父和楠先生知道後一定又要生氣。」

  年四叔手邊敲打木工,邊寬慰道:「楠老他們啊,就愛大驚小怪。說什麼不受神靈眷顧,你的誓約之禮才會祀亭倒塌啦,還有村裡的大小意外,皆因靠近你而起…….哈哈,我才不信呢!你看,現在說這麼多話都沒──」不料語未畢,卻響起鈍擊聲,以及年四的慘叫聲。

  飛星嚇了一跳,上前關切道:「年四叔你沒事吧?」

  「我…….我沒事…….」本來滿臉笑容此刻卻換上愁容,緊鎖眉頭。
  「可你的手好像腫起來了…….」

  「肯定是你看錯了…….」年四忍痛嗚咽道,又怕飛星自責,趕緊將受傷的手藏在身後。

  飛星只好掏出隨身攜帶的草藥,以及一小盆栽,道:「年四叔,這草藥專治外傷極有效,還有這是你先前委託我製作的木器。」

  「若你阿父知道,你不僅會做飯釀酒、縫紉捕獵,連木工藥理也懂,定是大吃一驚。」

  飛星謙遜道:「我還要更加努力,讓阿父阿娘以我為榮,不辜負他們期待。」

  年四輕拍他肩膀勉勵道:「好好照顧自己,年四叔相信你終有一日能得償所願。」

  飛星向年四寒喧後繼續前行,這時眼角餘光瞥見有個人影閃進暗巷,似乎是朝村內祀亭而去,想起方才耳聞今日將在祀亭替新生兒舉行誓約之禮,祈願神靈庇佑,倘若被心懷不軌的惡徒闖入破壞,可就大事不妙。然而轉念又想到自己因被村民視為災星,嚴禁參與此類典禮,遂陷入兩難,猶豫不決。

  正打算找鬃伯和大樹商量而轉身,走沒多久,便看到前方有位七、八歲小女孩,頭梳兩個小髻,髮髻左側別上鮮花,一身粉嫩小裙及內搭褲,腳踩小巧布鞋,脖頸上掛著一枚扇貝,水汪汪大眼遠遠望見飛星,便張開雙臂迎面跑來,直奔懷抱,銀鈴般稚嫩嗓音開心嚷著:「哥哥~哥哥~」原來是飛星之妹,小貝。而走在小貝後頭的,則是飛星之母,萩娘。

  難得與久違的親人相聚,飛星自是不勝欣喜,一把抱起小貝高舉轉了一圈,然後輕輕放下,溫柔地撫摸她的頭,道:「小貝、阿娘,妳們怎麼來了?」

  萩娘許久未見自己的寶貝兒子,亦難掩喜色道:「聽聞你回村,我們就趕緊出來找你。尤其是你看看小貝她啊,跑得這麼急,也不怕跌跤。」

  小貝輕拽著飛星衣褲,撒嬌道:「哥哥~哥哥,我好想你,你好久沒下山來看小貝了。」

  飛星聞言,蹲下身與小貝同高,柔聲安撫道:「因為哥哥在山上忙著打獵,還有保護村子,看看有沒有壞人想要進村欺負小貝啊。」語畢輕點她的鼻頭,滿臉寵溺。

  「可是……為什麼大家都說哥哥會給村子帶來災難,不准哥哥下山?」

  一旁的萩娘怕小貝童言無忌,欲出聲制止,卻見飛星略一擺手,表示不在意,只聽後者笑答道:「那是他們開玩笑的,是哥哥自己想要在山上保護大家啊。」

  小貝點了點頭,接著想起一事,伸出雙手道:「那哥哥答應給小貝的小熊呢?」

  飛星一拍額頭,道:「唉呀!哥哥這回匆忙下山,忘記帶了,下回一定記得,好嗎?」

  「好吧……那哥哥先陪小貝去看誓約之禮。」說完拉著飛星的手欲往不遠之處的祀亭祭台走去。

  然而飛星自是有所顧慮,放開小貝的小手歉然道:「抱歉啊小貝,哥哥還要先去抓壞人,等抓到之後再來陪妳好不?」

  小貝年紀雖幼,卻也體貼懂事,眼睛眨了眨,道:「那哥哥說話要算話,說謊的是小豬!」

  「嗯,說謊的是小豬!」飛星笑著伸出小指與小貝拉勾,緩緩起身看著母親與妹妹走向祀亭,笑容卻隨之黯淡下來,心道:「抱歉小貝,雖然哥哥也想去看誓約之禮,但此事身不由己,怕讓妳失望了。」遂走到附近視野極佳的高處,思量著若能遙望一眼便已滿足。

