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2 GP

【原創圖文】《化石戰爭》第一章 — 串聯矩陣的伊卡黑石 上

作者:赤碇Anchkor│2018-06-03 22:44:59│贊助:100│人氣:969



哼哼哼 搞了好久終於完成了辣! 把自家女擬人化的恐龍女兒們寫成故事的作品!

拼了命的寫,也拼了命的畫插圖(並沒有

希望能討得各位的歡心!

那麼開始了!

《化石戰爭!》




這是一個黑暗的房間。

「居然被捲入了這麼大的麻煩中了啊……」
帶著厚重黑眼圈的青年一邊說著,一邊撩起了他那頭凌亂的黑髮。

「所長,你確定他們手上的是「伊甸創造」的複製品?」

「絕對沒錯。他們那邊的『門』,就連發出的磁譜光波都和我們的一模一樣。如果只是用同樣的原理製造的話,這樣的事是絕對不可能的發生的。」

棕髮大叔吸了一口菸,然後用力地噴出。
雖然他在數年前就戒菸了,但遇到這樣的突發事件時,只有依賴這種壞習慣才能讓人好好冷靜下來。

「不光是「伊甸創造」,恐怕他們連她們的製作方法也——」

「居然嗎……但是他們為什麼會想要偷走「伊甸創造」啊,明明不是生化公司?」

「動動腦子吧,利用平行時空的犯罪光是隨便想想就有成千上萬種了吧——」

「啊,因為平常我們只有一種用法,腦子突然轉不過來了。」

「借口真多啊你。」

「畢竟平常唯一的用途就是收集樣本,哪有人會想到被拿去當作犯罪工具啊?」

「哼……要是他們只是利用平行時空來犯罪的話倒是還好——
我聽說過,他們的社長非常痛恨自己的國家在當年的大戰中戰敗一事。」

「就算是那樣,只靠「伊甸創造」的話也不能改變什麼吧……等等!啊!難道說!」

「就是那個『難道說』。」

「要是……時空連續性被破壞的話……!所長!」

「對,雖然我沒有確切的理論,但最差的狀況,就是我們所在的這個時空就會變得面目全非,甚至消失。」

感受到了切身的危機感,黑髮青年按著自己怦怦亂跳的心臟,用力地呼吸著。

「怎麼這樣……不,那麼所長,只能去幹掉他們了嗎?」

黑髮青年從恐懼到平靜,只用了不到三秒的時間。

在極短時間內馬上就冷靜了下來,詢問對策。
畢竟適應能力很強是他的優點。

「反正這種事找警察也沒用啊——是說小子,你有殺人的決心嗎?」

「就是早就有了才會開始這話題的,少廢話,快點說對策吧所長。」

「哈,好傢伙——」

似是難得地被頂撞,覺得有點新鮮的大叔挑了挑眉:

「因為磁譜掃瞄儀在我自己的手稿中,他們大概不會知道他們己經被發現了。 雖然電腦裏面的資料被偷走,但至少在我自己手稿中的技術並沒有,我們有著先手的優勢。」

「但是他們的資源比較多吧,這樣的話必須要速戰速決了。」

「當然要了,既然我們有著他們不知道的技術,必須要好好利用速度,去把『未知』的效果最大化。」

「距離他們對伊甸創造的修改完成,我們還有多少時間?」

「不好說,要是對方有數個和我差不多程度的研究人員,最壞的打算是只有一星期——我的資料輸入只有我自己能看得懂,他們要解讀也要一定的時間吧。」

「居然被所長潦草到不行的輸入拯救了,還真是意想不到的好處。但是一星期的話……」

「只要現在馬上行動的話,足夠有多了。現在馬上把喀邁拉女孩們全部聚集起來吧,帶上對人類用的裝備。」

原來對人類用的裝備是為了這種時刻而設的。
大叔總是能有萬全的準備,讓黑髮青年再次感到了佩服。

「好啊,二十分鐘就行。所長你在這段時間能想好作戰方案嗎?」

「就做給你看。別少看天才科學家啊,你個混球。」

決定好了要做的事,接下來就很明確了。
兩人同時站起,有默契地一起推開了研究室的門,然後在看不見盡頭的走廊上狂奔。

突然想到了些什麼,讓安東尼不由自主地笑了出來。

「噗哈哈哈哈哈!」

「怎麼突然笑出來了。被壓力逼瘋了嗎?」

「喂喂喂,所長,這就是那個嗎,愛德華.科普和奧塞內爾.馬什?」

黑髮青年一邊笑著奔跑,一邊向身旁的大叔開玩笑地提起了兩個名字。
大叔則是也歡快地笑了笑,然後說道:

「對。我們的化石戰爭,要開始了。」


愛德華.科普:,生物學家。曾經和下者進行考古學上的「化石戰爭」,對新化石的發現展開競爭。
奧塞內爾.馬什:生物學家。曾經和上者進行考古學上的「化石戰爭」,對新化石的發現展開競爭。

----------------------------------------

這裏是南半球,澳大利亞的雪梨市中心。

明明是十二月,天氣卻是熱到讓人中暑的炎夏。

炫目又炎熱的夏日陽光,把漆黑的柏油道路曝曬得快要熔化。
路上的車輛熙來攘往,排出的廢氣為炎熱的空氣增添了一陣帶有汽油味的難聞烏煙。

四周的大廈密密麻麻地聳立著,玻璃窗反射的光線,刺目得讓人連眼睛都睜不開來。

在這炎熱的夏天中最炎熱的下午時分,街上的行人並不算太多——
畢竟在這種天氣下要是隨便出外走動,可是會被曬出皮膚癌的。

而整條街上最顯眼的人,是一名抱著紙箱的奇特男子。

說他顯眼的原因,有兩個:

第一,在這種就連穿著無袖衣服的人都會被曬得中暑的炎熱夏日,他仍然穿著長袖衣服在陽光下走動,而且還拿著一個看起來不輕的紙箱。

第二,他一邊走著路,表情卻非常兇狠,散發著像是要把路上所有人殺掉的恐怖殺氣。

同時,他的嘴巴就像是在念經一樣,一直念念有詞:
「認真考究是有什麼錯……館長根本腦子有問題是不是——!可惡!這種鬼地方不待也罷……」

他那間中強烈,間中又平穩的自言自語,讓人懷疑他否有著精神上的問題。

男子長著蓬鬆的黑色亂髮, 猶如黑洞一樣深邃而漆黑的上吊眼睛,帶著厚重的黑眼圈。
他身穿著那種科學家穿的白色長外套。而在白袍的裡面,則是有點老套的圓領衫和牛仔褲。

一般來說,穿著白袍的科學家給人的感覺都是很乾淨的。
但是這個人的衣服上卻有著不少的污漬和大大小小的顏料污點,讓他看起來很邋遢。

再加上這人臉上毫無神氣的表情和似乎幾天沒刮的鬍根,給人的感覺就像是——

呃,失意的畫家,再加上潦倒的科學家的混合體?




