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艾莉絲-故事的原點 12

作者:密納發的貓頭鷹│2018-06-14 15:15:14│贊助:4│人氣:570
  結果她離開前給我一個邀請。這裡頭一定有危險。我心底忐忑。
 
  「我晚上要去一個地方,你陪我去的話說不定能賺到錢。」
 
  「什麼地方?」
 
  「伊瑟街,XX號,晚上七點。你曉得那個地方嗎?」
 
  「不太清楚。」
 
  「我也不曉得,不過聽說裡面有好玩的。你會開車嗎?」
 
  「要我開車接妳?」
 
  「嗯。你會來吧?」
 
  「我看有沒有空。」
 
  「還什麼有沒有空?這可是賺錢的機會。不然這樣,」然字未畢,她就拿出一疊鈔票。「這是頭款。」
 
  我臉色變了。「那到底是一個什麼地方?」
 
  「不管那是什麼地方,」她說。「我想吃水果。」
 
  我的手已不知不覺接過那疊鈔票。「用自己的錢買?」
 
  「因為我高興。」
 
  這五個字,恰恰拿捏到似解釋,卻什麼都沒說的精隨。說無說。
 
  她還講。「你有西裝吧?」
 
 
 
  七點了。
 
  艾莉絲卻依舊隨衣輕裝,老土眼鏡依舊掛在臉上,右手上提著個包包。就站在學校門口。
 
  「很準時嘛。」她說。
 
  我疑惑地搖下車窗。「我不太想來。」
 
  「可是你來了。」她說。「那你為什麼會來?」
 
  「我……」我抓著頭。「我不知道。」
 
  「但我卻知道。」她笑嘻嘻地跳進車裡,從後座遞給我一塊東西。「接著。」
 
  是一塊面具。「等下戴上。」
 
  「為什麼?」
 
  「那是裡面的規矩,我也必須遵守。」我見她已把自己紫色的蝴蝶面具戴好。
 
  壓在我心裡的不安擴大了。彷彿冥冥之中所有的東西都一定要回到那個地方,在那裏得到解決。
 
  我內心煎熬,卻無可奈何。
 
  「我等下要做什麼嗎?」
 
  「喔,不用。只要站著看戲就好,然後把我載回去,就這樣。」
 
  車到了那個地方。
 
  那個地方一時聲色犬馬。高高的巨房,一定被借下的別墅。從外就能感受到裡面的熱鬧。
 
  戲,裏頭有一齣戲。局,豈不本來就是個局?
 
  我把車停好,艾莉絲走在前面,一時釧動釵飛、紅男綠女,竟把我們也變成了尋常人。行在其間變得優游自在。艾莉絲向門房遞上邀請函。
 
  牧羊人的枴杖,純白的面具和勁裝。高爾與懷特都在裡面。一入內,一陣燈紅酒綠襲來。沒想到幾日不見,卻連我也醉了。
 
  「你隨意,」艾莉絲在我耳邊說話。「不要做很明顯的事,不要下去賭,你要賭這筆交易就取消。我先下去換衣服,等一下……可有你大飽眼福了。」
 
  她將那大飽眼福四個字說的又輕又軟,繞在耳邊。我假裝沒聽懂,可是我等了等,這下我真不懂了。艾莉絲並未回來,我也沒找到那紫色的蝴蝶身影,似乎一入叢中就不見。
 
  我尋尋覓覓,攘攘熙熙,半隻蝴蝶抓不著,卻被我看見了我那學妹。
 
  應該就是她,她沒轉過頭來,我移開了視線又回眸瞧。她身邊多了一個男人。她那愉快的樣子,似乎我只是個時運不濟的行人。說時遲,那時快,學妹的眼睛也順過來,正好眼對眼,可是她好像沒發現我,或者……
 
  就這樣子吧,有個男人愛她,願意包容她的一切醜惡,祝福她。我真不懂為什麼我會和她那麼久?我已無話可說,也不想再聽見她的聲音變得又冷又硬。她也是吧?
 
 
 
  夜似乎永無止盡。他們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和金錢。月亮皎潔。圓月,原本嗜血的慾望就更加猖狂。
 
  要是再不喝咖啡,我就要入夢見周公了。都過了兩個小時了吧?
 
  我知道我是個沒耐心的人,但兩個小時什麼也不做,在場子旁邊發呆一聲不吭也算很有素養了吧?艾莉絲究竟想幹什麼?場子中間時不時爆出歡呼。裏頭是不是在上演什麼好戲?
 
