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6 GP

[達人專欄] 【短篇】卑劣

作者:SoMe│2018-06-13 19:45:31│巴幣:258│人氣:577


  前幾年在台灣颳起一震旋風的動畫電影《神偷奶爸》,電影裡頭戴護目鏡、身穿藍色吊帶褲、會發出怪聲的黃色吉祥物引起眾多目光,不僅推出了眾多周邊商品,創造強烈商機,並以他們為主角翻拍成了新的動畫片前傳。
 
  《神偷奶爸》的原文是《Despicable Me》,意思是「卑劣的我」。卑劣的意思是令人厭惡的、卑鄙的。
 
  在電影中,主角是一名大壞蛋,並想要將月球縮小後偷走。從預告片中我們可以很容易地看出,所謂的卑劣,存在於他利用間接的手段獲取利益的方式。用極凍槍冰凍排在前面的顧客以插隊、偷走自由女神像(賭城裡較小的那個)來滿足自己的壞蛋慾望。
 
  這樣的角色卻會令人喜愛,為什麼呢?虛榮心作為當代普及的詞彙,存在於每個人的生活之中,而所有改善生活片段的邪惡手段則是主角的行為。當格局被縮小至生活片段,而非地球毀滅,那麼角色行為的無關緊要則轉化為一種令人喜愛的元素。人們在每個日常片段都進行這樣的算計,幻想在這些小事之上成為壞蛋,滿足自己的虛榮心。
 
  也就是說,主角所進行的犯罪行為,包括偷月亮等,在動機上並不只有「偷走物質」,而是「藉由邪惡行為展示自己的存在」,以彌補被壓抑的不滿與虛榮。從這個角度上來說,他毫無疑問是卑劣的。
 
  至於,審視到商機而一再推出續集的片商、滿足於小小兵可愛模樣而買單的觀眾,與被小小兵搶走地位的主角,究竟誰比較卑劣,這就不是一個容易討論的問題了。



  她的學校是數一數二的明星高中。
 
  明星高中裡並沒有明星,也沒有偶像,只有夜晚。所有把孩子送到這裡的父母都有一個想法:只有在黑夜裡,星星才會閃爍光芒。

  昏暗的教室裡,生命緩緩的殞落。為了在狹窄的教室裡取得更好的名次,而拚了命的讀書;為了在狹窄的人際關係裡取得更好的名次,而拚了命的苦練吉他。

  一塊布浸染墨汁,會變糟還是變好?沒有人能預知。但從染缸裡拿出時,漆黑的墨滴淌著,布唯一知道的是:他不再是過去的自己。

  父母從國中就將她逼得很緊,學校就在家隔壁,返家時間容許的誤差值為五分鐘。晚自習由五點開始,手機放在淺綠色的塑膠籃子裡,摸起來滑滑的,由來看班的家長保管。那些家長(通常是母親)有個被慣稱的職位,「愛心媽媽」。

  愛心媽媽負責訂便當,負責監管秩序,負責沒收紙條,負責宣布自由。國中生不須要紙條,也不需要自由,愛心媽媽充滿愛心,會幫你把不必要的東西帶走。

  晚自習結束後,她在十分鐘以內必須回到家,理由是女生獨自在外很危險。五分鐘的誤差值可以讓他多繞一條巷子,她的腳趾縮在皮鞋裡,長了難看的繭,走路總會摩擦到。回家後,她將自己困在房間裡,告訴父母自己要讀書,不要打擾,然後開著燈躺在床上,假裝自己已經死去。

  班上成績最差勁的同學被所有人看不起,老師、學生、父母。他們是亮不起來的星星。

  她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一如初入國中時的名次。如果她沒有維持一貫的標準,就被看作不夠認真而導致成績下滑,母親會對她露出失望的眼神,並開始質疑補習班究竟有沒有效。

  所以在當她高中交到的第一個朋友這樣告訴他:「成績根本不能夠決定什麼。」那時候,她冷淡地回答:「是嘛。」然後在高中的第一次段考,她故意畫錯了許多題,故意不認真準備,故意考了班上偏中下的名次。附帶一提,她的朋友考了班上第三名。

