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MW 不可思議世界】無明之言 第九篇 完結 06/16

作者:Cale Wei│2018-06-16 11:52:57│贊助:10│人氣:466
前言:
《MW 不可思議世界》為創作社團『文創作戰科』之共同創作系列,採用共同世界觀,以成員各自的觀點與立場進行闡述,故人物、設定若有雷同,皆屬正常現象。




當閃雷即將接觸地面時,卻瞬間消失了。毫無預兆,像是存在被抽離般的,完完全全的消失了。只餘下似乎是擊落點的地方,瀰漫著濃密的墨黑氣絲。




   
    ▲
    
    
    「這就是妳的立場嗎?」兜帽下的混沌雙眸看不出任何情緒,但芭底邁的語氣卻如深淵的迴風般,刮起陣陣冷嘯。
    
    艾希爾沒有說話,沈默如同陽光的昏沉,充斥在所有角落。她像是吐出嘆息,冰冷之中帶著一種悲愁。「隊長,現在的狀況。」
    
    「他很安全。」而芭底邁到也毫無隱瞞地回應。
    
    聽聞尼爾安然無事時,艾希爾的表情稍微放鬆了一些。
    
    伊斯帖饒富趣味地彎起嘴角,她握了握手中的玻璃珠。很好,魔力的運作完全停止了。那把劍未免太邪門了點,魔導師平時是絕對不會接近那種東西的。但她現在卻因此而存活下來。
    
    「妳是來協助我的嗎?」伊斯帖開口,朝著身旁發問。
    
    「這就要看妳對協助的定義是什麼了。」艾希爾回視了一眼。「我的目的是『阻止』。在妳們眼中,這樣的行為代表何種意義,都不影響我的決定。」
    
    只要劍沒有收起,伊斯帖就無法運行魔法來達成任務,這點無論是誰都很清楚。但對於芭底邁呢?
    
    艾希爾緊握著手中的長劍,垂下的劍尖透著冰冷的光線。她向前踏出一步,但也只是一步。自負顯然不存在於那冷靜的情緒中,對事物的不瞭解更容易成為恐懼的主因。
    
    很明顯的,艾希爾始終無法肯定敵手的真正實力。伊斯帖在後方捏著玻璃珠,她想逃離這裡,但卻又無法丟下這個女孩不管。
    
    「只要聽到那個有點彈舌的語言,就是她要發動能力的時候。」經過幾次交手,伊斯帖大致上能掌握言靈使的攻擊模式,這大概也是她現在能提供的唯一幫助。
    
    霎時,炙熱的焚風流過,刮起淺薄飛灰、吹出淡然墨煙,雜陳的氣味混和,空氣凝重且令人窒息。
    
    「 הֵאִירוּ בְרָקָיו תֵּבֵלרָאֲתָה וַתָּחֵל הָאָרֶץ׃ (祂的閃電光照世界,大地看見便震動)。」(*1)
    
    再一次,芭底邁道出神聖的言語,驚人的電光乍現,強烈高溫與扭曲空間的劇烈衝擊登時顯現,地面也頓時開始晃動。
    
    當閃雷即將接觸地面時,卻瞬間消失了。毫無預兆,像是存在被抽離般的,完完全全的消失了。只餘下似乎是擊落點的地方,瀰漫著濃密的墨黑氣絲。
    
    那區域和艾希爾只差了數步的距離,但雷擊卻在空中就失去力量般的被抹除了。慘澹的風拂過面上,吟著悠長的曲調,拭去的魔力更顯空虛。
    
    「果然,妳的劍很特別。」芭底邁始終在意的是那把使人不受魔力侵擾的武器,也許她在最初遇上艾希爾時,也沒有這般的料想吧?
    