  「是?是傑生嗎?」
 
  是蘿拉。
 
  「你怎麼在這?最近都沒看到你,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不過今天都沒在後台看見你?」
 
  「我是陪人來的。妳那邊做完了啊?」
 
  「對啊,累死我了。你為什麼都不來了啊?」
 
  「我不是跟妳說過我在體驗人生嗎?」我改口。「妳……這件事不要告訴別人。高爾先生打算對賭局進行肅清,因為他從來沒有允許我們詐賭,是懷特在背後搞鬼。他現在還沒掌握到證據,但是快了,很快這種消遣將會成為過去。」
 
  「這麼重要的事你到現在才告訴我?」
 
  「噓。我是為了不打草驚蛇,因為是妳才跟妳說的。」
 
  論誰聽到別人掏心挖肺,都要不免有些扭捏。「謝啦。唉……怪說不得你現在會是高爾先生身邊的紅人。」
 
  「我是紅人?誰在那亂造謠?」
 
  「都到這個眼上了還裝,你也太不夠意思了。誰不知道現在數學系上的活動是你在接手。」
 
  「那又如何?那只是一份大不了的差事。」
 
  「艾爾‧傑生!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只有幹部才能過手這類的活動。所以我該和你一樣跑路嗎?先生。我保證我嘴巴會閉的緊緊的。」
 
  我好氣又好笑。
 
  我問。「裡頭怎麼那麼熱鬧?」
 
  「你不知道嗎?今天不斷有人贏錢。一直贏一直贏,都沒輸過。」
 
  「真的假的?」我說。「我今天一直待在這。到底是誰?」
 
  「一個有著紫色面具的女人……」
 
  還沒說完,我立馬搶道。「是不是上面有隻蝴蝶?」
 
  「啊,你怎麼知道?」
 
  場子裏頭又爆出一陣歡呼。
 
  蘿拉說。「莫非你陪的人就是她?」她又說。「她是誰?」
 
  她是一個不詳、一把關鍵、一顆棋子。她叫:「艾……」
 
  我來不及時間說,場子裏頭就有人大聲咆哮。
 
  「有人詐賭!有人詐賭!」
 
  我和蘿拉雙雙扭頭,跟著大夥兒朝場子裡過去。
 
 
 
  已有人按奈不住。
 
  白色的身影、黑色的杖頭站在人群的左右,涇渭分明。
 
  一隻蝴蝶飄然停在眾人之間,遺世獨立,紫色中帶著邪媚。我怎麼看都像停在兩隻大蜘蛛的網上。
 
  「誰?有誰詐賭?」手握黑色杖頭,紅色袍子下的人是高爾先生。
 
  那個指證歷歷的愈說人,卻沒料到被人搶先了。「他指的是我這桌。」
 
  艾莉絲‧威廉笑笑。
 
  「妳是誰?」
 
  「不如我們都退下彼此的面具吧,高爾先生。」艾莉絲說。「還有你,懷特先生。」
 
  她指著的這兩人,兩人並不否認。
 
  「那麼,我們應該一起掀牌?威廉小姐。」
 
  蝴蝶下的人竟是艾莉絲‧威廉?眾人一片譁然。
 
  「是誰請她進來的?」
 
  這不知名的人說了在場的人的心聲。要知道,在場裡有不少那堂課的見證人,一直在對開學那羞辱和高爾的處理耿耿於懷。
 
  「誰讓她一直贏錢?」
 
  「到底是誰?」
 
  「是這個女人嗎?」
 
  在場不滿激動的情緒彷彿是要燒開的開水燙手。
 
  「事情是怎麼發生的?」懷特問。
 
  「因為她一直在桌上贏錢,幾乎沒輸過。這太怪,太詭異了,所以我就一直在旁邊看。」
 
  「一直贏錢難道礙著你了嗎?」這是艾莉絲說的。
 
  「贏錢自然沒有,但詐賭無論是誰都不能容忍。」
 
  「那麼手法你看出了嗎?」
 
  「這我大概八九不離十。」
 
  「喔?我倒全看出來了。」
 
  指證的人不禁一楞。
 
  「因為我和你一樣也在抓這裡的詐賭。只是沒想到,這次詐賭的對象竟然是我。」
 
  指證人好不容易才想到該怎麼接。「那只不過是妳的脫身之詞,很高明嘛。」
 
  「只是我不曉得給我設下這圈套的人究竟在想什麼。」她看著桌上的這六副牌。「是誰找我來的?」
 
  她抬頭,輪流看著紅與白。
 
  高爾說。「不管誰找妳來。我們要先想想,是誰舉辦這樣的聚會?」
 
  「不正是閣下你?」
 
  「是我沒錯。可是這些是由懷特管理經營的。」
 
  「你要說是我在賭博上做了手腳?」
 
  高爾不說話,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懷特沒有去閃躲。「對,我承認,我是唆使手底下的人出千,不過這麼做不是出於我的本意,是你。」
 
