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GL中篇】入骨05

作者:馥閒庭│2018-06-03 11:56:09│贊助:26│人氣:250
女子不可能會喜歡女子的。

憶霜想,她有些分神,因為過往的記憶不停的提醒。

看著眼前的兩位女子,既然翠容可以進門,那外面那兩個也被丈夫收房了。

她不想攔門,但婆婆想,而且示意她攔。

但過幾日,還沒談出一個結果,突然有人來報,那兩個外室的其中一個居然中毒身亡了。

「中毒?」憶霜挑眉問幻寒細節,她還沒出手呢!怎麼有人捷足先登了?

周玉堂,也就是她的夫君,倒是真的傷心。

她看向翠容,那溫順的臉上也是迷惑著,不是她做的?

難道是……

她挑眉,聽著婆婆突發急病的消息,難道有什麼聯結?

不過經過這件事情,她倒是很清楚。

恐怕那個小妾翠容,也只是塊敲門磚,是周玉堂想把外室抬進門的試探,若自己鬧起來,也是針對翠容,若自己不鬧,那抬一個跟抬三個進門都無妨。

只是她不懂,翠容怎麼對自己如此順服?

是肯定她不得周玉堂的寵愛,還是周玉堂有交代?

且翠容才去看過那兩個外室,其中一個卻死了,另一個瘋了。

她知道什麼?

她們回到後院,周玉堂正難過的去發喪,她則跟翠容在後院討論這件事情,或者說,是憶霜單方面的猜測翠容的意圖。

面對憶霜猜測的視線,翠容笑說:「姐姐若親我一下,我便告訴姐姐。」她坐在憶霜手邊,舀了一匙百合粥,送到憶霜嘴邊,看著她吃下,翠容輕聲的說:「或者,我親姐姐也可以。」

親一個女子?

憶霜思量了一下,她勾過翠容的臉,在她頰邊親了一下。

「說吧。」憶霜冷冷地命令。

「……」翠容先是一愣,然後耍賴似的嘟嘴看憶霜,「姐姐我現在改條件可還來的及?」她用眼神撒嬌,可以親她的嘴麻!

「說。」憶霜沒有管她。

「我去的那天,她們其中一個拿了瓶藥給我,說是給姐姐的。」翠容看著憶霜,今天的她還是這樣美麗,她微笑的說:「我將藥倒了。」倒在她們飲用的水井裡。

憶霜看著她問:「所以?」她倒了藥,那兩人怎麼還會中毒?

「所以她們就瘋了。」翠容微笑的說,她看著憶霜眼神無辜,但人卻往憶霜懷裡靠,「妹妹也很迷惑呢!」

翠容故作困擾,卻語氣輕佻的問:「姐姐可知道,那到底是什麼樣的藥?」但眼神卻含著深意看著憶霜,姐姐打算怎麼辦呢?

收到她的眼神,憶霜細思起來。

那肯定是什麼毒藥,反正那些外室和外人,都以為攔門的是自己這個正妻,她意外的反而是翠容,她為什麼要幫自己?

