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蛻變之聲】活動、末章 – 異城與生存

作者:毛球│2018-05-27 15:41:30│贊助:10│人氣:65




    在三人都安靜下來後,列車上的聲響也因而放大、清晰。

    他們全都能聽見來自於前方洗手間的低語。與他們在前幾個車廂中聽見的、未知、如同鬼魅的飄渺耳語相似,但前方的更為明顯,彷彿在洗手間是有「實體」存在的。

    確認性地以自己猶如精密探測儀的魔法窺探,裴爾再次確認了自己的想法——洗手間中有著「誰」。

    以手勢示意了維希跟安狄沃,他們明白地點點頭後全繃緊了神經,各自準備好迎擊或防禦的心態,隨著裴爾的腳步慢慢地靠近。

    是敵人?是遇害者?或是…未知的怪物?

    來到門前時,洗手間內的聲音也停止了,如同知道外頭正站在著他們三人又或是單純的多疑。

    而不論哪一者,都在裴爾架起黑與白的長劍並猛地拉開拉門的瞬間豁然揭曉。

    「呀啊啊啊——!」

    首先迎面而來的是抱著必死決心般的哭嚎聲,接著跟上的是一塊沉重的、黑色的物體,但被裴爾俐落地以劍擋了下來,落在跟前,內容物也灑了一地。

    「…公、公事包?」本來也被大叫聲嚇了一大跳,維希雖愣了幾秒,但定睛一看,散在地上的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公事包跟裡頭的文件資料而已。

    而縮在洗手間角落,以臉遮掩自己的頭部與臉的,是一個全身發抖的男性上班族。「別、別過來!走開!我才不怕你們!」在將自己的公事包丟出後,男子便害怕地縮澀、連看也沒看一眼來者是誰。

    相反地,裴爾跟安狄沃雙雙鬆了口氣,先是稍稍靠近,接著輕輕地以劍鞘觸碰男子、確認對方是否是真正地存在,而不是幻覺或什麼的。

    「咿!求求你、放過我!」如此的舉動立刻又讓男子發出近乎歇斯底里的哀號。

    見狀,裴爾趕緊讓安狄沃以力量釋放能緩和情緒的微風,「沒事的、先生,請你先張眼看一下。」以平靜而溫和的聲音嘗試溝通,他將劍與劍鞘都收回異變空間內。

    在話語落下過了近半分鐘,男子才終於鼓起勇氣,移開雙手、張開雙眼,那對盈滿不安的黑色眼瞳直到看清楚他們三人後,在下一刻充斥濕潤、忽地就哭了起來。

    「哇啊!求求你們!帶我離開這裡!我拜託你們!」理智崩潰,男子連滾帶排地靠近裴爾,緊緊揪住了他的褲管,如同看到救星一般,甚至抓得讓裴爾有些疼。

    「沒、沒事的,先生,現在已經沒事了。」幾秒後才反應過來,裴爾連忙蹲了下來、輕柔地拍了拍面前這位顯然被嚇壞的上班族,天知道這個可憐人在這列車上待了多久,而且還是獨自一人。

    他不敢說一定出的去,不過至少大夥還聚在一起,那麼一定就有辦法可以離開……他是這麼認為的。

    直到好一會,那名上班族才終於冷靜了下來,儘管還是瑟瑟發抖,但可以看出他努力維持鎮定、試著從地上站起身來。

    「叔叔別擔心,我們會保護你的!」能多一個同行者對其實心裡也挺害怕的維希來說是相當大的慰藉,而身為番隊的一員,他也露出大大的笑容,希望能多少讓眼前的上班族好一點。

    「謝謝你們…」半晌,男子同樣漾起有些虛弱的笑容,在裴爾跟安狄沃的攙扶下走到一旁還能坐的幾個座位上歇息;三大一小圍成了一個小型的聚會。

    「先自我介紹一下吧,我們來自日輪丸的一番隊,是調查黑金號傳聞的,我是裴爾,這兩位是我的夥伴安狄沃跟維希。」看對方有些消瘦、憔悴的樣子,裴爾邊說著,也拿出異空間的水和一些餅乾、糧食給對方。