    而艾希爾始終沒有作出回應,她那斜下的劍尖也處於防禦姿態。凝然之中,帶著一絲超然的沉靜。
    
    芭底邁咧嘴一笑。接著,周遭的氣流開始改變。「 וְלוֹ הֵכִין כְּלֵי-מָוֶתחִצָּיו לְדֹלְקִים יִפְעָל׃(他也預備了殺人的器械;他所射的是火箭)」(*2)
    
    此時,散落在她腳邊的木窗框碎片燃起火焰,一道炙熱的氣息噴發,柱狀的木框開始烈烈燃燒,閃爍的火光在還未暗下的陽光中更顯耀眼。
    
    隨後,木條射出,拉出橙紅的一道線條,如自弦上擊發的弓矢,筆直地射向艾希爾。
    
    就在飛行途中,熾烈的火焰熄滅了,化作縷縷墨煙。而炭黑的木條仍舊繼續突破,就在即將接觸到艾希爾時……
    
    刷!一聲,墨綠的光束斬斷木條,艾希爾揮動長劍,劍刃湛出冷霜寒芒,堅硬物體撞擊產生了清脆的聲響。
    
    伊斯帖瞇細了眼。那把劍只能阻擋魔力生成的東西,只要芭底邁有意願,絕對可以製造出比這更強的攻擊,屆時就真的無法還手了。
    
    「妳不嘗試還擊嗎?」芭底邁枯啞的聲音發出疑問。
    
    「我並不是想幫助妳們任何一人,而前來這裡的。」艾希爾重新擺回架勢,語氣平靜得就如一望無際的黑夜沙海。
    
    「既不想讓狩魔士消滅他們所謂的禍害,也不想讓言靈使者排除會對他的生命造成威脅的敵人。」在接收話語後,芭底邁只是轉過身。「這樣的想法未免太過天真,妳看起來並不像有勇無謀之輩,難道不覺得這種解決方式實際上欠缺思考嗎?」
    
    語畢,她獨自踱去。但就在身影開始遠離時,艾希爾開口:
    
    「為什麼?」那聲音帶著近乎滿溢的迷茫。「我並沒有做錯,這是我能做的、最好的選擇,不是嗎?」
    
    「相信妳很清楚,自己心裡的答案才是。」芭底邁卻沒有回答這個疑惑。「就當作我順應了妳的猜測也好。別用那種哀求的眼神看我,真是可憐。」
    
    聞言,艾希爾按住了自己的胸口。自己的想法被讀走,這種感覺非常不舒服。
    
    「看來妳已經意識到了:一視同仁的取捨在根本上就是依賴他人施捨而已,就像我今天不殺妳們,也只是出自於我的施捨。」芭底邁的聲音令人背脊發涼,而且完全無力得以抵抗。「補充一點,如果妳能再找到我的話,隨時歡迎挑戰,魔導師。」
    
    像是宣告就此落幕般,芭底邁的身影消失了。
    
    
    ▲
    
    
    尼爾的意識清醒了,但雙目卻仍然閉著。腦後柔軟的觸感十分舒適,幾乎使人不想離開。他躺著,唯有頭部枕著什麼東西……
    
    「還好嗎?隊長。」
    
    「很好……欸?啊!讓、讓我起來……」
    
    他感受到垂落在臉上的烏黑長髮,以及艾希爾那織工高級的下裙所帶來的觸感。尼爾有些笨拙地離開了她的膝上,雖然說兩人已經熟識,但也沒到這種親密的地步。
    
    「妳怎麼會在這裡?」尼爾站起身後,掩飾尷尬般地甩了甩手。「芭底邁呢?妳有受什麼傷嗎?」
    
    「那傢伙走了。」一道消遣意味大過語句表面意思的聲音傳出。伊斯帖靠在一處牆壁旁,露出了嘲弄似的笑容。「這份關心還真令人嫉妒。」
    
    艾希爾困惑的視線在兩人之間遊走,像是在思考要先回答問題,還是先搞懂伊斯帖的話一樣。於是,她指向狩魔士:「我跟著她,來到這裡。」
    
    「什麼嘛,原來我一開始就被跟蹤了呀,妳是不是對我有意思啊?」
    
    「想太多。」
    
    這回,輪到尼爾感到不解了。「這個時候妳不是應該正在進行商會的活動嗎?」
    
    「是的,當時我與其他前輩前往了一處工房,那是冶煉玻璃的場所。」艾希爾起身,順了順耳後的黑髮,接著將視線挪到了伊斯帖身上。「在那邊,我見到了妳的畫作,還有才剛離開工房的妳。」
    
