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光芒

作者:七咲千影│2018-05-30 02:06:34│贊助:8│人氣:172
光芒




  「美留真的是很厲害,雖然以前就知道她的成績很好,但是這次拿到學年第一的程度,真的是又對她刮目相看了一次。」

  走在黃昏的道路上,我回想著今天聽到的消息再次提起了這個話題。

  「這麼厲害的人是我們的好朋友,總覺得還有些不敢相信呢。」

  苦笑地搭上話題的藍髮女孩,紗依是我和美留國中時相識的好友,相較在各方面總是相當優秀的美留,紗依不管做什麼都顯得有些笨拙且缺乏自信,但幸好在美留的幫助下,上了高中才終於稍微找回了點自信心。

  「你們還要聊這個啊?聽你們把我捧得這麼高,我也是會不好意思的。」

  綁著一頭紅色馬尾的女孩臉上掛著喜悅的表情對我們說道,而她就是我們所欽佩的美留。

  國中時在我們班上總是維持全班第一的成績,本來大家都以為她會是個難以相處的對象,但就在某次我陪紗依去購買話劇需要的服裝時,偶然碰上了美留,最後便意外地在她熱心的幫忙下找到了相當合適的衣服,自那次之後我們便成了能像現在這樣並肩談話的好友。

  「不過看妳那張表情,心裡應該也還滿高興的吧?」

  「呵呵,那當然了,不過我高興的原因並不是我拿了學年第一,而是我的朋友能因我而感到驕傲,但是總有一天,我一定會成為一個更厲害的人,看著吧!」

  「唔……我相信美留一定辦得到的,當然我也會繼續幫生重加油的。」

  「紗依妳可不要顧著幫我們兩個加油,卻忘了幫自己一把啊。」

  看著有些氣弱的紗依,我忍不住擔心地吐嘈道。

  這時的我們還尚未能看見那鮮明的未來,只是無知地享受著當下這一段與朋友在一起的美好時光。

 
 
