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Fate/Lailah 05 夜之序 後篇

作者:麻雀啄食│2018-06-03 13:19:16│巴幣:0│人氣:122
 下午五點,天還未黑,I站入口站著身穿制服的警察,拉起封鎖線阻止路人進入車站,幾位試圖闖入的旅客被攔在外頭,但即便進到車站內,所有班次都早已停駛。

 少女穿過封鎖線,只是一眨眼,像是空氣一般走下月台,警察只是看了一眼便放行。

「呀!還以為會遇到更恐怖的人。」

 安娜嘆一口氣,慢慢往地下月台走去。

 但是正當安娜還在慶幸時,前方出現幾位拿槍的自衛隊。

— 四人 —

 雖然人數超出預估的範圍,不過只有四人的話,應該還有辦法。

 前面一位警覺心較高的人,先是舉起了槍,「明明交代過警察了,為什麼?」

— 喀擦 —

— 喀擦 —

— 喀擦 —

— 喀擦 —

 只是一瞬間的事,從見到那對青色的魔眼,到失去記憶。四個人呆呆地站在原地,手上的槍已經放下來,並關上保險。

「沒有我的命令不准行動。」

 安娜極為霸道地下了指令,接著將身上的藥水一一地注入他們的體內。

「這應該是第二次了,但是…」

 安娜拿出小刀,劃開自己的手指,鮮紅的血液從縫隙中緩緩滲了出來,魔術師會使用與自身相性較好的素材作為媒介,對安娜來說就是自己的鮮血。

 用鮮血在他們身上畫上紋路,完成暫時契約魔術,雖然用死掉的屍體,像是死靈魔術或許會比較方便,但是用活著的生物作為使魔也有許多方便之處—

「小隊長不在?」

「是的,大概一個半小時前失去聯繫,但是我們奉命在這裡待機。」

「目前總共人數大約多少人。」

「目前大約300名。」

 300名,比中隊的人數編制略多,可能包含了非軍人的成員,但安娜並不清楚到底多還是少,從小隊長毫無音訊看來,總覺得可能不少人已經被殺了。

「那麼先炸掉鐵路。」

「嗯?」

 眼前的「分隊長」遲疑了一下,聽到反應卻無法作出回應。

「果然不行。」

 安娜拍拍眼前分隊長的頭,然後拿起針筒往手臂上戳上去,補上藥劑,理論上比起非生物的使魔,一般人類有時會反抗主人的命令。

「是的。」

 分隊長拿起一枚手榴彈,往遠處的鐵軌丟擲,碎片與暴風四散,安娜不禁退了兩步,但是鐵軌卻沒有太大的損傷。

「果然沒有這麼簡單。」

 安娜命令他們停止動作,如果是用炸彈或許能辦到,但是這可能要花上一點時間,所以她從包包中抓一隻老鼠,用右手輕輕撫摸小白老鼠的頭,老鼠只是乖乖待在主人手心,仍不知道主人接下來要做的事。

 她低著頭對著老鼠輕輕詠唱,將老鼠放在鐵道邊,鮮紅的血從老鼠純白的毛中滲了出來,匯聚成一攤血池,連骨頭、內臟都融化成模糊的狀態,最後一根白色的毛髮也隱沒在肉泥當中,像是阿米巴蟲,扭動身軀一前一後的移動,一邊分泌強酸的腐蝕液,啃食著鐵軌。