    依對方的身體與精神狀況,他初估對方至少在列車上待了一、兩天,甚至再多。

    同樣給維希一包餅乾後,他們看著上班族感激地接過食物與水,或許是太過飢餓的關係,他先是狼吞虎嚥了好一會,才開口道出自己的情況。

    「我是霍克斯,如你們所見是一個上班族,平常在黑城出差,這次正要回家的時候…搭到這個班次…」

    說道這,霍克斯很盡業地從自己的胸前的口袋中拿出一張名片、交給了裴爾,「當時太匆忙了,我上了車才發現這輛車根本不是平常的黑金號,結果就出不去了…這裡還有好多奇怪的聲音,好像有人在看著一樣!」

    就和裴爾等人一路上所經歷的相差不遠,怪異的車廂、不明的肉塊、彷彿有人在窺視的感覺,甚至越往後面,身體上還會出現大大小小的、被割傷的痕跡,就算只是一些也足夠讓人毛骨悚然。

    以眼神示意了下安狄沃,裴爾讓對方再以治療的徐風帶走霍克斯身上細碎的傷痕、使之修復。

    聽完了霍克斯的經歷與訴苦,他們更互相談了談彼此的事情,讓緊繃的氣氛緩和不少,也為一路上的旅途困頓補充一點「希望」。

    裴爾也仔細算過了,就算加上霍克斯,他們的糧食跟水源還算充足、可以撐上好一陣子。

    等到彼此都休息充足了,他們再次踏上彷彿永無止盡的路途。

    由裴爾走於前、維希跟霍克斯走在中間、最後讓安狄沃壓隊前進。為了減緩周圍令人不安的氣氛,一路上他們輪流講起自己過往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又或是玩起詞語接龍、猜謎、定時炸彈。

    每當走累了,他們便會停下來休息、適當地補充睡眠,期間分成兩組——裴爾與安狄沃、維希跟霍克斯加上其實不需要睡眠的安狄沃。

    時間似乎停止了,在過了一整天後,他們發現自己的手機、手錶的時間都不再前進了,而雷克斯的更是早在他們相遇前就已經失去對時間的概念。

    能肯定的是,他們早已走了超過好幾百截的車廂,直到他們也懶得再去細數。

    為了避免枯燥乏味的旅途過分消耗彼此的精神,他們拉長了休息的時間,可能是補充適當的營養或是將放在異變空間內的小型桌遊拿出來遊玩。

    既是幸運亦是不幸,到目前為止,他們除了霍克斯之外就沒有再遇到其他的人或事物,只有無止盡的車廂與逐漸麻痺行駛聲響。


    他們就這樣度過了約莫兩、三天。


    第一個發現異狀的是裴爾。靠著安狄沃給予的力量,他能捕捉到周圍的氣流流動有著微乎其微的變化——比起先前保持行進的狀況,列車似乎有緩緩減速的趨勢。

    莫非他們終於要到達蓋伊了?

    「兩位,該醒醒了。」但誰也說不準是不是真是如此,裴爾將靠牆休息的維希跟霍克斯,前者睡得迷迷糊糊、後者則幾乎是嚇醒似地身軀一顫。

    「怎、怎麼了?」反射性地認為發生了什麼事,霍克斯忽地跳起身,不過沒抓穩而敲到了旁邊的扶手,吃痛地哼了聲。

    「我感覺、列車好像快要停了。」聽納聲響、應該挺痛的。確認霍克斯沒有因此撞壞頭,裴爾也牽著維希的手幫助對方起身;站在他旁邊的安狄沃同樣感受起周圍的變化、看向漆黑的窗外。

    當安狄沃這麼做的同時,昏暗的光芒忽地從外頭透了進來,太過突然、四個人都因此嚇了一大跳。

    他們離開了隧道,但駛進的並不是繁華的蓋伊,而是回到了黑城車站。

    然而在他們四人仔細思考前,為了防止列車又默默地駛離,他們不約而同地在門滑開時飛快地跳下了列車,說什麼也不願意在車上多待上任何一分一秒。

    下車之後,裴爾才注意到其中的不對勁。

    跟他們上車時的車站不同,這裡的車站看來相當的老舊,不只是周圍的牆面鏽蝕,甚至天花板跟地板都可以看見好幾處龜裂、破成足以穿過一輛汽車的裂縫,就像是曾經遭受到轟炸一般。