  「我?」
 
  「你們想想,普天下有誰會做賠錢的買賣?」
 
  「這賠本的買賣豈不有人正在做嗎?」高爾反問。「照你的說法,那人不正是我?還是你要駁斥自己的邏輯?」
 
  「因為,你要這位艾莉絲‧威廉加入你!」
 
  懷特在這裡故意停頓,便是要聽聽周圍的人倒抽一口氣。「所以你才討好她。」
 
  「喔?」
 
  「因為你一直不喜歡站在你身旁的那些人,」懷特說的正是那群每天施壓壓力要高爾給艾莉絲一個教訓,要一個交代的人。他們本就是紈褲子弟,位高權重,老早對高爾專斷的作風感冒。況且高爾哪點比的上他們?「還有誰是比艾莉絲‧威廉除掉他們更好的人選?」
 
  因為至今為止,那些富賈巨翁竟然沒一個願意出手替自己的寶貝兒子女兒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頭。這個現象實在太離奇、太有趣了。這傢伙到底是誰?且不管到底是誰,她後頭一定有著不能讓人忽視的背景。
 
  這樣的人才,高爾怎能不見獵心喜?
 
  說完後,懷特享受著人群的回應,怒吼、轟雷般的暴怒,綿延不絕的指控、仇恨。他眼中有笑意,笑得很愉快。
 
  「做賊的喊著要抓賊。」高爾說。
 
  「事到如此,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我還想提一點,這一點還沒有被澄清。那就是到底是誰找威廉小姐來這裡的?」他繼續說。
 
  「這點很重要嗎?」
 
  「如果她不在這,你又怎麼指控我利用出千來討好艾莉絲?」
 
  「很好,你說得很對。」懷特說。「不過如果按照你的劇本來走,由艾莉絲‧威廉揭發懷特的賭局詐賭,就沒有人有立場阻止你破格提拔艾莉絲‧威廉入會了。」
 
  「而巧的是我這剛好正有一個那天委託威廉小姐來這裡的人。」高爾手一揮,有個身影就從慢吞吞的進入場子。
 
  這人如果不是上輩子幹了太多壞事,怎麼會如此唯唯諾諾,感覺像是欠了在場所有人債一樣?這樣,他原本冰冷的魅力就變得滑稽而不倫不類。
 
  他還是不敢抬頭,只敢用眼睛去眥人。這樣大的場面,似把他的長身硬生生給壓短了一截。站到高爾的身旁,就又把他的肩膀給折彎了。他越縮越小,真恨不得自己能真的因為這樣而從這個地方消失變不見。
 
  「這人你一定認得。」高爾說。
 
  「沒錯,我認得此人。」懷特回。
 
  「艾莉絲‧威廉,他就是那天妳見的人嗎?」
 
  艾莉絲‧威廉卻像是完全沒見過他。他真的是那天闖入自己的庇護所,彷彿把她壞毛病摸個清透的那個聰明人?除了這層皮囊,那條毒蛇跟他幾乎沒有共同相似之處。一點也不讓人討厭,反倒讓人覺得可憐。
 
  但艾莉絲還是說了。「沒錯,正是他。」
 
  「他那天有跟妳說他是因為誰而來嗎?」高爾說。
 
  「完全沒有,所以我認為他應該很聰明。」
 
  高爾和懷特互相看了一眼。懷特說。「所以這樣就沒辦法知道到底誰才是這次賭局的始作俑者。」
 
  「不,還有。」高爾輕輕地說。「說吧,李維,告訴大家,是誰派你去找威廉小姐抓人出千的?」
 
  「是……是……」這個男人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才在口中囁嚅的講。「是懷特先生。先生。」
 
  懷特的臉就像剛被人用火給點燃,整個醬紅,又由紅轉紫,差點噴煙,然後又轉紅,最後殆盡,一片慘白。
 
  「李維!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到底在說什麼?」
 
  見狀其他人急忙上去安撫他。可是來不及了,懷特已經失控了。
 
  「說話啊!渾蛋!虧我把你當兄弟!」
 
  高爾輕描淡寫的負手、冷笑。
 
  這時,忽然有人喊到。「我還沒說完。」
 
  破壞了高爾想轉身揚長而去。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艾莉絲‧威廉。「那天來找我的人不只一個,而是兩個。」
 
  「兩個?」
 
  高爾臉色也變了。「妳確定是兩個?」
 
  「沒錯,正是兩個,所以我才覺得奇怪。」她說。「兩個人,同一個委託,這其中必定有鬼,所以,我才來。」
 
  高爾拳頭握的死緊,拳上的血管不停的在跳動。
 
  「那……那第二個人現在在哪?」高爾道。
 
  「我不知道,也許有人把他藏起來了。」
 
  「妳找的到?」
 
  「照妳這樣說,妳的意思豈不是說我們兩個人都各自設局給對方?」懷特大呼。
 
  「我沒這麼說,因為他們都沒有提到委託他們來的人是誰。給我三天時間,三天,我一定給大家一個滿意的答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2314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水聖|艾莉絲|小說|推理|AL221|摩斯探長前傳|西河|寫寫寫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cubs20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艾莉絲-故... 後一篇:[達人專欄] 艾莉絲-故...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lys8028大家
小屋有各式美食,歡迎來逛逛參觀喵~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3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