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0 GP

[達人專欄] 末日之島福爾摩沙-09.病

作者:二迴林│2018-06-06 20:57:39│贊助:40│人氣:682


09.

  「妳就收下吧,乙未。」
 
  風靖對著愣在原地的乙未這麼的說,乙未這才收下花朵。
 
  「謝謝。」
 
  她與女孩道了聲謝,然後小心的以雙手握住花梗,細細觀賞。
 
  有五個瓣的白色小花,芯是黃色的。她的資料中並沒有關於花卉的資訊,平時也沒有在紀錄這類東西,畢竟對她的程式來說……那是不必要的吧?
 
  可是……該怎麼說呢?
 
  漂亮的花。
 
  乙未的資料中並沒有對於美麗事物賞析所需的一切,理論上她並不知道什麼叫做美、什麼叫做醜,但她卻感覺到這朵小花在她心裡掀起了一股小小暖流。
 
  「乙未小姐,將它別在頭髮上吧~感覺一定很適合。」李雨花心血來潮的這麼提議。
 
  「哇──」一旁的周琪玹似乎已經想像到了那個畫面,驚呼一下後連忙點頭補上,「一定很漂亮,大姊姊,快試試。」
 
  「別?」對於這個提議,乙未充滿疑惑。
 
  「有點像是髮簪那樣。」雨花以自己和不存在的髮簪做了一個動作示範。
 
  似乎理解過來的乙未跟著動作動了起來。
 
  將花朵,別在右耳上方一些的頭髮之中。
 
  「這樣,對嗎?」
 
  「對對對,就是這樣。」
 
  「大姊姊,好適合。」
 
  大小女孩如同重奏般的說出了的樣的話。
 
  小的那位更是拉起了乙未的手,像是邀請她跳舞般,開心的轉起了圈。
 
  綻放的花朵很美,但無邪的少女與純真的女孩又何嘗會輸給花。
 
  看著開心的琪玹,雨花拍了下手。
 
  「好啦,好啦。琪玹,妳這樣蹦蹦跳跳的,等一下身體又不舒服就不好嘍,媽媽肯定會生氣的。」
 
  「哇──」收到這一提醒的琪玹,立刻停下了動作。
 
  「呼──呼──」雙手押住心臟,好像一時呼吸不到空氣似的大力的吸幾口氣。
 
  「呼……」還好呼吸平緩了下來。
 
  她高舉雙手,張開十指,炫耀般的說道,「今天……沒有問題。」
 
  女孩仍是喘著,面色也比剛才更加蒼白,能夠感覺的出來,她的身體真的不是很好。
 
  「沒事就好。」靠近她的雨花輕輕摸了她的頭,「不過今天妳的媽媽怎麼會願意讓妳出來玩呢?平時就算醫生說沒問題,她也總是反對的。」
 
  琪玹抱住雨花的身體,抬頭看向雨花,「媽媽沒有答應,是琪玹自己偷偷跑出來的。」
 
  「哎呀,那還真是不得了呀。」
 
  「雨花姊姊,保密。」
 