「 算了,反正工作丟了就丟了……接下來要當接案畫師嗎?還是說找另一家博物館工作呢?不過,畫師能被博物館長期聘用的機會很罕有吧……」

貌似是終於生完氣了。
重回冷靜的他,一邊認真地思考著接下來的出路,一邊低聲地說著自己的心聲。

沒錯,他剛剛被解傭了。

他是一名古生物復原畫師。

這不是一個常見的職業。
從事這個職業的人的主要工作,是按照化石的形態和古生物學家給的資訊,繪製出古代生物的復原圖。

貼在博物館的骨架旁邊的骨架圖和生物復原圖,就來自於他們的手筆。

雖然聽起來和一般畫家沒太大差別,甚至有人會認為他們不過是愛畫恐龍的普通畫家。

然而,古生物復原畫師,其實是個需要作大量考究的工作。

為了能在畫紙上最真實地表達古生物的形態,他們畫的每一張圖,在研究上花的時間,遠比起在畫圖上的時間要多。

因為那些是活在古代的生物,並不是幻想生物,也不是現在能用肉眼看見的物種。

不能單憑自己的喜好來創作,也不能單憑想像力或觀察力就能畫好;
要畫出盡可能符合科學的復原圖,是一項很繁重的工作。

首先,大多數化石並不完整。

很多時侯古代生物的化石被發現時都只會剩下一些脊椎,肋骨或牙齒。

縱使鑑定化石品種的工作是由別的生物學家負責的,
奈何只靠著鑑定描述所得的資訊,並不足以讓他把整隻生物的復原圖畫出。

此時, 透過鑑定知道了該化石的物種資訊的畫師,便需要尋找所有能用到的資料。

例如相近的物種,型態接近的生物等,
同時還要完全按照著化石的樣子,去最大限度地復原出該生物的完整骨架。

在骨架畫好後,接下來便要認真地研究化石上肌肉附著的痕跡,利用現代動物解剖學的知識,盡可能真實地畫出肌肉的形態。

再來,依據該生物生長的年代和在演化樹上的位置,為它添加上生物的鱗片,毛皮或羽毛。

最後就到了只能依靠想像力的步驟——
按照現代生物的樣式,化石生前的生長地區和近親的樣式,為生物加上花紋和顏色。

而以上每一個步驟,在進行時都需要征求不同領域的專家的意見,不斷作出修改。

畢竟畫師本身憑經驗得來的知識,並不能和專業的生物學知識相比較。

這樣一來,經過複雜的大量工作,一張生物復原圖就總算是完成了。

當然並不是每一名畫師都會如此斤斤計較,有很多的畫師會更重視畫面的華麗度和構圖,而比較不重視生物是否寫實嚴謹。

復原圖畢竟也是藝術的一種,所以他們並沒有錯,更不論很多博物館都會接受以一定程度的誤差換來更吸引人的畫面。

但是,這個人不同。
他是個非常認真的人。

為了更真實地呈現出恐龍的真正面貌的他,拒絕了自己的老闆提出的,把恐龍的特徵誇張化的要求,並且和老闆吵得天翻地覆。

然後當天——
也就是今天,他被即時解僱,失去了工作。

雖然不重要,這位熱愛恐龍的笨蛋,名字叫作安東尼。

「總之先給不同的博物館發履歷看看吧……可惡,這東西好重。」
受不了手上紙箱的重量,安東尼把紙箱放到了路上,並揉了揉自己的肩膀。

剛失去了工作的他,現在就是一個自由人。
反正也沒事要做,那做事也就不用太急了,慢慢來也行吧。

安東尼再次抱起紙箱,緩慢地走到了一家連鎖咖啡店內。

剛踏進門,他就能感受到咖啡店內幾乎所有人的視線。
大家的目光都注視著安東尼和他手上的紙箱。
畢竟這種經典的, 就像是電影中被解僱的人抱著紙箱的樣子,可真的不多見。

有的人是憐憫,有的人是鄙視,還有幾個年輕的伙子在掩著嘴巴偷笑。

「啊,老子就是被解僱了啊,怎麼樣。」
因為在數分鐘前才被解僱,現在還被用異樣眼光看待.,讓安東尼有點不快。

無視了眾人的目光,他走到櫃位點了一杯冰巧克力。
找到沒有人的雙人座,他在其中一個座位上放下了紙箱,然後在另一個椅子上坐了下來。

熟練地掏出了手機,點開了瀏覽器,隨手啜飲了一大口冰巧克力。

「呼,爽啦!」

咖啡店內涼爽的冷氣,直吹汗流浹背的安東尼,冰冷的人造冷風吹拂著他被汗水粘連著的濕透衣服,快速地帶走了他身上的熱量。

而冰巧克力的冰冷,則是柔滑地順著喉嚨滑下,然後把舒適的涼感滲透到他的五臟六腑。

雖然有可能會得感冒——不,得了感冒也沒關係。
在炎熱的夏天,這樣內外雙重的冰冷享受簡直是無與倫比。

安東尼享受著沁人心脾的清涼,同時瀏覽著澳洲各地的博物館的網頁。

縱使失業了,但安東尼並沒有太過失落或傷心,畢竟盡可能完美地完成作品是他的堅持。
要是因為堅持做正確的事被解僱,安東尼並不認為那是什麼羞恥的事,反而值得驕傲。

而且他的工作能力相當不錯,極度認真的性格,讓不少人留下優良的印象。

「反正又不會找不到新工作,在博物館工作時,就已經有數家公司來掘角我啦。」

雖然數分鐘前,剛被趕出博物館的他內心充滿憤慨,但此刻冷靜下來的安東尼內心還滿輕鬆的。
他被解僱時心中的不忿,只是針對博物館欺騙市民的行為的怒火。

安東尼反而對自己的失業沒有半點情緒波動。
——畢竟他是個無可救藥的,愛著恐龍的人(Dino Lover)。

他一邊吹著口哨, 一邊用手機更新著自己數年前畢業時寫的履歷表。

「 先找找看以前合作過的人吧,感覺也比較好說話。」
安東尼點開了自己的通訊錄,準備要打電話給以前有合作過的,或是有挖角他的公司。

叮!

