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第一天:藍與赤的第二回合

作者:苦楝樹│2018-06-03 02:26:22│贊助:14│人氣:855
  第一天:藍與赤的第二回合

  Lancer走了之後,士郎才從緊繃的狀態放鬆,無力的靠在牆上,「呼──活下來了呢,我不是不信任妳的實力,不過那個槍兵給人的壓迫感,讓我覺得能活著真是奇蹟。」

  「現在鬆懈還太早了,Archer隨時會過來,請幫我治療身上的傷口,好繼續下一場戰鬥。」Saber的右手和胸口還帶有血跡,魔力形成的鎧甲看起來完好無傷,但剛才Lancer造成的傷應該對她有不小的影響吧,尤其Lancer的槍不是單純的兵器,散發異樣的魔力,以及可以在途中轉彎的能力,實實在在的魔槍。

  「跑不掉嗎?」士郎心不在焉的把玩著脖子上的心型墜飾,如果可以,士郎不想接連戰鬥,尤其在不清楚對方實力的情況下。

  「Archer的追擊能力僅次於Rider,趁著能掌握對方行蹤時解決對方才是上策,在逃亡的途中被殺死,不僅羞恥而且愚蠢。」

  「嗯哼哼──呵呵──」聽到Saber的話,士郎忍不住笑出來,他的笑聲讓Saber感覺自己被羞辱了。
  
  「請問我說的話有什麼好笑的嗎?」

  「不好笑,只是我覺得……妳給人的感覺明明很專斷,但卻意外地講道理呢。」

  士郎帶著反諷的意味說著,他不知道Saber有沒有聽出來,每次Saber講話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和神色,都帶著自己說的就是真理般的自信,當士郎反駁她的時候,又會心有不甘的想講的話吞回肚子裡,那樣的矛盾像是獨裁者失去權力後的委屈,讓士郎覺得格外有趣。

  「如果士郎沒有作戰意識或不願溝通的話,我原本打算只靠自己一人贏得聖杯戰爭,不過士郎應該有戰鬥的經驗吧,不管是戰場上的反應和判斷,都不像單純的學生,加上你的建言確實是正確的,我才會接納。」

  「從語氣聽起來,Saber以前是國王嗎?」士郎一邊說,一邊操控著他剛才模擬機關時的電腦,學校的監視系統已經被他入侵,凜的動態他看的一清二楚。

  「是,這件事等到戰鬥結束之後再聊吧。」

  「既然這樣陛下,請妳接下來聽我的指揮吧,我對Archer的御主相當了解,也能想出對我們來說最有力的戰術和結果,或許跟妳的原則有些違背,不過很有效。」

  再一次的,士郎的臉上露出了讓人感到不快的笑容。



  「結果呢,你的眼睛應該看見戰鬥的過程吧。」等到戰鬥結束之後,凜才帶著Archer走向校舍,為了迴避對方的埋伏,兩人的腳步上慢了很多。

  凜的手上,祖傳的刻印發著光芒,手指扣著四顆寶石,丟出去就能有手榴彈的效果。

  「亂入者能和Lancer打的不相上下,應該是Saber吧,雖然可能是Berserker,但有使用寶具的樣子,所以Saber的可能性更高,Lancer也使用了寶具,而且傷害到Saber了,但原因不明,Lancer撤退,校舍應該只剩下負傷的Saber了。」