「真是抱歉,我家的黑魔術本來不想讓其他人看見的,就算事後會清除記憶,但這樣子我也會很困惱。」

 除了被施加藥劑的分隊長,其他三人露出一臉噁心的表情,即便已經施加了暗示,對於一般人來說還是難以接受的存在。

「總之,先走吧!不能讓Assassin等太久。」

 那攤肉泥構成的黏液狀生物,暫稱紅史萊姆,將月台兩側鐵軌都融成廢鐵後,終於停下動作。

「嗯?列車?」

 幾隻人偶從洞口爬過來,移動十分迅速,但早一步被安娜的眼睛捕捉到。

— 喀擦 —

 安娜的魔眼是對生物的詛咒,但是有三隻人偶卻因此停了下來,看來人偶的原料來源不太正常,左方五隻,右方四隻。安娜像是看著相機畫面,分析敵人的情報,接著就是─

「傀儡劇場Cœur de marionnettes!!」

 安娜提著裝著禮裝的箱子,這是她少數能用的戰鬥方式,她並非戰鬥特化的魔術師,對於戰鬥自然十分不擅長,要說為什麼敢來參加聖杯戰爭,是因為對於使魔的使用,可是十分熟練,而箱子裝著的陶瓷娃娃─傀儡之心,是使用魔力作為自身魔術的增幅器,用較簡單易懂的方式說明,就是能同時操控多位角色的手把控制器。

 四個自衛隊成員對著前方的敵人拿起自動步槍瘋狂地掃射,並非出自於畏懼而亂打,而是十分冷靜像是機器一般,分析敵方的動態,調整自身的姿勢。

 所有的使魔都如同舞台上的演員,完美地扮演自身的角色,自衛隊站在左右兩旁,互相用子彈掩護,安娜則是負責導演整齣劇,但是也有失誤的時候,一隻白色人偶穿過防線,接近其中一位隊員的身後。

 啪—

 玻璃管碎裂,無色的液體從碎片中流出,停滯在空中,凝聚在一起,像珠子又像鏈條,穿過隊員的身旁,化為一把利劍,貫穿了人偶,液體滲入它的體內。

 人偶暫時停下動作,在那一瞬間,它見到了安娜青藍色發亮的眼睛,龐大的訊息量灌入自身迴路中,竄改了原本被賦予的指令,原本需要詠唱的大魔術,在僅僅眨眼的時間內,就藉由傀儡劇場完成了。

 它隨即往身旁的同類襲擊而去,連同原本倒臥的三隻傀儡,也一起背叛同伴,單單只算人偶的內鬥,就是四對八。

 人偶並非設計用來攻擊人偶的,要說原因的話,本身的力道太強,但是身體卻十分的輕且脆弱,正因如此能十分迅速的移動。當人偶互相碰撞,部位的損傷也十分厲害,再加上子彈的攻擊,造成預料外的傷害,很快地只剩下三隻還能行動的人偶。

 碰!步槍子彈無情地貫穿一隻人偶的頭部。

 剩下兩隻人偶,因為在纏鬥中,斷了手臂與腳,被後來趕上的紅史萊姆,無情地雙雙吞入,變成一團焦黑物質。

「糟糕了。好像做得有點過頭了。」

 雖然戰鬥體感漫長,但實際上不過兩三分鐘的事,安娜從遠處聽到腳步聲,在有其他人來察看前,一行人就躲進隧道中。

 隊伍變得十分沉默。

 並不是沒有人發言,而是無法發言,對活生生的動物施加越重的控制魔術,越容易失去原本的人格,但是安娜刻意不去想這件事,並未說話,只注意著自己先前放出老鼠的行蹤,在昏暗的環境中,比起依賴自己的五感,動物這方面相較於人類較為敏銳,無論是細小的聲音,或是空氣中的異味、昏暗的光線中的物體,對於老鼠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