    伊斯帖的雙眸如受到衝擊般的波動。「也是呢,我留的簽名在角落,但除此之外,有什麼好讓妳懷疑的呢?」
    
    「胭脂紅的顏色明顯是妳慣用的顏色,而且對於妳來說也很容易取得。另外,那座工房除了堆積灰塵的玻璃餐具,還有一些玻璃珠。妳是去補充武器存量的。」艾希爾靜靜地分析。
    
    「慢著,照理來說,妳應該不會從玻璃珠聯想到我啊。」
    
    這時,艾希爾拿出了一顆扁橢圓的玻璃珠。
    
    「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妳就把它留在我身上了。」她微微一笑。難以料想的是,當時僅是不經意的肢體碰撞而已。「當日回到商貿會館時,我的劍就對它起了反應。」
    
    「難怪,跟它成對的另外一塊當晚就沒回應了。」伊斯帖也掏出了帶身上的另外一塊。「不過,它的功用姑且也達到了。」
    
    「因為妳將這塊玻璃珠留在我身上後,馬上就遇到了妳在找尋的目標了。」艾希爾垂下頭,定定地看著掌中的珠子。「在市集旁的巷弄中,我跟隊長遇見了芭底邁,所以妳根據偵查的結果,在宵禁時間前往那個地方,卻恰巧遇見了尼爾隊長。」
    
    一旁的尼爾聳了聳肩。
    
    「我還以為這個計畫沒有其他人能知道的。」伊斯帖無奈之餘苦笑說道。
    
    「不,其實還有許多問題是我們無法釐清的。」只是艾希爾卻沒有表現太多雀躍與欣喜。
    
    尼爾也點了點頭:「妳的動機。芭底邁對於一般人來說,就只是個乞丐而已,即使她擁有那種......可怕的力量,但也沒有引起什麼問題過啊。」
    
    至此,伊斯帖突然沈默。她的神情複雜,像是明滅不定的星空。「啊……妳當時在工房內看見的那幅畫,還記得樣子吧?」
    
    「畫裡,是一名男子,背景則是還在運作中的工房。」艾希爾回想著,但表情卻也變得沉重。「他是妳的……」
    
    「未婚夫,直到死為止都是哦。」伊斯帖的瞳孔彷彿正眺望著久遠前的過去。「在我們認識之前,他就是一名工匠,我那個時候也只會偶爾學習一下家族流傳的魔術,在染坊做點工。」
    
    她手中的玻璃珠澄澈而又透明,倒映著巷陌的街景。
    
    「對你們來說可能有點不可思議,不過我的魔法主要的媒介是玻璃,這也是我與他接觸的原因。」
    
    此時艾希爾輕嘆了一口氣:「妳為了報仇,因為言靈使者有意無意間殺了妳的家人。」
    
    「想不到妳也挺直接的嘛。」伊斯帖的笑容極為苦澀,但也十分真實,如同過往雲煙一般,在稍縱即逝之中也留下痕跡。「這件事,提供了我許多動力。但也許當時真的太傷心了吧?所以我離開威尼斯,但我這魔法的發源地又被鄂圖曼人給擋起來了,染坊也不要了,只想找個能收留我的地方。回過頭才發現,我已經到了幾乎未知的境界了。」
    
    「但仍略遜於言靈使者一籌。」
    
    「欸,過往的歷史中,言靈使可是被狩魔士追殺的哦。這不就說明,其實他們的水準也是有點參差的啊。」伊斯帖對艾希爾的實話提出反駁。「再來,我不知道那個怪物活了多久,但根據有利的情報指出,她的家人也是死在身兼狩魔士的魔導師手上哦。」
    