  「同學太強了。」她拿著不及格的考卷,這樣對母親說,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輕鬆。


 
  托馬斯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所有人都對他微笑,所有人都希望他寫聲明書,收回那篇文章會讓所有人都高興!有些人開心是因為懦弱的人數擴增,可以讓他們的行為變得普遍,可以讓他們恢複失去的名譽。有些人則習於視自己的名譽為特權而不願放棄,這些人對懦弱的人也有一種秘密的喜愛,如果沒有懦弱的人,他們的勇氣就只是一種平凡無用的努力,沒人會欽佩他們。

──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



  每年過年期間他與家人都會驅車來到老家,老家在彰化一個小小的山上,他到現在還記不起來山的名字。
 
  爬那座山時,他總是暈車。百轉千迴的山路像是瘟疫,使人極度不適像是瀕死,卻連抱怨的情緒都無法吐露,腦海裡只能想著目的與快樂,以減緩昏眩。
 
  癱倒在塑膠皮做的車椅上,他兩眼無神的盯著外頭快速經過的欄杆,心裡只想著壓歲錢。
 
  更正一下,是拿到壓歲錢之後的規劃,他先預估自己今年的總收入,將其分類,壓歲錢的一半是要回繳給父母,而且要裝作是自願繳交,免得到時候被催討兩邊顯得不愉快。
 
  剩下的一半再分成一半,當作下個月與同學的旅遊基金,他可以多買些伴手禮什麼的。壓歲錢中一半的一半的一半,存入當作積蓄;一半中的一半的一半取一半出來,他有一款一直想換的耳機。
 
  一半的一半的一半的一半的一半,他可以自己去吃頓好料;最後一半的一半的一半的一半的一半的一半,就拿來手遊課金吧。
 
  想到這裡,他終於掩著塑膠袋吐了出來。嘔吐物散發出強烈的氣味,母親回頭望了一眼,關心的說「你還好吧。」嫌惡的眼睛卻盯著塑膠袋裡淡褐色的汙穢。
 
  其實他從親戚那裏搜刮來的壓歲錢,父母都必須以十倍的數量先笑納祖父祖母。今年拿得多了,明天也會給祖父母更多;祖父母拿得多了,給他的時候又給得更寬裕。如此不斷循環,他每年的壓歲錢都是從數萬起跳。
 
  「今年領錢的時候記得要先拒絕啊,就算只是做做樣子啊,聽到沒有。」母親對他說,他點點頭,雖然他不明白為什麼要假裝拒絕。
 
  「還有,記得多和老人家交流,就算不喜歡也要多聊聊天什麼的。」母親對他說,「聽到沒有。」他點點頭,雖然他不明白為什麼要假裝自己喜歡。
 
  他從包包裡拿出文具店買的廉價白色耳機戴上,「我們也不喜歡啊,但是我們還不是……」母親似乎還想說什麼,但耳機裡的音樂聲掩蓋過去,他沒有聽見後半段。
 
  母親發出的噪音讓他更加昏眩。他暗自決定升級耳機的錢要再多出一半。
 



我要從南走到北
我還要從白走到黑
我要人們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誰

假如你看我有點累
就請你給我倒碗水
假如你已經愛上我
就請你吻我的嘴

我有這雙腳我有這雙腿
我有這千山和萬水
我要所有的所有
但不要恨和悔

──崔健《假行僧》
  


  如果不愛一個人,還能夠和對方交往,甚至結婚生子嗎?她偶爾會有這樣的疑問。
 
  她對現任男友無可挑剔,長相是她可以接受的類型,因為固定去健身房而有飽滿的肌肉,個性算好相處,家境小康。她的男友是她仔細篩選後,最後決定出來的人選。
 
  或者說……愛到底是什麼?
 