  然而能像那天一樣一起步上回家道路的日子,也和我們的高中生活一同劃下了句點。

  美留理所當然地考上了國內相當有名的大學,而我和紗依儘管在美留的指導下也試著朝相同的目標努力,但最終仍無法如願,於是我們便只能各自利用共同的空閒時間來見面。

  「生重,妳最近有和美留見過面嗎?」

  炎熱的夏日午後,用吸管喝著檸檬紅茶的紗依對坐在她對面的我問道,表情上看起來泛著些許的不安。

  「幾個星期前還有見過幾次,最近不知道是不是越來越忙了,我也約不出來。」

  「那……那時候美留看起來怎麼樣?」

  不知為何,紗依的眼神中略顯焦躁,儘管表面上她仍保持鎮定,但是卻能看得出她正在擔心著什麼。

  「嗯……感覺看上去雖然有些疲憊,不過大致上還是和平常一樣充滿自信的感覺,怎麼了嗎?」

  「其實我最近不管是透過什麼管道,都沒辦法和她聯繫上,所以有點擔心美留是不是……已經把我們給忘記了。」

  看著紗依不安地攪動著杯中的冰塊,讓我想起來過去那個做什麼事情總是畏首畏尾的她。

  「妳有打過她的手機嗎?」

  「嗯,但是每次都沒有被接,有時候甚至是沒有開機的樣子。」

  「這樣啊……可能只是湊巧有事吧,至少只是通電話的話,幾天前我也才和她在電話中聊過,下次打電話給她的時候我再幫妳問問看,再不然我們找一天直接殺到她住的地方也行。」

  聽到我這麼說後,紗依才終於停下了轉動冰塊的吸管。

  「謝謝你,生重。」

  於是那天回去後我便等到每次都能聯絡上美留的時間,嘗試撥了通電話。

  沒想到響沒幾聲,電話便立刻就被接通了。

  「生重啊……這麼晚了打給我有什麼事情嗎?我這個周末有重要的報告要做,沒辦法跟你們出去。」

  雖然美留的語調聽起來還是和以前一樣,但是聲音卻顯得沒有什麼精神。

  「不是這件事,我是想問妳為什麼這陣子都不接紗依的電話?看她的樣子可是很擔心妳的狀況。」

  「啊,是這件事啊……那只是剛好我在忙的關……不對,抱歉,連你都打電話來問的話,我再繼續敷衍也有點太見外了。」

  原本想用來塘塞我的理由欲言又止的美留,語氣忽然一沉地對我說道。

  「聽妳這麼說,妳果然是刻意避開紗依的嗎?妳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

  「我覺得這件事不適合在電話裡談,雖然時間也有點晚了,但你會不會介意和我出去夜遊一會兒,就在我的大學這邊。」

  一邊聽她說著,我一邊回想明天的授課時間,可是這時回想起的卻是紗依那有些心神不寧的神情,這讓我立刻就作下了決定。

  「我知道了,那我們三十分鐘之後在學校的正門碰面吧。」

  「嗯……謝謝你,生重。」

  掛上電話後,我立刻換上夾克前往相約之處,所幸我租的房間離美留和紗依的學校都在方便步行的距離之內,因此即便是現在這種幾乎沒有電車的時間也能夠在短時間內通行。

  我特地比告訴她的時間還提早十分鐘趕到,本來是不想讓她站著吹夜風,想不到美留早已先一步在那等著我。

  「嗨,你比電話裡說的時間還要快嘛。」

  「不過看到妳比我還早在這裡,我的驚訝度應該是比妳還要高才是。」

  一如過去的對話讓美留很快地露出了笑容,但那也僅止於這個剎那。

  「雖然沒辦法帶你進去學校,不過外圍的步道應該也能有不錯的氣氛。」

  「嗯……。」

  礙於感覺到她似乎並不打算直接切入正題,我便靜靜地跟著美留走在每隔一段距離便種著棵樹的外圍步道上。

  就在我們走了一會兒後,美留才緩緩地開口道出自己的真意。

  「生重,你聽說我喔……其實我並不是刻意想要避開紗依的,只不過最近我看到了一些不曾看到的景象。」

  「景象?」

  「嗯,那讓我開始慢慢地可以體會到紗依以前為什麼會那麼畏縮,然而……然而我卻什麼都不了解就試圖在她的內心中建立起信心,所以注意到這一點的我,最近才會感覺自己無法好好面對紗依。」

  老實說,這時的我並不懂美留所說的景象是什麼,但我認為無論是什麼樣的因素促使美留那樣去鼓勵紗依,我依然認為那樣的結果並不壞。

  「但是不就正是多虧了有妳那樣幫助紗依,我們現在才能有這份友誼,紗依也才能開始有自信地面對他人不是嗎?」

  「我以前只是愚昧地認為紗依只是沒有發覺自己的價值才會那麼自卑,可是現在想想也許她才是最早看清周遭景象的人……但是也許……也許生重說的也有道理,我應該真的稍微有……幫到紗依吧?」

  見到眼前美留有些茫然的模樣,開始讓我感覺到一絲的陌生,甚至有些懷疑自己面前的這個人還是不是過去那個,總是對自己充滿自信的女孩。

  「嗯,我相信一定有,而且我相信紗依一定也是這麼想的。」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美留變得如此纖細敏感,可是我仍以自己最有自信的表情來回答她。

  「生重……謝謝你,真的……謝謝你。」

  語畢,她便望著看不見星光的夜空,臉上的表情看起來還沉浸在某種情緒之中,就這樣過了一會兒才又開口說道。

  「我想我能再努力看看了,不過真是抱歉……這麼晚了還用了你這麼多時間。」

  感覺到美留又稍微恢復到以前的樣子,我也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幸好只是這樣一點的小問題。

  「既然這樣,這個周末沒辦法和我們一聚的話,那麼下周如何?就當作還我這次的人情怎麼樣?」

  「嗯!我想下周末的話應該沒問題,這樣吐完苦水之後,感覺我也真的該試著好好面對紗依了。」

  「那就到時候見了喔,晚安。」

  看見談吐一如往常的美留,我這才真正放心地踏上夜晚回家的路。

 
 