「哇!幹什麼!」
手上的手提電話突然響起了提示音。

平常習慣把手機調成靜音的他被嚇得不輕,
像是被通電似的,他整個人都彈了起來。
手機也被嚇得滑離了手中,差點沒掉到地上去。

還好反應過來了的安東尼還是抓牢了手機,不然大概會在屏幕上摔出幾條裂縫吧。

「……臭手機!別嚇我啊!」

把自己切換了錯誤提示模式的錯,怪責到無辜的手機上,安東尼生氣地輕敲了一下手機;
然後他打開了提示頁面,那是一份郵件。

寄件者是一位半年前有合作過的生物化學博士。
他是一所有名的生化公司的首席科學家,為該公司研發過很多暢銷專利產品的名人,同時也是在科學家之間享負盛名的著有名學者,聽說也有涉獵不少安東尼根本沒聽過名字的科學領域。

「上次見面……記得是半年前的長毛象的基因重建試驗吧?」
當時博士聘用了安東尼當顧問,期間安東尼指出的步態問題讓博士對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這人作為生物化學家卻跑去復活古生物——雖然失敗了,但是也給了安東尼了不少衝撃。

「找我的原因難道是要給我新工作嗎?……開玩笑的啦。」
他說著有點自暴自棄的話的同時,又吸了一口冰巧完力,用指尖滑動手機,打開了郵件。

「安東尼你好,我是馬科姆博士。
聽說你那份給博物館畫圖的工作弄丟了,我有不錯的工作要介紹給你。」

看到郵件的第一句居然馬上附合了自己的妄想,安東尼噗哧地笑了,差點沒把嘴裡的飲料給噴出來。

「噗!還真的是新工作哦?今天是怎樣?我的幸運日?」

安東尼抹了抹在忍笑時不慎流出嘴角的巧克力。
怎麼這個半年前共事過的大叔的行為還是那麼突然。

半年前,安東尼也是突然收到電子郵件,然後就接到那份外包的合作工作了。
雖然總是很突然,不過大叔非常好相處,和安東尼也很合得來。
想起那些在他手下工作的時光,也盡是愉快的回憶。

在這個時機為他提供新工作,實在是太完美了。

但他又想到,如果連這個大叔都知道他失業了,
那難道是博物館館長在散播消息,想要在行業內封殺他?

如果是這樣的話……

「算了,管他的,除了博物館還有別的行業能行,最多不就去當洗碗工,反正也不會餓死,沒問題的。
而且現在在面前也馬上有新工作要找上門了,不是嗎?」

適應能力很強是安東尼的優點。
不管遇到什麼事,他都能很快地冷靜下來然後作出應對。

安東尼把手機向下滑,繼續閱讀郵件的剩餘內容。

「我有好東西要給你看,去看附件裡面的圖片吧。
另外機票我也幫你付錢了,也在附件那邊,今天晚點就出發過來吧。」

咦?
等等,
等等等等。
這大叔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啊?

別擅作主張給我買機票啊,雖然只是從雪梨飛到金伯利的內陸航班,但這也太急了吧!

「我會去機場接你的,住宿的地方也準備好了,和上次一樣。」

郵件到這邊就完結了。

「哇……不可理論啊……為什麼博士會認為我一定會去啊……?」

安東尼嘆了口氣,博士這次再怎麼樣也太過操之過急了。如果安東尼是那種每天只在晚上檢查一次電子郵件的人,那博士不就要在機場白等一個晚上了嗎?

不過,雖然博士的行為不合常理,但他同時又想到自己現在也沒什麼好做的,而且這也許是得到新工作的好機會。

安東尼打開了郵件的第一個附件,那是一張雪梨飛到金伯利的廉價航空機票,單程的。

「他是打算不把我放回來是不是啊……」

他確認了一下自己的名字沒有寫錯,然後按進去網站,補填了代買機票時沒填到的,自己的資料。

叮叮!
手機的提示音又響起了。

「你的航班將於兩小時內起飛。」

「喂喂,什麼鬼!」

安東尼這才看了看網站上寫的起飛時間,四點鐘。
而現在的時間,兩點三十分。

「這是哪門子的『晚點出發』,這根本是要我立刻出發吧!」

安東尼工作的澳洲博物館離機場並不遠,而他現在也只是在博物館附近的咖啡店坐著。
但是要在一個半小時內到達機場並做好所有登機手續和安全檢查,可是有一定的難度。

而且他手上還有剛剛在辦公座位收拾好的紙皮箱。

「嗚哇,有點不想去啊……」

安東尼馬上產生了厭惡感,然後重新考慮是否真的要前往遙遠的澳洲西北部。
即使他自己一個人住,和家人間也沒有太多聯系,人生沒有什麼包袱——
但是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衝到機場去,並不是什麼令人愉快的事。

「唉,煩死了。裝作沒看見郵件也沒事吧!晚上再發個郵件道個歉就行!」

放棄了。
反正這是把機票訂在這個時間的博士的錯。
他一邊想著,按了按手機的後退鍵,切換回剛才的郵件頁面。

本來他想要順手關掉郵箱頁面,他卻想起了博士說的,要給他看的東西。
「嘛,姑且看看吧。」
他點開了郵件的第二個附件。

高畫質的照片充滿了他的屏幕。

匡噹!