  「沒有問題。」雨花將食指放在了唇前,做出了噤聲手勢,接著轉過頭看向風靖以及乙未,「你們也是,保密~」
 
  風靖笑了一下,「放心吧,不會說的,而且也沒什麼好說的呀。」
 
  乙未則是學雨花做出了噤聲手勢。
 
  雨花對兩人點一下頭,順勢轉身蹲下同時雙手輕搭在琪玹肩上,溫柔的問,「小玹出來玩很久了嗎?」
 
  琪玹搖搖頭,「不久。」
 
  「還想在外頭玩一下嗎?」
 
  「嗯。琪玹還想找更多的花。」
 
  「這樣啊,說起來那朵花好像不是花圃裡種的品種。」
 
  「嗯!不一樣的喔。找到的琪玹是不是很厲害。」
 
  「厲害、厲害。」
 
  雨花再次的摸了摸琪玹的頭,摸得她嘻嘻的笑。
 
  「不過……所謂不久,具體的時間到底是幾分鐘?」雨花問道。
 
  「五分鐘,十分鐘?」琪玹並不是相當確定。
 
  「有十分鐘了嗎?那可不好!再不回去的話肯定會被發現的吧!」
 
  「──小玹!」
 
  來不及了……
 
  伴隨著呼喚聲從診療所走出來的那位女性,想當然的就是琪玹的母親。
 
  她的頭髮花白,面容憔悴,配上樸素的厚棉衣,讓她看起來有些老態。但從她的身形與動作看起來,又不是如此,實際上也不是。她的年紀不過三十好幾,離老這個字還有一段距離,只是回不去年輕了。
 
  不年輕的女子奔向琪玹,大把的、緊緊的抱住了她。
 
  「沒事吧,沒事吧?不是說過不能出來的嗎?」
 
  「沒事的,媽媽,沒事的。」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琪玹的母親稍稍鬆開了手,誇張的落下了淚,「外頭好髒的呀,我們回診療所裡去吧。」
 
  「不可以在外面玩嗎?琪玹今天,很有精神的。」
 
  「不行,絕對不行!不管有沒有精神都不行!快跟我回診療所去!」原先還哭著的女子,一秒繃起了臉,高聲吼叫起來。
 
  巨大的吼聲使琪玹皺起眉頭,抽起鼻子、忍著淚,要自己不要哭泣──因為哭泣會給媽媽感到麻煩。
 
  看著那樣的她,琪玹的媽媽跟著皺起了眉,然後再一次的擁抱起她。
 
  「對不起,對不起。我的好孩子啊~媽媽嚇著妳了嗎?請原諒媽媽,因為媽媽就只有妳一個孩子,如果妳有什麼三長兩短,我該怎麼向妳死去的父親交代~」
 
  女子誇張的情緒變化,讓風靖和乙未看傻了眼。
 
  而他們的目光,讓女子注意到了原來現場還有其他的人。
 
  「啊啊,那是什麼奇怪的生物!」轉頭的女子直指著球形關節會散發出微微藍光的乙未,「那是人類嗎,還是,類人?會、會吃人的嗎?──走開、走開!不要吃掉我這唯一的孩子。」
 
