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6 GP

[達人專欄] 【飛鳥】白首村

作者:飛鳥│2018-05-27 15:18:56│贊助:92│人氣:1010

  「呼……呼……」

  本來我就不該來這裡的。

  月光緊盯著我,將我的影子給拉得好長好長。我不斷向前跑著,試圖逃離瀰漫在周遭的不祥氣息。我與十五名社團裡的朋友在畢業旅行中擅自脫隊,來到了這座廢村。白首村,我從一開始就對這個提議保持反對態度,然而美奈卻興致勃勃,讓我最終也來到了這裡。社團裡的前輩曾告訴我,這是一個知名的靈異場所,廢棄三十年的村莊,裡頭佈滿了上吊用的詭異繩圈。

  沒有什麼比這個更糟糕的了。

  「阿建……阿建……我、我跑不動了。」美奈的嗓音氣喘吁吁,讓我有些心疼。也難怪,畢竟她一路被我拉著跑,連我都累得要死,自然女孩子會先體力不支。我鬆開她的手,按住膝蓋大口喘息。我在發著抖,不知道是因疲累而癱軟,還是過於恐懼,那股震顫完全沒停止跡象。

  就在不久前,我們在白首村幹了一件傻事。我們找了一間比較乾淨的房舍,在裡面玩了招魂遊戲。白首村早在三十年前廢村,原因在於村中一半的居民都上吊自殺了,在那時引起了一陣軒然大波。最多的說法是居民信仰邪教,外界普遍認為那是名叫「空昇」的教派,具體的教義不明,但似乎認為垂掛的繩索能直通天際,若是以上吊結束自己,便能順著繩索扶搖而上。

  「瘋了。」

  我喃喃自語著,會來到這種鬼地方的我們才是瘋了。津夫就是一個例子,他在社團中以膽大著稱。但他竟然卸下一條綁在樹上的繩索,將自的腦袋套在裡面鬧著玩,這已經不是膽大可以形容了。從夥伴們嘻嘻哈哈看著他的那一刻起,我就感覺到周遭還有別人存在。律子是第一個失蹤不見的人,她在招魂遊戲中感到不適,說著要去門外透透氣,就沒有再回來了。我與津夫很擔心她,於是也離席去尋找,然而當我們再看到她時,她的身體已掛在五米高的樹幹上。

  「律子!」

  就如同昇空了那般,律子的雙腿隨風左右搖擺。津夫與我就這麼傻愣愣看著,直到手電筒的光芒照到律子的臉。在我的記憶中,律子是個漂亮的女孩,雖然不比美奈來得可愛,但也不該是如今的模樣。律子的神情因恐懼而扭曲,長長的舌頭則因窒息而外露。但即使如此,她仍然沒有死去,我與津夫頓時反應過來,大喊她名字的同時,也想盡方法要將她從樹上救下來。

  「可惡!可惡!」然而,那棵樹實在太高了,就連身手矯健的津夫也爬不上去。我們眼睜睜看著律子的雙眼泛紅,鮮血因壓力而從她的五官中滲出。為此我們無能為力,我還記得津夫當時怒罵了句:「不可能啊!那麼高她是怎麼上去的!?」現在回想起來,我實在不認為那是律子自己想要上去的。昔日的夥伴就在我們倆眼前死去,就連膽大的津夫也不自覺害怕起來。

  「阿建……律子她……死了……嗎?」

  「先、先回去跟大家會合。」我如此提議,津夫點了點頭。但就在此時,招魂小屋那傳來了尖叫聲。我馬上聽出來,那是美奈的嗓音。我二話不說狂奔起來,著急的同時,也不忘催促身後的津夫:「快點!應該出了什麼——」我回首望去,卻見津夫恐慌地看著我。他停在原地一動也不動的,卻透露出一股違和感。我茫然地眨了眨眼睛,才終於意識到其中的不對勁處。

  「阿、阿建……」

  津夫的嘴角顫抖,似笑卻又非笑。方才被他拿來玩的繩索,此刻又回到了他的脖子上。我錯愕地看著繩索向黑暗中蔓延,就好像黑暗深處有什麼人在把玩繩索那般。津夫看著我,眼神中充滿了求助的意圖,但我始終沒反應過來。唰——強烈的拉扯力,一瞬間將津夫拖入黑暗。

  「唔哇哇啊啊啊啊——」

  「津夫!」我拔腿向津夫衝去,沿途可以看見草地上的拖行痕跡。我賣力地追了許久,卻怎麼樣也碰不到遠處的津夫。漸漸的他被越拖越遠、越拖越遠,終於消失在黑暗中。就這麼短短的時間內,我陷入孤身一人的窘境。感受寧靜的黑暗包圍住自己,我嚥下象徵恐懼的唾沫。

  「津夫…………」「前野津夫,空昇了。」極近的距離下,我的耳垂感受到一股熱氣。有人將嘴貼在我的耳根上,突然地講了這句話。我頓時雞皮疙瘩暴起,尖叫著回身揮拳,卻什麼也沒有觸及。周遭安靜得嚇人,也因為如此我漸漸能聽見,聽見瀰漫在樹叢間的喘息聲。哈啊哈哈哈啊……哈嘻……嘻嘻……那像是重度氣喘者的嗓音,卻又像在忍笑,我背脊發涼,因為我慢慢能聽出來,那是上吊者無法呼吸到新鮮空氣的聲音。它們散佈在周遭,好似有百餘人那般。

  咚!