  眼前祀亭乃一木造平檯,四方木柱紮著紅絲結繩,木檯上灑滿白米穀物獻祭,祈求神靈降臨與正中央的襁褓嬰兒締結誓約,並護祐其一生安康。此時輕風揚起,落葉紛飛,主持祭禮的祭司元楠先生面向祀亭恭敬行禮,圍觀村民們則是交頭接耳私語:「來了來了!有動靜了!」

  只見木檯上的穀物緩緩顯露神獸足印,飛星凝神細看,卻覺得這腳印似曾相識,正苦思冥想究竟在何時何地看過之時,不料祀亭卻陡生異變!一名身材粗獷、巫獵打扮的男子,不知從何處躍入祭台,狂妄笑道:「搜了半天沒找到神物線索,倒是遇上神獸夫諸,這筆生意值了!」遂取出一塊名為玉繭之翡翠龍紋靈石,口中唸唸有詞,向那方才現身的神獸施法,使其束縛收入玉石。

  神獸夫諸外型似雄鹿,通體散發淡淡白色螢光,個性溫和,然此時受到制約,百般痛苦掙扎,幸而即時逃脫,消失無蹤。陌生男子盛怒之下,一掌揮開欲上前搶救被嚇哭嬰兒的母親,此時飛星奔至祭台,執劍喝道:「休要傷人!」

  那人與飛星打了個照面,一眼便認出三番四次破壞他們好事的傢伙,咬牙切齒道:「原來是山上的臭小子!」正是飛星阻攔惡徒首領的巫獵。

  飛星擺開架式,凜然道:「無論你來意為何,到我阿父面前說明吧!」

  同時間,聽聞騷動趕來的村長樸方,率領村內壯丁,高舉手中弓箭道:「真有闖入者!風鳴村男兒,列陣拿下!」語畢壯丁們團團圍住那名巫獵,拉滿弓對準敵人目標。

  惡徒首領似是有備而來,振臂一呼:「來人!給我教訓他們!」緊接著四方屋頂躍下好幾名匍匐已久的帶刀隨從,村民們見狀紛紛驚呼逃竄,場面極度混亂。

  巫獵凌空蹤躍,趁亂往村口方向逃逸,卻倏地止步,原來前方被攔住去路,攔路者僅獨自一人,怡然負手立於路中,似等候多時,正是鬃伯。

  巫獵只覺此老者不自量力,嫌命太長,再不猶豫舉起大刀直劈鬃伯面門。而鬃伯卻紋風不動,不閃不躲,就在這電光石火之際,後方飛星追至,以一招流星飛梭擋下巫獵刀勢,兵刃相擊,氣勁併發,兩人過手之後各自退開三步。

  巫獵自知對手難纏,欲速戰速決,取出另一枚玉繭,道:「狂妄小子,此前使役的那些廢材不敢靠近你,近日新得此兇物人面鴞,看你還有何能奈!」緊接著對玉石施咒,冒起一團黑煙,同時響起一道刺耳難聽的鴞鳴,待濃霧散去,眾人始看清眼前乃人臉雉身,其形如鴞的巨鳥,振翅便能捲起狂風,邪魅笑聲自人面獠牙逸出,孩童見之屁滾尿流,成人則是聞之色變。