  那天之後,我將美留的狀況告訴紗依後,紗依也才終於沒那麼憂心了。

  而紗依也果然如我所料的,並不覺得美留過去那樣幫自己有何不妥,於是我們就在滿懷期待的情況下迎接了與美留約好的周末。

  「感覺真的不知道多久沒像這樣子三個人聚在一起了。」

  走在兩人身旁的我,試著為看起來還有些尷尬的兩人打開話題。

  「是、是啊……不過畢竟美留感覺課業上比較忙,這也是沒辦法的。」

  「嗯……說到這個,倒是你們兩個最近過得怎麼樣?我是已經有些自顧不暇的狀態,所以沒辦法像以前那樣和你們一起讀書。」

  說到這裡,美留的表情顯得有些愧疚,看起來那晚的狀況似乎只是一時的恢復。

  「沒關係啦,我和紗依意外地還算勉強能靠自己度過課業的危機,所以這方面妳就專心在自己身上吧,我們兩個都會像以前那樣為妳加油。」

  「嗯,我希望未來還能繼續看到像以前那樣充滿自信的美留,所以……美留千萬不要氣餒!」

  看到就連平時氣弱的紗依都注入聲勢地為自己打氣,美留臉上的表情先是有些詫異,接著才又變得柔和了些。

  「生重、紗依……我會努力的,謝謝你們。」

  雖然美留的表現依然和過去我們所熟識的她有所不同,但這時的我們仍相信美留能夠度過難關,並且再次展露自信,因此我們也沒有深入追究,只是試著讓這一天的美留盡量能夠像以前那樣與我們談笑。

  誰曉得那次卻是我們最後一次看見美留的微笑。

  也不知道是否因為課業太繁忙,美留屢次拒絕了我們的邀約,從電話另一頭傳來的聲音也開始了無生氣,這使得我和紗依都心生起一絲不安。

  而如此一邊壓抑著不安一邊相信美留能自己恢復的日子,終於在某一天因那一通電話而起了變化。

  「喂……是生重嗎?」

  我接通手機後所聽到的聲音,那是如同紗依過去貧弱般的呼喚聲。

  「美留嗎?這個時間打電話來,該不會發生什麼事情了吧?」

  雖說還不到深夜,但是晚上的這個時間她會主動打電話過來,令我感到不太對勁。

  「你今天……方便嗎?可以像之前那樣約在我學校的校門口見個面嗎?」

  「沒問題,那就半小時後在和上次一樣的地方見吧。」

  儘管時間已經不早了,我仍毫不猶豫地答應了美留,而且不知道為何,我心中的那股不安一直持續地隨著通話時間膨脹。

  「嗯……我等你。」

  美留最後吐出的字句,散發著出一陣莫名的落寞,甚至包含著過去她的身上所不曾感覺到的沮喪。

  於是基於上次她提早到那裡的狀況,這次我以奔跑的方式來縮短行走的時間,以不至於讓她在微微飄著雪的天氣中苦等太久,可是當我才剛看見校門口時,美留卻早已像上次一樣站在那裡了。

  「妳……該不會是……先在這裡等好……才打給我的吧?」

  想起電話中她最後所說的話,我上氣不接下氣地向她詢問道。

  「是、是啊……抱歉,害你來得這麼趕。」

  眼前美留的模樣彷彿是過去的紗依,有些膽怯及生疏。

  「美留,可以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情嗎?妳的樣子已經越來越不像過去我和紗依熟悉的那個美留了。」

  調節了一下呼吸,我在飄雪的天氣中直接切入正題地問道。

  但只見美留一直扭捏地搓著那雙被手套給包裹住的雙手,似乎仍相當猶豫是否要回答我。

  看見這樣子的她,我下意識直接地將她給摟進懷裡緊抱。

  「不要再猶豫了,全部都告訴我吧!我不想要再看到這樣子的美留了。」

  「生……重……?」

  看著那頭赤焰的紅色馬尾不再像過去那樣耀眼,我的心中不由得感到一股沉沉的痛。

  我們在寒冷的夜晚中維持了這樣的擁抱一會兒後,美留才緩緩將我推開。

  「對……對不起!」

  「美留?」

  第一句話就是令我摸不著頭緒的歉語,同時她的臉上也開始落下一粒粒的淚珠。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美留不知為何抱著自己的頭不斷地說著同樣的字句,這樣的舉動著實令我感到一陣驚嚇,我也立即按住她的雙肩試著深入問道。