  祭典的鼓聲突然響起,讓我瞬間回過神來。我再次邁開步伐,一路衝回招魂小屋。然而在接近光源以前,我看見無數人影從小屋奔了出來:「呀啊啊啊啊啊——」有人在尖叫著,卻因為周遭黑得嚇人,我無法分辨出誰是誰。「阿建!」其中一人抓住我的手,將發愣的我拉醒。

  「美奈!?怎麼回事!?」

  淚水沾染了美奈的眼窩,她抿著嘴向我搖搖頭。恐懼促使美奈面色發白,我無暇顧及原因拉著她就跑。我們的兩台休旅車停在村外,若是能上車就能遠離這一切,我想大家都是這麼想的,但大家卻各奔四方,沒有人與我和美奈走同一條路。我們不斷跑著跑著,終於來到如今的山路上:「呼……美奈,到底發生什麼了?」我看著摀住胸口的美奈,她的淚水忍不住潰堤。

  「最、最初是阿龍……他在招魂儀式中突然拍起自己的腿,發出像是節拍的聲音……」美奈回憶剛剛的片段,忍不住打起哆嗦。阿龍無法克制自己,不斷在打著節拍,雖然其他人有問他是怎麼了,他卻只是搖頭晃腦。不久後,蠟燭熄了,屋子裡一片黑暗,阿龍的節拍聲依然在持續著,卻從單數變成複數,很快的黑暗中充滿了拍打聲,還保持清醒的人,也在此時尖叫著。

  「涉川律子,空昇了。」不知是誰喊出聲。

  「前野津夫,空昇了。」然後是阿龍喊著。

  「上田建一,空昇了。」緊貼著美奈的耳根,我的嗓音對她如此說道。聽到這裡,我瞬間雞皮疙瘩猛起,比起之前那麼多恐怖的場面,美奈的這段話讓我最感到恐懼。上田建一就是我的名字。美奈接著跟我透露,小屋就此陷入混亂,部分人開始掐著其他人的脖子,力氣之大攔也攔不住,她親眼看著好幾名伙伴被活活掐死。直到最後有人奪門而出,眾人才跟著鳥獸散。

  「阿建……我們該怎麼辦?」

  美奈哭哭啼啼地問我。老實說我不比她勇敢多少,但我卻不能表現出來。眼看山路下方的休旅車清楚可見,我再次牽起她的手,並向她信心喊話:「加油,我們——」「大澤美奈。」

  我茫然地聽著耳邊的嗓音,那聽起來像是津夫的聲音。然後我便愣愣地看向美奈,發現不知何時,她的頸子上套著一圈粗麻繩。美奈同樣茫然地看著我,一滴淚水從她眼角滑下,她向我勾起嘴角,露出一個恐懼的苦笑:「阿建…………」唰!強烈的拉力瞬間將美奈向後拖,有了津夫的前車之鑑,我立即撲身抱住美奈的腿。然而耳邊卻傳來了祭典的鼓聲,與冷漠的嗓音。

  「大澤美奈,空昇了。」

  「美奈——」

  美奈最後與我視線對上時,究竟在想些什麼呢?我始終沒有明白,只能眼睜睜看著她從我懷中被拖走。我追了很久,追到心臟都快爆裂了,卻再也沒見到她。我呆坐在空無一人的白首村中,過了許久才緩步走下山。兩台休旅車都停在那,沒有任何人將他們開走。我坐上其中的一台車,將它發動同時,我心中空無一物。轟!隆隆隆!休旅車帶著我離開了白首村,我的視線直視前方,蜿蜒的山道讓我忍不住哭了起來。我維持著開車的姿勢,獨自坐在招魂小屋中。

  「轟隆隆隆……」

  我模仿著休旅車的引擎聲,環顧周遭黑暗的空間。我並不孤單,所有人都在這裡,離地懸掛一米高。透過繩索,他們的靈魂「空昇」了,表情卻一點也不高興。我看著熟悉的面孔一張張都是痛苦的情緒,最後我瞧見了美奈。她與我記憶中如出一轍,只是閉著眼如同沉沉睡去。

  「上田建一,空昇了。」

  美奈的嗓音在我耳畔響起,我默默地摸著自己的脖子,在那上頭,綁著一根老舊的麻繩。





本來想寫成長篇,試試水溫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0325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飛鳥|恐怖|鬼故事

留言共 5 篇留言

火龍之星
這有點恐怖阿......

05-27 16:37

銀@Umi最高
主角有離開嗎?還是一開始就只是幻覺?

05-27 18:16

白首千層麵
你知道嗎,看到你的標題我很好奇,看到內文我很後悔。

我要怎麼面對我暱稱啦XD

05-28 02:45

小洛
最後⋯⋯一台休旅車飛上天際!

05-29 11:39

Tsu Li Gue
這段人稱是不是有點混亂「緊貼著美奈的耳根,我的嗓音對她如此說道。聽到這裡,我瞬間雞皮疙瘩猛起,比起之前那麼多恐怖的場面,美奈的這段話讓我最感到恐懼。」前段應該是美奈對建一說的?

07-13 02:3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6喜歡★jay82011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飛鳥】看完偽戀,來平反... 後一篇:[達人專欄] 【飛鳥】大...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