    巷道間的清風帶著灰燼的味道,格外的令人感到熟悉。
    
    「那麼妳,又為什麼回到威尼斯?」尼爾依舊想釐清問題的根本。
    
    「這個嗎……其實還是因為協會的任務,有幾個目標同時出現在這座城市。另外,雖然消息很零碎,但情報中也有提到那個言靈使。」伊斯帖用手指繞了繞自己黑栗色的捲髮。「你們應該也知道,商事法的修法聚集了一些外地人,有一些目標就混在那裡面。所以就算我的期望落空了,也還有其他聊勝於無的事情能辦。」
    
    「接下來呢?」艾希爾聽了之後,又轉而發問了。
    
    「馬上離開這裡,然後回報給協會,我做事一向看心情。」那愜意的隨和感重現在伊斯帖身上。
    
    
    ▲
    
    
    或許真的如本人所說的那樣。伊斯帖簡單別過後就離開了,甚至不管黃昏將至,或著行囊是否完善。
    
    湘黃的光線斜照,尼爾走出警備隊的據點,看見正蹲在柵欄旁玩貓的艾希爾。毛皮昏灰的貓正拉著身體,好像在伸懶腰一樣。
    
    艾希爾也發現尼爾的到來,她停下搔弄貓咪頭部的手,接著站起身。腳邊的灰貓還意猶未盡地在一邊磨蹭。
    
    「不好意思,還要請妳陪我走這一趟。」尼爾略帶歉意地說道。「不過妳也不要突然就跑出來啊,不說一聲就找不到人是很可怕的。」
    
    「可是……」艾希爾低頭看了一下那隻還在嗅著裙擺的灰貓,然後將牠抱起來。「……很好摸。」
    
    「我相信妳,但是該走了。」尼爾心裡有種說不出的笑意。
    
    兩人並行於街市之中。在離開了渺無人煙廢棄宅區後,尼爾想盡最扯淡的理由來搪塞發現異常的民眾,一面瘋狂的要求相關單位來收拾善後,畢竟連他自己都不曾接觸過這種事情。
    
    想想還挺不可思議的,但看著身旁的艾希爾,一股安心的現實感又重回胸口。
    
    雖然疑問也接踵而至。
    
    「妳能夠告訴我嗎?為什麼那個時候會出現?」一路上雖然已經互相從對方口中得知訊息,但尼爾卻還是無法辨出事情的始末。
    
    「我跟著伊斯帖。」
    
    「不,不是這個。」尼爾搖了頭。「妳為什麼想跟蹤她?」
    
    艾希爾停下了腳步。
    
    「妳當初不是反對插手這件事的嗎?」這是其中一點,也是尼爾十分好奇的問題。
    
    「信心沒有行為,也是空殼。」艾希爾回應,讀著幾日前尼爾送給她的一席話。「我也明白,旁觀容易,因為不用任何付出。」
    
    尼爾的步伐也停止了,他凝視著。
    
    「但我當時很清楚,芭底邁的強大之處。她察覺敵勢的能力強過伊斯帖的偵側魔法,甚至有信心無需任何人協助,也能確保自己安全。」她墨黑的雙眸透著淡淡的哀傷。「要是我沒有前往阻止的話,你可能會死,伊斯帖絕對無法活下來。」
    
    「妳這不就盡到該盡之事了嗎?」
    
    「不全然是這樣。」艾希爾面對這個肯定,無法欣然地苟同。「不過是阻止了一次衝突,但往後還會有多少言靈使者被狩魔士獵殺?又會有多少狩魔士死在言靈使者手下?如果我放任伊斯帖死在芭底邁的手中,在那之後,碩果僅存的言靈使者是否就能更安全的度日?」
    