他突然站了起來,撞到桌子製造出的聲響,引起了整個咖啡店客人的側目。

但是旁人的目光,已經一點都不重要了。
這一刻,對他來說唯一重要的,是他在相片中看到的東西。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身體像是沸騰了一樣,全身的血液像是在一瞬間全部順著後頸衝上腦門,
強烈的震驚情緒,讓他的腦袋像是當機了一樣,再怎麼思考也搞不懂現在的狀況。
快速的心跳,令他的手抖得像得了帕金遜,手機幾乎要掉到地上了

「計程車!」

安東尼一把抓起紙箱,無視因作用力掉出的數件文具和紙張,跑出了咖啡店。
他衝到了街上,並向著街上長得像警車的白色計程車招手。

這已經不是想不想去的問題了。

必須得去,絕對得去,立刻馬上。

他不停地催促著計程車司機加快速度,開始了近乎不要命的高速趕路。



轉眼間,一個半小時就過去了。

「呼——呼——好累人啊……」

回過神來,氣喘吁吁的安東尼已經坐到了飛機的坐位上面。

想起剛才自己慌亂地回家丟下紙箱,從床下面翻出幾乎不會用到的護照,然後在離開計程車後,從登機櫃位一口氣跑到飛機上……

這種刺激的感覺,好久都未有過了。

但是,他在意的不是這個。

「他到底是怎樣做到的……」
安東尼打開了手機郵件,再次看著博士給他發來的附件二。
這張博士給他發的相片,有著讓他馬上改變心意的力量。

安東尼現在甚至覺得,博士預訂的一個半小時根本太晚了。

他想要現在,立刻馬上到達金伯利。
然後,抓著博士質問他,他到底是如何成就這種奇蹟的。

但是不管安東尼在飛機上再怎麼焦慮,這幾個小時他還是必需要等的。

數小時後,飛機到達了金伯利。
因為有著兩個半小時的時差,時間已近黃昏。
窗外的風景染上了一片金黃。

下了飛機的安東尼一眼就在機場找到了博士。
也不是安東尼的眼力有多好,
就只是因為金伯利是一個居住人數不多的地區,所以在機場的人也沒幾個。

博士是一個頗為時尚的大叔——應該可以這樣說吧?
畢竟到了那個年紀,仍然會好好打扮自己的男人也不多了。

一頭棕紅色的頭髮向後梳成油頭,同樣棕紅的落腮鬍修剪成了類似胡渣的型式。
歲月在他的臉上留下的皺紋,並沒有讓他看起來蒼老不堪。
反而,有點蒼桑的臉,搭配上立體的五官和像獵鷹一樣銳利的眼神,
帶出了這個人不被歲月磨損的自信和驕傲。

雖然他是個搞科研的博士,但他的身上並沒有穿著白袍,反而穿著充滿雅量(?)的綠色格子襯衫和黑色的,帶肩帶的牛仔褲,卷起了手袖下露出了帶著厚重毛髮的,帶有適量肌肉的前臂。

瀟灑又不失正式的外表,帶有一種放蕩不羈的自由感。
而且,嗯,簡單的說,他非常帥。
不誇張的說,要是他跑到酒吧去,大概馬上就有年輕的女生倒貼了。

這樣的男性,大概就是女生常說的「天菜大叔」了吧?
充滿魅力的外表,讓即使是同為男性的安東尼,亦忍不住嚥了一口口水。

「你好,馬可姆博士!」
安東尼上前,向博士伸出了右手。

「我就知道你會來的。」

博士握了握他的手,然後一邊說著話,一邊示意要帶安東尼去找他的車。

「雖然決定要來也不給我發回郵件,作為來面試的員工感覺不怎麼負責任——但是這次情況特殊,我就不責怪你了。」

「啊,對不起。」

因為心情太過雀躍,安東尼完全沒有留意到自己沒有給博士回郵的事。




「所以博士,你是怎麼……」

安東尼馬上想要追問,但是卻被博士比出的閉嘴手勢阻止了。

「那是機密,先上車再說。」
博士走向了他的車子。

即使車子離他們不到十五米,
安東尼仍覺得,這是他整個人生中,第二漫長的等待。
僅僅次於小時侯買完恐龍玩具,但回家才給拆包裝的那次該死的漫長路程。

另外,他留意到了博士後腦的頭髮很稀疏——
果然就算是這樣的帥大叔,也要面對脫髮的問題啊。

跟著不慌不忙的博士走到了車子旁邊,打開副駕駛的車門,安東尼終於坐上了車子。

「來,這是保密合約。」

博士遞給了安東尼一張紙和一支筆,然後沒等安東尼說話,就發動了車子的引擎。
雖然有點不合禮節,但是似乎也能看出博士想要展示自己的研究的心情。

安東尼稍微瞄了瞄合約的內容,大概是一切保密否則會被告,還要吃牢飯之類的。

「這還不簡單嘛!」

安東尼本來就沒幾個能讓他泄露秘密的朋友。
所以幾乎不經思考的,他很爽快地簽了下去。

博士用眼角瞄到了安東尼的動作,像是看到了自己的同類一樣地笑了笑。

「好吧,雖然你已經簽下了保密合約,不過詳細內容我暫時還不能說。我只能先告訴你我想要聘請你的工作的內容,直到你確定成為我的員工時,我才能把一切告訴你。」

「請說吧!」
安東尼一臉等不及的樣子。

因為看到了那張相片中的東西,只要那是真的,不管那是什麼工種,就算只是清潔工也行——
他恨不得馬上成為博士手下的員工。

「你的工作內容很複雜——當然,我很清楚你的專業是繪圖,但是我這邊和繪圖相關的事務並不算多。所以平常只是需要你幫我記綠一些生物的數據,對,一些生物。」

博士特地重覆了「一些生物」這個名詞。
讓安東尼明白到了,博士真的是搞出了什麼厲害的東西。

「有時侯會需要你出外收集樣本,另外也要和生物互動,並收集他們的數據。」

互動?

這個詞倒是讓安東尼疑惑了一下。
畢竟就他在相片上看見的生物是種在土裡的,怎麼看都不能和人類有什麼互動。

難道還要做那種,像是給植物打光,測試反應之類的實驗嗎?