  雨花眉頭微微一皺,代替乙未說道,「不會啦,阿姨。那個是義肢,乙未小姐是人,不是怪物的。」
 
  「不是……怪物。不是……怪物。」
 
  「對對,所以不用擔心。」
 
  「這樣啊……」女子稍稍鬆了口氣,但不過一秒她又繃起了臉,以極度兇惡的模樣瞪向雨花,「妳……剛剛是不是碰了我家的小玹。」
 
  「咦咦咦咦~」突如其來的劇變,使雨花慌張的揮起雙手,「沒、沒有啦~沒事的啦阿姨,妳看小玹不是好好的嗎?」
 
  女子看向懷中的琪玹,而琪玹肯定的點了點頭,說道,「我沒事的。」
 
  「是嗎……」平緩下情緒的女子,牽住琪玹的手,站起了身。
 
  「不過……妳剛剛是和他們在一起的吧?」
 
  琪玹的母親以帶有一些敵意的目光,看了風靖與乙未一眼。
 
  雨花再次為他們緩夾道,「別擔心的,我也在呀~而且他們絕對沒有碰到琪玹,我保證。」
 
  「可是……」琪玹的母親緩緩地轉過了頭,一把抓起雨花的手,大喊道:「妳碰了吧!」
 
  雨花當然是被這舉動嚇了一跳,但受到更多驚嚇的反而是琪玹。
 
  她立刻抱住了她的母親,帶點哭腔的說,「媽媽,不要這樣。雨花姊姊很乾淨的。媽媽不是說過,可以和雨花姊姊在一起玩的嗎?」
 
  「那是在診療所裡!不是在診療所外!外頭很骯髒的,花很髒、草很髒、泥土很髒,外頭來的人更是髒到不行!你怎麼知道他們身上帶了什麼病菌!那會傷害到妳!」
 
  就在這時,診療所的大門再次的打了開來。
 
  「真是熱鬧啊。」
 
  柳鳳燐出現了。
 
  「「醫生!」」
  
  李雨花和琪玹的母親都像看到救星般的,喊出了聲。
 
  柳鳳燐伸手比了個「不」示意道,「你們一個一個慢慢來吧。」
 
  琪玹的母親離門較近,她立刻的拉起琪玹走到鳳燐面前。
 
  「醫生、醫生~請妳救救我的孩子。她剛剛跑到了外面,碰到了好多的人,不乾淨,不乾淨啊~」
 
  柳鳳燐看了一下琪玹,問道,「身體有不舒服嗎?」
 
  琪玹用力的搖搖頭,「沒有,今天特別的好。」
 
  「不行啊,醫生,也許病毒才剛剛入侵沒有發作,請妳仔細的檢查一下!」
 
  「嗯……好吧。」柳鳳燐先是看向風靖和乙未,與他們說道,「就如你們所見,我得替『病人』看看病,麻煩你們多等一下。」
 
  然後望向雨花,眨了一隻眼睛打暗號的同時說道,「招呼客人就麻煩妳了。」
 
  雨花站直身子回答道,「瞭解!」
 
  隨後鳳燐便領著琪玹母女進入了診療所中。
 
  龔風靖見她們離去之後張開了口,「那位母親,是怎麼回事?」
 
  乙未在旁點一下頭,「乙未,也很好奇。」
 
  在她有限的紀錄中,實在沒有見過那麼「奇怪」的人類。
 
  「精神官能症……」李雨花這麼的說,「她以前不是這樣子的。但因為先生早逝,殺人病毒又奪走了她的女兒,於是才變成了那個模樣,有些歇斯底里……」
 
  「奪走了她的女兒?」風靖對此感到疑惑。
 
  「是啊~周琪玹,她原本還有一個雙胞胎妹妹,周琪瑛。可是琪玹的媽媽,何秀織女士,因為承受不了這個事實選擇了遺忘。她已經完全不記得琪瑛了,聽醫生說那似乎是大腦對人體的保護機制所致。」
 
  「原來如此……難怪何秀織女士一直強調著『唯一的孩子』。」
 
  她的大腦,在欺騙她自己,如果不這麼做的話,也許她會完全崩潰吧?
 
  「太痛苦了,所以只能遺忘嗎?」乙未不是很能理解這種感情。
  
  畢竟對機人來說,只有記住,沒有忘記──排除外在因素導致的資料受損。
 
  「嗯。」雨花點一下頭,「琪玹也是從鬼門關前走了一遭,好不容易才救回來的,在那之後身體又一直不太好,所以也不能怪她比較神經質一點。」
 
  「神經質……瘋子?」乙未在自己已知的範圍中找了個字詞。
 
  「不是的啦~乙未小姐,並不是俗稱的瘋子。雖然我也不是很清楚……記得醫生說過,瘋子也是一種精神疾病,同樣的可以醫治……但不一樣啦!何秀織女士得的是精神官能症~差別大概是……何秀織女士不會攻擊她的小孩。嗯,大概,就是這樣。」
 
  太專業的部份雨花顯然也不懂。
 
  「瞭解。」同樣不懂的乙未接受了她的說法,「歇斯底里,精神官能症,不會攻擊自己的孩子──現就進行資……」料寫入還沒說完,風靖立刻摀住了她的嘴巴。
 
  搶話道,「抱歉啊,這傢伙沒頭沒腦的說了這個,她沒有惡意,不是要攻擊何秀織女士的。」
 
  雨花搖搖頭,「不會誤會的啦。何況琪玹的媽媽真的是有一點奇怪,真的被人誤會成……也是沒辦法的事,能夠將錯誤的認知修正就好──好啦,不要呆站在外頭,我們也進診療所內吧~醫生可是吩咐了我招待『客人』!」
 