  「很好,那就趁Saber受傷的時候,解決掉最麻煩的對手吧。」凜充滿自信的說,她似乎沒注意到,狹窄的走廊對Archer來說,是最不利的戰場。

  「但願如此。」Archer說完後皺起眉頭,他可以在一瞬間,解析一個物件,讓他像是藍圖一樣出現在腦海中,但這間校舍的藍圖卻有一股異樣感。

  「不過用槍的魔術師啊,真是罕見。」

  「會嗎?」

  「至少我認識的魔術師對現代器物都有過時的排斥,他們甚至連手機或電話都不想用,靠魔術道具雖然有類似的作用,但我覺得科技產物比較方便。」

  「我倒認識使用槍械的魔術師……」Archer說完後,驚覺不妙的摸著嘴唇,他在不久前,才宣稱自己失去生前的記憶。

  凜只是看著Archer一眼,帶著試探的語氣問:「你生活在槍械已經發明的時代嗎?」

  「嗯……該怎麼說呢,應該算吧。」Archer含糊地回應,顯然凜的這個回應一點都不滿意,但她也沒多說什麼,只是嘖了一聲之後,踏出一步。

  這一步,是通往二樓的樓梯最後一階。

  「別動,凜!」Archer突然衝到凜的身後,從後方抱住凜,並緊抓著對方的大腿。

  「怎麼……」語音未落,凜就從腳底傳來的觸感明白發生什麼事了。

  「原來如此。」Archer明白剛才踏入校舍的異樣感的源頭了,如果只是安裝,那在對具有偵查功能的魔術師來說,陷阱就毫無意義,所以在佈置陷阱後,又在陷阱上多加了一層偽裝。

  而這個陷阱,確實只有擅長槍械的魔術師會設計。 

  「地雷……」凜看著腳下的東西,那玩意像是突然從地上長出來似的,在魔術解除之前絲毫沒有感覺,在那一瞬間,她知道Saber的御主是誰了。

  Archer摸著地雷,手依然緊抓著凜的小腿,「看樣子是被設計成腳不離開就不會爆炸的類型,拆解需要一點時間,應該是拖延我們用的。」

  「Archer!」

  早在凜呼喊之前,Archer就已經察覺到對方的動作了,Saber的劍從後方揮砍,Archer為了保護凜,只能站在原地,用投影出來的短劍擋住Saber的攻擊。

  如果是平常的Saber,面對無法拉開距離戰鬥的Archer,交鋒的回合不會超過三回,她就能斬落對方的首級了,但她現在,卻與Archer走廊纏鬥了數十回。

  這都多虧士郎下達的要求,在Archer的御主被牽制之後,與對方戰鬥,但不要打敗對方,當然也不可以被對方打敗,轉移Archer的注意力,並且將他帶離御主身邊。

  如此一來,士郎才能進行他的第二步。

  「該怎麼說呢,這麼晚還能見到妳,一定是緣分吧,遠坂同學。」士郎悠哉地從樓下走上來,用手槍抵著凜的後腦。

  「如果我死了,地雷就會被引爆了喔。」凜的頭上冒著冷汗,她的手指依然扣著寶石,但現在她卻沒辦法發出去,稍有分心,她的腳可能就會放開地雷。

  「別擔心我設計的那顆地雷,威力充其量就炸斷妳的腿而已,大概是膝上襪以下的地方會消失吧,其實以人類的機能來說還能勉強過日子。」士郎說的時候,臉上還帶著滿意的笑容,似乎在想像著那美好的未來。

  「你想幹嘛?」

  「看在青梅竹馬的份上,我想很希望我們的勝負留到最後,畢竟打仗傷感情,但我不太信任口頭的約定,所以想看一下凜妳有沒有什麼誠意讓我覺得我可以信任妳們……還有Saber受傷了需要妳幫忙療傷。」士郎說到一半看了一下手表,「現在剛過十二點,要不妳誠意表現完後到我家吃個消夜,我們好好聊聊。」

  「Archer,在聖杯戰爭只剩下Saber組之前,不准對Saber與他的御主出手。」凜說完後,手上的令咒少了一枚。

  「凜不愧是模範生,這麼明白事理。」士郎收起槍,然後解除凜腳下的地雷。

  啪──

  清脆的一聲,毫無預兆的肘擊打在士郎的人中,士郎狼狽地從樓梯滾到二樓,幸好凜的出手不重,士郎還能保持意識,如果她動真格,那一擊應該會把他的骨頭打碎吧。

  「走吧Archer,我們去衛宮邸作客一下。」凜說完後,帶著Archer優雅的走下樓,路過地上的士郎時,嘴上帶著甜美的笑容,眼神卻帶著殺氣的說:「希望在你家,你能解釋的清楚一點,言峰同學。」



  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106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月姬/Fate 系列|FATE|型月世界|Fate|同人|遠坂凜|小說

留言共 2 篇留言

御宅族腐蟲
樹筆下的士郎不太具備原作中的正義廚屬性呢
是平行世界加上不同性格的設定嗎?OwO

06-03 09:54

苦楝樹
被綺禮養大的06-03 10:21
Jojorin(990)
難怪有種愉悅的感覺

06-04 14:46

苦楝樹
偷稅06-04 18: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a243331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第三十七章... 後一篇:民主的幻夢:聯省自治...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haplin168《日安!》
「終於出院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分內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