「沒問題。」

不過就算是略有猶豫,他也點頭回答了。

「我所說的出外收集樣本可是有生命危險的——詳情我還不能說,但是我只能告訴你,生命會受到嚴重威脅是確定的事。」

博士銳利的眼神望向了安東尼的方向,像是要確定安東尼的決心一樣。
雖然開車的時候不看前方是很危險的一件事,但是車子正開在荒地中的一條又長又直的路上,
附近半輛車子都看不見,似乎就算完全不看路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完全沒問題。」

安東尼決斷地點了點頭,畢竟有很多科研小組也需要深入很多杳無人煙的地區去收集樣本,被野獸或土著殺死的新聞也時有所聞。

「這麼乾脆地點頭,真不知道你是很有覺悟還是低估了這件事呢……」

收起了尖銳的目光,博士一邊說,一邊抓了抓自己的頭。
然後他從駕駛坐前方的櫃子中拿出了一疊不薄的紙張。

「好吧,合約就在這裡,薪金的話對你來說應該可以,雖然對要拿生命來拼的工作其實不算是太高——但是考慮到包含食宿,大概也很不錯了。如果你的表現好的話很快會給你加薪的,放心。」

薪金方面安東尼倒是沒怎麼在意, 只要是自己有興趣的事,安東尼從來都不會在錢上面斤斤計較。

而且上次博士找他來當顧問時,薪金也相當高,他當時還讚嘆著「不愧是大公司,給的就是豪爽。」

安東尼仔細看了看合約,薪金幾乎是他上一份工作的兩倍。
工作內容簡單,條件優越,除了非常重視保密條款以外,這份工作根本是大多人的夢想工種。

不過,太過優越的條件反而讓他皺起了眉。

「博士,可以問一下嗎?為什麼選我?另外,你和妻子離婚了嗎?」

安東尼突然的問題,讓博士的表情剎那間陰暗了下來。
本來輕鬆愉快的氣氛也瞬間降到了冰點。

他狠狠地盯著安東尼。
和他妻子有關的事情,似乎是他不願被揭起的傷疤。

但是,安東尼卻是堅定地,用他那同樣銳利的目光盯著博士。

用眼角和安東尼對視數秒後,
博士似是放棄了什麼似的,用力地呼了一口氣,然後臉上再次泛起了微笑。

他清了清嗓子,同時用常人看不出來的幅度輕輕地搖了搖頭,說:

「請讓我一個一個問題回答。選你的原因嗎,首先是你上次的表現讓我印象深刻。你雖然不是科學家,卻有時表現得比科學家更認真,對古動物的肌肉知識也不淺。」

「哦,謝謝。」
聽出了這並不是真正的理由,安東尼看上去是快速地向博士致謝,但實際上,則是要迫逼博士說出真正的原因。

感受到了壓力的博士楞了一楞,然後咧嘴一笑,說話的語氣也稍微變得更隨意了。
這種刨根問底的好奇心和不惜頂撞他人的態度——
博士實在清楚得不能再清楚了。

「其次是……有點不好意思說,
因為你不是科學專業的,你沒有剽竊我的研究後獨自發表的能力。」

「哦——」

恍然大悟的安東尼接受了這個答案,滿意地點了點頭。

在科學界中,被合作的科學家剽竊研究的事時有發生,因此想要避免這種行為發生是合理的。

「另外,聘請你的原因也包含了在你剛剛問的問題之中。」
博士笑了笑,然後接著說:
「問我關於妻子的問題,你是留意到了副駕駛上的灰塵了吧?觀察力真不錯啊。」

「沒錯。我記憶中的博士夫人是個愛好潔淨的人,因此不但是她的坐位上,除了你的座位以外,整輛車子都累積灰塵,一定代表她發生了什麼。怎麼了,吵架了嗎?」

「真是傷人的陳述,明明我有在打掃的……嗯,她去世了。」

「……抱歉。」

本來以為只是感情上出現問題,卻沒想到是這種令人傷心的回答,讓安東尼開始後悔起自己的無禮。

「沒關係……雖然我想這樣說,不過始終稍微有點生氣,你下車後讓我在肚子上揍一拳吧。」
博士半開玩笑地說,然後他指了指安東尼手上的合約。
「那你覺得怎麼樣,這份工作?」

「我簽下去了之後,你可是要告訴我,你是怎麼弄到照片中的那東西的啊。」

安東尼再次檢查了數次合約的內容,然後簽下了自己的姓名。

「當然了。剛好我們已經到了,比起說的,我直接讓你看看吧。」

博士停下了車子,接過了安東尼手上的合約,然後也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好了,這樣我就是你的傭主了,多多指教啊,安東尼。」

「請多指教了,老闆。」

「叫我所長吧。」

安東尼推開了車門,然後看著他未來工作的地方。

這是──



這裡是沙漠。
吸了一口晚上的沙漠的冷空氣。
安東尼和所長爬出了車子,看了看他們的四周。

嚴格來講,這種地型叫作沙漠也不太正確,應該叫作荒地吧。
稀疏的草叢和低矮樹木不規則地長在砂地上,東缺一塊西缺一片的,
看起來,就和所長的稀疏的後腦一樣慘不忍睹——

不,請當我沒有說過吧。

一棟巨大的方型白色建築和連接在一起的圓頂健築,聳立在大片荒地的中央。
方形建築的區域看起來和一般的大廈差不多 但圓頂區域則是一個窗戶都沒有。
建築物周圍的數公里里內沒有半戶人家。

這就是所長的研究所了,和半年前的看起來好像沒什麼大的變化。
只是稍微變髒了點——應該吧?