  他們會在固定的時間工作、約會,下班後男友會來接她。周末的時候,他們會在皮質雙人沙發上看電影,如果電影有趣,她就將頭靠在男友肩上把電影看完,如果電影不有趣,他們就在沙發上做愛。
 
  年輕時的激情感覺已經被磨平了。當她在某個早晨對男友說的時候,男友默不作聲,繼續吃著碗裡的麥片。
 
  「不過,愛情也許本來就是這樣,最後只求平穩吧。」她趕緊又補上一句,但男友依舊沒說話,盯著手機,嘴裡咀嚼沒停過。
 
  說是這樣說,她卻想起在網路聊天室和陌生人交談的時候,當她終於找到一個不是一劈頭就報性別和約砲的人,她把這個問題丟給對方,而對方只回她兩個字。「婊子」。
 
  她氣得在聊天室打「你才婊子,你全家都婊子」,但對方已經離線了。
 
  後來,她再也沒進入過網路聊天室,取而代之的是她偶爾會在捷運上,對盯著她大腿瞧的高中生笑笑,裝作不經意地將窄裙往上撩一些;她不允許男友單獨和朋友飲酒聚會,如果必要她一定會陪同,而且通常都是喝到最醉的那個人;當男友和她吵架,她會搬出女性主義,雖然她從沒搞懂過那是什麼,結帳時也覺得男友付帳是理所當然。
 
  她知道男友其實不愛她,她太常說謊、管太多、還會突如其來的發怒,和性格陽剛的他截然不同。但對她的男友來說,只要能做愛就完美了,更何況她有絕對的自信,自己的容貌能留住對方。
 
  我要的也只是安全感罷了。她在酒醉的時候對朋友信誓旦旦地說,「就算他不愛我,我也會愛他。」但她心裡想的其實是,愛情就是這樣啦,幹。
 
  真的是這樣嗎?
 

 
  「萊爾爵士有一次告訴我,東方的心靈厭惡正確,每一位住在印度的盎格魯薩克遜人都應記得以下格言:不求正確、導致不真,是東方人的主要特質。

  歐洲人乃是縝密的、合理的思考者,他們對陳述事實的方式,沒有任何不清楚、曖昧,歐洲人儘管沒有學過邏輯,也都是天生有邏輯思考的人。一個歐洲人,對任何未經求證的假設,天生就會質疑,要去證明真實。他訓練有素的知性,就像一架機器。反之,東方的心靈,就像一條有趣而古意的舊街道,永遠沒有勻稱。

  他的推理,顯然是最粗疏的。雖然遠古的阿拉伯人,需要更高層次科學方法的辯證,今之阿拉伯人奇特地缺乏邏輯能力,他們往往不能從最簡單的前提之中,推得明顯的結論。你可以努力地要求任何一位埃及人說明一件事時看看。他的話都太冗長,缺乏清晰重點,再說完故事前,他不知已自相矛盾幾次了,再交叉訊問中,他就更常潰散不成篇了。」

  克羅莫因此認定東方人油腔滑調,缺乏努力的精力和動機。東方人總是滿口餘詞、狡詐、玩陰謀手段,甚至對動物也殘忍。東方人不走馬路也不走人行道(他們混亂的心靈不向聰明的歐洲人能夠立即明白到:馬路與人行道本來就是給人走的),東方人是沒有硬骨頭的騙子,他們多疑,做每一件事,都完全和盎格魯薩克尋人的明白、直接、高尚風格相牴觸。

  克羅莫一點都不想隱瞞他對東方人的看法:他們不過是被他統治的「有人形的材料」。
  
 ──愛德華‧薩伊德《東方主義》
 


  他決定自殺,已經兩年了。但總找不到適當的時機。
 
  每次他想死的時候,他就在聯絡簿上寫「再見」,多麼的詩意!然後被輔導老師找去談話。
 
  接著那段時間之內……大約兩個禮拜,他都被嚴密地監控,走到哪都感覺得到輔導老師那對看起來很憂傷的垂眼,緊緊地盯著他。然後兩個禮拜以後,輔導老師便會對他失去關注,他又能重新開始他的計畫。
 