憶霜沒再追問下去,只是把視線回到自己手上的事情,「與我無關。」她低頭在自己的案前書寫起來,任由翠容靠在自己身上。

最近周府的水運出了一點事情,憶霜費神思考處理的方式,卻沒發現討厭熱的自己,居然能忍翠容蹭著自己。

看到憶霜在想事情,翠容有些惋惜只哄到姐姐一吻,她讓人上午膳,並替憶霜佈好飯菜,還親自餵到憶霜嘴邊,「姐姐張嘴。」

憶霜看著她討好的動作,心裡有些荒謬的好笑,她對著翠容喊了一聲,「媳婦?」

「恩?」翠容一點遲疑也沒有的應聲,笑的溫潤的模樣,讓人知道她心裡樂開了花。

她是霜姐姐的媳婦,這樣甜蜜又飽含著心痛的心情,讓她微笑,即使翠容知道,那只是憶霜哄著自己罷了。

憶霜誠實的說:「我不相信你。」吃了翠容送上的飯菜,她一直知道,自己的誠實有多氣人,但翠容卻一點都不以為意,只是繼續夾菜餵憶霜。

「無所謂,只要能陪在姐姐身邊。」翠容微笑的說。

憶霜看著她溫靜的臉,卻沒有再說什麼。

時間過去,翠容也嫁進周府兩個月,一直表現溫順的她,卻少有的出了事情。

「你說什麼?她推了喬兒?」憶霜迷惑的看著自己的丫鬟幻寒,她說的那個人是翠容?

翠容不是最溫靜的性子,怎麼會做這種事情?

「是的,夫人。」幻寒點頭,喬兒就是周家唯一的千金,周語喬,今年十四,跟憶霜的感情不錯。

因此,聽到翠容居然推了周語喬,兩人發生爭執,幻寒看著憶霜建議,「夫人,要不要藉著這事情把翠容趕……」

憶霜吩咐,「照著家規處置就好。」她並不討厭翠容的討好,只是不清楚她的目的,所以不會放下戒心。

幻寒還沒表示自己的意見,門外卻有個嬌懦的女聲先喊了出來。

「母親!你怎麼這樣大方!」

進門來的,是一個嬌麗的女子,正是剛剛她們說的周家獨苗,今年十四的周語喬。

憶霜看著她伸手,「喬兒?怎麼有空過來?」

周語喬拉著憶霜的手入座,她有些不高興的說:「母親,那翠容為什麼不將她趕走,那種狐媚子……」她還想說,卻被憶霜制止。

憶霜卻把其他人遣走,只留下周語喬跟自己才開口,「她就算狐媚,也是她跟你爹的事情,與你這個周府的小姐何干?」

「母親,我是替您出氣!」周語喬委屈的看著憶霜。

「我可有開口求你?」憶霜卻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周語喬發現母親並沒有在意,她有些不甘心的解釋,「我知道那狐媚子身上的玉蟬,那是母親的隨身物,她憑什麼戴著!」

「所以你做了什麼?」憶霜挑眉問。

周語喬原本還洋洋得意地說:「我便把您送我的那玉蟬戴了出來,她看到卻上來要搶,我便將那東西丟進湖裡,她看著我的模樣可痛快……」但觸及憶霜的眼神,她原本高亢的語氣,就慢慢低了!

她恐怕做錯事了!想到如此,周語喬噤聲。

「解氣了?」憶霜冷冷地問。

周語喬看著她的模樣,她軟聲的喊,「母親!女兒這不是……想替你出氣麻!」

「替我?」憶霜卻沒有高興的模樣,她問語喬:「我可有開口說討厭翠容?」

「母親?」周語喬不解的看著她,母親這是怪自己?

「喬兒,你有沒有想過,萬一那翠容是我的人呢?」憶霜輕聲的問。

那個妾室怎麼可能是正妻的人?

「母親是什麼意思?」周語喬看著憶霜,所以母親的意思,是這個翠容是她安排的?

為什麼!周語喬不懂的看著憶霜。

憶霜則說:「語喬,你做事該跟我通個聲氣,萬一那翠容是我安排的人,你這樣是壞了我的打算。」

「母親!她可是妾阿!哪家的妾不是緊巴巴的盯著,萬一妻室被鬥倒了……」周語喬喊了起來。

「那你有沒有想過,我握著她的賣身契呢?我若不要她出現,只要她賣了她便可。」

周語喬沒有想到這層,只能呆呆地問:「母親的意思是?」

憶霜問著自己的繼女,「喬兒,從你出生至今,你可看過有哪戶人家,相公只守著一個妻子度日的?」

「我……」周語喬思索著自己的腦海,似乎沒有?

「那些話本子的書生,替那苦命的女子贖身後,那女子去了哪?你可曾想過?」憶霜慢慢引導她想。

周語喬不確定的開口,「她們……」被娶作妾了?