    「這不是妳該思考問題。」
    
    「這是。因為我有能力干涉。」
    
    此刻,尼爾憶起了當時在商貿會館中,艾希爾與她的前輩爭辯的話語。那站在弱勢族群後方,卻無力站穩的立場。
    
    「但是這次......」話音至此,艾希爾沒有說下去。她緊握著腰上的劍柄,像是如果沒牢牢把握,就會消失無蹤一樣。
    
    「妳認為妳做對了嗎?」尼爾隱約能感受到她所畏懼的。
    
    「我無法完全確定,也許更多生命的犧牲從我選擇之後就展開了。」艾希爾的手微微顫抖。「芭底邁當時問了我,幫助狩魔士就是我的立場嗎?我沒有回答,但也無法否認,因為我只能判斷出當下,最有威脅性的人就是芭底邁。」
    
    「事實上也是如此。」
    
    「但,只要清除了所有會引來危機的人物,就是正確的嗎?」
    
    這次,尼爾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自我得到這把劍之後,這個問題就沒有獲得解答過。它起源的學說即使過了千年,也只有個似是而非的理念。」此時,艾希爾稍微停頓了一下。「無疏親遠近的捨得,自始自終都沒有人能夠貫徹。」
    
    「妳做出這樣的選擇,也只是貼近人性的選擇而已。」尼爾越發感到眼前這名女孩的徬徨。
    
    「或著說,只是不想再體會一次痛下殺手的感覺罷了。」艾希爾劃起微笑,很輕、很淡,彷彿風一吹就會消失殆盡的微笑。「一段日子前,我曾協助狩魔士,與他們一同擊殺當地變異的魔物。無論如何,牠確鑿的罪證都足以判上死罪,但是真正要終結牠的性命時......」
    
    「妳遲疑了?」尼爾的表情平靜。「不,妳最後還是履行自己的信念,沒錯吧?」
    
    「我之後數次問過自己內心,難道當時我該殺嗎?」
    
    「結果,答案是什麼呢?」
    
    「許久之後,我還是只能下定論。或許那樣的魔物、或著言靈使者,可能多的是芭底邁那樣擁有力量,在必要關頭才展現力量的人存在。誅殺他們的原因並非是身為魔物的事實,而是主觀判斷的對錯。」
    
    「但妳還是強迫自己,做出那些迫於時勢而不得不做的選擇。」尼爾否定般地搖了搖頭。「妳沒有必要做出那些選擇。」
    
    「也許,等我再也無法承受那些選擇帶來的傷害;直到我沒有任何理由說服自己做到時,就不必再作選擇了。」剎那見,艾希爾的神情雖然平靜,但卻使人心頭感到隱隱作痛。
    
    突然,她感到下裙的裙擺傳來一股竄動。艾希爾低頭一看,剛才的那隻灰貓又來到腳邊,柔軟的感覺隨著磨蹭而使心情放鬆。
    
    艾希爾蹲下身,伸出手輕輕地搔著貓咪的後頸。彷彿與剛才有些沉重的話題有著劇烈的差距一樣,讓人一時之間無法作出任何反應。
    
    某種奇妙的感覺出現在尼爾的腦海中。他始終記得芭底邁在反擊之前,曾問了自己一句『她是真的想殺死我們嗎?』這樣的話,之後便開始那無人能阻擋的攻勢,但卻又在艾希爾登場後收斂了。伊斯帖也是,即使看清兩人實力差距的她,仍舊不放棄抵抗,甚至不斷嘗試突破,而在艾希爾救援時,便完全停止這樣的敵意了。
    