  他在星期六來到學校,因為並非適逢考試週期,學校人煙稀少,只有被綁在校門口的那隻大黃狗仍朝著他狂吠。
 
  教室空無一人,他把板擦拿去板擦機仔細地清潔,然後將黑板由上而下、由左而右抹了個乾乾淨淨。可不能讓老師沒擦乾淨的痕跡汙衊了他的自殺訊息呀。
 
  他拿起窩在溝槽的白色粉筆,想了想不對,又從講台上的粉筆盒中抽出全新的、邊緣仍圓整的粉筆,新粉筆摸起來滑滑的。
 
  他站上講台,在黑板上寫道:「生而為人,我很抱歉。」寫完後,他走下講台,看了看,覺得不滿意,又擦掉重寫了一次。寫完後再看看,還是不滿意,又擦掉重寫了一次,字的背景上充滿了像是油漬暈開的板擦痕跡。
 
  不知為什麼,他的「歉」字寫得不是很好,總覺得有點歪斜。他想重寫,卻發現黑板又髒了,於是他將板擦放入版擦機清潔,由上而下由左而右將黑板抹乾淨,接著將用過的粉筆放入溝槽,到講台上重新拾起一隻全新的滑滑的邊緣整齊的粉筆。
 
  這次一定完美,他想。寫完之後,他滿意地點了點頭,想像星期一同學們接到消息時的反應,會不會談論起他時說他「也是一個神一樣的好孩子」呢?
 
  回家的路上,手裡捧著從文具店買的童軍繩,他竟然有些雀躍。
 
  卻在家門口看見父親,父親的臉頰上滴躺斗大的汗水,一看見他,就急奔過來,抓著他的手臂,抓出五道粉紅色的指痕。「你到哪裡去了?」父親罵他,他本來想回答,但父親緊接著說,「你媽出事了。」
 
  母親出了車禍。在葬禮上,他的哭泣竟然無法停止,本來他想學曾經聽過的一個故事那樣,喪禮上不流淚,回到家後卻暗自痛哭,以表示他的堅強與愛。誰知道隔壁的舅舅鼻子開始抽動兩下,自己忍俊不住竟然嚎啕大哭起來。
 
  他想把自己的紅包錢拿出一部份作為手尾錢,但父親不肯。
 
  當孝女白琴在哭喊著要自己母親回來時,他心裡不禁也跟著想,你回來喔,我不死了,我不死了。於是在母親走後,他也決定不走了。
 

 
  北島有一首詩,叫做〈回答〉。詩是這樣子開頭的: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

  後來我想,這些卑鄙者之所以會卑鄙,是為了活下去吧。
 
  關於上面這數個關於卑劣的小故事,真的是可憎的嗎?那麼,透過這篇文而試圖得到一些留言、一些讚揚的我,難道不也是卑劣的嗎?
 
  有一天我發現,我家的貓在右後腿裝上義肢之後,在人前與人後竟是兩種模樣。當有人靠近時,牠會假裝自己動作流暢而優雅;當人離去後,牠走路緩慢而僵硬,明顯裝了義肢的腳走起來有些一跛一跛的。
 
  也許那些卑劣的表演都是為了保護自己。那麼,其實卑劣並不可憎,因為脆弱。
 
  脆弱,但並不可憐,憐憫對我們而言是更大的汙辱與輕蔑。

(全文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2229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6 篇留言

大帝
其實每次看到這種對於明星學校的描述,我都超級沒有帶入感的。

無論是新聞還是故事都愛說著嚴格的夜自習、喘不過氣的考試排名,但是在我的記憶中,明星學校卻是一個大家各自在意不同的東西,白天忙著玩松鼠,晚上忙著追打白蟻,讀書讀累了會拿起水壺裝水互潑,教室後面甚至有人把桌子圍成一圈打橋牌的地方……只能說,想像中的形象和現實有著很大的差距XD

好像離題了XD

其實裡面好幾個故事感覺不太到卑劣,倒不如說是為了面對人生的虛應故事。在這種方向,我倒是會選擇往光明的那一面看:為了繼續走下去,為了打造出一個更美好的人生,這些一時的忍耐終將會有所回報XD