    「…裴爾!他們不見了!」接著打斷思緒的是霍克斯慌張的聲音。

    當裴爾順著聲音回過頭、發現自己的兩名夥伴雙雙消失時的神情,或許是到目前為止最為驚訝的一次了。

    他跟霍克斯很清楚他們四個人都下了車,而這短短的幾秒之間,維希跟安狄沃就像是變魔術一下、無聲無息地消失了。

    與安狄沃作為契約媒介的手套也同樣從自己的身上消失了,裴爾更以魔法擴大感知的搜尋,但顯然沒有除了自己跟霍克斯以外的人或生命體。

    而列車依舊停留在他們後頭,敞開的車門顯示裡頭並沒有任何的人,裴爾也不認為在這種情況下兩個夥伴會開這種讓人擔心的玩笑。

    維希跟安狄沃是憑空消失的。

    他心中驚慌的情緒絕對不比霍克斯的來的小,但在這時候如果連身為番隊的自己都亂了陣腳的話,又要怎麼保護其他有需要的人?

    「總之、先到處看看吧,不管是找到其他人或是找到他們。」一會,裴爾才定下不安的情緒,深呼吸口氣,這也是從約納斯、從安狄沃身上學習到的穩定。

    「嗯…」霍克斯頻頻看向殘破的黑金號,彷彿在嘗試從上頭尋找到任何可能發現維希跟安狄沃的跡象,可惜並沒有什麼發現,他接著才趕緊挨到裴爾身旁,深怕下一個消失的就是自己或是裴爾。

    寬敞而同樣殘破不勘的黑城火車站沒有任何聲響,這使的裴爾與霍克斯的腳步深放大了無數倍,如同心跳一般一下又一下地敲響於彼此的精神,宣告周遭的死寂。

    靠著赤焰劍的火光照耀黑暗,他們在沒有看見任何人的情況下離開了黑城車站,外頭依舊是黑夜,而眼前的景象給了他們第二發震撼彈。

    他們可以看得出這裡依舊是黑城,但卻和車站一樣處處是斷垣殘壁,彷彿經歷了一場毀天滅地的浩劫、戰爭,眼前所見的事物沒有一樣是完整的,樓房倒塌或僅是靠著剩餘的支架撐托著,另一頭的王宮亦無倖免,毀壞的程度若不是知道那個位置座落著王宮,甚至可能無法認出。

    猶如死亡親臨的城市。

    輕響的撞擊聲,霍克斯腿一軟便跌坐在地上,喃喃自語著彷彿想要快點清醒過來、離開惡夢的話語。

    腦袋同樣一片混亂,裴爾拿起手機卻只看見訊號外的提示,嘗試使用戒指呼喚戀人也毫無回應、更無法定位對方的位置。

    彷彿他們來到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不僅如此,裴爾發現他們並沒有時間在此處停留。

    「霍克斯…」他將赤焰劍垂下一些,讓上頭的溫暖多少逼退周圍令人窒息的冰冷空氣,「我們應該先換個地方了。」

    「換、換地方…?」聲音因為恐懼而顫抖,霍克斯抬起頭,只差沒有哭出來似的迷茫雙眼不解地看著裴爾。他們還能到哪裡去?

    但在來得及回答之前,裴爾輕蹙起眉,召喚出五名與自己相同的黑影,在霍克斯的驚呼聲中,他猛地將對方直接打橫扛起,潔白的羽翼與五個相對的黑翼從他與影侍的後頭竄出,六道身影振羽、倏地竄上了空中。

    「哇啊啊啊、啊啊啊!」霍克斯的叫聲分成了兩個部分。

    一個是對於突然被帶著升空感到驚慌失措,一個是瞧見底下他們原本站著的位置在下一刻被數團模糊的漆黑生物所占滿的驚悚畫面。

    有些像是人形、有些則是野獸的姿態,它們像是在黑暗中潛伏多時、等著一個機會要將裴爾與霍克斯一網打盡,所幸裴爾及時探查到了不對勁。

    那些生物見襲擊失敗了,一雙雙慘白而空洞的眼睛抬起、看向飛在空中的裴爾與霍克斯,它們發出嘶吼、刨抓地面又或踱步,在底下繞了好一會才悻悻然地退回黑暗之中。

    「那、那些是…什麼鬼東西…」幾乎已經處在精神耗弱的邊緣,霍克斯使不上任何力氣,只能癱軟著、靠著裴爾扛住自己,勉強用雙手雙腳嘗試抱穩對方,他可不想再到下面去。

    「我也很想知道…」看過不少怪物,但是底下的那些裴爾卻沒有辦法聯想到任何可能的答案,以它們的速度,普通人若是在地上奔走、肯定撐不了幾秒就會被追上,他亦能看見地上留下不少爪痕、顯示出那些怪物的力氣亦不容小覷。