  龔風靖對她笑了一下,「也是,不能在裡頭說的話也說完了,沒有理由不進去呢。」
 
  「是吧~」
 
  就這樣,三人一同往診療所的大門走去。雨花在前,風靖與乙未在後,藉由一點的距離落差,風靖靠向了乙未並將她拉到身邊小聲說話。
 
  「『進行資料寫入』這種話以後就別再講了。」
 
  乙未露出滿臉疑惑,「為何?」
 
  「正常的人類是不會這樣講的呀。」
 
  「乙未,不是人類。」
 
  「但妳現在是偽裝成人類的吧?既然要演就要演得像一點呀!」
 
  「瞭解──以『乙未試著記住』取代如何?」
 
  「沒辦法不講啊?」
 
  「條件滿足下,不由自主。」
 
  「明明不說也是可以紀錄的吧,感覺更像是口頭禪……好吧,就先這樣。」
 
  口頭禪的話不是問題,繼續在後頭咬耳朵的話更加可疑。
 
  風靖悄悄加大了步伐,乙未也隨後跟上。
 
  雨花打開木質大門,三人進到診療所中。
 
  一進門就能見到的是掛號櫃台,以四扇長形木窗進行了檯內外的分隔,最左右的窗下各有一個可以伸出手的小窗,方便櫃台內外互動。
 
  診療所走廊的地板是木質的,和一般醫院喜歡用石磚有點不同,感覺多了一點人情溫度。候診區有一條長長的椅子,座墊的部份是皮質的,似乎相當舒服。天花板上則掛了一些裝飾用的燈籠,裡頭裝的想必不是蠟燭而是燈泡。
 
  雨花沒有在此停下,而是領著二人往更深處一點的地方走去,進入了樓梯後的房間。
 
  裡頭的空間散發出和外頭完全不同的氛圍,磨石子的地板,很普通的燈泡,放了一些造型樸素的木桌椅,幾張藤椅,牆面有些木頭櫃子,唐國的風格,感覺是傳了好幾代的傳家之櫃,整個很居家,是這座島上常見的家庭擺設。
 
  「這裡一般是生人勿入的。」李雨花這麼的說,「不過你們是客人不一樣~請坐吧,不要客氣。」
 
  相對於一戶人家,診療所樓梯後的這個空間顯然就是醫生家的「客廳」了。
 
  「那就不客氣了~」龔風靖拉開木桌前的木椅,請乙未入座,接著自己再拉開一張木椅,坐了下來。
 
  看著客人就坐,李雨花走向了唐風的櫃子,以指點了一點。
 
  「我記得是在這裡。」
 
  打開其中一格,發現了自己要找的東西,然後回過頭,問道:
 
  「風靖先生和乙未小姐,想喝茶還是咖啡呢?或者是……
 
  還在擔心被下藥?」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1469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二迴林|末日之島|福爾摩沙|黑暗|殭屍|末日|生存|機娘|驚悚|原創

留言共 4 篇留言

林上
漂亮的花,不乾不淨。
我似乎還有小說沒補完(掩面
---
這篇冷下來了耶,頭香竟然落入我手中

06-06 23:20

二迴林
這篇冷很久了[e36]06-06 23:26
Renart
李雨花的最後一句話是什麼意思?

06-07 03:05

二迴林
想喝茶還是咖啡或是我的變體(?)
主要是風靖之前表現的很不信任他們,一直拒絕對方的邀請 (05回的時候)
醫生那時也說過:「比方惡德醫生會在你們的飯裡下藥,迷昏你們再把你們吃掉之類的...」
風靖其實沒有否認喔XD06-07 09:10
REXRaguna
怕......乙未試著記住www
超可愛的!!!一直記錯更新時間的我OAO
都沒有類人來襲(咦
聽說回林的專長是戰鬥www

06-07 15:06

二迴林
隔壁棚的戰鬥比較多,這棚的戰鬥應該比較少XD
而且多數可能是腦力激鬥(?06-07 15:30
REXRaguna
喔喔喔~

06-07 15:3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0喜歡★holydomai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師傅可愛... 後一篇:師傅,我堅持不住啦~...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我的全創作EP!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