 散布在地下道的使魔們,正代替安娜的雙眼,觀察前方的動靜。


§


 稍早之前。

 在新區的舊地下車站,位於I與J站之間被廢棄的地下車站,原本現在只是一個囤放雜物的大倉庫,但是卻多了許多加工設施與大型機具。

「唷!」

 Assassin低著頭,從窗戶鑽進看起來像是指揮所的地點,照明明亮,臨時的桌面擺滿了地圖,凌亂地放著各種標示物,像是旗子或是各色方塊,連窗面都貼滿了類似的地圖。

「這裡可不是什麼人都可以隨便闖進來的地方。」

 Caster梳著一頭金短髮,神情開朗,像是知道進來的是誰的樣子,坐在長沙發上,悠閒地等待。

「是啊!」「普魯士宰相奧托·馮·俾斯麥。」

 Assassin坐在對面的長沙發上,右手拔出一把輪轉手槍,將槍口對著上方。現在兩人之間的距離不到3米。

「真是榮幸,我和你是否在生前的什麼地方見過面呢?」

「在我的時代,您可是十分著名的人,怎麼可能沒有聽過呢?」

 俾斯麥坐在位置上稍微思索一下,隨即露出一副解惑的表情。

「不管你是誰都和我沒有關係,說說你來訪的目的吧!」

「不過只是想殺了你,然後奪取聖杯而已。」

「如果事情這麼簡單,那麼為什麼不試試呢?用你手上的那把槍。」

 碰!子彈從槍管中射出,彈頭卡在上方的厚鐵中。

「憑這種東西,要和你戰鬥,似乎有些困難呢!」

 “俾斯麥”看著有些憤怒的Assassin大笑。

「是啊!待在這列車車廂裡的,確實並非主帥本人呢!」

「那麼請問『真正的俾斯麥』人現在在哪裡?」

 Assassin目前所待的位置是一輛有著厚重金屬甲板的列車,繞過許多監視的衛兵,但進來發現不太對勁,缺少了一個關鍵要素。



外面的機具和昨天相同。

電力系統已經被修復,人偶的加工也持續進行之中,看不出受到電力的影響。



衛兵的配置與昨天相同。

雖然對侵入者毫無戒備,十分奇怪,但也有可能是敵方十分自信。



列車的位置與昨天相同。

但也不能否定有移動過的跡象。



記號被擦掉了!



 在列車上,刻意留下「只有自己會注意到」的螢光記號被擦掉了,這絕對不可能,如果對方真的細心到這種地步,那麼前面的配置就顯得十分可疑。

「Caster搭乘相同的列車去其他地方了吧!」

「答對了。」

 假的俾斯麥對Assassin的推論給予響亮的掌聲。

「那麼接下來,就看你怎麼離開這裡吧!」

 他趴回沙發椅上,一副優閒地看著Assassin。

砰!砰!砰!砰!砰!

 一連五發子彈,11mm的手槍子彈落在假俾斯麥的左眼、右鼻、正胸口、心臟、腹腔等位置上,即便已經血肉模糊,卻還是邊流著鮮血,邊笑著死去,。

 窗戶外側的鐵欄自動關上,似乎觸發了某種自動防禦機制,原本明亮燈光也變得昏暗。

 Assassin一邊裝填手槍子彈,一邊緩緩地走向列車的前方駕駛座。

 每節車門已經鎖上,雖然因為由魔力構成無法靈體化穿透,不過對Assassin來說只是小事一件。

「手槍沒辦法,用炸藥就行了。」

 他將炸藥裝置在車門上,迅速地引爆了,但是穿過這節車廂,擋在面前的卻是20餘隻白色人偶和兩位穿著鋼鐵鎧甲的士兵。

「這等迎接陣容,真是光榮啊!」不等說完話,車廂內所有衛兵同時對Assassin衝上去。

 Assassin左手迅速掏出一把短刀,劃開正前方的人偶的頸部,右手繞過人偶對著後方開槍,瞄準頭部、腹部、心臟。人偶的戰鬥方式十分簡單野蠻,卻也相當殘暴,利用徒手對敵人攻擊,僅僅像是彈簧一般收縮並釋放,將力量從肩膀、手臂、手部、最後傳遞到指尖,雖然攻擊距離十分短,但是如同子彈一般的傷害,卻難以擋下。

 即便是刺客(Assassin),在遭到圍攻時,也難以全部擋下。但是當人偶指尖接近身體的剎那,短刀順勢擋在前方,人偶的手滑過刀鋒,利用自身的力道將手部給切斷了。Assassin迅速地用右手補上一槍,不一會兒車廂地面堆了四五具人偶,原本就極為狹窄的車廂變得更加難行走,後方的人偶遭到手槍子彈無情的狙殺,最後只剩鋼鐵鎧甲的士兵還站著。