  此刻負責守衛的男丁們紛紛趕至,乍見龐然大物不由得後退三步。其中霍閃看出敵方來頭不小,詫異道:「居、居然可以使役如此兇神,他是巫獵長辛赫!」

  大樹上前一步拉弓對準人面鴞,冷靜道:「阿星,我來助你。」隨即「嗖」地一聲,箭矢破空射向巨鳥羽翼,未料卻如銅牆鐵壁,反彈落地。巫獵長辛赫見狀,笑聲更加得意猖狂。

  「人面鴞的羽翼竟堅如磐石,尋常弓箭無法對付,該如何是好?」飛星初次面對龐然兇物,一時有些手足無措,只好轉頭向身後觀戰的鬃伯求教。

  鬃伯閱歷無數,老神在在捻鬚答道:「人面鴞會將靈力灌注於全身羽毛,老頭子曾說過吧?銳著避其鋒,找到牠要害便能一舉擊破。」

  「要害……是了,眼睛必是牠唯一懼痛之處!」飛星立即領悟,轉而舉劍攻向其面門。人面鴞一個旋身避開,張牙舞爪加以反擊,怎知忽見飛星右手上有枚指環,光芒一閃而逝,鴞眼微瞇,尖叫一聲振翅飛離。

  辛赫吃了一驚,未料人面鴞如此兇狠,卻十分忌憚飛星手上指環,莫非便是這幾日費盡心思所尋之神物?

  大樹見人面鴞轉向他直撲而來,再度拉滿弓,道:「阿星,人面鴞的雙眼就交給我。」

  「豈能讓你們如願!」辛赫怒喝一聲,朝向大樹施以痛擊,然而再度被飛星擋下,後者劍鋒直指辛赫,道:「我來當你對手!」語畢聽得人面鴞一聲尖銳慘叫,知道是大樹使出一招穿雲式命中目標,令人面鴞雙目盡盲,跌跌撞撞飛遠離去。

  鬃伯立即拍手叫好:「你們倆合作無間,快快一舉將惡徒全拿下吧!」

  辛赫怒氣更盛,咬牙切齒道:「可惡,居然連人面鴞都莫可奈何,本想找個東西而已,既然你們想死,就怨不得我!」遂接二連三對飛星猛下殺手,招招直取要害。

  敵方刀法迅捷兇猛,令飛星招架頗為吃力,虎口頻頻作疼,就在此時,忽聽遠方傳來一道女子聲音:「獵神惡徒,休得撒野!」

  只見三人迎面緩步而來,二男一女,皆為祭司打扮,其中一位乃風鳴村大祭司元楠,另外兩人雖同為祭司,卻佩戴著碩大赤玉及五色羽為胸飾,位階顯然高於元楠。

  走在最前方乃適才發話之年輕女子,濃妝艷抹,體態娥娜,卻少了幾分傳統莊重之氣質。她自稱為帝都使者,以手結印,似是威逼辛赫住手。另一名則是中年男子,亦同為使者,表情似笑非笑,垂手而立,旁觀不語。

  辛赫見到此兩名帝都使者,臉色微變,怒意銳減,反而鎮定下來,朗聲放話道:「哼!竟有高人在……待我早晚血洗這破村!」隨即灑出一團黃沙粉塵,竟然原地消失無影無蹤!其速度之快、瞬移之奇,令在場飛星及村長樸方等眾人均猝不及防,撲了個空。

  霍閃上前一步向使者供手稱謝:「還好有兩位帝都使者嚇跑惡徒,真乃敝村之幸──」語未畢,卻聽得不遠處傳來木架坍塌之聲,竟是村落中央廣場旁石像所供奉的鎮村之寶──飛靈弓,枕弓木架離奇倒地,而好巧不巧的是,距離飛靈弓最近之人,恰是飛星。

  元楠見狀,哇哇叫道:「你們看看,多麼不祥的兆頭!我千交代萬交代,儺祭前絕不能讓這災星入村,現在可好,飛靈弓都給摔裂了!」

  飛星湊近蹲下檢視,思忖著該如何修補,身後傳來鬃伯的聲音:「東西損壞,再修便成。人要損傷,才真正無法挽回。剛才多虧有小飛星啊!」

  「他若沒下山,興許根本不會發生這些事!」在場壯丁之一的陶石出聲表達抗議,其他餘悸猶存的村民紛紛同意,要飛星速速離開風鳴村。

  身兼飛星之父與村長的樸方,曾任帝都風鳴軍之將軍一職,嚴以律己,剛正不阿,他舉起雙手令眾人噤聲,凜然道:「方才你們表現,便認為足夠保護村子、擔起風鳴軍後人之名嗎?」接著轉身責備其兒:「你違令進村,又擅闖祀亭,破壞誓約之禮,甚至不知避開飛靈弓,使其受損,你可知錯!」