06-13 19:59

SoMe
沒有啦,夜自習什麼的在描述中是在講國中啦xD,真正有描述到明星高中的部分只有主角故意考差那裏,我高中的時候還在教室煮火鍋打麻將咧
我把焦點放在細微的生活片段,因為那些看起來虛應故事的行為,其實與一般我們認知的卑劣有很一定程度的相似性,這些細微的情緒波動只存在於最深沉的人性之中,因此有它有趣......或者說發人省思的地方06-13 20:16
大漠倉鼠
過去的心聲都被說中了,我要是在國高中時期拜讀這篇作品、我大概會哭出聲來,有太多經歷和劇情相似、感覺就像心情能被理解;我也許能因此釋懷、不必用極端的方式讓自己變堅強,就算現在已經來不及、讀完這篇作品時我還是很高興。

06-13 22:43

SoMe
辛苦了((拍拍倉鼠06-13 23:07
黃勤(金絲眼鏡)
這種人生其實很常見,不過就跟樓樓上說的一樣,與其要在明星學校看到這麼黑暗的東西,不如到私校找找,有些案例噁到會令人質疑人類存在是不是地球最嚴重的汙染源ˊ_>ˋ

06-13 22:56

SoMe
其實我就是想寫很常見的、不那麼美麗的小片段xD 應該不會太黑暗啦
私校的怨恨......怕06-13 23:09
鯤島囝
我很在意這篇,除了米蘭《生》引的托馬斯那段感觸十足、北島《回答》開頭那兩句相當震撼之外,我之前就很喜歡也看好幾遍的薩伊德《東方主義》摘錄也十分親切。我覺得這篇故事是由四短小故事、穿插三段經典作品摘錄、頭尾作者(或者是故事中的第五人的感慨)所組成。


只不過我看完最大的納悶是,四篇故事中的人物,有任何心念言行足以稱得上卑劣的嗎?


卑劣有太強烈的道德評價,卑劣的內涵也往往有各自的理解,比方說我就會認為卑劣必定指涉不道德的惡劣行為,但這句概念解釋又必需確定何謂道德何謂不道德。道德是一種行為衡量指標(道德),但不道德意味著行為不恰當、不正確,那麼回到故事中,我們會說女一故意考差不道德嗎?男一應付家族社交辭令是不道德的嗎?女二與男友的關係陷入困境,選擇用肉體維持關係,這是不道德的嗎?男二一度想輕生,這也不道德嗎?


這是我在看四短故事時的想法,直到我看到結尾作者/敘事者又以貓為喻,我認為這整篇故事將卑劣和【各種不堅強】混為一談了,或者這些故事根本無法用一個統一的字眼來概括。


與其說是卑劣,不如說更像是活得各有姿態,女一考差得到心靈的解放,男一順從家族的社交辭令各取所需,女二在失敗的關係中逞強(ex幹這就是愛情),男二在失去母親之後反而有活下去的心願。他們都很卑微,但我實在不覺得有到卑劣的程度。


如果借用小受文中的字眼,你知道我覺得真正的卑劣是什麼嗎?一個人以傷害或糟蹋別人的意思或手段來保護自己,那才叫卑劣,那是真正脆弱的靈魂,薄鄙到不需可憐,我不認為需要對這種人做任何事或任何評價,當他們在一開始選擇心懷惡意,就已經是對他們自己最大的侮辱。


而我更認為,不管是小受創作這篇故事也好,故事中的女一二男一二也好,沒有一個人是卑劣的。因為不管是哪個,都沒有人想傷害任何人。


我最近比較忙心情也很不好,想找好吃的東西做筆記舒壓散心,這篇讓我既不喜歡又很喜歡,不喜歡的是根本不是卑劣的故事,喜歡的是我覺得故事中的人都不卑劣,還有小受這篇創作給我的安慰,我看完想完寫完心情好很多。謝謝小受的作品!!

06-15 23:11

SoMe
關於道德那段受益良多,關於定義我沒有想得很仔細就寫了,所以導致鯤鯤和大帝都覺得與卑劣沒什麼關係qaq

先談論關於意涵的部分。
道德的評斷標準是人建構出來的,這樣二元對立的審視界線實在太模糊而容易斷裂。比如說,鯤鯤將傷害別人以保護自己視為卑劣的決定性要素,這樣的想法必須由「清楚界定自己與他人的界線」的意識形態來做為先行條件。
但對我來說,一切的界線都好模糊,從「卑劣」的定義就產生符碼的歧異,權力在暗潮中洶湧,造成的階級差異,就像是古時候對「卑劣」的定義與現代「卑劣」的定義互相抗衡與交融,一方面人被囚困在社會階層之中,另一方面又創造出站在道德至高點的假象。

