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GL中篇】入骨07

作者:馥閒庭│2018-06-06 12:00:11│贊助:28│人氣:266
喀擦!

當腳踩斷樹枝發出的聲音傳到耳邊,憶霜思考的卻是……

她的心裡有翠容嗎?

或許是吧?

因此,她才會在那個午後喚翠容過來,其實她應該順從夫君的殺意,才是正確在後宅生存的方式……

可人是複雜而執著於情愛的,她懶洋洋的看著周圍,寧靜的夏夜,她反而睡不著。

或許因為這樣的夜裡,是她曾經傷心的破碎的記憶。

「說定了,不許變。」

她記得年少時的自己,曾對那個人這樣說過。

跟那個人約好的那個夜晚,她一個人在這樣的夜裡枯坐到清晨,回到家裡,卻誰也無法說。

哪怕是讓人罵一句活該也好,至少有人會知道自己的委屈,可是她不能說,因為她愛的人,是個女子。

摸不透人心,她也認了,至少清白還在,就當作是一場幻夢吧!

每個少女都會有的幻夢,因為想要一個愛自己的人,這樣的心情她懂。

卻無法原諒!

尤其,對象是個男子,那些男子把手伸進後宅,伸進她負責的家園,攪擾了她的安寧,她不能忍,也不容讓。

明明男追女天經地義,卻連付出都不肯,花言巧語,做的是潑皮無賴的事情,這讓她怎麼看的起男人?

想到這,憶霜的語氣又冷了幾分。

「喬兒,把那個人交出來。」憶霜站在月色下,周圍是自己信任的樸婦,她看著周語喬,還有她背後的男人。

儀表堂堂卻懦弱怕事,虛有其表。

憶霜不屑的想,此人不愧是夫君選的好人選!

若周玉堂知道,他找來的男子,汙了自己女兒的清白,不曉得會不會氣的吐血?

自古以來,逼死女子,也只會拿清白做文章了。

想到這,她對眼前的男子,就更加厭煩。

「母親!」周語喬眼神有些敵意的看著憶霜,「您難道要殺了他?」

憶霜當然知道語喬有意維護,她想要守護自己的情人,可是她背後的男人……

「他不值得。」憶霜冷冷地說:「躲在女人背後,殺他還髒了我的手。」

「母親!我跟許公子是真心相愛的!」周語喬眼神哀求的看著她,這一輩子,她沒有求過母親什麼,就這一次隨了她的心意,為什麼不行!

憶霜卻拒絕了,她看著周語喬說:「若許公子真的有心喬兒,可待她成年後,三書六聘娶回家,我王憶霜絕不阻攔。」憶霜冷冷地說。

不知道什麼時候,翠容已經走了出來,站在憶霜的身邊,還是那樣溫靜恭順,卻只對憶霜如此。

「母親!我與許公子已經私訂了終身。」周語喬說。

「既然是私訂,我自然可以反對。」憶霜看著周語喬嚴厲的問:「你今年幾歲?」

周語喬下意識乖巧的回答,「十四。」回完才有些懊惱,她怎麼就輕易馴服了?

或許是憶霜的氣勢吧!

那種一站出去勢如破竹的強硬,身為女子的憶霜輕易壓過許公子,讓周語喬感覺自己背後的男子畏縮如鼠。

憶霜看著周語喬,「再一年你便十五成人,到時候你要嫁,人家願娶,我定不阻攔。」她看著那個許公子,讓一個閨女說了半天,也不見承擔一點,這樣的『膽識』她可不敢把人託付。

「母親!我跟許公子是真愛!」周語喬說。

「許公子,你與喬兒名分未定,就夜探閨房於禮不合,還是請回吧,周府不搬不遷,一年都不願等,哪算得什麼真愛?」憶霜冷冷地說。

但見到周語喬還想爭取,憶霜只好說:「我不想說傷人話,若真為喬兒的閨譽著想,就請回吧!否則別怪我無情。」

傷人的話,翠容當然知道是什麼。

她更知道憶霜極欲分開那兩人,怕那個許公子藏刀要傷害周語喬。

為了憶霜,這個壞人她來做也無妨,翠容微笑的想。

翠容走到憶霜身邊,挽著憶霜的手,得意的看著周語喬,「姐姐是不好意思說,我可沒顧忌,像這種未婚先奸,將閨女當成妓女糟蹋的男子,這就算什麼良配,你小丫頭之前還看不起我,現在這會卻上趕著搶我的差事了?」

周語喬被翠容這話一刺,差點氣暈了過去,臉皮薄心氣高的她哭著跑了出去。

終於只留下許公子,周夫人憶霜、小妾翠容。

看著周語喬跑出的身影,憶霜還在想,自己是否下手太重?

