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7 GP

魔幻境界 4.宣誓

作者:水墨靜│2018-05-29 07:58:41│巴幣:54│人氣:749
  店內顧客一致安靜下來,有不少人開始瞄往我們這桌。照這情況看來,這裡有半數人彼此認識,就算他們不認識我,也能從陌生臉孔推出一個大概。
 
  寒赤一把將我按到桌子下方,但這麼做完全無濟於事。店內的騷動開始增加,隔壁桌的翠羽一臉不高興地大聲抱怨:「要抓人就快進來把人給帶走。在那嚷嚷的,打擾我吃早餐的興致!」
 
  杜洪影表情訝異地看著新婚妻子,而我們這桌的單應知氣憤地拍桌站起,令人覺得他想揍說這句話的人,即使對方是位女性。
 
  「如果今天是妳被選中,妳和妳的朋友會作何感想?」
 
  「翠小姐妳就少說句話吧。」穗兒柔細的聲音剛響起,翠羽就打斷道:「妳懂什麼?誰都知道我們無法拒絕領主的要求,就算現在怕得要死以後也會捨不得回來吧!她又沒伴,比我們都無牽無掛!」
 
  「翠小姐說的,好像也有些道理。」另一桌人們猶疑起來。也不知道他們是怕領主、翠羽,還是真的認同翠羽的觀點。
 
  「不成!這都第幾次發生了?不能讓他們為所欲為!」走道對面那桌的客人同時起身。這桌人看來互為戀人,有著無與倫比的共同默契。
 
  氣氛突然轉為火爆的局面,支持翠羽和支持應知論點的人開始互相詆毀,場面一發不可收拾。有人衝動地抓起碗盤桌椅準備開砸,但接著店後方女掌櫃拍櫃的巨響嚇得眾人連忙放下手中的東西。
 
  「……」我看著因為我、或因著我所處的立場對立起來的村民。我見證過許多成年禮,記得在場多數人的名字,卻直到今天才第一次認識他們──他們可能從沒聽說過我,有些人卻仍願意在這種時刻挺身而出。
 
  「對不起。」我起身打算出去,然而我還沒跨出座位範圍,就被身後的寒赤一把抓住。「妳瘋了嗎!」
 
  抓著我手臂的狠勁把我給嚇了一跳,我從沒見過寒赤發火,不由得整個人獃住。店內靜默了數秒,又加倍地吵嚷起來。
 
  侍從提出的時限已過,禁衛軍進門的瞬間,有人大力把斗篷往我身上一甩,我眼前一黑,接著被人整個扛了起來。
 
  在一陣難受的衝擊和擠壓感過後,我們居然風雨無阻地直衝到銀村外面。我看向身旁正繫回斗篷的瘦削身影,原來是稍早散會前就自行不見的霧影。
 
  天空一片蔚藍,我跪坐在亂山叢中,一股幽微的花香撲鼻而來。遍地黃花還有陽光照耀下的岩石光影,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色美極了。
 
  啪啪啪,一隻白喉棕身無尾的小鳥忽然降落在我頭頂的樹枝上。
 
  「唧酒──」牠在枝頭上動來動去,振翅鼓起小小的腮幫子,歪著腦袋對我唱道:「唧唧酒!」
 
  僅僅看到牠,就令人覺得世間無比美好。我為所見的一切欣喜,心中奏起歡快的旋律,一回頭卻見霧影正用一種陰鬱的眼神輪番檢視我注意到的每個細節,彷彿努力嘗試從我的角度看世界。
 
  我的笑容停滯,想起他身上承繼的詛咒。
 
  聽說,霧影眼中的世界只有幾種單調的色彩──也有阿爾圖斯天生色盲,但龍人能夠自我診斷,既然霧影說和詛咒有關,那就肯定和詛咒有關──每分每秒更承受著某種難以言喻的煎熬。霧影從未透露那是一種怎樣的酷刑,但偶爾,我會從那彷彿抽空了全部情緒的雙眼中看見一抹痛色。
 
  這裡不比房子,門關上後就形成一個獨立空間,霧影在我住處用的那招在戶外起不了作用,特別是在太陽底下。
 
  「我們能直接傳回自己住的地方嗎?」即便知道希望渺茫,我還是禁不住犯蠢地發問。魔大陸雖然無法從其他大陸空間轉移到達,但內部卻能進行短距傳送,霧影一直是用自己研發出來的傳送陣在夕銀各地間穿梭。
 