    「妳不需要愧疚,相信我。」因為妳已經做到當下最好的抉擇了。尼爾感受到喉嚨的乾澀。
    
    而艾希爾像是感到有些驚訝般地抬起頭,接著露出了那恍若是在布滿星辰的月夜下,沙海中泛起白光般的盈盈淺笑:「好的。」
    
    
    ▲
    
    
    斜陽像是火球一般,讓橘紅的光彩燃燒了整個威尼斯,使城市在逐漸黯淡的天空下又染上了另一層色彩。
    
    商貿會館的門口依舊使人覺得過於華麗。尼爾停下腳步,他沒有踏入那棟建築的意願。
    
    「那麼,請好好休息吧,隊長。」艾希爾在走入會館前,轉身向隊長說道。
    
    「當然,但是還有一些善後的工作得處理,我希望在撇清責任前讓警備隊多出點力。」尼爾笑了笑。「商事法的修訂已經告一段落了,聽說是延後處理。妳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嗎?」
    
    畢竟是行商,並不會處於長期閒置的狀態。
    
    「幾日後就會離開,自卡莫尼卡帶來的礦產已經售罄了。商會也在先前交付了一些資訊給我。」她說著,像是細數記憶般地閉上雙眼。「得往東行動。」
    
    「這樣啊……那離開前請務必跟我說一聲。」尼爾若有所思的扶著下巴。
    
    「沒問題。」艾希爾回應,她輕梳了一下烏黑的長髮,接著像是想到了什麼似地開口。「隊長,下回造訪威尼斯時,我的『安全』是否能再次麻煩了呢?」
    
    那是在酒館時,尼爾誤以為艾希爾醉倒的時候所說的話,他露出苦笑:「這是我的榮幸。」
    
    而艾希爾微微傾身,表示道別。
    
    
    
    隨著那一頭烏黑長髮的倩影走入會館內,街道的吵雜與繁忙也傳入了尼爾的耳中,他回憶起這幾天的遭遇,想一想也挺有趣的,而且絕對難以忘懷。
    
    尼爾轉身,遠離了商貿會館,準備再次踏入警備隊繁忙的公務之中。離開前他抬起頭,看見了遠方已經陷入黛黑的天空中,高掛著一輪澄澈而又美麗的弦月。
    








    
    不可思議世界 無明之言——————完    


(*1)出自詩篇97:4

(*2)出自詩篇7:13


後記:

感謝各位觀看至此,多虧大家的支持,才能讓我完成這部作品。

修稿修了世界久,我已經不知道要不要滿意結果了,但是我一直很不擅長好好的表達,所以只好祈求這次寫的結尾是比較白話的。

這次故事要先感謝文創作戰科的科長維斯卡出借他家的尼爾,才讓我能直接用現有的角色來擔任主要角色之一。

這作大致上就是塞了很多我想寫的東西,然後不管劇情的直接放進去,在撰寫大綱的時候多有突兀感,不過想一想還是就這樣寫下去了。結果就只好刪減一堆不必要的段落,盡量保留故事結構的完整。

另外,還是來講一下人物彩蛋吧。首先是芭底邁,出自聖經裡的人物Bartimaeus(巴底買),是耶穌與門徒在耶利哥遇到的盲人乞丐,因耶穌的一句話而治好了雙眼(也有說法是因為他的信心)。所以在這作的設定中,她是個盲人,即使擁有操控言靈的能力,依舊躲避著狩魔士追殺的乞丐。

再來是伊斯帖(Esther),出自波斯語的『一顆星』,但是與聖經裡的以斯帖記就沒有太多關係了。當初是想設定成用類似浮游泡什麼的,或著是像是雁王那樣能夠把手上的石頭變來變去,但還是決定弄得炫泡一點,雖然是無屬性但卻能操作各種屬性的法師。關於她的故事還有很多能講,在這篇裡面沒透露太多設定,請期待她接下來在日後篇章的表現吧。

總算是完成了這篇約三萬八千字的作品,花了比預期還久的時間,也從周更變雙周更,不知道是熱忱沒有了,還是什麼原因,總之途中常常覺得力不從心。但大概是後面的段落有比較多想寫的東西,所以最後幾篇寫得比較勤快一些,像是艾希爾一作一次的拔劍,爽爆(?)。說到這邊,也許是因為耍廚的機會太少了,所以才把一些比較難出現的場景加一些有的沒的敘述吧?不過之後也發現,好像寫的沒多猛,嘖