迎上翠容對她笑的甜蜜的臉,她皺眉輕斥,「你就少說兩句吧!」

不過語喬不在,她才能騰出手對付這個許公子,她吩咐旁人,「看著小姐,必要時綁起來都沒關係。」

樸婦收到命令去追周語喬。

翠容則嘟著嘴,眼巴巴的看著憶霜,都幫你到這份上,連點甜頭也不給嗎?

那個許公子看著眼前兩個美婦,但她們的眼神卻帶著殺意,尤其後面十幾名家丁,虎視眈眈的圍著,許公子縮在角落暗暗叫苦。

原本只是收了銀子,爬狗洞進來,那時他喝了酒,只聽到要他跟周府的某個女子發生什麼,但他進來,卻沒有見到接他的人,只好先到柴房躲藏。

卻見到了周家小姐,他還欣喜自己賺了,可現在,恐怕一條小命都要交待在這了。

「姐姐可想好了?這種斯文畜生該要如何處置。」翠容微笑的問,她用著溫柔的語調緩聲提議,「毒啞了、挑斷手腳筋,再杵瞎雙眼,留他一條命可好?」她心情不好,因為憶霜在意的人不是自己。

聽到翠容語氣溫柔,但話語中的殺性卻讓憶霜皺眉,否決了這樣的提議,「那還不如弄死他,總好過這樣了卻殘生。」

聽到自己可能的下場,許公子心都涼了,眼前哪是兩名美婦,根本是兩個可怕的母夜叉,「夫人饒命!夫人饒命!」他跪在地上磕頭求饒。

看許公子那種沒骨頭的模樣,翠容冷笑,「這種男人我見多了,連我們這種北里的都懶的理,也就騙騙那些不知人事的丫頭片子。」

北里,指的是唐朝一處妓院匯聚之處,稱,「平康坊」,因地近北門,故又稱,「北里」來暗指妓女代稱。

憶霜的心思都在繞在打發那個許公子,倒不怎麼在乎翠容的自稱,想了想她低聲吩咐管家,「將他打一頓、餓個三天,選個遠點的地方丟。」

也好,藉著這個機會,她也想讓語喬長點心眼。

「翠容,明日你帶著語喬進廟上香。」憶霜命令。

翠容卻膩著她,扯著她的手搖,「我不,我只跟姐姐一起!」

憶霜心思已經不在翠容身上,腦海劃定幾件事,隨口安撫著,「翠容你乖些,若辦好這事,回來我許你一件事,可好?」

「真的!」翠容眼神晶亮的看著她,「說定了,不許變!」

憶霜點頭,卻突然又想起了什麼,或許是翠容那句話裡的惆悵,勾起了她的心傷。

說定了,不許變……麼?

她無奈,諾言這種事情,對她而言,總是許下的那一刻就成了枷鎖。

翠容看著許公子被帶走,她跟著憶霜去找周語喬,看著月下兩人手牽著,她滿足的笑。

但到了周語喬的寢所前,憶霜卻放開了手,這讓她失落又難受!

「姐姐,你這樣輕易放了喬兒,她可未必會領情。」翠容就是故意要慫恿著憶霜去罰周語喬,最好別對誰好,只有她就夠了。

憶霜看穿了她的心思,安撫著她,「翠容,別說這樣的話,誰都有年少不知愁的年紀。」

聽到她這樣溫言,翠容吃味了,她一直很忌妒周語喬,什麼都不用做,便可擁有憶霜的在意,而自己……就算把心掏出來,也只會被憶霜懷疑。

「你憐著周語喬,那我呢?」翠容看著她眼神哀怨的問:「可是覺得我不值?因為我就是妓……」

但她的唇卻被憶霜按住,纖巧的手指在她的唇上,示意她噤聲的按了按,才聽到憶霜的聲音。

憶霜看著翠容,眼神肯定的說:「不許這樣說。」

憶霜從不認為妓女有何髒汙,其實每個女子都有可能遭遇不幸,前秦高帝苻登之妻,貴為皇后不也遭到羞辱,那些能夠高高在上的人,只是還沒遇到罷了。

女子本就無所能力,如果想活下去,用身體換取錢財不也是辦法?

更何況,沒有那些下半身不修德的男子,這筆生意又如何做的成?

若相信男子口中的低賤,那嫖妓的人,難道是拿屎糊在自己身上?