所長跑到車尾,幫安東尼搬下了行李箱,並趁機打了安東尼的腰側一拳。

「好痛!」

「剛才不是說過要打你了嗎?來,進去吧。」

「原來是認真的啊……」

安東尼揉著有點痛的腰側,拖著行李箱,跟著博士走了進去。
剛進門,兩人就進入了一個像是無菌室的地方。

「上次來沒看到這房間啊?」
安東尼看了看四周的樣子,以及身旁的,大概是殺菌器的東西。

「哦那個啊,要嚴格殺菌的原因你很快就會知道了。
倒是你的行李裡面放了什麼?有些東西不能帶進去的。」

「只是牙刷毛巾和衣服啦,有什麼問題嗎?」

安東尼打開了行李箱,裡面是自己混亂地塞進去的數套衣服以及盥洗用具。
當時趕時間所以沒有在意,但行李箱裡面現在看起來簡直慘不忍睹,讓安東尼感到了一陣尷尬。

「暫時把盥洗用具放在這邊吧,我們裡面會提供的,你自己的你離開時再帶走。衣服和手機請拿過來這邊。」

安東尼聽令把盥洗用具拿走,然後把行李箱交給了所長。
所長把整個行李箱和手機一起放到了一個像是盒子的帶蓋機器中。
閉上了蓋子,並在密密麻麻的按鈕版上按下了他需要的功能。

機器運作時發出了「嘶——」的聲音,然後很快蓋子就打了開來。

行李箱和手機看起來沒什麼變化,但安東尼想要伸手去抓行李箱時,所長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這是幅射殺菌機,你的行李箱已經沒有細菌了,但是最好先等個數分鐘,等幅射散去了再碰。你的身上有細菌,來吧,鞋子脫掉放這裡,過來沖個澡吧。」

所長一邊說著,一邊把他帶到了旁邊的一個房間。
安東尼則是為了看到高科技的產物,而在內心歡呼雀躍著。

期待接下來能看到什麼高科技的沖澡機關,但看起來只是一整排的立式沖澡間而已,
讓安東尼感到了一點點失望。

「上次來的時侯,我的住宿是在研究所裡面的房間,這次也是一樣吧?」

看到所長走到一個浴間內並示意開始脫衣,安東尼也走到了另一間,
開始脫著身上充滿汗味的骯髒衣服,丟到了沖澡間角落,寫著「髒衣物」的籃子裡。

「沒錯,宿舍那邊的架構沒有變。啊,你準備好之後就按下紅色的按鈕吧。」

「紅色的?哪個?」
安東尼看著牆上的數個按鈕——全都是紅色的。
按鈕的下方則有著小小的燈炮在發著光。

「任何一個,一次只能按一個。」

安東地按了下去,按鈕下方的燈泡暗掉了。

大量的蒸氣馬上從浴間的兩邊噴出。
始料未及的他被嚇了一大跳。
「原來是蒸氣浴嗎……」

蒸氣的溫度很熱,但剛好控制在了還能接受的溫度內,下一秒,整個浴間的蒸氣突然消失,一股溫暖的吸力讓他的身體馬上變得乾爽。

「哇,所長,這個不錯啊!」
先是用高溫蒸氣殺死細菌和弄濕身體,然後再以強風把身上的污垢和多餘的水份吸走。
安東尼讚嘆著設施的先進,這時侯,數隻方型的小機器人把一套衣服從門縫中送到了乾燥的浴間內。

「是吧。不過這個造價可是非常貴的,公司現在還在苦惱要怎樣降低價格呢。」

安東尼穿好衣服後,跟著所長繼續走。
印著公司商標的衣服很合身,大概是蒸氣浴間有著測量體型的功能。
他也發現他剛才丟在籃子中的衣服已經不見了,似乎是那些方型的小機器人的功勞。

「這些小東西會把你的行李送到你房間的,不要擔心。」

「小機器人還真是厲害啊……」

他們向著浴室的另一邊走去,安東尼才發現這個房間只是出入建築時要用到的消毒殺菌房間。

離開消毒室後,那是一個挺普通的走廊,似乎左右兩邊都能通向些什麼地方。

「嗯,先讓你看看照片上的東西吧。」
博士不經意地說道。

而安東尼聽到後,再一次興奮了起來——
雖然他到了這邊以後無時無刻都在興奮就是了。

但是這個是特別的。
他在照片裡看到的東西,那是讓他不惜一切都想要來這裡的原因。

那是活著的化石,活著的奇蹟。

只要能看一眼,他的人生也己經無憾了。

一邊走著,安東尼聽到了自己逐慚加快的心跳聲。
他一邊期待著奇蹟的發生,同時也擔心著要是那是假的,那他又要怎麼辦。

要破口大罵然後離開嗎?還是要把這裡的一切都破壞燒燬然後自殺?
因為期待實在是太重,他都開始想到了一些偏激的地方去了。

兩人走到了一個類似溫室的地方,
所長拿起了自己的卡片往門上的感應器拍去。

半磨沙玻璃的自動門打開了,那個「奇蹟」出現了在兩人的面前。

那是一些植物。
一些看起來很普通的植物。

一般人看到這個畫面,大概會大呼欺詐吧。
畢竟一些植物在大眾的眼中實在算不上奇蹟。

但是,安東尼卻變得異常激動。
他的呼吸變得繚亂,拳頭握得非常緊,都快要握出血來了。

「真的,真的是它嗎……」

所長在一旁看著安東尼的反應,雙手抱胸,非常滿意地點了點頭。
作為科學研究人員,最討厭的就是在自己做出驚天地泣鬼神的成就後,
卻被不懂的人以一種「好喔。」「這很厲害嗎?」的眼神看待。

像安東尼這種下巴都要掉下來的表情,是所長求之不得的。

安東尼眼睛睜得非常大,幾乎是快要掉出來的樣子。
終於回神的他指著面前的植物,像是小孩子在動物園向家長喊叫一樣問道。

「那是種子蕨嗎!是種子蕨嗎!」

聲音大得博士皺起了眉,並稍微向後走了半步。

「沒錯。這就是早已滅絕的古代植物,種子蕨。」
所長充滿自豪感的聲音讓安東尼的雙手就像失去控制一樣,一時抓頭髮,一時掩臉,突然還扇了自己兩巴掌。
「和你在照片中看到的是一模一樣的東西。」

「我,我的天啊——!這,不是夢吧?這不是夢吧!」

安東尼抱著頭,發著抖,跪在地上,口中一直念著「是真的,是真的,這是真的」之類的話。
還不能控制地流出了口水和鼻涕。
——一整個就像是精神病人一樣。

博士則是摸了摸自己的鬍子,心想這人是不是有點太誇張了。

但是,這是可以理解的。

安東尼並不是特別喜歡這種植物,
他曾經在某張插圖上被要求畫上這種古代植物,因此才做了一些研究,記下了它的名字和外型。
而他也明確地記下了,這種植物早就在白堊紀滅絕的事。