  「卡爾斯納特監視了整個地區的磁場,任何空間擾動都有可能暴露我們的行蹤。」霧影臉上顯出罕見的戾氣,「惱人的傢伙。」
 
  「你見過領主?」
 
  「遠遠看過一次。」在那沉靜的紅瞳間隱約映出一抹幽暗的身形,但我不敢細看,深怕存在他回憶當中的那人,也能透過龍人獨特的視野看到這裡。
 
  村裡平時不怎麼把領主和軍隊當一回事,但卻唯獨無法拒絕他們偶爾才會提出的要求。對於每隔幾年就搶女孩回去做妾的行為,村民們起初還覺得不共戴天,後來卻往往只能不了了之。
 
  因為那些女孩不久後總會託人把離開時身上配戴的物件遣回,而銀村不管找哪位二十五歲以下還沒失去天賦的阿爾圖斯去讀取,都只會讀到女孩們認為自己過得很好、要人別惦記她們這樣的回憶。
 
  歷任龍皇之所以特別規劃一個極東區交由四大領地外的領主管理,始於卡爾斯納特對近代國家發展的重大貢獻。我們能乘著地斥效應的交通工具飛越天空也是多虧了這位領主──他讓我們知道,遍布我們腳下土地的「夕銀」,可以如何物盡其用。
 
  若非收到莫名其妙的迎妾聘禮,我可能會很想去黑色城堡觀光觀光,看看領主如何發明這些超乎想像的科技。
 
  「打消和他接觸的念頭比較好。」霧影話語中隱約洩漏的火氣,令我不禁懷疑稍早企圖自投羅網的舉動是否被他看在了眼裡。他忽然皺了皺眉,伸手解開自己脖子上的灰色圍巾。「這給妳披著。」
 
  沒了圍巾後,他看上去比平時更加寒冷,整個身子都在微微顫抖,我急忙將圍巾還他。「你比我更需要。」
 
  「妳快曬傷了。」
 
  「這點小事,躲樹蔭就可以了。」
 
  霧影的目光輕輕一閃,像是暗自做出某種決定,他伸出帶有冷意的手,牽著我走向後方的樹林。
 
  「等等,你走太快了。」我差點被東西絆跤,還好立刻穩住了平衡。霧影一下就適應了黑暗,我卻到現在都還看不到東西,只能被動地被他抓著走。
 
  到我能看清周圍景物時,已經走出了不短的距離。附近林木枝葉茂密,完全阻絕陽光和風的進入,我很訝異銀村周邊竟會有我從未見過的林子。
 
  這裡的樹木同樣散發親切溫厚的氣息,和其他林子一樣歡喜我的到來,但腳底踩碎層層落葉的聲響加上霧影突兀的舉止,令我心中有些惴惴不安。
 
  「彥?」我想抽回自己的手,但霧影抓得很緊。「彥,你帶我去哪?」
 
  霧影纖細的手臂從手肘到指縫間都纏著密密麻麻的帶子,宛如燒傷病患的繃帶,這使他不會直接接觸我,但我卻能感覺到他正透過這種最低限度的碰觸進行窺視。
 
  縱然長帶是單身狀態的表示,他的做法看來卻有種莫名的偏激感。我為什麼偏要在這種時刻注意這種細節呢?希望、希望只是我的直覺出錯……
 
  我等著他開口,但他卻只顧低頭向前趕路,沒打算回答我的問題。
 
  ──別看他一副中規中矩的樣子,暗龍可是卓岡恩當中最危險的一種。我想起寒赤和我首次見面的情形,當時十一歲的他將我拉到一邊,語重心長地說了串我無法理解的話,唬得我一愣一愣地。假如有天他拉著妳卻不告訴妳去哪裡,妳可要當心了。
 
  霧氏一族是銀村居民,但沒人知道他們住在哪裡。暗龍每個家庭每個世代只能誕生一位子嗣,每一位暗龍的孩子都會在顯化出詛咒特徵時,自行遁入黑暗當中。在詛咒未抵銷情況下出生的後代會讓雙親殞命;而如果詛咒抵銷,暗龍就能帶著他的伴侶在陽光下生活。
 
  村民見過霧影的父親,卻沒人見過他的伴侶。顯然霧影的上一代詛咒破解失敗,伴侶並非心甘情願留下;無論那個另一伴是男是女,霧影都在缺少一半祝福的情況下誕生,這也使他的能力分外危險。
 
  未抵銷的詛咒會加倍移轉給孩子,被怨恨的暗龍與其後代更加強大。剛認識霧影時,他滿頭白髮、膚色比碳土還深,而現在卻是綠髮和蒼白脆弱的模樣,很容易讓人忘記提防。這些年他變了不少,唯一沒變的只有一雙沉靜眸子,現在那雙眸子正帶著令人毛骨悚然的專注,盯著前方空地中央的那間房子。
 
  房子好像是突然間出現的,外觀就像一般的住宅,彷彿陽光普照般散發朦朧的光暈,看得我有些神醉。
 
  待霧影再度起步,牽著我走向那棟建築時,我心底一驚,突地踏開雙腳使勁將自己釘在原地──暗龍人的詛咒怎麼輪迴?他們將想要的東西帶進自己的世界中關起來,如果不反抗,被拉進去就再也無法回來!
 