從小憶霜就知道,自己對女子總是偏憐的,因此,也格外的討厭女子看輕自己。

憶霜還沉在自己的思緒,突然感覺指尖一陣濕涼,讓她輕顫了下,原來有人輕嚙她的指尖。

她對上翠容使壞的眼神,以往平靜的心緒卻跳亂了一拍。

只見翠容雪白的貝齒叼著自己的指,舌頭調皮的輕觸指尖,帶來一陣濕冷,說不出的感覺鑽進了心裡,月色下的她,帶著笑意的眼眸,精靈出塵的面容,像是勾人心的妖精。

憶霜抽回了手,翠容鬆了口被她的力道帶著往前,只感覺一陣香軟貼到自己身前,憶霜順手接住了翠容的身子。

「如果我替姐姐辦好那事,姐姐可願許我一夜春宵?」翠容貼著她的耳邊問。

憶霜只覺得耳邊一熱,聽到翠容的話,那熱便從耳邊鑽進了體內,她扶著翠容的手停的比往常久些。

因為自己的心亂了。

被眼前的女子迷亂。

她吸口氣,才走進周語喬的房間。

隔日。

翠容帶著語喬去柳橋寺上香,照著憶霜的交代,兩人念了一個時辰的經文,又聽經捐了香油錢,找了幾個太太一起說會話,然後又去拜訪語喬的舅家。

之後兩人才在馬車裡打道回府。

「姨娘,我們不能去別的地方嗎?」語喬眼神渴望看向茶館。

馬車內的翠容卻搖頭。

「為什麼?」語喬不懂。

「這是夫人的交代,請小姐體諒。」翠容說,她看著語喬,若她真想害語喬,就該任著她,可這是憶霜在意的孩子,而她……對憶霜是沒有辦法違逆的。

不管現在還是……以前。

一個月後,有流言,說周家小姐跟人有染,但很快就被人破解,因為那個說與她有染的男子,日子卻對不上。

周家的母舅有記憶,那周小姐還來拜訪過,上午則跟著一群夫人去進香,哪來的有染?

周語喬又細思了幾遍,這才覺得後怕,那天要是她亂跑出去,恐怕就落得被流言蜚語逼死的下場。

她選擇的良人,終究是看錯了,她渾身發涼的走到後院,心裡千迴百轉的滋味,讓腦子紊亂。

直到她看到自己的繼母,憶霜正懶躺在軟禢上,拿書蓋著臉假寐,一旁還有翠容姨娘在繡花,一派溫靜美好的景象。

終究會愛她,替她籌謀的,只有這個沒有血緣的繼母。

想到這,周語喬撲到憶霜身上,「母親!」她抱緊憶霜,這個府裡,也只有憶霜會給她這樣溫暖的懷抱。

感覺身上一重,憶霜挑眉,看著這個抱著自己的閨女,這妮子吃錯藥了?

啪!

旁邊的翠容卻扯斷了正在縫衣的線,或許還有她的理智,忌妒馬上浮了出來。

「姐兒都這樣大了還黏母親,羞也不羞?」翠容說,眼睛盯著周語喬掛在憶霜的手上嘟著嘴。

「姨娘可是吃醋了?」周語喬賴在憶霜懷裡,得意的笑。

翠容咬牙,「我知道夫人是最疼我的。」她馬上轉頭,要憶霜一個保證。

憶霜慵懶她看著翠容,輕聲的說:「她還小。」

至少比她們小,自己今年都二十二了,翠容似乎二十?

所以何必跟語喬計較?

翠容挑眉,憶霜這是替語喬求情了?

翠容想了想,這才哼了一聲,她把玩著那玉蟬,等著憶霜將周語喬哄走。

等到剩下兩人,翠容轉而提起另一件事,「姐姐那日許我一件事,可還記得?」看著憶霜閃爍的眼睛,她壞笑,怎麼可能讓她逃過。

憶霜提醒翠容,「不可違法,而且要我做的到。」

「自然。」翠容微笑,「明日子時,姐姐來我房裡便知。」

--------------------

---------------------

嘖嘖憶霜百分百的御姐範阿!

既然翠容都發出邀請了,應該知道要發生什麼喜聞樂見的事情了吧?//////((噓~看就對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142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GL|百合|愛情|原創|古代|女女|小說

留言共 3 篇留言

北極熊
憶霜根本是……抖s的啦~(╯з╰)

06-06 12:23

馥閒庭
嘿嘿不然怎麼鎮的住場子咧((你當周府是黑社會阿!(#

憶霜:吾乃世家後宅先修班第一名畢業,主母預備軍是也!
翠容:霜姊姊(。◕∀◕。)((←從小就是憶霜的小迷妹06-06 21:35
默默兔
我愛御姐~~(流口水

06-06 12:35

馥閒庭
某也是(*´∀`)~♥06-06 21:34
緣~/銨銨-補看一堆創作
準備開車了~[e21]

06-07 17:31

馥閒庭
來車票,繫好安全帶((遞~06-08 07: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zk3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GL長篇】明如翦 32... 後一篇:【GL長篇】明如翦 33...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ten851229大家
畫了鍊金工房系列的Q版托托莉,有興趣可以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2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