因為這種植物的存活時期跨越了整個中生世的恐龍時期,所以自此成為了他繪製的恐龍插圖中的常客。每次他想要增加畫面豐富度時,就會隨意地畫上一些種子蕨。

他對這種植物的外表實在是非常熟悉。
這也是他看見這種植物的照片後,馬上不辭勞苦地跑到澳洲的另一邊的原因。

本來只會在化石中出現的植物,卻出現了在他的面前。
真正的,活著的種子蕨。
這就是對安東尼來說的,整躺旅程的意義。

安東思再怎麼想,也無法想像所長,到底是使用何種原理去把古代的植物復原的。

不是近代才滅絕的渡渡鳥,石虎,旅鴒等生物。
而是早在白堊紀已經消失殆盡的,只能在化石中尋找痕跡的生物。

化石中絕對沒有DNA殘留,因此不能透過那個來復原。
難道是尋找現代的近親再用逆向工程來重新構築嗎?但是……

「你,你是怎麼辦到的……」
終於稍微冷靜下來,恢復了些許語言能力的的安東尼吐出了一個問題。
他全身都仍在抖動,充滿了興奮過後全身殘留的疲勞無力感。

「說了你也不會相信,用的是時光機器。」
所長似是開玩笑地說道,並指向了旁邊的其他植物:
「不過你對古生物的認識真的只限恐龍和你畫過的東西啊……這一整個房間裡面的,全部都是晚侏羅紀的物種,沒認出來嗎?」

「啊,抱歉……」
安東尼看了看其他的植物,很多看起來都和現代的植物很相似,因此安東尼壓根沒有想過一整個房間都是古代的物種。

「沒關係,反正有的物種連化石都沒有被發現過,是我發現的新物種。」
所長接下來向安東尼示意離開。
「來吧,讓你看看更棒的東西。」

「連化石都沒發現過?到底是怎樣復原的啊?真的是時光機器嗎……?」

安東尼仍然百思不得其解,但他不再覺得焦急。
畢竟自己明天起,就要在這個地方工作,
他很快就能了解在這裡的所有東西了。

他跟著所長走出了房間,身上仍然帶著那種無力感。

「貝琳,過來一下B樓地下,我把新人帶過來了。」

所長按了按自己的耳朵,原來那是一個對講機。
到底是在什麼時候戴上去的呢?
安東尼湊近去看了看,想要知道那是不是什麼有特殊功能的先進機器。

「不用看了,這只是普通的無線對講機,網上買的便宜貨。」
所長看穿了安東尼的想法。
「等一會也會給你配置一個的,放心吧。」

安東尼尷尬地點了點頭。
他環顧四周,卻發現整個研究所出奇地安靜。
除了剛才所長呼叫的人以外,好像完全沒有別的人存在。

「你的員工們呢?」
安東尼問了問所長,他上次來的時侯,記得這裡的人員還滿多的。

「……幾乎都跑光了。」

所長只是淡然地回答,但是聲音中卻帶有一份遲疑,然後他接著說:

「不過很多事情都能靠機器人完成,甚至比人手更可靠,所以對我的影響不是太大。

「哇……」

雖然認為所長隱暪了些什麼,但安東尼沒有再延續這個話題的打算。
那是因為所長剛才又露出了談論到他的妻子時的表情。

喜歡推理的安東尼,稍微把得到的資訊串聯了起來, 然後提出了大膽的猜測——

研究所發生嚴重意外,令所長妻子或更多人死亡,剩下的人為了自保而離開。
大概是這樣的故事吧?

即使是嚴重意外,但因為研究所使用比較接近外包公司的運作方式,主公司可能也許不知道這回事,不然所長現在應該早就深陷法律糾紛了。

再加上保密協議的存在,也許還加上了封口費,所以根本沒有人知道這裡出現了問題。

結果,這邊就單純地變得人手不足——
也許這也是高薪聘請安東尼的原因吧。

安東尼想了想,這份工作也許要比想像中要危險。

但是他的內心卻像小孩子一樣雀躍了起來。
畢竟安東尼還是個二十來歲的青年,在沒有家庭負擔的生活下,追求自己有興趣的事物才是他整個人生最高的標準。

這裡的一切都是那麼的夢幻,那麼的完美,就像是到達了夢幻島的彼得潘一樣。
就算是要以生命為代價,他也會選擇留在這個地方——


↓↓↓↓看下一章請按圖片↓↓↓↓↓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1162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恐龍

留言共 18 篇留言

Arthur
文章文筆很棒 很用心 [e34]

06-03 22:54

赤碇Anchkor
謝謝你的觀看!06-03 22:59
San
我們的計程車司機真是太偉大了,要是沒有他的高速趕路,這整部小說就不用玩下去了。(對...還沒正式上工就又失業啦) 真不愧是我們最偉大的計程車司機(被打)

06-03 23:08

赤碇Anchkor
真的 太感謝老司機了!!!06-03 23:17
狂羽の斬
沒想到真的弄出來了喔喔喔哦
太強大了吧XD

06-03 23:09

赤碇Anchkor
嘿嘿嘿嘿嘿 真的弄出來辣 爽!06-03 23:16
芯玥兒
赤碇的文筆真棒XD
好期待後續~

06-03 23:12

赤碇Anchkor
欸欸 按下去圖片就是下部了啦(06-03 23:16
kuk
所長活像是傭兵部隊出來的老兵。充滿雅量的衣服讓我差點反射性地說「這是綠豆糕啦!」XD
字數不知不覺又增加了,果然大家都喜歡爆字數wwwwww

06-03 23:30

赤碇Anchkor
所長一整個不像研究人員反而像打仗的(乾
充滿雅量的衣服「啊,好像棋盤似的。」

結果破25000字了……06-03 23:35
依耶路零
GPGPGPGPGP!!!!
我都忘掉了那一拳 還真的打下去了!這是偷襲耶!