    唯一能慶幸的是那些怪物似乎不會飛行……目前。

    「地上不太安全,我們換高的地方吧。」得出結論,裴爾帶著霍克斯,與五名影侍靠著翅膀在空中進行移動。

    除了尋找一處適合停下來的地方之外,放眼望去沒有一處不是廢墟,他甚至能看見許多像是剛剛那些漆黑的怪物之類的生物在底下竄動。

    行進了好一會,裴爾才終於找到一處半倒塌的大樓,樓層之間的坍塌讓低層的空間完全被削去、因此也能減少那些奇怪生物往上通行到頂樓的機會——頂樓也就成了較為安全的區域。

    由影侍們先落地確認有無危險,裴爾跟霍克斯才接著降落。

    一降落,霍克斯腿一軟地又一次跌坐在地上,裴爾並不怪他,畢竟對方處於這樣不明不白處境的時間比自己久上太多。

    「穿起來吧。」也注意到對方身上的衣物較為單薄,裴爾從異空間中取出名為「暖冬」的外套,靠著特殊的材質,它能讓穿著的人保持溫暖;而自己則靠著赤焰劍與身上雙層的衣物——戰甲連身衣與外衣,保持一定的溫度。

    發出幾聲近似呻吟的道謝,霍克斯將外套穿了起來,看著裴爾拿出另一個新奇的物品,一顆能伸展出許多探測物件的圓球,收集著數據。

    「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霍克斯靠近裴爾手上的火源搓了搓手,自遠方傳來的嘶吼聲又讓他愣地顫抖,更往對方身側靠、巴不得貼上去一般。

    「想聽官方一點的說法嗎?」對此,裴爾也只能無奈一笑,他讓一名影侍走向自己,伸手探入漆黑的影子之中,嘗試感受到影界,若是能順利通過的話,或許…

    然而幾秒後,裴爾感受到影界的怪異與陌生,本來廣大的區域縮減至小範圍、根本不可能離開黑城的範圍。

    「活下去,然後想辦法離開這裡。」

    這句話既是跟霍克斯說、亦是告訴自己。




    就算是在這個奇怪的世界裡,依舊會日昇日落。

    靠著存放在異空間中的糧食,裴爾跟霍克斯在吃喝上還不成問題,運氣好的話,他們還能在白天的時候抓到一些小動物來當作額外的營養,水源則可以靠著淨水瓶將河水過濾、加熱後飲用,基本上還算充裕。

    到了夜晚,他們輪流休息,由於安全上的考量,裴爾總是少睡一些,將補充精神的時間留到白天較為不危險的時候,按照一天休息、一天到處看查的規律,維持體力、精神,也能適時地獲取情報。

    在幾天下來的觀察後,他們依舊不明白黑城會成為廢墟、街上到處是不明黑色怪物的原因,而每當他們嘗試離開黑城——不論是靠異空間或是直接飛行,最後總是會經過濃厚的霧氣,當穿越時又會回到殘破的黑城。

    唯一的好事是,他們的身體狀況都還算好,而有了彼此的交談,霍克斯也從原先的緊繃情緒中得到了舒緩、不那麼焦慮了,仔細一問,對方似乎曾經很嚮往日輪丸,但因為工作繁忙的關係,一直都沒有機會去當地旅遊。

    他也因此跟裴爾約定好,回去之後,裴爾會親自當起日輪丸的當地導遊,讓對方好好地逛個過癮。

    除此之外,在霍克斯處在安全的情況下,裴爾曾經幾度擊退試圖爬上他們所在大樓的黑色怪物,為了能更加瞭解那些怪物的來歷,他也曾嘗試將怪物切開、或者跟蹤觀察。

    前者只告訴裴爾,就算切了開來,怪物的內部還是漆黑地無法判斷是什麼生物、而他們流出來的血則是與那空洞的雙眼一樣慘白、如同漆料;至於跟蹤觀察,在維持一整天之後,他發現那些怪物根本沒有所謂的規律性,全都是四處遊蕩而已。