 雖然說是鋼鐵士兵,但實際上是士官,彷彿是仿照普魯士士官的穿著,卻穿著顯得格格不入的全身鎧,無法否認的對Assassin的手槍或是現代武器發揮了十足的效用。

 Assassin收回手槍,右手拿起短刀,走進鋼鐵士兵,不像昨夜見到的士兵,眼前的兩位十分精壯,並沒有手持武器,而是靠手甲上的突出物,正面給予傷害,要問為何都不使用遠程武器?可以說是效率問題,沒有具備Archer的弓矢做成能力,或是像Assassin能以魔力憑空製造道具的「特例」技能,那麼就必須耗費更多資源在生產武器上,Caster恐怕不想為這些雜兵裝設這種複雜的武器。

 當距離3米時,鋼鐵士兵發動了突襲,將力量用在極短距離的爆發,但是─

「偽‧魔眼 Lachesis」

 僅僅是一瞬間,士兵見到了青藍的眼睛,靜止了下來。

 銀白的光擦過士兵的鎧甲,準確切斷了連結的帶,露出底下複雜的管線。

 切斷、切斷、切斷、破壞。

 兩位鋼鐵士兵接連倒下。

「果然很痛。雖然只是擬似肉體。」

 Assassin回憶起,安娜交代的話。

『勉強使用魔術的話,應該是有可能的,畢竟沒有在魔術師或是從者身上實驗過。』
『但是老鼠注射那種藥劑的話,也能使用魔術不是嗎?』
『那是特例,特例,大約20隻經培養的老鼠後代才有一隻那種特例。』
『那麼在我身上也試試看。』
『也是可以啦!畢竟約束從者的令咒本身就是一種魔術,同樣地,魔眼也是一種魔術。通常需要體質和某些特殊條件,不過,如果是用這種方式─』
『?』
『因為相性關係,可能會異常疼痛。』

 忍著疼痛將門炸裂,Assassin到了駕駛倉,雖然列車外表十分古典,但是內部卻是超越現代的科技,各種複雜的儀表板,Assassin還是第一次見識到,但是對於他來說並不是多大的問題,只需要一點時間就能破解。

「接下來。」


§


 老鼠的耳朵聽到列車的轟隆聲,但隨即是煞車的尖銳聲。

 一輛外表像是被鋼鐵包覆的方正車廂,車頭燈發出在黑暗中過於耀眼的白光,緩緩地駛近。

「上車。」Assassin說。

「但是?」

「計畫變更。」Assassin悠閒地坐在車上,「而且後方的追兵已經追了上來了。」

 列車只剩一節車廂,卻十分暴力,當控制權轉交到Assassin手上那刻,輕鬆地輾過倉庫中的衛兵,逃脫了出來,同時事前裝置在倉庫的炸藥也同時引爆,雖然無法拖住多少時間,但還有停下列車等待安娜和她的「使魔」上車的寬餘時間。

 同樣地,被安娜使魔侵蝕掉的鐵軌,也不成問題,只是同時又毀掉了超過100m的鐵道,才重新接回鐵軌,如果此時軌道上還有其他列車,那想必會被硬生生地撞成一堆廢鐵。


§


 雖然兩人都沒有注意到,但是空無一人的月台內,時鐘正顯示著「18:35」,離夜晚到來的時間,剩不到半小時……

 更沒有發現到,夜晚的到來,或者說是夜天使(Lailah)的降臨,所代表的意義。



下一篇:Fate/Lailah 06 夜天使




戰鬥戲寫起來真的十分麻煩呢!某些行動已經超過我當初的設計了。用Assassin視角來看,某些設定會變得十分詳細,所以寫起來也變得很麻煩。

下一篇沒有意外的話,會是其他人的戰鬥。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1090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Fate/Lailah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yanyk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Fate/Lailah ... 後一篇:【海洋世界】47°9′S...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hane8124各位帥哥美女們
新聞學院的戀愛預報 111#純黑的巧克力塔 更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