  霧影停下腳步,他的表情還是一樣平靜,然而以往彷彿失卻全部情緒的雙眼中,卻抑制不住地湧出令人窒息的渴望。「只要那人一直存在,妳便無處可去。留在這裡,我們──」
 
  「不!」把心一橫,我抬起沒被抓住的那隻手,迅速畫起稍早學會的符文。
 
  逸鷹嘯親自示範給我們看,一定可以的!即使我從沒畫過、即便操作其他東西的步驟我都無法記得,但符文是如此美妙的東西,使我無法不去渴望和記住它。大家都在熱切討論時,我卻拼命說服自己沒有希望,以為自己不該奢望那場冒險。但我錯了!即使沒人逼著,我也要把握這趟千載難逢的機會!我──打從心底想去、從一開始就想要去!
 
  隨著我下定決心一氣呵成的動作,指尖點過的地方迅速劃開銀色絢麗的軌跡。我驚喜地發現一切是如此動人的輕易,可以輕易感受到符文筆觸裡面溢出的情感,如此豐沛、如此明亮。
 
  無論何種身分,無論你識不識字又會否魔法──他們說了,這次的符文,任何人都能使用。
 
  沒人能夠阻止符文宣誓的過程,宣誓本身帶來的喜悅具有排山倒海的力量,對從未在生命中下定決心的人而言,這種感覺分外爆炸性的美好。
 
  霧影在銀色光輝中被迫鬆手,震驚又無力地看著我做出選擇。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053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有音樂在我的腦海中|另一種聲音|奇幻|水墨靜|誘拐|宣誓|符文|小動物|心情日記|

留言共 3 篇留言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05-29 15:14

水墨靜
[e16]06-05 00:40
壞壞熊
我打從心底覺得,女性創作者和男性創作者,作品的基調存在著很大的不同。最初讓我有這種體會的是二十年前電影院看的電影慧星撞地球。當時看完我有一種不知道怎麼形容的異樣感,後來才知道我是看太多(習慣)男導演的作品。

10-02 02:10

水墨靜
可能跟這篇文章的作者當時只有十三歲,且故事成分大於小說也脫不了關係。當時的作者有認知發展障礙,缺乏足夠的性別與自我意識且無口說能力(無法說話,很接近動物,也只喜歡其他動物),別人也不與其交談,長期交流阻斷的情況下演變成替代認知極度活躍。編號前十三部長篇(上方文章為二號、夢圖遊戲為五號)皆為這種情況下產生的作品,十三部各有不同筆法、每部又各自涉及不同的替代認知層面(聯覺旋律色彩距離屬性、或者完全意識流、或者焦點刻意集中在五感),尤其前五部更高度集中所有替代認知,用盡全力去感受環境。以實際效果來看,這些故事或小說,完全是為了讓作者「變得像人」而作的自我訓練。以間接效果來看,則是為了停止、排除那些干涉強大卻不屬於這個時代的記憶。12-22 07:47
水墨靜
在二號魔幻境界寫到第三集之後(大約十四歲),作者才開始有言語能力(同時也出現永無休止的第二人稱自我交談),從開玩笑耍幽默接別人話開始,這幾乎完全是在寫作過程中發展出來的。至今要說話之前,腦海裡都是第二人稱先與自己討論一次,再實際口說出來比較不會出現問題。如果遇到別人突如其來發問,沒有預期、受到驚嚇且來不及模擬,從口裡出去的會是無意義的聲音或思考片段的文字。然後至今沒能解決的是除非刻意意念遊走,不然依然感覺不到身的存在,我對自身認知的存在範圍僅限腦部,控制手腳與其他都有遙遠的距離感,容易常態忽略或動作計算錯誤。12-22 08:12
水墨靜
聽得到別人說什麼卻無法理解話語內容,看到一再播放的記憶畫面卻不知道代表什麼,寫作過程聽到人物的內心話,聽到看到,都只會照單全收地記錄,自己卻不對此產生任何想法……,創作不是創作,只是一個記錄的過程。這就是缺乏足夠自我意識的狀態。像是一個旁觀者,我也曾用植物來比喻那段時期的狀態。故事彷彿植物的夢,或者記錄來的別人的什麼。12-22 10:26
伍鳴
這篇的吸引力好強阿,儘管有些設定沒有那麼懂,還是一路被拉到篇尾。

11-16 22: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7喜歡★a367765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魔幻境界 3.對立... 後一篇:風中的小小綠繡眼...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axrc817喜歡看實況的巴友
我的實況台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XgFa35QQUZSmYqGGao9tTw?sub_confirmation=1 惡靈古堡8村莊 實況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