    幾天的經驗下來,他們也得知那些生物對於光跟聲音特別的敏感,過於明顯的舉動、聲音都可能會激怒牠們、引發攻擊的動作。

    「已經五天了嗎…?」

    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好幾天,裴爾抬頭望著上頭、沒有散發多少溫暖的陽光,接著看向一旁有感而發的霍克斯,「好像是呢,至少還沒出什麼大問題。」將正烤到半熟的幾條溪魚翻面,他同樣輕嘆,不過卻帶著些許笑意。

    「今晚來吃個泡麵加罐頭如何?」除了一般的打獵,美味的食物也能給予精神上的加持,裴爾如此提議,邊打開異空間,確認裡頭剩餘的糧食。

    因為維希的食量,他總是多準備好幾份,而總逛共的量其實夠一個成人吃上半個月都不是問題。

    「再配點一點秋葵吧!」聞言,霍克斯也露出笑容,到了這裡之後,他才知道裴爾身上有一種神祕的小紋身,靠著那個紋身,可以變出一大堆的秋葵,他們甚至可以把多的秋葵當作誘餌,將那些黑色的生物引到別的地方去。

    「如果你想要的話,那當然。」笑著同意,裴爾在說完的同時,揮手讓成堆的秋葵在對方頭上冒了出來,咚咚咚地灑落,最後還有幾罐醬油有順著秋葵山滾了下來。

    此舉換來兩人的笑聲,還有一隻被影侍俐落斬開、擊退會飛行的黑色生物。


    他們已經漸漸習慣這樣的生存生活,抱持著樂觀、只要還活著就有辦法的積極(或天真)的樂觀想法,每一天的搜索、獵捕、談天說地,靠著各式各樣大小趣事給不友善的環境更多生存下去的動力。

    就和艾勒傑斯家一直以來的家訓一樣。


    而這樣的想法也沒有讓裴爾跟霍克斯等待久。


    他們在第七天的午夜一同小眠。

    再次醒來時,他們是被一同搖醒的。

    「兩位?醒醒?哈囉?」

    彷彿漫長的沉眠,當裴爾跟霍克斯睜開雙眼時,映入的是一名像是車長的身影,以及滿是困惑跟擔心的神色。

    「真是的,檢查班又在鬼混了嗎?怎麼會有人睡在列車上?」見到兩人同樣一臉茫然但確實醒來時,車長鬆了口氣,碎念抱怨了起來,「雖然不知道你們怎麼會在車上,不過等等要請你們下車了,要再搭的話記得買個票喔。」

    忽視車長的話語,裴爾跟霍克斯幾乎是同時站起,愣愣地看著周圍的景象。

    破敗的黑城、那些黑色的生物全都消失了,他們在一班黑金號上,一班「正常」的黑金號上,從列車上的電子跑碼來看現在的時間是早上五點,也就是黑金號正發出第一班車的時候。

    回來了嗎…?

    『看來是的。』隨後出現在心中的聲音來自於自己的夥伴、安狄沃,就算不用問,裴爾也知道對方同樣無法釐清究竟是什麼樣的狀況。

    接著打破沉默的是霍克斯的歡呼聲,他趕緊跟車長借來了電話,先打回家報平安。

    而裴爾花了一段時間才說服車長不需要報警抓他們,他是接到委託而接下來會親自去說明情況。

    當然,他也不忘確認戀人所在的位置,當他明確感受到對方正在蓋伊的家中安穩休息時,臉上放心的笑容同樣擴大。


    殘破的黑金號、毀壞的黑城、不明的黑色生物,儘管這些終究沒有解開,但至少他們回家了,更令人高興的是還有一人一起歸返、能夠再次與其家人團聚。

    「算是、一個好結局吧…」


    在看到霍克斯跟家人接通電話之後、喜極而泣的面龐,裴爾的心理相當的踏實。



末章 – 異城與生存   END



後記:

每天、大部分的精力就放在打文章上了
剩下的留給耍廢跟怠惰(X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0328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m091349914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烏托邦】五月礦物 – ... 後一篇:【烏托邦】起步課程、生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u9730351讀者
小說,夏日之隱,更新囉,歡迎來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