  「美留,鎮定一點,妳說的對不起到底是指什麼事情?」

  「咕嘶……對不起,我沒辦法……我沒辦法完成那時候對你們說的誓言,辜負了你們的期待,真的……對不起。」

  「誓言……?

  我試著回想過去美留所說的各種話語,最後想到了那一天美留自信滿滿地對我們所說的那些話。

  「難道妳是指……要成為讓我們感到驕傲的更厲害的人那件事情嗎?」

  「唔嗯……。」

  那時候我和紗依都以為,那只是美留解釋自己更遠大目標的一種表現,想不到不知何時已經成為了束縛住她內心的枷鎖。

  「我努力過了很多次……真的很努力了,可是不管是成績、技術或者是知識……沒有一點我能夠比得過別人。」

  畢竟是在充滿了菁英的環境當中,其實這樣的結果並不難想見,但其中的盲點是,我和紗依不曾想過美留會對這一點如此地糾結。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吧?畢竟那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

  「生重根本不懂!」

  美留含著淚水遮斷了我的話語,見到這樣的情況也令我頓時啞口無言。

  「我在這裡……在這裡沒有一點……咕嘶。」

  不等口中的話說完,美留帶著一臉悔恨的表情轉身試圖逃離現場,而正當我回過神來打算起步追她時,一個比我迅速的身影拉住了她。

  「就算比別人差又怎麼樣!我想看到的是美留以前那種笑容啊!」

  穿著大衣的紗依緊緊握住美留的手,並且將自己的心意化作話語,直接了當地對美留吼道。

  「紗依,妳是什麼時候?」

  還有些搞不清楚狀況的我茫然地問道,但兩人之間的交流並沒有因此被打斷。

  「紗依……對不起!」

  美留甩開了紗依嬌小的雙掌,以無論是過去的我們還是現在的我們都無法追上的速度,逃離了我們之間的關係。

  「抱歉生重,我不是故意要偷聽的,但是那時候我看到了美留一個人孤單的身影,不管怎麼樣都放不下心,所以才偷偷的……。」

  看著紗依一邊說著一邊撿起位在我身後裝滿東西的塑膠袋,我的思緒才一道靈光閃現,理解了她其實早就在場的這件事。

  「妳是偷偷跟著美留一起到這裡的嗎?」

  「嗯……不好意思,一直偷聽你們的對話。」

  「不,真要說起來也許還要謝謝妳呢,要不是紗依的話,我想那時我可能來不及拉住美留。」

  「但是結果……我還是沒能留住她。」

  紗依不甘心地看著自己的掌心,我也不自覺地握緊了懊悔的拳頭。

  「美留……還能回到以前那個樣子嗎?」

  「紗依……我也不知道,我真的也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話語至此,我不禁想起了美留最後試圖對我說出口的字句,但最後我們只能懷抱著持續膨大的不安各自回到自己的家中。

 
 
  經過那一天後,我便無法和美留聯繫上,而紗依則曾試圖直接到宿舍去找她,最後卻仍然沒辦法見上她一面。

  聽紗依從美留的室友口中得知,美留看起來總是精神不濟,就連飯也是有一餐沒一餐的,上課以外的時間似乎都把自己關在房間中苦讀。

  但是美留所付出的努力並沒有得到回報,她的室友告訴我們,美留的成績不但沒有進步,反而每況愈下,聽到這些更使得我和紗依變得更加放不下心。

  然而結束我們如此寢食難安日子的,既不是美留的來電也不是她本人恢復的模樣,而是來自她室友所報來的噩耗。

  美留以上吊的方式自殺了。

  當這個消息傳到我和紗依耳中,我們都茫然得不知所措,甚至連悲傷的表達方式都忘記似地四目相望,因為我們怎麼樣也沒想到,曾經那麼積極的美留會有這樣的結局。

  至於美留留下的遺書,就只有“沒有價值”這四個字。

  當時的我對這樣的內容感到相當不解,只是一直認為美留沒有看見那道曾經來自自身的耀眼光芒而已,而這件悲劇也成了我和紗依永遠無法忘懷的一道陰影。

 
 