憶霜撐著手看著外面,「翠容個性還算溫順聽話,嫁進來也無甚錯處,母親還拿捏的了她,所以才將她留下,你這樣一激她,萬一她想使心眼、撒潑,家宅也就這麼點地方,你能躲去哪?」她懶洋洋的看著周語喬,「更何況你一個小姐與她爭,是落了你的身分。」

「可爹他……」憶霜還想說什麼,卻被憶霜打斷。

「這也是我私下裡要告訴你的,男人啊,總是希望自己有妻妾成群,走了這個好拿捏的,萬一來個你拿不住的,才是真正的糟糕懂嗎?」憶霜看著周語喬。

馭夫之術她懂,卻不打算使在周玉堂身上,但周語喬是自己認在膝下的女兒,她不希望周語喬在這一塊吃虧。

周語喬卻注意到,憶霜話裡的無情,「母親,你這是……不相信爹?」

憶霜卻沒有回答她,反而提起別的事情,「語喬,母親照顧你,是因為你是周家的獨苗,而不是前人的孩子,照顧翠容,是因為她是周府的人,而不是我的敵人,這一切,都是因為沒有情。」

「沒有情?」周語喬不懂。

「沒有對你爹放感情,所以我身為繼室,該照顧你這個女兒。」憶霜冷漠的說,無愛所以無恨,她不在乎周玉堂有多少女人,就連翠容的出現,也只是討厭她打亂自己的生活,至於兩人是虛情假意,還是真心,都與她無關。

「可我看那些書……」周語喬不是很懂,那她讀的書聽到和故事又算什麼?

「這就是母親要告訴你的,那些用不到的,才會被寫到書裡,你吃飯可有書教你怎麼吃?但孩子一出生就會吃奶,所以書中的東西,你看過、細思過,再想要不要遵守,至於那些話本子……」

憶霜看著周語喬說:「不管是牛郎織女,抑或其他都是神話,神話,便是非凡人做到的,才是神話。」這世間夫妻和順的百不及一,連相敬如賓都難,畢竟大家婚嫁前,都沒有了解過對方,合了八字,為了利益就這樣嫁了。

周語喬看著眼前的憶霜,她從出生後,就因為是女孩,生母恨她不是男孩,將她丟給奶娘照顧,直到生母重病死亡,九歲的她,見到了現在繼母王憶霜,她從小到大的生辰,還是眼前的夫人為她辦的。

五年來,夫人一直將她安排妥當,不曾疏忽也不寵溺,她也一直將夫人當作母親,但對於僕人間流轉的傳言,她不是沒有疑問,也曾擔心過夫人若有自己的孩子,是否就不愛她。

可夫人一直沒有急著要孩子,對她更是照顧備至,但她始終存有疑慮,但經過這一番話,她才知道,夫人是真心將她當成自己的孩子。

「女兒……知道了。」周語喬行禮。

「你想一想,不用你馬上遵守,但翠容對你不敬,我自會罰她。」

等到語喬離去,憶霜才對的屋外說:「出來吧。」

遠處的廊柱才走出一個纖弱不勝衣的身影,白花般楚楚可憐的模樣,可不就是翠容,只見她眼眶已經紅了一圈,委屈的模樣像是自己毒打了她。

憶霜好笑,她可是一指都沒有加在她身上。

「姐姐,你怎麼把我送你的玉蟬給了人?」翠容不高興的問。

憶霜看著她好笑,「我還沒審你,你倒先審起我來了?」

翠容不快的走到她面前質問:「你打我罰我都沒關係,可怎麼能把我給你的東西送人!」

啪!