06-03 23:32

赤碇Anchkor
嘿嘿嘿嘿 感謝GP!也感謝事先幫我看文!
當然要打下去啊 男子漢當然說到做到!06-03 23:37
悠閒紅茶
接下來的全是我的個人感想,若造成不悅,我先在此道歉。
關於開頭兩人的對話,適當的說明關於設定的部分,讓人更容易進入狀況或許會比較不錯。當然,這也有可能是因為我的腦筋比較不好。
中間關於男主角決定要不要接下工作時的態度,可以再試著多描寫些,營造出前後的反差,讓人更懷疑到底是怎麼樣的照片促使他做下決定的。
推理的部分也是。比方說男主角在進入車裡時,有事先停頓一下,或是在車上觀察到所長的表情或肢體動作,推斷出什麼事情之類的。話說這樣,好像有種男主角是福爾摩斯的感覺!
以上這些全是我的感想,若造成不悅我在此道歉。

06-03 23:43

赤碇Anchkor
哦哦哦哦非常感謝指出!!!!

開頭部分的話,主要是為了提到一下設定而己,故意讓別人模不清頭腦的,所以算是目的達成了(?)

男主角中間那邊嗎……好的,我會注意的!的確那邊有點太趕了,感覺還沒出來就已經到了下一章節,好像沒什麼猶豫似的。
推理那邊嗎……的確沒有什麼觀察的部分呢,好像突然崩出一個答案一樣……好!我以後會留意的!

感謝幫我指出這些問題!絕對不會不悅啊!相反我超開心的有明確方向可以改進了欸!可以的話接下來的也拜託你了!06-03 23:49
旺旺
太晚看到了[e28] 快速掃描字數後我決定明天通勤路上看XD 先GP

06-04 00:15

赤碇Anchkor
嘿嘿 感謝GP

上下加起來25000字+ 哦06-04 00:16
艾莉娜Alinna
卡等回家看

06-04 06:42

赤碇Anchkor
感謝!一定要看喔!06-04 11:43
喵君ฅ0ω0ฅ
很棒喵~ฅ0ω0ฅ

06-04 07:06

赤碇Anchkor
謝謝汪!\(・ω・\)06-04 11:44
黑貓一號
竟然出小說

06-04 10:47

赤碇Anchkor
嘿嘿嘿 對 出了! 快看!06-04 11:45
莫莉安
封面整個很有職業的味道
裡面那個失意的畫家讓我笑了好久Wwwww

06-04 11:54

赤碇Anchkor
哼哼哼哼 裝得很像外面賣的對不對(X
超失意的啦安東尼,小說剛開始就丟了工作06-04 12:19
莫莉安
不過 應該是主角的預感 哈哈 現在就等你來了 只是看到你寫的之後。我的小說整個 一章節只有兩千到三千字

06-04 12:23

赤碇Anchkor
好的……我追完才放感想哦06-04 16:14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06-04 15:45

赤碇Anchkor
欸欸欸 被設作精選閣樓啦!06-04 16:14
莫莉安
好喔 非常感謝 不過 我覺得可能很快就看完的www

06-05 19:14

赤碇Anchkor
欸欸 我盡快去看 因為多數用手機看的關係 看完一篇要很久才找到第二篇(06-06 15:45

為什麼我有種主角和赤碇重合的感覺...www

06-06 00:24

赤碇Anchkor
沒有 真的沒有 相信我!06-06 15:45
貝爾
安東尼這樣問妻子的問題也太直接了吧 oAO

06-16 21:53

赤碇Anchkor
畢竟好哥們,沒想到所長老婆死惹06-16 22:24
乖離星EX
開頭的部分,應該是之後才會發展出來的劇情
而安東尼的形象怎麼跟作者的感覺有點重疊呢~~
開除安東尼的館長讓我想起了侏儸紀世界的克萊兒,畢竟這個時代只是【恐龍】已經吸引不到人了
牙齒要越大、顏色要越漂亮、爪子要更銳利,人才會想來看
總覺得大大的文章有認真的揣摩過人心
像是所長的聘用理由,就很能說服我,比起有專業知識的圈內人,會更想聘用圈外人
尤其是有熱忱的圈外人,因為那樣他們是靠熱忱來工作,利益、名氣會拋諸腦後
而圈內人雖然可以比較容易上手,但他們工作要的是名氣與錢財,實在無法保證
在目前的環境無法滿足他之後會做出甚麼行為
知識可以慢慢學,但熱忱是無法被隨意擁有的特質
但這樣也讓我懷疑所長的初心,究竟是憑著對古生物的喜愛,還是想證明自己的才能
又或是為了自己的地位,可能性很多
不過看完之後發現自己對古生物的熱情不夠啊!!!!
看到種子蕨時只想說那是銀杏的朋友,沒甚麼特別的
最後在灰塵那一段有些突兀,如果可以在上車時稍微描述一下會完整很多
大大寫的小說看得很舒服並沒有甚麼不順暢的地方,請繼續加油

07-09 18:57

赤碇Anchkor
嘿嘿嘿開頭的東西是後面會出的沒錯。
主角和作者重疊……?沒有的事!沒有沒有沒有!
克萊兒嗎?我是覺得不太一樣,安東尼更是像侏羅紀公園1和3的艾倫博士,把改造過的恐龍視作怪物而不是恐龍這樣。

所長的騁用理由和初心……嘿嘿,其實在後面有伏筆

種子蕨嘛……只是我在看恐龍插圖時一直看到而已啦,實際我我也不是很懂。
上車那邊 欸 可惡!! 果然應該修修嗎……
耶耶耶我會加油的,也請繼續支持目前有放出來的幾集哦!

目前寫好已放出的有
《化石戰爭》第一章 — 串聯矩陣的伊卡黑石 (上 下)
《缺失環節》1A 在研究所的第一天
《缺失環節》1B 為貪吃的恐龍少女們獻上美食!
《化石戰爭》第二章 — 種系發生的久遠禁忌 (上)

然後 種系發生的久遠禁忌 中 今天晚上畫好插圖後會放出!07-09 19:3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2喜歡★Anaks22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說進度報告(?)... 後一篇:【原創圖文】《化石戰爭》...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adeGamer所有玩家
恐怖文字冒險遊戲《案件00:食人小男孩》完成,歡迎下載遊玩!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2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