  飛星垂頭領罰,向樸方及元楠恭敬行禮道:「阿父、楠先生,我會對此事負責的,請賜我將功補過之機!」

  不待樸方回答,那名女帝都使者上前插話道:「原來這位便是樸方將軍的長子。」

  樸方謙遜拱手道:「不敢不敢!小兒讓使者見笑了。」一旁的飛星亦趕緊跟著行禮。

  女性使者水靈的眼珠子一轉,提議道:「方才占卜,卦象顯示惡徒遁入勞山,這位小兄弟既身手不凡,不如讓他上山追捕那名巫獵及同夥,也算給村人一個交代,將軍意下如何?」

  「阿父,孩兒正有此意!」飛星見使者既已幫他說話,更是義無反顧。

  站在遠方的大樹知此行兇險,向前一步,道:「阿星,我同你去。」

  元楠手一揮,立即反對大樹同行,道:「不成不成,那巫獵威脅要對村子不利,所有人都必須留在村中戒備才行!」

  「就如此辦吧。」樸方雖不免憂心其兒,然身為村長,全村安危方為首要,便依元楠之言,令守衛男丁加強防備,不相干人等亦一併散去。

  飛星見大樹仍立在原地凝望自己,輕拍他肩道:「別擔心,你不是讚我武藝出眾嗎?對付那巫獵絕非難事。」

  一旁鬃伯亦對飛星極有自信,呵呵笑道:「不錯,有山神護佑,小飛星定可完成使命。」接著眨了眨眼,對飛星悄聲耳語道:「別忘了,你還有『他們』,只要一聲吹哨,還怕找不到他的蹤跡?」

  飛星聞言,立即領悟鬃伯的暗示,拱手道謝後,速速趕往巫獵辛赫逃逸方向的山路而去,匆忙間卻未留意村口暗巷內,一男一女正覬覦他右手上的指環,準備尾隨跟上。
 
第二章 緝拿巫獵補功過 歌舞儺祭祈禍福。。。待續(刪除線)

*** ***

<後話=也是廢話XD>
來稍微聊聊小貝圖~
由於是第一次使用繪圖板,
在這方面算是個小萌新XD(?)
還請多指教或鞭小力一點
畫完人物已無力再畫背景,所以就...(以下略(喂)
或許有人會問:為啥飛星的手肥肥的??
因為我畫的是Q版啊~
可能小貝本身就Q所以看不出來吧(?)

最後放張畫到一半有點嚇人(?)的圖^艸^
提醒自己以後畫圖儘量先畫眼睛別嚇自己


*作畫工具:SAI

*相關文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3322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神舞幻想|單機遊戲|RPG|同人|小說

留言共 2 篇留言

晴雨光之影
說起來,摘星子還記得"女王遊戲"嗎?XD

07-03 10:43

*摘星子*
哈哈我當然記得啊XD(還敢說(慚愧歉笑^^"
所以這篇應該是不會填坑,
在沒把女王遊戲的坑填完之前,
我是不打算開新小說的坑啦~
(會有愧疚感,有種不負責的感覺,也對不起那些本來在追的讀者)
但最近真的沒時間寫小說qwqqq嗚嗚嗚07-28 23:33
晴雨光之影
哈哈
我還在想你是否忘記它呢?
不過也沒關係啦
希望不會等到女兒上幼兒園才填完吧www(開玩笑)

08-10 23:1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starsnowso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閒聊】我在夢王國100... 後一篇:【漫畫】夢百3週年徵漫大...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NotLawyer喜歡RPG的巴友
圖文冒險(安價漫畫) 冒險者與哥布林的凱歌 更新囉~~ 歡迎來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2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