憶霜一巴掌就往翠容臉上打。

「送了我的東西,我要怎麼處置,與你何干?」憶霜冷冷地說。

翠容感覺臉上熱辣,她摀著臉沒有任何反駁,但她泫然欲泣的模樣,卻讓人可憐。

「別以為我不知道,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傷害語喬,我就趕你走!」憶霜冷冷地說。

但怎麼威脅都從容應對的翠容,卻因為這句話驚慌,她搖頭看著憶霜,膝行到她的身邊,「我不會的,我沒打算傷害她!姐姐不要棄了我,不要趕走我!」

「那又如何,語喬要是出了什麼事情,只要跟你有關,我便要你陪葬!」憶霜冷冷地說。

翠容嗚耶的點頭。

所有僕人們都看到,小妾翠容摀著臉出了遙院,這才讓周府的人有種果然如此的感覺。

妻妾之爭,終於要在周府上演了嗎?


--------------------

---------------------

乖吼~別吵架,床頭吵床尾和...

憶霜:等等!定了嗎?@@
翠容:都喊上媳婦了,姐姐可不能出爾反爾((偷偷遞錢給馥某
馥某:(收下)對呀,小霜霜,你自己喊出口的耶~ʅ(´◔౪◔)ʃ
憶霜:...被無良作者坑了怎麼辦?((急+在線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1083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GL|百合|愛情|小說|原創|古代|女女

留言共 6 篇留言

緣~/銨銨-補看一堆創作
百合粥~[e5] 兇~[e43]

06-03 12:10

馥閒庭
這個食品一直反覆出現,但想想若是變成這樣...

她坐在憶霜手邊,舀了一匙【滷肉飯】,送到憶霜嘴邊...
她坐在憶霜手邊,舀了一匙【大腸麵線】,送到憶霜嘴邊...
她坐在憶霜手邊,舀了一匙【草莓剉冰】,送到憶霜嘴邊...
她坐在憶霜手邊,舀了一匙【桂圓紅棗銀耳湯】,送到憶霜嘴邊((名字太長,某又把字數寫爆了一.一|||

算了~就百合粥吧,潤肺止咳、簡單明瞭( ºωº )06-03 18:46
默默兔
夫人,對付馥大我最會了
您只需要這個(拿出一把香

想想夫人真是老謀深算啊!
可惜怎麼算都還是輸給腦洞大開的馥大啊!(茶

06-03 13:14

馥閒庭
馥某:不要拿香呀!∑(✘Д✘๑ )(小聲)人家都還沒開虐呢(ㆆᴗㆆ)

沒辦法,老謀深算也逃不過某的劍走偏鋒,所以憶霜你就乖乖從了翠容吧!
憶霜:哪尼!Σ( ° △ °)06-03 18:46
北極熊
要被吃了嗎?……(>﹏<)

06-03 14:26

馥閒庭
剛剛某看了一眼進度條(?)還沒喔!她們就是喜歡慢慢撩:;(∩´﹏`∩);:06-03 18:46
手作小芋圓奶綠
這個妻妾之爭,絕對是作者大大的陰謀
宣布贏家:馥大XDD

06-03 14:46

馥閒庭
某覺得贏家是芋圓大耶,畢竟寫了這麼多若沒有人看,故事裡的大家會很難過的......然後她們就會轉頭爆打作者某,逼某轉行:D((←這才是重點

小助手:所以要感謝人家來看文!
馥某:大感謝!Orz06-03 18:46
默默兔
嘖嘖~馥大又有開虐的打算
我看我先來去看醫生拿些胃藥好點

馥大文字洗鍊而且引人入勝,不看是損失啊!

06-03 22:49

馥閒庭
Σ( ° △ °) 也給我一份~(伸手
欸?真的嗎~馥某好害羞(*´艸`*)06-04 13:30
默默兔
自己開虐沒資格吃(打手

我以為馥大的字典沒有害羞兩個字(大驚

06-04 14:11

馥閒庭
所有女角們:對嘛!
馥某:QAQ!!!

哎呀~我多少還是有點少女心的(喂)06-05 00:4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zk3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GL長篇】明如翦 31... 後一篇:【GL中篇】入骨06...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ust84724京都動畫
#PrayForKyoani 為京阿尼祈福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