扯遠了,咳咳。
老實講我真的沒有很仔細的去區分詞彙,也許這篇文章改叫卑微會更好吧xD 這些故事都與欺騙有關,有欺騙他人也有欺騙自己的,他們都試圖透過欺騙的行為創造對自己有利的情況。自甘趨於卑而獲利,即便故事寫得再輕,讀者再不在意,這些角色或多或少都會覺得自己的所作所為,有些「劣」吧。
這是人性中不美麗片段中的美麗部分,因為所有反省與自責都會散發微弱的光芒。

就如同我根本沒有養貓,卻還要寫出這樣一段來唬弄讀者,甚至想好了「為什麼在閱讀小說時你會有任何論述不是虛構的想法呢?」這樣一套回答;
或者是我在寫作時的潛意識裡,其實預設了你們會否定我對「卑劣」的定義,而將角色寫得輕如鴻毛,以達到期望中的自我救贖。
所以最後,我還是認為那就是卑劣。卑劣是一個對自己說的形容詞,以使自己能有走下去的勇氣。06-16 00:09
鯤島囝
謝謝小受的回應,請不要說什麼受益良多這種話(汗),我的筆記只是個人知見感觸_(:з」∠)_

如果真的有涉及專業的東西一定會特別說,但這裡真的沒有~~我喜歡留言只是覺得讀者想法或多或少一定跟作者所想不大相同,觀察文本的各自詮釋我認為是很有趣的事。我並不覺得這篇故事需要定義嚴謹的卑劣,仔不仔細也不是作者的責任,因為那也不是重點,甚至卑劣這個字眼可能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寫的「再怎麼樣不那麼美麗的......也能有勇氣走下去(?)」這件事。

所以我並不是來講什麼應不應當的話,只是來亂聊天我看了故事之後怎麼想的而已XD你就當我在趁機發「與卑劣有關的」生活牢騷XDD你的第二段道德由人建構、概念的符碼歧異等等,我也連連點頭。前篇留言只是我對卑劣的看法,故事不需要回應或滿足我對卑劣的看法,我分享我的想法也並非企圖從故事得到認同。還是回到上一段說的,我不覺得這篇故事的目的是在區分詞彙,重點也不是要叫做卑劣還是卑微XDDD

而我還是擅自丟出自己閱讀筆記的目的也很簡單,我就是想看到像是「這些故事都與欺騙有關......(到最後)」這種VIP級的作者回答XDDD我一向很喜歡看作者聊更多為什麼要這樣寫,為什麼寫這個。

謝謝小受願意這樣陪我聊天,我很滿足~~~

06-16 00:49

SoMe
我也喜歡看各種詮釋xD 好多時候我好希望乾脆都不回留言噢,免得影響接下來回覆的讀者想法
雖然鯤鯤和大帝的回覆都不是有意想區分詞彙,不過這些都是作者該思考的,我看得時候也重新釐清了一遍,一陣紊亂(可以從我的回覆看出來)之後才得出最後的結論,從這點上我覺得讀者與作者的互惠實在是太棒了qaq

雖然我後來想想最後得出的結論其實還是有一點偏差囧,我最初節選東方主義的原因直接被砍掉一個(遠目
不管啦,文章就是因為永遠有新的詮釋方式才有趣啦!!((滾來滾去06-16 01:05
珀伽索斯(Ama)
我曾經因為失意有過輕生的念頭,但是會覺得我這樣的我很卑鄙嗎?
有時候回頭想這樣會不會給他人添麻煩,畢竟當時真的很不懂事。[e19]

07-23 23:19

SoMe
我不曉得過程,所以也不能評斷到底有沒有卑鄙xD
但是如果你願意回頭去想,會擔心自己是否給別人添麻煩,這樣的反省就是最棒的!那一點也不卑鄙07-23 23:4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6喜歡★odd85051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新詩】保溫瓶... 後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塵...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KTarta喜愛異世界的您
歡迎進小屋閱讀異世界輕小說作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2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