那麼,亦如往常的,容我再次感謝各位的觀看,謝謝。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2509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怒目少年
是啊,墨家的思想實在太過理想化,想要貫徹真的非常困難。

06-16 12:49

Cale Wei
對 所以這也是很好發揮的題材
06-18 19:41
路過的密客
恭喜完結,一開始還以為這部要用商人的角度來敘事,沒有想到最後變成了超能力對決(?),總而言之看的很開心,果然奇幻作品超棒的。




所以我說那個夜空系列呢_(:3」∠ )_

06-16 19:03

Cale Wei
不奇幻發展的話就不叫奇幻題材了R

還有夜空大概會寫啦 不用怕_(:3」∠ )_06-18 19:42
怒目少年
那我就好好期待吧!(搓手

06-18 20:57

熾冰
您好~ 好久不見^_^

雖然故事來到結局,但女主的旅行顯然還沒結束,相信還有新的邂逅等待著她~ 且讓一名讀者的我如此期待吧。

... ... 只留這麼一句話也太沒誠意所以容我多囉嗦幾句 (?

戰鬥方面,真的只能說女主的武器太賊了。
不過作者也沒有讓女主無雙開到底~ 適時補上「除了能砍魔法以外就是一般長刀」的解說,然而女主也不愧對於配戴的武器,面對飛來的攻擊不是閃避而是斬斷,表現出高超的技術。
然而這對盲婦而言充其量只是雜耍。從作者的敘述可以看出,盲婦沒打算殺了女主,還趁機出言教育一番,最後轉身離去... ... 這種代課老師(?)的瀟灑感是怎麼回事?

危機結束之後,說明了女主颯爽登場的原因,以及狩魔士的過往。
失去重要之人的動機儘管廣泛濫用在各大創作,卻也是最有說服力的動機。與淡然的態度呈強烈反差,其決心從挑戰不可能打倒的盲婦就可窺見一斑。

事後處理方面果然是全數甩給隊長了,雖然知道是理所當然,但還是忍不住沒良心地笑了幾聲。

雖然Lag好幾個月了,但現在回頭看小說標題,才明白「無明之言」指得正是身為言靈使的盲婦啊~ 或許也能擴大解釋,看作是對自己的行為有所迷惘,卻持續行走在世界的女主? 無論如何,這都不是我有能力參透的 (苦笑

感謝您寫出這麼精采的作品,創作辛苦了>w<

06-24 16:00

Cale Wei
感謝留言

女主的武器劇情有許多還沒交代的地方,所以從上作到這邊,都有點讓人覺得『太扯了啦!』的感覺,運用得當的話,也確實是強大的存在,但她的對手也不是省電的就是了。
熟知武器性質的她也瞭解到自己的無力,所以始終都不想帶著敵意去面對芭底邁。而對手也不是殺性強烈的人,所以只是教做人(?)之後就散了(???

其實我覺得推敲原因的段落一直沒有寫好,即使修過幾次了。但我希望的是狩魔士的目的有解釋到,這樣我就滿足了(欸
不過太複雜的推論實在難以駕馭,所以我就走了傳統的套路了,哈哈

最後的隊長當然就是得盡好本份啊,他的身份在這作幫我解決了不少事情,果然有背景就是好做事啊……

標題的部分,當初命名的時候就是以芭底邁來當作標題,其實也沒有想太多,總之能夠被讀出來實在太好了。雖然跟前作比起來,沒有持續明顯指向女主角,是比較大的出入,但要跟她做聯想也是可以的啦,因為她是主角啊(?

最後還是要感謝一直以來的留言哦06-25 22:1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qoo9423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MW 不...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少前同人...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hana963有緣的您
小屋收錄了很好看的因果故事,可以解決各種疑難雜症,有空可以看看喔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php?owner=shana963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