  時至今日,我和紗依都成了在同一家公司上班的普通上班族。

  在公司裡我不曾犯過什麼樣的大錯,不過在業績上也不曾有過什麼卓越的功績,因此我自認在公司裡頭是個相當平凡的人。

  每天按時地上班,下班之後偶爾和紗依或同事喝喝酒聊聊瑣事,這就是我現在的日常,雖然是十分單純的生活卻也很穩定。

  對於這樣的生活我並無不滿,只不過內心裡總有一股難以言喻的感受,彷彿像是內心裡有著一個無比巨大的坑洞,令我不知道該如何將它填滿。

  可是生活安定的我並沒有太重視那個坑洞,只是不斷地將它往無法察覺的內心深處推。

  直到某一天我被上司叫進了辦公室,我才漸漸意識到那個空洞為何。

  「生重啊,你先坐下來一會兒,我有點事情想跟你談談。」

  頭髮中藏著些訴說年歲的白髮,我的上司是看起來相當典型的中年男子,他語重心長地對我說道,而只是這樣的一句話,我便能感受到嚴肅的氣氛。

  「請問特地找我來辦公室,是為了什麼事情?」

  「生重,你在我們公司也待了幾年了,我知道你並沒有做錯過什麼,可是業績方面再這樣沒有起色也不是個辦法,再加上現在的景氣不佳,身為你的上司我有必要警惕你一下。」

  「是、是的……我了解了。」

  看著他眼神嚴厲的表情,我實在無法反駁,只能對他所言頻頻答是。

  「知道的話,我最近這兩個月會等著看你的拚勁,若是無法拿出像樣的成績的話,到時候也就別怪我無情了。」

  「我、我會試著努力看看的。」

  正當我打算開門離開辦公室時,中年男子的上司又再次開了口。

  「生重啊,你可要好好記住,在這間公司能代替你的人要多少有多少,所以給我好好加油吧。」

  「是……那我先告辭了。」

  我揹著前所未有的重壓關上了辦公室的門,可是剛才的話語卻像死纏著我一般,不斷地在我的腦裡重複撥放。

  能代替你的人要多少有多少、能代替你的人……。

  那是多麼令人感到不舒服的話語,可是卻又是無法駁斥的殘酷現實。

  「生重,沒事吧?看你的臉色很差。」

  才剛走出辦公室沒幾步,紗依便一臉操心的樣子對我問道,從她的模樣看來,應該是從我被叫進去之後就在擔心了吧。

  「沒事、沒事,他只是要我在工作上多費點心力而已,不是什麼嚴重的事情啦。」

  「可是你的樣子看起來很嚴重,該不會是要解聘……。」

  「紗依,妳就不要想太多了,這個難關我會靠自己度過的,所以妳也不要因為我而誤了自己的工作。」

  我以強裝出來的元氣對紗依宣言道,但此時的我心中盡是害怕失去現在生活的恐懼,以及重新審議自己的畏懼。

  接下來的幾周,我費盡了心力與唇舌,試圖為公司接下更多的案子,可是狀況卻依然不見好轉,就好像當一個人越是努力地去想表現能力,換來的卻越是能感覺到自己渺小無力的結果。

  然而時間並沒有因為我的無能而減慢,反而是快得令我無法將這個危機化為轉機,眼看著兩個月就快要過去了,偏偏在這時候我連平時一半的業績都拿不出來。

  絕望的感覺使我不知所措,他人的期待也成了壓在我身上的包袱。

  這時候的我不禁回想起美留開始改變的那段時間,當時的我無法理解她所感受到的是什麼,也不解她在那個環境中所看到的是什麼景象,可是現在的我卻能切身地體會到,那是多麼沉重且難以抵抗壓迫感。

  當自己越是試著想衝破眼前那面阻礙的高牆,所得到的卻是越了解自己能力的極限以及終點的遙遠。

  最後我不出所料地還是因業績不佳而遭到裁員……。

 
 
  「生重……我相信你一定還能再找到更好的工作,晚上我陪你喝一杯吧?」

  紗依一如往常體貼的話語,對正在收拾辦工桌上文具的我來說顯得相當刺耳,若是平時我肯定會一口答應她,然後吐吐苦水忘掉這些不愉快的事情,可是現在的我……。

  「抱歉,今天還是就讓我一個人靜一靜吧,妳工作上也要加油喔,再見。」

  「生重!」

  就在我才剛拒絕紗依的下一個瞬間,她便以相當程度的力道抓住我的手臂,並且用比以往更為認真的神情望著我,那對宿著某種感情的眼神甚至令我覺得時間就此停住了。

  「那個,紗依!能過來我這裡幫忙一下嗎?」

  此時一名同事突如其來地叫了紗依一聲,她才回過神來地將手放開,臉上也才恢復成平常的表情。

  「好,我馬上過去喔……那就……再見了,生重。」

  「嗯,妳也保重。」

  這次我才真的踏上了狼狽的歸途,一路上我的腦裡仍不斷地盤旋著兩個月前的那句話。

  這使得我開始思考,在這個隨時都有人可以替代我的環境裡,我這個人剩下的究竟還有什麼?

  陰沉的想法不停地在腦海裡湧現,直到我回到家中累癱在自己的床上。

  蓬鬆柔軟的床雖與平時無異,卻在此時意外地能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可是我卻怎麼樣也無法入睡。

  一時之間,我忽然了悟了身邊兩個好友過去個性背後所隱藏的訊息。

  我們之中最早看清周圍環境的是紗依,由於理解身邊他人的優秀,因此不管做任何事情都總是對自己的想法與決定沒有自信。

  接著見識到這幅景象的人是美留,因環境的改變而失去了原本光芒的她,那段時間想必是不斷地想找回自己可能存在的光輝,然而這樣的努力卻反而讓她認知到自身的程度所在,因此最後才會留下了沒有價值的四個字吧?

  想到這裡就令我想起當初試圖勸導美留的那些話,真的是沒有完全理解她的心情而說的,也許真正刺下美留心中那刀的不是這樣的遭遇,而是當時我所說的話語。

  我緩緩地張開眼睛看向天花板,感覺今天能理解到美留的心境,似乎是一種報應卻也可以說是一種心情上的救贖。

  這一瞬間,讓我也有了和美留相同的想法……。

 
 
  我踩上椅子並望著已經掛好的絞刑台繩子,一邊開始想著這個世界。

  在世界上有這麼多的人,可是真正能發揮出價值的人卻只有那麼少數的幾人,其餘多出來的人充其量也不過是隨時會被更優秀的他人替換的代替品。

  即使我在今天消失了,地球還是會正常運轉,這個社會還是會維持現貌,我頂多是會成為隔天新聞報導中的其中一篇社會事件,接著逐漸被世人所遺忘。

  我想這就是我這個渺小的人所象徵的一丁點價值,他人茶餘飯後的幾分鐘,甚至只是幾秒鐘的話題。

  想到這裡,我緩緩地將自己的脖子掛上繩圈,這一瞬間如此地寂靜,想必結束之時也會是如此。

  可是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我家的門卻忽然被重重地打開了,不必多猜,擁有我家備份鑰匙的人就只有紗依一人。

  「看來我休息得太久了,本來不想讓妳看到這一幕的。」

  面對紗依的到來,事到如今我也不感意外了,我只是淡淡地對她說道。

  「看到你今天的眼神讓我想起了美留,但是為什麼……為什麼連生重都要……?」

  看著紗依緊握的雙拳,令我覺得若不好好地跟她道別,我便會成為繼美留之後的第二個陰影。

  「因為我也察覺到了,當初美留……以及過去的妳所看到的那些景象。」

  紗依只是一臉啞然地看著我,臉上的糾結像是吃了什麼苦藥般的表情。

  「雖然我自己這麼晚才注意到,可是自己的身上沒有能發光發熱的價值這一點,我卻能切身地感受到,妳應該也能了解吧?做任何事情都不如他人,最後才發現到自己只不過是個隨時能被替代的存在。」

  「但是那又怎麼樣……就算沒有能讓世人認同的價值又怎麼樣?就因為這樣,你們就要放棄自己的人生嗎?不管是努力的事情或是不如他人的地方,這些都是失敗了可以從頭再來過的,可是要是你的人生就此結束,那才是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紗依以憤怒的表情對我怒叱道,彷彿是把當時沒能告訴美留的那些壓抑了好幾年的話給爆發出來。

  「要不然你覺得我還能怎麼樣?就算我現在選擇活下去,我也只是一個沒有價值的存在,做著無謂的努力然後繼續過完這平凡又無意義的一生,那跟我現在就消失又會有什麼不同!」

  我的話語伴隨著過去的記憶,強烈地對紗依辯駁道。

  回想起過去,我也不曾有過什麼成就,一點過人之處也沒有,只是一個平凡至極的人,過去的我和紗依唯一的區別只有我當時沒有察覺到自己的渺小,僅此而已。

  「不一樣……當然不一樣!為什麼你們連這一點都不懂呢!」

  紗依激動地說著,並且匆忙地抓住我正打算將繩圈套上脖子的雙手,由於她這個突如其來的粗魯動作,我硬生生地被她整個人撲倒在地。

  當我們兩人的顏面貼近時,紗依心中的情感才在一瞬間爆發出來,止不住淚的雙眸以及緊緊抓住我手腕力道,這些都將她的心情一一地呈現出來。

  「要受到他人的矚目……成為有光芒的價值從來都不是一個人能成就出來的,一個擁有令人嚮往的成就之人,背後也是受到許多沒有光芒的人所支持的,如果能成為那樣的存在,也不行嗎?」

  紗依的語氣令我不得不靜下心來好好思考她所說的話,可是這些話仍無法打動我內心堅決的決定。

  「抱歉,我想就算是那樣的存在,也不是我能做到的程度。」

  像我這樣子的人,實在是不像能支持那些擁有非凡天賦之人的存在,果然我還是……。

  「那至少繼續成為那個支持我的人吧!」

  紗依以果斷的語氣遮斷了我負面的想法,這一瞬間眼前的紗依似乎如光芒般閃耀,飽含她強烈感情的話語也將我整個包裹住。

  而那種感覺……總覺得相當溫暖。

  「正因為有生重和美留的支持,才會有今天的我存在,而今天的我也許會成為明天誰的支持者,人與人如此地互相支持下去,這樣一來你不也成為了推動那些光芒閃耀的其中一個存在嗎?」

  紗依的想法開始慢慢地淨化我心中原本那些無法消去的黑暗,感覺就連我的內心好像都有光芒溢出一般的溫暖。

  在這之前,我從來不曾感覺紗依如此地耀眼,可是此時她所綻放出來的光芒遠比任何天賦異稟的人來得溫暖且美麗。

  剎那間,我能理解原本那麼渺小的紗依是如何熬到今天的……。

  「紗依……謝謝妳,真的很高興……能認識妳。」

  說出這句話時,我的淚線也瞬時崩潰了,我緊握住她溫暖的手,此時過去那些簡單的字句也一一浮現在我的腦海裡。

  “謝謝你……生重。”

  明明只是平凡無奇的一句話,卻能在這種時候暖上我的心頭。

  最後我選擇帶著這顆被溫暖了的心繼續走下往後的人生。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062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湛藍琴海
評文傳送門: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173081
照慣例地評完文後會回報,請笑納XD

10-25 18:16

七咲千影
謝謝,辛苦了。10-27 00: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x2000a20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終局系列】ReStar... 後一篇:【終局系列】約定的旅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azenochen大家
機戰小說《一擊會心‧加杜克!》連載中!近年少見的題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5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